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死亡
    第二天, 依旧是个风清气爽的早晨。

    沈一穷完全不知道他们昨天和脏东西打了一天的交道,兴致相当高的找到周嘉鱼, 说走啊走啊, 我们又去找小姐姐玩啊。

    周嘉鱼犹豫了会儿,还是决定把沈一穷心心念念的小姐姐真实身份说了出来。沈一穷开始还保持着傻乐傻乐的表情,结果周嘉鱼才说一句,他整张脸就僵了。

    周嘉鱼直奔主题:“你的小姐姐不是人啊。”

    沈一穷:“啊??”

    周嘉鱼简单的把昨晚林逐水给他说的事情告诉沈一穷,沈一穷听的整个人都越来越僵硬, 他说:“唐笑川已经死了?”

    周嘉鱼点点头。

    “那我为什么能看见她……不对,我好像以前也看见过脏东西。”沈一穷摸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唐晓玲一开始就知道唐笑川不是人吧, 怪不得她死活不让我扶唐笑川。”昨天唐笑川受伤的时候, 沈一穷本来想去帮帮忙, 结果被唐晓玲态度坚定的拒绝。当时他还以为是唐晓玲怕自己占唐笑川的便宜, 有点小伤心,现在想来,恐怕是担心他接触了唐笑川的身体, 发现什么异样。

    “所以她到底是为什么?”沈一穷说, “那个网站和唐笑川的死又有什么关系呢?”

    周嘉鱼道:“我也不知道。”

    两人正说着话,林逐水却是从屋子里出来了, 他换了身衣服, 道:“一起跟我去个地方。”

    周嘉鱼和沈一穷点点头。

    司机已经在门外等着,他们上车之后,便朝着郊区的方向去了。

    “先生, 我们这是去哪儿啊。”沈一穷没忍住开口问。

    “去了就知道了。”林逐水道。

    窗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一间陵园外面。

    林逐水首先下了车,便往陵园里面去了。周嘉鱼跟在他身后,心中隐隐有了感觉。

    陵园之中,松柏苍翠,秋风拂面,让人莫名的感觉身体有些发凉。他们绕过了主墓群,却是走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到了。”林逐水说停下。

    周嘉鱼将目光投向了林逐水身侧的那块墓碑。那墓碑是个双人墓,刻上了两个名字,只是其中一个名字已经度了层淡淡的金色,而另外一个名字,还是黑白的。唐笑川,秦伊河,合葬之墓。再看下葬的时间,赫然就是一个月之前。

    周嘉鱼马上想到了:“唐晓玲的真名是秦伊河?”

    林逐水点点头,他伸手在墓碑上轻轻摸了摸,道:“是。”

    周嘉鱼的心情有点复杂。其实只看见这方墓,就已经能察觉出秦伊河有了死志。

    “周嘉鱼。”林逐水说,“你摸摸看。”

    周嘉鱼闻言,便伸出手抚摸了一下石碑,下一刻,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些零碎的画面,画面乱七八糟,有争吵,有哭闹,还有死亡。画面的最后,停留在了正在开车唐笑川身上,黑暗的夜里,她一边开车,一边和人打电话,她哽咽着,哭泣着,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突然!唐笑川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行走的老人,她条件反射的打了放向盘,车却直接失了控,直接撞向了旁边的护栏。

    “碰!!!”剧烈的撞击声伴随着凄惨的尖叫,唐笑川哭嚷着,“好痛——救命——”

    电话那头传来另一个熟悉的女生,却是唐晓玲的,不,准确的说,她的名字应该是秦伊河,她叫着,小川,小川,你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了?

