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回
    被包裹在冰块里的尸体, 明显在缓缓的扭动, 虽然动作幅度很小,但因为周嘉鱼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上面,所以倒也看的很清楚。

    冰块的最里面,则包裹着一条漂亮的树枝, 想来便是之前徐惊火斩断的祖树枝干。

    “怎么办?”周嘉鱼有点手足无措。

    “只能带回去了。”徐老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几个孩子也是遇到了无妄之灾啊。”

    明明是出来旅游的, 却意外的丢掉了性命。

    “嗯,回去吧。”林逐水道, “徐惊火应该还在村子里。”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坐的雪橇,只是他们的后面有多了一大块用绳索套起来的大冰块, 冰块里面还冻着几个不住扭动的尸体。周嘉鱼一直没怎么往身后看。周嘉鱼还注意到带他们来的纸人似乎少了一个, 看样子是在徐老的命令下先提前去村子里报信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祖树的原因, 周嘉鱼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好像和这地方有了什么联系,还能感觉到一股温柔的视线,他把这种感觉告诉了林逐水。林逐水说这是因为他获得了祖树的承认。

    “为什么祖树会承认我呢?”周嘉鱼说,“我感觉自己什么也没有干啊……”他觉得自己挺莫名其妙的。

    林逐水说:“体质问题。”

    周嘉鱼:“……”他是很受欢迎, 但是这种受欢迎总是带着股不安的味道,就好像某天你变成了个大蛋糕走在街上,街上的人都对你投来了温柔的眼神,甚至还有人表示喜欢你, 可自己总会担心他们所谓的喜欢会不会是某个时刻突然一口咬下来……

    雪橇一路往前,虽然身后冰块里的尸体依旧在扭动,但好在温度够低, 冰块不至于融化,不然周嘉鱼真的不敢去想他们得一人抱一个,把这些尸体带回去的样子。

    徐老回去路上显然心情没有来时那么好,一直都很沉默,应该是受到了徐惊火这件事儿的影响。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天边泛起了片片晨光。白色的雪花又开始飘飘扬扬的往下撒,周嘉鱼伸手接住,感受着它在自己的手心里一点点的融化。

    林逐水道:“过几天应该会有暴风雪。”

    周嘉鱼道:“如果雪下的太大,火车应该会封路吧?”

    林逐水说:“对。”

    周嘉鱼道:“噢……那我们要留在这里过年啦?”

    林逐水道:“怎么,想回去了?”

    过年这事儿,其实对周嘉鱼来说没那么重要,因为他要么是回孤儿院和那里的孩子们一起过,要么就是自己一个人过。不过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之后,他在内心深处竟是隐隐期待起了这个节日。

    “还好吧。”周嘉鱼很不诚实的说,“就是随便问问。”

    林逐水嘴角微微勾了勾,没有说话。

    雪橇到了村子门口,刚好停稳,就窜出来了十几个纸人,开始围着周嘉鱼一边转圈一边扭。

    周嘉鱼被他们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他道:“这什么情况啊?”

    林逐水说:“祖树承认你之后就是这样。”

    这些纸人若说之前还只是喜欢周嘉鱼,那么现在简直可以用迷恋这这个词来形容,如果他们有表情,那表情肯定和痴汉差不多,周嘉鱼甚至被他们抬起来了。

    “行了行了,别吓着人家,快放下来。”徐老在旁边道,“把冰块抬进去……”

    周嘉鱼这才被放下来,整个人头晕目眩的,差点没站稳,还是他旁边的林逐水扶了他一把。

    “以后只要是这颗祖树诞下的纸人,都不能再伤害你。”林逐水道,“你还能学着做属于自己的纸人。”

    周嘉鱼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自己的纸人?”

