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主
    无论是什么季节, 吃美味的火锅都是一种幸福的享受。

    周嘉鱼的手艺还是那么好,沈一穷吃的满头大汗, 筷子就没停过。

    和传统的老火锅比起来, 泡椒火锅的味道更佳清爽鲜美,没有牛油的油腻感。吃饭过程中,周嘉鱼发现林逐水其实饭量并不小,甚至比他还吃得多, 可是既然如此, 为什么每次出门的时候林逐水都不愿意吃东西呢。

    周嘉鱼这么想着,便犹犹豫豫的将这句话问出了口。

    林逐水闻言拿筷子的动作微微一顿, 用一种非常理直气壮的语气回答道:“因为不好吃。”

    周嘉鱼瞪圆了眼睛, 他猜测了很多原因,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他道:“可、可是, 先生你不会饿吗?”

    林逐水道:“会。”

    周嘉鱼道:“那……”

    林逐水又吃了一口菜, 慢慢咀嚼下去之后, 淡淡道:“那也不想吃。”

    周嘉鱼:“……”他第一次看见挑食挑的如此理直气壮, 让人根本没有劝说**的人。

    大约是火锅有些辣, 林逐水的嘴唇也开始发红, 他的唇形很漂亮,宽窄适中,嘴唇中央有一颗小小的唇珠,抿起来的时候会轻轻的压到下唇上面,看起来……似乎很适合接吻的样子。

    周嘉鱼看着看着就出了神, 直到林逐水的声音响起:“你看我做什么?”

    周嘉鱼这才恍然回神发现自己有点跑偏了,整张脸都涨的通红,不好意思道:“哦,哦……”他收回目光后,才想起什么……林逐水不是眼睛闭着么,那怎么知道自己在盯着他,难不成是目光太过灼热才被发现了……

    接下来,周嘉鱼吃的有点怂。

    直到吃完之后,他和沈一穷一起洗碗时,说到这件事儿,沈一穷才道:“先生应该是有自己视物的法子,和我们的角度虽然不一样,但说不定看的更加清楚呢。”

    周嘉鱼道:“真的啊?”

    沈一穷说:“对啊。”他小声的说,“而且我有时候怀疑,先生其实不是看不见,只是不想看见……”

    周嘉鱼:“……”他本来以为沈一穷在开玩笑,结果没过两天,就真的见到了这一幕。

    那天,天气不错,周嘉鱼坐在客厅里撸着翻着肚皮的黄鼠狼。

    林逐水在教习沈一穷关于一些观气的技巧。所谓观气,是指观察建筑和地形之貌,以断凶吉的方法。这种观气可以后天习成,但其必须要丰富的经验作为依托。

    周嘉鱼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问:“先生,我不用学吗?”

    林逐水淡淡道:“不用,你反正都能看见。”

    沈一穷的眼神幽怨的飘过来,像是在说我求求你闭嘴吧。

    周嘉鱼:“……”他居然也尝到了一点当学霸的滋味。

    他们正说着话,屋子外面却是走进来了几个人,其中两个穿着黑衣走在后面,还有一个年轻人,态度看起来有几分傲慢。

    几人进来,也不打招呼,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周嘉鱼见到此景抱着黄鼠狼抄旁边靠了靠。

    按理说,这要是放在平时,林逐水肯定早就发现这几人来了,但是今天他却依旧神色淡淡的继续教习沈一穷,似乎一点也没有发现屋子里来了人。

    这三人坐了几分钟,见林逐水根本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脸上都流露出些许尴尬之色,那年轻人几欲张嘴,但见林逐水一直在和沈一穷说话,便息了声,估计是想等着林逐水结束了给沈一穷上的课程后再开口。

    周嘉鱼和沈一穷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了默契。显然林逐水并不是看不见,而是故意不想理这些人,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历。

    就这么熬了一个多小时,来人中最年轻的一个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开口:“林先生!”

    林逐水手上的动作这才停下,淡淡道:“何事?”

