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解决
    那桥上黄雾弥漫, 透着浓郁的不祥气息。

    秦伊河听到林逐水说要上桥, 眼神流露出恐惧的味道,她说:“可是活人不能上去的……一上去,就下不来了。”

    林逐水没理她, 对着周嘉鱼和沈一穷道:“沈一穷,你在这里等着,周嘉鱼, 你同我过来。”

    沈一穷道:“先生, 我也想去!”

    林逐水说:“这桥本就不是活人上去的,周嘉鱼是极阴体质, 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你上去了还能不能下来, 就是个未知数了。”

    沈一穷有些失望,他跟着林逐水出来,就是为了见识这些东西,能上桥近距离看看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既然林逐水这么说了, 他也不能强求, 道了声好, 和秦伊河在桥头等待。

    “走吧。”林逐水对着周嘉鱼说了句, 便朝着桥的方向走去。

    周嘉鱼跟在后面,表情有点紧张。

    祭八说:“你不要怕,林逐水在呢,他既然让你上来,肯定是对保护你很有把握……”

    结果它话还没说话, 就看见周嘉鱼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没啊,我没怕,就是,那个……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有点像约会什么的。”

    祭八沉默了。它透过周嘉鱼的视野,看到了那浓郁的黄雾,还有在黄雾之中扭曲的阴灵,竟然对周嘉鱼产生了点敬佩的心情,它有理由怀疑,就算林逐水约周嘉鱼去挖坟,周嘉鱼也会觉得这活动好像还真的挺浪漫的。

    最后,祭八语气沉重的说:“……你开心就好。”

    随着他们靠近桥的中间,周嘉鱼身边那些奇形怪状的阴灵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这些阴灵的身体大多残缺不全,要么断手要么断脚,更有的直接从腰上断成了两半,只能在地上蠕动的。他们似乎全都没了神志,跟随者本能朝着桥中央移动。周围充斥着他们痛苦的呻.吟,整座大桥犹如炼狱一般。

    周嘉鱼没有敢往周围多做观察,一直盯着自己的脚下,林逐水停他就停,林逐水走他就走。

    桥面上的血迹也开始变多,原本已经修复的车祸现场,此时却全部重现在桥面上。周嘉鱼粗略数了数,此时的桥上最起码废掉了十几辆车,有的车里甚至还载着三四个人。

    路面有些黑,越往里面走,能落脚的地方越少。

    周嘉鱼不小心,一脚踩在了个软乎乎的东西上面,他被那触感吓了一跳,朝着地上看去,才发现自己踩到了一只白白嫩嫩的手上。

    那手属于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她满脸都是血,脑袋被削掉了一半,眼睛已经看不到瞳孔,是一片渗人的白色,被周嘉鱼踩到后,她慢慢的抬起头,两人的目光交汇在半空中。

    周嘉鱼默默的移开了自己的脚,小声的说:“对不起啊小朋友,你继续。”

    小孩儿慢慢的垂了头,继续往前爬。

    看到这情形,周嘉鱼后背起了层冷汗,他这时候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走上的这座桥,真的好恐怖。

    林逐水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轻轻的问了声:“怕么?”

    周嘉鱼笑的勉强说:“不怕,哈哈,有先生在呢,我才不怕。”

    林逐水的脚步忽的停下,周嘉鱼以为他有话要说,没想到他竟是朝着自己伸出了手:“来。”

    那双手,白皙如玉,修长如竹,手指微微上挑,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

    周嘉鱼:“!!!”

    “周嘉鱼?”林逐水又唤了他一声。

    周嘉鱼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的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他一放上去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先擦擦手心里的冷汗。

    “还说不怕。”林逐水握住了周嘉鱼的手,也感觉到了他手心里全是汗水,道,“都快被吓化了。”

    周嘉鱼无法反驳。

    之前两人接触时,林逐水的手一直很冰,可现在他的手却是火热的,热度由手掌传给了周嘉鱼,缓解了他心中的恐慌。虽然周嘉鱼脑子有点乱,但也感觉到林逐水的动作并无暧昧的味道,他似乎只是因为担心周嘉鱼,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不过即便如此,周嘉鱼也挺开心的,他想着沈一穷还好没能跟过来,不然林逐水一手牵一个,简直像在带幼儿园的小朋友。周嘉鱼这么自我安慰的想着,连带着周围恐怖的气氛都消减了不少。

