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桥
    于是周嘉鱼又把自己刚抹上去的血给抹掉一半, 他在进行这个动作的时候,感到手中的镜子像是在逐渐发烫。起初周嘉鱼还以为这是他的错觉, 但随着他将镜面擦拭干净, 却发现整面镜子已经的的确确的变得滚烫了起来。

    鲜血被抹掉,露出后面光洁的镜面,周嘉鱼举起镜子,看到了镜中的自己。接着他呼吸一窒,竟是一时间无法相信自己眼中所视之物。

    只见镜子那头, 出现的居然是另外一张面容,那面容周嘉鱼熟悉又陌生——属于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前的自己。

    “看到了什么?”林逐水的声音响起。

    周嘉鱼的手一抖, 差点没拿稳, 他呼吸也有些急促, 含糊道:“看、看到我自己啊。”

    林逐水微微挑眉:“你自己?”

    周嘉鱼倒也没撒谎, 只是这个自己, 和现在的他却是有所不同的,他轻轻的嗯了声:“是的,看到我自己的在镜子里。”

    林逐水道:“看来这镜子只是传说而已。”

    周嘉鱼道:“传说?”

    林逐水说:“对, 传说这镜子上抹上特殊之人的血液, 便可看见世间之物最真实的一面。”

    周嘉鱼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知道这个传说是真的, 但他不敢告诉林逐水。因为他怕, 怕林逐水知道自己是一抹附身的魂魄。

    “是么……”周嘉鱼含糊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呢,只看到了自己。”虽然这个自己, 和现在的他有所不同。

    林逐水道:“没关系,就算只是传说,这镜子也是好东西,不过你体质偏阴,就别把这东西带在身边了。”

    周嘉鱼乖乖应是。

    林逐水道:“若是没什么想问的,便出去吧。”

    周嘉鱼说:“没事了……”

    林逐水道:“去吧。”

    周嘉鱼起身往外走,他走到门口快要出去的时候,到底是没能忍住,再次轻轻举起镜子,照向了林逐水。镜面上果然出现了林逐水的身影,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周嘉鱼心中微感遗憾,正准备收起镜子时,却猛然发现,镜中林逐水,竟是开始燃烧。火红的火焰笼罩了他的身体,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这火焰越来越旺,最后周嘉鱼甚至看不清楚林逐水的模样。

    “怎么了?”在门口停住的周嘉鱼引来了林逐水的询问。

    “没、没事。”周嘉鱼狼狈的回应着,收起镜子出了门。

    嘎吱一声,门被轻轻的关上,林逐水闭着眼睛,薄唇轻启,似乎在自言自语:“什么都没看到么,有意思。”

    周嘉鱼出去的时候整个人脸色极差,他极为用力的握着镜子,手背上爆出了青筋。

    “这是什么东西?”周嘉鱼问祭八,“为什么我会看见林逐水在燃烧?”

    祭八道:“你别急,这应该是个林逐水的体质有关。”

    周嘉鱼道:“体质?”

    祭八说:“是的,你是极阴,林逐水是极阳,所以看见林逐水的身边围绕着火焰,应该是正常的。”

    周嘉鱼这才松了口气,道:“吓死我了。”

    这镜子还好看到的只是真实,而不是什么未来。

    “我还以为这预示着灾祸啥的,吓了我一跳。”经过祭八的解释,周嘉鱼放松了一点。

    祭八说:“嗯……感觉这镜子蛮厉害的,连我都能感觉到上面的气息不同寻常,你还是收藏好吧,说不定以后有用呢。”

    周嘉鱼点点头。

    下午,他们三人坐上了回去的飞机。

    在机场的时候,徐入妄和周嘉鱼告别,周嘉鱼说:“你真要去长白山啦?”

    徐入妄挠挠头:“没啊,我师父和我开玩笑呢。”他表情有点奇怪,“也不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和我说不该剃了我的头发……”

    周嘉鱼也没明白,两人都挺懵逼的。

    徐入妄说:“还和我说以后多给我点零用钱打扮的漂亮点——这是他原话。”

    周嘉鱼说:“我还以为他要给你买副墨镜再买条大金链子呢。”

    徐入妄:“……”他对周嘉鱼无话可说。

    两人告别,说以后再约,周嘉鱼这才进了安检。

    沈一穷这货在旁边酸溜溜的说:“茕茕白兔,东奔西顾,人不如新,衣不如故。”

    周嘉鱼:“说人话。”

    沈一穷:“你不要带他玩!”

    周嘉鱼:“……”你是小学生吗?!

