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怪物
    陆行冬的这件事, 就这么到了尾声。

    祝寒兰以雷霆手段接管了陆家, 年轻的陆启荀成为了陆家的下一任掌门人。

    林逐水走之前,受祝寒兰之托改变了陆家主宅的风水格局, 拆掉了陆宅里面以前布置的大部分入财局,换成了效果更加缓和的风水局。

    林逐水说你可要想好, 这些东西拆了,陆家家业是会受到影响的。

    祝寒兰却是笑着说儿孙自有儿孙福, 她只求陆启荀平平安安而已。周嘉鱼看她的表情,并不似作假。想来对陆启荀动手,却是甘千萍下的一步最臭的棋。她触碰了祝寒兰的底线, 激起了祝寒兰的母性, 最后落得个那样的下场。

    之前周嘉鱼还未细想, 现在仔细思考后,却是发现在陆宅后院里突然发现的尸骨, 恐怕也是祝寒兰的手笔。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 找出甘千萍弃尸的地方, 发怒的祝寒兰果然不是个好惹的对象。

    至于祝寒兰到底是怎么弄死陆行冬的, 这似乎就是个谜团了,只是想来和她身上消失的瑞气有关。

    几十年行善积攒的功德一并俱损, 反而身上还多了一丝丝黑气,看来用阴术杀人, 果真是做不得的。

    林逐水似乎也是觉得祝寒兰有些可惜,但因果之事,他也不好贸然插手, 只是在别离的时候,告诉祝寒兰陆启荀命格不错,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二十多岁的时候会遇到一次命劫,撑过去,便坦途一生。这次车祸应该就是那次命劫,陆启荀熬过来了,以后只要不去做什么特别伤天害理的事,这辈子应该都挺顺利的。

    祝寒兰闻言微笑,说若是这样,她便放心了。

    林逐水点点头,转身离开。

    祝寒兰在身后道:“林先生,以后若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请尽管说出来,陆家、祝家都欠了您一个天大的人情。”

    林逐水摆摆手,并未应声。

    上了飞机之后,林逐水问周嘉鱼和沈一穷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周嘉鱼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从一开始,陆行冬的金钱疮就是甘千萍搞出来的,记得林逐水看了陆行冬的金钱疮后,还开口说了句“这疮只有死人会染上”,想来便是已经发现陆行冬吃了某种死人的肉之后,才会出现那样的症状。甘千萍虽然让陆行冬得了病,但却并未打算让他就这么快速的死去,因为她需要让陆行冬知道,即便所有人都离开他,厌弃他,可自己却愿意不计较的留在他的身边。

    而甘千萍担心陆启荀对她在陆家的地位产生影响,便也对他出了手,其中也有那个叫张耀的秘书应该也参与其中。

    祝寒兰发现这一切之后,直接快刀斩乱麻,弄死了陆行冬,又将甘千萍买尸的事情曝光出来,彻底断绝了她反击的可能。

    周嘉鱼道:“先生,那陆小旭真正的父亲是谁呢?”

    林逐水淡淡道:“不知道,不过,若我猜的没错,他和甘千萍也没有血缘关系。”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惊了,没有想到这茬。

    林逐水道:“甘千萍恐怕很早就开始接触这些阴私之物,这东西处理不好,对身体影响是很大的。她自己受了影响,连带着和她私下有关系的张耀也没了生育的能力。”

    周嘉鱼心想这行居然这么危险,还好他完全不用担心生孩子的事儿。

    林逐水又叮嘱周嘉鱼让他随身带着那面镜子,防止意外。

    说到镜子,周嘉鱼就想起了那纸人,他莫名的有点委屈,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变态盯上了一样,道:“先生,他怎么就盯着不放啊。”

    林逐水闻言很温柔的说了一句:“因为你看起来好吃啊。”

    周嘉鱼:“……”

    沈一穷在旁边解释:“不都说了你是行走的大号的冰淇淋吗?哦,现在天冷了,冰淇淋不受欢迎了,那你是大号的鸡腿儿好了。”

    周嘉鱼整个人都委屈巴巴。

    沈一穷拍着他的肩膀,说:“别担心,我们不会让你被吃掉的,就算是个鸡腿儿,也该有选择被谁吃的权力。”