    唐笑川没有再回应,接下来又响起了几声巨响,她之后的车竟是仿佛没有看到见她似得,接二连三的撞了上来。

    “小川——”电话那头时泣血的哭声,她问着,“你怎么了——小川——”

    唐笑川满脸是血,眼神开始涣散,她看着前方,嘴唇微微翕动,到底是没能说出口中想说的话。

    画面暗了下去,周嘉鱼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被林逐水揽在怀里。林逐水的身体像是火热的太阳,源源不断的将热量传给了周嘉鱼。周嘉鱼浑身冰冷,满脸泪水,甚至还在微微发抖。

    林逐水眉宇之间,少见的浮出了些苦恼,他伸手摸了摸周嘉鱼的额头,叹气道:“怎么会这么敏感。”他见过了不少能通灵的,大部分触碰这些东西只能看见些片段罢了,之前比赛的时候他以为是场地是命案现场才让周嘉鱼反应那么大,没想到周嘉鱼只是碰一碰石碑,反应都如此激烈。

    周嘉鱼缓过神来,察觉了自己的状态,他实在是还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小声道:“我看到了唐笑川死去时的模样。”

    林逐水道:“嗯,什么样?”他发现了周嘉鱼的尴尬,慢慢的放了手,让他自己站起来。

    “她好像是在开车。”周嘉鱼说,“一边开车一边和秦伊河打电话,结果突然看见前面有个人,便打了方向盘……”

    林逐水面露无奈:“我是问你身体怎么样。”

    周嘉鱼脸红了:“哦哦哦,我感觉挺好的。”

    结果他说完就发现沈一穷在旁边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周嘉鱼:“……”他晕过去的时候做了啥?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周嘉鱼说了他在昏迷过去的时候看到的那些情形,他看到了唐笑川为了不撞到人所以强行打了方向盘,结果导致自己撞上护栏,当场死亡。而后面的车辆继续发生追尾,应该死伤了不少人。

    这些画面处处透着诡异,为什么凌晨的大桥上面会突然出现行动迟缓的老人,而后面的车,为什么会像是看不到唐笑川一样,直接撞了上来造成连环车祸,这情况简直就像是被人使用了障眼法似得。

    周嘉鱼说完他看到的,林逐水却好像不太惊讶,他说:“那桥修的时候,被人动了手脚。”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露出愕然的表情。

    林逐水道:“桥本来就是连接阴阳两界的东西,民俗传说里就说人死后须走奈何桥,才能投胎转世,这事情不简单。”

    他正说着,沈一穷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道:“是唐晓玲打来的,我们接吗?”

    “接。”林逐水说,“别告诉她们你们已经知道了。”

    沈一穷点点头,接通电话。

    他演技倒是相当不错,完全没有暴露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态度非常好,连周嘉鱼都挑不出毛病。挂断电话后,他道:“唐晓玲说唐笑川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不肯出来。”

    “不肯出来?”周嘉鱼讶异道。

    “对。”沈一穷挠挠头,“她想让我们过去看看,听声音感觉好像比较急。”

    “看看也无妨。”林逐水开口,“我同你们一起吧。”

    周嘉鱼闻言有些惊讶,但既然林逐水提出这个要求,肯定自有其原因的。

    离开陵园,三人上了车,朝着唐晓玲住的地方去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坐在后座,小声的问沈一穷他刚才晕过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沈一穷做出这么惊恐的表情。

    沈一穷瞅了眼前面坐着的林逐水,小声道:“先生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

    周嘉鱼说:“啊?”

    沈一穷道:“你直接整个人软了下去,先生正准备把你扶起,你就抱着先生的大腿哭哭啼啼,还一个劲的蹭。”

    周嘉鱼:“……”

    沈一穷说:“把眼泪鼻涕都蹭先生裤腿儿上了。”

    周嘉鱼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突然很想安静的缩在角落里抽个烟。

    “唉。”沈一穷语重心长的说,“先生是真的疼你啊。”

    周嘉鱼:“……你别说了。”

    沈一穷大概了解周嘉鱼的心情,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我懂你的心情,我不说了。

    周嘉鱼满脸生无可恋,他现在继不能吃菌子,不能喝酒之外,又多了点禁忌——别去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回到市区时,已经差不多是下午,司机将车停在了唐晓玲住的小区外面。

    唐晓玲……不,现在叫她秦伊河似乎更合适,她正等在楼下抽烟。

    周嘉鱼他们走过去的时候,秦伊河还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她的脸上挂着一种很难形容的表情。似痛苦,似冷漠,又好像带着狠戾的决绝。和昨日看起来一直处在恐慌中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只是在注意到走过来的周嘉鱼他们时,这种表情从秦伊河的脸上消失了,又恢复成了平常的模样,眼神里还浮起些焦急。

    “你们来了?”秦伊河熄灭了烟,上前一步,她看到了站在周嘉鱼身边的林逐水,眸中流露出丝丝警惕,她道,“这位是?”

