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金钱疮
    无论是陆行冬还是甘千萍似乎都觉得林逐水的那句“管不了,等死吧”只是气话而已, 然而两人身形还未动, 却见林逐水已经转身要走。

    甘千萍赶紧上前道:“林先生, 您不能走啊,您走的老陆就真的要出事了——”她的眼泪簌簌流下,看起来颇为动人。

    但甘千萍表情再动人,林逐水也看不见,所以他的脚步甚至连停留都不曾有过, 转身便直接朝着楼梯走去。甘千萍见到林逐水态度竟是如此坚决, 大惊失色,她跟在后面急切的唤道:“林先生, 求求您帮帮我吧, 只要您救下老陆,我们陆家什么都愿意给您!”她的语气那般情真意切,让听了的人都好似要为之动容。

    然而林逐水闻言,却是冷冷的笑了,他道:“陆家什么都愿意给我?你说这话的意思是你做的了陆家的主?”

    甘千萍被林逐水这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简直像是要气晕过去似的。

    林逐水懒得再理她, 直接走了。

    甘千萍还想再拦, 身后的陆行冬却是道:“算了,让他去吧,看来我是没救了!”

    甘千萍抽抽噎噎,眼泪婆娑, 她好像也不在意陆行冬身上那些恶心的疮,柔弱的靠在他身上道:“老陆,没了你我可怎么办啊。”

    陆行冬握住她的手,温声道:“千萍,你莫怕,就算我走了,这陆家的产业,也是留给你们母子两的……”

    周嘉鱼跟着林逐水一起下了楼,自然是没看到陆行冬和甘千萍两人的“浓情蜜意”,不过他就算看见了,肯定也只会觉得恶心,不会觉得丝毫的感动。

    陆小旭在一楼等着,见林逐水他们下来的这么快,有些惊讶,道:“林先生……我父亲还有救吗?”

    林逐水根本不说话,一言不发的便朝着门口走去。

    陆小旭条件反射的想要阻拦,沈一穷却是上前一步瞪了他一眼,道:“你干嘛?”

    陆小旭立马缩了,尴尬道:“没、没事,我就想随便问问……”看来之前沈一穷和符纸的那事儿对他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

    林逐水出了门,直接坐上了门口的车,吩咐司机去市区里的第一军医院。

    车里的司机是林珀配给林逐水的,他似乎早就猜到了在陆家会不太顺利,所以特意配了几个人给林逐水使唤。

    在车上,林逐水道:“沈一穷,认出那疮的来历了么?”

    沈一穷思量道:“我好像是见过这疮的,只是这疮,不是只长在死人身上么……”他表情有些疑惑,“陆行冬身上那情况,我倒是第一次见。”

    林逐水道:“没错,那是一种特殊的金钱疮,一般只长在死人身上。”

    沈一穷道:“那为什么……”

    林逐水却是摇摇头,没有回答沈一穷的问题,“先去医院,我要确认一些事。”

    周嘉鱼开始还没明白林逐水为什么要去医院,直到他们进医院后直接去了住院部的某间病房,看到了在病房里面沉睡着的青年,还有坐在青年身边,正神色淡淡的捧着书本看的女人。

    女人穿朴素,也没有怎么化妆,但神情之上,却带着一股子贵气,让人看了便感觉她身份不一般,想来她应该就是陆行冬的前妻祝寒兰,周嘉鱼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缕缕环绕的金色瑞气,也不知道这瑞气是怎么来的。

    她见到林逐水他们三人,并不惊讶,开口道:“林先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林逐水说。

    祝寒兰苦笑:“没想到几年后竟是同您在这里见面。”

    林逐水道:“陆启荀怎么样了?”床上昏迷着青年,就是陆小旭同父异母的哥哥,陆启荀。

    祝寒兰道:“不太好。”她眼神里有些迷茫和痛苦,“林先生,您能帮我看看嘛?”