    林逐水点点头:“回去就教你。”

    周嘉鱼闻言还挺高兴的,想着自己身边能有个剥蒜小妹儿二号了,目前沈一穷扮演的是剥蒜小妹儿一号的角色……

    村里人见到他们带回来的冰块都十分惊讶,徐老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情况,周嘉鱼注意到周围的人在听到徐惊火这个名字时,表情明显黯淡了许多。

    “惊火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之前给周嘉鱼他们安排砖房的那个姑娘心情更是格外低落,她说,“他以前不这样的……为什么呢……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才变成这个样子了……”

    徐老却是冷冷道:“别叫他哥哥,他现在已经不是徐氏的族人。”

    孙女儿闻言伸手擦了擦眼泪,又低低的应了声,转身默默的离开了。从她这表现看来,以前徐惊火在徐氏时,和她关系应该不错。

    沈一穷和沈暮四也围了过来,见到了周嘉鱼他们身后那被冻成冰块的尸体。

    沈一穷本来还离那冰块挺近的,但突然发现那冰块里的尸体好像在扭动,整个人瞬间弹走了,说:“怎么还在动啊!”

    周嘉鱼道:“我也不知道啊,这尸体怎么办……”

    沈暮四说:“报警?”

    周嘉鱼道:“那警察来了看见尸体还在动会是什么反应……”

    沈一穷说:“没事儿,他们总会找个科学的借口解释的,根本不用咱们担心。”

    周嘉鱼:“……”他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走近科学这档当时热播的科普节目,节目里就有类似某个人能从铁管上吸出血来,一番研究调查之后专家惊奇的找到了答案——那人牙龈出血。

    “唉,可怜了这几个孩子。”徐老叹气,“造孽啊。”

    林逐水也没怎么说话,转头道:“有人出村么?”

    “没有的。”有个姑娘大声的回答,“收到了徐老的消息之后,我们就派人堵住了村里的各个出口。”

    林逐水挑眉:“派了几个?”

    姑娘说:“十几个呢,他应该是跑不掉的。”

    林逐水不置可否,反问道:“这期间有人下山么?”

    姑娘稍作犹豫,还是点了点头,说:“有倒是有,但是是我们族里的一个女孩子,她心脏有问题,今晚被人吓着了,我们怕她出事儿,就让纸人护送她去了镇上。”她还重申了一下,说,“那女孩子身材娇小,肯定不会是惊火假扮的!”

    徐老一听就知道完了,他叹气道:“傻姑娘,这又让他跑了!”

    姑娘闻言愣了愣,呆呆道:“跑了?可是,可是今晚出村的,就那一个呀,徐惊火那么高个大男人——”

    “他肯定有自己的法子的。”徐老道,“看见祖树的枝干了么?也是他砍下来的。”

    姑娘看向和尸体一起被冻起来的祖树枝干,却是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哽咽道:“他怎么能这么做……”

    徐老不说话,从怀里掏出烟来开始沉默的抽着。

    被徐惊火跑掉,林逐水却并没有太过惊讶,他淡淡道:“算了吧,徐惊火后面肯定有人。”徐惊火入世之后,肯定遇到了什么事儿才突然性情大变,背叛了自己的族人。而且从他的手段上看,他身后绝对有一股势力,决不可能是单枪匹马。若是徐惊火就这样被抓住了,倒是让人有些奇怪。

    林逐水和徐老的反应果然是对的,十几分钟后,他们在某栋小楼的三楼发现那个本该被送出村落的患有心疾的姑娘。她被人迷晕了过去,但身体并无大碍。

    村里的人正在感叹这件事,周嘉鱼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是之前和他交换电话号码的“小鞠”打来的。

    “先生……”周嘉鱼稍作犹豫,决定还是询问一下林逐水的意见。

    “徐惊火?”林逐水却已经猜到了,他道,“接吧。”

    周嘉鱼接通电话后,按下了免提。

    “喂,你们好呀。”还是那熟悉的语气,声音却再次变了个调子,徐惊火道,“我现在在火车上面,准备离开这里。你叫周嘉鱼对吧?你不要担心,我对你还是很有兴趣的,等着我再来找你哟,可爱的小鱼。”

    周嘉鱼道:“你明明受了伤,那么高兴做什么?”

    徐惊火说:“因为你们还是没有抓住我呀。”他说着,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

    这要是旁人,听到徐惊火这近乎于挑衅的话语和笑声,估计会瞬间起一肚子的气,但林逐水却脾气很好似得说了句:“一路顺风。”

    徐惊火那边瞬间安静了,他道:“林逐水,你对我做了什么??”

