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唐笑川
    睡眠中的女孩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滴滴答答, 像是水落在地板上,她睁开眼, 迷迷糊糊的打开了床头的灯, 仔细听去,却好像听到这声音是从厕所里传出来的。是漏水了么?她这么想起,便起身穿了拖鞋,缓缓朝着厕所走去。

    此时正值午夜,万籁俱静, 女孩揉着眼睛,打开了厕所的灯。

    水声还在继续滴滴答答, 女孩儿借着昏暗的灯光仔仔细细的寻找了一遍, 发现水声似乎来自洗漱台面的小柜子。那小柜子里放着一切日用品, 还有一根贯通洗漱台和下水道的管子, 想来应该是那儿漏了。

    女孩这么想着, 看了眼洗漱台上方挂着的镜子,打了个哈欠。镜子那头的倒影和她做出了一模一样的表情,女孩并未太在意, 便弯下腰, 想要打开洗漱台下方的柜子。但她刚做出弯腰这个动作,便忽的注意到了什么, 整个人如雕像一般凝固在了原地。

    她的余光瞟到了镜面, 看见镜子里本该消失的自己,还安静的立在那头,打哈欠的嘴还没合上, 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那个“她”,便低下头,对着她咧开嘴,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啊啊啊!!”女孩儿从梦中惊醒过来。她浑身都是冷汗,将头埋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直到听到手机上设置的闹钟响了起来。

    女孩儿摸到了手机,看见上面的时间已经是早晨七点,只是秋天后,天亮的渐渐晚了起来,虽然说已经七点了,外面却好像还没亮似得。

    哆哆嗦嗦的起了床,女孩慢慢的穿上衣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她说:“喂,你今天有空吗?可以,陪我我见一个人么……”

    ……

    沈一穷知道周嘉鱼要出去见论坛的网友后,情绪很激动,说他担心周嘉鱼的生命安全,要求一起同去。周嘉鱼说:“你先放开我……”

    沈一穷说:“我不放,我不放!”

    周嘉鱼说:“我只是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出事儿了——”

    沈一穷说:“你不带我去,回来可能会看见我出事儿!”

    周嘉鱼:“……”

    两人对视片刻,周嘉鱼惨遭落败,沈一穷据说现在还没满十八,离脱离青春期还有个两三年的样子。在林逐水这儿学艺的他找姑娘谈恋爱是不太可能了,连看个小黄文都得偷偷摸摸的,最惨的是最近网上还严打,连小黄文都找不到,这么说起来他也是相当可怜的。

    周嘉鱼最后只能说:“你去问先生,他同意了我就带你去。”

    沈一穷哦也一声,转身去找了林逐水,几分钟后回来了,高兴的说先生同意了。

    周嘉鱼说:“这么快?你怎么说的?”

    沈一穷说:“我说怕那边有诈,担心你的生命安全,所以想陪你过去。”

    周嘉鱼:“……”你厉害。

    两人和林逐水打了个招呼,便出了门,林逐水这两天,都在研究江十九拿过来的的资料,昨晚还又去了大桥那边一趟,但是没带周嘉鱼他们,很快就回来了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从他的表情看来,这大桥的事儿恐怕没江十九说的那么简单。

    周嘉鱼和沈一穷出门的时间是在下午,其实带上沈一穷也挺方便的,因为沈一穷有手机可以联系那姑娘。

    他们住的酒店,离周嘉鱼和女孩儿约的公园并不太远,坐公交也就七八站的样子。

    两人一起往公园门口走,沈一穷,说:“周嘉鱼,你还真信她被网站诅咒了啊。”

    周嘉鱼说:“百分之三十吧,因为那网站我也点进去了。”

    沈一穷道:“什么样子?”

    周嘉鱼描述了一下那个网站的大致模样,还说其他网友好像都点不进去。

    沈一穷说:“嗯……”他似乎正想说什么,却注意到了公园门口的长椅上坐着的两个姑娘,道,“是她们吗?”

    周嘉鱼道:“不知道,过去问问吧。”

    他走到两个姑娘身边,开口道:“请问小川川川川么?”小川川川川是那个姑娘在论坛使用的名字。

    “对!”姑娘直接站起来,说:“你是番茄和鱼?”

    周嘉鱼点点头。

    面对面的叫着网名实在是太尴尬了,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周嘉鱼知道了姑娘的名字叫唐笑川,是个大四的学生,陪她一起来的是她的堂妹唐晓玲。

    “我们找个喝东西的地方慢慢聊吧。”唐笑川这么说着。

    周嘉鱼还没开口,沈一穷就说好啊好啊。

    周嘉鱼看着沈一穷那开心的表情,甚至觉得他可以合理怀疑如果女鬼长得够漂亮,沈一穷这货都能腼着脸凑过去说我们交个朋友吧。

    不过有了他在,气氛完全不尴尬,沈一穷,真是社交的润滑剂。

    几人选了间花园附近的咖啡厅,随便点了点喝的,便直奔主题。

    唐笑川的长相,是那种很招人怜惜的女孩,唇色很淡,眉宇之间带着些忧愁的味道,再加上娇小的身材和一头黑色的长发,真的很容易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然而周嘉鱼和她见到第一面的时候,注意的却不是她的长相,而是阳光投影下,她脚下的影子。

