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徐惊火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 徐老也表示出了极大的歉意, 和周嘉鱼见面之后连连道歉, 说他到底是有些大意了, 没有想到那人胆子居然这么大, 竟是敢在这里的周嘉鱼下手。

    周嘉鱼很大度的表示了没什么,只是好奇他们这屋子和那些纸人儿真的能碰火么?

    徐老闻言笑道:“这纸人材质特殊,一般火种是点不燃的,只有至阳之火才能让其燃烧起来。”

    周嘉鱼想起了林逐水给他留的那个打火机, 想来那里面便应该是至阳之火了。

    徐老又道:“袭击你的那个, 其实也是我们徐氏族人……”他说到这件事时, 眼神里充满了痛心的味道,“我们徐氏自古有规矩,学会了传承便不可入世, 这规矩延续了几百年, 也是我们徐氏传承下来的根本。”

    周嘉鱼道:“那他是什么情况?”

    徐老道:“他天赋极高, 只是观念和我们起了分歧。”他断断续续的讲了个故事, 故事的内容有些老套, 无非就是一个族内的天才,进入俗世, 被功名利禄迷了眼睛。最后违背了族人的规矩, 被赶出了佘山。

    故事很简单, 但周嘉鱼却从中听出徐老语气里遗憾的味道。

    徐老说那人下山之前,还企图对他们族内最重要的圣物下手,幸好被及时阻止了。但是却没想到, 他居然盯上了林逐水的弟子周嘉鱼,还屡次下手。虽然都没成功,但看林逐水的反应,显然已经是被激怒了。

    “晚上我们去墓地那儿一趟。”徐老这么说,“要是你能得到祖宗的承认,那他以后就动不了你了。”

    徐老说这些话的时候,林逐水一直很沉默。直到徐老把这些话说完了,他忽的对着周嘉鱼招招手,道:“过来。”

    周嘉鱼懵懵懂懂的凑到了林逐水的面前。

    林逐水没说话,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手指,待鲜血溢出后,将手指直接递给了周嘉鱼:“含着,把上面的血吮吸干净。”

    周嘉鱼愣了片刻,愣愣道:“先生,您这是……”

    林逐水说:“那地方阴气重,你去了会受影响,喝点我的血。”

    周嘉鱼还想再说什么,林逐水却是催促道:“快点。”

    于是周嘉鱼只能硬着头皮含住了林逐水的食指,轻轻的用舌头舔舐了一下林逐水受伤的伤口。虽说之前纹身的时候,周嘉鱼一直觉得林逐水的手指很冰,但此时不过是几滴血而已,周嘉鱼就感到自己的好像咽下去了一股子巨大的热流,这热流顺着咽喉滑落到胃部,驱散了他体内的寒冷。周嘉鱼面红耳赤,额头上甚至开始微微出汗。

    待血被周嘉鱼吸净之后,林逐水动作自然的将手指从周嘉鱼嘴里取出。拿起旁边准备好的纸巾擦了擦手上的伤口和某种透明的液体。

    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热还是不好意思,他整张脸都涨红了,眼睛悄悄的瞟了瞟林逐水的手指,默默的垂了头。

    林逐水道:“感觉怎么样?”

    周嘉鱼道:“挺……挺热的。”他忽的想起了什么,道,“先生,您之前在火车上给我的喝的水,里面就加了您的血吗?”

    林逐水说:“对。”

    周嘉鱼道:“啊……那谢谢先生了。”

    林逐水语气淡淡:“同我有什么可道谢的。”

    徐老在旁边看着两人互动,笑的非常慈祥,说:“没想到林先生也有这样一面啊,果真是师徒情深,师徒情深。”

    林逐水没有应话,周嘉鱼笑的有点不好意思。

    出发的时间定在晚上八点左右,据说墓地那边很特殊,只有晚上才能进去。

    周嘉鱼随便做了点晚饭,四人一起吃了。

    自从这些纸人不再藏起来之后,就开始到处蹦跶,他们吃饭时旁边还围了一只,从发型判断应该是男孩子,一直张着嘴巴对着沈一穷手里握着的骨头棒子流口水。

    其实周嘉鱼挺佩服这些纸人的,明明五官都是简笔画,可是动起来却格外的活灵活现,很有真人的□□。

    沈一穷被盯的有点不自在,对它说:“你们还能吃肉啊?”

