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死亡和真相
    无论怎么说, 散尽家财就能让自己的病好起来这件事听起来总觉得有点玄乎。周嘉鱼甚至还在想这是不是林逐水开的玩笑。但没想到的是,不到一个星期,陆行冬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是他的疮居然真的没有再继续恶化,并且热情的邀请林逐水去陆宅赴宴。

    林逐水在收到陆行冬的邀请后, 居然同意了。

    这几天周嘉鱼和沈一穷都闲着没事儿做,当然他们也只敢在周围溜达,怂的连夜宵都没敢出去吃。周嘉鱼实在是有点无聊, 听到林逐水要去赴宴, 心里有点小兴奋,因为他也好奇陆行冬到底怎么样了。

    当晚,是陆行冬的秘书张耀来接的他们。

    张耀和几天前相比,看起来精神状态要好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陆行冬的病情有所缓和,让他也松了口气。

    林逐水坐在车后座, 忽的开口:“张秘书有孩子了么?”

    张耀有点惊讶,没想到林逐水会突然问起这个,他点点头,道:“有了, 两儿一女。”

    林逐水哦了声:“多子多福。”

    张耀笑道:“还行吧。”

    周嘉鱼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林逐水会突然说起这个, 直到下车的时候,林逐水他们往陆家主宅走,林逐水道了句:“一穷,看出点什么了么?”

    沈一穷挠挠头:“这张秘书, 不像是多子的人啊,他眉尾下垂,鼻梁凸骨,子女宫的形状也不太好,若是说他一辈子都没有子嗣,恐怕我也是信的……”

    林逐水满意的点头,道:“不错。”

    沈一穷说:“先生,那为什么他会说自己有两儿一女?”

    林逐水淡淡道:“女人比男人有一个很大的生理优势,知道是什么么?”

    沈一穷和周嘉鱼在旁边摇头。

    林逐水勾唇一笑:“她们能确定孩子是自己的,但男人,却不行。”

    话说到这个份上,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懂了林逐水的意思,两人面露讶异之色,于是再看张耀时,眼神里未免都多了点同情的味道。

    张耀停好车回来的时候面对周嘉鱼和沈一穷怜惜的目光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他道:“林先生,这边请,陆先生已经在主宅等您了。”本来平时这边都是有车童替他停车的,但是最近陆行冬听了林逐水的话,居然把家里的车童全给开了,还叫着要卖房,说是为了治病。张耀本来以为林逐水在胡说八道故意整陆行冬,可偏偏陆行冬这么干了一个星期之后,他的病症真的开始好转了……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和之前相比,眼前的陆宅安静了不少,据说大部分佣人都被遣散,陆行冬已经开始为这宅子寻找买家。

    他们到了饭厅,看到了一桌已经备好的饭菜。桌上边坐着十几个人,从几人神态看来,应该都是陆行冬的亲戚之类的。甘千萍坐在陆行冬的旁边,那是独属女主人的位置,她态度殷切的招呼着宾客,但周嘉鱼却感觉出,桌子上的人对她的态度都有点不冷不热。想来虽然成功上位,但在其他人眼里,甘千萍到底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很难让人彻底承认她在陆家的地位。

    陆行冬脸上的疮果然好了一些,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流脓而是开始缓缓愈合。他见林逐水进来,感激道:“林先生,您坐!”他们给林逐水三人留的都是上宾的位置,林逐水也没客气,直接坐下了。

    “林先生,您果然厉害啊!”陆行冬说,“照着您说的法子,我的病情果然大有好转,今天特意请您过来……”他满目笑容,但配着那狰狞的金钱疮,让人却看了有些头皮发麻。

    “客气。”林逐水神色淡淡。

    周嘉鱼注意到,桌上的饭菜几乎都是以素食为主,虽然有荤菜,但大部分都摆放在靠林逐水这边,想来是特意为他们准备的。

    开宴之后,陆行冬为了忌口没有动一筷子的肉。

    周嘉鱼尝了尝菜品,觉得味道倒是真的不错。特别是桌上那一份东坡肉,色如玛瑙,味鲜软滑,入口便是浓郁的肉香,却是丝毫感觉不到油腻。

    看得出,做这道菜的人,对肉菜颇有研究。

    陆行冬见到周嘉鱼脸上的惊艳,笑道:“周小友觉得这肉菜如何?”

