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挑战
    周嘉鱼和沈一穷慢慢的走过楼道, 爬上了楼顶。看小说到网

    楼顶是个很大的平台,上面还能看出原来居民生活的痕迹。周嘉鱼上来的时候, 注意到楼顶上的天空是暗色的。今天明明是个大晴天, 可这栋小楼,却好像被世界遗弃在了黑暗之中。沈一穷一到上面便迟疑着指向平台中央的东西,问道:“那个东西是什么?”

    周嘉鱼顺着沈一穷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铁做成的水箱, 想来应该是居民用来储存生活用水的, 他道:“水箱吧。”

    沈一穷闻言皱着眉头,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那是我听错了么。”

    周嘉鱼本来还想问沈一穷听错了什么, 然而下一刻, 他便知道了沈一穷这句话的含义。因为立在他们面前的那个水箱, 开始发出轻微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水箱里面, 用手一下一下的敲打着铁制的水箱壁。

    沈一穷和周嘉鱼瞬间被这个声音搞的汗毛倒立。

    周嘉鱼非常直接的对着沈一穷说:“我一点都不想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在响。”

    沈一穷叹气:“我也是。”

    但是话虽然是这么说, 该做的事还是得做。既然林逐水特意叮嘱他们到楼顶上来查看, 那肯定是有其用意。

    周嘉鱼说:“那、那咱们去看看?”

    沈一穷一脸便秘的表情:“走。”

    水箱旁边, 有一条布满了锈迹的铁楼梯, 看样子应该是方便维修和检查。周嘉鱼走在前面, 沈一穷断后,两人一前一后,爬上了水箱。

    哪知道他们刚上去,那声音就变得更大了,简直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水箱里冲出来一样。

    周嘉鱼走到水箱的盖子边上, 道:“开吗?”

    沈一穷咬着牙道:“开!”

    这盖子看起来颇为沉重,至少需要两人一起用力,才能掀起来。周嘉鱼和沈一穷一人走到一边,拉住了盖子的把手,开始发力——

    “嘎吱——”陈旧的水箱盖子发出刺耳的噪音,随着盖子一点点被掀开,周嘉鱼和沈一穷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看见什么了?”身体往后倾的沈一穷问。

    周嘉鱼很机智的说:“我眼睛还没恢复了,十米开外啥都看不见,你视力好,你看。”

    沈一穷:“……”他表情扭曲一下,骂道,“我他妈的差点就信了!”他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吸了口气,慢慢的把脑袋凑过去,疑惑道,“没东西啊。”

    周嘉鱼说:“没东西?”他有点不信,但还是朝着水箱盖子底下瞧了一眼。

    真的没有东西,水箱之中里的水已经很久没有换过了,呈现出一种让人觉得不舒服的墨绿色,还能在里面看到一些赃物,但水面挺平静的,里面不像是有活物的样子。

    从这水箱高度上看来,水深至少有两米,周嘉鱼道:“等等……一穷……”

    沈一穷说:“啊?”

    周嘉鱼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把盖子掀起来的时候,那声音……没了?”

    沈一穷:“……”

    两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毛骨悚然。

    就在此时,周嘉鱼突然发现原本死寂的水面,竟然开始咕噜咕噜的冒出泡泡,那些泡泡不断的翻滚,不到片刻整个水箱便好像开始沸腾了似得。

    墨绿色的水面之下,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上浮起,周嘉鱼道:“妈的!我怎么看见了手!”

    沈一穷惨叫:“我他妈的看见了脚——”

    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后,周嘉鱼说脏话的频率就开始直线上升,特别是这样的场合,总感觉说几句脏话好像能壮壮胆子。

    但在看清楚了水面里面浮起来的东西之后,周嘉鱼觉得他就是把他这辈子的脏话一口气都说完,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水箱里浮起了尸体,不是一具,而是一团。

    被泡的肿胀的尸体,手脚全部绞在一起,每一具几乎都呈现出一种怪异之极的姿势。那浓烈的尸臭气息熏的人几欲作呕,然而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些尸体,竟是会动的。他们……居然攀附在了水箱的顶部,开始尝试着爬起来。

