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金钱疮
    无论是陆行冬还是甘千萍似乎都觉得林逐水的那句“管不了,等死吧”只是气话而已, 然而两人身形还未动, 却见林逐水已经转身要走。

    甘千萍赶紧上前道:“林先生, 您不能走啊,您走的老陆就真的要出事了——”她的眼泪簌簌流下,看起来颇为动人。

    但甘千萍表情再动人,林逐水也看不见,所以他的脚步甚至连停留都不曾有过, 转身便直接朝着楼梯走去。甘千萍见到林逐水态度竟是如此坚决, 大惊失色,她跟在后面急切的唤道:“林先生, 求求您帮帮我吧, 只要您救下老陆,我们陆家什么都愿意给您!”她的语气那般情真意切,让听了的人都好似要为之动容。

    然而林逐水闻言,却是冷冷的笑了,他道:“陆家什么都愿意给我?你说这话的意思是你做的了陆家的主?”

    甘千萍被林逐水这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简直像是要气晕过去似的。

    林逐水懒得再理她, 直接走了。

    甘千萍还想再拦, 身后的陆行冬却是道:“算了,让他去吧,看来我是没救了!”

    甘千萍抽抽噎噎,眼泪婆娑, 她好像也不在意陆行冬身上那些恶心的疮,柔弱的靠在他身上道:“老陆,没了你我可怎么办啊。”

    陆行冬握住她的手,温声道:“千萍,你莫怕,就算我走了,这陆家的产业,也是留给你们母子两的……”

    周嘉鱼跟着林逐水一起下了楼,自然是没看到陆行冬和甘千萍两人的“浓情蜜意”,不过他就算看见了,肯定也只会觉得恶心,不会觉得丝毫的感动。

    陆小旭在一楼等着,见林逐水他们下来的这么快,有些惊讶,道:“林先生……我父亲还有救吗?”

    林逐水根本不说话,一言不发的便朝着门口走去。

    陆小旭条件反射的想要阻拦,沈一穷却是上前一步瞪了他一眼,道:“你干嘛?”

    陆小旭立马缩了,尴尬道:“没、没事,我就想随便问问……”看来之前沈一穷和符纸的那事儿对他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

    林逐水出了门,直接坐上了门口的车,吩咐司机去市区里的第一军医院。

    车里的司机是林珀配给林逐水的,他似乎早就猜到了在陆家会不太顺利,所以特意配了几个人给林逐水使唤。

    在车上,林逐水道:“沈一穷,认出那疮的来历了么?”

    沈一穷思量道:“我好像是见过这疮的,只是这疮,不是只长在死人身上么……”他表情有些疑惑,“陆行冬身上那情况,我倒是第一次见。”

    林逐水道:“没错,那是一种特殊的金钱疮,一般只长在死人身上。”

    沈一穷道:“那为什么……”

    林逐水却是摇摇头,没有回答沈一穷的问题,“先去医院,我要确认一些事。”

    周嘉鱼开始还没明白林逐水为什么要去医院,直到他们进医院后直接去了住院部的某间病房,看到了在病房里面沉睡着的青年,还有坐在青年身边,正神色淡淡的捧着书本看的女人。

    女人穿朴素,也没有怎么化妆,但神情之上,却带着一股子贵气,让人看了便感觉她身份不一般,想来她应该就是陆行冬的前妻祝寒兰,周嘉鱼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缕缕环绕的金色瑞气,也不知道这瑞气是怎么来的。

    她见到林逐水他们三人,并不惊讶,开口道:“林先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林逐水说。

    祝寒兰苦笑:“没想到几年后竟是同您在这里见面。”

    林逐水道:“陆启荀怎么样了?”床上昏迷着青年,就是陆小旭同父异母的哥哥,陆启荀。

    祝寒兰道:“不太好。”她眼神里有些迷茫和痛苦,“林先生,您能帮我看看嘛?”

    林逐水没说话,走到了陆启荀身边,伸手摸了一下他的眉心,随即蹙眉道:“和我说一下车祸的情况。”

    祝寒兰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当日发生的事情。

    原来陆启荀出车祸的那天正好是陆行冬的生日,开车赶回家准备给陆行冬祝寿。陆行冬得了怪病,也没有打算大肆庆祝,只叫了几个亲近的人。虽然陆启荀的生母已经和陆行冬离了婚,但他天资聪颖,又从小跟着陆行冬长大,很得陆行冬的喜欢。二十多岁便开始出入陆氏上下,接手陆家事务。

    陆启荀做事一向稳重,干什么都不容易出错,和他那毛毛躁躁的弟弟陆小旭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就是这样的他,却在陆行冬生日当天突然酒驾,差点酿成大祸。

    “他肯定不是自己喝酒的。”祝寒兰道,“当时正好下午四点左右,他从公司忙着回陆家,怎么可能去喝酒?”