    八百米长的桥,很快就要走到尽头,到桥后半段时,随处可见破损车辆的残骸,还有模糊的血肉,和流淌在地上的鲜血。

    “快到了。”林逐水说了句。

    到哪里?周嘉鱼抬目望去,在桥尽头隐隐看到了什么东西。那似乎是一块巨大的石碑,突兀的立在桥的另外一头,所有的死者都在朝着那块石碑爬去。

    周嘉鱼走到石碑附近,身侧却是突然刮起了阴风,这阴风和着死者的哭嚎,对着两人迎面刮来。

    林逐水抬起左手,对着空中重重的劈下,那风竟是就这被破开了,周嘉鱼甚至听到哭喊声短暂的停顿了一下。

    “滚!”林逐水冷冷的骂道。

    周嘉鱼第一次听到林逐水如此冷漠的语气。平日里的林逐水虽然待人冷淡,但也算得上平和,但此时此刻,周嘉鱼只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浓烈的厌恶。

    石碑近在眼前。周围的地上,全是一片片哀嚎的死者。他们将鲜血蹭在石碑之上,随后消失在石碑后面的浓郁雾气中。

    走进后,周嘉鱼才发现,这石碑上面,居然密密麻麻的用鲜红的字体,刻着无数个名字。

    林逐水说:“上面刻了些什么?”

    周嘉鱼赶紧回答:“是一些名字。”他由上到下,将是石碑上刻着的名字大致看了一遍,却越看越觉得奇怪,“好、好奇怪啊。”

    林逐水道:“奇怪?”

    周嘉鱼说:“对,这些名字有些是人名,有些看起来,却像是……网名什么的。”大部分名字都是正常的,但少部分名字,却和其他名字格格不入。比如周嘉鱼就看到了一个有点类似网名的:吃橘子的兔——正常人,怎么都不可能取这么个名字吧。

    林逐水没说话,只是道:“你找找看,有没有秦伊河的名字。”

    周嘉鱼愣了:“秦伊河?为什么是她的名字?”要找不应该是找唐笑川么?

    林逐水也没解释:“你找到就知道了。”

    周嘉鱼闻言,便又将目光投向了石碑,这石碑足足近两米高,此时光线昏暗,要找到一个名字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寻找了一会儿后,周嘉鱼还是发现了目标,当他看到了石碑之上秦伊河这个名字时,终于明白了林逐水刚才为什么会那么说。

    因为秦伊河并不单独被刻在石碑上,这个名字后面还连了三个字:的爱人。

    秦伊河的爱人,被刻上石碑的诅咒的,竟然是秦伊河的爱人?!

    周嘉鱼目瞪口呆,他马上想到了某个关键的点:“唐笑川以为秦伊河要出国结婚,她又不知道秦伊河到底要和谁结婚,所以在那个网站上写了这个名字?”

    林逐水点点头。

    周嘉鱼说不出话来。或许唐笑川一辈子都不会想到,她的诅咒,竟是应验在了自己的身上。秦伊河没有变心,她依然爱着唐笑川,并且将唐笑川当作此生挚爱,唯一的爱人。

    周嘉鱼脑子有点乱了:“可是先生,您不是说网站在一年前就关闭了么?那网站又和桥上的事故有什么关系……”

    林逐水道:“在我们这行,总有人想要逆转阴阳。”他道,“有传说,若是死去之人,聚集了足够的怨气,可化身为僵。”

    周嘉鱼说:“僵尸?”

    林逐水点点头:“僵再以童子血养之几十年,就能恢复灵智。这在有些人走投无路的人眼里,大概也是一种复生方法吧。”

    周嘉鱼抓到了林逐水话语中的重点:“所以……那个网站,其实是收集了怨气?”

    林逐水不答反问:“若是你点进这网站里,可有什么想要填的名字?”

    周嘉鱼道:“这倒是没有……”他已经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了。

    林逐水说:“那你觉得在这网站上填上名字的人,在打出那几个字时,脑子里在想什么?”