    “是林珀让我们来找您的。”年轻的那个,看起来地位似乎不低,语气里带着些冲味儿,说,“说您可以帮帮我们。”

    林逐水不语。

    年轻人见林逐水无动于衷,开口又道:“我叫陆小旭,我爸叫陆行冬!”

    周嘉鱼闻言露出讶异之色,原因无法,只要是稍微对房地产有了解的,都应该知道陆行冬这个名字。

    陆行冬,房地产大鳄,手下掌控着数家地产集团,就周嘉鱼死去的那年,还排上了全球福布斯排行榜,在国内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富豪。

    周嘉鱼没想到,在林逐水这里还能听到这个名字。

    林逐水道:“所以?”

    陆小旭见林逐水的态度依旧冷淡,甚至可以说得上冷漠,他有些不可思议,道:“你不知道我爸么?我爸让我来找你做事!”

    从他的语气上听来,似乎给他们家做事是什么天大的荣幸一样。

    周嘉鱼在心中暗暗的想,陆小旭这态度肯定是要把林逐水给得罪了。

    果不其然,林逐水闻言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对着他们摆了摆手,道:“一穷,送客。”

    沈一穷本来就年轻气盛,又是林逐水的忠实拥护,早就看不惯陆小旭这态度,蹭了一下站起来,撸起袖子说:“不好意思,先生今天不想见人了,几位请吧。”

    陆小旭眼睛不可思议的睁着,大约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他道:“你知道我是谁么?你敢这么对我——”

    身边两人似乎是陆小旭的保镖,见沈一穷想动手,都拦在前面。

    周嘉鱼见状,怕沈一穷吃亏,也打算站过去。

    哪知道沈一穷却没有再靠近他们,直接掏出了几张符纸,用打火机一点,对着三人一吹。

    符纸的灰飘到了三人面前,他们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整个人便都僵住了。然后身体不受使唤似得,开始往门口走。

    周嘉鱼看得目瞪口呆。

    沈一穷还在回味,说:“我上次用这法子的时候,好像已经是两年前了,没想到今天还有机会用到……真是想念啊。”

    周嘉鱼听着沈一穷的话,突然想起了一句:上个这么做的人,坟头草已经五米高了……

    沈一穷说:“不过既然他们是林珀介绍过来的,晚些时候应该还会过来一趟。”

    周嘉鱼若有所思。

    沈一穷果真是说对了,傍晚的时候,那个被赶出去的陆小旭又回来了。只是这次他灰头土脸,跟着林家家主林珀一起进来的。

    他们来的时候,林逐水正在桌上吃饭。

    晚饭是周嘉鱼做的,因为天气渐凉,他便熬了一锅鸡汤,又炒了新鲜的虾仁,做了个红烧排骨,炒了素菜。鸡是老母鸡,熬出来的汤味浓且鲜,香气四溢,虾仁也是新鲜的,吃起来鲜甜有弹性,红烧排骨用的是肉小排,肉软汁多,很是美味。

    林珀进屋子之后,也没敢说话,就站在旁边等着林逐水吃。

    林逐水吃饭的速度平时就不快,这会儿却是更慢了,一口米饭最起码嚼个十三四下……这是周嘉鱼悄咪咪的数出来的。

    陆小旭脸上带着满满的惊恐,想来是白天遇到的那情况超出了他的认知,导致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世界观——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不会再对林逐水态度不敬了。

    吃完饭,林逐水擦了擦嘴,大约是因为林珀也来了,所以他倒也没有继续为难陆小旭,道:“说吧。”

    林珀道:“小叔,是这样的,陆家出了点事儿……”

    林逐水道:“恩。”

    林珀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大约就是这半年来陆家总是出事儿,已经死了两个人了,而作为顶梁柱的陆行冬在最近也生了病……

    林逐水说:“这事儿你为什么要接下来?”