    周嘉鱼说:“……”

    因为周嘉鱼的事儿,林逐水回去没多久后就定下了去佘山的行程,说休息两天就出发,让他们准备一下。

    沈一穷听到准备,就喊着说要买糯米,周嘉鱼问他这次打算背几斤啊,沈一穷说至少十斤起背吧。周嘉鱼对沈一穷的身体素质竖起大拇指。

    不知不觉,周嘉鱼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了,从天气炎热的夏天,直到此时降下第一场雪。

    飘飘洒洒的雪花落在院子里,不过一夜之间,树梢上,地面上,都覆上了一层赏心悦目的白。

    黄鼠狼已经正式升级成了周嘉鱼的围脖,连做饭的时候都不肯下来。最后还是沈一穷强行把它揪下来了,说:“你掉毛掉的那么厉害,还进厨房,我可不想吃的满嘴都是毛。”这黄鼠狼换毛的时间有点晚,都初冬了才换了一半,搞得整间屋子里都是飞舞的毛发,沈一穷简直要崩溃。

    黄鼠狼咔咔咔直叫,很生气的和沈一穷理论,沈一穷说:“你非要进去,晚上先生也要来吃饭,等着他吃到你的毛了,我看你咋办。”

    提到林逐水,黄鼠狼就蔫了,瞪着那双黄豆大小的眼睛在沙发上缩成一圈,肉垫冷的厉害,便用爪子捂住了眼睛取暖。

    周嘉鱼做好饭出来,看见这一幕真是心都化了,他一直喜欢小动物,但是没时间养,这黄鼠狼也算是弥补了他的一个执念。

    晚上林逐水来吃饭,叫他们多备一些御寒的衣物,说佘山那边很冷,也很偏僻,甚至只通了火车。

    周嘉鱼说:“先生,他们真的能操纵纸人啊?”

    林逐水道:“嗯,佘山徐氏也算是名门望族,只是近年来子嗣越来越淡薄,甚至很多珍贵的秘法都失传了。”

    周嘉鱼道:“那为什么会子嗣越来越单薄呢?”

    林逐水语气淡淡说了一句:“大概是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吧。”

    周嘉鱼:“……”他扭头看了眼在沙发上窝着的黄鼠狼。

    黄鼠狼注意到周嘉鱼的目光,表情扭曲了一下,咔咔叫了两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林逐水的嘴唇微微勾起,倒像是心情不错的模样。

    出发的那天,周嘉鱼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沈一穷年轻气盛,号称自己根本不怕冷,结果出门一分钟就怂回来了,哆哆嗦嗦的去楼上换了件厚厚的羽绒服。

    周嘉鱼说:“你不是不怕冷么?”

    沈一穷说:“我是不怕,我是太黑了,散热有点太快……”

    周嘉鱼:“……那你吸热也快啊。”

    沈一穷怒了:“我就要穿!!”

    周嘉鱼在沈一穷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做恼羞成怒。

    林逐水也换上了冬装,但他所谓的冬装,也不过是一件看起来有些单薄的风衣罢了,周嘉鱼强烈怀疑他换这衣服单纯是为了应景,就算继续穿夏装估计也丝毫没有影响。

    佘山那边果然比较偏僻,坐了飞机之后,还得坐一趟火车。这火车还是绿皮的,连空调都没有,不开窗户闷,开了窗户,那凉风顺着缝隙往车里灌,冷的周嘉鱼觉得整个人都要傻了。

    沈一穷说:“周嘉鱼,你没事儿吧?怎么表情那么呆滞?”

    周嘉鱼说:“我……没……事……啊。”

    沈一穷:“……”这说话的样子不像是没事儿啊。

    裹成粽子的周嘉鱼和对面穿着单薄的林逐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林逐水却像早就料到了周嘉鱼的情况,从身边拿起一个保温瓶,递给周嘉鱼,道:“喝一点。”

    周嘉鱼接过来,灌了一口水进嘴里。他开始以为这水只是普通的热水,喝了一口后咂摸着觉得好像水里又股子淡淡的腥味,但这腥味非常的淡,入口后很快便消散了。热水经过喉咙,进入了胃部,下一刻,周嘉鱼就感到自己身体里腾地升起了一股热流,从内到外,驱走了那折磨着他神经的寒冷。

    沈一穷惊讶道:“周嘉鱼,你脸怎么那么红?”

