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棺材里的尸骨
    周嘉鱼这一觉睡到了中午, 他迷迷糊糊的被门外传来的嘈杂声音吵醒了。

    “怎么了?”周嘉鱼揉着眼睛, 从床上爬起来, 含糊的询问。

    祭八说:“吵起来啦, 吵起来啦——”

    周嘉鱼道:“打起来了?”他一个激灵, 说,“谁和谁?”

    祭八说:“小面在骂人!”

    周嘉鱼听祭八的话简直听的云里雾里, 他听到那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响,便直接推门而出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嘉鱼出门之后,却发现徐入妄和谭映雪都已经起来了,两人正在劝架, 而之前他曾经见过的另一位选手渝小面,正撸着袖子和村民吵架。

    说实话, 别看渝小面白白嫩嫩一副少年的模样, 骂起人来一口方言简直气势磅礴,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却能明白他肯定是在骂人,而且骂的相当厉害。

    渝小面对面那个村民就没他这么厉害了, 整张脸气得煞白, 半天才吐出一句话, 搞得周嘉鱼都有点担心他随时会被气晕过去。

    徐入妄在旁边假情假意的说:“算了算了, 别和他们计较了。”

    “妈卖批耶!”渝小面说,“说老子去挖了他们的坟,老子一天到晚都没离开村子,挖, 挖个铲铲!”

    周嘉鱼听到这话心中一惊,和徐入妄对上了目光,两人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心虚的味道。谭映雪也有点不自在,道:“哎呀,这是误会啊,我们选手都是相当有素质的,怎么会随便挖人家的坟呢。”

    徐入妄说:“对对对。”

    渝小面的战斗力简直爆表,来一个骂一个,其语速和气势完全堵得对面说不出话来。周嘉鱼在旁边都看傻了,同时居然心底有点虚,心想他们干的事儿一定要好好保密,不然被渝小面知道了,估计没一个是他对手。

    那个和渝小面一直在一起的选手倒是没怎么说话,和狂暴状态的渝小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整个吵架过程中渝小面输出爆表,毫无压力的碾压了对面无话可说的村民。最后徐入妄只能将渝小面拉进了屋子,说:“兄弟消消气儿,消消气儿,为了这事儿不值啊。”

    渝小面说:“他妈的,一进老子的屋子就说老子去挖了他们的坟,妈卖麻花——”

    周嘉鱼心虚道:“对啊,也不能冤枉人嘛。”

    渝小面长叹:“我是准备挖,但是还没下手啊!”

    其他三人陷入了迷之沉默。

    渝小面说:“刚去借了铲子,还没去呢,就被堵着一阵乱说,真倒霉。”

    周嘉鱼闻言在心中暗暗的感叹,心想还好他们是晚上去干的这事儿,不然被村民看见了,估计就是渝小面这下场。最惨的是他们还没有渝小面这战斗力。

    渝小面说:“你们有没有挖坟的想法啊?有的话咱们组个队呗?”

    徐入妄这个不要脸的义正言辞的说:“我是不赞成挖坟这种行为的,毕竟要尊重人家的风俗习惯,而且对死者也不尊敬。”

    周嘉鱼在旁边听了,心想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杠着铲子可是第一个就窜过去了,挖的比谁都开心。

    渝小面说:“唉,烦死了,哈麻皮。”他刚点了根烟,就被身边站着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另一个选手给伸手拿走,那人面无表情的说了句:“你还差一个月成年。”

    渝小面说:“……”

    渝小面走之前还反复的问徐入妄他们要不要去挖坟,要的话记得带上他两。

    待两人出门后,徐入妄叹气道:“挖坟要趁早……”估计是他们干的事儿被村民发现了,所以渝小面才遭到怀疑。

    周嘉鱼佩服的说:“他骂人可厉害。”

    徐入妄深有所感的点头,谭映雪也是心有余悸的模样。

    他们三个本来之前是计划起来睡一觉起来吃点东西就去挖坟的,但是看见渝小面这情况,只能想着还是等晚上了,毕竟如果被村民抓到了,他们可没有那么强的战斗力。

    周嘉鱼把他昨晚上送云秀回家时发生的事儿和徐入妄说了一下。

    谭映雪莫名其妙的:“两张脸?什么意思?”