    林珀尴尬道:“小叔,之前我父亲他们不是去看了下葬的墓地么?他们对那块地方不是特别满意,所以,就托陆先生帮了忙……”

    林逐水的手指点了点桌子。

    家族大了吗,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像这种族内的事情,相互都有牵扯。林珀大气不敢出,他清楚林逐水的性格,知道他若是手指开始在桌子上慢慢的点,那便是心情很不妙了。

    “你哥哥死了么?”林逐水忽的问了句。

    陆小旭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林逐水在问他话,他道:“哪,哪个哥哥?”林逐水叹气:“叫陆启荀的那个。”

    陆小旭道:“哦,他啊……出了车祸,还在昏迷呢。”

    林逐水道:“昏迷多久了?”

    陆小旭说:“有个两个星期了……他昏迷不久后,我父亲也出了事。”

    林逐水脸上出现了一点厌烦之色,他道:“你爸让你过来的?”

    陆小旭尴尬道:“是我妈……我爸,我爸不让……”

    林逐水冷笑一声。

    林珀尴尬道:“小叔,要是您真的为难……”

    这明显是客套话,哪知道林逐水真的来了句:“我的确是为难,你去找别人吧。”

    林珀的表情僵住了,陆小旭一脸懵逼,显然是没有料到事情会这么发展。

    周嘉鱼和沈一穷两人埋头假装在吃饭,安静的当着吃瓜群众。

    林逐水道:“沈一穷,送客。”

    这句话是陆小旭今天第二次听见了,他表情害怕的要命,一个劲的往后退,看向沈一穷的目光简直像是在看什么怪物。

    沈一穷还没动作,林珀就苦笑着叫了声:“小叔——”

    林逐水淡淡道:“别叫我小叔。”

    林珀面露无奈。他虽然是现任的林家掌门人,可是却可以说对林逐水一点办法都没有。林逐水要是真的不愿意肯定会一口回绝,现在没有说的那么直接,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珀把目光移到了周嘉鱼的身上,忽的灵光一现,他道:“小叔,之前姨妈那边不是送了我一个玉丝袋么?我送您可好?”

    林逐水淡淡道:“我拿这个来做什么。”

    林珀道:“您徒弟不是才得了那枚古镜么,那古镜是阴气重的东西,您徒弟又是至阴之体,不能把这东西随身携带,有了玉丝袋就方便了啊。”

    周嘉鱼听了之后有点懵逼,心想这事儿这么突然扯到他身上来了。但是他又感觉林逐水和林珀说话,没什么他插嘴的余地,于是张了张口,到底什么话也没说话。

    林珀继续劝说道:“嘉鱼天赋这么好,但体质特殊,身边总要带点防身的东西,我看那镜子就很好啊……”

    周嘉鱼听着林珀碎碎叨叨,突然就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被家长带着的小朋友,而此时推销员林珀正在利用家长对小朋友物品的购买**,进行推销……

    林珀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还提到了佘山徐家,林逐水的态度总算松动了,道:“行。”

    林珀明显松了口气。

    当然,放松的最多的,还得是站在旁边战战巍巍陆小旭,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沈一穷身上,深怕他一言不合就掏出符纸就点。

    “定下周三的机票。”林逐水道,“我要休息几天。”

    林珀哪里还敢置喙,点头称好,然后才带着陆小旭走了。

    林逐水也结束了漫长的晚饭,回去休息。

    剩下的周嘉鱼问沈一穷,说林珀说的那玉丝袋到底是什么东西。

    沈一穷道:“我也只是听说过,好像是那东西非常特别,是用古代秘法将玉石抽丝,然后做成的袋子,这袋子可以隔绝阴阳之物,是非常实用的宝贝。”

    周嘉鱼道:“可是……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我是不是不太合适……”

    沈一穷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师兄当年获得冠军之后先生也送了个很特别的用来装墨台的盒子,况且那镜子如果你不能随身带着,不就白费了么?”他说完之后,开始畅想自己参加比赛获得第一,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光景。

    已经过了这一关的周嘉鱼却是拍拍沈一穷的肩膀,说:“到时候你可要加油,不然罐儿这个外号,我估计就是要让给你了。”

    沈一穷:“……”

