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冰雕
    火车开了一天一夜。

    窗外的景色也变得越来越荒凉, 随着火车驶入站点, 他们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外面的雪下的非常大, 地上也积累起来了厚厚的积雪。周嘉鱼和沈一穷穿着臃肿的羽绒服, 和林逐水单薄的风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几个大学生也在这儿下车了, 他们一直犹犹豫豫,但还是在下车之前凑了过来,大约是看周嘉鱼比较好说话的样子,其中一个女生搭话道:“几位师父, 能问下你们去哪儿么?要是顺路, 我们可以一起呀。”

    周嘉鱼记得这个女生名字叫小鞠, 就是那天晚上看见窗外山魅的那个,他道:“不好意思,我们应该不顺路的, 你们怎么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旅游?”

    小鞠嘟囔道:“是我同学非要选这儿, 说这儿有什么特别漂亮的冰雕展览……现在倒好, 冰雕没见着, 鬼倒是看见了几个。”她显然有点生气, 语气里带了些埋怨的味道。

    周嘉鱼笑道:“那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别进山太深了, 这雪要是这么一直下, 估计车站都得封, 能走就早点走吧。”

    小鞠道:“我知道呀。”她嘟了嘟嘴,“那可以和我交换个电话号码吗?万一我遇到了什么事儿,我真的很怕遇到什么东西。”

    周嘉鱼稍作犹豫, 还是和女生交换了电话号码。

    小鞠得到周嘉鱼的电话后,高高兴兴的走了。沈一穷在旁边怨念的说:“周嘉鱼,你女人缘怎么这么好啊?”

    周嘉鱼说:“我身边都是男的,你怎么看出我女人缘好了?”

    沈一穷说:“你忘啦?之前那个女鬼可都是来找的你。”

    周嘉鱼表情扭曲了一下:“那下次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让给你。”

    沈一穷还很高兴的说:“你太客气啦。”

    周嘉鱼对沈一穷实在是无话可说,心里想着怀春的少男真的太恐怖了。

    火车上的人陆陆续续的都下了车,林逐水没急着出站,似乎在等什么人。

    周嘉鱼本来以为是林逐水约了本地的人,但却没想到他在站台外面看到了一个许久不见的身影——沈暮四。

    沈暮四穿着厚厚的冬装,对他们招手道:“先生!一穷!嘉鱼!”

    沈一穷情绪激动,说:“师兄,你怎么在这儿啊?”

    沈暮四说:“先出来,慢慢说。”

    外面停了一辆雪地越野,沈暮四坐上了驾驶席,沈一穷爬上了旁边副驾驶,说:“师兄,好久不见啦,你怎么跑到佘山来了?”

    沈暮四道:“师父之前就让我先过来踩踩点。”他扫了眼沈一穷,说,“一穷,你怎么又黑了?”

    沈一穷:“……”他整个人都好像凝固了,隔了好久,才咬牙切齿的说了句,“沈暮四,你就不能说句人话么?”

    周嘉鱼在后面憋着笑。

    车站附近是一个的小镇,因为地址位置很偏僻,经济也不发达。周嘉鱼注意到,这村庄里机动车辆非常少,从头到尾他就看见了一辆机动车,那机动车还是拖拉机……

    “这儿没什么人来,就一间招待所。”沈暮四说,“给你们订好房间了,勉强住着吧。”

    林逐水倒是不在乎这些,问,“让你找的东西你找到了么?”

    沈暮四说:“找是找到了,但是一直没过去看。”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去那边的路程有点远,要是过去了估计没办法回来接你们了。”

    林逐水点点头。

    几人进了招待所,讨论之后决定吃点东西,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

    沈暮四说招待所的东西特别难吃,他吃了三天就难以下咽,所以去镇上买了点肉和菜,自己做饭吃。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非常明显的朝着周嘉鱼那儿瞟了一眼。

    周嘉鱼:“……”行了行了,他知道了,做饭是吧?

    有饭吃,大家都挺高兴的。周嘉鱼看了看材料,决定简单的做个猪肉炖粉条算了。

    他泡了粉条,又处理好了猪肉,然后放在一起直接开炖。

    好歹这儿煤气还是有的,沈一穷眼巴巴的站在旁边,朝着锅里看,说:“什么时候好啊?”

    周嘉鱼低着头切菜:“你是个小学生吗?没事儿给我剥两个蒜!”