    周嘉鱼说:“……我、我好热啊。”喝完水之后,他整个人都很暖和了过来,脸也涨红了,手忙脚乱的将脖子上厚厚的围巾取了下来。

    沈一穷道:“哇,这么厉害?先生,这水是什么啊,我能尝尝么?”

    林逐水道:“你不能喝。”

    沈一穷道:“啊?”

    林逐水道:“水里阳气太重,你身体受不了的。”

    沈一穷听完点点头,其实他喝不喝都无所谓,毕竟他也没有周嘉鱼冷的那么厉害,只是好奇罢了。

    火车里面的乘客很少,一节车厢里,除了他们之外,就只有七个人,其中五个是大学生,另外两个是一对中年夫妇。这几个大学生似乎是过来旅游的,年级小,也很活泼,在车厢里高声交谈,讨论着下车之后准备去哪里玩。

    冬天后,天色都暗的快,不到六点,外面的天空已经全黑了。寂静的夜即将降临,火车在轨道上行驶的声音,和着窗外呼啸的风声,让周嘉鱼有些昏昏欲睡。

    朦胧的睡意中,周嘉鱼看着自己对面沉默着的林逐水。林逐水的眼睛闭着,在昏暗的灯光下,长长的睫毛投射出淡淡的阴影,周嘉鱼突然就想起之前有人说过,如果睫毛够长的话,可以在上面放上好几根火柴棍……周嘉鱼迷迷糊糊的想着,以后有机会,他一定要试试……他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嘎吱……嘎吱……”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周嘉鱼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趴在车厢里睡着了,他揉揉眼睛,含糊道,“什么声音啊?”待他清醒过来后,才发现本该坐在他对面的林逐水不见了。

    身边的沈一穷倒还蜷缩成一团打着瞌睡。

    周嘉鱼抬头看了看头上,发现声音的来源就是车顶。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像是车顶上面有什么东西在用利器戳刮一样。

    周嘉鱼想了想,转身把沈一穷推醒了。

    沈一穷醒来后整个人都是懵的,他道:“罐儿,怎么了?”

    周嘉鱼小声道:“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他伸手指了指他们的头顶。

    沈一穷道:“东西”他一听这话马上就清醒了,从位置上爬起来,仔细听了听,愣道,“好像还真有……”他干笑两声,道,“哎,你说这声音像不像有人在用指甲挠车顶?”

    周嘉鱼:“……”

    沈一穷见周嘉鱼的表情,道:“我开玩笑啦!你不要这么严肃好不好……”

    周嘉鱼说:“兄弟,你知道在恐怖故事里开玩笑的下场是什么吗?”

    沈一穷做了个给自己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

    那声音越来越响,刺耳无比,车厢里剩下的几个人都被这声音吵醒,那几个大学生看非常的好奇,走过来说:“这什么声儿啊?”

    周嘉鱼道:“我哪里知道。”他环顾四周,还是没有看见林逐水的身影,“先生呢?”

    沈一穷摇摇头:“我刚才睡着了,没注意。”

    “嘎吱……嘎吱……”如果说刚才的那声音还勉强能忽略,那么现在,这声音已经大到了让整个车厢都难以入眠的程度。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周嘉鱼他们座位所在的上方,有个胆子比较小的姑娘,战战兢兢道:“这会是什么东西啊?”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此时窗外被黑夜笼罩着,寒风呼啸,却有格外寂寥。那怪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车厢,周嘉鱼听的难受极了,他道:“我去其他地方找找先生吧?”

