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决赛结束
    云秀话语刚落, 人群之中便有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周嘉鱼顺着声音望去,却是见到之前欺负云秀的两个小流氓疯了似得挣扎着, 用手不停的抓挠着自己的后背。周围的村民见状瞬间散开了,脸上全是满满的恐惧。

    “啊啊啊,救命救命啊——”那两个小流氓将自己的衣服掀起来,躺在地上,用后背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用力的摩擦, 很快就将后背的皮肤弄的血肉模糊。

    “还不快把他们两个绑起来!!”村长咬牙切齿道。

    周围的村民迟疑着上前, 用绳索将小流氓绑了起来,防止他们继续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我今天就弄死你!!”村长一扭头, 狠狠对着云秀骂道, “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我们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云秀冷冷的盯着村长,那目光竟是让凶狠的村长瑟缩了一下,她轻声道:“你们当然可以杀了我,不过, 你以为杀了我,就可以逃掉了?”

    村长表情狰狞中带着恐惧。

    云秀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村民,她目光所及之处,竟是无人敢与她对视,她见状冷笑:“我死了, 你们就彻底完了!”她指了指站旁边的周嘉鱼三人,声冷如冰,“怕死?想求助于这些外乡人活下来?做梦吧……没用的, 想想你们自己做的那些事儿,就算从这村子里逃出去,也没有用的。”

    她说完,便疯狂的笑了起来,那笑声尖锐刺耳,听的人心里难受。

    而两个被捆在一起的小流氓还在继续惨叫,笑声,尖叫声,配着周遭人恐惧的眼神,让整个村落里,充满了绝望的气息。

    “啊啊啊,救命,救命——”小流氓的声音却是逐渐虚弱下来。周嘉鱼仔细看去,却发现他身下积了一层的血水,而后背上已经被鲜血湿透。

    村长面目扭曲的如同地狱中的恶鬼,他狠狠道:“就算我们死,也要你一起陪葬!杀了她!”这话一出,村民们拿着武器便要上前。

    徐入妄和周嘉鱼拿着铁铲拦在前面,虽然看起来村民的战斗不强,但到底这么多人,一人给他们来一下,他们估计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

    他们正严阵以待准备打开,人群后面,居然响起了一声巨响。

    徐入妄道:“枪.声??”

    他们朝着那处望去,目瞪口呆的看着一群穿着制服的人不知道从哪儿冲了出来。

    “警.察!放下武器!”来人大喊。

    这一幕任谁都没想到,连云秀都呆住了,她今天已经做好了死在这儿的准备,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特.警。

    谭映雪在旁边惊慌的问:“挖人家坟也算犯法么?”

    徐入妄说:“嘘,小声点,这事儿被人知道了肯定得行政拘留。”

    云秀在旁边一脸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模样。

    时隔几日,周嘉鱼再次见到了林逐水,他站在穿制服的人群中,似乎正在领头的警察说话。

    村民们都没见过这架势,被吓的不轻,叮叮咚咚的扔下了武器。村长勉强保持了镇定,说:“同志,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什么事儿都没做啊。”

    领头的警.察说:“什么都没做?”他从怀里掏出逮捕证,说,“不好意思,我们怀疑你们和几十起杀人案有关。”

    村长脸色铁青,半晌说不出话来。

    周嘉鱼和徐入妄他们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还说什么牛鬼蛇神在社会主义法制的照耀下都是纸老虎。

    林逐水缓步走到他们面前,道:“准备好了吗?”

    周嘉鱼虽然都不知道林逐水在说,但是还是很高兴的应和:“准备好啦。”

    林逐水说:“嗯,既然准备好了,就交卷吧。”

    周嘉鱼:“……”

    徐入妄和谭映雪目瞪口呆,对着周嘉鱼做口型:你这个叛徒。

    周嘉鱼:“……”他发誓他只是随口一应。

    没一会儿另外几个评委也来了,和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渝小面他们。只是过来的时候渝小面脸上脏兮兮的,手里还握着个铁铲,一看就知道干啥去了。他看到这么多警察,紧张的把铲子往旁边草丛里一丢,说:“爪子了,出撒子事了?”