    周嘉鱼说:“我也不太明白,不过上次我和徐入妄救下云秀的时候,好像是在某个人的背后看到了类似脸的东西?”

    徐入妄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仔细看看吧。”

    周嘉鱼说:“什么意思?”

    徐入妄说:“走,先去找工作人员借个麻袋去。”

    周嘉鱼:“……”

    徐入妄说:“哈哈哈哈,我开玩笑啦,根本就不需要麻袋嘛——”

    周嘉鱼觉得徐入妄自从剃了头发之后,整个人的风格真是越来越悍了,看来发型对人真的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他们几人对此进行了讨论,决定去村子里找找昨天那几个欺负云秀的混混,找到之后,再用点手段把那人骗到偏僻的地方动手。

    谭映雪有点消沉,说:“我觉得这次比赛把我这辈子干的坏事儿都提前干完了。”

    徐入妄拍拍她肩膀说:“姑娘耶,你的这辈子还长的很,以后的机会还很多……”

    谭映雪:“……”她默默的打掉了徐入妄的手。

    于是三人分头行动,因为谭映雪不认识那两个人,所以和周嘉鱼一起找的,两人运气不错,很快就在村东头找到了一个正在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的小流氓。

    周嘉鱼撸着袖子正准备上去来硬的,谭映雪却对着他摆了摆手,小声道:“你在这儿等着,我过去。”

    周嘉鱼说:“你真能搞定?”

    谭映雪说:“那当然。”她直接走过去,伸手拍了拍那小流氓的肩膀。

    之前欺负云秀的小流氓本来低着头,被谭映雪拍了肩膀,转头过道:“谁啊?”他见到是位漂亮姑娘,态度瞬间好了不少,“哟,有啥事儿啊?”

    谭映雪什么话也没说,伸出手指在他脑门儿上直接点了一下。那流氓正欲说话,却表情一僵,接着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就这样硬挺挺的倒向地上。

    谭映雪对着周嘉鱼招手:“好了,过来吧。”

    周嘉鱼跑过去:“哇,这么厉害的——”

    谭映雪笑的甜甜的,说:“所以啊,你们两个不要对我图谋不轨哦。”

    周嘉鱼心想姑娘,你还没发现我们是gay吗,算了算了,还是别说了,免得说了让谭映雪尴尬。

    他们两人把这小流氓拖到了角落,谭映雪说:“脱脱脱!”

    周嘉鱼心想你能别这样嘛,这么兴奋做什么,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不过他也就是只敢在心里说说,还是把小流氓翻了个面儿,然后掀起衣服,露出了他的后背。

    出现在小流氓后背上的东西让两人都呆住了,谭映雪盯着那块儿皮肤,不敢相信道:“这是什么?脸?”

    “好像……是的。”周嘉鱼也有点懵。

    只见在本该光滑的背部,竟是出现了一块凸起的皮肤,那皮肤完全像是一张脸,除了没有瞳孔之外,鼻子挺起,甚至还有嘴唇,就这样镶嵌在了这人的背部。这张脸并不大,周嘉鱼用手比了比,发现这脸和他握起的拳头差不多,有点像小孩儿的脸。

    “这鼻子,是真的吧。”谭映雪伸手摸了摸那块凸起皮肤,道,“我的天,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嘉鱼思考着:“去把徐入妄叫来吧,他或许知道呢?”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周嘉鱼守着这小流氓,谭映雪去把还在找人的徐入妄叫来了。

    徐入妄一见到这块皮肤就皱起眉头:“这什么玩意儿?”

