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纸人
    林逐水还有些事情需要收尾,便给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放了几天假。

    沈一穷掏出钱包问周嘉鱼说, 说吧, 想去哪儿浪, 我来请客。

    周嘉鱼想了想之后, 很诚恳的说:“那咱们去上网打游戏吧……”

    沈一穷:“……”他张了张嘴, 很想开口鄙视周嘉鱼两句, 但是话到了嘴边,又给咽了下去,因为他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鄙视完周嘉鱼后, 估计还得自己想个能去的地儿,那多麻烦啊,于是他最后同意了周嘉鱼的提议道, “那好吧。”

    周嘉鱼说:“走着。”

    两个网瘾患者直奔网吧。

    这里上网的环境倒是挺不错的, 还有隔间。

    两人选了个射击类的游戏开了几局。

    沈一穷还是第一次和周嘉鱼打游戏, 打完之后颇为惊讶,说:“你居然这么厉害?”

    周嘉鱼说:“还行, 上班的时候和同事组过战队呢。”

    沈一穷道:“你们这行还组有上班时间啊?”

    周嘉鱼注意力全在游戏上面,没注意沈一穷奇怪的语气,随口应道:“我们这行怎么了?朝九晚五大家不都这样么……”他话还没说完,脑子里的祭八就开始尖叫,“说漏嘴啦,说漏嘴啦!”

    周嘉鱼这才惊觉,赶紧补救, 说:“没办法,毕竟是给人打工的,嗨,年轻的时候走了歪路……”

    沈一穷目光狐疑的看着周嘉鱼,他说:“要不是当初是我亲手把他套的麻袋,我都得怀疑是不是套错人了。”骗子骗得了一时,却骗不了一世,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沈一穷越发的觉得周嘉鱼身上充满了违和感。他实在是无法想象,眼前这个无比纯良的青年,会是个那个让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江湖骗子。

    而让沈一穷更奇怪的,是林逐水对待周嘉鱼的态度。好像见过了周嘉鱼之后,林逐水便没有明显的展露出厌恶。虽然说着比赛输了会把周嘉鱼做成罐儿,但沈一穷却清楚那不过是个玩笑,他甚至怀疑以现在林逐水对周嘉鱼的喜爱程度,周嘉鱼若是不幸输掉比赛,林逐水或许还会开口安慰。

    周嘉鱼见沈一穷表情越来越深沉,赶紧岔开话题,说:“我好饿啊,你请我吃烧烤呗。”

    沈一穷也是个性格单纯的,一听到吃立马把还在思考的事情抛在脑后,说:“走走走,这附近好像有一家烧烤特别有名。”

    这会儿太阳下山,晚风轻拂,正是吃夜宵的好时候。

    周嘉鱼和沈一穷一边聊天,一边慢慢走到了那个沈一穷说的烧烤店里。这家店应该挺有名的,看人气就特别的旺,桌子都摆到外面来了。

    两人拿了篮子去选了菜,又要了两瓶冰啤酒喝上了。

    沈一穷灌下去一大杯的啤酒,然后打了个嗝,说:“这日子真舒服啊。”

    周嘉鱼赞同的点头。

    沈一穷说:“不过你只能喝一瓶啊,而且喝完赶紧回去睡觉,不然又去骚扰先生,我怕不是又得陪着你画符本了。”

    周嘉鱼想到那次喝醉,就觉得往事不堪回首,点头道:“好……”

    烤好的菜老板很快端了上来,周嘉鱼尝了一点,道:“好吃!就是作料的味道太重了,有机会咱们架个烤架自己烤吧。”

    沈一穷说:“你还会弄烧烤?”

