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唐笑川
    睡眠中的女孩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滴滴答答, 像是水落在地板上,她睁开眼, 迷迷糊糊的打开了床头的灯, 仔细听去,却好像听到这声音是从厕所里传出来的。是漏水了么?她这么想起,便起身穿了拖鞋,缓缓朝着厕所走去。

    此时正值午夜,万籁俱静, 女孩揉着眼睛,打开了厕所的灯。

    水声还在继续滴滴答答, 女孩儿借着昏暗的灯光仔仔细细的寻找了一遍, 发现水声似乎来自洗漱台面的小柜子。那小柜子里放着一切日用品, 还有一根贯通洗漱台和下水道的管子, 想来应该是那儿漏了。

    女孩这么想着, 看了眼洗漱台上方挂着的镜子,打了个哈欠。镜子那头的倒影和她做出了一模一样的表情,女孩并未太在意, 便弯下腰, 想要打开洗漱台下方的柜子。但她刚做出弯腰这个动作,便忽的注意到了什么, 整个人如雕像一般凝固在了原地。

    她的余光瞟到了镜面, 看见镜子里本该消失的自己,还安静的立在那头,打哈欠的嘴还没合上, 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那个“她”,便低下头,对着她咧开嘴,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啊啊啊!!”女孩儿从梦中惊醒过来。她浑身都是冷汗,将头埋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直到听到手机上设置的闹钟响了起来。

    女孩儿摸到了手机,看见上面的时间已经是早晨七点,只是秋天后,天亮的渐渐晚了起来,虽然说已经七点了,外面却好像还没亮似得。

    哆哆嗦嗦的起了床,女孩慢慢的穿上衣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她说:“喂,你今天有空吗?可以,陪我我见一个人么……”

    ……

    沈一穷知道周嘉鱼要出去见论坛的网友后,情绪很激动,说他担心周嘉鱼的生命安全,要求一起同去。周嘉鱼说:“你先放开我……”

    沈一穷说:“我不放,我不放!”

    周嘉鱼说:“我只是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出事儿了——”

    沈一穷说:“你不带我去,回来可能会看见我出事儿!”

    周嘉鱼:“……”

    两人对视片刻,周嘉鱼惨遭落败,沈一穷据说现在还没满十八,离脱离青春期还有个两三年的样子。在林逐水这儿学艺的他找姑娘谈恋爱是不太可能了,连看个小黄文都得偷偷摸摸的,最惨的是最近网上还严打,连小黄文都找不到,这么说起来他也是相当可怜的。

    周嘉鱼最后只能说:“你去问先生,他同意了我就带你去。”

    沈一穷哦也一声,转身去找了林逐水,几分钟后回来了,高兴的说先生同意了。

    周嘉鱼说:“这么快?你怎么说的?”

    沈一穷说:“我说怕那边有诈,担心你的生命安全,所以想陪你过去。”

    周嘉鱼:“……”你厉害。

    两人和林逐水打了个招呼,便出了门,林逐水这两天,都在研究江十九拿过来的的资料,昨晚还又去了大桥那边一趟,但是没带周嘉鱼他们,很快就回来了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从他的表情看来,这大桥的事儿恐怕没江十九说的那么简单。

    周嘉鱼和沈一穷出门的时间是在下午,其实带上沈一穷也挺方便的,因为沈一穷有手机可以联系那姑娘。

    他们住的酒店,离周嘉鱼和女孩儿约的公园并不太远,坐公交也就七八站的样子。

    两人一起往公园门口走,沈一穷,说:“周嘉鱼,你还真信她被网站诅咒了啊。”

    周嘉鱼说:“百分之三十吧,因为那网站我也点进去了。”

    沈一穷道:“什么样子?”

    周嘉鱼描述了一下那个网站的大致模样,还说其他网友好像都点不进去。

    沈一穷说:“嗯……”他似乎正想说什么,却注意到了公园门口的长椅上坐着的两个姑娘,道,“是她们吗?”

    周嘉鱼道:“不知道,过去问问吧。”

    他走到两个姑娘身边,开口道:“请问小川川川川么?”小川川川川是那个姑娘在论坛使用的名字。

    “对!”姑娘直接站起来,说:“你是番茄和鱼?”

