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死亡
    第二天, 依旧是个风清气爽的早晨。

    沈一穷完全不知道他们昨天和脏东西打了一天的交道,兴致相当高的找到周嘉鱼, 说走啊走啊, 我们又去找小姐姐玩啊。

    周嘉鱼犹豫了会儿,还是决定把沈一穷心心念念的小姐姐真实身份说了出来。沈一穷开始还保持着傻乐傻乐的表情,结果周嘉鱼才说一句,他整张脸就僵了。

    周嘉鱼直奔主题:“你的小姐姐不是人啊。”

    沈一穷:“啊??”

    周嘉鱼简单的把昨晚林逐水给他说的事情告诉沈一穷,沈一穷听的整个人都越来越僵硬, 他说:“唐笑川已经死了?”

    周嘉鱼点点头。

    “那我为什么能看见她……不对,我好像以前也看见过脏东西。”沈一穷摸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唐晓玲一开始就知道唐笑川不是人吧, 怪不得她死活不让我扶唐笑川。”昨天唐笑川受伤的时候, 沈一穷本来想去帮帮忙, 结果被唐晓玲态度坚定的拒绝。当时他还以为是唐晓玲怕自己占唐笑川的便宜, 有点小伤心,现在想来,恐怕是担心他接触了唐笑川的身体, 发现什么异样。

    “所以她到底是为什么?”沈一穷说, “那个网站和唐笑川的死又有什么关系呢?”

    周嘉鱼道:“我也不知道。”

    两人正说着话,林逐水却是从屋子里出来了, 他换了身衣服, 道:“一起跟我去个地方。”

    周嘉鱼和沈一穷点点头。

    司机已经在门外等着,他们上车之后,便朝着郊区的方向去了。

    “先生, 我们这是去哪儿啊。”沈一穷没忍住开口问。

    “去了就知道了。”林逐水道。

    窗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一间陵园外面。

    林逐水首先下了车,便往陵园里面去了。周嘉鱼跟在他身后,心中隐隐有了感觉。

    陵园之中,松柏苍翠,秋风拂面,让人莫名的感觉身体有些发凉。他们绕过了主墓群,却是走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到了。”林逐水说停下。

    周嘉鱼将目光投向了林逐水身侧的那块墓碑。那墓碑是个双人墓,刻上了两个名字,只是其中一个名字已经度了层淡淡的金色,而另外一个名字,还是黑白的。唐笑川,秦伊河,合葬之墓。再看下葬的时间,赫然就是一个月之前。

    周嘉鱼马上想到了:“唐晓玲的真名是秦伊河?”

    林逐水点点头,他伸手在墓碑上轻轻摸了摸,道:“是。”

    周嘉鱼的心情有点复杂。其实只看见这方墓,就已经能察觉出秦伊河有了死志。

    “周嘉鱼。”林逐水说,“你摸摸看。”

    周嘉鱼闻言,便伸出手抚摸了一下石碑,下一刻,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些零碎的画面,画面乱七八糟,有争吵,有哭闹,还有死亡。画面的最后,停留在了正在开车唐笑川身上,黑暗的夜里,她一边开车,一边和人打电话,她哽咽着,哭泣着,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突然!唐笑川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行走的老人,她条件反射的打了放向盘,车却直接失了控,直接撞向了旁边的护栏。

    “碰!!!”剧烈的撞击声伴随着凄惨的尖叫,唐笑川哭嚷着,“好痛——救命——”

    电话那头传来另一个熟悉的女生,却是唐晓玲的,不,准确的说,她的名字应该是秦伊河,她叫着,小川,小川,你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了?

    唐笑川没有再回应,接下来又响起了几声巨响,她之后的车竟是仿佛没有看到见她似得,接二连三的撞了上来。

    “小川——”电话那头时泣血的哭声,她问着,“你怎么了——小川——”

    唐笑川满脸是血,眼神开始涣散,她看着前方,嘴唇微微翕动,到底是没能说出口中想说的话。

    画面暗了下去,周嘉鱼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被林逐水揽在怀里。林逐水的身体像是火热的太阳,源源不断的将热量传给了周嘉鱼。周嘉鱼浑身冰冷,满脸泪水,甚至还在微微发抖。

    林逐水眉宇之间,少见的浮出了些苦恼,他伸手摸了摸周嘉鱼的额头,叹气道:“怎么会这么敏感。”他见过了不少能通灵的,大部分触碰这些东西只能看见些片段罢了,之前比赛的时候他以为是场地是命案现场才让周嘉鱼反应那么大,没想到周嘉鱼只是碰一碰石碑,反应都如此激烈。

    周嘉鱼缓过神来,察觉了自己的状态,他实在是还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小声道:“我看到了唐笑川死去时的模样。”

    林逐水道:“嗯,什么样?”他发现了周嘉鱼的尴尬,慢慢的放了手,让他自己站起来。

    “她好像是在开车。”周嘉鱼说,“一边开车一边和秦伊河打电话,结果突然看见前面有个人,便打了方向盘……”