    周嘉鱼道:“不错,很好吃。”

    陆行冬道:“贱内千萍在厨艺这方面颇有研究,特别是荤菜,这桌上的荤菜都是她亲手做的,只是可惜我现在情况特殊,没有那个口福了。”

    坐在旁边的甘千萍对着周嘉鱼露出笑容。

    周嘉鱼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要回应的意思,哦了一声后,再也没对肉菜下筷子。

    沈一穷比周嘉鱼做的还明显,碗里本来还有两块排骨,直接夹起来放到了旁边。

    甘千萍见到此景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但陆行冬却像是没看到似得,继续找话题和他们聊天。看来对于某些男人而言,爱情这种东西,显然是没有自己的命重要的。

    林逐水还是不喜欢吃饭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要为陆行冬破例的意思,从头到尾筷子只动了三四次。

    陆行冬见状,问林逐水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

    林逐水摇摇头,只是说自己向来如此,让陆行冬不要在意。

    看陆行冬的表情,其实应该是还想再劝,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没有说什么。

    吃完饭,林逐水起身告辞。

    陆行冬说:“林先生,我这个病什么时候能好完啊?”

    林逐水看了他一眼,道:“心诚则灵,散财散的越快,好的也越快。”

    陆行冬露出了然之色,周嘉鱼却注意到,两人对话的时候,坐在旁边的甘千萍的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但这表情一闪即逝,很快就恢复成了之前那人畜无害的温婉模样。

    周嘉鱼在心中感叹,她和陆行冬之间哪里会有那么纯粹的爱情,不过估计陆行冬心里,自己也是清楚的。

    这事情似乎就这么结束,晚些的时候周嘉鱼问林逐水,说先生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呀?

    林逐水道:“怎么,想家里那只黄鼠狼了?”

    周嘉鱼脸一红,没想到自己沉迷撸黄鼠狼的这事儿被林逐水发现,他道:“没呢,我想着先生天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出来久了,身体会不会受不住。”

    林逐水道:“还好,习惯了。”

    周嘉鱼想了想:“先生,不然晚上回去我去酒店借厨房给你做点吃的吧。”

    林逐水思考片刻,竟是同意了周嘉鱼的提议。

    沈一穷在旁边说强烈要求蹭饭,说他也没吃饱呢。

    回到酒店后,周嘉鱼去找酒店借了厨房,因为酒店是陆行冬安排的,负责人的态度相当好,还说需要什么食材都可以和他们说,厨房里都有。

    周嘉鱼没有做太麻烦的东西,就用高压锅炖了点鸡汤,然后用鸡汤下了两碗面。

    沈一穷在旁边一边帮忙,一边和周嘉鱼聊天,他说:“周嘉鱼,你说陆行冬他们家,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周嘉鱼说:“先生说是**,那肯定是有人想害他呗。”

    沈一穷道:“嗯,那会是谁呢?”

    周嘉鱼道:“我觉得甘千萍挺有嫌疑的。”他把煮好的面条捞起来,放进滤过油的鸡汤里,简单的放了点盐和香油,又盖了一个煎的金灿灿的鸡蛋撒上些翠绿的葱花。

    沈一穷吸了吸口水,道:“我也觉得她嫌疑挺大的,罐儿,你给我多煎个蛋嘛……”

    周嘉鱼道:“这么晚了还吃这么多?”他虽然这么说,还是又开了火,低着头道,“你先把面端给先生吧,我再煎一个。”

    沈一穷点点头,屁颠屁颠的端着面就出去了。

    周嘉鱼去冰箱里拿了蛋,又重新开火倒油,这会儿已经快到十一点,酒店偌大的厨房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蛋被打进了锅里,发出滋滋的响声,周嘉鱼正低着头,却听到身后传来了嘎吱一声开门声。

    “这么快?”周嘉鱼以为是沈一穷,也没回头。

    但他很快就感觉了不对劲,因为身后并没有人回应他的话,他反而感到了一股子凉气,从自己后背往上窜。周嘉鱼浑身上下都有点毛,他咽了口口水,缓缓的扭头。

    这一回头,差点没把他的魂儿吓掉,只见在离他不远处,竟是立着一个白森森的纸人,那纸人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却是它手里拿着一把半米长的尖刀,见到周嘉鱼扭头看来,咧开红唇笑了起来。