    周嘉鱼道:“这不挺简单么?”他们以前单位组织团建活动的时候,就有野营,他厨艺好,一般都是掌勺的,烧烤也做过,受到了同事们的热切欢迎。说起来那时候周嘉鱼单位里有一个暗恋他的姑娘,还找他表过白,但周嘉鱼知道自己的性向,所以态度坚决的拒绝了。后来那姑娘不久就调离了单位,也不知道和这事情有没有关系……

    酒麻痹了神经,让人的思维也发散起来。大约是孤身一人没有什么特别的牵挂,周嘉鱼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之后很少回忆以前的关于自己的事儿,现在偶尔想起,却是又生出一丝怅然。

    沈一穷也在聊自己的事儿,他说他家里兄弟姐妹们,都对他嫉妒的不得了,他运气好,当了林逐水的徒弟,在哪儿都特别的骄傲。

    周嘉鱼说:“偶尔会想家吗?”

    沈一穷大大咧咧的说:“想啊,有时候特别想,但是没事儿,我师兄们都好着呢,和我亲哥哥似得。”

    周嘉鱼竟是觉得有些羡慕沈一穷。

    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些微醺,本来还不够尽兴,但是鉴于周嘉鱼酒醉后的前科,沈一穷也没敢继续喝,说:“走了走了,回去了,回去了。”

    周嘉鱼道:“唉,都怪我酒量太差。”

    沈一穷说:“对啊,第一次看到喝点啤酒就倒的。”

    这会儿天色已经有些晚,老板也开始收摊。好在吃饭的地方离酒店不远,慢慢走过去消消食正好。

    两人走在马路边上,沈一穷正在念叨着回去一定要办一场声势浩大的bbq,周嘉鱼的脚步却忽的顿住了,他脸上出现些困惑:“沈一穷,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沈一穷说:“声音?”他环顾四周,摇摇头,“没有声音啊。”

    周嘉鱼蹙眉,他又往前走了两步,却是确定了自己的确没有听错,他竟是听到有人自在哼着童谣。

    “金娃娃,银娃娃,我家娶了个纸娃娃,纸娃娃,真好看,红唇胭脂抹一半,姨娘哭着要天亮,天亮天亮死精光。”——这声音越来越近,调子诡异无比,让听清楚了童谣的周嘉鱼整个人直接僵在了原地。

    “周嘉鱼?”沈一穷知道周嘉鱼在这些事情上通常都很“灵”,见他脸色难看,问道,“你听见什么了?”

    周嘉鱼摇摇头,咬牙道:“不说了,咱们先回酒店去。”林逐水就在酒店,回去就好了。

    沈一穷闻言点点头。

    两人迈开步子,正欲加快速度,周嘉鱼却感觉自己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他脚步顿住,道:“沈一穷……”

    沈一穷说:“怎么啦?”

    周嘉鱼说:“你……帮我看看呗?”

    沈一穷莫名其妙的:“看什么?”

    周嘉鱼说:“你看看我身后有什么东西没有啊?”

    沈一穷表情一阵扭曲,说:“卧槽,你不能自己扭头看看嘛?”

    周嘉鱼怒道:“没听过民间传说吗?人的身上有三把火,两把在肩上一把在额头,我一转头把火吹灭了就完了!”

    沈一穷态度坚决的说:“那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那民间传说是骗人的,根本不存在这种谣言,你可以放心转头过去了。”

    周嘉鱼:“……”沈一穷这小兔崽子。

    他咬了咬牙,扭头一看,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东西啊?”沈一穷这货还背对着周嘉鱼。

    周嘉鱼到:“什么都没有……啊!”他刚说完,原本空空荡荡的地上,竟是出现了一排小纸人,那小纸人的模样很是怪异,说精致,但不过是纸片而已,但说粗糙,其上画出的眉眼,却是活灵活现,仿佛真人一般。

    沈一穷听到周嘉鱼的叫声也回了头,看到了地上的小纸人,他道:“这是什么?”

    这显然不是符合常理的东西。

    乍一看去,小纸人足足有十几个,其中四个抬着一顶红艳艳的轿子,剩下的有的吹唢呐,有的敲锣,有的喊号子,一看便知是个迎亲的队伍。

    他们朝着周嘉鱼和沈一穷所在的方向,慢慢悠悠的走过来,单薄的身体扭出怪异的曲线。周嘉鱼亲眼看见,其中一个媒婆扮相的纸人张开了那涂的红艳的唇,尖声尖气的唱和:“金娃娃,银娃娃,我家娶了个纸娃娃,纸娃娃,真好看,红唇胭脂抹一半,姨娘哭着要天亮,天亮天亮死精光”。

    周嘉鱼浑身上下的白毛汗都起来了,沈一穷骂了句脏话,说:“我们快走!”