    周嘉鱼看着他实在是想笑。

    “还是去刨了啊?”徐入妄小声的问,“挖出来了什么?”

    渝小面道:“我凭撒子要给你说,我们是在比赛哦。”

    徐入妄说:“其实是这样的,我们也挖过一个墓……”

    他刚说完这话,渝小面就瞪圆了眼睛,脸蛋鼓起,显然是发现了徐入妄三人伪善的面目,简直要气成河豚。徐入妄在他开口之前赶紧把话说完了,说:“这样我们交换一下信息,马上就要交卷了。”

    渝小面眼睛更圆了,说:“这不还剩几天,为啥子就交卷了啊。”

    徐入妄指了指底下垂头丧气蹲了一片的村民,说:“难不成你要去拘留所里问他们信息?”

    渝小面:“……”

    他挠挠头,算是同意了这笔交易,开口道:“你先说!”

    徐入妄说:“我们看到了块腐烂的肉,和一具少年人的尸体。”

    渝小面道:“我们挖了三个墓,全是婴儿的尸体,好像……旁边也有腐烂的肉的痕迹,不过时间久远,也不能分辨太清楚。”

    婴儿的尸体?几人听到这个答案,都陷入沉思。

    云秀作为证人也要被带走,只是她脸上毫无惧色,反而带着些兴奋。她在走过周嘉鱼身边的时候,突然凑到了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周嘉鱼闻言一愣。

    云秀说:“双胞胎可以活到十二岁,弟弟妹妹须足月。”

    周嘉鱼满目莫名,云秀对着他很漂亮的笑了起来,她说:“谢谢你呀。”

    周嘉鱼道:“……你太客气了。”

    云秀也被警察带走了,这个村子虽然偏僻,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要犯了罪,总会受到惩罚。

    接下来,便是选手们的交卷时间。工作人员给几个选手们安排了几间屋子,给出的时间期限是六个小时。在六个小时里,选手们可以根据刚才发生的情况整理思路,总结出最后的答案。

    当然,如果人家比总结的快,那你也算是输。

    周嘉鱼进去之前,一直站在林逐水身边。

    林逐水温声道:“进去吧,好好答。”

    周嘉鱼抬起头,小声道:“先生,要是我输了呢?”

    林逐水沉默片刻,忽的笑了,这笑容有些冷清,像是初春融开的冷泉,带着清冽的味道,他道:“小蠢货,警察都在边上,难不成真怕我把你沉了海?”

    周嘉鱼看着林逐水的笑容,心脏猛烈的跳动着,他甚至怀疑,他的心脏下一刻就会从喉咙里跳出来。

    “去吧。”林逐水说,“莫怕。”

    周嘉鱼忽然就充满了信心。

    他进了屋子,拿出纸笔,开始在纸上写下一条条线索,然后将线索全部串联起来。

    丢失的尸体,恐慌的村民,背上奇怪的纹身,分开的墓地,两个完全不同的云秀。

    周嘉鱼梳理着所有的信息,脑海之中不断的翻腾。他们集齐了碎片,而此时则需要,将最后的碎片拼凑起来。

    云秀的那句话,成为了周嘉鱼解开谜题的关键点。

    “双胞胎可以活到十二岁,弟弟妹妹须足月。”联系这村民身后那大小不一的人面,似乎得到了解释。

    被剥下脸的受害者,是刚出生的婴儿或者亦或者是活到了十二岁的少年。

    之前那个企图勾引周嘉鱼的女人,显然和云秀有分不开的关系,而根据村民对云秀的反应,她能活下来,其中也有云秀的功劳。

    周嘉鱼闭上眼睛,尝试性的在脑海中勾勒出整个故事的轮廓。

    远离世俗的村庄,有着不为人知的恶俗。他们每个人的身后,都缝上了一张属于别人的脸,这些人脸的来源,要么是他们后来出生的弟妹,要么是不知何处找来的婴儿,从而言之,这个村庄,人人均有两张“脸”。