    周嘉鱼大叫一声,把手里的蛋和锅直接全都砸了出去,不过刹那间,那纸人朝着他便冲了过来。

    好在之前已经遇到过,周嘉鱼冷静且迅速的掏出了林逐水给他的打火机,他打出火苗,便将打火机朝着纸人所在的方向扔了出去。但是周嘉鱼没想到的是,打火机上的火苗碰到了纸人的身体,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纸人发出刺耳的笑声,红艳艳的嘴巴已经咧到了脑后,它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缓步靠近,竟像是在享受周嘉鱼的恐惧。

    周嘉鱼绕了个圈,跑到门边想要出去,却怎么都打不开大门,按理说他叫救命的声音这么大,外面的人肯定能听见,可却没有人一个人靠过来。

    纸人道:“你跑呀——快跑呀——”它歪了歪头,似乎非常的开心。

    危急时刻,周嘉鱼忽然就想起了什么,他抖着手在自己浑身上下摸了一遍,很快在裤兜里发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用玉丝袋包起来的古镜。他将古镜从袋子里取了出来,对着那纸人就照了过去。

    纸人见到周嘉鱼的动作,狞笑道:“就是一面烂镜子……”结果它话才说了一半,身体竟然就这样燃了起来。

    纸人:“……”

    周嘉鱼骂道:“滚他娘的,烂镜子也把你揍个稀巴烂,升级有用吗?有这个时间他妈的不如去工地多搬两块砖!”

    纸人显然还想反驳什么,但是火焰已经没给他机会了,青色的火苗从它的脚下一路往上,很快就将它的身体燃成了灰烬。周嘉鱼被吓的一头冷汗,骂骂咧咧的走过去把那把刀捡起来,结果捡起来之后他才发现,那刀其实也是纸做的,只是做工比较精致,光线又很昏暗,乍一看还真有点像真的刀。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沈一穷的声音,他道,“周嘉鱼,你在里面做什么呢?我错了,我不加蛋了,你别真的往我的面里吐口水啊!”

    周嘉鱼:“……”他提着刀就去给沈一穷开了门。

    沈一穷见到周嘉鱼这模样吓了一跳,后退两步说:“兄弟,你提刀做什么,不就是个蛋,咱至于吗……”

    周嘉鱼面露无奈,把手里的刀递给了沈一穷,示意他看看。

    沈一穷开始还没明白,小心翼翼的接过刀之后,才发现刀居然是纸做的,他瞪眼睛道:“纸刀?你从哪儿来的?又出事儿了?”

    周嘉鱼没吭声,带着沈一穷进了厨房,指了指那一地的灰。

    沈一穷沉默了很久,最后幽幽的来了句:“看来和出不出去没关系,这夜宵,真的吃不得啊……”

    周嘉鱼:“……”沈一穷不说他都忘了他们是在宵夜了。

    沈一穷蹲下来研究了一下地上的灰,道:“奇怪,怎么是湿的,你弄湿的?”他用手捏了一点灰烬,在鼻间嗅了嗅,“血?”

    周嘉鱼也蹲下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团灰居然是真的是湿的,他看到这情况,站起来走到墙边打开了厨房里的大灯。

    灯光亮起,周嘉鱼看到地板上到处都是血糊糊的脚印,看来那血的确是纸人身上带着的。周嘉鱼心想怪不得他真的点不燃了,这玩意儿还真带升级的啊。

    沈一穷咋舌:“这人是真的盯上你了啊,我们上楼告诉先生吧?”

    周嘉鱼嗯了声,道:“不急,先把你的面做了。”

    沈一穷对着周嘉鱼露出敬佩之色,心想自然界真的物竞天择,第一次见纸人的时候周嘉鱼还吓的哆哆嗦嗦几欲昏厥。这第三次见面,就已经能够冷静的处理现场,甚至还能继续做面了。

    看来林逐水果然说的对,周嘉鱼就是干这行的料……沈一穷这么在心里想着。

    周嘉鱼把沈一穷的面做好了,让他在旁边吃,自己则拿着拖把拖地,把那把纸刀也扔进了垃圾桶,嘴里念叨这玩意儿真是麻烦。

    沈一穷这碗面真是吃的胆战心惊的,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得盛赞一下周嘉鱼的手艺。鸡汤面的味道果然绝佳,清淡爽口,鸡蛋是糖心的,沈一穷嚼着简直是心满意足。

    周嘉鱼收拾完了,沈一穷也把汤喝了个干净,抹抹嘴说:“上去吗?”