    周嘉鱼点点头。

    面对面的叫着网名实在是太尴尬了,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周嘉鱼知道了姑娘的名字叫唐笑川,是个大四的学生,陪她一起来的是她的堂妹唐晓玲。

    “我们找个喝东西的地方慢慢聊吧。”唐笑川这么说着。

    周嘉鱼还没开口,沈一穷就说好啊好啊。

    周嘉鱼看着沈一穷那开心的表情,甚至觉得他可以合理怀疑如果女鬼长得够漂亮,沈一穷这货都能腼着脸凑过去说我们交个朋友吧。

    不过有了他在,气氛完全不尴尬,沈一穷,真是社交的润滑剂。

    几人选了间花园附近的咖啡厅,随便点了点喝的,便直奔主题。

    唐笑川的长相,是那种很招人怜惜的女孩,唇色很淡,眉宇之间带着些忧愁的味道,再加上娇小的身材和一头黑色的长发,真的很容易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然而周嘉鱼和她见到第一面的时候,注意的却不是她的长相,而是阳光投影下,她脚下的影子。

    那影子看起来非常的奇怪,虽然大致轮廓还是唐笑川的模样,但边缘却好像是被泼了水的水墨画,直接晕开了,变成了不规则的形状。他看到那影子时,那影子轻轻的拍了一下沈一穷和他的背,但是无论是他还是沈一穷,都没有什么感觉。

    看到她说的关于诅咒的事情,应该不是假的了,周嘉鱼这么想着。

    唐笑川轻轻的把耳畔的发丝撩起,她的唇色极淡,几乎看不见什么血色,整个人都在透出一种颓败的气息,她说:“大师,大概的事情您已经了解了,请问您能帮帮我么?”

    周嘉鱼无奈道:“你不用叫我大师,直接叫我名字就行。”大师大师的听着总觉得像是行骗的……

    唐笑川道:“也可以……”

    “是这样的,如果你真的想要求救,就请把所有事情的原委都告诉我,不然我可能没有办法帮你。”周嘉鱼很坦白的说了,“这次来b城只是偶然,我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走,所以如果你对我有所隐瞒的话,我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唐笑川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难看,她道:“你什么意思?你还是不相信我吗?你明明也看到了那个网站了——”

    周嘉鱼说:“我的确是看到了,但是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唐笑川将下唇咬的没了血色,她似乎已经猜到了周嘉鱼要问什么。

    果不其然,周嘉鱼说:“你在那个网站上,输入了谁的名字?”

    唐笑川垂了头陷入沉默。

    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答案,周嘉鱼说:“所以,你输入名字的那个人,现在还活着么?”

    唐笑川的眼眶突然就溢满了泪水,她抽泣起来,语不成声:“活着,自然活着,她马上就要和我最爱的人结婚了……”

    周嘉鱼愣了愣。

    沈一穷本来在旁边开心的当吃瓜群众,听到这话也有点傻眼。

    唐笑川的堂妹唐晓玲在旁边倒是一直没怎么说话,这会儿伸手递给了唐笑川一张纸巾。

    唐笑川哭的像是个泪人,说了个老套的感情故事。她和恋人相恋,却碍于家庭的阻挠,最终被迫分手,而在分手后,恋人却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唐笑川无法接收这个事实,精神几度崩溃,甚至因此自杀过好几次。

    “我去上个厕所。”唐笑川说完之后,整个人已经哭成了泪人,她捂着脸,匆匆去了厕所,看样子已经是调整情绪去了。

    于是桌子上只剩下三个心情复杂的人。

    “请不要太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唐笑川走后,一直沉默的唐晓玲却是开了口,她的语调有些无奈,一副拿唐笑川没什么办法的样子。

    “什么意思?”周嘉鱼反问。

    “难不成你还真的相信那些东西?”唐晓玲情绪有些烦躁,她说,“她现在精神根本就不正常,我们家里已经替她预约了心理医生!你们只是网友吧?如果想要趁火打劫我劝你就别想了!”

    周嘉鱼没料到这茬,看唐晓玲的样子,她似乎是完全不相信唐笑川所说的那些话,“你为什么能确定唐笑川一定是在说谎?”