    周嘉鱼彻底疯了,和沈一穷两人拔腿就跑,简直恨不得自己能身后长出一双翅膀,直接飞到林逐水的身边。

    但是当他们两个跑下了水箱准备冲下楼去,却发现楼梯间本该开着的铁门竟然关上了。

    沈一穷和周嘉鱼两人疯狂的敲门,惨叫着:“救命啊——”

    没人回应。

    而水箱里,被他们两个放出来的尸块怪物,却是已经开始爬出来了。无数的手脚,艰难的做着同一个动作,腐烂的肌肤贴在地面上,发出黏腻的让人恶心的声音。

    周嘉鱼道:“卧槽!怎么办!”

    沈一穷说:“不要慌!!冷静!!”他说着冷静,却和周嘉鱼一样抖的跟筛糠似得,哆哆嗦嗦的从自己身后的包里开始取出之前准备的东西。

    周嘉鱼说:“用什么——”

    沈一穷说:“尸化为僵,一怕白糯米,二怕雄鸡血,三怕童子尿,四怕……四怕……我他妈的也不知道四怕什么……快,快,你是童子吗?”

    周嘉鱼说:“我是——难道你不是——”

    沈一穷说:“我十四的时候就不是了!”这小王八蛋还骄傲的挺了挺胸。

    周嘉鱼怒道:“他妈的你再和我废话那东西都要爬你脸上了!”

    两人不知道糯米有没有效果,便线撒出一条线,想将那怪物拦住。

    这怪物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周嘉鱼粗略的数了数里面至少有二十多个人,此时利用那无数的肢体朝着他们缓缓的蠕动过来,仿佛要将他们变成其中一员。

    它们很快就下了水箱,到了他们铺撒糯米的地方。

    “有用!”沈一穷惊喜道,“它们好像没动了!”

    怪物停在了洒出的糯米线之前,看得出,他们的行动出现了一些犹豫,似乎并不喜欢面前的东西。

    可沈一穷还没高兴到两秒,便看到那玩意儿却是已经踩上了糯米。

    白皙的糯米和怪物的皮肤接触后,发出滋滋的响声,并且出现了一些黑色的斑点,看起来是有些效果。可效果似乎也仅限如此了,除了这些痕迹之外,怪物的行动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奔着他们就过来了。

    沈一穷表情狰狞,骂道:“别怕!老子带了十斤糯米!撒的他妈都不认识!”

    周嘉鱼:“……”当时买的时候沈一穷只是说有备无患,没想到他居然全部带来,他来的时候还在想沈一穷的包怎么看起来那么沉呢。

    沈一穷直接掏出袋子,和周嘉鱼开始疯狂撒米,边撒边说:“你能尿吗?既然糯米有用,那童子尿肯定比糯米效果好!”

    周嘉鱼说:“尿不出来——”

    沈一穷说:“包里有水,你喝啊!”

    周嘉鱼:“!!!”他咬了咬牙,把包里的两瓶水全灌进肚子里了,毕竟此时生死攸关,只能搏一把了!

    沈一穷找机会给林逐水打了个电话,毫不意外的发现电话无法接通,经过最初的恐慌,他却是冷静了下俩,说:“周嘉鱼,今天咱两走只能自己努力了,不然,不然我们就得死在这儿!”

    周嘉鱼咬牙说好,他已经死过一次,现在是捡来的命,自然得更加珍惜。

    那怪物身上散发的尸臭让人恶心极了,沈一穷把他准备的香递给周嘉鱼,让他抹一点在鼻子下面。

    周嘉鱼一一照做,同时不忘在地上撒米。

    那怪物体型巨大,但好在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行动缓慢,有了糯米作为阻拦,更是无法追上周嘉鱼和沈一穷。

    于是一时间,周嘉鱼和沈一穷都开始绕着屋顶开始跑,一路上撒了不少的米。

    细小的伤害累计起来,似乎对那怪物产生了些作用,它开始变得烦躁,组成它的尸体开始挣扎,周嘉鱼还注意到甚至有被糯米伤的太厉害的尸体直接被抛了下来。

    最初强烈的恐惧,此时麻木了不少,周嘉鱼踩着怪物一路上留下的青色液体开始跑不知道第几圈。

    沈一穷说:“咱们努力再跑跑,先生在底下等不到我们,会来找咱们的!”

