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主
    无论是什么季节, 吃美味的火锅都是一种幸福的享受。

    周嘉鱼的手艺还是那么好,沈一穷吃的满头大汗, 筷子就没停过。

    和传统的老火锅比起来, 泡椒火锅的味道更佳清爽鲜美,没有牛油的油腻感。吃饭过程中,周嘉鱼发现林逐水其实饭量并不小,甚至比他还吃得多, 可是既然如此, 为什么每次出门的时候林逐水都不愿意吃东西呢。

    周嘉鱼这么想着,便犹犹豫豫的将这句话问出了口。

    林逐水闻言拿筷子的动作微微一顿, 用一种非常理直气壮的语气回答道:“因为不好吃。”

    周嘉鱼瞪圆了眼睛, 他猜测了很多原因,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他道:“可、可是, 先生你不会饿吗?”

    林逐水道:“会。”

    周嘉鱼道:“那……”

    林逐水又吃了一口菜, 慢慢咀嚼下去之后, 淡淡道:“那也不想吃。”

    周嘉鱼:“……”他第一次看见挑食挑的如此理直气壮, 让人根本没有劝说**的人。

    大约是火锅有些辣, 林逐水的嘴唇也开始发红, 他的唇形很漂亮,宽窄适中,嘴唇中央有一颗小小的唇珠,抿起来的时候会轻轻的压到下唇上面,看起来……似乎很适合接吻的样子。

    周嘉鱼看着看着就出了神, 直到林逐水的声音响起:“你看我做什么?”

    周嘉鱼这才恍然回神发现自己有点跑偏了,整张脸都涨的通红,不好意思道:“哦,哦……”他收回目光后,才想起什么……林逐水不是眼睛闭着么,那怎么知道自己在盯着他,难不成是目光太过灼热才被发现了……

    接下来,周嘉鱼吃的有点怂。

    直到吃完之后,他和沈一穷一起洗碗时,说到这件事儿,沈一穷才道:“先生应该是有自己视物的法子,和我们的角度虽然不一样,但说不定看的更加清楚呢。”

    周嘉鱼道:“真的啊?”

    沈一穷说:“对啊。”他小声的说,“而且我有时候怀疑,先生其实不是看不见,只是不想看见……”

    周嘉鱼:“……”他本来以为沈一穷在开玩笑,结果没过两天,就真的见到了这一幕。

    那天,天气不错,周嘉鱼坐在客厅里撸着翻着肚皮的黄鼠狼。

    林逐水在教习沈一穷关于一些观气的技巧。所谓观气,是指观察建筑和地形之貌,以断凶吉的方法。这种观气可以后天习成,但其必须要丰富的经验作为依托。

    周嘉鱼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问:“先生,我不用学吗?”

    林逐水淡淡道:“不用,你反正都能看见。”

    沈一穷的眼神幽怨的飘过来,像是在说我求求你闭嘴吧。

    周嘉鱼:“……”他居然也尝到了一点当学霸的滋味。

    他们正说着话,屋子外面却是走进来了几个人,其中两个穿着黑衣走在后面,还有一个年轻人,态度看起来有几分傲慢。

    几人进来,也不打招呼,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周嘉鱼见到此景抱着黄鼠狼抄旁边靠了靠。

    按理说,这要是放在平时,林逐水肯定早就发现这几人来了,但是今天他却依旧神色淡淡的继续教习沈一穷,似乎一点也没有发现屋子里来了人。

    这三人坐了几分钟,见林逐水根本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脸上都流露出些许尴尬之色,那年轻人几欲张嘴,但见林逐水一直在和沈一穷说话,便息了声,估计是想等着林逐水结束了给沈一穷上的课程后再开口。

    周嘉鱼和沈一穷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了默契。显然林逐水并不是看不见,而是故意不想理这些人,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历。

    就这么熬了一个多小时,来人中最年轻的一个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开口:“林先生!”

    林逐水手上的动作这才停下,淡淡道:“何事?”

    “是林珀让我们来找您的。”年轻的那个,看起来地位似乎不低,语气里带着些冲味儿,说,“说您可以帮帮我们。”

    林逐水不语。

    年轻人见林逐水无动于衷,开口又道:“我叫陆小旭,我爸叫陆行冬!”

    周嘉鱼闻言露出讶异之色,原因无法,只要是稍微对房地产有了解的,都应该知道陆行冬这个名字。

    陆行冬,房地产大鳄,手下掌控着数家地产集团,就周嘉鱼死去的那年,还排上了全球福布斯排行榜,在国内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富豪。

    周嘉鱼没想到,在林逐水这里还能听到这个名字。

    林逐水道:“所以?”

    陆小旭见林逐水的态度依旧冷淡,甚至可以说得上冷漠,他有些不可思议,道:“你不知道我爸么?我爸让我来找你做事!”