    周嘉鱼道:“我也没见过。”如果说这是邪物,周嘉鱼应该会在这块皮肤上看到黑色的气息,但事实上这块皮肤在和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就只是像这个人身体的一部分。

    “人面疮?”徐入妄说,“也不对啊,我见过那东西,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人面疮,是一种奇症,说的是人的身体上长出了一种类似人脸的疮口,这东西在医学上也可以解释,被称为寄生胎。通常是指母体内的一个胎儿将另外另外一个胎儿吞噬掉的情况,这种症状堵伴随着畸形,甚至可能出现两个胎儿都缓慢发育的情况。

    但眼前这张脸,与其说是人面疮,倒是更像是一张贴在后面上的□□,充满了诡异的味道。

    “不是人面疮。”徐入妄又观察了一会儿,确定了自己的答案,“人面疮肯定不是这个样子。”周嘉鱼用手在那张脸上摩挲了片刻,忽的有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想法,他干笑道:“那个……你们觉不觉得,这张脸……有点像是,用什么手法缝上去的。”

    徐入妄愣住。

    谭映雪一脸不敢相信。

    “你们看这张脸的旁边。”周嘉鱼说,“有类似缝合的痕迹。”他指着人面旁边扭曲凸起的痕迹。

    徐入妄仔细看了看,笑的勉强:“不可能吧,他们把人的脸缝在自己后背上?”

    周嘉鱼想起了云秀的话,他到:“……如果云秀没有撒谎,那这个村子里的人,应该都有这样一张脸。”

    谭映雪咽了口口水:“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人脸?”

    周嘉鱼答不了这个问题,徐入妄也答不了,他们都陷入了沉默中。纷杂的线索终于出现了突破点,线索展露出的真相,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喜悦。

    徐入妄说:“咱们晚上去挖坟吧,去看看那个棺材里装的什么东西,应该就能知道了。”

    周嘉鱼和谭映雪都同意了。

    “那他怎么办?”周嘉鱼说,“就这么放这儿么?”

    徐入妄说:“要我说,就一不做二不休……”

    周嘉鱼和谭映雪都对他投去“你果然变了”眼神。

    他干笑两声,摸摸自己的光头说:“你们想什么呢,现在可是法制社会,杀人犯法的,我的意思是,反正他又不知道我们对他做了什么,就放这儿算了。”

    周嘉鱼心想你真是没文化,一不做二不休是这么用的么?

    于是他们三个把小流氓丢在了一条道上,就这么走了,谭映雪还说他一会儿就会醒,就是醒来之后脑子会有点疼。

    周嘉鱼给谭映雪伸了个大拇指。

    回去的路上三人都没怎么说话,全都在思考整个事情的脉络,那块皮肤显然是解开这个村子诡异谜团的钥匙,只是现在线索还十分凌乱,不能完全的连在一起。

    这次比赛上交答案的方式比较特别,是用他们随身携带的摄像头作为通道。如果确定了自己最后的答案,便对着摄像头说出比赛方设置的关键词,然后进行阐述,每个选手只有一次机会,说错了就等于丧失比赛资格。而如果两个选手的答案类似,则先说出的那个选手获得胜利。

    因为只能说一次,所以所有选手都会慎之又慎,一旦交卷就没有了反悔了机会。

    周嘉鱼和他们虽然此时站在统一战线,但也是竞争对手,线索摆在那儿,思考的方式却各有不同,谁能先找出最终的真相,并且成功上交答案,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也许是心里挂念着事儿,等待夜晚的时间变得格外漫长,好不容易天黑了下来,他们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往村子外面走。

    因为白天渝小面的事情,村民们估计都对他们这些外乡人起了警惕之心,所以周嘉鱼特意选了条小路,想绕过村里。

    但没想到的是,三人走到村口,远远看到几个村民守在那里。

    “怎么办?”谭映雪小声说,“他们是故意守着的吧?”