    周嘉鱼脑海里出现了林逐水的面容,原本有些疲惫的身体,再次充满了力量,他重重的点头,说:“好!”

    两人就这么艰难的耗着时间,一圈,又一圈,怪物的体型开始不断的减小,楼顶上却是开始散落乱七八糟的尸体残骸。

    开始周嘉鱼和沈一穷还觉得这是他们胜利在望的标志,但是周嘉鱼却注意到了一点异样,他疑惑道:“沈一穷,是不是太对劲啊?”

    沈一穷道:“什么?”

    周嘉鱼说:“是我的错觉吗?怎么这玩意儿,好像跑的比之前快了……”

    沈一穷:“……”他沉默片刻,对着身后的玩意儿目测了一会,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这好像,不是你的错觉。”

    周嘉鱼:“……”

    沈一穷崩溃道说:“这种鬼东西还带进化的啊?尸体兽——进化!超级尸体兽!”

    周嘉鱼觉得这时候笑出来很不合适,但是他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能在这时候还插科打诨,大概是沈一穷做这一行的天分吧。

    随着尸块怪物逐渐变小,糯米对他们的伤害似乎也开始减弱。但沈一穷毕竟还有准备,直接拿出了香,点燃之后还是疯了似的吹,想要多制造点香灰出来。

    怪物的体型在逐渐变小,可周嘉鱼和沈一穷的压力却在变大。怪物变小之后,体型更加的灵活,甚至好像聪明了了一点,开始避开香灰和糯米,走其他的道路。

    周嘉鱼已经不记得他在楼顶上围着那水箱绕了几圈了,可楼下的林逐水却依旧没有动静,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们一样陷入了苦战。

    沈一穷苦着脸道:“不行了不行了,东西都要扔完,它要追到什么时候?”

    周嘉鱼说:“追到你成为它一部分的时候。”

    那怪物在地上跑动,发出黏腻的让人不愉快的声音,周嘉鱼经常往后看,却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怪物扔再尸体的行为,并不是没有规律的,而是以某个部位为中心。

    周嘉鱼说:“吸引他们在一起的,是什么东西?”

    沈一穷也在思考,说:“我开始觉得这是僵尸,但是又好像不太像,反而有点像水鬼什么的,如果能把它们聚集在一起,那阴气一定非常非常的重,很有可能是特殊的鬼物。”

    周嘉鱼道:“这东西怕什么?”

    沈一穷说:“自然是至阳的东西。”

    说至阳,两人都沉默了,因为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林逐水。

    沈一穷说:“先生居然还没有动静,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周嘉鱼咬牙道:“就没办法把它杀掉么?”

    沈一穷瞅了一眼那玩意儿,问:“现在还不行,至少得让它露出真实的面目。”

    周嘉鱼说:“怎么办?”

    沈一穷说:“我还有不少糯米,和香灰一起撒完之后应该是差不多了。”

    周嘉鱼说:“露出来之后呢?”

    沈一穷沉默片刻,认真又严肃的问周嘉鱼:“所以,你想上厕所了吗?”

    周嘉鱼:“……一点。”

    沈一穷说:“不能一点,必须很多!”

    周嘉鱼:“……”他肾好怪他吗?

    沈一穷道:“童子尿对他肯定有大用处,我这里还有一把桃木剑,我刺它一剑之后它肯定回来攻击我,你到时候抓住时机,对它拉下裤子拉链!”

    周嘉鱼觉得自己简直无话可说。

    就在两人讨论的时候,那怪物却又开始发生变化。它身上最后一层尸体也开始往下落,周嘉鱼终于看到了怪物里面最核心的东西——那是一个人女人。

    一个跪在地上,肌肤惨白的女人,她的身体没有像其他的尸体那样肿胀起来,保持着原有的模样,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的面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森森的鬼气。但她的模样,却不是最让周嘉鱼和沈一穷害怕的,让两人恐惧的,是她的速度。

    挣脱了周身的尸块,她爬行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几次都险些追上来。

    沈一穷见到不行了,咬牙说:“不能等了,周嘉鱼!能行吗?!”