    周嘉鱼不用想也知道,那肯定无尽的怨恨和厌恶,厌恶到即便是面对如此近乎可笑的方法,也会面目扭曲,认认真真的在键盘上敲下那几个字符。

    唐笑川便是其中之一。

    她恨秦伊河无情,恨秦伊河的狠心,恨秦伊河的放弃,可爱到底是比恨浓烈,她没舍得填下秦伊河的名字,而是将恨意转嫁到了秦伊河那个不存在的移情对象身上。

    “如果那个人死了的话,秦伊河就会回来了吧。”唐笑川这么想着,用手指敲击着键盘,在黑色的页面下输入了将她拉入深渊的六个字。

    一年后,所有被怨恨着的名字都被刻上了石碑,立于桥上,怨恨开始逐渐聚集乃至化为实质。

    唐笑川正巧住在这座新竣工的大桥附近,于是,诅咒应验了。

    “修桥时,桥是从两端开始一起动工。”林逐水松开了周嘉鱼的手,“最后竣工的时候,会在两端之间搭上最后一块桥板,这便称为合龙。”

    他伸出手,慢慢取下了手腕上那串晶莹剔透的玉珠。

    霎时间,周嘉鱼便感到眼前燃起了一簇火焰,林逐水身边的空气变得极为滚烫,这温度竟是让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合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步骤。”林逐水说,“只是可惜,合龙的那块桥板却被人动了手脚。”他缓步往前,身侧的□□着的死者全部露出恐惧之色,仿佛遇到了阳光的影,开始朝旁边躲闪。

    石碑就在面前,林逐水抬手,一掌拍了上去。

    “啊啊啊啊!!!”下一刻,石碑竟是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上面那些血色的名字开始像腐烂的肉块一样,一堆一堆的往下落,而石碑本身,竟是开始融化。

    林逐水不语,又是一掌。他的动作看起来并不重,但石碑却好像完全被废掉了,原本两米高的高度开始迅速的缩水,往地上流淌。

    周嘉鱼低头看去,才发现石碑融化之后竟是变成了腥臭的血液。

    “想要替死鬼是么?”林逐水冷冷道,薄唇轻启,吐出带着厌恶的词句,“只可惜,你找错了人。”

    他说完这话,石碑的叫声也停住了,似乎彻底失去了生机。

    而在石碑消失后,黄雾也开始渐渐的变淡,原本围绕在它身侧的死者灵魂,像是失去了目标似得,呆滞的看着周遭。

    周嘉鱼觉得此时的林逐水一定是帅的要命。为什么是觉得呢,因为林逐水脱掉了手腕上的链子之后就变得无比的刺目,周嘉鱼流着眼泪坚持了一会儿觉得不太行,感觉如果继续看下去可能下半辈子都看不见林逐水了。于是他恋恋不舍的闭上了眼,耳朵还在仔细听着林逐水的声音。

    “好了,睁眼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嘉鱼感到林逐水在他耳边轻轻道了句。

    周嘉鱼睁开眼睛,发现视觉还是十分模糊,但勉强可以看见其他东西了,他道:“先生,弄完了吗?”

    “早着呢。”林逐水说,“走,回去了。”

    周嘉鱼又乖乖的跟在林逐水后面往回走,此时黄雾几乎散去,但周围恐怖的景象依旧,周嘉鱼问了句之后怎么办,林逐水给的说法是,这些他管不了,得请几个得道高僧过来超度。

    周嘉鱼激动的说,先生你知道的可真多。

    林逐水没应话。

    两人下了桥,周嘉鱼发现了一件非常残酷的事实,他原本应该有五点零的视力此时还没有恢复,周围全部像蒙了层纱布似得,最多只能看见五十米内的东西。走得很近了,周嘉鱼才看到沈一穷和秦伊河冲着他们招手。

    “你们终于回来了。”秦伊河道,“我差点都以为看不到你们了。”

    “周嘉鱼你怎么啦?我给你招手招半天了你都没看到。”沈一穷说,“你怎么哭了?”

    周嘉鱼此时两眼刺痛,还得硬着头皮说:“被先生感动了。”

    沈一穷的表情复杂,拍拍他的肩膀,做了个口型:这马屁拍的牛。

    周嘉鱼:“……”他也不想!沈一穷这小兔崽子就不能换个话题么!

    林逐水显然没有沈一穷那么好糊弄,他挑了挑眉:“流泪?周嘉鱼,你眼睛怎么了?”