    林逐水没说话,走到了陆启荀身边,伸手摸了一下他的眉心,随即蹙眉道:“和我说一下车祸的情况。”

    祝寒兰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当日发生的事情。

    原来陆启荀出车祸的那天正好是陆行冬的生日,开车赶回家准备给陆行冬祝寿。陆行冬得了怪病,也没有打算大肆庆祝,只叫了几个亲近的人。虽然陆启荀的生母已经和陆行冬离了婚,但他天资聪颖,又从小跟着陆行冬长大,很得陆行冬的喜欢。二十多岁便开始出入陆氏上下,接手陆家事务。

    陆启荀做事一向稳重,干什么都不容易出错,和他那毛毛躁躁的弟弟陆小旭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就是这样的他,却在陆行冬生日当天突然酒驾,差点酿成大祸。

    “他肯定不是自己喝酒的。”祝寒兰道,“当时正好下午四点左右,他从公司忙着回陆家,怎么可能去喝酒?”

    的确,这从道理上,是讲不通的。若是这事情发生在陆行冬生病之前,他大概会好好查查,但现在陆家上下都人心惶惶,害怕下一个生疮的就是自己,于是陆启荀这事儿根本没人愿意深究。

    林逐水道:“医生怎么说?”

    祝寒兰道:“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就是醒不过来……”

    林逐水道:“拖得太久了,你该早些来找我。”

    祝寒兰苦笑道:“我有什么脸来找先生呢。”

    林逐水没有再和她说话,吩咐沈一穷和周嘉鱼去买些他要东西回来。

    沈一穷掏出个本子把林逐水要的东西全部仔仔细细的记下来,然后和周嘉鱼出了门。

    周嘉鱼道:“先生这是要做什么呀?”

    沈一穷研究着本子:“我觉得可能是那个陆启荀丢了魂魄,先生得给他招回来。”要买的东西里有一只红冠子大公鸡,还要求了重量。

    周嘉鱼和沈一穷找到了医院附近的菜市场,花了些力气把林逐水要的东西都买齐了。看来林逐水每次出门要带几个徒弟还是有用处的,至少能帮他跑跑腿儿。

    两人回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提着东西进了病房。

    林逐水拿了东西,便开始准备,他先将红线缠绕在了陆启荀的右手无名指上,又拿出了一根针,扎破了陆启荀的手指。

    手指破裂,流出了鲜红的血,林逐水将血挤到了装满水的碗中。

    血落入水中,缓缓的晕开,但周嘉鱼却注意到,这血液里似乎含了点什么东西,并没有完全的飘散,而是留下了几颗米粒大小的颗粒。

    这时候屋子里的气氛太紧张,周嘉鱼不敢开口问林逐水,便问了脑子里的祭八,道:“那颗粒是什么东西啊?”

    祭八道:“好像是虫卵……”

    周嘉鱼:“啥??”

    祭八道:“恩,的确是虫卵。”它咂咂嘴,很认真的说,“看起来蛮好吃的呢。”

    周嘉鱼:“……”

    如果祭八说的没错,那碗里的虫卵居然不止一颗,不过五六滴血的样子,碗底就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薄薄一层,也不知道陆启荀身体里到底有多少这东西……

    周嘉鱼简直看的头皮发麻。

    林逐水取了虫卵,从怀中拿了一张符纸,烧成灰烬之后直接放进了碗里。符纸的灰烬入水后,在碗里渐渐的化开。

    林逐水道:“把鸡放开。”

    沈一穷闻言,连忙蹲下,将公鸡脚上的绳索解开。周嘉鱼在旁边乖乖的看着,却见林逐水转身,将碗递给了周嘉鱼:“你来喂。”

    周嘉鱼道:“啊?”