    “唉。”徐入妄叹气,“都怪渝小面那家伙,也不小心点。”挖坟被发现,导致村民们生起了警惕之心也是正常的。

    周嘉鱼道:“嗯……这事儿麻烦了。”

    谭映雪说:“不如这样,我们过去试探试探,要是他们不乐意,我们回去等一会儿,等天色再晚一点,那时候我比较好动手。”

    徐入妄和周嘉鱼同意了谭映雪的提议,也没有详细询问她到底怎么动手,反正目前看来谭映雪反而是他们里面手段最多的那一个。

    三人走上前去,村民果然上前来拦住了他们,问他们要去哪儿。

    徐入妄说:“出去随便走走,调查一下周围。”

    那村民和其他人用方言说了几句,就回过头:“这边野兽多,不安全,我陪你们去吧。”

    几人都想推辞,但村民的态度非常的坚决,看得出他们的主要目的肯定不是担心周嘉鱼他们,而是怕这几人又去挖坟。

    最后徐入妄只能同意了村民的提议,但是表示他们要晚点过来。

    “这种态度,肯定不对劲。”回去的路上徐入妄说,“之前只是怀疑,现在却能确定了。”

    谭映雪道:“没关系的,半夜的时候我们再过来,那时候我保证他们每个都会睡着。”现在天色还不算太晚,动手容易引起人的注意,等到凌晨那会儿,就算守着的人突然睡着了,也并不奇怪。

    出村的路子只有这么一条,又不能和村民硬来,谭映雪的提议是最优选择。

    他们各自回了房,约定凌晨一点钟汇合。

    周嘉鱼坐在房子里整理自己的思路,关于分葬,关于丢失的尸体,关于云秀,关于村民身后看起来怪异的脸。

    “不知道那张脸是不是村里每个人都有。”周嘉鱼说,“我还想再找几个人看看。”

    祭八用自己的羽毛盖着嫩黄色的脚,打着哈欠:“一会儿不就能看了么,等到谭映雪把那几个人迷晕了,掀开他们后背上的衣服看看呗。”

    周嘉鱼觉得有道理,想着待会儿一定要看看。

    他和祭八正在讨论,忽的听到门口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周嘉鱼以为是徐入妄他们,也没在意,上前开门之后,发现出现门口的居然是云秀。

    云秀穿着一身白衣,头发也披散着,白皙的脚光着踩在粗糙的地板上,她微微垂着头,留给周嘉鱼一个楚楚可怜的角度。

    “可以占用一点你的时间么?”云秀这么小声的问着。

    周嘉鱼在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原因,他稍作犹豫,点头道:“可以的,有什么事么?”

    云秀道:“把那个光头也叫上吧。”她轻声道,“我有些事情相同你们说。”

    周嘉鱼立马反应过来,那个光头说的是徐入妄,不知为何他有些想笑,但到底是忍住了。去隔壁敲敲门,把正在闭目养神的徐入妄叫了起来。

    徐入妄见到云秀面露讶异,说:“什么事儿啊?”

    周嘉鱼说:“她有话对我们说。”

    云秀看到徐入妄,道了声跟我来,转身飞奔而去。她的白衣,在夜色里竟是有些像精灵的翅膀,看起来有几分圣洁的味道。

    徐入妄和周嘉鱼跟着云秀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这地方离村子不远不近,但半夜肯定没人过来。

    云秀说:“你们找到了吗?”

    周嘉鱼疑惑道:“找到什么?”

    云秀目光流转,柔声道:“找到那些丢掉的尸体呀。”

    周嘉鱼还没说话,徐入妄就道:“找到又怎样,没找到有怎样?你到底想说什么?”