    比赛结束,拿到第一,周嘉鱼一身轻松,连带着回家也有种衣锦还乡的感觉。

    沈暮四和黄鼠狼过了十几天二人生活,周嘉鱼和沈一穷拖着行李回屋时,看见这两个拿着牌在玩抽大王的游戏。

    黄鼠狼居然很神奇的用那双毛茸茸的小爪子捏着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它终于进化出了拿牌的这个技能,不用把所有的牌都盖在面前了。

    见到周嘉鱼回来,两人都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周嘉鱼一开始还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热情,直到看到了一冰箱新鲜的菜。原来在这个地方,他最受欢迎的,还是厨子的身份。

    做了黄焖小黄鱼,又炖了美味的鸡汤,晚饭的时候林逐水也过来一起吃,还给周嘉鱼带来了一样东西。

    “之前答应你的。”林逐水把盒子递给了周嘉鱼。

    周嘉鱼开始还以为是什么保命的玄学法器,结果接过来一打开看,发现是一台漂亮的笔记本电脑,已经安好了系统,可以直接使用了。

    “谢谢先生!”周嘉鱼感激道。

    “嗯。”林逐水淡淡应了声,“继续努力。”

    周嘉鱼点点头,收下了林逐水的礼物。

    吃完饭,有了电脑的三人终于多了点别的娱乐活动,沈一穷闹着要看小电影,被周嘉鱼严词拒绝。

    “为什么不看小电影。”沈一穷委屈的问。

    周嘉鱼非常严肃的说:“我不能用先生送我的礼物干这么污秽的事情!”

    沈一穷说:“看小电影污秽吗?”

    周嘉鱼说:“太污秽了。”

    沈一穷垂头丧气但没办法让周嘉鱼改变主意,最后周嘉鱼下了一部恐怖片,几人一起看了。

    说实话,亲身经历了那么多事儿,还半夜去挖了坟,周嘉鱼看这些东西内心简直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睡觉。

    倒是黄鼠狼被吓的一愣一愣的,搞得沈暮四抱怨说你是不是哪里不太对,有你这样的黄鼠狼么?

    黄鼠狼气的咔咔直叫,但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谁都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周嘉鱼倒是心生声怜意,把它搂进怀里,又是一通狂撸。

    晚上,周嘉鱼带着电脑回了自己的卧室。他在确定门关好之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浏览器,然后输入了时间和地点,开始查找关于他出的那场事故的消息。

    网上的信息纷繁杂乱,有用的非常少。周嘉鱼查了半个小时,终于在一家新闻网上,看到了一点相关信息。

    两年前,一辆大货车突然失控冲入人群,三死五伤,在当时也算是比较大的新闻了。只是车祸这种事儿,每年都多得不得了,很快人们便淡忘了这件事故,也淡忘了在这件事故里失去生命的人。

    周嘉鱼本来就是孤儿,无亲无友,死掉之后也不会有很多人感到伤心。同事们或许会感叹几句人生无常,随后便彻底的把他忘记。

    周嘉鱼心里突然生出些落寞,他说:“唉,可能只有我几个朋友会难过了吧。”他也有三两至交好友,估计这便是他死亡造成的最大损失了。

    祭八道:“人生在世本就无常,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要挂念了吧。”

    周嘉鱼道:“也对。”

    祭八说:“况且现在的你还有我呢。”它挺起了自己白绒绒的胸膛。

    周嘉鱼说:“对啊,我还有你呢。”虽然你的名字像是在耍流氓,但是模样还是挺可爱的。

    祭八趁热打铁,问出了大概在它心里藏了很久的问题,它说:“那你是喜欢我多一点啊,还是喜欢黄鼠狼多一点啊……”

    周嘉鱼:“……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祭八装作不经意的用嫩黄色小嘴整理了一下羽毛,说:“我就随便问问啦。”

    周嘉鱼虽然情商不高,但也没有太蠢,一眼就看出了祭八的小心思,道:“当然更喜欢你啦,你那么可爱。”

    祭八满足了。

    然后周嘉鱼在心里补了一句,可爱也没有用啊,又不能上手摸。

    查完关于自己的新闻,周嘉鱼想了想,又上了那个风水内网。他刚点进去就被放置在网站最上方的图片吓了一跳,那居然是三个提着铁铲在走夜路的人,周嘉鱼仔细一看,居然是他们三个偷偷摸摸上山挖坟时往山上爬的照片。

    周嘉鱼惊了:“卧槽,他们什么时候拍的?”

    祭八说:“看着角度,卫星拍摄?”

    周嘉鱼:“……你还知道卫星拍摄?”

    祭八说:“你在看不起谁?”

    周嘉鱼不吭声了,心想还好放的是走夜路的照片,而不是挖坟的,不然就是犯罪的铁证啊。

    网站的人流量依旧很大,这么晚了在线人数还有五万多人,周嘉鱼点了比赛专区,看到了关于他们的比赛视频。

    当然,因为摄像机是挂在胸前的,拍摄效果并不太好。但是胜在真实,周嘉鱼闲的没事儿,仔细看了一遍之后整个人都有点不好。摄像机果然能拍下某些他们看不见的东西,比如第一次葬礼时,云秀的姐姐就在旁边的树丛里静静的站着,但他们没一个人看见了。而葬礼上出现的意外,恐怕也和她有脱不开的关系。

    周嘉鱼这个参加比赛的都看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论坛里其他人则更害怕了,看回帖内容,大部分人都说这一届居然是最刺激的。还有人夸周嘉鱼智勇双全,说不愧是林逐水的弟子……

    周嘉鱼看的心满意足。

    看完视频,周嘉鱼又去灌水区看了看。灌水区大部分都是一些灵异故事和闲聊,周嘉鱼却被一个标题吸引了。那个标题的内容是:“我进了一个诅咒网站,现在天天倒霉,有大神帮帮我吗?”