    林逐水说:“你体质特殊,你来喂效果更好。”

    周嘉鱼虽然不知道效果很好什么意思,但林逐水既然这么说了,他就按照林逐水的说法,接过了碗,然后将碗递到还在昏迷的陆启荀嘴边,把水喂进了陆启荀的嘴里。

    水灌下去之后,林逐水叮嘱祝寒兰从身后扶着陆启荀坐着。

    起初周嘉鱼还不明白为什么,直到几分钟后,陆启荀突然睁开了眼。

    周嘉鱼这会让总算是直到,为什么林逐水一定要陆启荀坐起来了。因为他醒来之后,便开始剧烈的呕吐,开始还只是干呕,接着便开始呕出一堆一堆米粒大小的虫卵。

    一屋子的人除了林逐水之外都看呆了,祝寒兰表情更是难看的要命,到后面已经不忍直视的转过了头。

    周嘉鱼之前有了心理准备,勉强还能看着这画面不移开目光。

    “再灌一碗。”林逐水道。

    周嘉鱼接过去,又给陆启荀灌了第二碗。这么连续搞了三四次后,陆启荀的身体一阵抽搐,突然趴在床边惨叫起来。

    祝寒兰面露担忧正欲上前,却被林逐水拦住了:“等着。”

    几分钟之后,陆启荀的嘴里,竟是慢慢的爬出了一只拇指大小粗的虫子,那虫子一出来,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一股子酒味儿。而被放在旁边没怎么动弹的大公鸡,却像是受到刺激一样,直接冲了过去,对着那虫子就是一嘴。将虫子叼在口中,囫囵的吞了。

    陆启荀干咳几声,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林逐水这才对着祝寒兰道:“好了。”

    祝寒兰松了口气,走到陆启荀身边,将他扶起:“启荀,你好些了么?”

    陆启荀微微点头,道:“妈……”

    祝寒兰眼眶含泪,道:“你终于醒了,妈妈好担心你。”

    他们说着话,周嘉鱼却是注意到屋子里地板上的虫卵开始融化,散发出浓郁的酒气,而刚才吃掉了那只大虫子的公鸡,此时晕晕乎乎的在屋子里乱转,像是喝醉了似得。

    “先生,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周嘉鱼实在是太好奇了。

    林逐水道:“酒虫而已,平常可以用来酿酒,但如果把母虫吃进了肚子里,就有点麻烦了。”

    周嘉鱼道:“陆启荀酒驾就是因为这个?”

    林逐水点点头:“他运气不错,没有受很重的伤。”不过给陆启荀吃母虫的人,显然不安好心。陆启荀吃完母虫之后酒劲上来时刚好在开车,没有出大事故,已经是很幸运的情况。

    祝寒兰道:“启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快同林先生说说!”

    “我也不知道……”陆启荀整个人还有点晕晕的,看起来思路似乎不太清晰,他道,“我当时和人一起吃了个下午茶,然后便开车准备回主宅,之后的事儿,就记不得了……”

    “下午茶?”祝寒兰道,“你和谁一起吃的?”

    “张秘书。”陆启荀捂着头,痛苦道,“妈,我头好疼。”

    祝寒兰见状朝着林逐水投来求助的眼神,道:“林先生,启荀怎么会头疼呢?”

    “宿醉而已。”林逐水道,“缓两天就好了。”

    祝寒兰这才松了口气,她恨恨道:“真当我祝家无人,他们真是欺人太甚!”谁对陆启荀下手这事儿,根本不需要太过复杂的思考。因为能从陆启荀的死亡中获益的人,就那么几个,甘千萍母子两人肯定脱不开关系。

    “那年我便劝过你。”林逐水道,“陆行冬并非良配,为何不及时止损。”

    祝寒兰叹道:“那时候我还对他抱有一丝希望,虽然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但到底是还算疼爱启荀,现在……”她的语气冷下来,“现在,我算是看透了他。”

    林逐水点点头。

    祝寒兰道:“林先生,我之前一直以为,启荀没办法醒过来,是因为我们该还债了,所以也没有脸去请您过来。现在看来,启荀出事不是天灾而是**,您能不能再帮帮我们母子二人?”

    林逐水似乎对祝寒兰印象还不错,道:“怎么帮?”