    飞机票定在下周,这几天他们可以好好的休息。

    周嘉鱼闲得没事儿就是练画符合看各种风水相关的资料书,每天努力充实自己。

    林逐水给了周嘉鱼一个符纸的模板,上面有各种各样符的画法,按照林逐水的说法就是周嘉鱼先自己画着,有什么画不过去的地方,再来找他。

    周嘉鱼看着符纸发现符纸有很多功能的,什么旺财啊,升官啊,健康啊,不过这些符纸画起来都特别的费尽,周嘉鱼第一天尝试之后发现自己画到后面整个人都没了力气,一笔画完简直就是不可能。

    晚上周嘉鱼和沈一穷交流了一下心得,沈一穷说这是正常的,一开始画符纸的时候基本都是这样。他开始比周嘉鱼还惨,画个四分之一人基本就废了,而且是一废废两天,吃饭都得师兄端到面前来喂。

    周嘉鱼听完之后惊了,有气无力的说:“还能喂饭啊?”

    沈一穷说:“所以说你注意点,别把自己画废了,还得我照顾你吃饭……”

    周嘉鱼心想你照顾我吃饭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照顾我吃你做的饭,一想到沈一穷做的面条,周嘉鱼就觉得自己不能倒下,因为倒下去之后天天吃沈一穷的面条极大可能再也爬不起来了……

    既然这符这么难画,那效果应该很好吧,周嘉鱼有点好奇,便又问了一句。

    沈一穷说:“那可不,这些符都是先生改良过的,效果杠杠的。”

    周嘉鱼说:“真的?你试过效果?”

    沈一穷表情复杂,没说话。

    周嘉鱼道:“哇,你这表情什么意思?”

    沈一穷愁苦的说:“就是你知道吧,我这年纪,总想谈谈恋爱什么的,当时就手贱,没听师兄的劝,试了试那桃花符。”

    周嘉鱼眼前一亮,道:“效果怎么样?”

    沈一穷沉默了很久,才冒出一句:“桃花符,至少身边得有个女人吧?那时候我天天窝在院子里,别说女孩儿了,吃个鸡都是公的……”

    周嘉鱼:“……”

    沈一穷说:“我开始还以为没什么效果,直到某一天……”

    周嘉鱼看到了沈一穷痛苦的表情。

    沈一穷绝望的说:“暮四大师兄问我,说沈一穷啊,你怎么最近越来越娘了?”

    周嘉鱼:“!!!”

    沈一穷道:“我他妈是服了这个符的效果了,没有条件?没关系,创造条件也要起效果。没有女人?没关系,自己变成女人也得招桃花。”

    周嘉鱼笑的前俯后仰。

    沈一穷说:“还好我发现及时,不然你就没有四个师兄,而是三个师兄一个师姐了。”他满脸不堪回首,“之后我就不敢随便用这符,效果实在是太好,好的让我害怕。”

    周嘉鱼摸了摸符纸,心里却是有些好奇,沈一穷是异性恋所有才有了这么个效果,如果他是同性恋,会不会效果……不一样呢?

    当然,周嘉鱼也就只是想想,不敢随便乱动,毕竟沈一穷这个例子还摆在他面前呢。

    周嘉鱼又想起了什么,道:“那先生有卖这些符纸吗?”

    沈一穷说:“为什么要卖符纸?”

    周嘉鱼说:“赚钱……”

    沈一穷听着赚钱两个字,瞪着眼睛:“钱?这一屋子里的人,有人缺钱吗?”

    周嘉鱼:“……”他默默的摸了摸自己裤袋,决定自己还是别说话了。作为一个没有手机,没有存款,靠着林逐水吃饭的人,周嘉鱼心中滑过一滴怅然的泪水。

    沈一穷看见周嘉鱼那表情,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叹一口气后拍拍他的肩膀,道:“不要这样嘛,你以前不是也挺有钱的,钱这东西,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周嘉鱼:“……”他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忙陆家的事情,这几天周嘉鱼都没见过林逐水,直到星期二的晚上,林逐水才又来他们这儿吃了一顿饭。