    “我是他们的师父。”林逐水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倒仿佛带着些温柔的味道,若是不知道的人,恐怕会以为他是个容易相处的人,他道,“从他们那儿听到了昨天你说的事儿,有些好奇,便想过来看看。”

    秦伊河便知道了林逐水应该是昨日周嘉鱼和沈一穷口中的先生了,她见林逐水闭着眼睛,迟疑道:“冒昧的问一下,您的眼睛……”

    林逐水道:“对,我双目不能视物。”

    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明显感觉到秦伊河很奇怪的松了口气,仿佛是在庆幸这件事,她道:“哦……对不起,冒犯了。”

    林逐水说:“没事。”

    和林逐水相处的时间久了,反而会忘记他在身体上有缺陷之处。毕竟他似乎并没有因此受到太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比很多能看见的人都要强。听着两人对话,周嘉鱼心底深处,突然泛起了一点心疼,他抿了抿唇,岔开话题:“你说唐笑川情况不对?是怎么回事?”

    秦伊河道:“她现在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怎么叫她都不答应。”

    沈一穷这货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说:“这可不信,咱报警吧,不行找消防员也成啊!”

    周嘉鱼清楚的看见秦伊河整张脸都扭曲了一下,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沈一穷能提出这样的提议。不过这也是刹那间的事情,她的表情很快恢复了正常,开始找借口:“不能报警,她精神状态已经很糟糕了,再受刺激,我怕她受不了。”

    沈一穷说:“也是,那我们去看看吧。”

    秦伊河松了口气。

    说完,三人便去了秦伊河的住所。

    还是那空荡荡的大房间,门一开,就感到一阵穿堂风挂过。周嘉鱼抬头,看到了这门口似乎贴着什么符纸。他之前来的匆忙,没有注意,现在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却发现屋子里处处都是违和感。

    比如窗户上面挂着一排排红绳系着的铃铛,与其说是害怕有东西进来,倒是更像怕里面的东西出去。

    秦伊河走到唐笑川的屋子里,敲了敲门,道:“姐,姐,你快出来吧!”

    屋子里没有声音。

    沈一穷说:“她在里面多久了?”

    秦伊河说:“中午吃完饭,她就躲在里面不肯出来,开始还应我两声,现在连应都懒得应了。”她脸上透着些无奈。

    之前周嘉鱼以为秦伊河真的是唐笑川的表姐,还感叹两人的感情真好。现在想来,秦伊河看唐笑川那宠溺的眼神显然已经越过了亲人这个界限。

    “怎么办?砸门么?”周嘉鱼问。

    秦伊河稍作犹豫:“砸开吧。”

    “不要砸!不要砸!”哪知道躲着的唐笑川,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后尖锐的哭泣起来,“不要砸,求求你们,门外有鬼,我怕,我怕!

    秦伊河道:“姐,我就在外面,你不要怕……”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屋内的唐笑川传来一阵崩溃般的哭声,唐笑川说:“救命啊,她走了,她不爱我了,她不要我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秦伊河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沈一穷虽然已经知道了真相,却还是很配合的问了句:“唐笑川是在说她的恋人?”

    “对。”秦伊河的声音有点干,“我姐姐的恋人,抛弃了她。”

    沈一穷道:“那如果唐笑川的恋人出现,她的病情会不会缓和一点?”

    秦伊河却是道:“不可能的,她们见面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她的语气是如此笃定,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他们进不去,唐笑川也出不来,于是情况便僵持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眼见着太阳都下山了,秦伊河无奈道:“你们吃晚饭了吗?我叫外卖过来咱们一起吃吧。”

    周嘉鱼和沈一穷客套的推辞,林逐水没怎么说话。他从进屋子之后,就一直很安静,也没有给出任何建议,似乎正在思考什么。周嘉鱼和沈一穷也没敢问,毕竟林逐水思考的事情,肯定比他们想问的问题更重要。