    从他的语气上听来,似乎给他们家做事是什么天大的荣幸一样。

    周嘉鱼在心中暗暗的想,陆小旭这态度肯定是要把林逐水给得罪了。

    果不其然,林逐水闻言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对着他们摆了摆手,道:“一穷,送客。”

    沈一穷本来就年轻气盛,又是林逐水的忠实拥护,早就看不惯陆小旭这态度,蹭了一下站起来,撸起袖子说:“不好意思,先生今天不想见人了,几位请吧。”

    陆小旭眼睛不可思议的睁着,大约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他道:“你知道我是谁么?你敢这么对我——”

    身边两人似乎是陆小旭的保镖,见沈一穷想动手,都拦在前面。

    周嘉鱼见状,怕沈一穷吃亏,也打算站过去。

    哪知道沈一穷却没有再靠近他们,直接掏出了几张符纸,用打火机一点,对着三人一吹。

    符纸的灰飘到了三人面前,他们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整个人便都僵住了。然后身体不受使唤似得,开始往门口走。

    周嘉鱼看得目瞪口呆。

    沈一穷还在回味,说:“我上次用这法子的时候,好像已经是两年前了,没想到今天还有机会用到……真是想念啊。”

    周嘉鱼听着沈一穷的话,突然想起了一句:上个这么做的人,坟头草已经五米高了……

    沈一穷说:“不过既然他们是林珀介绍过来的,晚些时候应该还会过来一趟。”

    周嘉鱼若有所思。

    沈一穷果真是说对了,傍晚的时候,那个被赶出去的陆小旭又回来了。只是这次他灰头土脸,跟着林家家主林珀一起进来的。

    他们来的时候,林逐水正在桌上吃饭。

    晚饭是周嘉鱼做的,因为天气渐凉,他便熬了一锅鸡汤,又炒了新鲜的虾仁,做了个红烧排骨,炒了素菜。鸡是老母鸡,熬出来的汤味浓且鲜,香气四溢,虾仁也是新鲜的,吃起来鲜甜有弹性,红烧排骨用的是肉小排,肉软汁多,很是美味。

    林珀进屋子之后,也没敢说话,就站在旁边等着林逐水吃。

    林逐水吃饭的速度平时就不快,这会儿却是更慢了,一口米饭最起码嚼个十三四下……这是周嘉鱼悄咪咪的数出来的。

    陆小旭脸上带着满满的惊恐,想来是白天遇到的那情况超出了他的认知,导致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世界观——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不会再对林逐水态度不敬了。

    吃完饭,林逐水擦了擦嘴,大约是因为林珀也来了,所以他倒也没有继续为难陆小旭,道:“说吧。”

    林珀道:“小叔,是这样的,陆家出了点事儿……”

    林逐水道:“恩。”

    林珀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大约就是这半年来陆家总是出事儿,已经死了两个人了,而作为顶梁柱的陆行冬在最近也生了病……

    林逐水说:“这事儿你为什么要接下来?”

    林珀尴尬道:“小叔,之前我父亲他们不是去看了下葬的墓地么?他们对那块地方不是特别满意,所以,就托陆先生帮了忙……”

    林逐水的手指点了点桌子。

    家族大了吗,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像这种族内的事情,相互都有牵扯。林珀大气不敢出,他清楚林逐水的性格,知道他若是手指开始在桌子上慢慢的点,那便是心情很不妙了。

    “你哥哥死了么?”林逐水忽的问了句。

    陆小旭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林逐水在问他话,他道:“哪,哪个哥哥?”林逐水叹气:“叫陆启荀的那个。”

    陆小旭道:“哦,他啊……出了车祸,还在昏迷呢。”

    林逐水道:“昏迷多久了?”

    陆小旭说:“有个两个星期了……他昏迷不久后,我父亲也出了事。”

    林逐水脸上出现了一点厌烦之色,他道:“你爸让你过来的?”

    陆小旭尴尬道:“是我妈……我爸,我爸不让……”

    林逐水冷笑一声。

    林珀尴尬道:“小叔,要是您真的为难……”

    这明显是客套话,哪知道林逐水真的来了句:“我的确是为难,你去找别人吧。”

    林珀的表情僵住了,陆小旭一脸懵逼,显然是没有料到事情会这么发展。

    周嘉鱼和沈一穷两人埋头假装在吃饭,安静的当着吃瓜群众。

    林逐水道:“沈一穷,送客。”

    这句话是陆小旭今天第二次听见了,他表情害怕的要命,一个劲的往后退,看向沈一穷的目光简直像是在看什么怪物。

    沈一穷还没动作,林珀就苦笑着叫了声:“小叔——”

    林逐水淡淡道:“别叫我小叔。”

    林珀面露无奈。他虽然是现任的林家掌门人,可是却可以说对林逐水一点办法都没有。林逐水要是真的不愿意肯定会一口回绝,现在没有说的那么直接,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珀把目光移到了周嘉鱼的身上,忽的灵光一现,他道:“小叔,之前姨妈那边不是送了我一个玉丝袋么?我送您可好?”