    周嘉鱼担心之后几天林逐水得一直饿着,所以做了一顿大餐,做了一只烤鸡之后还另外给黄鼠狼炖了一只小公鸡。

    三人一黄鼠狼,都吃的心满意足,沈一穷低头摸着自己的肚皮,很担忧的说自己要是再这么吃下去腹肌就只剩下一块了。

    周嘉鱼说那你就少吃点呗。

    沈一穷道:“不管,先吃了再说……”

    林逐水也吃的不少,周嘉鱼十分佩服他的地方在于,他连吃个烤鸡都显得特别优雅。有人说人类满足**的时候最丑陋,但周嘉鱼看了林逐水,却是觉得林逐水无论做什么事儿都能显得特别漂亮。

    吃完最后一顿饭,第二天三人又准备出发了。

    穿过来之后,周嘉鱼就开始在国内到处奔波,几个月里坐的飞机比他之前二十年里的还多。不过能看看周围的风景,身边还有人陪着,倒也是不错的事儿——如果不遇到奇奇怪怪的事件,大概就更好了,周嘉鱼暗戳戳的想着。

    出发的前一天林珀带着陆小旭又过来了一趟,还带来了承诺送给林逐水的玉丝袋。林逐水拿到玉丝袋之后直接给了周嘉鱼,让他把镜子装在里面好随身携带。

    周嘉鱼乖乖的听着,把那面据说可以看见真实的古镜给带上了。

    陆小旭这货比之前简直乖了好几倍,林珀和林逐水说话的时候就在旁边安静如鸡的坐着,一点也没闹腾。看向沈一穷的目光之中,依旧是满满的恐惧,似乎就害怕沈一穷会突然掏出一张符再搞他一次。

    沈一穷对陆小旭的态度很满意,悄悄的和周嘉鱼说:“我们就得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周嘉鱼道:“……”可以的,你很棒棒。

    他们飞行的目的地,是s城,一个繁华的金融中心城市。

    陆家财大气粗,为林逐水包下了专机,飞机上除了空乘人员之外,就只有他们几个。

    因为林珀没有跟过来,陆小旭一路上都安静的跟只小鸡仔似得,一句话都不敢说。直到下了飞机坐进了专车里,才小声的道了句:“林先生,我们先去主宅可以么?我父亲现在住那边……”

    林逐水淡淡的嗯了声。

    车开从机场开始往靠近内环的近郊开去。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周嘉鱼也看到了陆小旭口中的主宅。

    这主宅位于近郊,山环水绕,环境十分优美,主宅的屋顶和普通的屋顶有些不同,最上面呈现出一个半弧,中间是正方形,乍一看像一个被切了一半的外圆内方的铜钱。

    沈一穷一进院子就咂舌,道:“这是找了多少人来帮他布局啊。”

    周嘉鱼道:“什么?”

    沈一穷道:“看见这水了么?山管人丁水管财,这是特意造出来的假水,后依山川,这水从山中.出,蜿蜒曲折正好在主宅面前打了个弯,就是将财气甩了进去,是典型的入财局。”

    周嘉鱼道:“原来如此……”他没有沈一穷看的那么清楚,但也能感觉这宅子的主人特别在意钱财之物。他到门口的甚至还隐隐看到主宅上面镀了一层淡淡的金光,只是这光芒和之前看到的瑞气有所不同,带着一点金属的味道,反而像是金子的光泽。

    沈一穷又点出了几个风水局,看来他的确对这些方面比较有研究。就光是通往主宅的路上,就足足能看见三四个和财有关的风水局,看来这陆家的确是很在意这方面的事。

    在进了屋子之后,周嘉鱼的这种感觉更加浓厚了,因为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一进屋子就嗅到了一股子独属于钱币的味道。

    那味道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周嘉鱼微微蹙起眉头。

    “怎么了?”沈一穷见周嘉鱼的表情,问了句。

    “你没闻到什么么?”周嘉鱼道。

    沈一穷鼻子嗅了嗅,摇摇头:“没有。”

    周嘉鱼小声说:“我闻到了钱的味道。”

    沈一穷说:“啥?钱的味道?”

