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桥
    于是周嘉鱼又把自己刚抹上去的血给抹掉一半, 他在进行这个动作的时候,感到手中的镜子像是在逐渐发烫。起初周嘉鱼还以为这是他的错觉, 但随着他将镜面擦拭干净, 却发现整面镜子已经的的确确的变得滚烫了起来。

    鲜血被抹掉,露出后面光洁的镜面,周嘉鱼举起镜子,看到了镜中的自己。接着他呼吸一窒,竟是一时间无法相信自己眼中所视之物。

    只见镜子那头, 出现的居然是另外一张面容,那面容周嘉鱼熟悉又陌生——属于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前的自己。

    “看到了什么?”林逐水的声音响起。

    周嘉鱼的手一抖, 差点没拿稳, 他呼吸也有些急促, 含糊道:“看、看到我自己啊。”

    林逐水微微挑眉:“你自己?”

    周嘉鱼倒也没撒谎, 只是这个自己, 和现在的他却是有所不同的,他轻轻的嗯了声:“是的,看到我自己的在镜子里。”

    林逐水道:“看来这镜子只是传说而已。”

    周嘉鱼道:“传说?”

    林逐水说:“对, 传说这镜子上抹上特殊之人的血液, 便可看见世间之物最真实的一面。”

    周嘉鱼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知道这个传说是真的, 但他不敢告诉林逐水。因为他怕, 怕林逐水知道自己是一抹附身的魂魄。

    “是么……”周嘉鱼含糊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呢,只看到了自己。”虽然这个自己, 和现在的他有所不同。

    林逐水道:“没关系,就算只是传说,这镜子也是好东西,不过你体质偏阴,就别把这东西带在身边了。”

    周嘉鱼乖乖应是。

    林逐水道:“若是没什么想问的,便出去吧。”

    周嘉鱼说:“没事了……”

    林逐水道:“去吧。”

    周嘉鱼起身往外走,他走到门口快要出去的时候,到底是没能忍住,再次轻轻举起镜子,照向了林逐水。镜面上果然出现了林逐水的身影,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周嘉鱼心中微感遗憾,正准备收起镜子时,却猛然发现,镜中林逐水,竟是开始燃烧。火红的火焰笼罩了他的身体,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这火焰越来越旺,最后周嘉鱼甚至看不清楚林逐水的模样。

    “怎么了?”在门口停住的周嘉鱼引来了林逐水的询问。

    “没、没事。”周嘉鱼狼狈的回应着,收起镜子出了门。

    嘎吱一声,门被轻轻的关上,林逐水闭着眼睛,薄唇轻启,似乎在自言自语:“什么都没看到么,有意思。”

    周嘉鱼出去的时候整个人脸色极差,他极为用力的握着镜子,手背上爆出了青筋。

    “这是什么东西?”周嘉鱼问祭八,“为什么我会看见林逐水在燃烧?”

    祭八道:“你别急,这应该是个林逐水的体质有关。”

    周嘉鱼道:“体质?”

    祭八说:“是的,你是极阴,林逐水是极阳,所以看见林逐水的身边围绕着火焰,应该是正常的。”

    周嘉鱼这才松了口气,道:“吓死我了。”

    这镜子还好看到的只是真实,而不是什么未来。

    “我还以为这预示着灾祸啥的,吓了我一跳。”经过祭八的解释,周嘉鱼放松了一点。

    祭八说:“嗯……感觉这镜子蛮厉害的,连我都能感觉到上面的气息不同寻常,你还是收藏好吧,说不定以后有用呢。”

    周嘉鱼点点头。

    下午,他们三人坐上了回去的飞机。

    在机场的时候,徐入妄和周嘉鱼告别,周嘉鱼说:“你真要去长白山啦?”

    徐入妄挠挠头:“没啊,我师父和我开玩笑呢。”他表情有点奇怪,“也不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和我说不该剃了我的头发……”

    周嘉鱼也没明白,两人都挺懵逼的。

    徐入妄说:“还和我说以后多给我点零用钱打扮的漂亮点——这是他原话。”

    周嘉鱼说:“我还以为他要给你买副墨镜再买条大金链子呢。”

    徐入妄:“……”他对周嘉鱼无话可说。

    两人告别,说以后再约,周嘉鱼这才进了安检。

    沈一穷这货在旁边酸溜溜的说:“茕茕白兔,东奔西顾,人不如新,衣不如故。”

    周嘉鱼:“说人话。”

    沈一穷:“你不要带他玩!”