    周嘉鱼转身就跑,哪知道他才迈开步子,原本该在他身后的小纸人竟是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周嘉鱼步子已经跨出去,根本来不及收回,一脚就将那轿子连带着轿子踩扁了。

    沈一穷惊恐的看着周嘉鱼,周嘉鱼则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脚,他甚至觉得自己要是章鱼什么的,可能这时候已经选择断足逃生了。

    “呜哇,呜哇——”其他纸人见到轿子被踩碎,都发出哀泣的哭声。周嘉鱼赶紧把脚挪开,喘着气儿站到了一边。

    “卧槽,你怎么踩下去了?”沈一穷这个肤色还能看出脸色发白,可以说也是被吓的不轻。

    周嘉鱼道:“我不是故意的啊!”

    其他小纸人儿见到轿子被踩碎,都围了过来,将轿子门打开,拖出了里面一个新娘模样的纸人儿。

    “死光啦,死光啦!”媒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随即,周嘉鱼感觉到这些纸片人儿的目光,聚集到了自己的身上。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他们的眼睛全是用简笔画画上的,可是眼珠子却会动,就这样以一种怪异的角度斜斜的瞅着周嘉鱼。

    沈一穷汗都出来了,说:“怎么办啊,罐儿,你把人家新娘踩扁了。”

    周嘉鱼说:“我脚都迈出去了——他们这不是,这不是——”他憋了半天,才把那个词语说出来,“这不是碰瓷儿么?”

    沈一穷说:“……”居然很有道理。

    “死光啦,死光啦!”纸人儿们慢慢的朝着周嘉鱼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嘴里还含着,“你赔,你赔,你赔!”

    周嘉鱼后退几步,拉开距离后,对着沈一穷就喊了声:“跑!”

    然后两人拔腿狂奔,将那些纸人儿全都甩在了身后。

    纸人在身后远远的看着逃离的周嘉鱼,却是没有继续追,反而用那画的红艳艳的嘴唇,咧开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周嘉鱼觉得他真的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给用光了,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们硬生生用五分钟跑完,沈一穷喘气喘的跟拉风箱似得,说:“周、周嘉鱼,你发现没有?”

    周嘉鱼扶墙道:“发现……什么?”

    沈一穷说:“我们每次出去吃夜宵——”

    周嘉鱼猜到了沈一穷要说什么,果不其然,沈一穷说了下面一句:“都要出事儿!”

    周嘉鱼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竟是无法反驳。

    “算了算了,赶紧回去和先生说说。”沈一穷说,“这纸人儿我看着有点熟悉,好像之前在哪里见过……”

    周嘉鱼说:“哪里?”

    沈一穷摇摇头:“一时间想不起来,先回去吧。”

    周嘉鱼面露无奈,他缓过劲儿来之后,问祭八刚才看见的东西是什么,祭八缩在龟壳上面,跟只毛绒玩具似得,也是非常耿直的说:“我也不知道啊,你们人类事儿那么多,我哪能全都知道呢。”

    周嘉鱼无言以对。

    两人满身大汗的进了酒店,一副刚从外面逃难回来的样子。

    回到酒店,他们上楼之后跟抓住救命稻草似得直奔林逐水的房间,结果咚咚咚敲了一阵之后,两人绝望的发现林逐水居然好像不在。

    沈一穷撸起袖子大怒:“要是让我知道了哪个小贱蹄子这么晚了还勾引先生出去,看我不把他打的个满地找牙!”

    周嘉鱼奄奄一息,说:“咋办啊?”

    沈一穷说:“你等会儿,我给先生打个电话啊。”他掏出手机,拨了号码,一分钟后,沈一穷宣布了他们的死刑,“我们完了,先生没带手机。”

    周嘉鱼突然就想像祭八那样蜷成一团抱紧无助的自己。

    沈一穷叹气:“不然,咱回去和他们到道个歉?再画个新姑娘给人家?画漂亮点……”

    周嘉鱼说:“我画,你送过去?”

