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回
    被包裹在冰块里的尸体, 明显在缓缓的扭动, 虽然动作幅度很小,但因为周嘉鱼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上面,所以倒也看的很清楚。

    冰块的最里面,则包裹着一条漂亮的树枝, 想来便是之前徐惊火斩断的祖树枝干。

    “怎么办?”周嘉鱼有点手足无措。

    “只能带回去了。”徐老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几个孩子也是遇到了无妄之灾啊。”

    明明是出来旅游的, 却意外的丢掉了性命。

    “嗯,回去吧。”林逐水道, “徐惊火应该还在村子里。”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坐的雪橇,只是他们的后面有多了一大块用绳索套起来的大冰块, 冰块里面还冻着几个不住扭动的尸体。周嘉鱼一直没怎么往身后看。周嘉鱼还注意到带他们来的纸人似乎少了一个, 看样子是在徐老的命令下先提前去村子里报信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祖树的原因, 周嘉鱼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好像和这地方有了什么联系,还能感觉到一股温柔的视线,他把这种感觉告诉了林逐水。林逐水说这是因为他获得了祖树的承认。

    “为什么祖树会承认我呢?”周嘉鱼说,“我感觉自己什么也没有干啊……”他觉得自己挺莫名其妙的。

    林逐水说:“体质问题。”

    周嘉鱼:“……”他是很受欢迎, 但是这种受欢迎总是带着股不安的味道,就好像某天你变成了个大蛋糕走在街上,街上的人都对你投来了温柔的眼神,甚至还有人表示喜欢你, 可自己总会担心他们所谓的喜欢会不会是某个时刻突然一口咬下来……

    雪橇一路往前,虽然身后冰块里的尸体依旧在扭动,但好在温度够低, 冰块不至于融化,不然周嘉鱼真的不敢去想他们得一人抱一个,把这些尸体带回去的样子。

    徐老回去路上显然心情没有来时那么好,一直都很沉默,应该是受到了徐惊火这件事儿的影响。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天边泛起了片片晨光。白色的雪花又开始飘飘扬扬的往下撒,周嘉鱼伸手接住,感受着它在自己的手心里一点点的融化。

    林逐水道:“过几天应该会有暴风雪。”

    周嘉鱼道:“如果雪下的太大,火车应该会封路吧?”

    林逐水说:“对。”

    周嘉鱼道:“噢……那我们要留在这里过年啦?”

    林逐水道:“怎么,想回去了?”

    过年这事儿,其实对周嘉鱼来说没那么重要,因为他要么是回孤儿院和那里的孩子们一起过,要么就是自己一个人过。不过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之后,他在内心深处竟是隐隐期待起了这个节日。

    “还好吧。”周嘉鱼很不诚实的说,“就是随便问问。”

    林逐水嘴角微微勾了勾,没有说话。

    雪橇到了村子门口,刚好停稳,就窜出来了十几个纸人,开始围着周嘉鱼一边转圈一边扭。

    周嘉鱼被他们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他道:“这什么情况啊?”

    林逐水说:“祖树承认你之后就是这样。”

    这些纸人若说之前还只是喜欢周嘉鱼,那么现在简直可以用迷恋这这个词来形容,如果他们有表情,那表情肯定和痴汉差不多,周嘉鱼甚至被他们抬起来了。

    “行了行了,别吓着人家,快放下来。”徐老在旁边道,“把冰块抬进去……”

    周嘉鱼这才被放下来,整个人头晕目眩的,差点没站稳,还是他旁边的林逐水扶了他一把。

    “以后只要是这颗祖树诞下的纸人,都不能再伤害你。”林逐水道,“你还能学着做属于自己的纸人。”

    周嘉鱼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自己的纸人?”

    林逐水点点头:“回去就教你。”

    周嘉鱼闻言还挺高兴的,想着自己身边能有个剥蒜小妹儿二号了,目前沈一穷扮演的是剥蒜小妹儿一号的角色……

    村里人见到他们带回来的冰块都十分惊讶,徐老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情况,周嘉鱼注意到周围的人在听到徐惊火这个名字时,表情明显黯淡了许多。

    “惊火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之前给周嘉鱼他们安排砖房的那个姑娘心情更是格外低落,她说,“他以前不这样的……为什么呢……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才变成这个样子了……”

    徐老却是冷冷道:“别叫他哥哥,他现在已经不是徐氏的族人。”

    孙女儿闻言伸手擦了擦眼泪,又低低的应了声,转身默默的离开了。从她这表现看来,以前徐惊火在徐氏时,和她关系应该不错。

    沈一穷和沈暮四也围了过来,见到了周嘉鱼他们身后那被冻成冰块的尸体。

    沈一穷本来还离那冰块挺近的,但突然发现那冰块里的尸体好像在扭动,整个人瞬间弹走了,说:“怎么还在动啊!”

    周嘉鱼道:“我也不知道啊,这尸体怎么办……”

    沈暮四说:“报警?”