    周嘉鱼道:“走。”

    他们正准备上楼去找林逐水,沈一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疑惑道:“张秘书的电话,这么晚了,什么事儿啊。”

    周嘉鱼道:“应该是急事,不然也不会突然打电话给你。”

    沈一穷按下通话键,也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他整个人的表情都凝固了,半晌后,他才转头对着周嘉鱼道了句:“死了。”

    周嘉鱼没明白这没头没尾的话,疑惑道:“死了?”

    沈一穷说:“……陆行冬死了。”

    周嘉鱼也被这消息惊到了,他们刚才才和陆行冬吃了饭,怎么突然人就没了,他道:“你确定?”

    沈一穷说:“是,张耀说的,那边联系不上先生,让我和先生说一说。”

    周嘉鱼道:“我们快去吧!”

    两人坐着电梯匆匆的去了楼上,敲响了林逐水的房门。

    林逐水过来开了门,道:“怎么了?”

    沈一穷简单的把张耀说的事情告诉了林逐水。林逐水听完之后微微蹙起眉,道:“走,过去看看。”

    他似乎也没有料到陆行冬会突然横死。

    据张耀说,陆行冬的死亡完全就是个意外。他今天心情似乎很不错,在林逐水离开之后,还和甘千萍喝了点小酒,聊了会儿天,接着便回房休息了。

    结果十一点多钟,楼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像是重物落地的声音,陆行冬的一个侄儿过去看了看,却发现陆行冬竟是直接四楼跌了下来,就这样摔断了脖子。

    这事情一出,陆家直接炸了锅,张耀还算冷静,马上去检查了监控。但是不看还好,这一看他整个人被惊吓的不轻。

    只见监控视频里,本来已经睡觉的陆行冬突然从床上爬起来,他像是见到了什么东西,满脸都是惊恐之色,连滚带爬的往外跑。接着,他跑到了楼梯边上,回头朝着身后望去,像是在寻找什么。如果只是这样,那张耀还能安慰自己说陆行冬只是因为情绪失控无意中跌下了楼梯,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整个人汗毛倒立起来。

    因为在楼梯边上站着的陆行冬,像是被一只手重重的推了一下,他整个人踉跄着抓住了旁边的楼梯,可那双抓着楼梯的手,却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被看不见的东西硬生生的掰开了。

    陆行冬穿过了楼梯的缝隙,从三楼落到了一楼。

    这种情况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楼梯的缝隙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只有在下落的过程中保持着某种姿势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陆行冬,却偏偏做到了。

    张耀看完了监控,慌慌张张的想要联系林逐水,却发现他居然没有林逐水的电话号码,无奈之下,只好给沈一穷打了过去。

    陆行冬的死亡肯定不是意外。

    去陆家的一路上,林逐水都没怎么说话,似乎在思考什么。

    周嘉鱼本来是想告诉林逐水他遇到了纸人的那事儿,但是犹豫片刻还是没说出口,想着这事儿结束了再和林逐水说吧,反正那纸人升级速度肯定没那么快。

    因为陆行冬突如其来死亡,陆宅果然已经乱成一锅粥。周嘉鱼刚进屋子就听到了甘千萍的嚎啕大哭,她跪在陆行冬的尸体旁边,不停的叫着:“老陆啊……老陆……你怎么就走了,你走了我怎么办……”

    陆行冬的尸体被白布盖着,白布的边缘依稀可见红色的血迹,想来应该是跌落的时候造成的。

    甘千萍见到林逐水,立马从地上爬起来,道:“林先生,林先生,您可要为我家老陆做主,他肯定是被人害死的,他肯定是被人害死的!”

    她看样子,是想扑倒林逐水的身边,但人还没到,就看到了林逐水那冷的结了冰的神情。她的表情瞬间瑟缩了一下,把伸过来的手收了回去,讷讷道:“林先生,只有您能帮我们了,帮帮我们这对无依无靠的母子吧。”

    甘千萍说这些话,做这些事儿的时候,陆小旭就站在旁边,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呆滞,似乎一时间没能接受他们在陆家唯一的靠山就这么走了的残酷事实。

    甘千萍见他木愣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骂道:“陆小旭,你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来求求林先生!”她说完,对着陆小旭脸上就扇了一耳光。

    陆小旭的头被打偏过去,也不敢反驳,小声道:“林先生,求求您了。”

    周嘉鱼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些不舒服:“你打他做什么?这事情又和他没关系。”