    那纸人居然点了点头。

    于是沈一穷稍作犹豫,把大骨头棒子上剃下来的一块肉递到了它的面前,纸人很高兴的拿起来,塞进嘴里,吃的相当兴高采烈。

    沈一穷看着他,露出深思之色。

    周嘉鱼看他这表情,道:“你在想什么?”

    沈一穷说:“你说纸人好像也挺可爱的,咱们家能养一只么,以后洗衣服扫地它都包了……”

    他刚说完这话,纸人却好像听得懂似得,用那双平面的眼睛瞪了沈一穷一眼,站起来直接开溜。沈一穷面露尴尬之色:“哇,这个也能听懂吗?早知道就不当着它的面说了。”

    周嘉鱼没忍住笑出了声。

    吃完饭,林逐水那边打算出发了。

    周嘉鱼这要是跟着其他人走,沈一穷肯定得叮嘱他注意安全,但此时周嘉鱼跟的是林逐水,所以沈一穷不但没有担心,还带着小嫉妒说,早点回来啊,我会想你的。

    周嘉鱼很鄙夷的说:“你是想我还是想先生?”

    沈一穷说:“不能都想啊?”

    周嘉鱼说:“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先别瞪我了?”

    沈一穷哼了声,委委屈屈的说他要回去啃红薯,不和周嘉鱼玩了。周嘉鱼心想沈一穷的心理年龄十八岁是不可能的,有个十四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林逐水还在门外等着,周嘉鱼赶紧出去和他汇合。

    他们要去的地方,离村子好像挺远的,据说一来一回得一个晚上。本来周嘉鱼还在想晚上走雪地估计有些麻烦,却没想到到了村口,看见了四五个纸人儿,拉着一个雪橇车。

    周嘉鱼:“……”卧槽,还有这种操作的的?

    “上来上来。”徐老坐在最前面驾驶的位置,很慈祥的笑着,“这可快了,到时候抓稳了。”

    周嘉鱼点点头,和林逐水一左一右,做好了。刚坐上去的时候,周嘉鱼本来以为这雪橇车再快也快不到哪儿去,谁知道真的上路了,他整个人都差点没被迎面吹来的寒风吹的背过气去。

    那纸人穿着特制的雪地鞋,跑起来的速度丝毫不比雪橇犬差,而且还能处理一些比较麻烦的山路地形。

    周嘉鱼觉得整个人都要被风吹成傻逼了,怪不得出门的时候徐老还叫他记得戴帽子,周嘉鱼当时还以为他是怕自己冷,现在想来单纯是怕他脑袋被冻掉了吧。

    周嘉鱼在风中凌乱着,看着周围的景色不断变化。没有下雪,月光撒在地面上,投射出明亮的光。林逐水坐在他的身边,身边的风却好像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隔开了,连发丝的抖动都不明显。

    周嘉鱼突然觉得这一幕其实挺浪漫的,他和林逐水坐着雪橇,滑行在深夜的丛林中。月光很美,周遭的一切都很安静,当然,如果不是他的头冷的好像快要掉了似得,就更完美了。

    林逐水的声音还是淡淡的,他说:“周嘉鱼,你冷吗?”

    周嘉鱼吸了吸鼻子,说:“我……不……冷啊……”他说出来这话就后悔了,这声音抖的跟触电似得,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自己不冷。

    林逐水轻轻的叹气,有些无奈似得,他道:“你要是冷,就坐到我这边来吧。”

    周嘉鱼心里有点纠结,还没应声,前面的徐老就道:“路还远着呢,年轻人别硬扛啊!”