    那影子看起来非常的奇怪,虽然大致轮廓还是唐笑川的模样,但边缘却好像是被泼了水的水墨画,直接晕开了,变成了不规则的形状。他看到那影子时,那影子轻轻的拍了一下沈一穷和他的背,但是无论是他还是沈一穷,都没有什么感觉。

    看到她说的关于诅咒的事情,应该不是假的了,周嘉鱼这么想着。

    唐笑川轻轻的把耳畔的发丝撩起,她的唇色极淡,几乎看不见什么血色,整个人都在透出一种颓败的气息,她说:“大师,大概的事情您已经了解了,请问您能帮帮我么?”

    周嘉鱼无奈道:“你不用叫我大师,直接叫我名字就行。”大师大师的听着总觉得像是行骗的……

    唐笑川道:“也可以……”

    “是这样的,如果你真的想要求救,就请把所有事情的原委都告诉我,不然我可能没有办法帮你。”周嘉鱼很坦白的说了,“这次来b城只是偶然,我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走,所以如果你对我有所隐瞒的话,我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唐笑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她道:“你什么意思?你还是不相信我吗?你明明也看到了那个网站了——”

    周嘉鱼说:“我的确是看到了,但是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唐笑川将下唇咬的没了血色,她似乎已经猜到了周嘉鱼要问什么。

    果不其然,周嘉鱼说:“你在那个网站上,输入了谁的名字?”

    唐笑川垂了头陷入沉默。

    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答案,周嘉鱼说:“所以,你输入名字的那个人,现在还活着么?”

    唐笑川的眼眶突然就溢满了泪水,她抽泣起来,语不成声:“活着,自然活着,她马上就要和我最爱的人结婚了……”

    周嘉鱼愣了愣。

    沈一穷本来在旁边开心的当吃瓜群众,听到这话也有点傻眼。

    唐笑川的堂妹唐晓玲在旁边倒是一直没怎么说话,这会儿伸手递给了唐笑川一张纸巾。

    唐笑川哭的像是个泪人,说了个老套的感情故事。她和恋人相恋,却碍于家庭的阻挠,最终被迫分手,而在分手后,恋人却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唐笑川无法接收这个事实,精神几度崩溃,甚至因此自杀过好几次。

    “我去上个厕所。”唐笑川说完之后,整个人已经哭成了泪人,她捂着脸,匆匆去了厕所,看样子已经是调整情绪去了。

    于是桌子上只剩下三个心情复杂的人。

    “请不要太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唐笑川走后,一直沉默的唐晓玲却是开了口,她的语调有些无奈,一副拿唐笑川没什么办法的样子。

    “什么意思?”周嘉鱼反问。

    “难不成你还真的相信那些东西?”唐晓玲情绪有些烦躁,她说,“她现在精神根本就不正常,我们家里已经替她预约了心理医生!你们只是网友吧?如果想要趁火打劫我劝你就别想了!”

    周嘉鱼没料到这茬,看唐晓玲的样子,她似乎是完全不相信唐笑川所说的那些话,“你为什么能确定唐笑川一定是在说谎?”

    “因为她根本不可能把那个她恨的人的名字输进去!”唐晓玲直言道,“她根本就不不知道她恋人结婚对象到底叫什么!”

    周嘉鱼面露讶异,但他并没有急着反驳,目光在唐晓玲的身上走了一圈,他说:“你真的觉得她在说谎么?”

    “你什么意思?”唐晓玲皱眉。

    周嘉鱼说:“你其实也信吧。”他指了指唐晓玲颈项上挂着的玉佛,“才去庙里求来的?”

    唐晓玲微愣。

    周嘉鱼说:“你也遇到了什么事吧?”

    唐晓玲嘴唇抿的死紧,半晌没说话,但在周嘉鱼冷静目光的凝视下,最终还是露出了怯意,她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嘉鱼弯起那双桃花眼,露出嘴角有些俏皮味道的梨涡:“真的不知道吗?”

    唐晓玲眼神挣扎了一会儿,最后放弃道:“是,我是遇到了一些事,但这事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周嘉鱼说:“比如?”

    唐晓玲伸手抓住了自己颈项上的玉佛,艰涩道:“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和堂姐一模一样的人。”

    周嘉鱼挑眉。

    唐晓玲说:“但是我知道那个不是我的堂姐,长相虽然一样,但是气质完全不同,我当时特别害怕,也没敢上去问,结果回家之后,却看见堂姐坐在家里看电视。”

    沈一穷在旁边吃完了一个圣代,说你等等啊,我再点个蛋糕。

    唐晓玲:“……这人到底是在做什么的?”

    周嘉鱼很冷静的说:“来付账的。”

    沈一穷:“……”

    看着沈一穷面前又端上来个慕斯蛋糕,唐晓玲气道:“还听不听了?”