    最后秦伊河还是点了外卖,她在门外叫了唐笑川一下午,也有些疲倦,此时坐在沙发上休息。

    周嘉鱼和沈一穷还在在外面尝试性的劝说着唐笑川,但听到他们的声音,唐笑川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是她刚才说了两句话,恐怕他们都会怀疑卧室里到底有没有人。

    外卖来的很快,秦伊河提着几个盒子进了客厅。她点的是一些炒菜和米饭,乍一看味道还不错的样子。周嘉鱼和沈一穷没吃完饭,这会儿也有点饿了,但东西摆在面前,他们却没敢直接动筷子,而是看向了林逐水征求他的意见。

    “我不饿。”林逐水感觉到了两人的目光,缓声道,“你们吃吧。”

    得到了允许,周嘉鱼和沈一穷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秦伊河胃口也不好,还是努力的往嘴里塞东西,可无论吃什么,她都没怎么咀嚼,就这样囫囵的吞了下去。

    周嘉鱼见她这模样有些奇怪:“你怎么了?”

    秦伊河摇摇头,说:“没事,只是吃东西没胃口而已。”

    周嘉鱼哦了声。

    吃完饭,天色已经彻底暗下,看着唐晓玲还是不肯出来,几人都有点头疼。沈一穷说:“天也晚了,我们在这里也不方便,不如我们先回去,明天再过来看你吧。”

    “可是,可是……”秦伊河面上出现惧色,“我一个人,会害怕。”她咬了咬唇,眼神楚楚可怜,“你们能不能陪陪我,就今晚?”

    周嘉鱼和沈一穷对视一眼,都没吭声。

    旁边坐在一直很安静的林逐水,却是轻轻的道了声:“好啊。”

    “谢谢,谢谢。”秦伊河非常的高兴。

    周嘉鱼实在是无法忽略她种种怪异的反应,但害怕她发现,又不敢和沈一穷讨论,只能和脑子里的祭八聊了聊。

    祭八说:“嗯……她是故意留下你们的吧。”

    周嘉鱼道:“肯定是,可是她留下我们做什么呢?”

    祭八道:“或许今天是个什么特别的日子,需要你们留下……”

    周嘉鱼仔细思考之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共性,于是祭八劝他别想了,说反正林逐水在这儿,秦伊河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的。这话倒很有道理,周嘉鱼悄悄的瞅了林逐水一眼,心情莫名的安定下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秦伊河的情绪开始渐渐变得越来越焦躁,起身出去抽了好几支烟。

    趁着她去走廊上抽烟的功夫,沈一穷小声道:“她这是打算做什么啊?故意把我们留下来。”

    周嘉鱼说:“不知道,但是肯定有目的。”秦伊河绝不可能害怕,她早就知道唐笑川的真实情况,却还是陪着她住了一个多月,甚至去请了对自己不利,对唐笑川有好处的阴佛。

    两人刚说了几句,秦伊河就又进来了,她说:“今天外面风好大啊。”

    周嘉鱼说:“嗯,天气预报说有冷空气,要降温了。”

    外面的风的确很大,呜呜作响,屋旁的树木随着风在黑暗中摇曳,仿佛一只只可怖的大手,要把屋里的人拽出去。

    时间一转到了十一点,秦伊河却一直没有提出让他们三人去休息,她这一天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在半个小时后解开了。

    十一点半,门咔擦的一声打开。

    把自己关了一天的唐笑川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还是穿着那身漂亮的碎花长裙,脸上的血色淡的几乎看不见。

    “笑川!”秦伊河激动道,“你终于出来了。”

    唐笑川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去了玄关,拿起鞋柜上放着的钥匙,便要出门。

    秦伊河道:“笑川!”她道,“你要去哪儿?”