    祝寒兰灿然一笑,她撩起了耳畔的发丝,温柔道:“您只要不去管陆行冬,便已经是帮我们最大的忙了。”

    林逐水微微挑眉,似乎没有料到祝寒兰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看来你是真的想他死了?”

    祝寒兰冷冷的说对。

    林逐水道:“如果我告诉你,陆行冬和他两个侄儿得的疮也不是天灾,而是**,你还会这么想么?”

    祝寒兰闻言愣住,不可思议道:“**?怎么会是**?”

    林逐水语气斩钉截铁:“就是**。”

    祝寒兰的思维显然有些混乱,想不明白为什么陆行冬生那金钱疮也是人为的。乍一看似乎家中不应该有人希望陆行冬这个顶梁柱倒下,可细细想来,祝寒兰又发现……好像希望陆行冬好好活着的人,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多。

    祝寒兰到底是个聪明人,她的混乱片刻后,很快就抓住了重点,语气里竟是带上了一点惊喜:“林先生,您的意思是,我们的报应还没来?启荀也不会受到影响?”

    林逐水点点头。

    祝寒兰对着林逐水连声道谢,她却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询问凶手到底是谁。

    林逐水叮嘱陆启荀好好休息,便起身离开了。

    他出门之后在电梯里轻声感叹了一句:“她果然聪明。”

    周嘉鱼有些地方想不明白,祝寒兰如果真的不去管陆行冬,让陆行冬死了,那陆行冬的家业极有可能大部分都会被甘千萍收入怀中。按理说这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会有些愤愤不平,但看祝寒兰的模样,却好像丝毫没有将甘千萍放在眼里。只是却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来的底气……

    林逐水上车之后,语气平淡的把当年他和陆行冬他们的渊源说给了出来。

    早些年,陆行冬还未发迹,但已小有资产。他特别相信一些风水招财局,也很喜欢把一些招财的物件往家里迎。某一次掏旧货的时候,他看上了一副画着金山银山的画像,将画像迎回了家,结果家中怪事连连,差点没出人命。林逐水当时正好在四处游历,机缘巧合之下替陆行冬看了风水,解决掉了那副画像。陆行冬当时问林逐水,说这些风水局真的有用处吗。林逐水给的回答是,有用,但人一辈子能得到的财富其实是有限的,利用这些手段就算是揽进了财,也得付出点别的东西。

    陆行冬听完之后,问林逐水会付出什么。林逐水说,什么都有可能,只有报应来了,才能知道。

    当年陆行冬和祝寒兰的感情还算不错,祝寒兰自幼信佛,喜做善事,她也试图劝解自己的丈夫,但显然失败了。

    都道好言难劝要死鬼,林逐水从来不是那种喜欢替别人选择命运的人,他做事向来都点到即止,见陆行冬无意悔改,便什么都不说了。

    唯一幸运的是,陆行冬命中的确带财,是做生意的料子,随着经济的发展,事业也冲天而起,甚至成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富豪。当然,盛极一时的代价到底是什么,目前谁都还不知道。

    周嘉鱼听完之后恍然道:“怪不得我一进屋子,就看到那祝寒兰身上带着浓浓的瑞气,这是做了善事之后才有的吗?”

    林逐水道:“对,她自幼信佛,乐善好施,人也算得上聪慧,如不是嫁了这样一个男人,现在应该会很幸福。”

    周嘉鱼闻言也露出些许遗憾之色。

    三人去了酒店,看林逐水的态度,是真的不打算去管陆行冬了。

    但是他不想管,有人却有点急,晚上吃饭的时候,林逐水接到了林珀打来的电话。

    为什么知道是林珀呢,因为林逐水刚按下通话键,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林珀近乎撕心裂肺的叫声:“小叔啊——”

    林逐水正在吃饭,说是在吃饭,全程都没怎么动筷子,听见林珀的惨叫,也不过是淡淡的嗯了声。

    林珀说:“小叔——你不能这样啊。”