    这话让周嘉鱼放弃了抵抗,老老实实的坐到了林逐水的身边。

    显然这个动作并不是多余的,因为不过靠近了一点,周嘉鱼就明显感觉周围没有那么冷了。

    林逐水就像一个大大的火球,在尽量控制自己散发出的温度,但只要稍微靠近一点,就能明显得感觉出他体内那熊熊燃烧着的能量。

    “还冷么?”林逐水这么问。

    周嘉鱼很老实的摇摇头,道:“不冷了。”他感觉坐到林逐水身边后,风好像都被隔开了,没了迎面吹来的风,那种整个头都要被冻掉的感觉总算是好了许多。

    雪橇车一路往前,沿着蜿蜒的山路,驶进了灌木丛。

    虽然地形越来越麻烦,但纸人儿的速度却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周嘉鱼觉得这起码得有个八十码的样子。

    徐老说路很远这话果然不是在开玩笑,时间到了凌晨十二点,经历了四个小时的路程后,他们才到达了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个隐匿在树丛里的洞穴。洞穴很低矮,旁边长满了堆满积雪的灌木丛,就算是到了门口,不仔细看也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个洞。

    徐老弯着腰先进了洞里,林逐水则走在最后,将周嘉鱼夹在中间谨防意外。

    矮小的洞穴里只能弯着腰通过,在往里面走了个几十米后,头顶上的岩壁才消失,一扇巨大的铁门,出现在了周嘉鱼的面前。铁门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足足有五六米高的样子,如果单纯的人力,是肯定推不动的。

    徐老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手一挥,身后那些原本拖着雪橇的纸人儿们便慢慢的走到面前,拉住门把手开始用力。这些纸人的力气果真很大,看起来格外沉重的铁门,不到片刻便被他们拉出了一个能够让人通过的缝隙。

    “走吧。”徐老招了招手。

    周嘉鱼跟在他后面,却见到那些纸人儿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他道:“这些小纸人不进来吗?”

    徐老道:“嗯,他们不能进来。”

    周嘉鱼哦了声,又看着纸人们夯吃夯吃的把门给合上了。

    门后面,一个巨大的洞穴,洞穴周围的岩壁上,插着一些火把,这些火把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就燃着,看起来应该是常年保存在洞里的。

    徐老轻车熟路的走在前面,为林逐水二人带路。

    这洞穴的道路有些复杂,到处都是岔路,周嘉鱼隐约间听到他们没有走的那条岔路里传出了一些细碎的声响,他疑惑道:“徐老,这旁边这条岔路里有什么东西吗?”

    徐老笑道:“有的有的,这也算是一种防护措施,要是走错了,就出不去了。”

    周嘉鱼:“……”他默默的往前更紧了几步。

    本来周嘉鱼以为这墓地里应该能看见不少纸人的身影,却没想到一路走来,一只纸人都没有看到。不过根据徐老之前的说法,应该是这洞穴对纸人有什么限制条件的。

    走了约莫十几分钟,在绕过一块巨大的岩石后,一副让人惊叹的景色,映入了周嘉鱼的眼帘。

    看到这样的奇景,周嘉鱼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惊叹之声:“好美啊——”

    徐老笑着:“是啊,很美。”

    在洞穴最深处,有一个巨大的坑洞,坑洞之中,矗立着一颗巨大的树木。这树木却和普通的树不一样,冰为枝干,雪为绿叶,枝叶舒展的藏匿在黑暗的深处。火把的微光照射在其上,甚至还能看到微弱的反光。

    太漂亮了,周嘉鱼感叹着,这树木往岩石最上方延伸着,树干极粗,周嘉鱼甚至都看不清楚其全貌。这棵冰雪大树,下看不到根部,上看不到树冠,但就周嘉鱼能看到的部位,已经足足有一两百米的样子了,只是不知道它到底有多高大。

    起初吸引周嘉鱼注意力的,是树的本身,但他很快就注意到了树捎上,还挂着别的东西。

    那似乎是一只只披着雪霜的纸人,它们的身上缠绕着红色的线,被一只只的挂在了冰雪大树的枝头。

    周嘉鱼想起了徐老口中的祖宗,难不成就是眼前这颗冰雪大树?

