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怪物
    陆行冬的这件事, 就这么到了尾声。

    祝寒兰以雷霆手段接管了陆家, 年轻的陆启荀成为了陆家的下一任掌门人。

    林逐水走之前,受祝寒兰之托改变了陆家主宅的风水格局, 拆掉了陆宅里面以前布置的大部分入财局,换成了效果更加缓和的风水局。

    林逐水说你可要想好, 这些东西拆了,陆家家业是会受到影响的。

    祝寒兰却是笑着说儿孙自有儿孙福, 她只求陆启荀平平安安而已。周嘉鱼看她的表情,并不似作假。想来对陆启荀动手,却是甘千萍下的一步最臭的棋。她触碰了祝寒兰的底线, 激起了祝寒兰的母性, 最后落得个那样的下场。

    之前周嘉鱼还未细想, 现在仔细思考后,却是发现在陆宅后院里突然发现的尸骨, 恐怕也是祝寒兰的手笔。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 找出甘千萍弃尸的地方, 发怒的祝寒兰果然不是个好惹的对象。

    至于祝寒兰到底是怎么弄死陆行冬的, 这似乎就是个谜团了,只是想来和她身上消失的瑞气有关。

    几十年行善积攒的功德一并俱损, 反而身上还多了一丝丝黑气,看来用阴术杀人, 果真是做不得的。

    林逐水似乎也是觉得祝寒兰有些可惜,但因果之事,他也不好贸然插手, 只是在别离的时候,告诉祝寒兰陆启荀命格不错,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二十多岁的时候会遇到一次命劫,撑过去,便坦途一生。这次车祸应该就是那次命劫,陆启荀熬过来了,以后只要不去做什么特别伤天害理的事,这辈子应该都挺顺利的。

    祝寒兰闻言微笑,说若是这样,她便放心了。

    林逐水点点头,转身离开。

    祝寒兰在身后道:“林先生,以后若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请尽管说出来,陆家、祝家都欠了您一个天大的人情。”

    林逐水摆摆手,并未应声。

    上了飞机之后,林逐水问周嘉鱼和沈一穷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周嘉鱼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从一开始,陆行冬的金钱疮就是甘千萍搞出来的,记得林逐水看了陆行冬的金钱疮后,还开口说了句“这疮只有死人会染上”,想来便是已经发现陆行冬吃了某种死人的肉之后,才会出现那样的症状。甘千萍虽然让陆行冬得了病,但却并未打算让他就这么快速的死去,因为她需要让陆行冬知道,即便所有人都离开他,厌弃他,可自己却愿意不计较的留在他的身边。

    而甘千萍担心陆启荀对她在陆家的地位产生影响,便也对他出了手,其中也有那个叫张耀的秘书应该也参与其中。

    祝寒兰发现这一切之后,直接快刀斩乱麻,弄死了陆行冬,又将甘千萍买尸的事情曝光出来,彻底断绝了她反击的可能。

    周嘉鱼道:“先生,那陆小旭真正的父亲是谁呢?”

    林逐水淡淡道:“不知道,不过,若我猜的没错,他和甘千萍也没有血缘关系。”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惊了,没有想到这茬。

    林逐水道:“甘千萍恐怕很早就开始接触这些阴私之物,这东西处理不好,对身体影响是很大的。她自己受了影响,连带着和她私下有关系的张耀也没了生育的能力。”

    周嘉鱼心想这行居然这么危险,还好他完全不用担心生孩子的事儿。

    林逐水又叮嘱周嘉鱼让他随身带着那面镜子,防止意外。

    说到镜子,周嘉鱼就想起了那纸人,他莫名的有点委屈,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变态盯上了一样,道:“先生,他怎么就盯着不放啊。”

    林逐水闻言很温柔的说了一句:“因为你看起来好吃啊。”

    周嘉鱼:“……”

    沈一穷在旁边解释:“不都说了你是行走的大号的冰淇淋吗?哦,现在天冷了,冰淇淋不受欢迎了,那你是大号的鸡腿儿好了。”

    周嘉鱼整个人都委屈巴巴。

    沈一穷拍着他的肩膀,说:“别担心,我们不会让你被吃掉的,就算是个鸡腿儿,也该有选择被谁吃的权力。”

    周嘉鱼说:“……”

    因为周嘉鱼的事儿,林逐水回去没多久后就定下了去佘山的行程,说休息两天就出发,让他们准备一下。

    沈一穷听到准备,就喊着说要买糯米,周嘉鱼问他这次打算背几斤啊,沈一穷说至少十斤起背吧。周嘉鱼对沈一穷的身体素质竖起大拇指。

    不知不觉,周嘉鱼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了,从天气炎热的夏天,直到此时降下第一场雪。

    飘飘洒洒的雪花落在院子里,不过一夜之间,树梢上,地面上,都覆上了一层赏心悦目的白。

    黄鼠狼已经正式升级成了周嘉鱼的围脖,连做饭的时候都不肯下来。最后还是沈一穷强行把它揪下来了,说:“你掉毛掉的那么厉害,还进厨房,我可不想吃的满嘴都是毛。”这黄鼠狼换毛的时间有点晚,都初冬了才换了一半,搞得整间屋子里都是飞舞的毛发,沈一穷简直要崩溃。