    “因为她根本不可能把那个她恨的人的名字输进去!”唐晓玲直言道,“她根本就不不知道她恋人结婚对象到底叫什么!”

    周嘉鱼面露讶异,但他并没有急着反驳,目光在唐晓玲的身上走了一圈,他说:“你真的觉得她在说谎么?”

    “你什么意思?”唐晓玲皱眉。

    周嘉鱼说:“你其实也信吧。”他指了指唐晓玲颈项上挂着的玉佛,“才去庙里求来的?”

    唐晓玲微愣。

    周嘉鱼说:“你也遇到了什么事吧?”

    唐晓玲嘴唇抿的死紧,半晌没说话,但在周嘉鱼冷静目光的凝视下,最终还是露出了怯意,她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嘉鱼弯起那双桃花眼,露出嘴角有些俏皮味道的梨涡:“真的不知道吗?”

    唐晓玲眼神挣扎了一会儿,最后放弃道:“是,我是遇到了一些事,但这事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周嘉鱼说:“比如?”

    唐晓玲伸手抓住了自己颈项上的玉佛,艰涩道:“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和堂姐一模一样的人。”

    周嘉鱼挑眉。

    唐晓玲说:“但是我知道那个不是我的堂姐,长相虽然一样,但是气质完全不同,我当时特别害怕,也没敢上去问,结果回家之后,却看见堂姐坐在家里看电视。”

    沈一穷在旁边吃完了一个圣代,说你等等啊,我再点个蛋糕。

    唐晓玲:“……这人到底是在做什么的?”

    周嘉鱼很冷静的说:“来付账的。”

    沈一穷:“……”

    看着沈一穷面前又端上来个慕斯蛋糕,唐晓玲气道:“还听不听了?”

    沈一穷说:“您继续您继续。”

    唐晓玲说:“这种事儿闹了差不多三四次,我就去求了个玉佛。不过虽然说是这样,但是我也没有证据啊,也有可能那只是我看错人了而已,世界上哪有什么诅咒?”

    周嘉鱼看着她坚定的表情,很想说,我也曾经迷信科学……

    “况且要是诅咒有用的话,估计被诅咒的姑娘早就死了。”唐晓玲道,“为什么倒霉的人成了我堂姐?就算要收利息,那网站也得先把活儿给干了吧?”

    周嘉鱼居然从内心深处觉得唐晓玲说得很有道理。

    沈一穷在旁边忽的道:“唐笑川进去十几分钟了还没出来,要不要去看看?”

    唐晓玲一听立马起身,转身跑向厕所。

    周嘉鱼和沈一穷跟在后面。

    唐晓玲进厕所后,片刻后厕所里便传来了她的声音,她道:“我姐晕倒了!”

    周嘉鱼道:“里面有人没有?没有我们就进来了!”

    唐晓玲说:“你们进来吧!”

    他们进去一看,才发现唐笑川晕倒在了厕所隔间的外面,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墙壁上的镜子碎了一地。

    “打120吧。”周嘉鱼刚说完,唐笑川就醒了,她哭喊道:“救命,救命,救救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唐晓玲道:“笑川,你没事儿吧!你清醒一点!”

    唐笑川说:“有鬼,有鬼啊!”她指着镜子碎片,根本不敢往那边看。

    那一地碎片沾染了血液,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碎裂的镜片映照出无数张他们的面容,也不知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在镜子的碎片里察觉出了奇怪的违和感,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哪里出了问题。

    沈一穷掏出手机,紧张的问:“要不要叫救护车啊?”

    唐笑川安静的靠在唐晓玲怀里,不说话。

    唐晓玲却是道:“不去医院了,她胆子本来就小,去医院再受刺激怎么办?”