    周嘉鱼:“……”你是小学生吗?!

    比赛结束,拿到第一,周嘉鱼一身轻松,连带着回家也有种衣锦还乡的感觉。

    沈暮四和黄鼠狼过了十几天二人生活,周嘉鱼和沈一穷拖着行李回屋时,看见这两个拿着牌在玩抽大王的游戏。

    黄鼠狼居然很神奇的用那双毛茸茸的小爪子捏着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它终于进化出了拿牌的这个技能,不用把所有的牌都盖在面前了。

    见到周嘉鱼回来,两人都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周嘉鱼一开始还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热情,直到看到了一冰箱新鲜的菜。原来在这个地方,他最受欢迎的,还是厨子的身份。

    做了黄焖小黄鱼,又炖了美味的鸡汤,晚饭的时候林逐水也过来一起吃,还给周嘉鱼带来了一样东西。

    “之前答应你的。”林逐水把盒子递给了周嘉鱼。

    周嘉鱼开始还以为是什么保命的玄学法器,结果接过来一打开看,发现是一台漂亮的笔记本电脑,已经安好了系统,可以直接使用了。

    “谢谢先生!”周嘉鱼感激道。

    “嗯。”林逐水淡淡应了声,“继续努力。”

    周嘉鱼点点头,收下了林逐水的礼物。

    吃完饭,有了电脑的三人终于多了点别的娱乐活动,沈一穷闹着要看小电影,被周嘉鱼严词拒绝。

    “为什么不看小电影。”沈一穷委屈的问。

    周嘉鱼非常严肃的说:“我不能用先生送我的礼物干这么污秽的事情!”

    沈一穷说:“看小电影污秽吗?”

    周嘉鱼说:“太污秽了。”

    沈一穷垂头丧气但没办法让周嘉鱼改变主意,最后周嘉鱼下了一部恐怖片,几人一起看了。

    说实话,亲身经历了那么多事儿,还半夜去挖了坟,周嘉鱼看这些东西内心简直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睡觉。

    倒是黄鼠狼被吓的一愣一愣的,搞得沈暮四抱怨说你是不是哪里不太对,有你这样的黄鼠狼么?

    黄鼠狼气的咔咔直叫,但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谁都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周嘉鱼倒是心生声怜意,把它搂进怀里,又是一通狂撸。

    晚上,周嘉鱼带着电脑回了自己的卧室。他在确定门关好之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浏览器,然后输入了时间和地点,开始查找关于他出的那场事故的消息。

    网上的信息纷繁杂乱,有用的非常少。周嘉鱼查了半个小时,终于在一家新闻网上,看到了一点相关信息。

    两年前,一辆大货车突然失控冲入人群,三死五伤,在当时也算是比较大的新闻了。只是车祸这种事儿,每年都多得不得了,很快人们便淡忘了这件事故,也淡忘了在这件事故里失去生命的人。

    周嘉鱼本来就是孤儿,无亲无友,死掉之后也不会有很多人感到伤心。同事们或许会感叹几句人生无常,随后便彻底的把他忘记。

    周嘉鱼心里突然生出些落寞,他说:“唉,可能只有我几个朋友会难过了吧。”他也有三两至交好友,估计这便是他死亡造成的最大损失了。

    祭八道:“人生在世本就无常,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要挂念了吧。”

    周嘉鱼道:“也对。”

    祭八说:“况且现在的你还有我呢。”它挺起了自己白绒绒的胸膛。

    周嘉鱼说:“对啊,我还有你呢。”虽然你的名字像是在耍流氓,但是模样还是挺可爱的。

    祭八趁热打铁,问出了大概在它心里藏了很久的问题,它说:“那你是喜欢我多一点啊,还是喜欢黄鼠狼多一点啊……”

