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解决
    那桥上黄雾弥漫, 透着浓郁的不祥气息。

    秦伊河听到林逐水说要上桥, 眼神流露出恐惧的味道,她说:“可是活人不能上去的……一上去,就下不来了。”

    林逐水没理她, 对着周嘉鱼和沈一穷道:“沈一穷,你在这里等着,周嘉鱼, 你同我过来。”

    沈一穷道:“先生, 我也想去!”

    林逐水说:“这桥本就不是活人上去的,周嘉鱼是极阴体质, 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你上去了还能不能下来, 就是个未知数了。”

    沈一穷有些失望,他跟着林逐水出来,就是为了见识这些东西,能上桥近距离看看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既然林逐水这么说了, 他也不能强求, 道了声好, 和秦伊河在桥头等待。

    “走吧。”林逐水对着周嘉鱼说了句, 便朝着桥的方向走去。

    周嘉鱼跟在后面,表情有点紧张。

    祭八说:“你不要怕,林逐水在呢,他既然让你上来,肯定是对保护你很有把握……”

    结果它话还没说话, 就看见周嘉鱼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没啊,我没怕,就是,那个……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有点像约会什么的。”

    祭八沉默了。它透过周嘉鱼的视野,看到了那浓郁的黄雾,还有在黄雾之中扭曲的阴灵,竟然对周嘉鱼产生了点敬佩的心情,它有理由怀疑,就算林逐水约周嘉鱼去挖坟,周嘉鱼也会觉得这活动好像还真的挺浪漫的。

    最后,祭八语气沉重的说:“……你开心就好。”

    随着他们靠近桥的中间,周嘉鱼身边那些奇形怪状的阴灵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这些阴灵的身体大多残缺不全,要么断手要么断脚,更有的直接从腰上断成了两半,只能在地上蠕动的。他们似乎全都没了神志,跟随者本能朝着桥中央移动。周围充斥着他们痛苦的呻.吟,整座大桥犹如炼狱一般。

    周嘉鱼没有敢往周围多做观察,一直盯着自己的脚下,林逐水停他就停,林逐水走他就走。

    桥面上的血迹也开始变多,原本已经修复的车祸现场,此时却全部重现在桥面上。周嘉鱼粗略数了数,此时的桥上最起码废掉了十几辆车,有的车里甚至还载着三四个人。

    路面有些黑,越往里面走,能落脚的地方越少。

    周嘉鱼不小心,一脚踩在了个软乎乎的东西上面,他被那触感吓了一跳,朝着地上看去,才发现自己踩到了一只白白嫩嫩的手上。

    那手属于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她满脸都是血,脑袋被削掉了一半,眼睛已经看不到瞳孔,是一片渗人的白色,被周嘉鱼踩到后,她慢慢的抬起头,两人的目光交汇在半空中。

    周嘉鱼默默的移开了自己的脚,小声的说:“对不起啊小朋友,你继续。”

    小孩儿慢慢的垂了头,继续往前爬。

    看到这情形,周嘉鱼后背起了层冷汗,他这时候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走上的这座桥,真的好恐怖。

    林逐水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轻轻的问了声:“怕么?”

    周嘉鱼笑的勉强说:“不怕,哈哈,有先生在呢,我才不怕。”

    林逐水的脚步忽的停下,周嘉鱼以为他有话要说,没想到他竟是朝着自己伸出了手:“来。”

    那双手,白皙如玉,修长如竹,手指微微上挑,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

    周嘉鱼:“!!!”