    唐笑川冷冷道:“我要去见她。”

    秦伊河说:“你……你……”她的话卡在喉咙里,半晌都说不出来出来,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

    周嘉鱼和沈一穷对视一眼,站起来询问什么情况。

    “我要出去。”唐笑川说,“来不及了。”

    秦伊河咬着牙,她道:“笑川……”

    唐笑川没有再说话,转身就要走,周嘉鱼正欲拦下她,站在后面的林逐水却是道了声:“别拦了,一起去吧。”

    他们说话的功夫,唐笑川却是已经按下了电梯,马上就要下楼了。

    秦伊河也换了鞋,看样子打算跟过去。周嘉鱼心里又开始泛起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但好在林逐水的存在,冲淡了他心中的不安。有的人在那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却依旧会让人感到安全。

    五人一起进了电梯,唐笑川按下的楼层是负一,应该是打算去地下车库。

    她的表情看起来烦躁又愤怒,嘴里甚至开始咒骂着什么,站在她旁边的周嘉鱼仔细听了听,却又发现她说的话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就好像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某种情绪而控制不住的说出的话。

    “我来开车。”到了车库,秦伊河抢到了驾驶室的位置。唐笑川看了一眼秦伊河,竟是没有和她争位置,就这样坐进了副驾驶。

    周嘉鱼他们三人则坐上了后座。

    “开车,开车。”唐笑川很焦躁,不停的看手机,“来不及了!”

    秦伊河咬了咬牙,发动了汽车。

    其实他们三人在心中都隐隐猜到了唐笑川要去的地方,但沈一穷这货还在继续演,说:“这是要去哪儿啊?唐笑川精神没问题吧?”

    秦伊河说:“没、没事。”她说的牵强,任谁都能发现她脸上表情不对劲。

    但沈一穷还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搞得周嘉鱼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示意差不多就行。沈一穷委屈的看了周嘉鱼一眼,眼神似乎在说你又剥夺我的爱好。

    车发动之后,驶出了车库。唐笑川没有说出她到底去哪儿,秦伊河却已经知道了。

    十一点半,万物都被笼罩在黑暗里,昏黄的路灯在马路上投射下狭长的阴影,白日里频繁往来的车流消失了,只余下一片寂寥。

    太安静了,路上简直安静的不像样,这种寂静让人觉得不适,甚至于内心深处,跟着生出了一种对未知的恐惧。

    车行驶的路线,证实了周嘉鱼的猜测,秦伊河在往唐笑川出事的大桥方向开,具体目的未知,但将他们留这么晚,显然就是为了这件事。

    车开了一半,坐在副驾驶上的唐笑川却忽的接了一个电话,她又开始哭,哭声凄厉悲凉,她对着电话说:“你别不要我,我过来找你,我这就过来找你。”

    旁人不清楚,周嘉鱼却知道唐笑川在重复经历什么,她似乎又回到了出事的那一晚,她开着车,奔走在离开的道路上,电话那头是无情的恋人,残忍的拒绝了她放下尊严的恳求。

    秦伊河的情绪似乎有些把控不住,她死死的盯着前方,把嘴唇咬出了血,她想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泪水,但这努力最后失败了,于是那双瞪着的眼睛开始发红,流出滚烫的液体。

    车内一声轻叹响起,却是林逐水的声音,他说:“你可听过,为虎作伥这个词?”

    周嘉鱼没明白林逐水的话,懵懵的“嗯?”了一声。

    林逐水道:“如果只是从字面上理解这个词语,就是被老虎吃掉的人,会变成伥鬼,再去引诱无辜的人喂食老虎。”

    驾驶室里的秦伊河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林逐水说:“通常有两种人,死后很难入轮回道,一是自杀的,二便是死前带着极大怨念的。但只有自杀的,才会不停的重复死前遇到的事。”

    秦伊河死死的握着方向盘,眼泪继续控制着不住的往下淌,她并不傻,知道林逐水他们猜到了自己的目的,她说:“这是我的错。”

    “可是到底是谁告诉你,唐笑川是自杀的呢。”林逐水声音冷了下来,“你不但不替她报仇,还替害死她的凶手做事,是真的爱她?”

    秦伊河的手一抖,差点撞到路边的道旁树,好在她及时踩下一脚刹车,将车停了下来:“你什么意思——”她眼眶发红,狰狞的模样竟是比旁边的唐笑川还显得可怖。

    “她不是自杀的?她不是自杀的——”秦伊河说,“你凭什么这么说?凭什么?”

    林逐水道:“你难不成连新闻都不看?”