    周嘉鱼说:“可是她流了这么多的血。”

    唐晓玲说:“我说没事就没事,我就是当医生的,还能不知道这个么?”她说着就扶起唐笑川,带着她往门口走。

    沈一穷自告奋勇的想要帮忙,却被唐晓玲态度冷淡的拒绝了,看表情她似乎是害怕沈一穷趁机占唐笑川的便宜,沈一穷有点委屈,只好跟在后面防止两人摔倒,叫周嘉鱼处理完事情赶紧过来。

    至于周嘉鱼处理什么,他看了碎了一地的镜子,无奈的去找咖啡厅老板商量赔偿问题了。

    现实永远是残酷的,让人沮丧的不止是恐怖故事,还有突如其来的贫穷。

    好在老板的脾气不错,也没有多问周嘉鱼什么,收了赔偿就让周嘉鱼走了,搞定了这事儿,周嘉鱼去车库里找到了他们三人。

    唐晓玲发动了汽车,带着唐笑川回了住所。

    他们住的地方,离这公园也不远,也就十几分钟车程。在车上,唐笑川恢复了神志,她手上的伤口看起来虽然狰狞,但此时已经止住了血,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你在厕所里遇到什么了?”周嘉鱼问了句。

    唐笑川坐在副驾驶上,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被车灯照亮的道路,隔了好久才说了一句,她说:“我看到了,我自己。”

    这明明是个没什么问题的回答,谁在镜子里,看到的不是自己?可唐笑川的语气,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她用一种几乎冰冷的语气说:“我看到镜子里的我,想挣扎着从镜子里爬出来。”

    周嘉鱼还未开口,沈一穷便道:“所以你真的在那个网站上填了被诅咒的人的名字?”

    唐笑川轻轻的点了点头。

    “但是你的堂妹说,你根本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沈一穷问的有些不客气,“名字都不知道,你怎么填的?”根据唐晓玲的说法,唐笑川的恋人出国之后便和国内彻底断了联系,婚礼更是一切从简,连他们最好的朋友都没有邀请,只是发了几张结婚照过来而已。而当时的唐笑川还被关在家里,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系。

    唐笑川冷笑:“不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就不能填了?”她惨白嘴唇勾起,笑容森然。

    这姑娘的精神状态似乎已经非常不对头了,周嘉鱼察觉到了这一点,在心中轻轻的叹息。

    他们将唐笑川送回了住所,又帮看着唐晓玲帮她处理好了手上那些伤口。

    唐笑川的家境应该很不错,独自住在一套两百多平米的大平层里。只是房间大了,未免让人感觉有些空荡荡的,特别是所有的卧房门都紧紧关着。沈一穷开玩笑说了句,房子这么大,屋子里藏了个人都不知道。

    唐晓玲听完这话脸色变得相当不好看,瞪了眼沈一穷说:“别说吓人的话啊。”

    “她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害怕么?”周嘉鱼倒是有些好奇。

    唐晓玲叹气:“我堂姐家里其实是很宠她的,她之前住在一套小公寓里面,后来不知道怎么就闹着非要换房子,一时间没找到合适的,先在这里住几天而已而已。”

    “哦。”周嘉鱼发现这房子里所有的镜子都被卸掉,想来可能是唐笑川太害怕,专门叫人下掉的。

    唐晓玲给唐笑川包扎好了之后,又给她喂了点安神药,看着她睡着了,才松了口气。看她的样子,似乎已经非常习惯照顾唐笑川了,这对姐妹的感情倒也正好,周嘉鱼这么想着。

    “所以你们有办法帮我堂姐么?”唐晓玲问。她的心情看起来也有点复杂,像是不太想相信这些事情,可事实摆在面前又不得不信,她说,“我是不太信这些东西的,不过既然你们信,那总该有办法的吧。”

    周嘉鱼没有应声,只是提出想看看唐笑川的电脑。

    唐晓玲说:“看电脑做什么?”

    周嘉鱼道:“我想看看她之前上的那个网站,还能不能进去。”

    唐晓玲这次啊同意,把电脑拿出来,顺手输入了密码,看来她和唐笑川的关系的确非常不错,不然也不会知道这么私密的东西。

    打开了电脑浏览器,唐笑川说:“网址呢?”

    周嘉鱼是记得网址的,因为那网址有点特殊,是死亡的英文加上两个谐音“去死”的数字。

    唐晓玲敲打着键盘,将字符输进浏览器,然后按下回车。

    404,毫不意外的是404,唐晓玲说:“是不是你记错了?”