    沈一穷说:“你一个人?我也陪你去好了。”

    周嘉鱼同意了,他们两人正准备往另外一个车厢走,原本在车厢里待着的一个女生突然出声惨叫道:“啊啊啊!!!有鬼啊!!!”她的叫声尖锐极了,叫完之后整个人连滚带爬的滚下了车座。

    “怎么了?”同行的男生马上过去询问。

    “有人,窗外面有人!!”女生吓浑身发抖,整张脸都惨白如纸,她道, “我看到一张脸贴在窗户上,还有头发,黑色的头发——”

    周嘉鱼朝着女生指的方向看去,却是只看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同行另一个女生道:“这里可是火车上面,怎么会有人,小鞠,你是看错了吧?”

    被叫做小鞠的女生愤怒道:“我没有看错,真的有张脸贴在上面,刚才还在呢,刚才还在呢!”

    她缩在边上,死活不肯再靠近那扇窗户。

    “真的假的?你确定么?”有个男生道,“这、这不可能吧,我也觉得你看错了……”

    见大家都不相信,小鞠道:“好,就算是我看错了,那头顶上这声音怎么解释?”

    这话一出,车厢里的气氛更加凝重。的确,窗外的脸什么的,还能用幻觉这个词来敷衍一下,可是他们头顶上的声音,却是实际存在的,而且有越来越大声的趋势。

    大学生里有人先受不了了,说:“我们别在这车厢里了,先去找火车乘务员吧,他们肯定知道怎么回事儿。”

    这话倒是有道理,周嘉鱼也挺同意的,不过他和沈一穷想找的不是乘务员而是消失不见的林逐水。

    “那我们走吧。”几人站起来,都准备往其他车厢去,周嘉鱼走在最后,他的眼神扫过人群,忽的发现了什么,“等、等一下……”

    “什么事?”领头的那个大学生态度不太好的回头。

    周嘉鱼语气艰涩道:“我之前看你们好像是五个人,怎么这会儿……变成了六个了?”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只余下粗重的喘息声。

    领头的人表情慌乱了一下,他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们一直是六个啊。”他数了一遍身边的人,还说出了他们的名字。

    周嘉鱼很想是自己之前数错了,但是他的的确确的记得这群人只有五个。因为火车上一个位置能坐三个人,所以他们五个坐着,还多了一个空位放着一个红色的大包。周嘉鱼把目光投向了他们的位置,并不意外的看见那个红色的大包依旧静静的躺在座位上。

    “我、我也记得你们是五个。”车厢里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夫妇中的女人也开了口,她明显是有点害怕了,说这话的时候还往后退了几步。

    “怎么多出来了一个呀。”其中一个女生看表情已经要情绪崩溃了,她哽咽着,颤声道,“怎么会多出来了一个。”

    没人说话。

    周嘉鱼道:“不然……我们先去人多的地方吧?人多了,那东西估计也会怕,说不定就不见了呢。”

    人多壮胆还是比较靠谱的,周嘉鱼的提议得到了几人的同意。

    “等一下。”领头人的人却拦住了他们,他道,“先不要过去,你们就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么?”

    “什么问题?”看见人脸的女生问。

    领头人说:“如果说我们之中多了一个,而且找不出来,又要怎么确定,我们在其他车厢里看到的,也是人呢?”

    这话一出,又没任说话了。

    “万一,万一他们都不是人。”领头人道,“那我们过去了,岂不是……”

    他们正在讨论着,周嘉鱼朝着窗外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只见黑漆漆的窗户上,竟是真的贴着一张扭曲的脸,那脸有些模糊不清,但依稀可见和人类相差无几的五官,还有五官四周披散着的黑色发丝。

    周嘉鱼看到这景象,话语噎在喉咙里,他伸手重重的抓住了沈一穷的手臂,道:“窗户……”

    沈一穷满目疑惑,顺着周嘉鱼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那张狰狞的面容,他没周嘉鱼那么淡定,直接骂道:“卧槽!什么玩意儿!”

    他这话一出口,那张脸瞬间便不见了。

    众人的神经本来就紧绷着,被沈一穷这么一下,都差点发疯。

    “我就说我没有看错,你们也看见了对吧?”之前看见脸的那个女生,急急道,“窗外真的有东西,怎么办,我们怎么办啊?”

    周嘉鱼说:“先冷静一点,就算说有东西混进了你们里面,但是你们身边带着的东西总该不会变的,车票呢?身份证呢?全部拿出来一一对应不就能找出来了!”

