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挑战
    周嘉鱼和沈一穷慢慢的走过楼道, 爬上了楼顶。看小说到网

    楼顶是个很大的平台,上面还能看出原来居民生活的痕迹。周嘉鱼上来的时候, 注意到楼顶上的天空是暗色的。今天明明是个大晴天, 可这栋小楼,却好像被世界遗弃在了黑暗之中。沈一穷一到上面便迟疑着指向平台中央的东西,问道:“那个东西是什么?”

    周嘉鱼顺着沈一穷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铁做成的水箱, 想来应该是居民用来储存生活用水的, 他道:“水箱吧。”

    沈一穷闻言皱着眉头,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那是我听错了么。”

    周嘉鱼本来还想问沈一穷听错了什么, 然而下一刻, 他便知道了沈一穷这句话的含义。因为立在他们面前的那个水箱, 开始发出轻微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水箱里面, 用手一下一下的敲打着铁制的水箱壁。

    沈一穷和周嘉鱼瞬间被这个声音搞的汗毛倒立。

    周嘉鱼非常直接的对着沈一穷说:“我一点都不想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在响。”

    沈一穷叹气:“我也是。”

    但是话虽然是这么说, 该做的事还是得做。既然林逐水特意叮嘱他们到楼顶上来查看, 那肯定是有其用意。

    周嘉鱼说:“那、那咱们去看看?”

    沈一穷一脸便秘的表情:“走。”

    水箱旁边, 有一条布满了锈迹的铁楼梯, 看样子应该是方便维修和检查。周嘉鱼走在前面, 沈一穷断后,两人一前一后,爬上了水箱。

    哪知道他们刚上去,那声音就变得更大了,简直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水箱里冲出来一样。

    周嘉鱼走到水箱的盖子边上, 道:“开吗?”

    沈一穷咬着牙道:“开!”

    这盖子看起来颇为沉重,至少需要两人一起用力,才能掀起来。周嘉鱼和沈一穷一人走到一边,拉住了盖子的把手,开始发力——

    “嘎吱——”陈旧的水箱盖子发出刺耳的噪音,随着盖子一点点被掀开,周嘉鱼和沈一穷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看见什么了?”身体往后倾的沈一穷问。

    周嘉鱼很机智的说:“我眼睛还没恢复了,十米开外啥都看不见,你视力好,你看。”

    沈一穷:“……”他表情扭曲一下,骂道,“我他妈的差点就信了!”他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吸了口气,慢慢的把脑袋凑过去,疑惑道,“没东西啊。”

    周嘉鱼说:“没东西?”他有点不信,但还是朝着水箱盖子底下瞧了一眼。

    真的没有东西,水箱之中里的水已经很久没有换过了,呈现出一种让人觉得不舒服的墨绿色,还能在里面看到一些赃物,但水面挺平静的,里面不像是有活物的样子。

    从这水箱高度上看来,水深至少有两米,周嘉鱼道:“等等……一穷……”

    沈一穷说:“啊?”

    周嘉鱼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把盖子掀起来的时候,那声音……没了?”

    沈一穷:“……”

    两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毛骨悚然。

    就在此时,周嘉鱼突然发现原本死寂的水面,竟然开始咕噜咕噜的冒出泡泡,那些泡泡不断的翻滚,不到片刻整个水箱便好像开始沸腾了似得。

    墨绿色的水面之下,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上浮起,周嘉鱼道:“妈的!我怎么看见了手!”

    沈一穷惨叫:“我他妈的看见了脚——”

    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后,周嘉鱼说脏话的频率就开始直线上升,特别是这样的场合,总感觉说几句脏话好像能壮壮胆子。

    但在看清楚了水面里面浮起来的东西之后,周嘉鱼觉得他就是把他这辈子的脏话一口气都说完,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水箱里浮起了尸体,不是一具,而是一团。

    被泡的肿胀的尸体,手脚全部绞在一起,每一具几乎都呈现出一种怪异之极的姿势。那浓烈的尸臭气息熏的人几欲作呕,然而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些尸体,竟是会动的。他们……居然攀附在了水箱的顶部,开始尝试着爬起来。

    周嘉鱼彻底疯了,和沈一穷两人拔腿就跑,简直恨不得自己能身后长出一双翅膀,直接飞到林逐水的身边。

    但是当他们两个跑下了水箱准备冲下楼去,却发现楼梯间本该开着的铁门竟然关上了。

    沈一穷和周嘉鱼两人疯狂的敲门,惨叫着:“救命啊——”

    没人回应。

    而水箱里,被他们两个放出来的尸块怪物,却是已经开始爬出来了。无数的手脚,艰难的做着同一个动作,腐烂的肌肤贴在地面上,发出黏腻的让人恶心的声音。

    周嘉鱼道:“卧槽!怎么办!”