    甘千萍哭道:“我只是怕,我只是怕呀……”

    怕估计倒是真的,陆宅一屋子十几人,几乎可以说是个个都心怀鬼胎,之前陆行冬生病的时候这些人就蠢蠢欲动,现在陆行冬一走,他们有的甚至都懒得再掩饰,直接准备分属于自己的那块蛋糕了。

    说到底,甘千萍怕的不是陆行冬的死亡,她怕的,是陆行冬突然暴毙,甚至连遗嘱都不曾留下。

    整个屋子里都乱哄哄的,充斥着哭泣声,喊叫声。

    林逐水简单的检查了陆行冬的尸体,道:“的确不是意外。”

    张耀是少数几个看了监控视频的,所以这会儿情绪依旧惊恐,他战战兢兢道:“那林先生,陆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林逐水却没有回答,而是道:“先走程序进行尸检吧。”

    陆行冬这样身份的人死了,肯定是不可能简单下葬的,尸检肯定得做。

    张耀虽然想说什么,但看了林逐水的表情,又把话全都给咽了回去。

    就在张耀联系了警方的人准备尸检的时候,陆宅屋后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即正门一个男人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屋子,喊道:“救命!救命——屋后,屋后有好多的尸体!”

    众人全都愣了。

    周嘉鱼也没反应过来,以为这人也是精神出了问题:“尸体?”

    男人道:“对——好多具!”

    林逐水说:“走,去看看吧。”

    虽然大家都不信男人说的话,可当他们走到后院里时,却被眼前的惊呆了。只见后院里有露出了几个大大小小的土坑,土坑里放了好几具身体。有的尸体只剩下了枯骨,有的尸体却非常的新鲜。

    只是这些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他们身上的肉几乎都被没了。

    周嘉鱼开始注意力还放在尸体上,但当他目光在人群里扫了一圈之后,却注意到了一点异样。本来嚎哭不止的甘千萍,此时停止了哭泣,身体微微发抖,目光也有游离。

    周嘉鱼脑子里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但他觉得自己这想法实在是太荒谬了,便没有说出来。

    看到这么多尸体,不报警是不行了,正好陆行冬的死因也需要细致的调查。

    在警察来了之后,林逐水才离开了陆宅。

    他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坐在车里一直都没有说话。周嘉鱼小心翼翼的叫了声:“先生。”

    林逐水道:“嗯?”

    周嘉鱼道:“我昨晚又遇到那纸人了……”

    林逐水闻言道:“那镜子好用么?”

    周嘉鱼点点头:“好用是好用,只是我有点担心,这次那纸人都点不燃了,下次会不会连镜子都拿他没办法?”

    林逐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陆家的事,很快就会解决,到时候我们便去佘山,了解了这一桩事。”

    周嘉鱼这才松了口气,比如他真的不想某天睡觉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纸人提着凶器站在他的床边……

    林逐水说陆家的事很快就会解决的这句话,很快就应验了。

    不到三天,后院尸体的来源便被警方调查出来了,这些尸体竟是甘千萍特意找人买来的,至于买来做什么,甘千萍却一直不肯说。

    接着陆行冬的死也被归到了甘千萍的身上,据说当晚在陆行冬出事之前,只有她一个人经过陆行冬的房间,虽然目前具体作案手法未知,但她的嫌疑却是最大的。

    陆行冬的葬礼办的很匆忙,他生前大约也没有想过自己的葬礼会如此的简单朴素,好像他一死,所有人的目光都从他这个身上移开,将注意力放到了他身后那些诱人的财产身上。

    他们三人也参加了葬礼,还在葬礼上看到了一幕好戏。

    之前在医院里曾经见过的陆行冬前妻祝寒兰出现在了葬礼上,只是她并不是来凭吊陆行冬的,而是带着律师来宣布陆行冬的遗嘱。

    当时陆家众人听完遗嘱的内容全都哗然,当场就有人怀疑遗嘱的真实性。

    祝寒兰表情里带着一股子不可侵犯的凛然,她道:“这是陆行冬自己立下的,已经公正,还有录像和录音作为证据,有意见的可以直接上法庭告我。”

    “他根本不可能立下这样的遗嘱!”张耀不可思议道,“你对陆先生做了什么——”

    祝寒兰笑了:“为什么不可能?”