    周嘉鱼道:“没记错,你翻翻她的浏览器收藏夹?“

    唐晓玲点开收藏夹,快速的看了一圈,居然真的找到了一个被收藏起来的网站和周嘉鱼说的网址一模一样,她稍作犹豫,鼠标一动,点进了那个网站。

    还是404,唐晓玲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失望:“所以这是假的吧?”

    周嘉鱼没说话,他拿过了键盘,亲自输入了网址,然后按下了回车。同样的地址,同样的输入方式,可之前周嘉鱼看见过的那个网站,居然一点点的刷新了出来。黑色的界面,血红的大字,唯一不同之处,便是本该空着等待人输入文字的空白处,却变成了一张坟墓的图片。

    看到这个情况,周嘉鱼就知道,唐晓玲的确没有撒谎,而是输入什么内容。

    周嘉鱼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这下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沈一穷道:“这网站问题挺大呀……”

    周嘉鱼道:“通常诅咒人,需要什么过程么?”

    沈一穷思量道:“通常情况是需要名字和八字的,但是也不排除意外的情况,比如接触了诅咒的物品,从理论上来说,恐怖片里贞子寄生在录像带里,诅咒看录像带的人,这种情况其实是符合逻辑的。”

    周嘉鱼道:“那这个网站可能只是一个媒介?可为什么只有我和唐笑川能打开……”论坛里那么多的人,都拿这个网站没办法,他却一点进去,就看到了网站的页面。

    沈一穷思考着:“有可能,你在这网页上感觉到了什么么?”

    周嘉鱼道:“感觉到了很不舒服的气息,当时我只看了一眼,就直接关掉了。”

    沈一穷道:“现在想要救她,恐怕只能先搞清楚,唐笑川到底做了什么吧。”

    唐晓玲在他们对话的时候,表情一直很复杂,最后没忍住,说:“世界上真的存在诅咒么?”周嘉鱼没说话

    唐晓玲似乎觉得有点冷,她双手抱住手臂,迟疑片刻,道:“那我堂姐……还有救么?”

    周嘉鱼叹息:“我也不知道。”

    沈一穷道:“实在不行我们去问问先生吧,这网站的事情恐怕不一般。”

    周嘉鱼道:“也只能这样了。”

    唐笑川还在睡觉,似乎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周嘉鱼和沈一穷便想要告辞,唐晓玲一个人好像有点害怕,道:“你们就走啦?”

    周嘉鱼道:“嗯,今天也晚了,留宿也不太合适,这里有几张符纸,你拿着,应该有用的。”

    唐晓玲接过符纸,死死的捏在手里,她道:“那、那明天见。”

    周嘉鱼点点头,和沈一穷一起出了门。

    他们出门之后打车回了酒店,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都在各自思考着。

    快下车的时候,周嘉鱼问沈一穷,说这种诅咒的事儿多吗?

    沈一穷摇摇头,说不多,甚至很少,因为诅咒人通常都会付出代价的,如果那个网站是个媒介,可能诅咒已经生效了,而唐笑川,只是在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周嘉鱼听后却总觉得有哪里的逻辑讲不过去,但一时间又找不到。

    沈一穷最后好奇的问了句:“你怎么知道唐晓玲脖子上的玉佛是刚戴上的?”他一直记着这事儿呢,要不是周嘉鱼点出这个细节,恐怕他们还没办法取信唐晓玲。

    周嘉鱼笑了笑:“因为玉佛上的红绳很新啊。”颜色还特别的艳丽,也没有磨损,一看就是刚戴上去的。

    沈一穷道:“那为什么不可能是她刚给玉佛换了个绳子?”

    周嘉鱼说:“所以我只是试探性的一说,错了就错了,无伤大雅。”

    沈一穷道:“佩服!”