    周嘉鱼:“……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祭八装作不经意的用嫩黄色小嘴整理了一下羽毛,说:“我就随便问问啦。”

    周嘉鱼虽然情商不高,但也没有太蠢,一眼就看出了祭八的小心思,道:“当然更喜欢你啦,你那么可爱。”

    祭八满足了。

    然后周嘉鱼在心里补了一句,可爱也没有用啊,又不能上手摸。

    查完关于自己的新闻,周嘉鱼想了想,又上了那个风水内网。他刚点进去就被放置在网站最上方的图片吓了一跳,那居然是三个提着铁铲在走夜路的人,周嘉鱼仔细一看,居然是他们三个偷偷摸摸上山挖坟时往山上爬的照片。

    周嘉鱼惊了:“卧槽,他们什么时候拍的?”

    祭八说:“看着角度,卫星拍摄?”

    周嘉鱼:“……你还知道卫星拍摄?”

    祭八说:“你在看不起谁?”

    周嘉鱼不吭声了,心想还好放的是走夜路的照片,而不是挖坟的,不然就是犯罪的铁证啊。

    网站的人流量依旧很大,这么晚了在线人数还有五万多人,周嘉鱼点了比赛专区,看到了关于他们的比赛视频。

    当然,因为摄像机是挂在胸前的,拍摄效果并不太好。但是胜在真实,周嘉鱼闲的没事儿,仔细看了一遍之后整个人都有点不好。摄像机果然能拍下某些他们看不见的东西,比如第一次葬礼时,云秀的姐姐就在旁边的树丛里静静的站着,但他们没一个人看见了。而葬礼上出现的意外,恐怕也和她有脱不开的关系。

    周嘉鱼这个参加比赛的都看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论坛里其他人则更害怕了,看回帖内容,大部分人都说这一届居然是最刺激的。还有人夸周嘉鱼智勇双全,说不愧是林逐水的弟子……

    周嘉鱼看的心满意足。

    看完视频,周嘉鱼又去灌水区看了看。灌水区大部分都是一些灵异故事和闲聊,周嘉鱼却被一个标题吸引了。那个标题的内容是:“我进了一个诅咒网站,现在天天倒霉,有大神帮帮我吗?”

    周嘉鱼有些好奇,便点进去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女生发的求助贴。

    她似乎也是刚接触这一行,对很多禁忌都不了解,在好奇之下,点进了一个同学发来的诅咒网站。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变得非常的倒霉,比如戴了几年的玉佛突然碎了,养在家里的狗突然猝死,父母也开始生病。起初她以为这只是巧合,直到几天前,她在照镜子的时候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不太对劲。正常情况下镜像和站在对面的人动作都是反的,比如镜子外面的人伸出左手,那么镜子里的人就会伸出右手,而这个姑娘晚上洗漱的时候,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当她拿起梳子时,整个人都凝固了。

    因为镜子里的她,和镜子外面的她一样,举起了右手。

    这下,她无法再欺骗自己,于是想上网求助。

    周嘉鱼浏览完了帖子,发现大多数的留言都在说这个女生在骗人,让她拿出证据。还有个资深会员出来表示,诅咒人这种事情真的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而且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还让那个女生把诅咒网站发出来,他们去鉴定鉴定。

    女生起初不肯,大家便更不相信了,后来她似乎被怀疑之声激怒,将那个网站发在了论坛上。却没想到,点进去的人都表示网站根本不存在。

    周嘉鱼有点好奇,顺手一点,发现页面一转,居然不是404,而初现了一个黑色的网站页面,上面用红色的字体写着:你想让谁死吗?底下是一个输入框。

    周嘉鱼:“……”他什么都没做,默默的关掉了网页。

    祭八道:“哇,你居然成功进去了,怎么不再看看!”

    周嘉鱼说:“我不想成为恐怖片的主角……”

    祭八道:“可是你不好奇嘛?”