    的确,这从道理上,是讲不通的。若是这事情发生在陆行冬生病之前,他大概会好好查查,但现在陆家上下都人心惶惶,害怕下一个生疮的就是自己,于是陆启荀这事儿根本没人愿意深究。

    林逐水道:“医生怎么说?”

    祝寒兰道:“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就是醒不过来……”

    林逐水道:“拖得太久了,你该早些来找我。”

    祝寒兰苦笑道:“我有什么脸来找先生呢。”

    林逐水没有再和她说话,吩咐沈一穷和周嘉鱼去买些他要东西回来。

    沈一穷掏出个本子把林逐水要的东西全部仔仔细细的记下来,然后和周嘉鱼出了门。

    周嘉鱼道:“先生这是要做什么呀?”

    沈一穷研究着本子:“我觉得可能是那个陆启荀丢了魂魄,先生得给他招回来。”要买的东西里有一只红冠子大公鸡,还要求了重量。

    周嘉鱼和沈一穷找到了医院附近的菜市场,花了些力气把林逐水要的东西都买齐了。看来林逐水每次出门要带几个徒弟还是有用处的,至少能帮他跑跑腿儿。

    两人回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提着东西进了病房。

    林逐水拿了东西,便开始准备,他先将红线缠绕在了陆启荀的右手无名指上,又拿出了一根针,扎破了陆启荀的手指。

    手指破裂,流出了鲜红的血,林逐水将血挤到了装满水的碗中。

    血落入水中,缓缓的晕开,但周嘉鱼却注意到,这血液里似乎含了点什么东西,并没有完全的飘散,而是留下了几颗米粒大小的颗粒。

    这时候屋子里的气氛太紧张,周嘉鱼不敢开口问林逐水,便问了脑子里的祭八,道:“那颗粒是什么东西啊?”

    祭八道:“好像是虫卵……”

    周嘉鱼:“啥??”

    祭八道:“恩,的确是虫卵。”它咂咂嘴,很认真的说,“看起来蛮好吃的呢。”

    周嘉鱼:“……”

    如果祭八说的没错,那碗里的虫卵居然不止一颗,不过五六滴血的样子,碗底就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薄薄一层,也不知道陆启荀身体里到底有多少这东西……

    周嘉鱼简直看的头皮发麻。

    林逐水取了虫卵,从怀中拿了一张符纸,烧成灰烬之后直接放进了碗里。符纸的灰烬入水后,在碗里渐渐的化开。

    林逐水道:“把鸡放开。”

    沈一穷闻言,连忙蹲下,将公鸡脚上的绳索解开。周嘉鱼在旁边乖乖的看着,却见林逐水转身,将碗递给了周嘉鱼:“你来喂。”

    周嘉鱼道:“啊?”

    林逐水说:“你体质特殊,你来喂效果更好。”

    周嘉鱼虽然不知道效果很好什么意思,但林逐水既然这么说了,他就按照林逐水的说法,接过了碗,然后将碗递到还在昏迷的陆启荀嘴边,把水喂进了陆启荀的嘴里。

    水灌下去之后,林逐水叮嘱祝寒兰从身后扶着陆启荀坐着。

    起初周嘉鱼还不明白为什么,直到几分钟后,陆启荀突然睁开了眼。

    周嘉鱼这会让总算是直到,为什么林逐水一定要陆启荀坐起来了。因为他醒来之后,便开始剧烈的呕吐,开始还只是干呕,接着便开始呕出一堆一堆米粒大小的虫卵。

    一屋子的人除了林逐水之外都看呆了,祝寒兰表情更是难看的要命,到后面已经不忍直视的转过了头。

    周嘉鱼之前有了心理准备,勉强还能看着这画面不移开目光。

    “再灌一碗。”林逐水道。

    周嘉鱼接过去,又给陆启荀灌了第二碗。这么连续搞了三四次后,陆启荀的身体一阵抽搐,突然趴在床边惨叫起来。

    祝寒兰面露担忧正欲上前,却被林逐水拦住了:“等着。”

    几分钟之后,陆启荀的嘴里,竟是慢慢的爬出了一只拇指大小粗的虫子,那虫子一出来,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一股子酒味儿。而被放在旁边没怎么动弹的大公鸡,却像是受到刺激一样,直接冲了过去,对着那虫子就是一嘴。将虫子叼在口中,囫囵的吞了。

    陆启荀干咳几声,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林逐水这才对着祝寒兰道:“好了。”

    祝寒兰松了口气,走到陆启荀身边,将他扶起:“启荀,你好些了么?”

    陆启荀微微点头,道:“妈……”

    祝寒兰眼眶含泪,道:“你终于醒了,妈妈好担心你。”

    他们说着话,周嘉鱼却是注意到屋子里地板上的虫卵开始融化,散发出浓郁的酒气,而刚才吃掉了那只大虫子的公鸡,此时晕晕乎乎的在屋子里乱转,像是喝醉了似得。

    “先生,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周嘉鱼实在是太好奇了。

    林逐水道:“酒虫而已,平常可以用来酿酒,但如果把母虫吃进了肚子里,就有点麻烦了。”

    周嘉鱼道:“陆启荀酒驾就是因为这个?”

