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决赛结束
    云秀话语刚落, 人群之中便有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周嘉鱼顺着声音望去,却是见到之前欺负云秀的两个小流氓疯了似得挣扎着, 用手不停的抓挠着自己的后背。周围的村民见状瞬间散开了,脸上全是满满的恐惧。

    “啊啊啊,救命救命啊——”那两个小流氓将自己的衣服掀起来,躺在地上,用后背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用力的摩擦, 很快就将后背的皮肤弄的血肉模糊。

    “还不快把他们两个绑起来!!”村长咬牙切齿道。

    周围的村民迟疑着上前, 用绳索将小流氓绑了起来,防止他们继续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我今天就弄死你!!”村长一扭头, 狠狠对着云秀骂道, “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我们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云秀冷冷的盯着村长,那目光竟是让凶狠的村长瑟缩了一下,她轻声道:“你们当然可以杀了我,不过, 你以为杀了我,就可以逃掉了?”

    村长表情狰狞中带着恐惧。

    云秀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村民,她目光所及之处,竟是无人敢与她对视,她见状冷笑:“我死了, 你们就彻底完了!”她指了指站旁边的周嘉鱼三人,声冷如冰,“怕死?想求助于这些外乡人活下来?做梦吧……没用的, 想想你们自己做的那些事儿,就算从这村子里逃出去,也没有用的。”

    她说完,便疯狂的笑了起来,那笑声尖锐刺耳,听的人心里难受。

    而两个被捆在一起的小流氓还在继续惨叫,笑声,尖叫声,配着周遭人恐惧的眼神,让整个村落里,充满了绝望的气息。

    “啊啊啊,救命,救命——”小流氓的声音却是逐渐虚弱下来。周嘉鱼仔细看去,却发现他身下积了一层的血水,而后背上已经被鲜血湿透。

    村长面目扭曲的如同地狱中的恶鬼,他狠狠道:“就算我们死,也要你一起陪葬!杀了她!”这话一出,村民们拿着武器便要上前。

    徐入妄和周嘉鱼拿着铁铲拦在前面,虽然看起来村民的战斗不强,但到底这么多人,一人给他们来一下,他们估计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

    他们正严阵以待准备打开,人群后面,居然响起了一声巨响。

    徐入妄道:“枪.声??”

    他们朝着那处望去,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群穿着制服的人不知道从哪儿冲了出来。

    “警.察!放下武器!”来人大喊。

    这一幕任谁都没想到,连云秀都呆住了,她今天已经做好了死在这儿的准备,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特.警。

    谭映雪在旁边惊慌的问:“挖人家坟也算犯法么?”

    徐入妄说:“嘘,小声点,这事儿被人知道了肯定得行政拘留。”

    云秀在旁边一脸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模样。

    时隔几日,周嘉鱼再次见到了林逐水,他站在穿制服的人群中,似乎正在领头的警察说话。

    村民们都没见过这架势,被吓的不轻,叮叮咚咚的扔下了武器。村长勉强保持了镇定,说:“同志,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什么事儿都没做啊。”

    领头的警.察说:“什么都没做?”他从怀里掏出逮捕证,说,“不好意思,我们怀疑你们和几十起杀人案有关。”

    村长脸色铁青,半晌说不出话来。

    周嘉鱼和徐入妄他们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还说什么牛鬼蛇神在社会主义法制的照耀下都是纸老虎。

    林逐水缓步走到他们面前,道:“准备好了吗?”

    周嘉鱼虽然都不知道林逐水在说,但是还是很高兴的应和:“准备好啦。”

    林逐水说:“嗯,既然准备好了,就交卷吧。”

    周嘉鱼:“……”

    徐入妄和谭映雪目瞪口呆,对着周嘉鱼做口型:你这个叛徒。

    周嘉鱼:“……”他发誓他只是随口一应。

    没一会儿另外几个评委也来了,和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渝小面他们。只是过来的时候渝小面脸上脏兮兮的,手里还握着个铁铲,一看就知道干啥去了。他看到这么多警察,紧张的把铲子往旁边草丛里一丢,说:“爪子了,出撒子事了?”

    周嘉鱼看着他实在是想笑。

    “还是去刨了啊?”徐入妄小声的问,“挖出来了什么?”

    渝小面道:“我凭撒子要给你说,我们是在比赛哦。”

    徐入妄说:“其实是这样的,我们也挖过一个墓……”

    他刚说完这话,渝小面就瞪圆了眼睛,脸蛋鼓起,显然是发现了徐入妄三人伪善的面目,简直要气成河豚。徐入妄在他开口之前赶紧把话说完了,说:“这样我们交换一下信息,马上就要交卷了。”

    渝小面眼睛更圆了,说:“这不还剩几天,为啥子就交卷了啊。”

    徐入妄指了指底下垂头丧气蹲了一片的村民,说:“难不成你要去拘留所里问他们信息?”