    云秀却拒绝了这样的规矩,她甚至亲自帮助自己的孪生姐妹逃跑,这种行为触怒了村长,而云秀则成了村庄里最不受欢迎的人。

    只是这件事,却成了整个故事的导火索。

    时隔多年后,村庄的坟墓被盗,村民身后的人面,却被云秀的姐妹利用,成了索命的利器。她用了没人知道的方法,一个个的要了村庄里人们的性命。而村长虽然害怕村庄的秘密暴露,却不得不求助于外界的风水先生,想要挖出云秀的姐妹到底使用什么法子。

    于是村庄变成了赛场,选手成了解密人,只可惜村长最想知道的答案还没得到,便被挖出了更深的秘密,并且毫无商量余地的交给了警方。

    比赛组织者或许一开始还和村长达成过什么协议,周嘉鱼注意到,他在看到警察时是非常震惊的,显然完全没有的料到这个情况。

    那云秀的姐妹,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杀死了这些人呢?如果仇恨这个村子的话,为什么不早些动手,非要让云秀受那么多年的委屈?

    这一点,周嘉鱼想不太明白,他总感觉有些事情,靠推理,是无法推理出结果的。就像墓地上方的黑雾,只有他能听到的歌声,还有云秀姐妹身上,那股浓烈的尸臭。

    那个姑娘,应该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

    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周嘉鱼做好准备,对着摄像头说出了关键词,开始一一叙述自己的观点。

    另一边,四位评委坐在电脑屏幕前,徐鉴见周嘉鱼居然是第一个开口的,酸道:“哟,你徒弟居然第一个交卷。”

    林逐水淡淡道:“当年我和你比的时候,也是第一个交卷的。”

    徐鉴表情凝滞片刻。

    他们的面前放着一张标准的得分表,和考试的大题解答差不多,上面标注了各个得分点,比如说出云秀和那个女孩是双胞胎可以得五分,说出村子的习俗可以两分,答案越难,分数越高。

    周嘉鱼说话的速度并不快,只是徐鉴的脸色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难看了起来。周嘉鱼答的内容非常全面,已经可以构成完整的逻辑链,还提到了云秀姐妹比较特殊身份,以及所有人都没想到选手会知道那个点。

    “双胞胎应该是在十二岁的时候,其中一个会被剥下脸,其他的村民则是从自己的弟弟妹妹那里获得……不过我猜测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弟弟妹妹,所以我合理怀疑,他们应该有途径从外界获得其他的孩子。”屏幕里的周嘉鱼说的很认真。

    林逐水嘴角向上扬了扬,随手在周嘉鱼的得分表上打了勾。

    徐鉴气到:“那个云秀也是,为什么只告诉周嘉鱼一个人?徐入妄有哪里不好么?”

    林逐水声音轻飘飘的:“可能是发型不好吧。”

    徐鉴:“……”这发型,是他亲手给徐入妄剃的。

    陈晓茹在旁边笑:“对啊,现在的姑娘,都习惯长得好看又温柔的男孩子。”

    徐鉴不说话了,沉着脸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嘉鱼还在答,第二个答题的选手是徐入妄,接着便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这些答题过程都会被全部录下来,所有的评委会进行打分,去掉一个最高,去掉一个最低,取起平均分。当然,大部分情况下,这事儿分数都不会相差太远,毕竟有标准值在那儿摆着,在级别差不多的同僚面前偏心,这事情谁都不会太好意思做。

    林逐水心情一看就很妙,闭着眼睛听着周嘉鱼把要点一点点的说出来,最后结束的时候,陈晓茹长叹:“你这徒弟,果真有灵气。”

    林逐水道:“没有灵气,还想当我林逐水的徒弟?”

    这话说得上自傲,但却没人能不承认。

    徐鉴也是放弃了,叹道:“这运势,只能认了。”他们这行,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说白了,云秀就是只愿意告诉周嘉鱼,给周嘉鱼做附加题,那这就是周嘉鱼运势,世间本来就没有绝对公平的事儿。不过即便周嘉鱼去掉这几分,也要比其他选手分数高一些,他思考方式非常的细致,很多细节都回答得很完整。

    徐鉴见此情况,只能认栽。

    当然,受时间所限,某些问题选手们并没能答到,比如云秀姐妹到底是什么,就只有谭映雪月点出来了一点,但也是仅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周嘉鱼是第一个答完题离开屋子的,他看到外面空空荡荡,心中莫名的松了口气,他道:“祭八,我居然是第一个答完的,你说我能赢么?”