    这树是天然长成的么?还是人工的?周嘉鱼满目惊艳,一时间脑子里充满了乱七八糟的问题。

    靠近树干的断崖两边,摆放着无数棺木,这些棺木看材质应该也是纸做的,看数量根本数不清,想来这一片,便是徐老口中的墓地。生于树,死于树,也难怪这里是徐氏的圣地。

    徐老对着周嘉鱼道:“你过去吧,把手贴到树干上。”

    周嘉鱼看了林逐水一眼,小声的叫了声先生。

    林逐水伸手轻轻的按住了他的肩膀,淡淡道:“去吧,我在旁边看着呢,不怕。”

    听了林逐水的话,周嘉鱼本来有些慌乱的情绪奇异的平静了下来,他深吸一口,缓缓靠近了那个深不见底的大坑,然后把手掌贴到了冰雪模样的树干之上。

    几乎是手掌手掌贴上去的一瞬间,周嘉鱼就感到一股子寒气顺着自己的手臂往身体里灌了近来,他张了张嘴,却叫不出声,他看到周围的枝叶都好像有生命一般,朝着他聚拢过来,他的身体被树枝抬起来,送到了高处。

    树枝在缓缓的抚摸着他的身体,如同检查新生儿的母亲,认真,细致,又带着母亲般的温柔。

    他体内的寒气开始逐渐散去,周嘉鱼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非常的苍老,也很模糊,有点像在哼着什么歌儿似得,环绕在他的耳边。

    睡意突然涌上,周嘉鱼的意识开始从身体里剥离,他有种回到了母体里的舒适感觉,头脑甚至不愿意再去思考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然而就在此时,这种舒服的感觉却被打断了。

    周嘉鱼听到了林逐水的声音:“周嘉鱼——醒醒!”

    这声音如同炸雷,让周嘉鱼浑身一颤,瞬间从那种不正常的感觉中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却发现的身体几乎快要和树干贴在一起,而要是他再往前走几步,脚下就是那看不到头的黑色坑洞。

    林逐水站在他身后,用力的拉住了他的手臂,嘴里叫着他的名字:“周嘉鱼!”

    周嘉鱼恍然回神,脸上有些呆滞:“我、我怎么了?”

    徐老在旁边露出有些尴尬的表情,他道:“林先生,对不住啊,我也没想到,祖树居然这么喜欢他。”

    周嘉鱼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直到林逐水拉着他的手臂让他重新远离了那大树,他才缓过来:“我、我怎么了?”

    林逐水没说话,伸手探了探周嘉鱼的额头,确认温度没有异常后,才道:“成了么?”

    徐老说:“应该是成了。”

    周嘉鱼都搞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林逐水道:“既然成了,那就走吧,这里阴气重,他不能待太久。”

    徐老点点头,几人正准备离开,周嘉鱼却突然听到类似冰面断裂开的咔嚓声,林逐水显然也听到了,因为他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他低声道:“等等——有其他人在这儿。”

    徐老闻言一愣:“其他人?怎么会……难道是……”他话还未说话,黑暗中的冰雪大树的某条巨大的枝干,突然直接断裂开来,带着冰雪和枝头的无数个小纸人,直接坠落进了深坑里。

    徐老见到此景,脸色铁青,他似乎已经猜到是什么回事,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徐惊火——你他娘的疯了吗?”

    周嘉鱼听到徐惊火这个名字,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这名字和林逐水好像还挺配的……

    没有人回应。

    徐老怒道:“你居然对祖树动手——你、你,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别躲了!!我知道肯定是你!!”他说完这话,黑暗中真的露出了一个身影。只是那声音却是站在高处的树干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被徐老叫做徐惊火的人,慢慢道:“徐老,我只是为了徐氏好。”

    徐老气的简直要发疯,周嘉鱼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后背上长了一对翅膀,一定会第一次时间飞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和徐惊火打一架。

    “我真的是为了你们好。”这是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声音的主人应该不超过三十岁,他立在树干上,温声道,“徐老,您若是让徐氏这样下去,我们早晚是会被灭族的。”

    徐老冷笑:“那你现在做的,就能让徐氏延续下去了?”

    “当然可以。”徐惊火道,“还有你……你倒是挺厉害的……”他把目光移到了林逐水身上,“你叫林逐水是吧,我听说过你,厉害,很厉害——”

    林逐水冷笑一声:“谬赞。”他说着谬赞,做的事情却一点不客气,伸手在兜里取出了三只纸鹤,对着那纸鹤便吹了一口气。

    徐惊火见到此景,却是有些慌了,他道:“你别把纸鹤放出来——你若是放出来,我就再砍断一根树枝!”