    周嘉鱼含含糊糊的说了几句,林逐水却瞬间明白了他眼睛是怎么回事儿,他最后拿周嘉鱼没办法似得道叹道:“你呀……估计过几天才能好了。”

    周嘉鱼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不过好在有其他事情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让大家没有再继续纠结周嘉鱼的眼睛。黄雾散去之后,桥上的死者开始一个一个的离开,这场景看起来依旧颇为恐怖,看的人头皮发麻。

    秦伊河也看到了唐笑川。

    从桥上回来的唐笑川,脸上的伤口却是已经没了,又恢复成了平日里那张苍白,但至少完整的脸,她神情呆滞的走到几人面前,根本不理和她说话的秦伊河。

    周嘉鱼却是注意到了一点异样,思考片刻后,惊讶道:“唉?唐笑川的影子怎么没了?”之前她的影子虽然不规则,但至少还在,现在昏暗的路灯投射在她的身上,却没能在地面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刚才烧掉的头发就是她的影子。”林逐水说,“有人故意做出来的。”灵体本来就没有影子,只是有人刻意帮助唐笑川补上这个破绽。当然,这影子在常人看来估计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周嘉鱼对这方面非常敏感,所以应该也能看出影子的异样。

    周嘉鱼恍然大悟,想起了林逐水从他身上抓走的头发,恐怕那些长发,就和唐笑川的影子有关。

    “走吧。”林逐水道,“先回去再说。”

    虽然周嘉鱼感觉他们在桥上没有待多久,但事实上此时已经到了凌晨时分,暗色的天空已经开始隐隐发亮,估计再过一会儿,就能看见太阳从地平线上爬起。

    几人坐上车,准备离开桥上。

    周嘉鱼最后朝着那桥望了一眼,桥上的烟雾逐渐散去,血腥怪异的场景,也在如海市蜃楼般消融,平坦桥面再次出现,上面甚至还有正在来往的车辆,仿佛他刚才经历的事,只不过是一场可怕的梦境罢了。

    周嘉鱼暗暗的想,不过这个梦里有林逐水,似乎也没有可怕到哪里去。

    秦伊河开着车到达了楼下,她刚停下,唐笑川就自己下了车,然后进楼道去了。看着她的背影,秦伊河表情复杂道:“大师,接下来……怎么办呢?”

    林逐水问:“谁告诉你,唐笑川需要找替死鬼才能安心的?”

    秦伊河说:“一个群的群主,群里面不少人都遇到了这种事儿,他偶尔会给一些建议,对了,那个写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的灵异论坛,也是他建的。”她说着就掏出了手机,想要把那个群翻找出来。

    谁知道刚打开扣.扣,就看到系统提示xx群已经解散,秦伊河愣了:“解散了?”她又去浏览器输入了灵异论坛的网址,发现论坛也进不去。

    “怎么回事?”秦伊河皱眉,“……怎么突然都没了。”

    林逐水倒也不奇怪,道:“这事情应该解决了,过两天我会招人来超度唐笑川的灵魂,让她早点进入轮回。”

    秦伊河欲言又止,咬着下唇还是将嘴里的话说出了口,她道:“大师,我、我想问,笑川,还能恢复神智么?”

    她在知道唐笑川出了车祸之后,便匆匆忙忙的回了国,梦游一般的替唐笑川办了葬礼。在葬礼结束之后,秦伊河本来也不想独活,但是当某天晚上,她去了唐笑川出事的那座大桥,准备从桥上跳去一起陪唐笑川离开时,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唐笑川。然而她的记忆和神志似乎都出了些问题。一听到秦伊河这个名字,便会疯狂的惨叫,好像这个名字让她疼痛到了极点。

    无奈之下,秦伊河便借用了唐笑川堂妹的身份,将她领回了家。

    而此时,秦伊河毫不意外的发现,再次出现的唐笑川已经不是人类了。虽然她看起来和人别无二致,甚至还能吃东西和交谈,但在一些特殊的夜晚,她会独自开车往那座大桥去,第二天早晨才回来。

    除此之外,唐笑川的记忆回到了一年前,他们刚分手的那段时间,她甚至还重新登上了某个本该消失的论坛,再次输入了某段字符。

    之后,便是唐笑川和周嘉鱼的偶遇。

    起初秦伊河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群主若无其事的提起,说如果能找到能打开某个网站的人,再将之带到桥上,被困住的灵魂便可从死亡的轮回里脱出。秦伊河才动了些不该有的念头。

    幸运的是,她遇到了周嘉鱼和护着周嘉鱼的林逐水,这才没有酿成大祸。

    秦伊河说这些话的时候,林逐水一直在思考,他最后问了个问题:“你之前说,看见过活人上桥,是什么情况?”