    回酒店后,周嘉鱼总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整个人特别倦,他随便洗了澡,就打算上床睡觉,却听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周嘉鱼一开门,却是什么人都没看到,他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忽然就起了一声的白毛汗,脑海里想起了出门之前林逐水对他们说的话“处理不掉,就带回来吧”——他不会真的带回来了点什么东西吧。

    周嘉鱼整个人都僵在了门口,他犹豫片刻,没再进屋子,而是出去后把门关上了,慢吞吞的去隔壁敲了敲林逐水的门。

    片刻后,林逐水开了门,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看到周嘉鱼,道:“回来了。”

    周嘉鱼点点头,他小声道:“先、先生,我觉得,我好像真的……带了点什么回来。”

    林逐水微微挑眉,他闭着眼睛,下巴微微扬起,却好似看向了周嘉鱼头顶的某个方向。周嘉鱼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他忽的伸手在自己头上一抓。

    周嘉鱼呆住。

    林逐水握住的手松开,手心里,竟是放着几缕头发,那头发足足有一米长左右,绝对不会是周嘉鱼自己的。

    “先生……这是什么?”周嘉鱼整个人都毛了,身上鸡皮疙瘩直接炸开的,如果不是他强行控制住自己,恐怕他已经像只树懒抱树一样死死的抱住林逐水了。

    “小玩意儿而已。”林逐水说,“进来吧,把你今天遇到的事,和我说说。”

    周嘉鱼已经怂成了只狗子,哆哆嗦嗦的进了屋。

    林逐水给周嘉鱼端了杯热牛奶过来,随手递给他。

    周嘉鱼喝了一口,说:“先生还喝牛奶?”

    林逐水在他对面坐下,淡淡道:“知道你要过来,给你准备的。”

    周嘉鱼:“……”居然是这样。

    林逐水道:“说吧。”

    周嘉鱼捧着牛奶,把今天发生的事儿全部详细的告诉了林逐水。

    林逐水听完不置可否,开口问了句:“看你看见什么异样情况没有?”

    周嘉鱼本来想说他没看见,但仔细想了想,忽的灵光一现,说:“唐笑川的影子好像不太对劲!”

    林逐水没说话,随手递给了周嘉鱼一张纸。

    周嘉鱼低头一看,发现是一则新闻,新闻上说的是某年某月某日发生在本市才通路的大桥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三死一伤。

    周嘉鱼开始还有些疑惑,直到看到现场损毁严重的车辆车牌时,感觉整个人像是被一盆冷水当头淋下。

    那辆车他们很熟悉,今天他才和沈一穷一起坐过。

    “唐笑川一个月前就死了。”林逐水表情很冷淡,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你看的是谁?”

    周嘉鱼:“……”他说不出话来,整个人都觉得从内到外冷透了。

    林逐水道:“你之前可以点进去的网站是存在的。”他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点了点,语速不紧不慢,“只是一年多前就因为法被关闭了,一般人,自然点不进去。”

    周嘉鱼很想努力的思考,但失败了,恐惧像是冰箱一样,冷冻了他的大脑,他只能勉强的问出问题:“那、那唐晓玲呢?”

    “她可不叫唐晓玲。”林逐水似笑非笑,“也不是唐笑川的表妹。”

    周嘉鱼懵了。

    “桌上有几张照片,是我让人找的。”林逐水道,“你看看吧。”

    周嘉鱼看向桌面,在桌面上找到了几张照片,他仔细看完后,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照片是唐晓玲和唐笑川的合照,两人都穿着婚纱,拥吻在一起。她们脸上全是甜美的笑容,那股子幸福的味道,即便是只透过图片,也能真切的感觉到。

    “她也是脏东西……?”周嘉鱼整个脸都是木的。

    “是人。”林逐水道,“我还以为有沈一穷跟着,你们两个至少有一个能发现呢。”他似乎有些失望似得,轻轻的叹了口气。

    周嘉鱼心想别指望沈一穷了,这货沉迷蛋糕咖啡吃的比谁都开心。当然他自己好像也指望不上,因为如果不是林逐水一语点出,他根本没有发现唐笑川和人类有何不同。不过现在想来,他们店四杯咖啡的时候,服务员的眼神的确有点奇怪。

    “可是如果唐晓玲是唐笑川的恋人,为什么在脖子上戴上玉佛?而且还刻意扯上关系……”周嘉鱼脑子有些乱,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往外蹦。

    “佛也分阴阳。”林逐水道,“若我没猜错,她脖子上的玉佛,应该是黑色的。”

    这倒也是,周嘉鱼当时没有细想,只以为是比较特殊的玉坠种类。

    “至于为什么找你。”林逐水说,“她大概也没有什么害人之心,只是害怕唐笑川消失。”

    周嘉鱼道:“消失?”