    徐老赶紧道:“林先生!”看他的表情,简直像恨不得徐惊火放过祖树对他动刀算了。

    林逐水没说话,他的手掌微微托着,掌心之中,三只纸鹤竟是开始缓慢飞行,纸鹤的翅膀上带着亮色的火焰,一看就不太好惹的样子。

    徐惊火松了口气道:“这还差不多。”

    徐老道:“徐惊火,你赶紧下来,之前你做的事我也不怪你!”

    徐惊火道:“真不怪我?”

    徐老咬牙切齿道:“不怪!”

    徐惊火闻言却是大小起来,他道:“就算我说,把红岫的尸体从这里偷了出去——你也当真不怪我?”

    红岫?艳红岫?听到这个名字,周嘉鱼才惊觉这事情好像不太一般。

    徐老听到艳红岫这个名字,又被刺激了,怒道:“你还有脸说!你真是,你真是——”他嘴里冒出了一串土话,虽然周嘉鱼听不懂,但显然是在骂人,而且看起来骂的挺脏的。

    徐惊火闻言,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他道:“我还要告诉你,那槐树妖也是我放出去的,他们现在都已经死了,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徐老咆哮道:“住口!!你这个畜生!!”他说着便要从怀中掏出什么,林逐水冷冷道:“徐老,冷静点,他是在故意激怒你。”

    徐老闻言动作瞬间顿住,他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徐惊火说这些话,显然是另目的。

    “你砍吧。”林逐水的指尖,轻轻的逗弄着那几只围绕着他掌心飞舞的火焰纸鹤,他对着黑暗中的人影,温声细语道,“徐惊火,我若是你,就再砍一根枝干,让我们知道你的厉害。”

    周嘉鱼闻言心惊,不明白林逐水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

    哪知道徐惊火却哈哈大笑起来,他到:“林先生,之前就有人让我小心你,我还以为他们是想多了,没想到初次见面,您果然让我刮目相看。”

    林逐水冷笑:“初次见面?我倒看不见得。”

    徐惊火道:“哦?”

    林逐水说:“你不是和我们坐同一趟火车过来的?”

    徐惊火没有应声。

    林逐水道手里的火焰燃的更加耀眼,他的声音很轻,很温和,但说出的内容,却不那么让人舒服了,他说:“虽然我不喜欢动手杀人,但为了你,我可以破个例。”

    林逐水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并不像在威胁人,可周嘉鱼听在耳朵里,却能感觉出来他是认真的。

    徐惊火一直没有再出言挑衅,他显然也感觉到,林逐水的话不是在故意吓唬他。

    林逐水的身上,开始散发出和这冰冷空间格格不入的灼烧般的高温,站在他身边的周嘉鱼大约是感觉的最为明显的那个。

    徐惊火虽然名字里带了火字,却好像非常讨厌火焰,他停留在树枝上,久久没有说话,就在周嘉鱼以为他什么都不会说的时候,他却道了声:“林先生,您的确够厉害。但是再厉害的人,有了软肋,都会成为致命的地方。”他说软肋这个词的时候,将目光放到了周嘉鱼的身上。

    “软肋?”林逐水听到这话,却是灿然一笑,话语之中的强大自信,让周嘉鱼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他说,“我林逐水要护着的人,也能叫做软肋?”

    徐惊火还欲再反驳,身上却燃起了一簇火焰,他惊恐道:“这不可能——你什么时候——”

    林逐水冷笑:“没什么不可能的。”

    周嘉鱼看着站在树枝上的徐惊火变成了一个火人,从头到脚,全部燃烧了起来,但让人非常奇怪的是,他却居然没有发出任何的叫声,便直挺挺的从枝头坠落进了看不见底的深坑。若他真的是人,恐怕绝对是凶多吉少了。

    徐老脸色不太好看,道:“林先生……徐惊火他……”

    “没死。”林逐水冷冷道,“这不过是他操纵的一个纸人罢了,他应该还在佘山之上。”

    徐老道:“纸人?可纸人是不能碰我们的祖树的呀。”

    林逐水说:“若这纸人,不是从这颗祖树上诞下的呢?”