    秦伊河眼里露出恐惧:“好像是一对夫妻,他们和我和笑川的情况差不多,妻子死在了车祸里,丈夫便陪着妻子上了桥。我亲眼看见,他一踏上桥,整个人就融化成了黑色血水。”

    周嘉鱼闻言,立马想起了那块石碑。石碑被林逐水触碰后融化,也是变成了黑色的血水,他脑子里立刻产生了一些联想,脱口而出:“难道那石碑……”

    林逐水大约是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点点头道:“已经死了不少人了。”

    周嘉鱼想起融化在自己脚下的那些黑色的液体,打了个寒颤。

    周嘉鱼道:“先生,那……那个网站,为什么只有我能打开?”

    林逐水闻言却是似笑非笑,他道:“谁说只有你能打开了?唐笑川,不也打开了么?”

    周嘉鱼语塞。

    林逐水道:“那人不过是想寻找极阴体质的人而已,网是撒下去了,捞不捞得到鱼则另算。”

    周嘉鱼:“……”他居然听出了林逐水的一语双关,是的,他就是条被人捞起来的笨鱼。

    几人聊了会儿天,朝阳已经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温暖的阳光笼罩着大地,驱散了黑暗和阴霾。

    秦伊河显得有些累了,她靠在车坐上,道:“大师,笑川能去投胎了对么?”

    林逐水点头。

    秦伊河说:“那、那她在投胎之前,能想起我来么?”她像是在说什么极难启齿的话,“笑川的死,和我也有关系,如果当初我勇敢一些……”她哽咽起来,再也说不出话。

    林逐水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纸:“这符是安神的,也可以用在阴灵身上,但是听你之前的叙述,恐怕是唐笑川自己不愿意想起来。”

    秦伊河闻言神情有些呆滞,隔了一会儿,才将林逐水手上的符纸拿了过来。

    大部分事情,都解决了,只是关键的幕后真凶还没找到。但林逐水却说不急,让他们回酒店休息,其他的事下午再说。

    忙了一晚上,周嘉鱼也有点累,到酒店后倒头就睡,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才被沈一穷的敲门声叫醒。

    沈一穷说:“周嘉鱼,醒啦?”

    周嘉鱼蔫嗒嗒的看着沈一穷神采奕奕的模样,心里感叹着年轻真好,他十八岁的时候熬一晚上第二天也能活蹦乱跳,但是现在却感觉身体撑不住了,整个脑子都木楞楞的,他道:“嗯……醒了,怎么了?”

    沈一穷说:“先生叫我把你叫起来,一起去大桥。”

    周嘉鱼说:“哦!好,马上!”

    沈一穷说:“你眼睛好点没啊?”

    周嘉鱼说:“好、好一些了……”沈一穷不提还好,一提周嘉鱼立马感觉自己的视线依旧有些模糊,但他没说出来,而是糊弄了过去。

    洗漱完毕,周嘉鱼随便吃了点什么之后,便跟着沈一穷一起去了大桥。林逐水和江十九先过去了,据说要封路什么的,具体情况周嘉鱼也不清楚。

    到了大桥边上,来往的道路果然已经封了,行人也不能通过。虽然给民众的原因是说大桥需要检修,可实际情况恐怕只有他们才清楚。

    周嘉鱼和沈一穷走到了大桥中央,看见了林逐水江十九,还有施工的工人。他们把桥面破开了一块,似乎正在寻找什么。

    “来了?”林逐水问了句。

    周嘉鱼道:“嗯,来了,先生,他们在找什么呢?”

    林逐水道:“等一会儿就知道了。”

    江十九也是一脸没睡好的模样,脸色不大好看,连带着周嘉鱼他们来了,也只是随口招呼一声,便继续让工人往下翻找。

    “有东西!”有人忽的发出惊呼。

    江十九直接冲了过去,说:“什么?!”

    那工人没敢碰,指了指本该单纯由水泥构成的桥面里,竟是出现了一块黑色的石碑。这石碑只有一米多长,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各种名字,周嘉鱼也过去看眼,发现这石碑和她昨天看见有些差别。昨天那块更大更高,上面的名字也更多,就好像是吸收了血肉成长起来的一样。

    “操.他.妈的!”江十九直接骂了脏话,“这是要搞死我们江家?”