    渝小面:“……”

    他挠挠头,算是同意了这笔交易,开口道:“你先说!”

    徐入妄说:“我们看到了块腐烂的肉,和一具少年人的尸体。”

    渝小面道:“我们挖了三个墓,全是婴儿的尸体,好像……旁边也有腐烂的肉的痕迹,不过时间久远,也不能分辨太清楚。”

    婴儿的尸体?几人听到这个答案,都陷入沉思。

    云秀作为证人也要被带走,只是她脸上毫无惧色,反而带着些兴奋。她在走过周嘉鱼身边的时候,突然凑到了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周嘉鱼闻言一愣。

    云秀说:“双胞胎可以活到十二岁,弟弟妹妹须足月。”

    周嘉鱼满目莫名,云秀对着他很漂亮的笑了起来,她说:“谢谢你呀。”

    周嘉鱼道:“……你太客气了。”

    云秀也被警察带走了,这个村子虽然偏僻,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要犯了罪,总会受到惩罚。

    接下来,便是选手们的交卷时间。工作人员给几个选手们安排了几间屋子,给出的时间期限是六个小时。在六个小时里,选手们可以根据刚才发生的情况整理思路,总结出最后的答案。

    当然,如果人家比总结的快,那你也算是输。

    周嘉鱼进去之前,一直站在林逐水身边。

    林逐水温声道:“进去吧,好好答。”

    周嘉鱼抬起头,小声道:“先生,要是我输了呢?”

    林逐水沉默片刻,忽的笑了,这笑容有些冷清,像是初春融开的冷泉,带着清冽的味道,他道:“小蠢货,警察都在边上,难不成真怕我把你沉了海?”

    周嘉鱼看着林逐水的笑容,心脏猛烈的跳动着,他甚至怀疑,他的心脏下一刻就会从喉咙里跳出来。

    “去吧。”林逐水说,“莫怕。”

    周嘉鱼忽然就充满了信心。

    他进了屋子,拿出纸笔,开始在纸上写下一条条线索,然后将线索全部串联起来。

    丢失的尸体,恐慌的村民,背上奇怪的纹身,分开的墓地,两个完全不同的云秀。

    周嘉鱼梳理着所有的信息,脑海之中不断的翻腾。他们集齐了碎片,而此时则需要,将最后的碎片拼凑起来。

    云秀的那句话,成为了周嘉鱼解开谜题的关键点。

    “双胞胎可以活到十二岁,弟弟妹妹须足月。”联系这村民身后那大小不一的人面,似乎得到了解释。

    被剥下脸的受害者,是刚出生的婴儿或者亦或者是活到了十二岁的少年。

    之前那个企图勾引周嘉鱼的女人,显然和云秀有分不开的关系,而根据村民对云秀的反应,她能活下来,其中也有云秀的功劳。

    周嘉鱼闭上眼睛,尝试性的在脑海中勾勒出整个故事的轮廓。

    远离世俗的村庄,有着不为人知的恶俗。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缝上了一张属于别人的脸,这些人脸的来源,要么是他们后来出生的弟妹,要么是不知何处找来的婴儿,从而言之,这个村庄,人人均有两张“脸”。

    云秀却拒绝了这样的规矩,她甚至亲自帮助自己的孪生姐妹逃跑,这种行为触怒了村长,而云秀则成了村庄里最不受欢迎的人。

    只是这件事,却成了整个故事的导火索。

    时隔多年后,村庄的坟墓被盗,村民身后的人面,却被云秀的姐妹利用,成了索命的利器。她用了没人知道的方法,一个个的要了村庄里人们的性命。而村长虽然害怕村庄的秘密暴露,却不得不求助于外界的风水先生,想要挖出云秀的姐妹到底使用什么法子。

    于是村庄变成了赛场,选手成了解密人,只可惜村长最想知道的答案还没得到,便被挖出了更深的秘密,并且毫无商量余地的交给了警方。

    比赛组织者或许一开始还和村长达成过什么协议,周嘉鱼注意到,他在看到警察时是非常震惊的,显然完全没有的料到这个情况。

    那云秀的姐妹,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杀死了这些人呢?如果仇恨这个村子的话,为什么不早些动手,非要让云秀受那么多年的委屈?