    云秀微微勾起嘴角,露出无比诱人的笑容,她伸手在自己的身侧一拉,身上的白衣便瞬间落下,露出洁白的身躯。不得不说,她的身体对于男人来说非常的诱人,凹凸有致,肌肤白皙,每个部分看起来都那么的完美。甚至在黑暗的映衬下,仿佛变成了一块散发着淡淡光华的玉。

    这要是换别的男人,说不定真的会动心,但周嘉鱼和徐入妄两个比方便面还弯的看到这一幕着实都有点尴尬,默默的移开了目光。

    徐入妄这王八蛋还压低了声音嘟囔了句:“还没你屁股翘呢。”

    周嘉鱼:“……”你闭嘴谢谢。

    云秀上前一步,自豪的展露着身体,她道:“你们可以帮帮我么?”

    徐入妄没看云秀,反问:“怎么帮你?”

    云秀道:“别再找丢失的尸体了。”

    周嘉鱼面露讶异,他说:“为什么?”

    云秀温声道:“这是对你们好。”

    她话语落下,周遭的树丛竟是开始沙沙作响,仿佛其中隐匿了什么怪物。

    徐入妄道:“为了我们好?”

    云秀道:“我愿意用身体来补偿你们。”她缓步向前,脚踩在草丛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周嘉鱼忽然觉得自己的裤袋里开始发烫,当他意识到时什么东西在发热时,云秀已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周嘉鱼惊恐的扭头,看到了云秀咧开嘴冲着他们笑,不知何时,云秀的脸色变得惨白,咧开的嘴里露出森森白牙,而她的身上,则散发着一股子浓烈的臭气。

    那气味周嘉鱼曾经闻到过,分明就是尸体独有的那股子尸臭——

    徐入妄也发现了这个异常,大骂一声卧槽,便往后退去。云秀的动作却是极快,伸手直接掐住了徐入妄的脖子。

    她的力气似乎极大,徐入妄的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暴起,却没办法将她的手掰开。

    周嘉鱼慌乱片刻,立马反应过来,伸手掏出自己裤袋里,发热的符纸,一巴掌直接贴到了云秀的手上。

    “啊啊啊!!”像是被什么东西烧灼了一般,云秀惨叫一声,白皙的手上出现了黑色的痕迹。她被迫放手,随后踉跄几步,原本风情荡漾的眸中,只余下了浓烈的怨怼。她说,“你们会后悔的,你们后悔的——”如果诅咒一般的音调,刺的人耳朵生疼。

    周嘉鱼终于找出了眼前人的违和感在哪里,他说:“你不是云秀,你是谁??”云秀经常挨打,身体上肯定到处都是受伤的痕迹,面前这人的肌肤却是完好无损,看不见一点瑕疵。而且大约是天色太暗,靠近了周嘉鱼才注意到,她的身体上环绕着层层黑气。

    “云秀”笑了,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被符纸伤到的地方,说:“快了,快了,就快了。”她说完这话,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周嘉鱼本来想追过去的,但徐入妄的状态却好像不太妙,他权衡之后,还是决定留下。

    徐入妄的脖子上出现了几个发紫的手指印,若不是周嘉鱼的动作快,恐怕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他重重的咳嗽着,满脸涨的通红,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哑声道:“卧槽,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那力气绝对不是人类该有的。

    “不知道。”周嘉鱼说,“我在她的身上,闻到了尸臭味。”

    徐入妄表情凝滞:“尸臭?”

    周嘉鱼说:“对,她应该不是人。”

    徐入妄咳嗽着,“我们先回去吧,回去说。”

    周嘉鱼搀扶着徐入妄,两人回到了住所。谭映雪提着铁铲过来找他们两个,却见两人面色愁苦的坐在屋子里抽烟。

    谭映雪一眼就看到了徐入妄脖子上的伤痕,她惊讶的看了看周嘉鱼,说:“咋啦,徐入妄,你这是没忍住对嘉鱼出手被揍了啊?”

    徐入妄:“……”

    周嘉鱼:“……”

    谭映雪本来是开玩笑,见两人都不说话,惊了:“我靠,我不会说准了吧,徐入妄你不是人啊,嘉鱼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你也好意思出手?”