    祭八说:“唉,你也不要太担心了,虽然林逐水一直说输了就把你做成罐儿,但估计也是开个玩笑而已。”

    周嘉鱼想了想:“那你说要重新找宿主也是开玩笑嘛?”

    祭八说:“这个就得看林逐水是不是在开玩笑了……”

    周嘉鱼突然感觉社会是真的险恶……

    周嘉鱼出来不久后,徐入妄和剩下几个选手都依次出来了。徐入妄见到周嘉鱼已经在外面,倒也不太惊讶,长吁短叹着 ,说:“既生瑜何生亮,时不待我啊!”

    周嘉鱼道:“别这样,这结果不是还没出来么。”

    徐入妄摇摇头:“我自己心里有数。”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后,成绩公布,周嘉鱼位居榜首。成绩上会详细的写出选手所有的得分点,如果有所怀疑还可以申请看选手的录像。徐入妄拿着小本本研究着,说:“哇,你居然还能说出平常人和双胞胎的区别——”

    周嘉鱼道:“云秀走之前和我说的。”

    徐入妄幽怨道:“为什么她不和我说?”

    周嘉鱼没说话,抬目看了眼徐入妄的头,徐入妄:“……”

    比赛满分一百,周嘉鱼得了八十七,比第二名徐入妄高了十六分,第三名是那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选手,只比徐入妄低了一分,谭映雪和渝小面分别排第四和第五。渝小面见到自己居然是最后一名,又开始生气,大家都担心的看着他怕他受刺激火力全开进行无差别攻击,但他好歹是忍住了,嘟嘟囔囔用听不懂的方言念叨了半天。

    周嘉鱼看到自己的成绩后,整个人的松了,但或许是受到最后一个比赛内容的影响,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反而有种难以言说的疲惫。

    接着便是选手们期待的颁奖环节。周嘉鱼本来以为这颁奖环节会比较隆重,毕竟这比赛内容实在是不容易,结果工作人员顺手递给了他一个盒子,说:“拿好了,这玩意儿摔不得哦。”

    周嘉鱼:“……就、就这样啊?”

    工作人员说:“不然呢?”

    周嘉鱼说:“没点颁奖典礼啥的?”

    工作人员说:“没有,赶紧上车,还得去警察局做笔录呢。”

    周嘉鱼:“……”他整个人都蔫了。

    徐入妄见他这样子想笑,说:“你知道你这样子像什么么?”

    周嘉鱼说:“像什么?”

    徐入妄说:“像考了一百分,挺着小胸脯想让家长夸奖的小学生。”

    周嘉鱼无话可说。

    徐入妄道:“看看呗,还不知道奖品是什么呢。”

    周嘉鱼将盒子打开,发现里面放了一块非常漂亮的铜镜,那镜子巴掌大小,透着一股子岁月的气息。但外形并不陈旧,甚至于有些像新造出来的东西。不过以周嘉鱼的视角可以清晰的看到,镜子上飘荡着一丝紫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带着紫气的物件,想来这东西应该非常的特别。

    徐入妄小心翼翼的拿起镜子,研究了一会儿,没想明白:“看不懂,你还得找你的先生帮你看看。”

    周嘉鱼说:“嗯……”

    徐入妄说:“这赛方虽然有时候挺坑选手的,但是在礼品上却决不会有所亏待。”他打了个哈欠,说,“唉,真希望快点到外面,还要走这么多的路,累死我了。”

    离开的时候,他们是和赛方一起撤离的,警方则把主要十几个涉案嫌疑人带走了,同时带走的还有村落里藏起来的几百具尸体。这些被剥了脸的尸体,全部藏在村民的地窖里,用特殊的古法保存,直到村民去世下葬,才会被埋入土中。