    林逐水吃了一小口米饭,没说话。

    林珀道:“小叔你明明答应我的……早知道我就晚点把袋子给你了!”他的声音里充满了痛心疾首和委屈。

    林逐水道:“到底怎么了。”

    林珀说:“我爸那边又给了我电话。”

    他这么一说,林逐水马上就明白了,他淡淡道:“他有什么问题,让他给我打。”

    林珀道:“他才不敢呢……”现在整个林家,和林逐水关系不错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他爸那边的人虽然想让林逐水帮忙,但也只敢让他来说。毕竟林逐水要是真不给他们面子,他们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敢就闭嘴。”林逐水有点烦了,“不然你自己来?”

    林珀语塞。

    林逐水说:“挂了。”

    林珀嗫嚅了两句,最后委委屈屈的挂了电话。林逐水把电话一甩,直接扔到了周嘉鱼面前:“给你了。”

    周嘉鱼嘴里还包着饭,跟只呆滞的松鼠似得,说:“啊?”

    林逐水道:“你不是没有手机么?我的给你用。”

    周嘉鱼盯着手机弱弱道:“这、这合适吗?”

    林逐水挑眉:“有什么不合适?”

    周嘉鱼讷讷半晌,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但是面对林逐水理直气壮的表情,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最后只能把手机收进了兜里。

    吃完饭之后,林逐水回房休息,周嘉鱼找到沈一穷,说他拿了先生的手机是不是不太合适。

    沈一穷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什么不合适的,先生经常扔手机,扔了反正也是浪费不如给你用。”

    周嘉鱼说:“啊?为什么要扔手机?”

    沈一穷道:“因为不想接电话。”

    周嘉鱼:“那为什么不关机呢……”

    沈一穷说:“因为就算关了机,那些人也有办法打进来。”

    周嘉鱼瞪着眼睛说真的假的。

    沈一穷冲着周嘉鱼挤眉弄眼,说:“不信,不信你就试试嘛。”

    虽然沈一穷都这么说了,但是周嘉鱼内心深处还是不太相信。晚上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翻看了一下林逐水的手机,发现手机里居然一个号码都没有存,没有一个软件,没有一条短信,除了通话记录之外,这手机完全不像使用过的样子。

    周嘉鱼想了想,手机关了机,放在床头,准备睡觉。

    结果半夜他迷迷糊糊的被手机铃声吵醒了,周嘉鱼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当他发现本该关机了的手机真的来了电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懵。

    “卧槽,这电话接不接啊?”周嘉鱼问祭八,“怎么感觉那么恐怖?”

    祭八缩了缩它嫩黄色的小脚丫,很虚的说:“我也不知道啊。”

    周嘉鱼盯着那手机看了一会儿,咬咬牙,拿起来,哆嗦着按下了通话键。电话一通,那头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逐水?”

    周嘉鱼道:“你、你好。”

    女人听到周嘉鱼的声音,一愣:“你是谁?怎么会有逐水的电话?”她稍作停顿,随即不可思议道,“你和林逐水睡在一起?”

    周嘉鱼见她误会了,赶紧解释,道:“是先生把手机送给我了——”

    “……”那头沉默片刻,随后道,“哦,这样啊,之前没有听过你的声音,你就是逐水新收的徒弟周嘉鱼么?”

    周嘉鱼没想到她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道:“您,您有什么事儿吗?”能叫林逐水名字后两个字的,肯定和林逐水关系不一般,辈分肯定也比自己高。

    “没事。”女人道,“我就打电话过来问问你们这边什么情况了。”

    周嘉鱼没吭声,他到底是不知道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不敢随便说话。

    女人笑道:“你能和我说说吗?”