    林逐水点点头:“他运气不错,没有受很重的伤。”不过给陆启荀吃母虫的人,显然不安好心。陆启荀吃完母虫之后酒劲上来时刚好在开车,没有出大事故,已经是很幸运的情况。

    祝寒兰道:“启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快同林先生说说!”

    “我也不知道……”陆启荀整个人还有点晕晕的,看起来思路似乎不太清晰,他道,“我当时和人一起吃了个下午茶,然后便开车准备回主宅,之后的事儿,就记不得了……”

    “下午茶?”祝寒兰道,“你和谁一起吃的?”

    “张秘书。”陆启荀捂着头,痛苦道,“妈,我头好疼。”

    祝寒兰见状朝着林逐水投来求助的眼神,道:“林先生,启荀怎么会头疼呢?”

    “宿醉而已。”林逐水道,“缓两天就好了。”

    祝寒兰这才松了口气,她恨恨道:“真当我祝家无人,他们真是欺人太甚!”谁对陆启荀下手这事儿,根本不需要太过复杂的思考。因为能从陆启荀的死亡中获益的人,就那么几个,甘千萍母子两人肯定脱不开关系。

    “那年我便劝过你。”林逐水道,“陆行冬并非良配,为何不及时止损。”

    祝寒兰叹道:“那时候我还对他抱有一丝希望,虽然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但到底是还算疼爱启荀,现在……”她的语气冷下来,“现在,我算是看透了他。”

    林逐水点点头。

    祝寒兰道:“林先生,我之前一直以为,启荀没办法醒过来,是因为我们该还债了,所以也没有脸去请您过来。现在看来,启荀出事不是天灾而是**,您能不能再帮帮我们母子二人?”

    林逐水似乎对祝寒兰印象还不错,道:“怎么帮?”

    祝寒兰灿然一笑,她撩起了耳畔的发丝,温柔道:“您只要不去管陆行冬,便已经是帮我们最大的忙了。”

    林逐水微微挑眉,似乎没有料到祝寒兰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看来你是真的想他死了?”

    祝寒兰冷冷的说对。

    林逐水道:“如果我告诉你,陆行冬和他两个侄儿得的疮也不是天灾,而是**,你还会这么想么?”

    祝寒兰闻言愣住,不可思议道:“**?怎么会是**?”

    林逐水语气斩钉截铁:“就是**。”

    祝寒兰的思维显然有些混乱,想不明白为什么陆行冬生那金钱疮也是人为的。乍一看似乎家中不应该有人希望陆行冬这个顶梁柱倒下,可细细想来,祝寒兰又发现……好像希望陆行冬好好活着的人,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多。

    祝寒兰到底是个聪明人,她的混乱片刻后,很快就抓住了重点,语气里竟是带上了一点惊喜:“林先生,您的意思是,我们的报应还没来?启荀也不会受到影响?”

    林逐水点点头。

    祝寒兰对着林逐水连声道谢,她却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询问凶手到底是谁。

    林逐水叮嘱陆启荀好好休息,便起身离开了。

    他出门之后在电梯里轻声感叹了一句:“她果然聪明。”

    周嘉鱼有些地方想不明白,祝寒兰如果真的不去管陆行冬,让陆行冬死了,那陆行冬的家业极有可能大部分都会被甘千萍收入怀中。按理说这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会有些愤愤不平,但看祝寒兰的模样,却好像丝毫没有将甘千萍放在眼里。只是却不知道,她到底哪里来的底气……

    林逐水上车之后,语气平淡的把当年他和陆行冬他们的渊源说给了出来。

    早些年,陆行冬还未发迹,但已小有资产。他特别相信一些风水招财局,也很喜欢把一些招财的物件往家里迎。某一次掏旧货的时候,他看上了一副画着金山银山的画像,将画像迎回了家,结果家中怪事连连,差点没出人命。林逐水当时正好在四处游历,机缘巧合之下替陆行冬看了风水,解决掉了那副画像。陆行冬当时问林逐水,说这些风水局真的有用处吗。林逐水给的回答是,有用,但人一辈子能得到的财富其实是有限的,利用这些手段就算是揽进了财,也得付出点别的东西。

    陆行冬听完之后,问林逐水会付出什么。林逐水说,什么都有可能,只有报应来了,才能知道。

    当年陆行冬和祝寒兰的感情还算不错,祝寒兰自幼信佛,喜做善事,她也试图劝解自己的丈夫,但显然失败了。

    都道好言难劝要死鬼,林逐水从来不是那种喜欢替别人选择命运的人,他做事向来都点到即止,见陆行冬无意悔改,便什么都不说了。

    唯一幸运的是,陆行冬命中的确带财,是做生意的料子,随着经济的发展,事业也冲天而起,甚至成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富豪。当然,盛极一时的代价到底是什么,目前谁都还不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