    林逐水说:“把石碑搬起来,底下还有东西。”

    工人将石碑撬开,发现石碑下面,真的有东西。那是一块小小的木牌,呈现朱红色,上面还用金色的字体写了几个字,看起来非常的漂亮,周嘉鱼辨认之后,勉强只认出了一个“红”。这东西刚露出来,就伴随着一股子近乎呛人的血腥气,周围的人全捂住了鼻子。

    林逐水弯下腰,将那木牌捡了起来,他随手掂了掂,道:“六两三钱。”

    江十九好像认识这东西,脸色铁青的说:“六两三……?六十三个?”

    林逐水说:“嗯。”

    江十九什么话也没说,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听称呼,应该是打给他的哥哥江十六了。

    林逐水和沈一穷和周嘉鱼说:“这是命牌,用来聚魂用的,一魂一魄一钱重,六两三钱,便是死了六十三个。”

    周嘉鱼惊呼:“六十三个?这么多?”车祸死去的人数应该一共都不超过三十个,那剩下三十个连尸体都找不到,岂不是都被这桥吞了?

    林逐水取出一个黑色的布袋将木牌放了进去。

    江十九打完电话,苦笑着说:“林先生,这事儿还是怪我,要是合龙的时候我亲自来了,也不会出这事儿……”

    这要是一般人,估计会安慰两句,但林逐水却并不客气,说:“你知道就好。”

    江十九面露尴尬之色。

    虽然说江十九不是罪魁祸首,但是和这件事也脱不开关系,林逐水道:“这事肯定酝酿了很久,你最好仔细回忆回忆那天谁叫你去做了什么。”

    江十九道:“我、我不记得了。”看他面红耳赤的模样,显然不是不记得了,而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他又道:“那林先生,我们要怎么找到做这个的人呢?”

    林逐水冷笑:“找?我为什么要找他?现在,是该他急着找我。”

    江十九还欲说什么,林逐水却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行了,让你哥和我说。”

    江十九没敢反驳,讪讪应是。

    江十九的哥哥江十六来的倒是很快,大概十几分钟后,便气喘吁吁的上了桥,只是他到场后,一句话没说,抬手就对着江十九来了一耳光。

    江十九被打的嘴角直接破了,垂着头挨训。

    “江十九,你能耐是吧?”江十六骂道,“我把这工程交给你,你就这么给我监督的?这么大块石碑,我他妈的真想打开你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水?!”他还穿着一身西装革履,看起来是从什么正式场合里赶过来的。

    江十九不停的认错。

    林逐水烦道:“行了,要打回去打,做给谁看?”

    江十六被戳破了小心思,不好意思的说:“林先生,是我们江家管教不严。”

    “的确管教不严。”林逐水说,“怎么,他就罢了,你怎么也没查出来?”

    江十六叹气:“我前些时候受了伤,现在还没恢复,恐怕也是受了影响。”

    林逐水道:“受伤?”

    江十六道:“是的,出了点意外……”

    林逐水挑了挑眉,道:“我倒是不觉得世间有那么巧的事。”

    江十六一愣:“您的意思是……”

    林逐水说:“我的意思是,你最好去查查你家里的人,哦,对了,认识叫艳红岫的人么?”

    江十六疑惑道:“艳红岫?不认识,这名字这么奇怪,我听过肯定会有印象的。”

    林逐水道:“好吧。”他也没有再问,甚至没有告诉江十六命牌上面就是这个名字。

    石碑挖出来之后,得用特殊的方法销毁,之后这桥还是不能通车,按林逐水的说法,这里至少得找高僧念半个月的地藏经超度那些因此枉死的人。

    江十六听到要请僧人,一直笑的有点勉强。周嘉鱼实在是好奇,回去的时候他问:“高僧是不是特别难找?江十六的表情怎么那么难看?”

    林逐水说:“找得到,请不起。”

    周嘉鱼还是有点不懂,但见林逐水没有要继续解释的意思,便只能作罢。

    事情解决之后,周嘉鱼本来以为他们第二天就要回去,谁知道林逐水却放话说不急,让他们在好好玩几天。

    沈一穷听到林逐水这话时惊讶的眼珠子瞪的溜圆,等着林逐水走后,一巴掌拍到周嘉鱼身上,说:“可以啊!周嘉鱼!你简直是福星!”