    周嘉鱼觉得自己要疯了,说:“我努力一下——”

    沈一穷说:“待会儿到门口,我们听下,我喊一二三,我刺她一剑,你看准时机,脱裤子一气呵成啊——”

    周嘉鱼:“……”妈的,要是不知道的人听见了,还以为他们耍流氓呢!

    眼见那女尸已经甩掉了最后附着在身上的尸体,速度再次提升,朝着他们就扑了过来。而沈一穷和周嘉鱼,也到了刚才约定好的地点,沈一穷咬紧牙关,制止住了自己想要逃走的**,拿着桃木剑对着女尸就便刺了出去。

    周嘉鱼痛苦的脱下了裤子……

    他们的计划似乎非常顺利,沈一穷成功的让女尸的动作停了下来,周嘉鱼也成功的泼上了童子尿,然而童子尿却没有想象中的效果。沈一穷惊愕的瞪眼:“周嘉鱼,你到底是不是处男?”

    周嘉鱼猛然想起一个可怖的事实——他的确是处男,可这具身体,却极有可能和其他人发生过关系。

    “操!”周嘉鱼骂了一声,“快跑!”

    沈一穷拔腿就跑,周嘉鱼也打算往前,可裤子还在腿上,一个不小心整个人便跌坐在了地上。那女尸根本不给周嘉鱼补救错误的机会,直接朝着他扑了上来——

    周嘉鱼在这个瞬间,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完了,他倒在地上,脑子里已经开始闪过走马灯,他看到了刚澳门葡京网上娱乐的自己,看到了参加比赛时的那些事,也看到了林逐水……

    林逐水淡淡的笑着,叫了他一声:“小蠢货。”

    周嘉鱼绝望的闭上眼睛,心想,先生,我,先走了……

    “小蠢货。”声音再次响起。

    周嘉鱼觉得这走马灯是不是走的太长了点。

    “周嘉鱼!”这次声音里没了温柔,带了点无奈。

    周嘉鱼睁开了眼,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女尸,和门口站着的林逐水。

    林逐水穿着白衣,站着黑暗之中静静的闭着眼睛,虽然看不见他的眼,可周嘉鱼却猜测,此时林逐水的眼神一定会非常的温柔。

    周嘉鱼哭道:“先生——我好想你——”

    他本来想说,还好先生来了,不然他今天肯定交代在了这里。却不想沈一穷凑了过来,一脸惊讶道:“周嘉鱼,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

    “啊?”周嘉鱼莫名其妙的。

    沈一穷说:“那尸体都扑到你身上了,你却把直接把它弹开了,身上好像还爆出一阵金光……”

    提到金光,周嘉鱼却是想起什么,看向自己手腕上的佛珠手链,他道:“等,等等,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是这个……”

    沈一穷说:“啊?”

    两人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佛珠手链,脑力转过了千万个想法。

    “还傻坐着什么?”林逐水淡淡道,“走了。”他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两人会在楼顶上遇到什么,甚至连来这里的时间都掐的刚刚好。

    周嘉鱼爬起来,提裤子,生无可恋的跟在林逐水身后下了楼。

    沈一穷也有点品过味来了,说“先、先生,这佛珠,是不是可以直接弄死楼顶的阴物啊?”

    林逐水说了一句话,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只是内容却让周嘉鱼和沈一穷沉默了好久好久,林逐水说:“楼顶上的门,是我关的。”

    周嘉鱼:“……”

    沈一穷:“……”

    林逐水微笑道:“胆子这种东西,多练几次就大了。”显然,他早就知道楼顶上的玩意儿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甚至于只要敢近身,就会被佛珠直接毁掉。之所以叫他们上去,就是为了给他们练练胆子。

    周嘉鱼想起了自己脱了裤子坐在地上的的模样,他又一次,在心中有些微妙的庆幸,庆幸林逐水看不见……

    沈一穷也没有想到,他们解决楼上那玩意儿的最好办法是跌一跤,由着它们扑上来,他想到了自己辛辛苦苦背来的十斤糯米,和在楼上跑的那么多圈步,伸手拭去了自己眼角一滴灵魂的泪水。

    从楼顶下来,两人都没怎么说话,直到到了三楼,周嘉鱼才问了一句:“先生,那僵尸呢……?”