    周嘉鱼走在队伍后面,在快要脱离村子范围的时候,他耳边又想响起了那熟悉的哀乐。但这声音大家却像是没有听到,甚至包括走在最前面的评委,也未曾回头。

    周嘉鱼犹豫片刻,还是扭头看向了已经变得气死沉沉的村落。

    他在村口,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那个身影立在离周嘉鱼不远之处,周嘉鱼可以看清楚她的面容。

    那是一张和云秀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嘴角挂着怪异的笑容,却让人感到背脊发寒。她的目光和周嘉鱼对视,笑容越发的夸张,随后做出了一个让周嘉鱼万万没有想到的动作。她抬手,脱掉自己的上衣,缓缓转身,露出了自己的后背。

    在她的后背上,竟是附着着层层叠叠的脸,那些脸却像是有生命一般,嘴唇不断的蠕动,仿佛在诅咒什么。

    周嘉鱼浑身一个激灵,正欲移开目光,却见她再次回头,对着自己说了一句话:这只是个开始。

    周嘉鱼险些惊叫出声,好歹压抑住了叫声,脚下却是踉跄几步。

    徐入妄说:“你没事吧?”

    周嘉鱼摇摇头,说:“我没事……”

    事情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几个月后,周嘉鱼在新闻上看到了整件事的报道。当然,报道完全没有提一点不科学的因素,而是将整个案子都归在了恶俗之上。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桃源村”村民眼中,只有拥有两张脸的人才是正常的,云秀放走了属于她的“脸”,所以她是怪物,是灾祸,是不受村民欢迎的存在。

    被采访的云秀也出现在了屏幕上,她泪光盈盈楚楚可怜的述说着自己的遭遇,和逃离这一切的勇敢,让看的人也心生怜惜。

    但周嘉鱼却有点怜惜不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个表情丰富的人,并不是云秀,而是她的姐妹。正如她在离开时,对周嘉鱼所说的那样,一切都是开始。村长被判了死缓,判决下来的第二天,在监狱里突然暴毙。

    据说他亲手将自己手背的那张脸挖了下来,哭着跪着道歉。剩下主谋此事的村民,也一个接一失去了生命。而剩下和此事有关的人,就算活着,也是活在对未来的惶恐之中,日日不得安寝。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此时的周嘉鱼,还并不知道那么多。

    被吓了一跳后,他便收回了目光,眼观鼻口关心,认真的赶路,即便听到什么奇怪的声响,也不曾回头。

    因为回来的时候,有带路的向导,所以他们只在外面夜宿了一晚,便到达了木屋,随后坐着大巴回到了酒店。

    周嘉鱼有些困,在大巴上睡着了。

    直到到达目的地,被人轻轻的拍着肩膀,唤道:“起来了。”

    周嘉鱼以为是徐入妄,嘟囔了两声才睁开眼,结果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林逐水。

    “先生!”周嘉鱼一下子直接站了起来。

    “嗯。”林逐水道,“回房好好休息,有事情明天再说吧。”他大约是知道周嘉鱼心中还有很多疑惑和想问的问题,所以才说了这么一句。

    周嘉鱼乖乖的说好。

    在酒店住的非常开心的沈一穷见到周嘉鱼回来,道:“怎么样啊?刺激吗?”

    周嘉鱼说:“那可不,刨坟都刨了两次。”

    沈一穷说:“……这么牛?等比赛视频出来了,我可得好好看看。”他和周嘉鱼说了会儿话,见他累了,便让他先去休息,说什么事儿明天再说。

    周嘉鱼嗯了声,回房休息。

    到底是太累了,周嘉鱼倒头就睡,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去找吃的。

    沈一穷见到周嘉鱼,说:“你待会儿吃完饭去先生屋子里一趟啊。”

    周嘉鱼说:“好……”

    沈一穷道:“对了,还没问你比赛的奖品是什么呢。”

    周嘉鱼从兜里掏出盒子递给沈一穷。

    沈一穷接过来,研究了片刻,也没研究出结果,最后只能说估计这镜子是什么东西,只有先生知道了,记得去找林逐水的时候也一起带上。

    吃完饭,周嘉鱼去了林逐水的房间。他一想到要和林逐水独处,就有点紧张。

    祭八完全不理解:“林逐水已经不要你的小命了,你还紧张什么呢?”