    周嘉鱼被拍的生疼:“你就不能轻点么?”

    沈一穷说:“我也没怎么用力。”

    结果过了一会儿,周嘉鱼的手臂上就出现了一个整齐的巴掌印,他咬牙道:“沈一穷,这叫没用力?”

    沈一穷说:“哇,你是豌豆公主吗?来来来,你来拍我一巴掌,能拍出红印子算我输!”

    周嘉鱼说:“走开,你这么黑,我手拍肿了估计都红不了!”

    其他的事情还好,一说到自己的肤色沈一穷就有点受不了了,他委屈道:“你为什么要嫌弃我的肤色,黑色这么健康。”

    周嘉鱼说:“是啊,晚上脱光了跟隐身似得。”

    沈一穷:“罐儿,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

    周嘉鱼揉着自己的手,怒道:“根本不想得到你。”

    沈一穷:“……”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先生,不要,不要……不要……

    林逐水:……

    周嘉鱼:不要停……

    林逐水:揉个眼睛而已你话怎么那么多?

    周嘉鱼:_(:3」∠)_

    因为昨天的事,有人把我挂在论坛说我刷分,我只能说我的初衷只是想引导读者看正版,导致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说什么,以后谨言慎行吧。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6

    感谢 痴心妄想 的手榴弹x1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1

    感谢 ?包子兔丷 的手榴弹x1

    感谢 kassy_kt 的手榴弹x1

    感谢 疏狂拟醉 的手榴弹x1

    感谢 沉睡的拾光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sai16384 的手榴弹x1

    感谢 淡茶遗年 的地雷x2感谢 西子山里一只喵 的地雷x2感谢 六月解花雪 的地雷x2

    感谢 24687314 的地雷x2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2

    感谢 百里百里 的地雷x2感谢 画景艺勤 的地雷x2

    感谢 bunny 的地雷x2感谢 篱夙 的地雷x2

    感谢 橘生枳 的地雷x1感谢 monote 的地雷x1

    感谢 lien 的地雷x1感谢 李牧木 的地雷x1

    感谢 念棠花一 的地雷x1感谢 19241971 的地雷x1

    感谢 醒醒 的地雷x1感谢 包子兔丷 的地雷x1

    感谢 湮吱吱 的地雷x1感谢 超可爱的小鲫鱼 的地雷x1感谢 清乐 的地雷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感谢 百叶落尘 的地雷x1

    感谢 沙啦啦啦啦啦 的地雷x1感谢 斯文文 的地雷x1

    感谢 忘羡 的地雷x1感谢 星辰野火 的地雷x1

    感谢 生活0522 的地雷x1感谢 季诺 的地雷x1

    感谢 闻止 的地雷x1感谢 24293011 的地雷x1

    感谢 粉爪大白猫 的地雷x1感谢 子染 的地雷x1

    感谢 绎十七 的地雷x1感谢 千里一醉 的地雷x1

    感谢 尘柒qi 的地雷x1感谢 可乐喵 的地雷x1

    感谢 小东方 的地雷x1感谢 岩浆sama 的地雷x1感谢 繁华若梦惜流年 的地雷x1

    感谢 dz 的地雷x1感谢 丹三撇 的地雷x1

    感谢 西子是乌拉拉身下受 的地雷x1感谢 abracac 的地雷x1

    感谢 九九九感冒狸 的地雷x1感谢 白桃乌龙 的地雷x1

    感谢 安森彻 的地雷x1感谢 可星雨 的地雷x1

    感谢 兔子 的地雷x1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

    感谢 枣树开花啦 的地雷x1感谢 楠歌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笑意清浅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白羊楼 的地雷x1

    感谢 一边打怪兽一边向作者 的地雷x1感谢 梦靥梦夜 的地雷x1

    感谢 魂玖 的地雷x1感谢 飞跃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24615162 的地雷x1感谢 叶草 的地雷x1

    感谢 人生意义在于吃! 的地雷x1感谢 我吃竹子 的地雷x1感谢 人生若只如初见° 的地雷x1

    感谢 嗨,lover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谷雨 的地雷x1感谢 大大更新了吗 的地雷x1

    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感谢 false 的地雷x1

    感谢 别睁眼 的地雷x1感谢 维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