    林逐水道:“对,消失。”他忽的伸手,点了点周嘉鱼的额头,“脏东西,都喜欢极阴之物。”他忽的展颜一笑,如冰雪消融,“我也喜欢。”

    周嘉鱼当时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但是他的理智很快就压抑住了这骨子兴奋,而是非常冷静告诉了自己林逐水这句话真正的含义——他喜欢的只是周嘉鱼的体质。就好像被炙烤的人,会不由自主的往寒冷的地方靠近一样。

    “这事情还没完。”林逐水说,“那个网站恐怕和桥有点关系,你先回去吧,她们应该还会联系你,到时候在和我说。”

    周嘉鱼还是有点怕,但他又不敢说出来,垂着头回房间去了。

    不过去了林逐水那里一趟之后,原本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凉意消散了不少,屋内的室温又恢复成了寻常的温度。

    周嘉鱼躺在床上,脑子里整理着今天发生的事,和林逐水说的话。

    现在想来,其实唐晓玲和唐笑川这两人的破绽并不少,首先就是唐笑川那和常人不同的影子,接着便是唐笑川受伤后,唐晓玲坚持不去医院的态度,还有他去找咖啡厅老板讨论赔偿时老板奇怪的表情。

    大概咖啡厅老板也在想,明明镜子碎的时候他们都在外面,为什么会主动承担赔偿。

    这些细节周都被嘉鱼忽略掉了,直到被林逐水一语点醒,才惊觉事情不对。

    可是大桥上的交通事故,和那个网站有什么联系?周嘉鱼思考着,渐渐便陷入了沉沉的深眠。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替被吓的炸毛的鱼顺了顺鳞片:不怕,不怕。

    周嘉鱼:震惊!知名风水大师竟沉迷摸鱼!

    林逐水:……你过来。

    周嘉鱼:qaq我怕。

    我,西子绪,打营养液。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 吴帅比大大 的地雷x9

    感谢 xxxx 的地雷x9

    感谢 24687314 的手榴弹x1,地雷x2

    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包子兔丷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山那边的蘑菇q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2感谢 秦欲眠 的地雷x2

    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2感谢 隶属止戈侯 的地雷x2

    感谢 24691315 的地雷x1感谢 actoria 的地雷x1

    感谢 一撮机智的呆毛 的地雷x1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感谢 24627831 的地雷x1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20841492 的地雷x1

    感谢 南橘北枳 的地雷x1感谢 叶叶梧桐深 的地雷x1

    感谢 23451200 的地雷x1

    感谢 荔枝肉大王 的地雷x1感谢 misaki 的地雷x1

    感谢 夜未央い雪落成殇 的地雷x1

    感谢 爱吃橙子的娜娜米 的地雷x1

    感谢 scorpion:d 的地雷x1感谢 禀鞘 的地雷x1

    感谢 忘羡 的地雷x1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良辰媚景may 的地雷x1

    感谢 生活0522 的地雷x1感谢 粉爪大白猫 的地雷x1

    感谢 1号兔子(●—●) 的地雷x1感谢 == 的地雷x1

    感谢 言言 的地雷x1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

    感谢 建国前一秒成妖 的地雷x1感谢 浅羽 的地雷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感谢 洛书 的地雷x1

    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感谢 长木古 的地雷x1

    感谢 岩浆sama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咪啾 的地雷x1感谢 stopcalling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黑眼圈的小卷毛 的地雷x1感谢 那儿有个大怪兽 的地雷x1感谢 玉玉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24647508 的地雷x1

    感谢 尼古拉斯拖拉基 的地雷x1感谢 扉页 的地雷x1

    感谢 我很安静 的地雷x1感谢 挥舞三叉戟的美男子 的地雷x1

    感谢 大大更新了吗 的地雷x1感谢 点青梧 的地雷x1

    感谢 tapon 的地雷x1感谢 索索soso 的地雷x1

    感谢 悟之 的地雷x1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