    徐老眼睛瞪圆了,似乎全完没办法接受林逐水的说法。

    林逐水轻轻的拂去了手心里的灰烬,道:“排除了其他的可能,这便是唯一的答案。告诉村子里的人注意些,徐惊火本命纸人受损,身体定然会受到重创,别把他放跑了。”

    徐老点头称好。

    周嘉鱼刚才也在徐惊火的嘴里听到了艳红岫这个名字,他稍作迟疑,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道:“徐老,那个艳红岫,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徐老说:“这就说来话长了……”他慢慢的把艳红岫和徐惊火的事情,告诉了周嘉鱼。

    艳红岫并不属于徐家,而是徐家外戚。他们这一支对于纸人的操纵能力越来越弱,到了艳红岫这一辈,几乎就已经快失去这个能力了。

    但艳红岫却是个异类,她的能力很强,且得到了祖树的喜爱。只可惜天妒英才,还没满二十的艳红岫,却被查出得了绝症,很快就病逝了。

    病逝之后,徐老照理将她葬在了祖树周围。但某一天却发现,艳红岫的尸体不见了,与她尸体同时不见的,还有那只因为艳红岫的死,性情大变的槐树精。

    徐老当初怀疑过这是徐惊火搞出来的,但是一直没有证据,现在却听到徐惊火亲口承认是他主导的这一切。

    他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周嘉鱼在旁边听着,而林逐水,却走到了祖树旁边。他闭着眼睛,似乎在仔细聆听坑洞之下有没有什么动静。

    “你们下去看过么?”林逐水忽然这么问。

    徐老一愣:“这底下太深了,纸人又没办法带进来,我们没有下去过。”

    林逐水道:“底下应该是条暗河。”

    徐老道:“您的意思是……”

    林逐水说:“徐惊火把他刚才砍下来的纸条,从暗河里运出去了。”

    徐老胡子又开始气得直抖,骂着混账混账,他居然敢觊觎祖树枝干——

    林逐水的表情却有点奇怪:“不过有个好消息。”

    徐老说:“啊?”

    林逐水指了指那颗冰雪大树:“你们的祖树,生气了。”

    虽然林逐水说了这么一句,但周嘉鱼却并不明白祖树生气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他们离开了洞穴,坐着雪橇,去了这附近的一条河。据徐老说,这附近就只有一条河,如果真的有暗河,肯定是和这条河连通起来的,而且那条河水温偏高,终年不冻,比较特殊。

    然而当他们正的到那里时,却发现徐老口中不会冻结的河流,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一般河流结冰,底下都还是会有一些活水,但这条河,却是全部都被冻住了。想来这便是祖树生气之后的结果。

    周嘉鱼在冰面之下,看到了许许多多人的手掌印,这手掌印密密扎扎印在河里,看的人头皮发麻。

    周嘉鱼看着河面,忽然觉得这手掌印有些熟悉,他道:“这情形我在冰场也见过!”

    徐老说:“冰场?”

    周嘉鱼点点头:“佘山下面不是有冰雕展览么?我和沈一穷去看的时候,在冰场底下也看到了好多手印。”

    徐老道:“哦,那个啊,是纸人留下的。”他说,“纸人托着,方便上面的人采冰,有时候是会留下些手印。”

    原来如此,周嘉鱼心中的疑惑得到解决,心中隐隐松了口气——不是人的手掌印,那就挺好的。

    “开冰吧。”林逐水忽的道,“水底下有东西。”

    徐老听了林逐水的话,从怀中取出了个哨子,用力一吹,下一刻,周嘉鱼眼前就出现了几个纸人儿。这些纸人儿简直像是随着风飘过来的,转瞬间便立在了他们的眼前。

    徐老对着他们下了命令,让他们把冰面破开。

    几个纸人便弯下腰开始努力的干活儿。

    周嘉鱼注意到了徐老手里的那个哨子,想起徐惊火之前故意激怒徐老的事儿。

    咔嚓咔嚓,纸人们的手虽然是纸做的,破起冰来却是一点都不手软,很快就将冻结的河水切成了几大块,并且开始寻找林逐水所说之物。

    之前林逐水就说了水底下有东西,可当真的看到纸人将冻结着东西的冰块抬上来时,周嘉鱼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那巨大的冰块里面,竟是冻着四具尸体。