    林逐水面露无奈:“我是问你身体怎么样。”

    周嘉鱼脸红了:“哦哦哦,我感觉挺好的。”

    结果他说完就发现沈一穷在旁边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周嘉鱼:“……”他晕过去的时候做了啥?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周嘉鱼说了他在昏迷过去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情形,他看到了唐笑川为了不撞到人所以强行打了方向盘,结果导致自己撞上护栏,当场死亡。而后面的车辆继续发生追尾,应该死伤了不少人。

    这些画面处处透着诡异,为什么凌晨的大桥上面会突然出现行动迟缓的老人,而后面的车,为什么会像是看不到唐笑川一样,直接撞了上来造成连环车祸,这情况简直就像是被人使用了障眼法似得。

    周嘉鱼说完他看到的,林逐水却好像不太惊讶,他说:“那桥修的时候,被人动了手脚。”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露出愕然的表情。

    林逐水道:“桥本来就是连接阴阳两界的东西,民俗传说里就说人死后须走奈何桥,才能投胎转世,这事情不简单。”

    他正说着,沈一穷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道:“是唐晓玲打来的,我们接吗?”

    “接。”林逐水说,“别告诉她们你们已经知道了。”

    沈一穷点点头,接通电话。

    他演技倒是相当不错,完全没有暴露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态度非常好,连周嘉鱼都挑不出毛病。挂断电话后,他道:“唐晓玲说唐笑川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不肯出来。”

    “不肯出来?”周嘉鱼讶异道。

    “对。”沈一穷挠挠头,“她想让我们过去看看,听声音感觉好像比较急。”

    “看看也无妨。”林逐水开口,“我同你们一起吧。”

    周嘉鱼闻言有些惊讶,但既然林逐水提出这个要求,肯定自有其原因的。

    离开陵园,三人上了车,朝着唐晓玲住的地方去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坐在后座,小声的问沈一穷他刚才晕过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沈一穷做出这么惊恐的表情。

    沈一穷瞅了眼前面坐着的林逐水,小声道:“先生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

    周嘉鱼说:“啊?”

    沈一穷道:“你直接整个人软了下去,先生正准备把你扶起,你就抱着先生的大腿哭哭啼啼,还一个劲的蹭。”

    周嘉鱼:“……”

    沈一穷说:“把眼泪鼻涕都蹭先生裤腿儿上了。”

    周嘉鱼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突然很想安静的缩在角落里抽个烟。

    “唉。”沈一穷语重心长的说,“先生是真的疼你啊。”

    周嘉鱼:“……你别说了。”

    沈一穷大概了解周嘉鱼的心情,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我懂你的心情,我不说了。

    周嘉鱼满脸生无可恋,他现在继不能吃菌子,不能喝酒之外,又多了点禁忌——别去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回到市区时,已经差不多是下午,司机将车停在了唐晓玲住的小区外面。

    唐晓玲……不,现在叫她秦伊河似乎更合适,她正等在楼下抽烟。

    周嘉鱼他们走过去的时候,秦伊河还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她的脸上挂着一种很难形容的表情。似痛苦,似冷漠,又好像带着狠戾的决绝。和昨日看起来一直处在恐慌中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只是在注意到走过来的周嘉鱼他们时,这种表情从秦伊河的脸上消失了,又恢复成了平常的模样,眼神里还浮起些焦急。

    “你们来了?”秦伊河熄灭了烟,上前一步,她看到了站在周嘉鱼身边的林逐水,眸中流露出丝丝警惕,她道,“这位是?”

    “我是他们的师父。”林逐水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倒仿佛带着些温柔的味道,若是不知道的人,恐怕会以为他是个容易相处的人,他道,“从他们那儿听到了昨天你说的事儿,有些好奇,便想过来看看。”

    秦伊河便知道了林逐水应该是昨日周嘉鱼和沈一穷口中的先生了,她见林逐水闭着眼睛,迟疑道:“冒昧的问一下,您的眼睛……”

    林逐水道:“对,我双目不能视物。”

    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明显感觉到秦伊河很奇怪的松了口气,仿佛是在庆幸这件事,她道:“哦……对不起,冒犯了。”

    林逐水说:“没事。”

    和林逐水相处的时间久了,反而会忘记他在身体上有缺陷之处。毕竟他似乎并没有因此受到太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比很多能看见的人都要强。听着两人对话,周嘉鱼心底深处,突然泛起了一点心疼,他抿了抿唇,岔开话题:“你说唐笑川情况不对?是怎么回事?”

    秦伊河道:“她现在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怎么叫她都不答应。”

    沈一穷这货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说:“这可不信,咱报警吧,不行找消防员也成啊!”