    沈一穷说:“不要慌!!冷静!!”他说着冷静,却和周嘉鱼一样抖的跟筛糠似得,哆哆嗦嗦的从自己身后的包里开始取出之前准备的东西。

    周嘉鱼说:“用什么——”

    沈一穷说:“尸化为僵,一怕白糯米,二怕雄鸡血,三怕童子尿,四怕……四怕……我他妈的也不知道四怕什么……快,快,你是童子吗?”

    周嘉鱼说:“我是——难道你不是——”

    沈一穷说:“我十四的时候就不是了!”这小王八蛋还骄傲的挺了挺胸。

    周嘉鱼怒道:“他妈的你再和我废话那东西都要爬你脸上了!”

    两人不知道糯米有没有效果,便线撒出一条线,想将那怪物拦住。

    这怪物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周嘉鱼粗略的数了数里面至少有二十多个人,此时利用那无数的肢体朝着他们缓缓的蠕动过来,仿佛要将他们变成其中一员。

    它们很快就下了水箱,到了他们铺撒糯米的地方。

    “有用!”沈一穷惊喜道,“它们好像没动了!”

    怪物停在了洒出的糯米线之前,看得出,他们的行动出现了一些犹豫,似乎并不喜欢面前的东西。

    可沈一穷还没高兴到两秒,便看到那玩意儿却是已经踩上了糯米。

    白皙的糯米和怪物的皮肤接触后,发出滋滋的响声,并且出现了一些黑色的斑点,看起来是有些效果。可效果似乎也仅限如此了,除了这些痕迹之外,怪物的行动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奔着他们就过来了。

    沈一穷表情狰狞,骂道:“别怕!老子带了十斤糯米!撒的他妈都不认识!”

    周嘉鱼:“……”当时买的时候沈一穷只是说有备无患,没想到他居然全部带来,他来的时候还在想沈一穷的包怎么看起来那么沉呢。

    沈一穷直接掏出袋子,和周嘉鱼开始疯狂撒米,边撒边说:“你能尿吗?既然糯米有用,那童子尿肯定比糯米效果好!”

    周嘉鱼说:“尿不出来——”

    沈一穷说:“包里有水,你喝啊!”

    周嘉鱼:“!!!”他咬了咬牙,把包里的两瓶水全灌进肚子里了,毕竟此时生死攸关,只能搏一把了!

    沈一穷找机会给林逐水打了个电话,毫不意外的发现电话无法接通,经过最初的恐慌,他却是冷静了下俩,说:“周嘉鱼,今天咱两走只能自己努力了,不然,不然我们就得死在这儿!”

    周嘉鱼咬牙说好,他已经死过一次,现在是捡来的命,自然得更加珍惜。

    那怪物身上散发的尸臭让人恶心极了,沈一穷把他准备的香递给周嘉鱼,让他抹一点在鼻子下面。

    周嘉鱼一一照做,同时不忘在地上撒米。

    那怪物体型巨大,但好在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行动缓慢,有了糯米作为阻拦,更是无法追上周嘉鱼和沈一穷。

    于是一时间,周嘉鱼和沈一穷都开始绕着屋顶开始跑,一路上撒了不少的米。

    细小的伤害累计起来,似乎对那怪物产生了些作用,它开始变得烦躁,组成它的尸体开始挣扎,周嘉鱼还注意到甚至有被糯米伤的太厉害的尸体直接被抛了下来。

    最初强烈的恐惧,此时麻木了不少,周嘉鱼踩着怪物一路上留下的青色液体开始跑不知道第几圈。

    沈一穷说:“咱们努力再跑跑,先生在底下等不到我们,会来找咱们的!”

    周嘉鱼脑海里出现了林逐水的面容,原本有些疲惫的身体,再次充满了力量,他重重的点头,说:“好!”

    两人就这么艰难的耗着时间,一圈,又一圈,怪物的体型开始不断的减小,楼顶上却是开始散落乱七八糟的尸体残骸。

    开始周嘉鱼和沈一穷还觉得这是他们胜利在望的标志,但是周嘉鱼却注意到了一点异样,他疑惑道:“沈一穷,是不是太对劲啊?”

    沈一穷道:“什么?”

    周嘉鱼说:“是我的错觉吗?怎么这玩意儿,好像跑的比之前快了……”

    沈一穷:“……”他沉默片刻,对着身后的玩意儿目测了一会,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这好像,不是你的错觉。”

    周嘉鱼:“……”

    沈一穷崩溃道说:“这种鬼东西还带进化的啊?尸体兽——进化!超级尸体兽!”

    周嘉鱼觉得这时候笑出来很不合适,但是他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能在这时候还插科打诨,大概是沈一穷做这一行的天分吧。

    随着尸块怪物逐渐变小,糯米对他们的伤害似乎也开始减弱。但沈一穷毕竟还有准备,直接拿出了香,点燃之后还是疯了似的吹,想要多制造点香灰出来。

    怪物的体型在逐渐变小,可周嘉鱼和沈一穷的压力却在变大。怪物变小之后,体型更加的灵活,甚至好像聪明了了一点,开始避开香灰和糯米,走其他的道路。

    周嘉鱼已经不记得他在楼顶上围着那水箱绕了几圈了,可楼下的林逐水却依旧没有动静,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们一样陷入了苦战。

    沈一穷苦着脸道:“不行了不行了,东西都要扔完,它要追到什么时候?”