    周嘉鱼点点头。

    这要是其他人说的话,沈一穷大概只会当那人在胡扯淡,但偏偏是周嘉鱼说出来的,而且表情非常认真,按照周嘉鱼的灵感,能感觉出这些异样也不奇怪。

    “钱的味道……”沈一穷嘟囔,“我也不懂。”

    两人说话的时候,林逐水在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理应看不出情绪。但周嘉鱼却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不愉的气息,似乎从进入这个房子开始,林逐水的心情就开始变差。

    陆小旭将他们安排在会客室之后,便去楼上叫人了。

    周嘉鱼本来以为他会叫出他爸爸,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却是来了一个化着淡妆的美艳妇人,这妇人看起来应该有三十几岁的样子,眉宇之间带着淡淡的哀愁,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十分吸引人的目光。

    “林先生。”她在林逐水的对面坐下,小声道,“劳烦您过来,真是对不住……”

    林逐水的态度很冷漠,似乎连客套都懒得和她客套了,他道:“陆行冬呢?”

    妇人道:“我丈夫正在上面休息呢,他不肯下来,只有劳烦您上去一趟了。”她说完这话,又很诚恳的表示了歉意,说自己丈夫性格就是这样,固执的让人没办法。

    林逐水直接起身,道:“带我过去。”

    妇女惊喜的点点头,她估计以为林逐水还会刁难一番,没想到他竟是如此爽快的应下了。她迟疑的看了眼周嘉鱼和沈一穷,道:“林先生,您的两位弟子……”

    林逐水冷冷道:“有什么问题?”

    妇人见他声冷如冰,只好将质疑的话咽了下去,勉强笑道:“没、没问题。”看来她既不想让周嘉鱼和沈一穷他们跟着,又怕惹怒了林逐水,最后衡量之下,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妇人带着他们三个慢慢的上了楼。

    这主宅一共四层,妇人走到三楼时,从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三楼楼梯间的一扇铁门。

    周嘉鱼注意到这铁门和周围的装修风格简直格格不入,像是后天加上去的,而且看做工,恐怕加上去的时候也略显匆忙。

    四楼很安静,一个佣人的身影也看不到,妇人走到了一间卧室门口,轻轻的敲了敲:“老陆,林先生来了。”

    里面没有声音。

    妇人哭道:“我好不容易将林先生请来了,你至少让他看看,不然就这么等死吗?”

    过了一会儿,屋子里才一个属于中年男人的声音:“进来。”

    妇人松了口气,对着林逐水他们露出抱歉的笑容,然后扭开卧室门的把手,将他们带进了屋子。

    屋子里光线昏暗极了,没有开灯,窗户拉着厚厚的窗帘,几乎很难视物。

    周嘉鱼勉强看到有一个背对着他们坐在床边,那人道:“甘千萍,谁叫你去找林先生的?!”

    原来甘千萍就是妇人的名字,她哭道:“老陆,我总不能看着你去死啊,你难道舍得抛下我,一个人先走吗?”

    屋子里坐着的人,应该就是陆行冬了,他听了甘千萍的哭诉,半晌没说话,最后才道了一句:“我也没办法。”

    甘千萍不再和他说话,转头对着林逐水道:“林先生,需要,我开灯吗?”

    林逐水道:“开吧。”他眼睛一直闭着,开不开灯根本无所谓,让甘千萍开灯,大概是顾虑到身边的周嘉鱼和沈一穷。

    甘千萍稍作犹豫,还是走到了墙壁边上,按下了灯的开关。

    周嘉鱼的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强光,才勉强看清楚了眼前的东西。但陆行冬却还是背对着他们,不肯转过身来。

    林逐水淡淡的声音响起,他道:“陆先生,好久不见了。”

    陆行冬叹气,他说:“林先生,您是不是早就猜到了,我有这一天?”

    林逐水说:“当年我便告诫过你,当然,听与不听,都是你的选择。”

    陆行冬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是站了起来,缓缓转过身:“林先生,我还不想死,你看,我这病,有救么?”