    于是沈一穷开始剥蒜。

    两人聊着天,周嘉鱼说着镇上感觉没什么东西啊,这里虽然小,但是气息却很纯净,周嘉鱼到这里之后一点黑气都没看见,也没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也觉得这镇上挺正常的。”沈一穷说,“不过佘山不在这片儿地,好像还得往山里走,之前先生和他们的人打过交道……”

    周嘉鱼道:“他们人怎么样啊?”

    沈一穷说:“人怎么样……嗯,很难说吧,毕竟每个族里都有好人坏人,不能一慨而论的。不过他们这种古代氏族,一般都比较保守,不熟悉的人都不会欢迎的。”

    周嘉鱼哦了一声。

    饭做好后,又蒸了大一盆的米饭。

    四个成年男人的饭量自然小不了,周嘉鱼把那三斤猪肉全给炖了,里面还放了白菜,红薯粉,等等配料。他还用蒜蓉打了作料,摆好之后招呼着他们过来吃饭。

    这菜虽然简单,但味道却并不受到影响,而且镇子上的猪肉是没有喂过什么饲料的,味道特别香,粉条也是手工制成,白菜煮在里面更是尝起来甜滋滋。

    “好吃好吃。”沈一穷吃着粉条高兴极了。

    沈暮四的表情也比之前放松,看来食物能慰藉人的心灵这句话果然是真的。只要是周嘉鱼做的东西,几乎都从来没有剩下过,这次也不例外,一大盆猪肉炖粉条,被他们全部解决了,最后剩的汤还被沈一穷用来泡了一碗饭。

    周嘉鱼道:“剩下的汤留着吧,明天早晨吃面条能用。”

    沈暮四点点头:“我们后天去佘山,先准备点东西,你们这羽绒服不行的,还得换成军大衣,还有雪地靴——”作为林逐水的大弟子,他的性格非常细致,和沈一穷的大大咧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逐水道:“早点休息。”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说好。

    坐硬座火车过夜,总是一件非常煎熬的事情,特别是半夜的时候还遇到了山魅那东西折腾了半宿。周嘉鱼进了自己的房间,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又烧了点热水泡泡脚,便打算上床睡觉了。

    “这里好安静啊。”周嘉鱼坐在窗户边上泡脚,现在差不多才下午四点左右,天还亮着,但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走动了。他们对面有个小卖部,也早早的关了门。此时雪还在簌簌的往下落着,发出沙沙的响声,衬的整个镇子更加的寂静。

    祭八蹲在那只乌龟上面,慢条斯理的整理着羽毛,道:“对呀,都没什么人呢,这镇子上的人口应该不多的。”

    从他们离开火车站,到进到招待所,就没看见几人。招待所的前台还空着,据沈暮四说在前台工作的那个大妈只有早上能看见,一到下午人就没影儿了,据说是回去做家务去了,招待所也不过是兼职而已。也对,这里十天半月没个外来人,好像干坐着也没什么用。

    周嘉鱼说:“嗯……这样与世隔绝的过着日子,好像也挺不错的。”虽然时间还早,但他有点困了,整理了一下床铺便准备睡觉。

    这招待所应该是长期没人使用,被褥散发着一股子潮湿的味道。周嘉鱼用炉子烤了烤,爬上了床铺。躺在床上,他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这里信号非常的弱,勉勉强强就一格,还时不时的往下掉。

    周嘉鱼握着手机,玩了会儿之前下载下来的游戏,窗外的天色暗了下来。他正在沉迷消消乐第一百三十二关,却忽的听到耳边隐隐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周嘉鱼道:“祭八,你听到有什么声音么?”

    祭八道:“听到了……窗户那边传来的?”

    周嘉鱼已经有很有经验了,事实上每次听到这种声音都没有什么好事儿,总会遇到点什么。这次他听到这声音,躺在床上没动,道:“要是我装作没听到会不会比较好?”