    林逐水道:“已经不在这儿了。”

    周嘉鱼:“……所以您刚才说铁门后面……”

    林逐水很直接的说:“那是我骗你们的——来都来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他们两个第一次知道,来都来了这句话,还能用在这里。

    三楼尽头的铁门已经被打开,露出了据说专门用来养尸的地方。

    周嘉鱼在尽头处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血池,池子里全是凝固了鲜血,看起来十分的恶心。也不知道这人怎么弄出来的,而这脆弱的旧楼,居然承受得了如此重的重量。

    “这栋楼的位置有些特殊。”林逐水道,“简单来说就是鬼门关所在的位置,所以被人看上,用来做了养尸的地方。”

    沈一穷看着那些被使用过的物件,道:“他把楼里的居民全都给……”

    林逐水点点头。

    周嘉鱼面露不忍,林逐水说,楼里大部分居民都没了,有的留下了尸体被扔在了楼顶上的水箱里,有的干脆连尸骨都没留下。

    “那楼上的尸体不是这人搞出来的?”周嘉鱼道。

    “只是怨气的化物。”林逐水道,“最后死掉的那个女孩怨念极大啊,便形成了尸堆,还好没有抛尸在江河,否则很容易形成死人湾。”

    周嘉鱼道:“这人也太过分了,居然杀了这么多的人?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复活艳红岫?”

    林逐水道:“一个目的,已经足够让人做很多事了。”他似乎不愿多谈这件事,人心的丑恶,有时候总会让人感到厌烦。

    “他带着棺材,应该逃不远。”林逐水说,“白天肯定躲着,晚上才敢出来,你们休息休息,晚上继续接着找。”

    周嘉鱼和沈一穷听到能休息,都挺高兴的,毕竟他们在楼上跑的路程加起来,估计都能算上个小型马拉松了。

    林逐水没说让他们在哪睡,周嘉鱼和沈一穷干脆在这血池傍边随便选了张椅子,就开始午休了。不得不说,林逐水的锻炼,果真是效果不错,这要是之前周嘉鱼哪里睡得着啊,肯定哆哆嗦嗦的,但是现在他不但能睡着,还他娘的能打呼。

    沈一穷也睡着了,两人均匀的呼吸声在屋子里,陷入浅眠的他们却是没注意到林逐水的嘴角,微微往上勾了勾,露出一个近乎温柔的笑容。

    半个小时之后,周嘉鱼自然醒来,他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叫了声先生。

    林逐水说:“醒了?”

    周嘉鱼嗯了声。

    沈一穷听到声音,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道:“睡醒了,真舒服。”

    林逐水道:“离天黑还有些时候,我们去附近吃些东西。”他向来都没有什么食欲,说这话肯定也是考虑周嘉鱼和沈一穷。

    周嘉鱼没有逞强,乖乖的应了林逐水的话,毕竟他是真的有点饿了。

    于是三人出了这楼,去了旁边一个普通的小饭店。出了旧楼后,那股子阴冷的气息就不见了,阳光照在身上,周嘉鱼觉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想起他们在顶楼看到的天气,说实话,虽然也有太阳,但是那太阳上面莫名的就感觉蒙了层纱,一点暖和的感觉也没有。

    大约是他们三人中的两个看起来都有些狼狈,进吃饭的小店时,老板还朝着他们看了好几眼。

    周嘉鱼是真的饿了,他点了几个菜之后,捧着碗就开始跟沈一穷埋头刨饭。林逐水果然没兴趣吃东西,他甚至连要动筷子意思都没有,就这么静静的坐在一边,等着两人吃。

    经历过了那么惊险的事儿,再一般的饭菜也变得美味起来,周嘉鱼刨了三碗饭,总算是饱了,很满足的摸了摸肚子。

    沈一穷还在努力塞第四碗。

    周嘉鱼忽的想起什么,对着店家道:“老板,能问问你们旁边那座楼的事儿么?”