    周嘉鱼说:“不,并不,我一点也不好奇。”

    祭八:“……”要是所有故事的主角都像你这样,恐怖片可能在片头就已经结束了。

    但他虽然这么说,还是给女生留个言,说自己也点进去,还看到一个对话框。他这留言发出去没几分钟,论坛网页就发出了一声提示音,周嘉鱼一看,发现是有人给他发了私信。

    周嘉鱼点进去私信,看到了一条信息“你也看到了吗?”私信是刚才发帖的那个姑娘发过来的。

    周嘉鱼稍作犹豫,回了个贴:“看到了。”

    姑娘道:“大师,我好害怕啊,你能不能帮帮我?”

    周嘉鱼无奈的回应:我不是什么大师,也不懂驱鬼什么的,恐怕帮不上忙。

    女孩儿那头沉默了好久,就在周嘉鱼以为她已经放弃了时候,她又发来了一句,你真的没办法帮我么?我感觉我就要死了,就要被诅咒杀死了……

    周嘉鱼看着她的话,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他犹豫片刻,道,我这里有几张符纸,你给我个地址吧,我给你寄过去,不过可能作用不会很大,你最好还是去附近的寺庙里拜拜。

    女孩儿看到周嘉鱼的这句话,飞快的发来了一个地址,还问周嘉鱼能不能交换个手机号码。周嘉鱼说交换手机号码可能不太方便。女孩儿不甘心的放弃后,对着周嘉鱼道了晚安,接着头像就暗了下去。

    周嘉鱼说:“这种诅咒网站,真的是真的吗?”

    祭八道:“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呢。”

    第二天,周嘉鱼让沈一穷帮忙找了个快递,把他画过的符纸包好寄给了网站上的姑娘。沈一穷好奇道:“你寄什么呢?”

    周嘉鱼简单的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

    “还有这种事儿的?”沈一穷说,“哇,那你的符纸真的有用?”

    周嘉鱼说:“有用倒是有用……”决赛的时候,要不是这符纸估计徐入妄的坟头草已经五米了,他到,“只是不知道对诅咒什么会不会起作用。”

    沈一穷倒是不太相信的样子,说诅咒没那么容易的,他跟着林逐水这么多年了,没见过一次什么都不知道,隔着屏幕就能诅咒的。

    “就算是扎小人,也得知道那人的生辰八字。”沈一穷这么说着,“若是连生辰八字都不知道,那至少得知道那个人的模样和名字吧,不然隔着个屏幕就想把人弄死……这恐怕连先生都做不到。”

    周嘉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在把符纸寄出之后,周嘉鱼再次登上内网,却发现昨晚那姑娘发的帖子不见了。他通过浏览记录点进那个帖子,却看见“此贴已被删除”的字样。

    周嘉鱼有些奇怪的,便询问了一下版主为什么这帖子没了,版主回答说这帖子是他们删的,因为涉嫌造假。看来无论他们这行,都统一认为诅咒网站这会事儿不太靠谱。

    周嘉鱼又给女生发了私信,说他已经把符纸寄出去了,让她注意查收。那女生显示在线状态,但是却没有回周嘉鱼的信息,周嘉鱼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是没有回应,便关掉网站干其他的事情去了。

    得了冠军,生活也没有什么改变,依旧是上课画符做饭,而且在沈一穷的坚持下,周嘉鱼罐儿的外号就这么传了下来。

    “你不会真的以为先生会把你拖出去烧了做成罐儿吧。”某天沈一穷中午吃饭的时候问周嘉鱼。

    周嘉鱼说:“……假的吗?”

    沈一穷说:“哈哈哈哈那当然,杀人可是犯法的。”他哈哈大笑,“就像你考试之前你爸妈对你说考不好就揍死你……总不会真的动手吧。”

    周嘉鱼吃饭的动作顿了顿,笑了:“也是。”

    其实他并没有这种经历,因为生来就是孤儿,在孤儿院里,虽然老师们都不错,但毕竟有那么多孩子,总不可能每个都照顾的特别仔细。

    就这么过了几天,在周嘉鱼都快把网站的事情给忘记了的时候,那个姑娘又给了周嘉鱼回复,说是谢谢他的符。

    周嘉鱼惊讶的问她没事吧。

    姑娘说没事,但是她真的遇到脏东西了,而且周围的人都不相信她,觉得她得了臆想症。

    周嘉鱼差不多能理解这种情况,如果是他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之前有人来和他说诅咒网站的事儿,那他的第一个反应肯定是会建议这个人去看看心理医生。