    祭八说:“可是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声音的确是越来越近了,之前若能用隐隐约约来形容,那么现在,周嘉鱼则可以清楚的形容出这声音。那是一只重物被拖拽的声音,重物压在积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周嘉鱼很想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声音却好像到了他窗口底下。

    “我就偷偷的看一眼行吧?”周嘉鱼像是在和祭八商量,其实更像是在自我安慰,“万一别有东西都爬到我窗户底下了,我还没发现……”

    祭八道:“那你小心点呀。”

    在诡异的声音里,周嘉鱼披了衣服,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走到了窗户边上。

    屋外已经完全笼罩在了夜色之中。但大约是因为地上和屋顶上到处都是积雪,所以外面倒也显得不是特别的黑,反而亮堂堂的。

    周嘉鱼缩在窗户底下,冒了双眼睛朝着外面望。

    他看见了几个走在路上的人,他们穿着厚厚的冬装,打扮也并不奇怪,像是镇上的普通村民。但他们身后的东西,却显得有些特别。那是一尊冰雕,精致又漂亮,雕刻的是一长发飘飘的女人,抬起一只手做出招手的姿势。冰雕的每个细节都很完整,甚至于还雕刻出了缕缕发丝,神态也是活灵活现,看得出是一件非常珍贵的艺术品。

    前面走着的几人,肩上都搭着绳索,绳索上拖着木板,而木板上面则放着那一尊冰雕。

    周嘉鱼看到这一幕,想起了之前那个女学生小鞠说这里有举办冰雕节的习惯,心里微微一松。看来这不是什么奇怪的情况,只是镇上村民在搬运冰雕。他刚这么想着,却是注意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完全僵住了。

    只见脸明明对着前方的冰雕,此时却扭过了头,扭头的方向正是周嘉鱼缩在的招待所。那双没有瞳孔的眼睛直挺挺的望着散发着微光的窗户,周嘉鱼甚至有种和它目光接触了的错觉,他吸了口凉气,直接缩进了窗户下面,再也不敢冒头。

    “嘎吱,嘎吱——”声音逐渐在走远,最后消失在了周嘉鱼的耳旁。

    周嘉鱼捂着自己扑通扑通直跳的心脏,咽了咽口水,道:“祭八,这不是我的错觉吧?”

    祭八说:“不是,我也看见了,那冰雕扭头了对吧?”而且是一百八十度转过了头。

    周嘉鱼很后悔自己那该死的好奇心,他说:“我就不该去看的……”

    祭八道:“既然没事儿,就别管它了,早点睡吧。”

    周嘉鱼同意了祭八的说法,赶紧爬上了床。

    那几个拖着冰雕的人走远之后,一切再次都安静了下来。寒风呼啸着,吹的窗户碰碰作响,好像下一刻那薄薄的玻璃就会被吹碎一样。躺在床上的周嘉鱼觉得身体冷的厉害,冬天就是这样,刚爬上床的时候身体很难暖和,特别是双脚,几乎都冻木了。本来疲倦的身体,却因为侵入骨髓的寒冷无法入眠,周嘉鱼翻来覆去,眼见都到了十点多,还是没能酝酿出睡意。

    他冷的实在是厉害,道:“祭八,我好冷啊,怎么办……”

    祭八说:“不然你去问问先生?他那儿应该有法子。”

    周嘉鱼犹豫片刻:“可是这么晚了,去打扰先生不太好吧?”

    祭八道:“别想那么多了,要是你今天没睡着,明天生病了才麻烦呢。”

    周嘉鱼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哆哆嗦嗦的床上衣服,出门去敲了敲林逐水的房门。

    “怎么了?”片刻后,林逐水来给周嘉鱼开了门。和此时的周嘉鱼比起来,他身上竟是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毛衣。这毛衣是贴身的,穿在林逐水的身上宽肩窄腰分外的好看,这要是平时周嘉鱼或许会悄咪咪的多看几眼,但今天他实在是太冷了,觉得整个人都要木掉,他道:“先、先生,我好冷啊,冷的受不了了。”

    林逐水闻言蹙眉,直接伸手摸了摸周嘉鱼的手背,果真是冰冷一片,他道:“进来吧。”

    周嘉鱼说:“啊?”

    林逐水重复了一遍道:“进来。”

    于是周嘉鱼就懵懵懂懂的进了林逐水的房间。

    这房间连炭火都没有起,却好像一点都不冷,周嘉鱼缩在椅子上,林逐水转身道:“我给你倒点热水。”

    周嘉鱼已经冻傻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这么冷,片刻后林逐水把水递到了他的面前,他的表情还都是呆滞的。

    林逐水半蹲下来,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周嘉鱼?”