    林逐水说:“你猜?”

    他说完这话,就让周嘉鱼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将电话关机。

    周嘉鱼实在是好奇,便问林逐水徐惊火那边儿到底怎么了。

    林逐水冷笑着:“他不是喜欢伪装成别人么,那我就让他变不回来好了。”

    周嘉鱼:“……”所以现在徐惊火还保持着女孩子的模样?

    徐惊火到底保持了那个样子多久才变回去,周嘉鱼是不知道的,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徐惊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经常打电话过来骂脏话,气急败坏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遇到了些什么。周嘉鱼每次都心情很好的开着静音,等他骂完了之后,才好心的问一句,骂完了吗?骂完了我挂了,刚刚去炒菜了没听见。一般情况下,徐惊火听到这话都会气的简直要爆炸。

    这么搞了好几次,徐惊火才放弃了骚扰周嘉鱼。

    因为尸体没办法处理,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报警,小镇上的警察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周嘉鱼刚好补了个觉起来。

    “车票定下了。”沈暮四水,“明天下午的。”

    周嘉鱼道:“这么快就回去吗?”他总感觉林逐水似乎还有些事情没做完似得。

    “嗯。”安排这些事儿的,都是沈暮四,他说,“先生说块过年了,大家趁着这个时间聚一聚。”

    周嘉鱼这才想起他好好像至今都只见过朝三几面,沈二白也一直在外面没有怎么回来过,他有些好奇,便问出了心中想着的问题。

    沈暮四听到自己两个师弟的名字,表情明显柔和了下来,道:“他们在外面处理事儿呢,有些事情先生不想亲自动手,就让我们去了,也就是一穷现在年纪比较小,也没什么实战经验,所以才一直跟在先生的身边,再过些年头,他也该一个人出去了。”

    周嘉鱼听完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那以后他也会一个人出去吧。

    谁知道沈暮四像是看穿了他在想什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倒是暂时不用担心这个。”

    周嘉鱼说:“啊?为啥啊?”

    沈暮四道:“嗯……估计就算你有能力了,先生也不会放你一个人出去。”

    周嘉鱼还是懵懵懂懂的不明白。

    沈暮四看着他这模样,笑了:“怎么?忘记自己骗子的身份了?把你一个人放出去,你跑了怎么办?”

    周嘉鱼:“……”他这才恍然。

    说实话,除了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周嘉鱼真的快把自己的身份忘干净了。

    在离开的那天,徐老松了周嘉鱼一件小礼物。那是一根小小的树枝,看起来非常的普通,属于掉在路边都会被人当做垃圾扫走的那类。

    但周嘉鱼却知道,这是祖树的枝干。

    在冰块融化之后,那根原本晶莹剔透的祖树树枝,却是变成了寻常树木的模样,粗糙的树皮,褐色的树干,唯一有些特别的是那翠绿的叶片。

    徐老小心翼翼的把祖树从冰块里取了出来,然后放入准备好的大纸盒里,说找个时间一定要将它重新埋葬起来。

    看到了徐老的态度,收到这礼物的周嘉鱼受宠若惊,本想推辞,徐老却是笑着对周嘉鱼说这是祖树的意思,还让周嘉鱼在临走前,陪他去个地方。

    林逐水示意周嘉鱼跟着徐老去。

    这次去的地方就在离村子不远处的一条小河,周嘉鱼到了河边后,徐老又拿出哨子吹了一下。

    下一刻,原本冰冻起来的小河之下,竟是冒出了无数的小纸人,这些纸人看起来比村子里行走的那些纸人要小一些,把脸贴在冰面上,隔着冰看着周嘉鱼,有的还好奇的用手掌咚咚直敲。

    随着徐老下的命令,冻结实的冰面被破开了,露出底下流动的活水。这小河格外的清澈,周嘉鱼甚至可以看见沉在水底的鹅卵石。小纸人们不过巴掌大小,没有脸也没穿衣服,趴在河边抬着头看着周嘉鱼,虽然没有眼睛,但周嘉鱼却是从他们的动作里感觉出了好奇和亲昵的味道。