    沈一穷说:“他们要找的可是你!”

    周嘉鱼觉得自从打开灵异这扇门后,他的人生似乎就和科学以及唯物主义彻底告别了,最惨的是这时候还不能报警。警察问起什么事儿来,自己说踩了纸片人,也不知道警察叔叔会不会直接以妨碍公安正常公务的名义抓进去拘留十几天。

    “唉,算了,我们回房等先生吧。”沈一穷也没法子了,他们两个总不能一直蹲走廊里啊。

    周嘉鱼说:“也成……”

    本来他们都是分开住的,但是这时候两人都有点怕,便去了周嘉鱼的房间。

    把房间里的灯都打开,锁好门,又开了电视,周嘉鱼这才感觉好了点。

    沈一穷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说:“咱们看什么啊?”

    周嘉鱼说:“看晚间新闻吧。”

    总感觉害怕的时候看看新闻总是比较安心。

    沈一穷给周嘉鱼竖气大拇指,说:“周嘉鱼,你是我见过最有政治觉悟的。”

    周嘉鱼心想我原来还是党.员呢。

    两人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好歹将之前产生的恐惧平复了下来。但旁边的屋子一直没有声儿,现在都凌晨了,也不知道林逐水今天回不回来。

    沈一穷有点困了,打着哈欠说:“我去洗个澡,一会儿再过来啊。”

    周嘉鱼说:“你早去早回,注意安全。”

    沈一穷:“……”他总觉得周嘉鱼这句话简直像是在给他立flag。

    不过刚刚跑了那么一身汗,腻在身上实在是太难受,沈一穷硬着头皮也坚持要回去洗澡,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就算是死,也不能污了他那清白的身子。

    周嘉鱼也没力气和他再贫嘴,摆摆手之后让他赶紧早去早回……

    沈一穷走后,周嘉鱼在屋子里坐了会儿,决定干脆自己也趁着这时间去洗个澡。

    他拿了换洗的衣服,进了厕所,便开始脱衣服,在脱得还剩个裤衩子的时候,周嘉鱼突然发现自己的裤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将东西掏出来,脸色瞬间白了,不知什么时候,那只被他踩扁的新娘小纸人儿竟是藏在了他的裤兜里,此时被他捏在手里,那双用颜料画成的眼睛竟是在滴丢丢的乱转,红唇咧开,发出一阵喜悦之极的笑声。

    周嘉鱼面露恐惧,直接将手里的纸人扔在了地上,拔腿便想往门口跑。然而他才动了一步,眼前的景色就天旋地转起来,周嘉鱼感到自己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意识在黑暗中沉浮,周嘉鱼是被吵闹的喜乐吵醒的。他睁开眼睛,感到自己身体在颠簸,眼前是一片艳丽的红。

    他是在哪儿?周嘉鱼第一个反应便是问祭八这是什么情况,谁知道无论他怎么呼唤,祭八都没了声音,好像不存在一样。

    而周嘉鱼也逐渐明白了他到底在哪儿。他似乎是坐在一顶轿子里面,被人抬着走,脑袋上还盖着一块红色的布,周嘉鱼用手将红布扯下,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身上穿着喜服。

    周嘉鱼:“……”他这是被碰瓷成功了吗?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来了下来,伸手想要摸摸林逐水送他的吊坠安抚一下内心,谁知道手伸到脖子那儿,却发现自己颈项上空空如也,不光是祭八,连吊坠都没了。

    手上捆住他的绳子并不太粗,但周嘉鱼用尽了力气,却怎么都挣脱不开,无奈之下,他只好作罢。好在手是捆在身前的,想要做点什么不至于太过困难,周嘉鱼给自己打了打气,慢慢扭头,掀起了轿子右边小窗上的帘子,看向了轿子之外。

    不看还好,这一看他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开始疯狂的往外冒。

    这次抬着轿子的,不是纸人,神似纸人,他们虽然有着人类的模样和动作,可表情神态怪异到了极点,无论是轿夫,还是走在旁边的媒人,脸上都画着浓郁的妆容,血本大口几乎覆盖了半张脸。

    见帘子被掀起,走在前面的媒人脑袋竟是直接转了一百八十度,尖声尖气的问道:“新娘子,怎么啦?”