    徐入妄无奈道:“不就是因为他太可爱了吗。”

    谭映雪说:“再可爱也是男孩子啊。”她还没发现某件残酷的真相。

    周嘉鱼面露无奈,把他们遇到云秀的事情说了一下,谭映雪听完之后陷入沉思,最后道了句:“我之前不是和你们说过,我的蛊虫遇到了什么东西死了一大片么,我检查了它们的死状,发现他们的死因居然是……”

    周嘉鱼道:“是什么?”

    谭映雪表情复杂的说:“是中毒。”

    周嘉鱼傻了:“蛊虫还会中毒?”

    谭映雪道:“当然了,咬到比它们更毒的东西,肯定会中毒啊。”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但那比蛊虫还要毒的东西,难不成就是伪装成“云秀”的怪物?但是那怪物为什么要伪装成云秀呢,这似乎又是另外一个谜团了。

    “那今天咱还去挖坟么?”谭映雪见徐入妄好像伤的不轻。

    徐入妄这会儿已经有点说不出话来了,艰难道:“去……”

    周嘉鱼心中对徐入妄敬佩不已,心想他还真是比赛第一,生命第二的坚实实行者。不过他特有点好奇,输了半决赛的徐入妄没了头发,要是他把决赛也输了,会失去点什么……

    拿着铁铲,几人像是地.下工作者似得开始往村口走,谭映雪直接操纵着蛊虫把几个守夜的村民迷倒了。

    周嘉鱼道:“等会儿啊。”

    谭映雪疑惑:“你要干嘛?”她话刚说完,就看到周嘉鱼开始掀人家的衣服。

    谭映雪说:“周嘉鱼,你要做什么,这可是六十多岁的大爷啊!”

    周嘉鱼绝望道:“你能不能别胡思乱想,我只想看看他们的后背有没有那种人面。”

    谭映雪说:“哦哦,对不起。”

    周嘉鱼掀开了几人的衣服,果然在几人的身后都见到了那种和人脸一模一样的凸起,只是他反复比对后,发现这几张人脸的大小似乎不太一样,其中三人都和之前看到的小流氓一样是拳头大小,而剩下一个人的凸起却要大一圈,

    “想不明白。”徐入妄蹙着眉头,说,“别管了,一会儿再想吧,先抓紧时间去看看坟里到底是什么。”

    周嘉鱼同意了。

    三人提着铁铲,飞快的奔向山顶的墓地。

    墓地在黑暗里,寂静又可怖,他们选了就在前几天刚下葬的那一方墓,动手之前还对这墓地说了几声对不起。

    坟墓上的泥土一点点的减少,一个小时后,露出了里面坚硬的棺材。

    这棺材和之前他们挖出的那具棺材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用的坚硬的桐木,还特意做了防水处理。

    “开吧。”徐入妄叼着烟,面容在火光里显得明暗不清。

    周嘉鱼点点头,说着打扰了,开始用工具一点点的将棺材撬开。大约是马上就要看到真相,三人都有点紧张,从头到尾都没有过交谈。

    棺材钉被一枚枚的取下,很快周嘉鱼拔下了最后一枚。

    徐如何周嘉鱼对视一眼,在对方眼神里看到了默契,他们一人一头,抓住棺材板,然后用力抬起。

    咚的一声,棺材板落了地,露出了棺材里面的东西。

    “这……”谭映雪第一个看到,她整个人都有点呆,似乎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在棺材里看到这样的东西。

    “是什么?”周嘉鱼也凑过去,傻了。

    棺材里,白布之下,居然是一具少年人的尸体,这人显然已经死了很久了,尸骨都有些发黑,也不知是用什么手段保存下来的。但明显可以从头发和骨骼大致判断出,其年龄应该不大,绝对不是老年人的尸骨。

    “这他妈的是什么?”徐入妄觉得整个事情越来越乱。

    周嘉鱼道:“等等,这尸体旁边的,是一团肉?”