    老板正在摘菜听到他的话,头也不回道:“哪栋?”

    周嘉鱼说:“就是小巷拐进去的第一栋筒子楼。”

    老板说:“哦,那栋啊,那栋没人住了啊,一年前好像发生了场火灾,死了不少人,成了废楼。我记得一直说要拆迁呢,也不知道怎么的拖到现在也没动静。”

    “火灾?”周嘉鱼惊讶道,“可是从外面看不出来啊。”

    老板说:“怎么看不出来,墙壁都黑漆漆的。”他说的非常认真,明然不是在开玩笑。

    看来周围居民眼里的旧楼,和他们眼中,有些不同……

    “那您知道死了多少人么?”周嘉鱼又问。

    老板想了想,随口道:“当时官方给的数据是十几个,但是据说火灾特别的大,很多人尸体都没有找到,直接报的失踪,你知道嘛,能住那楼的,家庭条件都不太好。补偿到位了,大部分人也就认了,事情也没闹大。”

    周嘉鱼简直觉得这事情太诡异了,能做到这一步,绝非以个人之力能办到的。怪不得楼里一个人也没有周围的人也不觉得奇怪,而楼中被害死的人,也有了完美的解释。

    林逐水静静的听着,从头到尾脸上都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切。

    沈一穷听着有点生气,也不刨饭了:“那火灾原因呢?”

    老板说:“线路老化……怎么?你们问这么清楚,是有亲友住楼里?”他是这么猜测的,但看几人的穿着,却又觉得不太像。特别是其中的林逐水,虽说穿着朴素淡雅,可整个人的气质就让人知道他肯定不是一般人。

    “没。”周嘉鱼说,“只是路过这边,看见那楼有点好奇。”

    “哦。”老板又垂着头开始摘菜了。

    周嘉鱼想了想,坐过去给老板递了根烟,说:“老板,其实我是写小说的,和我编辑一起出来找找素材,听说这边晚上好像有什么怪事儿,您和我聊聊呗。”

    这会儿下午了,没什么生意,老板也挺闲的,接过烟说:“怪事儿?嗯……怪事儿的话,好像真有一件。”

    周嘉鱼道:“您说说?”

    老板说:“这两天,上塘街那边好像丢了三四个孩子了,都是晚上丢的,家长报了警,警察也来了好几趟,但都没有线索。说监控全坏了,什么线索都没有。”

    周嘉马上来了精神,道:“真的假的,这么邪乎?”

    老板吐了口烟:“他们就是这么说的,我也就听听,当个饭后闲聊的谈资而已。”

    看来这情况极有可能就是那人搞出来的,周嘉鱼又问了几句,见老板似乎并不知道其他消息了,这才道了谢,回到了林逐水身边。

    林逐水道了声:“不错。”

    周嘉鱼得到夸奖,骄傲的挺起小胸脯。

    沈一穷暗暗的给他竖起大拇指。

    有了大致的范围,总比蒙头转向的到处找好多了,不过周嘉鱼离开的时候又觉得好像自己的套话有点多余,因为毕竟林逐水的实力摆在那儿,真想要找什么,估计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林逐水却好似知道他在想什么,轻轻道了声:“你做的的确不错,比起那些东西,和人打交道,也是门学问。”

    周嘉鱼不好意思道:“先生,我只是觉得自己太弱了。”

    林逐水说:“不急,慢慢来,沈一穷还陪着你呢。”

    沈一穷:“……先生我能再去买几斤糯米吗?”