    “周嘉鱼?”林逐水又唤了他一声。

    周嘉鱼深吸一口气,颤颤巍巍的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他一放上去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先擦擦手心里的冷汗。

    “还说不怕。”林逐水握住了周嘉鱼的手,也感觉到了他手心里全是汗水,道,“都快被吓化了。”

    周嘉鱼无法反驳。

    之前两人接触时,林逐水的手一直很冰,可现在他的手却是火热的,热度由手掌传给了周嘉鱼,缓解了他心中的恐慌。虽然周嘉鱼脑子有点乱,但也感觉到林逐水的动作并无暧昧的味道,他似乎只是因为担心周嘉鱼,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不过即便如此,周嘉鱼也挺开心的,他想着沈一穷还好没能跟过来,不然林逐水一手牵一个,简直像在带幼儿园的小朋友。周嘉鱼这么自我安慰的想着,连带着周围恐怖的气氛都消减了不少。

    八百米长的桥,很快就要走到尽头,到桥后半段时,随处可见破损车辆的残骸,还有模糊的血肉,和流淌在地上的鲜血。

    “快到了。”林逐水说了句。

    到哪里?周嘉鱼抬目望去,在桥尽头隐隐看到了什么东西。那似乎是一块巨大的石碑,突兀的立在桥的另外一头,所有的死者都在朝着那块石碑爬去。

    周嘉鱼走到石碑附近,身侧却是突然刮起了阴风,这阴风和着死者的哭嚎,对着两人迎面刮来。

    林逐水抬起左手,对着空中重重的劈下,那风竟是就这被破开了,周嘉鱼甚至听到哭喊声短暂的停顿了一下。

    “滚!”林逐水冷冷的骂道。

    周嘉鱼第一次听到林逐水如此冷漠的语气。平日里的林逐水虽然待人冷淡,但也算得上平和,但此时此刻,周嘉鱼只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浓烈的厌恶。

    石碑近在眼前。周围的地上,全是一片片哀嚎的死者。他们将鲜血蹭在石碑之上,随后消失在石碑后面的浓郁雾气中。

    走进后,周嘉鱼才发现,这石碑上面,居然密密麻麻的用鲜红的字体,刻着无数个名字。

    林逐水说:“上面刻了些什么?”

    周嘉鱼赶紧回答:“是一些名字。”他由上到下,将是石碑上刻着的名字大致看了一遍,却越看越觉得奇怪,“好、好奇怪啊。”

    林逐水道:“奇怪?”

    周嘉鱼说:“对,这些名字有些是人名,有些看起来,却像是……网名什么的。”大部分名字都是正常的,但少部分名字,却和其他名字格格不入。比如周嘉鱼就看到了一个有点类似网名的:吃橘子的兔——正常人,怎么都不可能取这么个名字吧。

    林逐水没说话,只是道:“你找找看,有没有秦伊河的名字。”

    周嘉鱼愣了:“秦伊河?为什么是她的名字?”要找不应该是找唐笑川么?

    林逐水也没解释:“你找到就知道了。”

    周嘉鱼闻言,便又将目光投向了石碑,这石碑足足近两米高,此时光线昏暗,要找到一个名字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寻找了一会儿后,周嘉鱼还是发现了目标,当他看到了石碑之上秦伊河这个名字时,终于明白了林逐水刚才为什么会那么说。

    因为秦伊河并不单独被刻在石碑上,这个名字后面还连了三个字:的爱人。

    秦伊河的爱人,被刻上石碑的诅咒的,竟然是秦伊河的爱人?!

    周嘉鱼目瞪口呆,他马上想到了某个关键的点:“唐笑川以为秦伊河要出国结婚,她又不知道秦伊河到底要和谁结婚,所以在那个网站上写了这个名字?”

    林逐水点点头。

    周嘉鱼说不出话来。或许唐笑川一辈子都不会想到,她的诅咒,竟是应验在了自己的身上。秦伊河没有变心,她依然爱着唐笑川,并且将唐笑川当作此生挚爱,唯一的爱人。

    周嘉鱼脑子有点乱了:“可是先生,您不是说网站在一年前就关闭了么?那网站又和桥上的事故有什么关系……”

    林逐水道:“在我们这行,总有人想要逆转阴阳。”他道,“有传说,若是死去之人,聚集了足够的怨气,可化身为僵。”

    周嘉鱼说:“僵尸?”