    周嘉鱼说:“追到你成为它一部分的时候。”

    那怪物在地上跑动,发出黏腻的让人不愉快的声音,周嘉鱼经常往后看,却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怪物扔再尸体的行为,并不是没有规律的,而是以某个部位为中心。

    周嘉鱼说:“吸引他们在一起的,是什么东西?”

    沈一穷也在思考,说:“我开始觉得这是僵尸,但是又好像不太像,反而有点像水鬼什么的,如果能把它们聚集在一起,那阴气一定非常非常的重,很有可能是特殊的鬼物。”

    周嘉鱼道:“这东西怕什么?”

    沈一穷说:“自然是至阳的东西。”

    说至阳,两人都沉默了,因为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林逐水。

    沈一穷说:“先生居然还没有动静,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周嘉鱼咬牙道:“就没办法把它杀掉么?”

    沈一穷瞅了一眼那玩意儿,问:“现在还不行,至少得让它露出真实的面目。”

    周嘉鱼说:“怎么办?”

    沈一穷说:“我还有不少糯米,和香灰一起撒完之后应该是差不多了。”

    周嘉鱼说:“露出来之后呢?”

    沈一穷沉默片刻,认真又严肃的问周嘉鱼:“所以,你想上厕所了吗?”

    周嘉鱼:“……一点。”

    沈一穷说:“不能一点,必须很多!”

    周嘉鱼:“……”他肾好怪他吗?

    沈一穷道:“童子尿对他肯定有大用处,我这里还有一把桃木剑,我刺它一剑之后它肯定回来攻击我,你到时候抓住时机,对它拉下裤子拉链!”

    周嘉鱼觉得自己简直无话可说。

    就在两人讨论的时候,那怪物却又开始发生变化。它身上最后一层尸体也开始往下落,周嘉鱼终于看到了怪物里面最核心的东西——那是一个人女人。

    一个跪在地上,肌肤惨白的女人,她的身体没有像其他的尸体那样肿胀起来,保持着原有的模样,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的面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森森的鬼气。但她的模样,却不是最让周嘉鱼和沈一穷害怕的,让两人恐惧的,是她的速度。

    挣脱了周身的尸块,她爬行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几次都险些追上来。

    沈一穷见到不行了,咬牙说:“不能等了,周嘉鱼!能行吗?!”

    周嘉鱼觉得自己要疯了,说:“我努力一下——”

    沈一穷说:“待会儿到门口,我们听下,我喊一二三,我刺她一剑,你看准时机,脱裤子一气呵成啊——”

    周嘉鱼:“……”妈的,要是不知道的人听见了,还以为他们耍流氓呢!

    眼见那女尸已经甩掉了最后附着在身上的尸体,速度再次提升,朝着他们就扑了过来。而沈一穷和周嘉鱼,也到了刚才约定好的地点,沈一穷咬紧牙关,制止住了自己想要逃走的**,拿着桃木剑对着女尸就便刺了出去。

    周嘉鱼痛苦的脱下了裤子……

    他们的计划似乎非常顺利,沈一穷成功的让女尸的动作停了下来,周嘉鱼也成功的泼上了童子尿,然而童子尿却没有想象中的效果。沈一穷惊愕的瞪眼:“周嘉鱼,你到底是不是处男?”

    周嘉鱼猛然想起一个可怖的事实——他的确是处男,可这具身体,却极有可能和其他人发生过关系。

    “操!”周嘉鱼骂了一声,“快跑!”

    沈一穷拔腿就跑,周嘉鱼也打算往前,可裤子还在腿上,一个不小心整个人便跌坐在了地上。那女尸根本不给周嘉鱼补救错误的机会,直接朝着他扑了上来——

    周嘉鱼在这个瞬间,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完了,他倒在地上,脑子里已经开始闪过走马灯,他看到了刚澳门葡京网上娱乐的自己,看到了参加比赛时的那些事,也看到了林逐水……

    林逐水淡淡的笑着,叫了他一声:“小蠢货。”

    周嘉鱼绝望的闭上眼睛,心想,先生,我,先走了……

    “小蠢货。”声音再次响起。

    周嘉鱼觉得这走马灯是不是走的太长了点。

    “周嘉鱼!”这次声音里没了温柔,带了点无奈。

    周嘉鱼睁开了眼,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女尸,和门口站着的林逐水。

    林逐水穿着白衣,站着黑暗之中静静的闭着眼睛,虽然看不见他的眼,可周嘉鱼却猜测,此时林逐水的眼神一定会非常的温柔。

    周嘉鱼哭道:“先生——我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