    这法子听起来似乎挺靠谱的,六个人都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想要翻找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但事情果然没有周嘉鱼想的那么简单,因为他们很快发现,放着重要物品的包被人拿走了。

    六人无一幸免,甚至说除了他们放在椅子上那个放满了零食大红书包之外,其他的行李居然全都统统消失。

    在发现这个事实后,六人均是面如死灰,其中两个女生相拥而泣,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沈一穷道:“不然这样吧,让他们一人含一口糯米啥的,看看谁有反应?”

    周嘉鱼道:“能有用么?”

    沈一穷道:“没办法了啊?不然有什么法子能看出他们真是的模样?”

    听到沈一穷这句话,周嘉鱼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道:“等等,我好像有办法了。”他从怀中取出了玉丝袋,然后掏出放在玉丝袋里的古镜。

    周嘉鱼记得林逐水说过,这镜子可以看出最真实的模样,想来如果真的有东西混进来,那肯定也能看见。他拿着镜子照了照,却发现好像没什么效果……

    沈一穷道:“有用吗?”

    周嘉鱼蹙眉片刻,随即恍然,自己好像没有把血抹在镜子上。他用力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一点鲜血抹在了镜面上,道:“这样应该没问题了。”他说着便将镜面对准了那六个因为恐惧瘫软在地上的大学生。

    镜子里面,映照出了他们的身影。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周嘉鱼呆住了,让粗略的数了一遍,镜子里的的确确是有六个人。为什么会是这样?周嘉鱼正在思考,却忽的注意到镜面里,出现了一个根本不该存在的人——沈一穷。

    本该站在他身边的沈一穷,此时却坐在他的对面,似乎正在苦恼寻找着什么,周嘉鱼血液涌上了头顶,而他身边的人,还在继续询问:“有用吗?”

    周嘉鱼浑身都僵住了,他勉强道:“好像,没什么用。”

    “真的没用吗?”属于沈一穷的声音继续发问,“既然没有,那你抖什么呢?”

    周嘉鱼很冷静的说:“有点冷。”

    “冷吗?”声音道,“你把镜子给我看看吧,我也想看看。”

    这声音连语气都和沈一穷一模一样,周嘉鱼根本从中听不出任何的区别,他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将手里的镜子转了一面,照向自己身后,嘴里却是道:“哎,真的看不出来区别,我们还是去找先生吧。”

    “好啊。”“沈一穷”很高兴的应下了。

    周嘉鱼趁机微微低了头,看到了镜中照出的景象——镜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那身影根本就不属于人类,五官扭曲,披散着黑色的头发,正站在的身边,张嘴催促着他。

    周嘉鱼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把另一只手放进了裤袋里。

    “周嘉鱼?”那东西还在说话,“走啦,去找先生吧,快一点。”

    周嘉鱼转身,迅速的将自己裤兜里的符纸掏出来,一把拍在了他的后背上:“找个屁,滚你娘的!”

    那符纸一贴上那玩意儿身后,它后背上就开始冒出黑色的烟,嘴里也发出凄惨的叫声,扭头看向周嘉鱼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毒:“周嘉鱼——”它似乎也知道自己暴露了,转身就直接朝着其他车厢奔逃而去。

    周嘉鱼本来还想追,但那东西速度极快,几乎是片刻间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妈的!”周嘉鱼低低骂了一声,没有选择追击,而是看向自己身边还一脸茫然的沈一穷。

    这车厢里剩下的人看到这一幕,表情都傻了,有人在不停的问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是鬼吗?

    周嘉鱼心想我哪里知道,他也没理这人,朝着表情严肃的沈一穷走去,一巴掌就拍到了他的脑门儿上。

    沈一穷被打的有点懵,很委屈的说:“你打我做什么?”

    周嘉鱼说:“沈一穷,醒醒,你哪里是大学生!你从初中就失学了!”

    沈一穷:“……”

    周嘉鱼抬手又打算给他脑袋上来几下把他从幻觉里抽醒,沈一穷赶紧捂着头说:“我想起来了,你轻点!轻点!”