    林逐水点点头:“僵再以童子血养之几十年,就能恢复灵智。这在有些人走投无路的人眼里,大概也是一种复生方法吧。”

    周嘉鱼抓到了林逐水话语中的重点:“所以……那个网站,其实是收集了怨气?”

    林逐水不答反问:“若是你点进这网站里,可有什么想要填的名字?”

    周嘉鱼道:“这倒是没有……”他已经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了。

    林逐水说:“那你觉得在这网站上填上名字的人,在打出那几个字时,脑子里在想什么?”

    周嘉鱼不用想也知道,那肯定无尽的怨恨和厌恶,厌恶到即便是面对如此近乎可笑的方法,也会面目扭曲,认认真真的在键盘上敲下那几个字符。

    唐笑川便是其中之一。

    她恨秦伊河无情,恨秦伊河的狠心,恨秦伊河的放弃,可爱到底是比恨浓烈,她没舍得填下秦伊河的名字,而是将恨意转嫁到了秦伊河那个不存在的移情对象身上。

    “如果那个人死了的话,秦伊河就会回来了吧。”唐笑川这么想着,用手指敲击着键盘,在黑色的页面下输入了将她拉入深渊的六个字。

    一年后,所有被怨恨着的名字都被刻上了石碑,立于桥上,怨恨开始逐渐聚集乃至化为实质。

    唐笑川正巧住在这座新竣工的大桥附近,于是,诅咒应验了。

    “修桥时,桥是从两端开始一起动工。”林逐水松开了周嘉鱼的手,“最后竣工的时候,会在两端之间搭上最后一块桥板,这便称为合龙。”

    他伸出手,慢慢取下了手腕上那串晶莹剔透的玉珠。

    霎时间,周嘉鱼便感到眼前燃起了一簇火焰,林逐水身边的空气变得极为滚烫,这温度竟是让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合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步骤。”林逐水说,“只是可惜,合龙的那块桥板却被人动了手脚。”他缓步往前,身侧的□□着的死者全部露出恐惧之色,仿佛遇到了阳光的影,开始朝旁边躲闪。

    石碑就在面前,林逐水抬手,一掌拍了上去。

    “啊啊啊啊!!!”下一刻,石碑竟是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上面那些血色的名字开始像腐烂的肉块一样,一堆一堆的往下落,而石碑本身,竟是开始融化。

    林逐水不语,又是一掌。他的动作看起来并不重,但石碑却好像完全被废掉了,原本两米高的高度开始迅速的缩水,往地上流淌。

    周嘉鱼低头看去,才发现石碑融化之后竟是变成了腥臭的血液。

    “想要替死鬼是么?”林逐水冷冷道,薄唇轻启,吐出带着厌恶的词句,“只可惜,你找错了人。”

    他说完这话,石碑的叫声也停住了,似乎彻底失去了生机。

    而在石碑消失后,黄雾也开始渐渐的变淡,原本围绕在它身侧的死者灵魂,像是失去了目标似得,呆滞的看着周遭。

    周嘉鱼觉得此时的林逐水一定是帅的要命。为什么是觉得呢,因为林逐水脱掉了手腕上的链子之后就变得无比的刺目,周嘉鱼流着眼泪坚持了一会儿觉得不太行,感觉如果继续看下去可能下半辈子都看不见林逐水了。于是他恋恋不舍的闭上了眼,耳朵还在仔细听着林逐水的声音。

    “好了,睁眼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嘉鱼感到林逐水在他耳边轻轻道了句。

    周嘉鱼睁开眼睛,发现视觉还是十分模糊,但勉强可以看见其他东西了,他道:“先生,弄完了吗?”

    “早着呢。”林逐水说,“走,回去了。”

    周嘉鱼又乖乖的跟在林逐水后面往回走,此时黄雾几乎散去,但周围恐怖的景象依旧,周嘉鱼问了句之后怎么办,林逐水给的说法是,这些他管不了,得请几个得道高僧过来超度。

    周嘉鱼激动的说,先生你知道的可真多。

    林逐水没应话。

    两人下了桥,周嘉鱼发现了一件非常残酷的事实,他原本应该有五点零的视力此时还没有恢复,周围全部像蒙了层纱布似得,最多只能看见五十米内的东西。走得很近了,周嘉鱼才看到沈一穷和秦伊河冲着他们招手。

    “你们终于回来了。”秦伊河道,“我差点都以为看不到你们了。”

    “周嘉鱼你怎么啦?我给你招手招半天了你都没看到。”沈一穷说,“你怎么哭了?”