    姑娘又开始叫周嘉鱼大师,哀求他帮帮自己。

    周嘉鱼对这事儿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无奈说他只能帮她去问问真正的大师,至于大师愿不愿意帮,他就不知道了。

    但是非常不凑巧的是,下午周嘉鱼想找林逐水的时候,才知道林逐水出门去了,具体几天回来还未知。

    沈暮四问他找林逐水什么事儿,周嘉鱼又把那姑娘的事情给沈暮四说了。

    沈暮四道:“你确定她不是在骗人?”

    周嘉鱼道:“啊?”为什么大家的说法如此统一?

    沈暮四显然比沈一穷更了解这些东西,他直言道:“光靠一个网站肯定不可能的诅咒人的,她要么是在骗你,要么隐瞒了什么。”

    周嘉鱼想起了他打开网站时,看到的那个输入框,脑子里灵光一现。

    “就算是玄学,也得讲基本法的。”沈暮四说,“你也不要太相信网上的人说得话了。”

    这倒也是,周嘉鱼思量之下,还是去询问了那个女生,问她有没有接触别的类似的东西。哪知道那个女生看到这个问题,情绪似乎变得非常的激动,很生气的回了句,我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周嘉鱼都能从她那无数个感叹号里,感觉出她咆哮一般的语气。没有就算了呗,为什么这么生气,反而让人有种她被戳中了心思恼羞成怒的感觉。

    不过她情绪倒是很快冷静下来,说自己太害怕了,求求周嘉鱼不要放弃她。

    周嘉鱼:“……”他也感觉这姑娘似乎真的很害怕。

    “你那么关心她做什么?”祭八似乎有点不解周嘉鱼这么上心这件事儿。

    周嘉鱼道:“毕竟是条命啊,万一是真的呢……”

    祭八说:“万一她只是骗你呢?”

    周嘉鱼道:“骗就骗了呗,我又没损失什么。”他倒也想得开,豁达的让祭八佩服。

    本以为这事情上,周嘉鱼帮不上什么忙了,没想到几天后,事情有了转机。

    从外面回来的林逐水说他要去一趟b城,让周嘉鱼和沈一穷准备准备。周嘉鱼听到是b城后有点惊讶,因为网上那个女生所在的城市,就是b城。

    沈一穷说:“先生,那边是出了什么事儿么?”

    林逐水说:“嗯,有个刚修的桥出了问题。”

    周嘉鱼本来想把网站上那个姑娘的事儿告诉林逐水的,但他又有点担心那姑娘是不是真的在骗人,于是想着干脆过去和她见一面,确定了这事情的真假之后,再问林逐水能不能帮忙。

    他又在网上查了一下关于b城的新闻,发现最近这地方还真是多灾多难,就光是林逐水说的那座桥,一个月内连续发生了几起连环车祸,死伤惨重,通常都是四五连撞,而且车祸的发生时间也相当微妙,全在凌晨。

    这么连续搞了三四次,上面的人总算是觉得不对劲,于是联系上了林逐水,麻烦他过去看看。

    林逐水仔细检查了车祸的照片和桥梁一些资料后,同意了对方的请求,并且当即就定了第二天的机票,带着周嘉鱼和沈一穷飞去了b城。

    周嘉鱼在去之前把自己要过来的事儿告诉了那女生,说有时间的话,他们可以约着见一面。女生非常高兴的同意了,并且表示她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希望和周嘉鱼早些见面。

    此时已经入秋,正是秋高气爽之季。b城位于平原上,视野开阔,空气质量也很好,在飞机上周嘉鱼就看到那蓝的好似幕布的天空,让人的心情也跟着灿烂起来。

    林逐水身边带着沈一穷和周嘉鱼,估计也没指望他们帮什么忙,只是希望他们多学点东西。

    几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b城机场,接待的人态度非常热情,说今天天色已晚,不如先去休息,明天再去看现场。

    接待的人马上同意了。

    他们三人便坐上了去看事故现场的车。

    接待的人自我介绍说姓江,叫江十九。

    林逐水听到这名字,淡笑道:“你是十七的弟弟?”