    周嘉鱼这这一幕吓的差点没骂娘,赶紧把帘子闭上了,在脑子里疯狂的念了一百遍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他好歹冷静下来,脑子里正在思考该如何脱身,一直晃晃悠悠的轿子,却是突然停了下来,他们似乎已经……到目的地了。

    周嘉鱼隐约猜到了什么,整个人都僵了。

    果不其然,一只手从挡帘伸了进来,那双手肤色白的不正常,可以说是毫无血色,轻轻捏住了挡帘的一角,便将帘子掀起,看到了坐在里面表情僵的如同便秘的周嘉鱼。

    “新娘子。”那是个穿着喜服的男人,模样清俊,但肤色惨白,嘴唇发青,一看就不是活人的模样。

    周嘉鱼到底是没忍住,哆哆嗦嗦的说:“兄弟,我男的!”

    那人却并不说话,伸手便要来牵周嘉鱼,周嘉鱼条件反射的想要躲开,却被他抓住了手腕,然后硬生生的从轿厢里拖了出来。这人的力气极大,周嘉鱼在他面前简直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他的挣扎轻易的被化解,红色的盖头,也再次盖了上了他的脑袋。

    “卧槽!救命啊——”周嘉鱼惨叫。

    他感到自己被拖进了什么地方,然后身后有声音响起:“一拜天地!”

    周嘉鱼站着不肯动,便感到有人硬生生的按住了自己的头,把他的头往下压,那力度,周嘉鱼丝毫不怀疑,若是他死活不肯,脑袋可能都得被掰下来。

    “二拜高堂!”又是一声,周嘉鱼被人架着,完全无法挣扎。

    “夫妻对拜!”听到这最后一句,周嘉鱼的内心深处爆发出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恐惧,他感到有什么东西迅速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他的预感在告诉他,这若是拜下去了,他可能就真的回不去了。

    “他妈的,救命啊——”周嘉鱼惨叫着,眼见着便要被那可怕的力度压弯了头,却忽的听到周围响起了一声声惨叫,原本束缚着他的人也松了手,周嘉鱼跌坐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往后退了几步,扯开了遮住他视线的盖头,看见了周遭的景象。

    他原本以为自己在喜堂,现在看到周围的情况,才发现这根本不是喜堂,而是灵堂。屋子里到处都挂着白色的纸花,面前的桌子上,还摆着两块灵位,一块写着周嘉鱼没见过的名字,另一块上面,赫然就是周嘉鱼三个字。

    而此时的灵堂,竟是在燃烧,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火焰,掩盖了屋中的白,将之渲染成了温暖的红色。坐在灵堂地上里的周嘉鱼也要被火烧到了,但让他意外的,他却并不觉得害怕,甚至反而格外的安心。

    火红的焰苗跳上了他的衣服,周嘉鱼感到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他好像隐约看到,自己的手,也变得了白纸的模样。

    周嘉鱼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躺在床上。

    沈一穷坐在旁边,正在低头玩手机。

    “我……”周嘉鱼艰难道,“我在哪儿?”

    沈一穷说:“哇,周嘉鱼,你终于醒啦!”他放下手机,把自己的大脸凑过来,“要不是先生及时回来了,我就见不到你啦!”

    周嘉鱼说:“你……你离我远点,吸光……”

    沈一穷:“……”他是黑洞吗?吸光?

    这要是平时,沈一穷肯定撸起袖子和周嘉鱼吵一架,但看周嘉鱼虚弱的随时可能咽气的样子,他只能忍了。

    周嘉鱼缓了会儿,缓过来了,但觉得自己屁股实在是疼的厉害,他哎哟一声,道:“我怎么了?”

    沈一穷说:“你被人看上被揪去成了阴亲。”

    周嘉鱼:“……”他犹豫了片刻,才小声道,“我屁股怎么那么疼啊?”