    周嘉鱼道:“那警察来了看见尸体还在动会是什么反应……”

    沈一穷说:“没事儿,他们总会找个科学的借口解释的,根本不用咱们担心。”

    周嘉鱼:“……”他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走近科学这档当时热播的科普节目,节目里就有类似某个人能从铁管上吸出血来,一番研究调查之后专家惊奇的找到了答案——那人牙龈出血。

    “唉,可怜了这几个孩子。”徐老叹气,“造孽啊。”

    林逐水也没怎么说话,转头道:“有人出村么?”

    “没有的。”有个姑娘大声的回答,“收到了徐老的消息之后,我们就派人堵住了村里的各个出口。”

    林逐水挑眉:“派了几个?”

    姑娘说:“十几个呢,他应该是跑不掉的。”

    林逐水不置可否,反问道:“这期间有人下山么?”

    姑娘稍作犹豫,还是点了点头,说:“有倒是有,但是是我们族里的一个女孩子,她心脏有问题,今晚被人吓着了,我们怕她出事儿,就让纸人护送她去了镇上。”她还重申了一下,说,“那女孩子身材娇小,肯定不会是惊火假扮的!”

    徐老一听就知道完了,他叹气道:“傻姑娘,这又让他跑了!”

    姑娘闻言愣了愣,呆呆道:“跑了?可是,可是今晚出村的,就那一个呀,徐惊火那么高个大男人——”

    “他肯定有自己的法子的。”徐老道,“看见祖树的枝干了么?也是他砍下来的。”

    姑娘看向和尸体一起被冻起来的祖树枝干,却是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哽咽道:“他怎么能这么做……”

    徐老不说话,从怀里掏出烟来开始沉默的抽着。

    被徐惊火跑掉,林逐水却并没有太过惊讶,他淡淡道:“算了吧,徐惊火后面肯定有人。”徐惊火入世之后,肯定遇到了什么事儿才突然性情大变,背叛了自己的族人。而且从他的手段上看,他身后绝对有一股势力,决不可能是单枪匹马。若是徐惊火就这样被抓住了,倒是让人有些奇怪。

    林逐水和徐老的反应果然是对的,十几分钟后,他们在某栋小楼的三楼发现那个本该被送出村落的患有心疾的姑娘。她被人迷晕了过去,但身体并无大碍。

    村里的人正在感叹这件事,周嘉鱼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是之前和他交换电话号码的“小鞠”打来的。

    “先生……”周嘉鱼稍作犹豫,决定还是询问一下林逐水的意见。

    “徐惊火?”林逐水却已经猜到了,他道,“接吧。”

    周嘉鱼接通电话后,按下了免提。

    “喂,你们好呀。”还是那熟悉的语气,声音却再次变了个调子,徐惊火道,“我现在在火车上面,准备离开这里。你叫周嘉鱼对吧?你不要担心,我对你还是很有兴趣的,等着我再来找你哟,可爱的小鱼。”

    周嘉鱼道:“你明明受了伤,那么高兴做什么?”

    徐惊火说:“因为你们还是没有抓住我呀。”他说着,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

    这要是旁人,听到徐惊火这近乎于挑衅的话语和笑声,估计会瞬间起一肚子的气,但林逐水却脾气很好似得说了句:“一路顺风。”

    徐惊火那边瞬间安静了,他道:“林逐水,你对我做了什么??”

    林逐水说:“你猜?”

    他说完这话,就让周嘉鱼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将电话关机。

    周嘉鱼实在是好奇,便问林逐水徐惊火那边儿到底怎么了。

    林逐水冷笑着:“他不是喜欢伪装成别人么,那我就让他变不回来好了。”

    周嘉鱼:“……”所以现在徐惊火还保持着女孩子的模样?

    徐惊火到底保持了那个样子多久才变回去,周嘉鱼是不知道的,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徐惊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经常打电话过来骂脏话,气急败坏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遇到了些什么。周嘉鱼每次都心情很好的开着静音,等他骂完了之后,才好心的问一句,骂完了吗?骂完了我挂了,刚刚去炒菜了没听见。一般情况下,徐惊火听到这话都会气的简直要爆炸。

    这么搞了好几次,徐惊火才放弃了骚扰周嘉鱼。

    因为尸体没办法处理,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报警,小镇上的警察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周嘉鱼刚好补了个觉起来。

    “车票定下了。”沈暮四水,“明天下午的。”

    周嘉鱼道:“这么快就回去吗?”他总感觉林逐水似乎还有些事情没做完似得。

    “嗯。”安排这些事儿的,都是沈暮四,他说,“先生说块过年了,大家趁着这个时间聚一聚。”

    周嘉鱼这才想起他好好像至今都只见过朝三几面,沈二白也一直在外面没有怎么回来过,他有些好奇,便问出了心中想着的问题。

    沈暮四听到自己两个师弟的名字,表情明显柔和了下来,道:“他们在外面处理事儿呢,有些事情先生不想亲自动手,就让我们去了,也就是一穷现在年纪比较小,也没什么实战经验,所以才一直跟在先生的身边,再过些年头,他也该一个人出去了。”

    周嘉鱼听完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那以后他也会一个人出去吧。

    谁知道沈暮四像是看穿了他在想什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倒是暂时不用担心这个。”

    周嘉鱼说:“啊?为啥啊?”