    他一转过身来,周嘉鱼和沈一穷都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他整张脸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浓疮,那疮个个如硬币大小,外圆内方,乍一看就是古代钱币的模样。疮面已经灌满了脓液,甚至可以看到有黄白色的液体在往下流。而从他袖口露出的手腕来看,恐怕这疮已经布满了他全身上下。

    这画面让人有些恶心,连甘千萍的目光里都流露出些许游离。

    林逐水道:“你是你们家第几个了?”

    陆行冬道:“第四个。”他垂着眉眼,声音低落,“我先死了两个侄儿,然后儿子遇到了车祸,接着我也开始……生疮……林先生……我还有救么?”

    林逐水并不说话,似乎在思考什么。

    陆行冬见他不语,面露心灰意冷之色。

    林逐水却忽的道:“林先生,我记得上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的妻子不是这位吧?”

    陆行冬似乎有些尴尬,毕竟抛弃糟糠之妻这种事情,说给谁都会觉得不光彩,他道:“是、是的,我和前妻起了些分歧,便……离婚了。”

    林逐水说:“什么时候离的?”

    陆行冬见林逐水问这个,疑惑道:“林先生,难不成我生疮,和前妻有什么关系?”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情绪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对……好像自从和她离婚之后,我就开始倒霉了!!”

    哪知道林逐水却对他的话一点兴趣都没有,又问了一遍:“什么时候离的?”

    陆行冬道:“一年前……”

    林逐水微微挑眉:“所以那个陆小旭,是你和现任儿子了?”

    陆行冬很坦然的说:“对。”

    从陆小旭的年级来看,恐怕陆行冬早就和别的女人勾搭了十几年了,周嘉鱼倒是没想到,身边这个看起来低眉顺眼,表情柔弱的女人,竟是个插足别人婚姻的第三者。而且听陆行冬的叙述,看样子是近年来才成功上位。

    陆行冬又道:“林先生,那、那我还有救吗?”

    林逐水的表情上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厌恶之色,他很少情绪外露,若是真的表露出来,只能说已经对面人厌烦到了极点。

    周嘉鱼以为林逐水至少会敷衍几句,却没想到,他听完陆行冬的话,转身便走,冷冷道:“没救了,等死吧。”

    陆行冬和甘千萍闻言全都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想给家里的小朋友弄个袋子,那就勉强管一管吧。

    周嘉鱼:先生我会努力的。

    林逐水摸了摸小朋友的头:不努力也没事儿,我在呢。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h看着乌拉拉在西子头 的深水鱼雷x3

    感谢 满熹 的火箭炮x1

    感谢 想吃小龙虾 的火箭炮x1

    感谢 木易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哥哥在我腿间疯狂** 的手榴弹x1

    感谢 西子的小跟班 的地雷x3

    感谢 monote 的地雷x2感谢 阿止 的地雷x2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2

    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2感谢 舒景 的地雷x2

    感谢 默naoh 的地雷x2感谢 安然 的地雷x1

    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感谢 德尔塔 的地雷x1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vivi 的地雷x1

    感谢 谢梓安 的地雷x1感谢 rico 的地雷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感谢 谢衣初七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木鈴 的地雷x1

    感谢 苍蓝的烟火 的地雷x1感谢 忘羡 的地雷x1

    感谢 一朵冰镇大西瓜 的地雷x1感谢 叶讨雨 的地雷x1

    感谢 小酉酉 的地雷x1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感谢 小东方 的地雷x1

    感谢 天际的青鸟 的地雷x1感谢 buqumingzi 的地雷x1

    感谢 阿倩倩倩 的地雷x1感谢 空白圈圈圈 的地雷x1

    感谢 君魇 的地雷x1感谢 naa夏 的地雷x1

    感谢 永暮之森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苏承安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20184519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雕龙的狗子 的地雷x1感谢 叶霓裳 的地雷x1

    感谢 麦多咩咩 的地雷x1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陶蓝 的地雷x1感谢 独守云梦 苦自承 的地雷x1

    感谢 false 的地雷x1感谢 斯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