    在水底下,周嘉鱼却是看到了一样有些熟悉的东西——他之前在镇上的旅馆里,看到的那尊女人没有的冰雕。

    冰雕立在缓缓流淌的河水里,保持着招手的姿势,近距离的观看,周嘉鱼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一种慈悲的笑意。

    徐老说:“徐惊火一直在找就是这个。”

    周嘉鱼一惊,发现徐老说话的时候,冰雕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眼神里透出悲哀的味道。

    徐老说:“想要产出纸人,每年就得祭祀,祖树最喜欢的祭品,便是冰雕。”他缓缓述说着,“所以我们每年都制作一尊特别的冰雕,在开春之际,将它投入深坑里,作为祖树的祭品。”

    徐老长叹一声,语气沧桑:“徐惊火想要的,便是这一尊冰雕。”

    周嘉鱼轻声道:“可以摸一下么?”

    徐老笑道:“自然可以。”

    周嘉鱼伸出手来,轻轻的触碰了这座漂亮又灵动的雕塑,他的动作小心,只是用指尖触碰了一下冰雕飘扬的发丝,便将手收了回来。

    “我猜测他是想找出制作这冰雕的法子。”徐老道,“所以我们便将冰雕藏起来了,这冰雕寻常人见不得,一见就马上会被冻僵,轻则受伤,重则殒命,每次我们都很小心。”

    周嘉鱼想起了他见到冰雕时的情况,身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徐老继续说着:“这冰雕通常是放在墓地里面,徐惊火跟着我们进去,估计也是为了它。”

    他说话的时候,那冰雕的眼眶里竟是落下了几滴泪水,泪水从脸颊滑落之后,瞬间凝结成了一滴滴的冰珠,周嘉鱼不由自主的伸手接住了。

    “他们都很喜欢你。”徐老说,“你若是愿意,可以选一只小纸人回去养着,养一段时间就能变大了。这里的纸人和一般纸人有所不同,有自己的神志,可以和操纵者心意相通。”

    周嘉鱼闻言,的确是有些心动,但同时又有些犹豫:“可是让他们离开这里没关系么?”

    徐老叹气,他背过身去,看向身后升起袅袅翠烟的村庄:“或许我们是真的要被历史所淘汰,出去也没什么不好的。”

    最后,周嘉鱼还是接受了徐老好意。他把手伸进冰冷刺骨的水里,想要捞起一只小纸人。这些纸人有的开始往后退去,有的却开始试图靠近周嘉鱼,其中一只胆子最大,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用自己薄薄的小手,轻轻的抓住了周嘉鱼的手指。

    周嘉鱼心中一动,便用自己的手掌将他舀了起来。这个小纸人和其他的小纸人目前看起来区别并不大,甚至走起路来都有点不稳,它顺着周嘉鱼的手臂爬到了他的肩膀上,然后用自己的头蹭了蹭周嘉鱼的下巴。

    周嘉鱼眯起眼睛笑了。

    徐老也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但他们高兴了,却有人不高兴,在周嘉鱼脑子里一直挺安静的祭八酸溜溜道:“好了,家里的黄鼠狼还没干掉,又多了个对手。”

    周嘉鱼笑道:“你吃醋啦?怎么最近都不爱说话?”

    祭八哼哼唧唧,很不高兴的用那奶黄色的小嘴啄了几下脚下的乌龟壳发泄自己内心的小情绪:“我也不想啊,但是你忘了之前发生的事儿了么?我怀疑林逐水能听见我的声音,所以只好尽量不吭声了。”哪知道它不敢说话,却给了这些小婊砸们上位的机会。祭八内心全是委屈,甚至有点想炸毛。周嘉鱼听着它说的话,却是有些想笑,但他忍住了笑意,赶紧出言安慰了几句。祭八这才勉勉强强接受了。

    小纸人是相当喜欢周嘉鱼的,用那双小小的手搂着周嘉鱼的脖子。

    徐老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便又吹了那口哨,将河里重新冰封起来。

    其实养纸人比养东西要简单多了,据徐老说只要不给乱喂东西,注意平时的交流,基本不会出什么问题。

    周嘉鱼好奇的说:“乱喂东西是什么意思啊?”