    沈一穷叹气,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你别想太多,你屁股疼是因为你在厕所里摔倒了,我们把你拖出来的……你的清白身子还在。”

    周嘉鱼:“……”

    沈一穷这小王八蛋哈哈大笑。

    然后两人聊了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原来周嘉鱼遇到的那队伍是接阴亲的,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就把路过的周嘉鱼看上了,还强行碰瓷儿让周嘉鱼把新娘踩了个稀巴烂,并且强行将周嘉鱼带进了那个世界,差点没礼成。

    沈一穷一听到动静就赶了过来,但还是太晚了,周嘉鱼已经晕倒在了厕所。他正焦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万幸的是林逐水回来了,直接烧了纸人,又用了点法子,把周嘉鱼的魂魄硬生生的拽回了现世。

    周嘉鱼说:“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柯南似得……”到哪儿都遇到事儿。

    沈一穷不以为然,说:“你现在还没有对自己的体质有清楚的认识啊,说白了,你在阴物眼里,就是行走的大型人肉汉堡,换你要是半夜三更的看见汉堡在路上走,不会想去咬上一口啊?”

    周嘉鱼:“……”

    沈一穷说:“哎呀,这年头还好,要是早些年,接阴亲的更多,而且这边好像就有这样的风俗,我给你说,在路上看见红包什么的,可千万不要捡,有的红包就是故意丢给你的,捡起来说不定就被人配了阴亲了。”

    周嘉鱼说:“可是我这就和你一起吃了个夜宵,啥也没做啊。”

    沈一穷说:“哎,可能是你命中和夜宵犯冲吧。先生让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去找他。”

    周嘉鱼说:“那个,我有点怕,不然……咱们凑合睡一晚上?”

    沈一穷倒也无所谓,说好啊。

    虽然周嘉鱼是gay,但他对沈一穷是毫无非分之想的,单纯是被搞的有点虚,想让人陪陪。但这种想法显然是非常愚蠢的——半夜周嘉鱼被沈一穷一脚踢在屁股上的时候,他觉得比鬼神更可怕的显然是沈一穷的睡相。

    最后无奈之下,周嘉鱼只能抱着被子去沙发上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沈一穷精神奕奕的醒来,看到已经快去了半条命的周嘉鱼。

    “周嘉鱼,你怎么睡沙发上去了?”沈一穷还问。

    周嘉鱼说:“沈一穷,为你以后的女朋友感到绝望。”

    沈一穷满脸莫名其妙。

    周嘉鱼也没解释,捂着疼得厉害的屁股一瘸一拐的吃早饭去了。

    吃完饭,周嘉鱼去找了林逐水。

    林逐水这几天都挺忙的,好像是在准备的大桥的超度事宜,具体情况周嘉鱼也不清楚,反正进去的时候,看见林逐水手里把玩着一块木牌。

    “先生。”周嘉鱼恹恹道。

    林逐水说:“坐。”

    周嘉鱼小心翼翼的坐下,嘴里嘶嘶叫着,太疼了,他现在强烈怀疑自己尾椎有没有出啥问题,比如被摔裂什么的。

    林逐水道:“你把昨天你在梦里看到的事儿和我说一遍。”

    周嘉鱼点点头,把他被关进轿子,又被人从里面出来,最后火烧灵堂。

    林逐水听完之后,道:“还记得那灵牌上面刻着的名字么?”

    周嘉鱼点点头,道:“记得,好像是叫李云逸。”

    林逐水道:“哪几个字?”

    周嘉鱼说:“木子李,云朵的云,飘逸的逸。”

    林逐水点点头,拿起刻刀便开始往他之前拿着的木牌上面刻字,周嘉鱼看后,发现林逐水竟是将“李云逸”三个字,整齐的刻在了木牌上。

    他刻完后,吹掉木屑,吩咐周嘉鱼去把窗台上放着的香炉拿过来。

    周嘉鱼屁颠屁颠的去拿了香炉,心里实在是有些好奇,道:“先生,这是要做什么啊?”