    周嘉鱼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他捧着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那热水进了肚子,他才猛地感到有热量从他的胃部腾地爆发出来,顺着血液流向心脏和四肢,寒冷被驱走整个人瞬间松懈下来。

    “怎么那么冷啊……”周嘉鱼缓过来之后还对刚才的那会儿的寒冷心有余悸。

    林逐水没说话,突然伸手按住了周嘉鱼的头,然后缓缓的靠近。

    周嘉鱼被林逐水动作吓了一跳,他看着林逐水近在咫尺的脸,心脏不受控制的飞快的跳动起来,两人的脸靠的非常近,只要林逐水再往下靠一点,他们的唇变会碰在一起……

    周嘉鱼激动的差点都快厥过去了,就在他心如擂鼓的时候,林逐水突然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随后一伸手,从他的耳后拿出来了一个东西。

    看见林逐水手里的东西,周嘉鱼呆住了。只见林逐水的手指上,夹着一个蓝色的小纸片,那纸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形状像一片蓝色的六角雪花。

    而这纸片被林逐水捏在手里,竟是开始缓缓的融化。

    周嘉鱼懵了,他立马想起了刚才自己在窗外的见到的那东西。

    冰冷的雪水顺着林逐水的手指滴落到地上,他却似乎知道了周嘉鱼之前遇到的事,开口道:“看见了什么?”

    周嘉鱼回神,结结巴巴的把刚才看到的事情告诉了林逐水。

    林逐水闻言微微蹙眉:“冰雕?你看见了冰雕?”

    周嘉鱼道:“是的,有几个人拖着冰雕从我的屋子外面过去,我透过窗户看了一眼。”他手里捧着空空的玻璃杯,道,“然后就看见冰雕转过头,朝着我缩着的方向望了过来……”

    这事情要放在之前,周嘉鱼自己都不会信,可现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儿,就不得不信了。

    林逐水却似乎对着冰雕的存在并不感到惊讶,只是轻轻道了一声:“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他们离开了佘山。”

    周嘉鱼听到佘山二字,问道:“先生,难道佘山徐氏和冰雕有什么关系?”

    林逐水点点头,说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佘山一年里六个月都在下雪,所以有制作冰雕的文化。但是他们的冰雕分种类,一种是普通的,另一种,却是用来祭祀的。传说他们用来祭祀的冰雕非常特殊,只有拥有徐氏嫡系血统的人才能触碰,旁人就算看一眼也会出事儿。当然,这些消息都是业内传闻,没有人亲眼证实。

    “他们喜欢纸人,喜欢冰雕,喜欢一切似人非人之物。”林逐水说,“在他们的眼里,身边可以操控的死物,比其他人类更加可信。”

    一直袭击周嘉鱼的纸人,肯定和徐氏脱不开关系,这也是林逐水之所以要来佘山的原因。他要找到那个罪魁祸首,干净利落的斩草除根。

    “那我刚刚看到的冰雕,就是他们用来祭祀的?”现在想来,那冰雕的工艺的确非常特别,至少周嘉鱼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精致的雕刻。

    “或许是。”林逐水道,“你今天就睡我房间里吧,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周嘉鱼道:“啊?先、先生,这不好吧?”

    林逐水淡淡道:“有什么不好?”

    周嘉鱼还想辩解,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借口,他总不能说自己是个gay吧。只是片刻的犹豫,周嘉鱼就失去了反驳的机会,林逐水说话语气虽然温和,但却是有点不容拒绝的味道。

    无奈之下,周嘉鱼只能灰溜溜的去自己房间拿了床被子过来,然后躺上了林逐水的床。好在这招待所的床足够大,而且又是冬天,两人完全不用担心肢体接触。可即便如此,周嘉鱼还是心如擂鼓,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僵的根块木头似得。

    反观林逐水,却像是对周嘉鱼的反应有些疑惑,他躺在周嘉鱼的身边,轻声了句:“怎么还那么怕我?”

    周嘉鱼小声的说:“我……不怕先生。”

    林逐水道:“那你紧张什么?”