    徐老道:“它们喜欢吃纸,但是千万不能给他们喂符纸,喂了容易拉肚子……”

    周嘉鱼惊了:“纸还能拉肚子?”

    徐老说:“那可不,拉起来可麻烦了,好一段时间才好的了呢。”

    周嘉鱼道:“那……能喂肉什么的嘛?”

    徐老点点头:“它们最喜欢吃的,还是香灰,不过吃不吃都无所谓,你身上阴气重,它以这个为食也是可以的。”用徐老的话来说,就是没有比周嘉鱼更适合喂纸人的了,这纸人还能吸走周嘉鱼身上的寒气,帮助他稍微减轻一点对其他脏东西的吸引力。

    周嘉鱼带着纸人回了村子里,沈一穷看见了眼睛都直了,羡慕得不得了。不过那纸人也不认生,被沈一穷抱进怀里就乖乖的趴在沈一穷的胸口。

    沈一穷心化了:“哇!!太可爱了!!!”

    “走了走了。”沈暮四无奈的催着,“再晚点火车都要赶不上了。”

    今天已经有暴风雪的前兆了,山上的风呼啦啦的挂着,其中夹杂着大片的雪花,刺的人脸颊生疼。

    这次下山徐老为他们准备了雪橇,总算是不用步行下山。

    小纸人却好像挺怕林逐水似得,周嘉鱼坐在林逐水的右边,它就企图往衣服里面钻企图躲起来。周嘉鱼被它搞的直叫痒,林逐水却是一伸手,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它,道:“别让它爬进衣服里面去,纸人性阴,对你身体不好。”

    周嘉鱼说好,捧着纸人认真的教育了一番。

    小纸人听得懂人话,被教训了自后蔫嗒嗒的缩成了个纸团,周嘉鱼没有安慰它,而是将它小心的放进了兜里。徐老就说过,教它像教孩子似得,赏罚还是得分明,不能没有规矩的由着它乱来。

    “走啦。”徐老招呼着雪橇车,“有时间再来啊。”

    周嘉鱼朝着他们摆手告别,他原本以为这趟和纸人沾了关系的旅行会充满了恐怖的味道,但是却没想到,到最后竟是如童话一般可爱。他把手伸进兜里,轻轻的摸了摸纸人的脑袋,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四人坐上了车,随着一声鸣笛,长长的列车启发出哐哧哐哧的驶出了山村。

    几天后,周嘉鱼回到了家中。

    沈一穷和沈暮四走在他的前面,两人一进屋子,沈一穷就爆发出愉快的呼唤声:“师兄,你们回来了!”

    周嘉鱼跟进去一看,发现客厅里坐了两个人,一个是之前见过的沈二白,另一个则是一张有些陌生的面孔,想来便是他很久没有见过的沈朝三了。

    沈朝三的体型极为壮硕,因为屋子里开着暖气,所以他也穿的不多,隔着衣服的轮廓,都能感觉出他结实的肌肉和强壮的体魄。他站起来之后,更是让人感到一种气势上的压迫,周嘉鱼一米七八的身高在他面前简直跟个小孩儿似得。

    沈一穷冲过,被沈朝三直接用手搂住了脖子,沈朝三道:“回来了?”

    沈一穷说:“回来啦!”

    他们的关系似乎极好,嗯……准确的说,沈一穷和这几个师兄的关系都不错,大家都像照顾自己的弟弟一样照顾着他。

    沈朝三看了一眼周嘉鱼,走到他的面前,对着他伸出了手:“好久不见。”

    周嘉鱼握住他的手掌,道:“好久不见。”

    “欢迎回来。”沈朝三抓着周嘉鱼的手用力摇了摇了,声音低沉的好像古钟。

    周嘉鱼有点拿捏不准沈朝三口中那句“欢迎回来”是认真的还是有别的意思,但也没多想,只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回来了两个师兄,稍显冷清的屋子里瞬间热闹起来,四人齐聚,还要加上新来的周嘉鱼和黄鼠狼。