    黄鼠狼咔咔咔直叫,很生气的和沈一穷理论,沈一穷说:“你非要进去,晚上先生也要来吃饭,等着他吃到你的毛了,我看你咋办。”

    提到林逐水,黄鼠狼就蔫了,瞪着那双黄豆大小的眼睛在沙发上缩成一圈,肉垫冷的厉害,便用爪子捂住了眼睛取暖。

    周嘉鱼做好饭出来,看见这一幕真是心都化了,他一直喜欢小动物,但是没时间养,这黄鼠狼也算是弥补了他的一个执念。

    晚上林逐水来吃饭,叫他们多备一些御寒的衣物,说佘山那边很冷,也很偏僻,甚至只通了火车。

    周嘉鱼说:“先生,他们真的能操纵纸人啊?”

    林逐水道:“嗯,佘山徐氏也算是名门望族,只是近年来子嗣越来越淡薄,甚至很多珍贵的秘法都失传了。”

    周嘉鱼道:“那为什么会子嗣越来越单薄呢?”

    林逐水语气淡淡说了一句:“大概是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吧。”

    周嘉鱼:“……”他扭头看了眼在沙发上窝着的黄鼠狼。

    黄鼠狼注意到周嘉鱼的目光,表情扭曲了一下,咔咔叫了两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林逐水的嘴唇微微勾起,倒像是心情不错的模样。

    出发的那天,周嘉鱼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沈一穷年轻气盛,号称自己根本不怕冷,结果出门一分钟就怂回来了,哆哆嗦嗦的去楼上换了件厚厚的羽绒服。

    周嘉鱼说:“你不是不怕冷么?”

    沈一穷说:“我是不怕,我是太黑了,散热有点太快……”

    周嘉鱼:“……那你吸热也快啊。”

    沈一穷怒了:“我就要穿!!”

    周嘉鱼在沈一穷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做恼羞成怒。

    林逐水也换上了冬装,但他所谓的冬装,也不过是一件看起来有些单薄的风衣罢了,周嘉鱼强烈怀疑他换这衣服单纯是为了应景,就算继续穿夏装估计也丝毫没有影响。

    佘山那边果然比较偏僻,坐了飞机之后,还得坐一趟火车。这火车还是绿皮的,连空调都没有,不开窗户闷,开了窗户,那凉风顺着缝隙往车里灌,冷的周嘉鱼觉得整个人都要傻了。

    沈一穷说:“周嘉鱼,你没事儿吧?怎么表情那么呆滞?”

    周嘉鱼说:“我……没……事……啊。”

    沈一穷:“……”这说话的样子不像是没事儿啊。

    裹成粽子的周嘉鱼和对面穿着单薄的林逐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林逐水却像早就料到了周嘉鱼的情况,从身边拿起一个保温瓶,递给周嘉鱼,道:“喝一点。”

    周嘉鱼接过来,灌了一口水进嘴里。他开始以为这水只是普通的热水,喝了一口后咂摸着觉得好像水里又股子淡淡的腥味,但这腥味非常的淡,入口后很快便消散了。热水经过喉咙,进入了胃部,下一刻,周嘉鱼就感到自己身体里腾地升起了一股热流,从内到外,驱走了那折磨着他神经的寒冷。

    沈一穷惊讶道:“周嘉鱼,你脸怎么那么红?”

    周嘉鱼说:“……我、我好热啊。”喝完水之后,他整个人都很暖和了过来,脸也涨红了,手忙脚乱的将脖子上厚厚的围巾取了下来。

    沈一穷道:“哇,这么厉害?先生,这水是什么啊,我能尝尝么?”

    林逐水道:“你不能喝。”

    沈一穷道:“啊?”

    林逐水道:“水里阳气太重,你身体受不了的。”

    沈一穷听完点点头,其实他喝不喝都无所谓,毕竟他也没有周嘉鱼冷的那么厉害,只是好奇罢了。

    火车里面的乘客很少,一节车厢里,除了他们之外,就只有七个人,其中五个是大学生,另外两个是一对中年夫妇。这几个大学生似乎是过来旅游的,年级小,也很活泼,在车厢里高声交谈,讨论着下车之后准备去哪里玩。

    冬天后,天色都暗的快,不到六点,外面的天空已经全黑了。寂静的夜即将降临,火车在轨道上行驶的声音,和着窗外呼啸的风声,让周嘉鱼有些昏昏欲睡。

    朦胧的睡意中,周嘉鱼看着自己对面沉默着的林逐水。林逐水的眼睛闭着,在昏暗的灯光下,长长的睫毛投射出淡淡的阴影,周嘉鱼突然就想起之前有人说过,如果睫毛够长的话,可以在上面放上好几根火柴棍……周嘉鱼迷迷糊糊的想着,以后有机会,他一定要试试……他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嘎吱……嘎吱……”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周嘉鱼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趴在车厢里睡着了,他揉揉眼睛,含糊道,“什么声音啊?”待他清醒过来后,才发现本该坐在他对面的林逐水不见了。

    身边的沈一穷倒还蜷缩成一团打着瞌睡。

    周嘉鱼抬头看了看头上,发现声音的来源就是车顶。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像是车顶上面有什么东西在用利器戳刮一样。

    周嘉鱼想了想,转身把沈一穷推醒了。

    沈一穷醒来后整个人都是懵的,他道:“罐儿,怎么了?”