    林逐水勾起嘴角:“买糯米也没用,遇到那东西,糯米顶多给自己调个味儿。”

    沈一穷:“……”

    周嘉鱼则眼巴巴的看着林逐水,小声说:“先生,晚上你可别再吓我们了。”糯米都已经用完了。

    哪知道林逐水说了句:“我考虑一下。”

    周嘉鱼:“……”

    沈一穷:“……”

    两人都面露绝望,沈一穷甚至开始恨自己年少轻狂,为什么没能把持住,去尝了禁果。早恋在风水这一行里,果真是危害巨大。

    之前老板说的上塘街就在这附近,过几条马路就到了。这一片也属于旧城区,规划和建筑都比较混乱,到处都能看见马上要进行拆迁的建筑。

    到了上塘街,林逐水并不急切,他在街道上穿行,似乎在算什么。

    沈一穷也在掐手指推算,但看他的表情,估计是没成功,因为眉头一直没松开过。

    周嘉鱼天赋异禀,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烦,他一进到这街道就感觉一种熟悉的令人不舒服的气息。这气息很淡,但是在周嘉鱼却非常清楚的感觉到了,他仔细观察了周围,发现这条街半空中竟然也飘着淡淡的黑雾。

    这黑雾非常奇怪,在常人走的位置没有,却是浮在半空中,难不成那东西还长了翅膀?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边出了事儿的缘故,街上的行人在入夜之后很快就变得稀少,更是一个小孩都看不到。大部分店铺也都关了门,原本还算热闹的街道,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安静了下来。

    晚上八点,路边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却是已经看不到其他的行人了。

    周嘉鱼抬头看着夜空,发现那黑雾似乎变浓了,而且由静止变成了流动的形态,仿佛是一条黑色的溪流,在夜空中流淌着。

    这里的道旁,种着各种乱七八的树木,有松柏,有垂柳,微风拂过,树梢沙沙作响,如同嘶嘶低语。

    林逐水缓步走到了街道不远处的小广场上。

    广场很普通,最中心是个小小的花园,种着高大的槐树,旁边是居民楼。昏暗的灯光透过树荫投下怪异的阴影,整个广场上一个人都没有,风吹着秋千嘎吱作响。

    周嘉鱼忽的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自己的发丝之上,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却是发现自己头顶上的槐树的树叶,一片片的落了下来。

    林逐水淡淡的声音响起,他道:“有鬼依木,是为槐。还躲什么,出来吧。”

    他话语落下,树木后面竟是真的出现了一个狭长的黑影,那黑影长手长脚,显然不是人类,就是这样立在地上,静静的凝视着他们三人。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呜哇,我的屁股只有先生能看……

    林逐水:你不怕我把你屁股看的烧起来?

    周嘉鱼:……

    还是准时更新了,勤劳的小作者摸着自己的肾想要波营养液_(:3」∠)_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4,浅水炸弹x1,谢谢亲,破费了!!

    感谢 咪咪菜花妞 的火箭炮x1

    感谢 一困大王 的手榴弹x1

    感谢 苍蓝的烟火 的手榴弹x1

    感谢 楼扇颜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24624404 的地雷x3感谢 默naoh 的地雷x3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2感谢 夷陵老祖 的地雷x2

    感谢 ⊙⊙苦夏 的地雷x1感谢 玘阿 的地雷x1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

    感谢 點點。 的地雷x1感谢 湮吱吱 的地雷x1感谢 十七 的地雷x1

    感谢 穗穗岁岁 的地雷x1

    感谢 紫月 的地雷x1感谢 木君 的地雷x1感谢 忘羡 的地雷x1

    感谢 stillice 的地雷x1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

    感谢 饭量不小 的地雷x1感谢 邪魅一笑 的地雷x1

    感谢 朴 的地雷x1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

    感谢 地球 的地雷x1感谢 你能奈我何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戢剑 的地雷x1感谢 悟之 的地雷x1

    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玉玉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爱丽丝没有梦 的地雷x1

    感谢 芯芯 的地雷x1感谢 tapon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夜光菇 的地雷x1

    感谢 小花喵儿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钱钱 的地雷x1

    感谢 小楫轻舟 的地雷x1感谢 大大更新了吗 的地雷x1感谢 阿卡婷 的地雷x1

    感谢 浅林 的地雷x1感谢 右鸟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