    周嘉鱼说:“我、我也不知道。”他一想到林逐水,心脏就扑通扑通的跳。

    祭八说:“你简直像一只见到了蛇的青蛙……”

    周嘉鱼心想他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啊。

    门外的小青蛙还在纠结,蛇先生却是咔嚓一声开了门,语调淡淡:“傻站着做什么?”

    周嘉鱼:“……”他面露尴尬,默默的进去,心中竟是庆幸林逐水看不见他的样子,要不然真的是窘迫的他连话也说不出来。

    林逐水的屋子里依旧萦绕着一股子淡雅的檀香香气,周嘉鱼环顾整间屋子,却没见到香炉。应该是收了起来吧,这个念头在周嘉鱼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便甩到了脑后。

    林逐水坐在周嘉鱼的对面,手边放着刚沏好的茶,开口道:“想问什么就问吧。”

    周嘉鱼道:“先生……那个云秀的姐妹,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他太想知道了,可却超出了他的知识范围,一直找不到答案。

    林逐水说:“她是云秀的胞姐,十二岁之后,在云秀的帮助下,逃出了村子,从此成了野人。”一个小姑娘,要在原始森林里活下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周嘉鱼仔细的听着。

    林逐水道:“在食物缺乏的冬季,她也会吃一些腐肉。”

    周嘉鱼的表情凝固了,虽然林逐水并没有说得很清楚,但他却也依稀猜到了,所谓腐肉的来源就是墓地里的人。

    林逐水抿了口茶,语气平缓的说出让人无法置信的事实:“长期下来,体质便有了改变,从人类变成了阴界之物,好在她的神志依旧清醒,和云秀感情颇深。”

    周嘉鱼道:“阴界之物?”

    林逐水点点头:“如果人为阳鬼为阴,阴阳失调后,其本质就会慢慢的改变。”

    周嘉鱼想到了自己极阴的体质,他说:“那我这个极阴的体质……也会这样吗?”他可不想也变成阴界之物。

    林逐水摇摇头:“你很特殊。”他点到为止,没有详细的告诉周嘉鱼,他到底是怎么特殊,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云秀因为帮助姐姐出逃,一直在被村中人欺负,两人隐忍至今,直到一个意外出现。”

    周嘉鱼说:“意外?”

    林逐水淡淡道:“一年前,云秀怀孕了。”

    周嘉鱼手里还好没握着茶杯,不然肯定会失手掉在地上,他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却已然猜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他们——”

    林逐水点了点头。

    云秀一直在被村里人欺负,怀孕之后,估计甚至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当她的肚子大起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可以选择将孩子打掉,只是却被腹中的生命激发出了母性,最终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只是,刚出生的孩子,却再次遭遇了那恶毒至极的习俗。

    周嘉鱼无法想象,一个母亲怎么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就这么被剥掉脸皮失去生命,他道:“他们到底为什么要保留这样的习俗——难道看到自己的孩子死掉,不会觉得痛苦么?”

    林逐水不语,沉默片刻后,轻叹一声:“这村子有个特殊之处,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了。”

    周嘉鱼道:“什么?”

    林逐水的手指在桌上轻轻点了点,道:“老人都特别长寿,也很少有病痛。”

    周嘉鱼说:“难道……”

    林逐水道:“有些东西终归是要还回去的。”

    以他人的命,续自己的生机,并非正途,他们是因,云秀是果,种下什么因,便会结出什么果。

    周嘉鱼情绪低落下来,他道:“那之后呢,云秀会怎么样呢?那些村民会怎么样呢?”他想起了自己离开时,看到的云秀姐姐后背上那些层层叠叠蠕动的面庞,那些脸或许就是这么些年来,受害者的恨意,而他看到的墓地上腾起的黑色烟雾,恐怕也和怨念有关。

    “有些东西开了闸,就关不上了,也没有必要关。”林逐水说,“由她去吧。”他却是好像已经知道了周嘉鱼在想什么。

    周嘉鱼垂着头,半晌没有说话。

    林逐水也没有催促,给他时间调整情绪。

    周嘉鱼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他到:“先生,您一开始,就知道了答案?”