    林逐水淡淡道:“给你找回场子。”他把香炉放在桌子上,拿了三炷香,插在上面,又取出了一个纸片样的东西。

    周嘉鱼定睛一看,才发现林逐水手里的东西是之前莫名其妙被放进他口袋的纸人儿新娘。

    林逐水点燃了插在香炉上的三炷香,嘴里轻声的念了一段周嘉鱼听不太懂的话,便将纸人儿新娘直接点燃了。

    按理说纸烧着了,应该味道不大,但是周嘉鱼却闻到了一股子好像蛋白质烧焦后的味道,还听到了一种嘶嘶作响有些像惨叫的声音。

    纸人在他们的面前画作了灰烬,林逐水待纸人全部烧完后,将手里刻着李云逸三个字的木牌立在了桌上,然后之手指微微屈起,用关节重重的扣了三下。

    不可思议的变化,便发生在了这一刻,刚才纸人烧成的灰,竟是开始缓慢的移动,最后在桌面上形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

    周嘉鱼在旁边都看傻了,他甚至注意到,在香灰之上,出现了黑影一样的东西浮在半空中,慌乱的疯狂扭动着。

    林逐水道:“谁让你来的?”他的声音有些冰,和平日里对待徒弟的态度判若两人。

    没有人回答,但周嘉鱼却明显的看到木牌震了一下。

    林逐水却是好像听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他能让你魂飞魄散?你以为我不能?”他说着,伸手便直接断了一炷香,那香一断,周嘉鱼却是清楚的听到了声属于男人的惨叫。

    林逐水道:“我最后问一次,谁让你来的?”

    桌子上的灰开始缓慢的蠕动,最后竟然是形成了一个“红”字。

    林逐水道:“他写了什么?”

    周嘉鱼这才反应过来,林逐水是在问他,他赶紧回到:“是一个红字。”

    林逐水不说话了,但周嘉鱼明显感觉得出,他是在生气,而且,是非常非常生气。

    木牌也感觉到了林逐水的怒气,开始一个劲的发抖,周嘉鱼竟是在它身上看到了些许当年自己的影子……最后那堆灰烬哆哆嗦嗦的形成了一个字:求。

    周嘉鱼:“……”可以的,这么快就认怂了。

    他把这字告诉了林逐水,林逐水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要杀了你的时候,怎么没见他心软。”

    周嘉鱼道:“杀,杀了我?”

    林逐水挑眉:“不然你当着阴婚是什么,只要我晚来一步,你就别想回来了。”

    之前周嘉鱼还对这事儿懵懵懂懂,现在林逐水一言挑明,他这才惊觉当时是多么危险的情况。

    林逐水心情不妙,又问了几个问题,李云逸都乖乖的答着,周嘉鱼也品出了味。碰到这事儿,居然不只是巧合,竟是有人故意设计,想让他死。

    林逐水手指点着桌面,声冷如冰:“既然敢对我的人出手,那我也不必给你留情面。”他说完这话,又断了一炷香。

    浮在香炉上的黑影一阵扭曲,不住的瑟瑟发抖,像是极为害怕林逐水做的事。

    林逐水道:“把位置说出来,我饶你一命。”

    香灰开始缓缓的蠕动,然而还未成型,周嘉鱼便听了一声惨叫,那没人动过的最后一炷香,竟是自己断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委屈巴巴:只想和先生成亲。

    林逐水亲一口,拍拍脑袋,说了声乖。

    为了避免某些麻烦,长评的币就送到今天为止,以后送福利啥的还是随机发留言啥的吧。

    感谢 阿达 的火箭炮x1

    感谢 珍珠雕像 的火箭炮x1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2

    感谢 落丶七七 的火箭炮x1

    感谢 pio 的火箭炮x1

    感谢 忘羡 的手榴弹x1

    感谢 尘柒qi 的手榴弹x1

    感谢 352291 的手榴弹x1

    感谢 苏頥瑿 的手榴弹x1

    感谢 太白氏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美女妞妞 的手榴弹x1

    感谢 谢远归 的手榴弹x1

    感谢 kassy_kt 的手榴弹x1感谢 qwq 的手榴弹x1

    感谢 诡异的光 的地雷x3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3

    感谢 半梦半醒半浮生 的地雷x2感谢 木零遥 的地雷x2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2感谢 篱夙 的地雷x2