    尸体的模样,周嘉鱼都很熟悉,便是他在火车上遇到的那几个大学生。但若是这样也就罢了,可这四具尸体,竟是紧紧的抱着一条粗壮的树枝。那树枝,分明是刚才才从祖树上被砍下来的。

    “这,这……”徐老愕然道,“这里怎么会有死人?!”

    林逐水没应声,只是吩咐纸人将死人和树枝全部台到岸边起来。

    周嘉鱼往林逐水身边靠了靠,面露不忍之色:“先生,这几个学生,出事儿多久了?”

    林逐水说:“有个几天了。”

    周嘉鱼数了数,发现只有四个人,他又想起了林逐水之前说的话,愣了:“先生,那个徐惊火,是扮成大学生和我们一起进山的?”

    林逐水点点头。

    周嘉鱼看了看尸体的性别,发现是三男一女,还少了一个女生,而那个女生就是他之前交换了手机号码的那个小鞠……

    周嘉鱼惊了:“徐惊火是个女孩子啊?”

    “男的。”林逐水冷笑道。

    周嘉鱼:“……”他对徐惊火的化妆技术感到敬佩,他是除了觉得小鞠稍微有点太高之外,完全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先把尸体和树枝处理了吧。”林逐水说,“别靠过去,小心尸体一点。”

    周嘉鱼心里刚还在想是不是林逐水说错了,为什么要小心尸体,下一秒,就眼睁睁的看着,原本僵直的抱着树干的尸体,竟是动弹了一下。

    周嘉鱼:“?!”

    徐老也看见了,惊道:“林先生,这尸体会动!”

    林逐水道:“自然是会动的。”他一点也不惊讶,“不然谁来运这树枝。”

    周嘉鱼:“……”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评论区段子代驾,常嘟嘟妹子:

    十年前

    周嘉鱼:我家先生林逐水

    十年后

    周嘉鱼:我先生林逐水。

    哇这个作者真的恐怖,天天读者段子代驾怕不是要被人打,赶紧溜了溜了。

    谢谢以下宝贝的地雷手榴弹,特别感谢 黑茶 的地雷x200,谢谢茶茶=3=,谢谢大家,劈个叉都是爱你的形状.jpg

    感谢 猫的alex 的手榴弹x1,地雷x2

    感谢 霜降 的手榴弹x1

    感谢 22105722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谷子 的手榴弹x1

    感谢 紫衣 的地雷x3

    感谢 君修远 的地雷x3

    感谢 1号兔子(●—●) 的地雷x2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2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2

    感谢 晨晨晨晨晨 的地雷x2

    感谢 米兔米兔米 的地雷x2感谢 24624404 的地雷x1

    感谢 蛋一颗 的地雷x1感谢 奶龙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 ;w;`)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的地雷x1感谢 雁晓寒 的地雷x1

    感谢 绾倾 的地雷x1感谢 欧氏咸鱼 的地雷x1

    感谢 十二 的地雷x1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1

    感谢 给你一颗糖 的地雷x1感谢 吃可爱多长大的栗子 的地雷x1感谢 灵阳 的地雷x1

    感谢 贝波小可爱 的地雷x1感谢 迦奈 的地雷x1

    感谢 灰子 的地雷x1感谢 暮光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子天 的地雷x1

    感谢 咩哈哈 的地雷x1感谢 aurora 的地雷x1

    感谢 夏&桃源 的地雷x1感谢 问号君往喜欢的作者的 的地雷x1

    感谢 顾一诺吖 的地雷x1感谢 泠月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17913796 的地雷x1

    感谢 鹤君 的地雷x1感谢 一朵烏鴉 的地雷x1

    感谢 止水 的地雷x1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

    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感谢 酒壶壶壶壶壶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