    秦伊河愣住了。

    林逐水说:“那桥上一个月出了四起车祸,死了十二个,每次车祸都要死三个,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是巧合吧。”

    秦伊河表情扭曲了,她回国之后,便被巨大的悲痛击垮,根本无心关注外界的消息。别说新闻了,她甚至和所有的朋友都断了联系。

    “那为什么,为什么她还在不停的重复?”眼见最大的秘密曝光了,秦伊河也不再隐瞒,绝望道,“为什么还在一直开着车往那里去?”

    林逐水道:“自然是有人引着她往那边去。”

    “是谁!!!”秦伊河的表情简直太吓人,她说,“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林逐水简单的说了三个字:“去桥上。”

    秦伊河道:“去桥上?”

    林逐水道:“想要找罪魁祸首,得从源头入手。”

    秦伊河迟疑道:“可是……”她犹豫片刻,还是咬了咬牙,“那桥,若是活人上去,就下不来了。”

    林逐水挑眉:“你怎么知道的?”

    秦伊河低声说:“因为我见过。”

    林逐水不置可否,只是让秦伊河先过去再说。

    坐在副驾驶的唐笑川随着午夜的临近情绪越来越暴躁,甚至开始用力的踢门,像是在催促秦伊河快些开过去。

    秦伊河在接下来的路程里一言不发。

    周嘉鱼坐在靠窗的位置,他明显的感觉到,他们离桥的方向越近,周围的氛围变化越大,还是同样的景色,还是同样的道路,可在他的眼睛里,周遭的一切都好像蒙上了一层淡黄色,好似末日降临时的前兆。起初周嘉鱼还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使劲揉了揉之后,坐在他旁边的沈一穷说:“别揉了,我看起来也跟加了滤镜似得。”

    周嘉鱼:“……”他也是佩服沈一穷能把这么恐怖的情况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很快,秦伊河便将他们带到了目的地——那座被掩埋在黑暗中的桥。

    唐笑川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她开始掏出手机打电话,似乎打了个很多个都没有打通。

    “我本来是打算把你们带上桥的。”秦伊河吐了口烟,眼神充满了疲惫和迷离,“有人说笑川是枉死,如果有人代替她,她就能从不断重复死亡过程的轮回里超脱出来。”

    “有人?”周嘉鱼发现了关键词。

    秦伊河说:“对,有人。”她说,“一个论坛,我无意中发现的,上面写了不少这方面的东西。和你搭话的那个内网网址,也是在那个论坛上找到的。”

    周嘉鱼可不相信这种事情会是巧合,他到:“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无意中发现的?”

    “就是弹窗,我点进去了……”秦伊河之前倒也没细想,现在被林逐水告知唐笑川的死亡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后,她忽然就对好多事情产生了怀疑,“不对,不对,太巧了,巧的太过分了……”

    周嘉鱼本来还在奇怪秦伊河的情绪为什么如此轻易的冷静下来,结果他骗过头,看到了坐在最后边的林逐水。只见林逐水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多了一团头发,那团头发像是有生命似得,在他的手心里挣扎蠕动,看起来恶心极了。

    “先、先生。”周嘉鱼吓了一跳。

    林逐水道:“嗯?”

    周嘉鱼说:“这是什么?”

    林逐水道:“哦,我都忘记你能看见了。”他的手心里燃起了一簇火焰,将那团头发直接烧掉了,“死人的头发而已。”

    周嘉鱼;“……”而已?

    林逐水说:“对人的情绪有些影响。”只要是沾阴的东西,都会对人的情绪产生影响,让人消极,暴躁,极易产生怨恨之类的负面情绪,甚至做出不符合本性的决定。

    秦伊河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她脸色变了变,正欲说什么,身边好不容易接通了电话的唐笑川,却是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好痛啊——救命——”

    这叫声一出,秦伊河脸色大变。

    下一刻,唐笑川身体就开始变化,她的头凹进去了一块,鲜血从身体里涌出,手和脚上都出现了大面积的损伤——就好像经历了一场极为惨烈的车祸。

    “笑川!”其他人看到这样的唐笑川,或许会觉得可怖,但秦伊河的第一个反应,却是想伸手将副驾驶的她搂入怀里。

    只是唐笑川拒绝了秦伊河的拥抱,她推开了车门,用已经彻底扭曲的身体,开始往桥上跑去。

    “笑川——”秦伊河也下了车,她想要跟过去,但看到了桥上的情况,脚步顿住了。

    只见那座白日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大桥,竟是被一层浓浓的黄色雾气掩盖住,而在黄色的雾气之中,周嘉鱼竟是看到了无数隐隐攒动的影子。这些影子都在朝着桥中央聚集,与此同时,桥上传来的几声巨大的撞击声……