    张耀道:“因为——”

    祝寒兰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因为我们感情不好?关于这个你可以看看遗嘱的具体录像,录这份遗嘱的时候,我和陆行冬的感情,可是好的不得了的。”她笑了起来,“当然,我是向来不信男人的承诺的,所以让他立下了这份遗嘱,没想到现在确实派上了大用场。”

    张耀道:“但是这份遗嘱是违法的!陆小旭也是陆行冬的孩子!就算陆行冬立了,遗嘱,你也不能剥夺他的继承权!”他说的义愤填膺,不知道的还以为陆小旭是他儿子呢。

    祝寒兰闻言微笑,她缓步走到陆行冬的棺木边上,像是隔着玻璃抚摸着曾经深爱,此时却只余淡漠的爱人,她道:“张秘书,那如果陆小旭不是陆行冬的儿子呢?”

    张耀整个人都傻了。

    祝寒兰道:“当然,你也不要想太多,他也不会是你的,你不会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吧?”

    张耀怒道:“你在胡说什么?我没有生育能力?我没有生育能力几个孩子是这么来的——”

    祝寒兰道:“我哪儿知道,这事情,恐怕得问你老婆。”她身上,那股子柔弱的气质已经完全不见了,“另外,张秘书,我宣布,你被陆氏开除了。”

    张耀整个人都疯了,直接朝着祝寒兰扑了上去,又被祝寒兰带着的保镖架开。

    祝寒兰看向他的眼神里全是怜悯,她道:“送客。”

    闹剧结束后,祝寒兰走到了林逐水面前,轻声道谢。

    林逐水却是只说了三个字:“何必呢。”

    祝寒兰说:“我不争,是因为我不想要,但若是我不争会害死我儿子,那争一争也无妨。”都道女子本弱,为母则强,祝寒兰身上倒是完美体现了这样的气质。

    周嘉鱼这次看祝寒兰一直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仔细观察之后,他才发现,祝寒兰身上原本环绕着的金色瑞气不见了,反而多了几缕黑气,那黑气衬得她冷冰冰的表情,让人无法想象几天前她还是一副娴静的模样。

    陆启荀没有来参加葬礼,也不知道是真的身体没有恢复,还是单纯的不想看见自己这个父亲。

    改变了想法的祝寒兰直接压下了陆家所有反对的声音,周嘉鱼经过这个才知道,原来祝寒兰的娘家在本地势力也不弱,之前她说自己不想争,的的确确是实话。

    而进了监狱的甘千萍,却是再也没能出来。

    据说她通过某些非法途径买卖尸体,然后将尸体上的肉剃了下来,至于剃下来做了什么,官方并没有给明确的说法,只是大家心中都很清楚。

    得了金钱疮的三个人,有一个共同点便是日日都在陆家吃饭,而甘千萍,则每日都会为陆家上下老小,做那么一两道荤菜。原来陆行冬人面疮有所好转,根本不是因为他开始散尽家财,而是听了林逐水的话开始食素……

    周嘉鱼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立马想起了他吃过甘千萍做的荤菜,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

    沈一穷更是整个人都差点直接疯了,哭嚷着说他至少吃了两块肉,好几块排骨。

    林逐水道:“别担心,那次她用的猪肉。”

    “真的嘛?”周嘉鱼还是心有余悸。

    林逐水点点头:“她怕我。”

    好像甘千萍的确是挺害怕林逐水的,几乎每次和林逐水见面情绪都会有些不稳定,只是周嘉鱼忽的想起什么:“先生,既然是甘千萍导致陆行冬得的金钱疮,那为什么他还要让他的儿子陆小旭来请您?”

    林逐水挑眉:“你该不会真的以为甘千萍能让我出手吧?”

    周嘉鱼仔细想想也觉得有道理。既然林珀都出手让林逐水帮忙了,那肯定是陆行冬授意的,只是他拉不下面子,只好让甘千萍代为出面,却没想到自己那一身疮,就是甘千萍弄出来的……

    沈一穷没有周嘉鱼看瑞气的能力,所以此时还不知道祝寒兰身上的变化,他道:“先生,那为什么甘千萍突然就对陆行出了手?她不是还没有让陆行冬立下遗嘱什么的么?”这样的情况对她来说非常的不利啊。

    “陆行冬的命,不是甘千萍要的。”林逐水道,“另有其人。”

    沈一穷说:“啊?会是谁?”