    周嘉鱼有些好奇,便点进去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女生发的求助贴。

    她似乎也是刚接触这一行,对很多禁忌都不了解,在好奇之下,点进了一个同学发来的诅咒网站。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变得非常的倒霉,比如戴了几年的玉佛突然碎了,养在家里的狗突然猝死,父母也开始生病。起初她以为这只是巧合,直到几天前,她在照镜子的时候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不太对劲。正常情况下镜像和站在对面的人动作都是反的,比如镜子外面的人伸出左手,那么镜子里的人就会伸出右手,而这个姑娘晚上洗漱的时候,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当她拿起梳子时,整个人都凝固了。

    因为镜子里的她,和镜子外面的她一样,举起了右手。

    这下,她无法再欺骗自己,于是想上网求助。

    周嘉鱼浏览完了帖子,发现大多数的留言都在说这个女生在骗人,让她拿出证据。还有个资深会员出来表示,诅咒人这种事情真的没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而且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还让那个女生把诅咒网站发出来,他们去鉴定鉴定。

    女生起初不肯,大家便更不相信了,后来她似乎被怀疑之声激怒,将那个网站发在了论坛上。却没想到,点进去的人都表示网站根本不存在。

    周嘉鱼有点好奇,顺手一点,发现页面一转,居然不是404,而初现了一个黑色的网站页面,上面用红色的字体写着:你想让谁死吗?底下是一个输入框。

    周嘉鱼:“……”他什么都没做,默默的关掉了网页。

    祭八道:“哇,你居然成功进去了,怎么不再看看!”

    周嘉鱼说:“我不想成为恐怖片的主角……”

    祭八道:“可是你不好奇嘛?”

    周嘉鱼说:“不,并不,我一点也不好奇。”

    祭八:“……”要是所有故事的主角都像你这样,恐怖片可能在片头就已经结束了。

    但他虽然这么说,还是给女生留个言,说自己也点进去,还看到一个对话框。他这留言发出去没几分钟,论坛网页就发出了一声提示音,周嘉鱼一看,发现是有人给他发了私信。

    周嘉鱼点进去私信,看到了一条信息“你也看到了吗?”私信是刚才发帖的那个姑娘发过来的。

    周嘉鱼稍作犹豫,回了个贴:“看到了。”

    姑娘道:“大师,我好害怕啊,你能不能帮帮我?”

    周嘉鱼无奈的回应:我不是什么大师,也不懂驱鬼什么的,恐怕帮不上忙。

    女孩儿那头沉默了好久,就在周嘉鱼以为她已经放弃了时候,她又发来了一句,你真的没办法帮我么?我感觉我就要死了,就要被诅咒杀死了……

    周嘉鱼看着她的话,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他犹豫片刻,道,我这里有几张符纸,你给我个地址吧,我给你寄过去,不过可能作用不会很大,你最好还是去附近的寺庙里拜拜。

    女孩儿看到周嘉鱼的这句话,飞快的发来了一个地址,还问周嘉鱼能不能交换个手机号码。周嘉鱼说交换手机号码可能不太方便。女孩儿不甘心的放弃后,对着周嘉鱼道了晚安,接着头像就暗了下去。

    周嘉鱼说:“这种诅咒网站,真的是真的吗?”

    祭八道:“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呢。”

    第二天,周嘉鱼让沈一穷帮忙找了个快递,把他画过的符纸包好寄给了网站上的姑娘。沈一穷好奇道:“你寄什么呢?”

    周嘉鱼简单的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

    “还有这种事儿的?”沈一穷说,“哇,那你的符纸真的有用?”

    周嘉鱼说:“有用倒是有用……”决赛的时候,要不是这符纸估计徐入妄的坟头草已经五米了,他到,“只是不知道对诅咒什么会不会起作用。”

    沈一穷倒是不太相信的样子,说诅咒没那么容易的,他跟着林逐水这么多年了,没见过一次什么都不知道,隔着屏幕就能诅咒的。

    “就算是扎小人,也得知道那人的生辰八字。”沈一穷这么说着,“若是连生辰八字都不知道,那至少得知道那个人的模样和名字吧,不然隔着个屏幕就想把人弄死……这恐怕连先生都做不到。”

    周嘉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在把符纸寄出之后,周嘉鱼再次登上内网,却发现昨晚那姑娘发的帖子不见了。他通过浏览记录点进那个帖子,却看见“此贴已被删除”的字样。

    周嘉鱼有些奇怪的,便询问了一下版主为什么这帖子没了,版主回答说这帖子是他们删的,因为涉嫌造假。看来无论他们这行,都统一认为诅咒网站这会事儿不太靠谱。

    周嘉鱼又给女生发了私信,说他已经把符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