    江十九道:“林先生认识家兄?是的,我是他的表弟。”

    林逐水道:“嗯,见过一面。”

    江十九道:“林先生,您觉得那桥是被人摆了什么特殊的法阵么?还是只是结构的问题?”

    林逐水摇摇头,道:“先去看了再说吧。”

    江十九说好。

    周嘉鱼觉得他们之前的气氛有点怪,总觉得江十九看起来像是在试探什么,后来沈一穷才告诉周嘉鱼,他们做这行的,其实是分地界的,只有自己做不下来了,没办法才能去请别的地方的先生。江十九家族也做这个,估计是没办法搞定那座桥,才迫不得已请了林逐水过来。

    车开了两个小时,从郊区的机场开到了市区里。那座桥落座于市区中心,算是新建的大工程,结果这才竣工不到半个月,就出了这么一连串的事故,搞得人心惶惶,愿意走这边的人都变少了。

    车开上了桥,周嘉鱼透过车窗,看到了整座桥的模样。这应该是一座比较常见的斜拉桥,横贯在滔滔江水之上,虽然车祸现场已经被收拾干净了,但依稀能看见出过事的痕迹。

    “停车吧,我们走过去。”林逐水这么说。

    江十九便将车停在了桥头,然后几人顺着桥上的人行道往另外一头那头走。

    这桥长七百多米,混泥土结构,每隔几百米便有一个巨大的桥墩笔直的立在汹涌的江中。林逐水道:“什么时候开始动工的?”

    江十九说:“四年前十二月的时候开始动工,去年九月合龙,今年八月正式通车。”

    也就是这桥才开始使用一两个月,就出了三起事故,而且每起事故都死了至少三人,这样事故频发,估计就算是不信邪的人也得在心里嘀咕两句。

    林逐水听后没说什么,继续缓步往前。

    周嘉鱼上这桥的时候,就注意到这桥上萦绕着令人不适的气息,沉沉的黑色中偶尔还飘出一缕缕暗色的红。

    走到桥中央的时候,林逐水的脚步忽然停了,他说:“江十九,这桥,是你们家接之前接的活儿,还是出事之后接的?”

    江十九说:“动工的时候我们家便接下来了。”

    林逐水说:“你来过现场么?”

    江十九语气有些僵硬:“……来过几次,当时,我确实没发现什么问题。”

    林逐水挑眉:“几次?”

    周嘉鱼清楚的看到江十九垂了头,跟被长辈训斥的小孩儿似得:“抱歉林先生,是我的错,我太大意了。”他那会儿忙着别的事儿,看了图纸之后就觉得应该没什么大事儿,所以整个修建过程里,只来了这里三四次,却没想到桥竣工后,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你哥没说你?”林逐水又问。

    江十九苦笑:“怎么会没说,我被臭骂了一顿,最后我哥说他也没办法,让我去请您过来。”

    林逐水不说话了。其实他们这行相当讲究面子,如果族内都没办法解决,被迫请了个外人过来,可以说是相当丢脸的事儿,但是若是事情到这一步,那已经是非常严重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也在旁边看着,沈一穷还拿出个罗盘开始掐算推演,林逐水看了一圈,也没说好或者不好,转身问他们两个:“看出什么来了?”

    沈一穷挠挠头傻乐:“没有,什么都没看出来。”

    林逐水冷淡道:“没看出来还这么高兴?”

    沈一穷的笑容僵住了。

    周嘉鱼在旁边战战兢兢:“好,好像是桥面有点问题。”

    林逐水道:“什么问题?”

    周嘉鱼说:“不知道……”

    林逐水轻叹一声,道:“好歹是比一穷强点。”

    沈一穷:“……”他简直想哭。

    江十九之前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林逐水身上,这会儿才似乎认出了周嘉鱼,他讶异道:“你是周嘉鱼?比赛里刚拿了第一的……”

    周嘉鱼谦虚道:“运气,都是运气。”

    江十九显然不信,对着周嘉鱼满目敬佩,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啊。”

    周嘉鱼被夸的相当不好意思。

    四人在桥上来回走了一圈,江十九眼巴巴的看着林逐水,说:“林先生,您看出问题来了么?”