    林逐水说:“自然,不然你以为救你们的警察是从那里来的。”

    周嘉鱼心想居然还有这种操作,他以为风水师一出手,随随便便干倒一片呢。

    林逐水似乎对周嘉鱼的这种念头有点头疼,说:“以后遇到这种事,聪明一点,有人帮你处理了,又何必自己动手?”

    周嘉鱼说:“那他们被抓了,能判多少年啊?”

    林逐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

    周嘉鱼说:“不过什么?”

    林逐水说:“不过你最后离开的时候,不是看到了么。”

    周嘉鱼眼睛睁大:“先生您也看到了?”他说完这句话才想起林逐水不能视物,赶紧慌乱的解释,“我、我是说您也感觉到了?”

    林逐水摆摆手,倒是没有介意周嘉鱼的口误:“是。”

    周嘉鱼莫名的安心了,他道:“希望他们可以受到该有的惩罚。”

    林逐水点点头,“还有什么想问的?”

    周嘉鱼赶紧把盒子装着的小镜子拿出来,放到林逐水面前,说:“先生,这镜子有什么用啊。”

    林逐水说:“你把镜子取出来,咬破右手无名指,抹一点血上去。”

    周嘉鱼如林逐水所言那般,咬破了自己的无名指,认认真真的把鲜血涂满了整个镜面,他说:“有点花,看不清楚……”

    林逐水:“……”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停顿,随后轻叹一声,似乎是真的拿周嘉鱼没办法了,叹道:“你就不能少抹一点吗?”这孩子……真是……

    周嘉鱼又窘的脸红了。

    作者有话要说:  蛇先生吐出信子。

    小青蛙瑟瑟发抖。

    蛇先生靠过去把小青蛙圈进了怀里,小青蛙激动的晕了过去。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20774674 的火箭炮x1,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2

    感谢 一梦年迁 的手榴弹x1

    感谢 木易 的手榴弹x1

    感谢 忘羡 的手榴弹x1

    感谢 楼扇颜 的手榴弹x1

    感谢 文周周 的手榴弹x1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2

    感谢 轻尘蝶舞 的地雷x2

    感谢 月杳 的地雷x2

    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2感谢 黄瓜拍一下才好吃 的地雷x2

    感谢 amy 的地雷x2感谢 喝烈酒日野狗 的地雷x2

    感谢 西子的小跟班 的地雷x2感谢 休若微澜 的地雷x2

    感谢 21566007 的地雷x2感谢 兰尼斯特有债必还 的地雷x1

    感谢 无法忘记的 的地雷x1感谢 情不知所起 的地雷x1

    感谢 今树 的地雷x1感谢 蕉蕉蕉 的地雷x1

    感谢 玘阿 的地雷x1感谢 清乐 的地雷x1

    感谢 岩浆sama 的地雷x1感谢 mk 的地雷x1

    感谢 22264531 的地雷x1感谢 林中青萝 的地雷x1

    感谢 李雨霏 的地雷x1感谢 tiarucl 的地雷x1感谢 十七 的地雷x1

    感谢 乖乖地小兔子 的地雷x1感谢 22914012 的地雷x1

    感谢 墓暮阳 的地雷x1感谢 东不啦>v< 的地雷x1

    感谢 全球我最帅 的地雷x1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

    感谢 baek 的地雷x1感谢 羽 的地雷x1

    感谢 433169 的地雷x1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

    感谢 叶落舞笙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浅林 的地雷x1感谢 安森彻 的地雷x1

    感谢 河清篞 的地雷x1感谢 淕漓 的地雷x1

    感谢 毕画 的地雷x1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22139960 的地雷x1

    感谢 杯酒新茶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早已 的地雷x1感谢 朕不举 的地雷x1

    感谢 让让让让子 的地雷x1感谢 180厘米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