    周嘉鱼小声道:“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他伸手指了指他们的头顶。

    沈一穷道:“东西”他一听这话马上就清醒了,从位置上爬起来,仔细听了听,愣道,“好像还真有……”他干笑两声,道,“哎,你说这声音像不像有人在用指甲挠车顶?”

    周嘉鱼:“……”

    沈一穷见周嘉鱼的表情,道:“我开玩笑啦!你不要这么严肃好不好……”

    周嘉鱼说:“兄弟,你知道在恐怖故事里开玩笑的下场是什么吗?”

    沈一穷做了个给自己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

    那声音越来越响,刺耳无比,车厢里剩下的几个人都被这声音吵醒,那几个大学生看非常的好奇,走过来说:“这什么声儿啊?”

    周嘉鱼道:“我哪里知道。”他环顾四周,还是没有看见林逐水的身影,“先生呢?”

    沈一穷摇摇头:“我刚才睡着了,没注意。”

    “嘎吱……嘎吱……”如果说刚才的那声音还勉强能忽略,那么现在,这声音已经大到了让整个车厢都难以入眠的程度。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周嘉鱼他们座位所在的上方,有个胆子比较小的姑娘,战战兢兢道:“这会是什么东西啊?”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此时窗外被黑夜笼罩着,寒风呼啸,却有格外寂寥。那怪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车厢,周嘉鱼听的难受极了,他道:“我去其他地方找找先生吧?”

    沈一穷说:“你一个人?我也陪你去好了。”

    周嘉鱼同意了,他们两人正准备往另外一个车厢走,原本在车厢里待着的一个女生突然出声惨叫道:“啊啊啊!!!有鬼啊!!!”她的叫声尖锐极了,叫完之后整个人连滚带爬的滚下了车座。

    “怎么了?”同行的男生马上过去询问。

    “有人,窗外面有人!!”女生吓浑身发抖,整张脸都惨白如纸,她道, “我看到一张脸贴在窗户上,还有头发,黑色的头发——”

    周嘉鱼朝着女生指的方向看去,却是只看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同行另一个女生道:“这里可是火车上面,怎么会有人,小鞠,你是看错了吧?”

    被叫做小鞠的女生愤怒道:“我没有看错,真的有张脸贴在上面,刚才还在呢,刚才还在呢!”

    她缩在边上,死活不肯再靠近那扇窗户。

    “真的假的?你确定么?”有个男生道,“这、这不可能吧,我也觉得你看错了……”

    见大家都不相信,小鞠道:“好,就算是我看错了,那头顶上这声音怎么解释?”

    这话一出,车厢里的气氛更加凝重。的确,窗外的脸什么的,还能用幻觉这个词来敷衍一下,可是他们头顶上的声音,却是实际存在的,而且有越来越大声的趋势。

    大学生里有人先受不了了,说:“我们别在这车厢里了,先去找火车乘务员吧,他们肯定知道怎么回事儿。”

    这话倒是有道理,周嘉鱼也挺同意的,不过他和沈一穷想找的不是乘务员而是消失不见的林逐水。

    “那我们走吧。”几人站起来,都准备往其他车厢去,周嘉鱼走在最后,他的眼神扫过人群,忽的发现了什么,“等、等一下……”

    “什么事?”领头的那个大学生态度不太好的回头。

    周嘉鱼语气艰涩道:“我之前看你们好像是五个人,怎么这会儿……变成了六个了?”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只余下粗重的喘息声。

    领头的人表情慌乱了一下,他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们一直是六个啊。”他数了一遍身边的人,还说出了他们的名字。

    周嘉鱼很想是自己之前数错了,但是他的的确确的记得这群人只有五个。因为火车上一个位置能坐三个人,所以他们五个坐着,还多了一个空位放着一个红色的大包。周嘉鱼把目光投向了他们的位置,并不意外的看见那个红色的大包依旧静静的躺在座位上。

    “我、我也记得你们是五个。”车厢里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夫妇中的女人也开了口,她明显是有点害怕了,说这话的时候还往后退了几步。

    “怎么多出来了一个呀。”其中一个女生看表情已经要情绪崩溃了,她哽咽着,颤声道,“怎么会多出来了一个。”

    没人说话。

    周嘉鱼道:“不然……我们先去人多的地方吧?人多了,那东西估计也会怕,说不定就不见了呢。”

    人多壮胆还是比较靠谱的,周嘉鱼的提议得到了几人的同意。

    “等一下。”领头人的人却拦住了他们,他道,“先不要过去,你们就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么?”

    “什么问题?”看见人脸的女生问。

    领头人说:“如果说我们之中多了一个,而且找不出来,又要怎么确定,我们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