    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2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2

    感谢 vunnnn 的地雷x2感谢 落风 的地雷x1

    感谢 向前看 的地雷x1感谢 彻底 的地雷x1

    感谢 初歇 的地雷x1感谢 想睡觉的早起鸟 的地雷x1

    感谢 muiie 的地雷x1感谢 粉爪大白猫 的地雷x1

    感谢 先生和甲鱼今个鱼水之 的地雷x1

    感谢 暮归 的地雷x1感谢 一只褚盈 的地雷x1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感谢 noimie 的地雷x1

    感谢 简淮 的地雷x1感谢 咩哈哈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繁华若梦惜流年 的地雷x1

    感谢 轻尘蝶舞 的地雷x1感谢 商宿 的地雷x1

    感谢 七祈 的地雷x1感谢 南岸 的地雷x1

    感谢 锦年 的地雷x1感谢 端雅敬思 的地雷x1

    感谢 安好xback 的地雷x1感谢 一把栗子 的地雷x1

    感谢 fbi 的地雷x1感谢 建国以后不能成精。 的地雷x1

    感谢 绎十七 的地雷x1感谢 华山扛把子 的地雷x1

    感谢 24718348 的地雷x1感谢 益达 的地雷x1

    感谢 将是江宁 的地雷x1感谢 刘大大大彤 的地雷x1

    感谢 苍蓝的烟火 的地雷x1感谢 圆眼睛的小豆 的地雷x1

    感谢 丹三撇 的地雷x1感谢 金子 的地雷x1

    感谢 梦魇 的地雷x1感谢 岩浆sama 的地雷x1

    感谢 果子 的地雷x1感谢 娇纵i 的地雷x1

    感谢 白壁城 的地雷x1感谢 一顾卿安 的地雷x1

    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感谢 22042214 的地雷x1

    感谢 大大更新了吗 的地雷x1感谢 纯天然然 的地雷x1

    感谢 月林 的地雷x1感谢 倾~乾 的地雷x1

    感谢 名字什么的好难 的地雷x1感谢 无二两米高 的地雷x1

    感谢 虽然我心很痛,但我喜 的地雷x1感谢 斯文文 的地雷x1

    感谢 w 的地雷x1感谢 peggy 的地雷x1

    感谢 苗宝贝 的地雷x1感谢 中二病治疗中 的地雷x1

    感谢 ?总想吃鱼的喵? 的地雷x1感谢 月杳 的地雷x1

    感谢 小东方 的地雷x1感谢 荷风 的地雷x1感谢 一君 的地雷x1感谢 唐崆 的地雷x1

    感谢 yjqer 的地雷x1感谢 枣树开花啦 的地雷x1

    感谢 老程我是你大宝贝啊 的地雷x1感谢 细思恐极 的地雷x1

    感谢 叶草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火星彼岸 的地雷x1感谢 仺佴 的地雷x1

    感谢 松鼠会开花 的地雷x1感谢 古城白衣少年 的地雷x1

    感谢 天真十年 的地雷x1感谢 西瓜橙子水 的地雷x1

    感谢 玘阿 的地雷x1感谢 64rs 的地雷x1

    感谢 诚实可靠小狼君m 的地雷x1感谢 我就来看看,不说话 的地雷x1

    感谢 君安 的地雷x1感谢 二食堂的包子⊙▽⊙ 的地雷x1

    感谢 树下的兔子 的地雷x1感谢 kokomi 的地雷x1

    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感谢 九九九感冒狸 的地雷x1

    感谢 屋顶上的小老鼠 的地雷x1感谢 没关系就是有关系 的地雷x1

    感谢 把你融在我的骨血里 的地雷x1感谢 瓜瓜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key\\\'s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大宝天天见 的地雷x1

    感谢 看在长颈鹿的面子上 的地雷x1感谢 不良小玩子 的地雷x1

    感谢 amhamburger 的地雷x1感谢 二甲双胍 的地雷x1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