    周嘉鱼有点不相信,满目狐疑的看着他:“真想起来了?”

    沈一穷说:“再给我五分钟!”

    周嘉鱼:“……”

    他面露无奈,干脆从包里掏了张自己画的醒神符贴到了沈一穷的额头上,这符纸是他最近练习的,现在还画的非常难看,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符纸贴上去之后,沈一穷猛地打了个哆嗦,然后满目惊恐:“嘉鱼,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东西是什么玩意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是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和这几个大学生是一起来的,而且最恐怖的是,这些大学生指着他说出某个他根本没有听过的名字时,他也觉得那名字就是属于自己。

    “不知道。”周嘉鱼说,“不是什么好东西,等等,顶上的声音好像停了啊……”

    众人闻言,都抬起头,发现车顶上那像是刮挠一样的声音消失了。

    就在气氛凝滞的时候,车厢尽头处,却是走近了一个身影,周嘉鱼定睛一看,发现那是林逐水,他激动道:“先生!”

    林逐水慢慢的走进了车厢,他的手里像是提着什么东西,待他走到有微光的地方,周嘉鱼才看清楚了他右手上到底抓着什么。

    那是一种有些像猴子的东西,小小一只,被林逐水捏着脖子,它的五官和人类极为相似,头上甚至还长着黑色的长发。

    周嘉鱼看到这玩意儿,立马想起了自己在车窗外面看见的那张脸,和刚才假扮成了沈一穷的玩意儿。

    “山魅。”林逐水的声音很淡,“车厢外面有七八只。”

    周嘉鱼咽了咽口水,他道,“山、山魅?怎么没听说过啊,是国家保护动物吗?”

    站在他旁边的沈一穷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说:“如果是保护动物难不成你要联系林业局?”

    周嘉鱼不好意思道:“我就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他也是太紧张了,一想到刚才差点被那玩意儿骗出去,就觉得后背发凉。

    林逐水轻轻叹了口气,这下连周嘉鱼都感觉出他语气里的无奈了,他道:“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一般人也遇不到。”

    周嘉鱼小声的哦了声。

    然后林逐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种东西,说山魅算是山里的一种动物,身体素质并不好,但是智商很高,而且通常是以族群的方式存在。它们狩猎的方式有些特殊,身体里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物质,让猎物出现幻觉,再将猎物骗到陷阱里杀死。这种东西不喜欢靠近人类,但在极度缺乏食物的时候,也会以人类为食。

    只是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盯上了这列火车,而且看样子,恐怕在上一站就已经上车了。

    “情况不太对。”林逐水道,“这才刚刚入冬,这些东西应该不会缺食物。”他随手将那只已经死掉的山魅丢在了地上,“我杀了四只,还有几只跑了,多注意点吧。”

    这车厢里的人看向林逐水的眼神都在发光。

    那个之前看到人脸的女生,很激动的说:“大师,大师,您好厉害啊。”

    林逐水没理他,而是对着周嘉鱼招了招手:“过来。”

    周嘉鱼赶紧屁颠屁颠的凑过去。

    林逐水道:“表现的不错。”他又取出了一些符纸,道,“带在身边。”

    周嘉鱼第一次被林逐水这么夸,感到整个人都要从里面炸开了,连拿符纸的手都是抖的,他道,“谢谢先生!!!”

    林逐水也没忘了沈一穷,道:“你的。”

    沈一穷接过符纸,依旧是道了谢。

    “那这东西怎么办啊?”周嘉鱼看着林逐水脚边已经死去的山魅。

    林逐水很淡定的说:“带会儿找个地方扔了吧。”

    林逐水一回来,周嘉鱼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安心了,他打了个哈欠,缩在林逐水对面又开始打瞌睡。

    林逐水在介绍着山魅的一些习性,他说,山魅的幻觉是需要介质的,要么通过声音,要么通过气味,至少二者取其一。车顶上的声音,就是他们的同伴制造出来的,而沈一穷,从一开始就被魇住了。

    周嘉鱼迷迷糊糊的小声问了句:“先生,要是我没发现异样,跟着它走了呢?”