    这一点,周嘉鱼想不太明白,他总感觉有些事情,靠推理,是无法推理出结果的。就像墓地上方的黑雾,只有他能听到的歌声,还有云秀姐妹身上,那股浓烈的尸臭。

    那个姑娘,应该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

    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周嘉鱼做好准备,对着摄像头说出了关键词,开始一一叙述自己的观点。

    另一边,四位评委坐在电脑屏幕前,徐鉴见周嘉鱼居然是第一个开口的,酸道:“哟,你徒弟居然第一个交卷。”

    林逐水淡淡道:“当年我和你比的时候,也是第一个交卷的。”

    徐鉴表情凝滞片刻。

    他们的面前放着一张标准的得分表,和考试的大题解答差不多,上面标注了各个得分点,比如说出云秀和那个女孩是双胞胎可以得五分,说出村子的习俗可以两分,答案越难,分数越高。

    周嘉鱼说话的速度并不快,只是徐鉴的脸色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难看了起来。周嘉鱼答的内容非常全面,已经可以构成完整的逻辑链,还提到了云秀姐妹比较特殊身份,以及所有人都没想到选手会知道那个点。

    “双胞胎应该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其中一个会被剥下脸,其他的村民则是从自己的弟弟妹妹那里获得……不过我猜测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弟弟妹妹,所以我合理怀疑,他们应该有途径从外界获得其他的孩子。”屏幕里的周嘉鱼说的很认真。

    林逐水嘴角向上扬了扬,随手在周嘉鱼的得分表上打了勾。

    徐鉴气到:“那个云秀也是,为什么只告诉周嘉鱼一个人?徐入妄有哪里不好么?”

    林逐水声音轻飘飘的:“可能是发型不好吧。”

    徐鉴:“……”这发型,是他亲手给徐入妄剃的。

    陈晓茹在旁边笑:“对啊,现在的姑娘,都习惯长得好看又温柔的男孩子。”

    徐鉴不说话了,沉着脸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嘉鱼还在答,第二个答题的选手是徐入妄,接着便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这些答题过程都会被全部录下来,所有的评委会进行打分,去掉一个最高,去掉一个最低,取起平均分。当然,大部分情况下,这事儿分数都不会相差太远,毕竟有标准值在那儿摆着,在级别差不多的同僚面前偏心,这事情谁都不会太好意思做。

    林逐水心情一看就很妙,闭着眼睛听着周嘉鱼把要点一点点的说出来,最后结束的时候,陈晓茹长叹:“你这徒弟,果真有灵气。”

    林逐水道:“没有灵气,还想当我林逐水的徒弟?”

    这话说得上自傲,但却没人能不承认。

    徐鉴也是放弃了,叹道:“这运势,只能认了。”他们这行,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说白了,云秀就是只愿意告诉周嘉鱼,给周嘉鱼做附加题,那这就是周嘉鱼运势,世间本来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儿。不过即便周嘉鱼去掉这几分,也要比其他选手分数高一些,他思考方式非常的细致,很多细节都回答得很完整。

    徐鉴见此情况,只能认栽。

    当然,受时间所限,某些问题选手们并没能答到,比如云秀姐妹到底是什么,就只有谭映雪月点出来了一点,但也是仅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周嘉鱼是第一个答完题离开屋子的,他看到外面空空荡荡,心中莫名的松了口气,他道:“祭八,我居然是第一个答完的,你说我能赢么?”

    祭八说:“唉,你也不要太担心了,虽然林逐水一直说输了就把你做成罐儿,但估计也是开个玩笑而已。”

    周嘉鱼想了想:“那你说要重新找宿主也是开玩笑嘛?”

    祭八说:“这个就得看林逐水是不是在开玩笑了……”

    周嘉鱼突然感觉社会是真的险恶……

    周嘉鱼出来不久后,徐入妄和剩下几个选手都依次出来了。徐入妄见到周嘉鱼已经在外面,倒也不太惊讶,长吁短叹着 ,说:“既生瑜何生亮,时不待我啊!”

    周嘉鱼道:“别这样,这结果不是还没出来么。”

    徐入妄摇摇头:“我自己心里有数。”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后,成绩公布,周嘉鱼位居榜首。成绩上会详细的写出选手所有的得分点,如果有所怀疑还可以申请看选手的录像。徐入妄拿着小本本研究着,说:“哇,你居然还能说出平常人和双胞胎的区别——”

    周嘉鱼道:“云秀走之前和我说的。”

    徐入妄幽怨道:“为什么她不和我说?”

    周嘉鱼没说话,抬目看了眼徐入妄的头,徐入妄:“……”

    比赛满分一百,周嘉鱼得了八十七,比第二名徐入妄高了十六分,第三名是那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选手,只比徐入妄低了一分,谭映雪和渝小面分别排第四和第五。渝小面见到自己居然是最后一名,又开始生气,大家都担心的看着他怕他受刺激火力全开进行无差别攻击,但他好歹是忍住了,嘟嘟囔囔用听不懂的方言念叨了半天。

    周嘉鱼看到自己的成绩后,整个人的松了,但或许是受到最后一个比赛内容的影响,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反而有种难以言说的疲惫。

    接着便是选手们期待的颁奖环节。周嘉鱼本来以为这颁奖环节会比较隆重,毕竟这比赛内容实在是不容易,结果工作人员顺手递给了他一个盒子,说:“拿好了,这玩意儿摔不得哦。”

    周嘉鱼:“……就、就这样啊?”

    工作人员说:“不然呢?”

    周嘉鱼说:“没点颁奖典礼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