    沈一穷说:“您继续您继续。”

    唐晓玲说:“这种事儿闹了差不多三四次,我就去求了个玉佛。不过虽然说是这样,但是我也没有证据啊,也有可能那只是我看错人了而已,世界上哪有什么诅咒?”

    周嘉鱼看着她坚定的表情,很想说,我也曾经迷信科学……

    “况且要是诅咒有用的话,估计被诅咒的姑娘早就死了。”唐晓玲道,“为什么倒霉的人成了我堂姐?就算要收利息,那网站也得先把活儿给干了吧?”

    周嘉鱼居然从内心深处觉得唐晓玲说得很有道理。

    沈一穷在旁边忽的道:“唐笑川进去十几分钟了还没出来,要不要去看看?”

    唐晓玲一听立马起身,转身跑向厕所。

    周嘉鱼和沈一穷跟在后面。

    唐晓玲进厕所后,片刻后厕所里便传来了她的声音,她道:“我姐晕倒了!”

    周嘉鱼道:“里面有人没有?没有我们就进来了!”

    唐晓玲说:“你们进来吧!”

    他们进去一看,才发现唐笑川晕倒在了厕所隔间的外面,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墙壁上的镜子碎了一地。

    “打120吧。”周嘉鱼刚说完,唐笑川就醒了,她哭喊道:“救命,救命,救救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唐晓玲道:“笑川,你没事儿吧!你清醒一点!”

    唐笑川说:“有鬼,有鬼啊!”她指着镜子碎片,根本不敢往那边看。

    那一地碎片沾染了血液,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碎裂的镜片映照出无数张他们的面容,也不知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在镜子的碎片里察觉出了奇怪的违和感,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哪里出了问题。

    沈一穷掏出手机,紧张的问:“要不要叫救护车啊?”

    唐笑川安静的靠在唐晓玲怀里,不说话。

    唐晓玲却是道:“不去医院了,她胆子本来就小,去医院再受刺激怎么办?”

    周嘉鱼说:“可是她流了这么多的血。”

    唐晓玲说:“我说没事就没事,我就是当医生的,还能不知道这个么?”她说着就扶起唐笑川,带着她往门口走。

    沈一穷自告奋勇的想要帮忙,却被唐晓玲态度冷淡的拒绝了,看表情她似乎是害怕沈一穷趁机占唐笑川的便宜,沈一穷有点委屈,只好跟在后面防止两人摔倒,叫周嘉鱼处理完事情赶紧过来。

    至于周嘉鱼处理什么,他看了碎了一地的镜子,无奈的去找咖啡厅老板商量赔偿问题了。

    现实永远是残酷的,让人沮丧的不止是恐怖故事,还有突如其来的贫穷。

    好在老板的脾气不错,也没有多问周嘉鱼什么,收了赔偿就让周嘉鱼走了,搞定了这事儿,周嘉鱼去车库里找到了他们三人。

    唐晓玲发动了汽车,带着唐笑川回了住所。

    他们住的地方,离这公园也不远,也就十几分钟车程。在车上,唐笑川恢复了神志,她手上的伤口看起来虽然狰狞,但此时已经止住了血,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你在厕所里遇到什么了?”周嘉鱼问了句。

    唐笑川坐在副驾驶上,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被车灯照亮的道路,隔了好久才说了一句,她说:“我看到了,我自己。”

    这明明是个没什么问题的回答,谁在镜子里,看到的不是自己?可唐笑川的语气,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她用一种几乎冰冷的语气说:“我看到镜子里的我,想挣扎着从镜子里爬出来。”

    周嘉鱼还未开口,沈一穷便道:“所以你真的在那个网站上填了被诅咒的人的名字?”

    唐笑川轻轻的点了点头。

    “但是你的堂妹说,你根本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沈一穷问的有些不客气,“名字都不知道,你怎么填的?”根据唐晓玲的说法,唐笑川的恋人出国之后便和国内彻底断了联系,婚礼更是一切从简,连他们最好的朋友都没有邀请,只是发了几张结婚照过来而已。而当时的唐笑川还被关在家里,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系。

    唐笑川冷笑:“不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就不能填了?”她惨白嘴唇勾起,笑容森然。

    这姑娘的精神状态似乎已经非常不对头了,周嘉鱼察觉到了这一点,在心中轻轻的叹息。

    他们将唐笑川送回了住所,又帮看着唐晓玲帮她处理好了手上那些伤口。

    唐笑川的家境应该很不错,独自住在一套两百多平米的大平层里。只是房间大了,未免让人感觉有些空荡荡的,特别是所有的卧房门都紧紧关着。沈一穷开玩笑说了句,房子这么大,屋子里藏了个人都不知道。

    唐晓玲听完这话脸色变得相当不好看,瞪了眼沈一穷说:“别说吓人的话啊。”

    “她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害怕么?”周嘉鱼倒是有些好奇。

    唐晓玲叹气:“我堂姐家里其实是很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