    不过黄鼠狼的心情没这几个人这么好,它看见从周嘉鱼怀里跑出来的纸人都眼睛都直了。周嘉鱼开始还以为它是喜欢纸人,后来经过沈暮四的提醒,他才发现黄鼠狼是在生气,而且气的不轻。黄鼠狼的这种情绪一直维持到了晚上,周嘉鱼给他做了鸡肉之后,才勉强消减,但它依旧对纸人充满了敌意,周嘉鱼甚至怀疑它有点想找机会把纸人一口吞了……

    吃晚饭的时候,屋子里热闹的不得了。

    沈二白和沈暮四说着他们在外面遇到的奇闻异事,沈一穷和周嘉鱼听得津津有味。

    吃完饭,简单的洗漱之后,几人各自回房休息,整栋楼再次安静了下来。

    周嘉鱼也回了自己在三楼的房间。

    他没有急着上床,而是在窗边坐了一会儿。

    此时外面在鹅毛般的雪花落在地面上,发出独有的簌簌之声,园中的树木因为呼啸着的风颤动顶上的树冠。

    周嘉鱼隔着窗户,看见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离他有些远,坐在院子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周嘉鱼仔细看了许久,才确定那人是林逐水。

    他似乎是正在院中独酌,头上肩上都落下了一层雪花,也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了。

    整个世界都是寂静的,林逐水孤身一人,轻抬酒杯,喂到唇边,微抿一口。这是周嘉鱼,第一次看到这个模样的林逐水。孤独的,冷漠的,他好像与周遭的环境融在了一起,寂静的像那雪风中的松柏。周嘉鱼甚至有种下一刻他就会消失在自己面前的错觉。

    咬了咬牙,周嘉鱼随便的穿了件羽绒服,咚咚咚跑下了楼。他先去了厨房拿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又奔出了木楼。

    按照刚才在窗户里看到的方向,周嘉鱼匆匆忙忙的出了门,他奔跑着,想要快些到林逐水的面前。

    但是当跑了一会儿之后,周嘉鱼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院子里的路径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而是出现了变化,他甚至在发现自己迷路之后,根本无法原路返回。

    “怎么办?”周嘉鱼苦笑着喘气,“迷路了。”

    祭八道:“这院子里的松柏是个阵法,道路也是根据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八卦布成的,没有人带,你肯定走不出去。”

    周嘉鱼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后更绝望发现他刚才出来的太过匆忙,把手机落下没有带出来。

    “唉。”周嘉鱼叹气,“太惨了。”

    祭八对此表示赞同。

    天色越来越黑,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在院子里转了多久,随着他在室外待的时间过长,他的体温也开始下降。周嘉鱼开始还在和祭八开玩笑,到后面却是已经有点笑不出来,他喘着气道:“我的天,难道要在外面过一夜?我真怕他们明天早晨在这里发现我被冻僵的尸体……”

    祭八也有点无奈。

    正在为迷路的事情苦恼着,周嘉鱼前方不远处却是出现了一团暖色的灯光。那灯光微微闪烁,像是在为周嘉鱼指明方向。

    周嘉鱼道:“有光!”他快速的朝着那个方向奔去,却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栽倒在了雪地里。

    这一下摔的有些厉害,周嘉鱼好一会儿才勉强用手支起身体,想要爬起来。

    然而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却看见那光芒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是一盏漂亮的红色灯笼,被一双白皙修长的手,轻轻的握着。

    “周嘉鱼。”林逐水的声音在周嘉鱼的正上方响起,有些淡,但还是那么好听,“你在这里做什么?”