    周嘉鱼迟疑道:“这个我不太方便说呢,如果您有什么事儿,我明天可以告诉先生,让他给您回个电话。”

    “看来你警惕性还蛮重,不错……”女人道,“算了吧,他之所以把电话给了你,就是不想接,我也懒得管了,由他去吧。”她说完之后,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周嘉鱼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脑子里冒出些许猜测,但他并没有想太多,重新躺回床上没多久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周嘉鱼还是把电话的事情和林逐水说了。

    林逐水果真是一点也不惊讶,随口嗯了声。

    “先生,您把手机给我了,万一有人有急事找您怎么办啊?”周嘉鱼小声的问了句。

    林逐水道:“没事,如果真的是急事,他们总归有办法找到我。”他说完这话,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道,“罢了,还是叫人再送个手机过来吧。”他说完这话就念了个号码,让周嘉鱼发个要手机的短信过去。

    周嘉鱼起初还没明白为什么林逐水突然就妥协了,后来他仔细想来,却是发现林逐水可能是因为担心自己出事儿的时候联系不上他,才马上又要了个手机过来。

    三人吃着早饭,门口却是忽的进来了几个人,这几人的体型看起来都颇为壮硕,一看就很不好惹。在他们身后是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他上前叫道:“林先生。”

    林逐水手里捧着杯牛奶,脸上没有表情,也没有开口应声,

    “林先生,我是陆行冬先生的秘书张耀,陆先生听说您救醒了我们大少爷陆启荀,想请您过去一叙。”张耀看似态度客气,但语气里却隐隐带着点威胁的味道。

    林逐水慢慢的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语气很轻,“你是在威胁我?”

    张耀本来态度强硬,可看到林逐水这个表情,内心深处却莫名的瑟缩了一下,他道:“林、林先生,我当然不是在威胁您,只是您明明可以救陆先生,为什么不愿意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林逐水冷冷道:“我又不信佛,造什么浮屠塔。”

    张耀:“……”

    林逐水道:“我这么和你说吧,陆行冬有救,但是救他的法子,只有一个。”

    张耀眼睛亮起:“您说。”

    林逐水道:“你附耳过来。”

    张耀看了看周围,凑到了林逐水的面前。

    林逐水薄唇轻启,悄悄的说了了一句话,张耀瞬间瞪大眼睛,满面不可思议,他道:“林先生,您是在开玩笑嘛?”

    林逐水道:“我看起来像在开玩笑?”

    也不知道林逐水到底说了什么,张耀从头到尾都是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林逐水的手指点了点桌面,道:“只此一法可救陆行冬,若是他不舍得,那就只有等死了。”

    张耀咬咬牙,道:“真的没有……”

    他还没说话,就被林逐水直接打断:“没有。”

    张耀面露无奈。但是林逐水的态度如此坚决,让他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况且他来这儿之前,陆行冬还叮嘱他千万不可动粗,如此一来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张耀道:“我……我先同陆先生说一下。”他说完这话,转身去了角落,拿出手机给陆行冬汇报了这边的情况。

    电话很快挂断了,张耀回来的时候小声道了句:“陆先生请林先生稍等片刻,他马上就赶过来。”

    林逐水厌烦道:“谁来都一样。”

    周嘉鱼倒是有些好奇林逐水到底说了什么才让陆行冬反应那么大了,还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离开家中匆匆赶到这里。要知道他身份特殊,要是这模样被有心人看到,那他们家的上市公司肯定得股价大跌。

    十几分钟后,陆行冬来到了酒店。

    “林先生,陆先生在会客室里等您。”张耀道,“麻烦您过去一趟。”

    林逐水起身便往会客室走,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说拒绝的话,张耀却一个劲的在旁边解释,说不是陆先生不愿意过来,实在是怕吓到旁边的人才选了个没人的地方……

    林逐水对着张耀做了个息声的手势。

    张耀见状赶紧闭嘴。

    林逐水带着周嘉鱼和沈一穷进了会议室包厢,看到了坐在里面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的陆行冬。

    陆行冬取了口罩和墨镜,露出那张已经几乎见不到一块好皮肤的脸,他道:“林先生。”

    林逐水在他对面坐下,点点头。

    陆行冬道:“林先生,您之前和张耀说的话,是真的嘛?”