    周嘉鱼勉强的解释:“我只是不习惯和别的人睡觉……”

    林逐水道:“今天将就一晚上吧。”

    他坦然且淡定的语气,终于让周嘉鱼隐约间意识到,自己似乎想的太多了。

    在林逐水的眼里,他不过只是个讨人喜欢的后辈而已,再加上他体质特殊,总是吸引一些奇怪的东西,所以才让林逐水对他多上了一份心。那些让他觉得紧张的举动,若是放在别人的身上,不过是正常的关心罢了。就好像如果今天沈一穷也遇到了这事儿,估计林逐水也会让他睡在房里。周嘉鱼在想明白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情忽的就有些低落。

    身旁的林逐水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似乎已经睡着了。

    周嘉鱼看着天花板,感到眼皮渐渐发沉,就这样睡了过去。

    这一夜安稳且温暖,周嘉鱼没有受到寒冷和梦境的叨扰,一觉睡到了天明。

    第二天早晨,没有再下雪,明亮的太阳挂在了空中,天空是漂亮的蔚蓝色,还漂浮着几朵洁白的云彩。

    周嘉鱼打着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林逐水已经不见了。周嘉鱼穿好衣服,慢吞吞的出了门,正好看见沈暮四。

    沈暮四见到周嘉鱼从林逐水的房间里出来,惊了一下:“周嘉鱼,你怎么了?昨晚遇到什么事儿了?”

    周嘉鱼说:“你怎么知道?”

    沈暮四说:“你要是没遇到事儿怎么会从先生的房间里出来。”

    周嘉鱼想了想,小声的问了句:“暮四,你也去先生的房里睡过?”

    沈暮四很坦白的道:“睡过啊。”

    周嘉鱼的心往下沉了沉,心想他果然没猜错。

    结果沈暮四下一句话,又将他的心提了起来,沈暮四说:“我经常去先生屋子里打地铺的。”

    周嘉鱼:“……”咦……打、打地铺?他感到自己的脑子里那个已经垂头丧气的小人儿突然蹦起来,冲着他嚷嚷,周嘉鱼,先生对你是特殊的,他们都睡地上呢,你可是睡的床!

    沈暮四悚然道:“周嘉鱼,你怎么了?笑的这么恐怖?”

    周嘉鱼摸摸鼻子,说:“没事儿,没事儿,走,吃早饭去。”

    沈暮四对着周嘉鱼露出狐疑之色,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周嘉鱼走路蹦蹦跳跳的,简直像是被沈一穷附身了一样。

    大约是心情好,周嘉鱼早上做出来的面条格外的美味。

    沈一穷其实挺喜欢吃面条的——只要这面条不是他自己做的。

    吃饭的时候沈暮四简单的说了一下佘山的情况,佘山那边虽然偏僻,但也已经通了车,他们要过去还是比较方便的,而且这边大部分的确都是平原,也不用担心封路什么的。

    周嘉鱼听着好奇:“你来这边多久了?”

    沈暮四道:“有一个多月了吧。”

    一个多月……那就是周嘉鱼第一次被纸人追杀的时候他应该就过来了,看来林逐水早就料到他们会有此行,让沈暮四过来先做好了准备。

    今天一天需要为进山做些准备,周嘉鱼和沈一穷去镇上买了冬大衣和冬靴,换上了更加厚实的御寒衣物。

    这些衣服虽然不好看,但胜在保暖,周嘉鱼觉得穿着还挺舒服的。

    这镇上的人虽然少,但对外来者却并不抗拒,倒像是挺欢迎的。周嘉鱼买东西的时候随口问了句,才知道这个镇上真的有举办冰雕节的习俗,而且冰雕几乎会从初冬保存到初夏。

    周嘉鱼说:“那怎么进来之后没看见冰雕呢?”

    “都在河边那摊子上呢。”当地的老乡说话有些口音,“过去得收门票哩。”

    周嘉鱼道:“哦,这样啊。”看来这镇上是有发展旅游业的打算的,只是碍于地理位置原因,估计很难发展起来,毕竟太偏远了,除了那些心血来潮的年轻人之外,也不会有人往这边过来。

    沈一穷道:“怎么了,罐儿,表情这么严肃?”

    周嘉鱼道:“出去和你说。”

    两人出了店铺之后,周嘉鱼简单的把他昨晚看见的事情告诉了沈一穷。沈一穷听后非常惊讶,“你真看见冰雕回了头?”

    周嘉鱼道:“对啊,我差点被冷死了。”

    沈一穷道:“那要不然我们买完东西,去河边看看?”