    林逐水淡淡道:“我拿这个来做什么。”

    林珀道:“您徒弟不是才得了那枚古镜么,那古镜是阴气重的东西,您徒弟又是至阴之体,不能把这东西随身携带,有了玉丝袋就方便了啊。”

    周嘉鱼听了之后有点懵逼,心想这事儿这么突然扯到他身上来了。但是他又感觉林逐水和林珀说话,没什么他插嘴的余地,于是张了张口,到底什么话也没说话。

    林珀继续劝说道:“嘉鱼天赋这么好,但体质特殊,身边总要带点防身的东西,我看那镜子就很好啊……”

    周嘉鱼听着林珀碎碎叨叨,突然就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被家长带着的小朋友,而此时推销员林珀正在利用家长对小朋友物品的购买**,进行推销……

    林珀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还提到了佘山徐家,林逐水的态度总算松动了,道:“行。”

    林珀明显松了口气。

    当然,放松的最多的,还得是站在旁边战战巍巍陆小旭,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沈一穷身上,深怕他一言不合就掏出符纸就点。

    “定下周三的机票。”林逐水道,“我要休息几天。”

    林珀哪里还敢置喙,点头称好,然后才带着陆小旭走了。

    林逐水也结束了漫长的晚饭,回去休息。

    剩下的周嘉鱼问沈一穷,说林珀说的那玉丝袋到底是什么东西。

    沈一穷道:“我也只是听说过,好像是那东西非常特别,是用古代秘法将玉石抽丝,然后做成的袋子,这袋子可以隔绝阴阳之物,是非常实用的宝贝。”

    周嘉鱼道:“可是……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我是不是不太合适……”

    沈一穷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师兄当年获得冠军之后先生也送了个很特别的用来装墨台的盒子,况且那镜子如果你不能随身带着,不就白费了么?”他说完之后,开始畅想自己参加比赛获得第一,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光景。

    已经过了这一关的周嘉鱼却是拍拍沈一穷的肩膀,说:“到时候你可要加油,不然罐儿这个外号,我估计就是要让给你了。”

    沈一穷:“……”

    飞机票定在下周,这几天他们可以好好的休息。

    周嘉鱼闲得没事儿就是练画符合看各种风水相关的资料书,每天努力充实自己。

    林逐水给了周嘉鱼一个符纸的模板,上面有各种各样符的画法,按照林逐水的说法就是周嘉鱼先自己画着,有什么画不过去的地方,再来找他。

    周嘉鱼看着符纸发现符纸有很多功能的,什么旺财啊,升官啊,健康啊,不过这些符纸画起来都特别的费尽,周嘉鱼第一天尝试之后发现自己画到后面整个人都没了力气,一笔画完简直就是不可能。

    晚上周嘉鱼和沈一穷交流了一下心得,沈一穷说这是正常的,一开始画符纸的时候基本都是这样。他开始比周嘉鱼还惨,画个四分之一人基本就废了,而且是一废废两天,吃饭都得师兄端到面前来喂。

    周嘉鱼听完之后惊了,有气无力的说:“还能喂饭啊?”

    沈一穷说:“所以说你注意点,别把自己画废了,还得我照顾你吃饭……”

    周嘉鱼心想你照顾我吃饭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照顾我吃你做的饭,一想到沈一穷做的面条,周嘉鱼就觉得自己不能倒下,因为倒下去之后天天吃沈一穷的面条极大可能再也爬不起来了……

    既然这符这么难画,那效果应该很好吧,周嘉鱼有点好奇,便又问了一句。

    沈一穷说:“那可不,这些符都是先生改良过的,效果杠杠的。”

    周嘉鱼说:“真的?你试过效果?”

    沈一穷表情复杂,没说话。

    周嘉鱼道:“哇,你这表情什么意思?”

    沈一穷愁苦的说:“就是你知道吧,我这年纪,总想谈谈恋爱什么的,当时就手贱,没听师兄的劝,试了试那桃花符。”

    周嘉鱼眼前一亮,道:“效果怎么样?”

    沈一穷沉默了很久,才冒出一句:“桃花符,至少身边得有个女人吧?那时候我天天窝在院子里,别说女孩儿了,吃个鸡都是公的……”

    周嘉鱼:“……”

    沈一穷说:“我开始还以为没什么效果,直到某一天……”

    周嘉鱼看到了沈一穷痛苦的表情。

    沈一穷绝望的说:“暮四大师兄问我,说沈一穷啊,你怎么最近越来越娘了?”

    周嘉鱼:“!!!”

    沈一穷道:“我他妈是服了这个符的效果了,没有条件?没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