    周嘉鱼清楚的看见秦伊河整张脸都扭曲了一下,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沈一穷能提出这样的提议。不过这也是刹那间的事情,她的表情很快恢复了正常,开始找借口:“不能报警,她精神状态已经很糟糕了,再受刺激,我怕她受不了。”

    沈一穷说:“也是,那我们去看看吧。”

    秦伊河松了口气。

    说完,三人便去了秦伊河的住所。

    还是那空荡荡的大房间,门一开,就感到一阵穿堂风挂过。周嘉鱼抬头,看到了这门口似乎贴着什么符纸。他之前来的匆忙,没有注意,现在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却发现屋子里处处都是违和感。

    比如窗户上面挂着一排排红绳系着的铃铛,与其说是害怕有东西进来,倒是更像怕里面的东西出去。

    秦伊河走到唐笑川的屋子里,敲了敲门,道:“姐,姐,你快出来吧!”

    屋子里没有声音。

    沈一穷说:“她在里面多久了?”

    秦伊河说:“中午吃完饭,她就躲在里面不肯出来,开始还应我两声,现在连应都懒得应了。”她脸上透着些无奈。

    之前周嘉鱼以为秦伊河真的是唐笑川的表姐,还感叹两人的感情真好。现在想来,秦伊河看唐笑川那宠溺的眼神显然已经越过了亲人这个界限。

    “怎么办?砸门么?”周嘉鱼问。

    秦伊河稍作犹豫:“砸开吧。”

    “不要砸!不要砸!”哪知道躲着的唐笑川,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后尖锐的哭泣起来,“不要砸,求求你们,门外有鬼,我怕,我怕!

    秦伊河道:“姐,我就在外面,你不要怕……”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屋内的唐笑川传来一阵崩溃般的哭声,唐笑川说:“救命啊,她走了,她不爱我了,她不要我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秦伊河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沈一穷虽然已经知道了真相,却还是很配合的问了句:“唐笑川是在说她的恋人?”

    “对。”秦伊河的声音有点干,“我姐姐的恋人,抛弃了她。”

    沈一穷道:“那如果唐笑川的恋人出现,她的病情会不会缓和一点?”

    秦伊河却是道:“不可能的,她们见面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她的语气是如此笃定,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他们进不去,唐笑川也出不来,于是情况便僵持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眼见着太阳都下山了,秦伊河无奈道:“你们吃晚饭了吗?我叫外卖过来咱们一起吃吧。”

    周嘉鱼和沈一穷客套的推辞,林逐水没怎么说话。他从进屋子之后,就一直很安静,也没有给出任何建议,似乎正在思考什么。周嘉鱼和沈一穷也没敢问,毕竟林逐水思考的事情,肯定比他们想问的问题更重要。

    最后秦伊河还是点了外卖,她在门外叫了唐笑川一下午,也有些疲倦,此时坐在沙发上休息。

    周嘉鱼和沈一穷还在在外面尝试性的劝说着唐笑川,但听到他们的声音,唐笑川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是她刚才说了两句话,恐怕他们都会怀疑卧室里到底有没有人。

    外卖来的很快,秦伊河提着几个盒子进了客厅。她点的是一些炒菜和米饭,乍一看味道还不错的样子。周嘉鱼和沈一穷没吃完饭,这会儿也有点饿了,但东西摆在面前,他们却没敢直接动筷子,而是看向了林逐水征求他的意见。

    “我不饿。”林逐水感觉到了两人的目光,缓声道,“你们吃吧。”

    得到了允许,周嘉鱼和沈一穷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秦伊河胃口也不好,还是努力的往嘴里塞东西,可无论吃什么,她都没怎么咀嚼,就这样囫囵的吞了下去。

    周嘉鱼见她这模样有些奇怪:“你怎么了?”

    秦伊河摇摇头,说:“没事,只是吃东西没胃口而已。”

    周嘉鱼哦了声。

    吃完饭,天色已经彻底暗下,看着唐晓玲还是不肯出来,几人都有点头疼。沈一穷说:“天也晚了,我们在这里也不方便,不如我们先回去,明天再过来看你吧。”

    “可是,可是……”秦伊河面上出现惧色,“我一个人,会害怕。”她咬了咬唇,眼神楚楚可怜,“你们能不能陪陪我,就今晚?”

    周嘉鱼和沈一穷对视一眼,都没吭声。

    旁边坐在一直很安静的林逐水,却是轻轻的道了声:“好啊。”

    “谢谢,谢谢。”秦伊河非常的高兴。

    周嘉鱼实在是无法忽略她种种怪异的反应,但害怕她发现,又不敢和沈一穷讨论,只能和脑子里的祭八聊了聊。

    祭八说:“嗯……她是故意留下你们的吧。”

    周嘉鱼道:“肯定是,可是她留下我们做什么呢?”

    祭八道:“或许今天是个什么特别的日子,需要你们留下……”

    周嘉鱼仔细思考之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共性,于是祭八劝他别想了,说反正林逐水在这儿,秦伊河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的。这话倒很有道理,周嘉鱼悄悄的瞅了林逐水一眼,心情莫名的安定下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秦伊河的情绪开始渐渐变得越来越焦躁,起身出去抽了好几支烟。

    趁着她去走廊上抽烟的功夫,沈一穷小声道:“她这是打算做什么啊?故意把我们留下来。”

    周嘉鱼说:“不知道,但是肯定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