    “也行。”周嘉鱼同意了。

    到招待所,林逐水和沈暮四却是不见了,说是有点事先出去,让他们注意安全。周嘉鱼和沈一穷讨论了一下,决定还是去冰雕那地儿看看,据镇上的人说那地方也不远,朝着南边走个几百米就能看见了。

    冰雕建在河边,应该是为了方便取冰。

    周嘉鱼和沈一穷往村民指的方向走了几百米,便看到了一片非常广阔的平原,远远便能看见,那平原上摆放着各式各样晶莹剔透的雕塑。

    这些雕塑旁边砌着冰墙,想要靠近看,还得买票。

    沈一穷到底是孩子心性,看见这些玩意儿兴奋地不得了,冲过去就买了两张票。卖票的是个老头子,整个人都裹在衣服里,除了眼睛之外都快看不清楚长相了。

    之前周嘉鱼还以为冰场是建在河边上,现在到了才发现冰场位于河流上方,外面才下初雪里面的河就冻结实了,看来这里的气温果然一年四季都很低。

    票二十五一张,并不贵,周嘉鱼和沈一穷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冰场。

    冰场里的冰雕形态各异,有人,有动物,还有建筑。沈一穷看见一个巨大的滑梯,还跑去溜了两圈。

    周嘉鱼在冰雕里寻找着什么,事实上昨晚那些人拖冰雕的方向也是南边,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最终目的地是这里。

    这里的冰雕全都很精致,周嘉鱼看见了几只天鹅模样的冰雕,其羽毛毫发毕现,张开翅膀的模样仿佛下一刻就展翅欲飞。

    但在冰场里逛了一圈,周嘉鱼没看见昨天那雕塑,他也说不出自己是该高兴还是失落,招呼着沈一穷便打算回去了。

    沈一穷很高兴的在地上蹦跶着,把围巾都崩掉了。

    周嘉鱼觉得他简直是个幼稚的小学生,弯下腰来正打算将他的围巾捡起来,却注意到了冰面上有些痕迹。待他仔细看清了那些痕迹是什么,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僵住了大半。

    沈一穷还不知道怎么了,道:“罐儿,咋了?”

    周嘉鱼没说话,低着头指了指冰面。

    沈一穷见状,也弯了腰,仔细看向冰面后,后背汗毛都炸了起来,只见冰面之下,竟然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手掌印,这些手掌印显然是在河水快要冻结,却还没有完全冻结的时候留下的,此时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但的的确确是人类手掌的大小。

    “哈哈,这,这是什么?”沈一穷的表情有点僵。

    周嘉鱼说:“……我们没看错吧?”

    沈一穷说苦着脸,“我倒宁愿自己看错了。”

    整个冰场就他们两个游客,之前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却觉得浑身发毛,连带着周遭那些冰雕,也变得诡异了起来。

    “我们回去吧。”沈一穷感觉不太好,他说,“也……没什么好看的。”

    周嘉鱼心想你刚才在雪地里跟只狗子一样撒欢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不过他也没有说出来,点点同意了沈一穷的提议。

    走的时候,收票钱的那个老头子一直盯着他们看,还粗声粗气问他们有什么意见。

    沈一穷和周嘉鱼都摇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心想这他娘的哪里敢提意见啊,提了意见的手掌印都冻成冰花儿了。

    他们离开冰场后赶紧回了招待所,两人缩在屋子里当鹌鹑,哪儿都不敢去了。

    林逐水和沈暮四下午的时候才回来,一进屋子就看见两个乖宝宝关着窗户窝在椅子上,眼巴巴的等着他们。

    沈一穷说:“师兄~~~”

    沈暮四惊了:“沈一穷你没中邪吧?这个表情和语气什么意思?你中邪了?”

    沈一穷:“……”

    林逐水倒是比沈暮四明白一些,道:“遇到什么事儿了?”

    周嘉鱼赶紧把他们在冰场遇到的事情说了。

    林逐水听完之后不置可否,轻声道了句:“那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些冰雕,和活人有些关系?”