    “出车祸了吗?”周嘉鱼表情惊愕。

    “不是。”林逐水很冷静,表情没有丝毫的动摇,“情景再现而已。”

    “碰!”“碰!”一声接着一声的巨响,让人心底发寒,秦伊河眼睁睁的看见身体破损的唐笑川也进了雾气之中,她扭头看向了林逐水,直接跪了下来,说:“大师求求你救救笑川吧,我真的没办法了,只要你肯救她,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林逐水不置可否,朝着桥的方向微微扬了扬下巴,道:“我们去桥上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有我在呢,不怕。

    周嘉鱼感激的抱紧了林逐水的大腿:有大佬在,真好。

    林逐水:别抱太紧了,不然我担心你会怕我。

    周嘉鱼:……咦。

    大家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千万不要打碎自己厕所里的镜子,会不会看见脏东西我不知道,你妈可能会亲手把你打成脏东西。

    说几个晋江的问题:

    1.使用晋江app默认高v用户,非常省钱。

    2.尽量别用ios系统充值,苹果会收30%手续费,冲五十块钱只到账三十多。

    3.如果缺晋江币可以去坐论坛审核得晋江币。

    感谢以下朋友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浅羽 的火箭炮x1

    感谢 24687314 的地雷x6

    感谢 濉垣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包子兔丷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楼扇颜 的手榴弹x1感谢 忘羡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沢本饺子 的手榴弹x1感谢 我有一只小毛驴 的地雷x2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2感谢 唐崆 的地雷x2

    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2感谢 青葱白木 的地雷x1

    感谢 summertrain 的地雷x1感谢 米青 的地雷x1

    感谢 大大大包子 的地雷x1

    感谢 其叶蓁蓁 的地雷x1感谢 蓝鲸 的地雷x1

    感谢 德尔塔 的地雷x1感谢 阿闫 的地雷x1

    感谢 西瓜西瓜西瓜_ 的地雷x1感谢 慕长安齐 的地雷x1

    感谢 叶落无声化为泥 的地雷x1感谢 山那边的蘑菇q 的地雷x1

    感谢 颖子 的地雷x1感谢 枸纪 的地雷x1

    感谢 甄妖娆 的地雷x1感谢 ミ墨非與ソ 的地雷x1

    感谢 唐翎一 的地雷x1感谢 22315684 的地雷x1

    感谢 我是测试 的地雷x1感谢 猫噗 的地雷x1

    感谢 胡作非为 的地雷x1感谢 vitsippa93 的地雷x1

    感谢 21802282 的地雷x1感谢 百里百里 的地雷x1

    感谢 抹茶小熊 的地雷x1感谢 文周周 的地雷x1

    感谢 中二病治疗中 的地雷x1感谢 安静的藏匿 的地雷x1

    感谢 历历在目 的地雷x1感谢 建国前一秒成妖 的地雷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

    感谢 非然 的地雷x1感谢 西子是乌拉拉身下受 的地雷x1

    感谢 大大大大白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感谢 冬祾 的地雷x1

    感谢 南城遇黎 的地雷x1感谢 19241971 的地雷x1

    感谢 20480532 的地雷x1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

    感谢 考试偏逢战扩:(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玉玉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24711256 的地雷x1感谢 既人与 的地雷x1

    感谢 猫雪雪 的地雷x1感谢 sherlock 的地雷x1

    感谢 岩浆sama 的地雷x1感谢 雕龙的狗子 的地雷x1

    感谢 一坨一坨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转落 的地雷x1感谢 21789197 的地雷x1

    感谢 薯片mio 的地雷x1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

    感谢 23079755 的地雷x1感谢 返雪 的地雷x1

    感谢 恐龙炸鸡 的地雷x1感谢 vunnnn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