    周嘉鱼看到了林逐水的脸,那张脸上的眼睛依旧闭着,淡色的薄唇抿出一条有些紧绷的弧度,雪花落在他的头上,肩上,还有一枚,打着旋儿轻轻的挂在了他长长的睫毛上。

    周嘉鱼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他紧张的要命,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僵硬的伸出手,把右手一直的捏着的东西,递给了面前的人:“先生,我来给你送下酒菜。”

    林逐水沉默了。

    周嘉鱼朝着自己右手看去,才发现他提着下酒菜的那个袋子破了个大洞,里面的东西全都撒在了地上。

    周嘉鱼:“……”哦豁。

    林逐水对着周嘉鱼伸出手:“起来。”

    周嘉鱼赶紧握住了林逐水的手,借力从雪地里站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雪花。

    林逐水没有说话,提着那灯笼转身走了。周嘉鱼赶紧跟在他的身后,没敢出声问他去哪儿。

    两人在林中穿梭,大约走了三四分在,在前面带路的林逐水,才停下了脚步。

    “坐。”林逐水道。

    周嘉鱼定睛一看,发现这里是林逐水刚才喝酒的庭院,只是进来之后,他才发现这个庭院好像和外面有所不同。这里看似是开放的,其实并没有呼啸着的寒风,温度也比外面稍高一些。

    周嘉鱼在石凳上坐下,看着林逐水给他倒了一杯酒。

    那酒是淡淡的翠色,散发着草木特有的香气,气息清冽,很是诱人。

    “这酒你只能尝一杯。”林逐水说,“试试吧。”

    周嘉鱼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整张脸都涨红了。这看似温柔的酒,却极烈,比周嘉鱼喝过的烧刀子都要辣嘴,入口之后,简直如同刀刃一样,顺着喉咙往下划。不过这只是最初的感觉,在过了喉咙后,那酒的香气一下子便在胸膛里荡开,层层余韵,让人回味无穷,舌根处也泛起了回甘。

    “好酒!”周嘉鱼满目惊艳。

    “自然是好酒。”林逐水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他道,“周嘉鱼,你知道我为何要给你纹莲花游鱼?”

    周嘉鱼茫然的摇头。

    “莲花花落根存,来年生发,象征着灵魂的轮回。”林逐水说,“同你,很合适。”

    周嘉鱼一下子就呆住了,林逐水已经说得这般明白,他怎么会听不懂,他道:“先生,您已经……知道了?”

    林逐水不置可否,而是缓缓站起:“顺着右边的小路就能回木楼,早些去休息吧。”他说完转身离开,没有给周嘉鱼任何询问的机会。

    周嘉鱼看着他的背影,心情却是变得有些复杂,他感觉自己对林逐水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一时间,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儿出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受不了喝先生的血让先生为我受伤……

    林逐水:我怕用其他的方法你更受不了。

    周嘉鱼:啊??

    哈哈哈评论区一群司机疯狂代驾,作者看了觉得你们bad bad。

    液~液~营养液~好香好香的营养液~你是我的好朋友,我请你喝营养液~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咪咪菜花妞 的火箭炮x1

    感谢 啊哈哈哈好疼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花栀 的手榴弹x1

    感谢 一困大王 的手榴弹x1

    感谢 王英利 的手榴弹x1

    感谢 无日之晨。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珈藍 的手榴弹x1

    感谢 湮吱吱 的地雷x4

    感谢 北方有痴汉 的地雷x2

    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2感谢 远岫 的地雷x1

    感谢 阿银银银 的地雷x1感谢 沉默寡言黄少天 的地雷x1

    感谢 十七 的地雷x1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

    感谢 飞翔的大大大西瓜 的地雷x1感谢 山海北极 的地雷x1感谢 愿1100 的地雷x1

    感谢 绕树三匝 的地雷x1感谢 小龙女鄂小七 的地雷x1

    感谢 良辰媚景may 的地雷x1感谢 翎殊 的地雷x1

    感谢 23091673 的地雷x1感谢 华山扛把子 的地雷x1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感谢 22345543 的地雷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感谢 格瑞·绿的四十米长刀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君若 的地雷x1

    感谢 万物息吹 的地雷x1感谢 澈享庚馨 的地雷x1

    感谢 兔免免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萍儿 的地雷x1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

    感谢 知书是子酒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宗天 的地雷x1

    感谢 叶玄 的地雷x1感谢 233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一朵烏鴉 的地雷x1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c程 的地雷x1

    感谢 23203213 的地雷x1感谢 阿卡婷 的地雷x1

    感谢 何荼不见靡 的地雷x1感谢 20668103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