    周嘉鱼此时两眼刺痛,还得硬着头皮说:“被先生感动了。”

    沈一穷的表情复杂,拍拍他的肩膀,做了个口型:这马屁拍的牛。

    周嘉鱼:“……”他也不想!沈一穷这小兔崽子就不能换个话题么!

    林逐水显然没有沈一穷那么好糊弄,他挑了挑眉:“流泪?周嘉鱼,你眼睛怎么了?”

    周嘉鱼含含糊糊的说了几句,林逐水却瞬间明白了他眼睛是怎么回事儿,他最后拿周嘉鱼没办法似得道叹道:“你呀……估计过几天才能好了。”

    周嘉鱼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不过好在有其他事情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让大家没有再继续纠结周嘉鱼的眼睛。黄雾散去之后,桥上的死者开始一个一个的离开,这场景看起来依旧颇为恐怖,看的人头皮发麻。

    秦伊河也看到了唐笑川。

    从桥上回来的唐笑川,脸上的伤口却是已经没了,又恢复成了平日里那张苍白,但至少完整的脸,她神情呆滞的走到几人面前,根本不理和她说话的秦伊河。

    周嘉鱼却是注意到了一点异样,思考片刻后,惊讶道:“唉?唐笑川的影子怎么没了?”之前她的影子虽然不规则,但至少还在,现在昏暗的路灯投射在她的身上,却没能在地面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刚才烧掉的头发就是她的影子。”林逐水说,“有人故意做出来的。”灵体本来就没有影子,只是有人刻意帮助唐笑川补上这个破绽。当然,这影子在常人看来估计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周嘉鱼对这方面非常敏感,所以应该也能看出影子的异样。

    周嘉鱼恍然大悟,想起了林逐水从他身上抓走的头发,恐怕那些长发,就和唐笑川的影子有关。

    “走吧。”林逐水道,“先回去再说。”

    虽然周嘉鱼感觉他们在桥上没有待多久,但事实上此时已经到了凌晨时分,暗色的天空已经开始隐隐发亮,估计再过一会儿,就能看见太阳从地平线上爬起。

    几人坐上车,准备离开桥上。

    周嘉鱼最后朝着那桥望了一眼,桥上的烟雾逐渐散去,血腥怪异的场景,也在如海市蜃楼般消融,平坦桥面再次出现,上面甚至还有正在来往的车辆,仿佛他刚才经历的事,只不过是一场可怕的梦境罢了。

    周嘉鱼暗暗的想,不过这个梦里有林逐水,似乎也没有可怕到哪里去。

    秦伊河开着车到达了楼下,她刚停下,唐笑川就自己下了车,然后进楼道去了。看着她的背影,秦伊河表情复杂道:“大师,接下来……怎么办呢?”

    林逐水问:“谁告诉你,唐笑川需要找替死鬼才能安心的?”

    秦伊河说:“一个群的群主,群里面不少人都遇到了这种事儿,他偶尔会给一些建议,对了,那个写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的灵异论坛,也是他建的。”她说着就掏出了手机,想要把那个群翻找出来。

    谁知道刚打开扣.扣,就看到系统提示xx群已经解散,秦伊河愣了:“解散了?”她又去浏览器输入了灵异论坛的网址,发现论坛也进不去。

    “怎么回事?”秦伊河皱眉,“……怎么突然都没了。”

    林逐水倒也不奇怪,道:“这事情应该解决了,过两天我会招人来超度唐笑川的灵魂,让她早点进入轮回。”

    秦伊河欲言又止,咬着下唇还是将嘴里的话说出了口,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