    林逐水闻言,沉默片刻后,才轻声道了句:“小蠢货,我在,它别想碰你。”这句话的声音太轻,周嘉鱼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当他透过昏黄的灯光,看到林逐水柔和下来的面容时,他才确定这话并非是他的错觉。

    “谢谢先生。”到底是有些累了,周嘉鱼说完,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和身旁的沈一穷,一起陷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天气大亮后周嘉鱼才醒过来。

    沈一穷比他醒了早了点,坐在车窗边上说昨天真像是一场梦。

    周嘉鱼说对啊,他看了看身边,看见坐在对面的林逐水,道:“你们饿吗?我去买点吃的……昨天抓着的那只山魅呢?”

    沈一穷说:“刚才先生给打开车窗扔出去了。”

    周嘉鱼:“……”这个处理方式,他是万万没想到的。

    他睡了一觉,今天总算是清醒了些,回想了一遍昨晚发生的事,却发现了一些疑点,他小声道:“先生,如果说山魅只是动物,那……符纸为什么会对它起作用呢?”

    林逐水似乎没有想到周嘉鱼会想到这个,他微微勾起了嘴角,声音低沉,“那你说,如果我告诉车厢里的人这是脏东西。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周嘉鱼一愣,没有想到这茬。

    林逐水说:“真相有时候并没有那么重要,至少对于某些人来说,没有那么重要。”知道了又如何,只能徒增恐慌罢了,他道,“悟性不错,本来想下车之后单独和你们说,没想到你竟是自己发现了。”

    又被夸了……周嘉鱼在心里高兴的时候,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我反省他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先生如此温柔呢。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沉迷撸黄鼠狼。

    林逐水沉迷撸沉迷撸黄鼠狼的周嘉鱼。

    快要月底啦,求一波营养液了噜!!突然求营养液.jpg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浅羽 的浅水炸弹x1,谢谢大家,破费了!!!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1,火箭炮x1

    感谢 大总攻子车书白 的地雷x3,手榴弹x1

    感谢 jm。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奈何花落 的手榴弹x1

    感谢 舒景 的手榴弹x1

    感谢 谷子 的手榴弹x1

    感谢 栗子好吃 的地雷x2

    感谢 ⊙⊙苦夏 的地雷x2感谢 ( ;w;`) 的地雷x2

    感谢 拥抱幸福 的地雷x2感谢 椅叶 的地雷x2

    感谢 小西、 的地雷x2感谢 24819616 的地雷x1

    感谢 安然 的地雷x1感谢 老司机 的地雷x1

    感谢 21226381 的地雷x1感谢 肘枭菌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

    感谢 まっちゃん 的地雷x1感谢 转落 的地雷x1

    感谢 盐烟 的地雷x1感谢 取名废 的地雷x1

    感谢 唯安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十二 的地雷x1感谢 半梦半醒半浮生 的地雷x1

    感谢 虎非喵 的地雷x1感谢 给你一颗糖 的地雷x1

    感谢 曼小咩 的地雷x1感谢 默 的地雷x1

    感谢 false 的地雷x1感谢 w 的地雷x1

    感谢 银色战刀 的地雷x1感谢 衍真 的地雷x1

    感谢 良辰媚景may 的地雷x1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1

    感谢 鱿鱼 的地雷x1感谢 龙宝宝的妈 的地雷x1

    感谢 挥洒的日子过的太快 的地雷x1感谢 邪魅一笑 的地雷x1

    感谢 那儿有个大怪兽 的地雷x1感谢 所谓生趣 的地雷x1

    感谢 是九爷不是阿九 的地雷x1

    感谢 夏叶 的地雷x1感谢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的地雷x1感谢 dz 的地雷x1

    感谢 龙晟澜 的地雷x1感谢 藏莺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23224636 的地雷x1感谢 咪啾 的地雷x1

    感谢 咕咕咔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吧台风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夕落归尘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bossun 的地雷x1感谢 23281490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

    感谢 酒壶壶壶壶壶 的地雷x1感谢 苏打阿尔法 的地雷x1

    感谢 tapon 的地雷x1感谢 维谷 的地雷x1

    感谢 失去名字的妖怪 的地雷x1感谢 mumu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