    周嘉鱼之前就想到了这个,听林逐水这么一说,简直想和沈一穷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林逐水不用看也猜到了周嘉鱼的表情,他心情很不错的勾起嘴角:“别怕了,我开玩笑的。”

    周嘉鱼:“……”先生,你变了。

    林逐水道:“应该是有什么误会,佘山徐家没有人祭的习惯。”

    既然如此,那无数个手掌心又如何解释呢,但看林逐水的表情,这事情应该不会很严重,周嘉鱼要真是自己一个人去的,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沈一穷作为林逐水的迷弟,那当然是把林逐水的话当做真理,林逐水说没事儿,他就彻底放松了下来,还很高兴的表示冰场其实挺好玩的,那个滑梯真高啊……

    周嘉鱼看着沈一穷这模样,觉得有时候自己是挺羡慕他的,毕竟傻子好像总能活得比较长……

    “好好休息一晚。”林逐水最后道,“明天就去佘山。”他说完这话,微微停顿了一下,却是转向了周嘉鱼,“若是你害怕,今晚也可以来我房间睡。”

    周嘉鱼一听这话整张脸都开始泛红,他还没吭声,沈一穷这个二百五就嚷嚷着:“先生,我也怕,我也要来!”

    周嘉鱼:“……”

    于是当天晚上,周嘉鱼咬牙切齿的和沈一穷一起在地上打了地铺。沈一穷还说:“罐儿,你咋了,表情这么恐怖?”

    周嘉鱼说:“没——”他挤出一句,“睡吧!”

    沈一穷满脸莫名其妙。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我宣布,我正式已经和先生睡过了!

    林逐水:正式?那我们再来次不正式的?

    周嘉鱼:_(:3」∠)_

    哇,你们真的恐怖,上章水瓶里肯定放的是血啊,说那啥的你过来,我要打开你脑子看看你脑花儿是不是黄色的……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2,火箭炮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6

    感谢 哩哩理里里 的手榴弹x1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1

    感谢 芥末豌豆 的手榴弹x1

    感谢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的手榴弹x1

    感谢 云深不知归处 的手榴弹x1

    感谢 楼扇颜 的手榴弹x1

    感谢 羊羊羊 的手榴弹x1

    感谢 tapon 的手榴弹x1

    感谢 阿鲁 的手榴弹x1

    感谢 false 的手榴弹x1

    感谢 君槐 的地雷x3

    感谢 月杳 的地雷x2

    感谢 长安月 的地雷x2

    感谢 悟之 的地雷x2感谢 vv 的地雷x2

    感谢 一朵烏鴉 的地雷x2感谢 鸢语 的地雷x2

    感谢 ⊙⊙苦夏 的地雷x1感谢 夕妖 的地雷x1

    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感谢 猫噗 的地雷x1

    感谢 上官潆 的地雷x1感谢 19823315 的地雷x1

    感谢 囧囧的面面 的地雷x1感谢 摁摁也青 的地雷x1

    感谢 六月解花雪 的地雷x1感谢 小淤青 的地雷x1

    感谢 佳美 的地雷x1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

    感谢 19216991 的地雷x1感谢 吧台风 的地雷x1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1感谢 fairy 的地雷x1

    感谢 穿裙子的小香蕉 的地雷x1感谢 白术 的地雷x1

    感谢 挥舞三叉戟的美男子 的地雷x1感谢 帅的人都养猪 的地雷x1

    感谢 休若微澜 的地雷x1感谢 十二 的地雷x1

    感谢 粉爪大白猫 的地雷x1感谢 19106977 的地雷x1

    感谢 石胖胖最爱人鱼线 的地雷x1感谢 华山扛把子 的地雷x1

    感谢 哎呀呀 的地雷x1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感谢 炒鸡大懵逼 的地雷x1

    感谢 莫非攻 的地雷x1感谢 24768877 的地雷x1感谢 24852545 的地雷x1

    感谢 玖泠 的地雷x1感谢 穗穗岁岁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薛洋 的地雷x1感谢 咪啾 的地雷x1感谢 不能忘记密码啊 的地雷x1

    感谢 考试偏逢战扩:( 的地雷x1感谢 蓝二啊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咔嚓咔嚓咔嚓 的地雷x1

    感谢 梦靥梦夜 的地雷x1感谢 zminn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大大们今天更新了吗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打桩机好哇! 的地雷x1

    感谢 计都国王 的地雷x1感谢 楚暮 的地雷x1

    感谢 栖迟 的地雷x1感谢 问晴 的地雷x1

    感谢 柒年择夏璟凉汐 的地雷x1感谢 小西、 的地雷x1

    感谢 失去名字的妖怪 的地雷x1感谢 长河渐落晓星尘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