    林逐水道:“差不多吧。”

    江十九道:“那……”

    林逐水说:“还有些东西不确定,先回去一趟,明晚再过来,我之前让你准备的资料你备好了么?”

    江十九点点头,说都准备好了。

    于是几人打道回府,江十九说酒店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过去马上就能吃饭。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有点饿,但林逐水却还是一贯对吃饭没什么兴趣,他好像一出门,就几乎不怎么吃东西,对食物的兴致完全没有兴趣。这次也一样,周嘉鱼和沈一穷正在沉迷吃饭,林逐水则和江十九在聊天。虽说是聊天,但大部分其实是江十九一个人说,偶尔沈一穷还得应几句,免得江十九尴尬。

    周嘉鱼甚至有点怀疑,林逐水每次出来都会记得带上沈一穷,就是怕接待的人尴尬,毕竟他不喜欢说话,而沈一穷这个话痨,则可以完美的避免接待人尴尬。

    这次也一样,沈一穷飞快的和江十九熟了,估计要不是林逐水在场,已然开始称兄道弟。

    周嘉鱼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心想这也是种牛逼的天赋啊。他正在仔细听着,林逐水却是忽的叫了他的名字:“周嘉鱼。”

    周嘉鱼说:“啊?先生,怎么啦?”

    林逐水道:“暮四说你之前有事找我,什么事?”

    周嘉鱼这才想起他来b城还有点别的事儿,他稍作犹豫,还是将那个姑娘和网站的事情告诉林逐水了。

    林逐水听完后没说话,轻轻转了转手腕上的玉珠,道:“你们约了什么时候见面?”

    周嘉鱼说:“后天下午……先生,我要去么?”

    林逐水说:“去吧,把你的符纸带上。”

    周嘉鱼高兴的说好。

    林逐水道:“处理不掉,带回来也可以。”

    周嘉鱼道:“好的!”

    有先生给他做坚实的后盾,这件事儿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当时周嘉鱼如此天真的想着,直到他去了,才察觉出林逐水话中隐藏着的含义。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我是你坚实的后盾。

    周嘉鱼:有多坚实?

    林逐水挑眉:你亲自来试试?

    在三十九度里挣扎的作者想喝冰镇过的营养液……qaq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24687314 的火箭炮x2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2,地雷x2

    感谢 包子兔丷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守石 的地雷x5

    感谢 木杪 的手榴弹x1

    感谢 绿丝丝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感谢 篱夙 的地雷x2

    感谢 秋日的丝雨 的地雷x2感谢 北谶? 的地雷x1

    感谢 墨音sama 的地雷x1感谢 闲尘 的地雷x1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燕子 的地雷x1

    感谢 玉玉 的地雷x1感谢 19216991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琼九九 的地雷x1

    感谢 懒萌萌 的地雷x1感谢 24452614 的地雷x1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1感谢 忘羡 的地雷x1

    感谢 龙止止 的地雷x1感谢 二日醉染 的地雷x1

    感谢 24293011 的地雷x1感谢 c喵 的地雷x1

    感谢 夏季 的地雷x1感谢 肖拔 的地雷x1

    感谢 月杳 的地雷x1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

    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感谢 相对忘机 的地雷x1

    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感谢 非然 的地雷x1

    感谢 文文文鹿 的地雷x1感谢 西碳碳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sputnik 的地雷x1

    感谢 藏莺 的地雷x1感谢 鹌鹑喜欢吃鹌鹑蛋 的地雷x1

    感谢 闻问 的地雷x1感谢 向作者大大的胸肌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鱼生淮南(?v?) 的地雷x1

    感谢 胜利 的地雷x1感谢 落雨笙笙不息 的地雷x1感谢 ursula 的地雷x1

    感谢 wantwaitting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雕龙的狗子 的地雷x1感谢 23132447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

    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感谢 杯酒长辞 的地雷x1

    感谢 某某三点水 的地雷x1感谢 沧笙漓 的地雷x1

    感谢 囧囧的面面 的地雷x1感谢 建国前一秒成妖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