    沈暮四道:“嗯……估计就算你有能力了,先生也不会放你一个人出去。”

    周嘉鱼还是懵懵懂懂的不明白。

    沈暮四看着他这模样,笑了:“怎么?忘记自己骗子的身份了?把你一个人放出去,你跑了怎么办?”

    周嘉鱼:“……”他这才恍然。

    说实话,除了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周嘉鱼真的快把自己的身份忘干净了。

    在离开的那天,徐老松了周嘉鱼一件小礼物。那是一根小小的树枝,看起来非常的普通,属于掉在路边都会被人当做垃圾扫走的那类。

    但周嘉鱼却知道,这是祖树的枝干。

    在冰块融化之后,那根原本晶莹剔透的祖树树枝,却是变成了寻常树木的模样,粗糙的树皮,褐色的树干,唯一有些特别的是那翠绿的叶片。

    徐老小心翼翼的把祖树从冰块里取了出来,然后放入准备好的大纸盒里,说找个时间一定要将它重新埋葬起来。

    看到了徐老的态度,收到这礼物的周嘉鱼受宠若惊,本想推辞,徐老却是笑着对周嘉鱼说这是祖树的意思,还让周嘉鱼在临走前,陪他去个地方。

    林逐水示意周嘉鱼跟着徐老去。

    这次去的地方就在离村子不远处的一条小河,周嘉鱼到了河边后,徐老又拿出哨子吹了一下。

    下一刻,原本冰冻起来的小河之下,竟是冒出了无数的小纸人,这些纸人看起来比村子里行走的那些纸人要小一些,把脸贴在冰面上,隔着冰看着周嘉鱼,有的还好奇的用手掌咚咚直敲。

    随着徐老下的命令,冻结实的冰面被破开了,露出底下流动的活水。这小河格外的清澈,周嘉鱼甚至可以看见沉在水底的鹅卵石。小纸人们不过巴掌大小,没有脸也没穿衣服,趴在河边抬着头看着周嘉鱼,虽然没有眼睛,但周嘉鱼却是从他们的动作里感觉出了好奇和亲昵的味道。

    在水底下,周嘉鱼却是看到了一样有些熟悉的东西——他之前在镇上的旅馆里,看到的那尊女人没有的冰雕。

    冰雕立在缓缓流淌的河水里,保持着招手的姿势,近距离的观看,周嘉鱼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一种慈悲的笑意。

    徐老说:“徐惊火一直在找就是这个。”

    周嘉鱼一惊,发现徐老说话的时候,冰雕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眼神里透出悲哀的味道。

    徐老说:“想要产出纸人,每年就得祭祀,祖树最喜欢的祭品,便是冰雕。”他缓缓述说着,“所以我们每年都制作一尊特别的冰雕,在开春之际,将它投入深坑里,作为祖树的祭品。”

    徐老长叹一声,语气沧桑:“徐惊火想要的,便是这一尊冰雕。”

    周嘉鱼轻声道:“可以摸一下么?”

    徐老笑道:“自然可以。”

    周嘉鱼伸出手来,轻轻的触碰了这座漂亮又灵动的雕塑,他的动作小心,只是用指尖触碰了一下冰雕飘扬的发丝,便将手收了回来。

    “我猜测他是想找出制作这冰雕的法子。”徐老道,“所以我们便将冰雕藏起来了,这冰雕寻常人见不得,一见就马上会被冻僵,轻则受伤,重则殒命,每次我们都很小心。”

    周嘉鱼想起了他见到冰雕时的情况,身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徐老继续说着:“这冰雕通常是放在墓地里面,徐惊火跟着我们进去,估计也是为了它。”

    他说话的时候,那冰雕的眼眶里竟是落下了几滴泪水,泪水从脸颊滑落之后,瞬间凝结成了一滴滴的冰珠,周嘉鱼不由自主的伸手接住了。

    “他们都很喜欢你。”徐老说,“你若是愿意,可以选一只小纸人回去养着,养一段时间就能变大了。这里的纸人和一般纸人有所不同,有自己的神志,可以和操纵者心意相通。”

    周嘉鱼闻言,的确是有些心动,但同时又有些犹豫:“可是让他们离开这里没关系么?”

    徐老叹气,他背过身去,看向身后升起袅袅翠烟的村庄:“或许我们是真的要被历史所淘汰,出去也没什么不好的。”

    最后,周嘉鱼还是接受了徐老好意。他把手伸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