    林逐水挑眉:“谁?一般根本无需推理事情是谁做的,你只要想想,谁能从这件事里收益最大。”

    沈一穷仔细思考了一会儿,面露不可思议之色:“祝寒兰?可是她……她看起来,不像那种人啊。”

    林逐水没有再说话。

    周嘉鱼却是想起了那句:人都是会变得,兔子被逼急了,不也得咬人么。

    只是不知死去的陆行冬若是知道自己现在的下场,内心深处,会不会有一点后悔,后悔那样对待,曾经温柔的妻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读者区有个叫安瑾的妹子写了个段子特别好哈哈哈:

    林逐水:外面的酒店一点也不好吃,想吃鱼。

    周嘉鱼:先生想吃什么鱼呢,回去给先生做。

    林逐水:回去就给做?

    周嘉鱼:?!

    看到有人问,读者群,说一下厚,读者四群群号:648558204 进群,需要晋江id+晋江读者号+订阅过的文的文名,进群后会有管理审核订阅记录。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lovemayuyu 的火箭炮x2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火箭炮x1

    感谢 啊呀呀 的火箭炮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火箭炮x1

    感谢 舒景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粉红奶冻 的手榴弹x1

    感谢 岑早 的手榴弹x1

    感谢 豆沙奶黄包子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喵木橙 的手榴弹x1

    感谢 谷子 的手榴弹x1

    感谢 24624404 的地雷x3

    感谢 芽玖 的地雷x3

    感谢 欧阳修 的地雷x2

    感谢 xxxx 的地雷x2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2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2

    感谢 萌狐玲 的地雷x2感谢 吃货一被子 的地雷x2感谢 痴心妄想 的地雷x2

    感谢 满熹 的地雷x2感谢 彻底 的地雷x1

    感谢 白桃乌龙 的地雷x1感谢 尘柒qi 的地雷x1感谢 到爸爸这来 的地雷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感谢 阿倩倩倩 的地雷x1

    感谢 西子是乌拉拉身下受 的地雷x1感谢 nico 的地雷x1

    感谢 dz 的地雷x1感谢 思维pen 的地雷x1

    感谢 以前的帐号忘记了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bunny 的地雷x1

    感谢 慕小轩 的地雷x1感谢 一把栗子 的地雷x1

    感谢 给你一颗糖 的地雷x1感谢 胖马啊喂 的地雷x1

    感谢 马甲战队 的地雷x1感谢 芮芮啾 的地雷x1

    感谢 没有牙齿的节操 的地雷x1感谢 管狐 的地雷x1

    感谢 24299889 的地雷x1感谢 金子 的地雷x1感谢 吱吱吱 的地雷x1

    感谢 混乱正义 的地雷x1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

    感谢 想吃小龙虾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赫清kame 的地雷x1感谢 粉团粉圆 的地雷x1

    感谢 宁宁儿 的地雷x1感谢 人生意义在于吃! 的地雷x1感谢 枫意 的地雷x1

    感谢 索索soso 的地雷x1感谢 詌 的地雷x1感谢 haaa 的地雷x1

    感谢 含光夷陵 的地雷x1感谢 又寒天 的地雷x1感谢 在很久很久以前 的地雷x1

    感谢 无二两米高 的地雷x1感谢 美德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山竹加茶 的地雷x1感谢 xxx7 的地雷x1感谢 华山扛把子 的地雷x1

    感谢 淅淅晓丑 的地雷x1感谢 玄 的地雷x1感谢 溶解在深海 的地雷x1

    感谢 万物息吹 的地雷x1感谢 包治百病 的地雷x1感谢 4oclock 的地雷x1

    感谢 22276492 的地雷x1感谢 鸢语 的地雷x1

    感谢 叶草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

    感谢 桑鸣和风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

    感谢 石不羁 的地雷x1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

    感谢 清乐 的地雷x1感谢 忘羡 的地雷x1

    感谢 半红辣椒 的地雷x1感谢 23091673 的地雷x1

    感谢 薛成美 的地雷x1感谢 stillice 的地雷x1

    感谢 我吃竹子 的地雷x1感谢 梨知不吃糖 的地雷x1

    感谢 桃沢森烨 的地雷x1感谢 20174411 的地雷x1

    感谢 节到深处自然操 的地雷x1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

    感谢 澈享庚馨 的地雷x1感谢 碳记 的地雷x1

    感谢 一二拆一二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让让让让子 的地雷x1感谢 8877076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吧台风 的地雷x1

    感谢 转落 的地雷x1感谢 元洒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