    林逐水道:“自然是真的。”

    陆行冬咬着牙,情绪看起来有些激动,他说:“一个月内散尽家财,我这个病就能痊愈?”

    林逐水道:“当然。”

    他虽然语气淡淡,但其中的笃定,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相信他。陆行冬是很相信林逐水的,不然也不会绕那么大一个圈子,还要将林逐水请过来,他内心深处的直觉已经在告诉他,眼前这个风水师,手里握着他最后的生机。

    “可是,那么多钱,我要怎么散出去?”陆行冬显得有些焦虑。

    林逐水道:“赚钱不容易,花钱总该比赚钱容易些,其实散尽家产,也不是要让你将所有的产业都卖掉,只是让你将用来享受之物,去换功德罢了。”

    陆行冬闻言道:“我不用关了旗下公司?”

    林逐水挑眉:“为什么要关公司?你公司里那么多员工,全部解雇了,难不成让我来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

    他这话一出,会议室里的三个人都有点惊讶,周嘉鱼完全没有想到一茬……讲道理,某些时候,林逐水简直比他们还现实。

    陆行冬显然也被惊到了,他沉默片刻,苦笑道:“林先生,您果然厉害。”

    林逐水道:“公司不用解散,存款和房子总该是有的,现在慈善的途径那么多,就不用我一一和你说了。当然,这事儿还是得心诚,心诚则灵。”他手指轻轻在桌面上点着,语气却是轻柔的,仿佛心情很好似得,“你这情况很麻烦的,家里人至少得跟着吃个十年的素,吃穿用度也不能太好,我看每个月一人两千块,就差不多了。”

    陆行冬呆呆的说:“两千块?”

    林逐水道:“怎么?觉得多了?”

    陆行冬赶紧摆手,说:“没、没,挺好的。”他现在随便喝瓶酒都不止两千,一个月生活费两千的日子他简直想都不敢想。这话要是别人说的,他早就把那人赶出去了,可偏偏是林逐水,而且说话的态度语气都那么的正经。

    “那、那我现在先要做什么呢……”陆行冬似乎已经默认林逐水说得话了。

    林逐水说:“吃素,散财,若是情况没有减轻,你再来找我。”

    陆行冬赶紧说好。

    林逐水道:“抓紧时间。”

    陆行冬点点头,匆匆忙忙的起身走了。看来他虽然爱财,但也惜命,而且林逐水也给他留了一线,没有要求他直接变得一无所有。

    周嘉鱼好奇道:“先生,这样真的有用吗?”

    林逐水淡淡道:“有没有用,过几天不就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给小蠢鱼手机还得找借口,麻烦。

    周嘉鱼:咦……_(:3」∠)_

    看到那么多看盗文的对我防盗提的意见,我认真的反省了自己,觉得设置四十八小时的时间的确不太对,经过认真的自我检讨,我决定改把防盗时间延长到七十二小时。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一困大王 的火箭炮x1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1

    感谢 楼扇颜 的手榴弹x1

    感谢 单锋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十二 的地雷x3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3感谢 24687314 的地雷x2

    感谢 默naoh 的地雷x2感谢 弗右君 的地雷x2

    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感谢 24661804 的地雷x1

    感谢 根正苗红小白杨 的地雷x1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

    感谢 费渡 的地雷x1感谢 19216991 的地雷x1

    感谢 美德 的地雷x1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苍蓝的烟火 的地雷x1感谢 平罗姬 的地雷x1感谢 忘羡 的地雷x1

    感谢 静花水月 的地雷x1感谢 溯光 的地雷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感谢 我是小霞yh 的地雷x1感谢 文文文鹿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好坏的一块肉肉 的地雷x1

    感谢 时阑 的地雷x1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明秋月影 的地雷x1感谢 夷陵扛把子你羡哥. 的地雷x1

    感谢 人生意义在于吃! 的地雷x1感谢 19100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

    感谢 大大更新了吗 的地雷x1感谢 阿卡婷 的地雷x1

    感谢 索索soso 的地雷x1感谢 cherry☆up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