    谭映雪把手里的火把放低了一点,看到了周嘉鱼所指的东西,她道:“是……肉吧。”那块肉已经腐烂了一些,发出让人恶心的气味,但依稀可以辨认出模样。

    “肉?”周嘉鱼说,他忽然灵光一现,明白了这块肉到底是什么,他失声道:“这不是肉,是……被挖下的来的脸吧。”

    谭映雪和徐入妄都恍然大悟。

    那为什么要把尸体和这张脸葬在一起呢?周嘉鱼脑海又翻腾起来,他想到了刚才在村口看到的村名们后背上的那一张张狰狞的“脸”,似乎觉得所有的线索都串联起来,而云秀,似乎成了解开这一切谜题的答案。

    “埋回去吧。”周嘉鱼说,“回去慢慢想。”

    他们封好棺材,重新填土,把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下山的时候,周嘉鱼决定明天找到云秀,和她好好谈一谈这些事儿。

    一晚上又这么过去了,三人下山时,看见几个村民还在沉睡之中,谭映雪说他们很快就会醒过来,所以周嘉鱼也没太在意。

    他们决定去休息两个小时,等到天亮了,就去找云秀。

    然而当天光乍破,谁都没有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周嘉鱼被徐入妄直接从床上拉了起来,徐入妄说:“周嘉鱼,出大事儿了——”

    周嘉鱼迷迷糊糊的:“怎嘛啦?”

    徐入妄脸色铁青,说:“村民们说今天早晨去检查墓地的时候,所有的墓都被启开——里面的尸骨全部不见了。”

    周嘉鱼一个激灵,道:“和我们没关系吧?”

    徐入妄道:“当然没关系,但是他们现在疯了,非要说是云秀做的,要把云秀给弄死。”

    周嘉鱼想到了昨晚发生的那些事儿,那个女人显然并不是云秀,难不成是怪物假装成了云秀的模样?让村民们产生了误解?

    “现在怎么样了?云秀没事吧?”周嘉鱼文问。

    “我们把她护住了,暂时没事的。”徐入妄说,“但是看这情况,估计坚持不了多久,还是赶紧和比赛方说吧,不行报警算了。”虽然抱进可能导致比赛中断,而他们的努力全部功亏一篑,但也比闹出人命的好啊。

    周嘉鱼说:“走,我们先出去看看。”

    他一出去,就看到了拿着武器的村民们恨恨的望着这里,他们的眼神里全是愤怒和仇恨,但不知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却是能从这些激烈的情绪里,看出恐惧的味道。

    村民们在用自己的愤怒,掩饰着内心的恐惧,他们在怕什么?怕丢失的尸骨?可那些尸骨,难不成会威胁他们的生命?

    周嘉鱼想不明白。

    村长站在最前面,对着徐入妄冷冷道:“把云秀交出来!”

    徐入妄说:“你们疯了么?她只是个姑娘而已——”

    村长道:“姑娘?是因为她破坏了村子里的规矩,才导致这些事情发生!”他咆哮着,眼睛赤红,简直像是失去了理智的野兽。

    “规矩?你们村子到底有什么规矩?”徐入妄冷笑着,“杀掉一个人的规矩么?”

    他话刚说完,身后的门便被轻轻的推开了,被护在屋子里的云秀慢慢走了出来,她的脸上还带着伤,没什么表情:“你们要杀掉我是么?你们以为,杀掉我就能结束了?”

    村民们的恐惧之色,再也压抑不住,留在了脸上。

    “但是就算杀掉我,也不会结束的。”云秀笑了起来,一字一顿,“这些都是你们该得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先生让我一直画符果然是有用的,爱先生。

    林逐水:叫你做什么都是对你好,昨晚也一样。

    周嘉鱼哼哼唧唧的脸红了:你、你骗人。

    比赛应该还有一两章就结束了,接下来是周嘉鱼和林逐水的幸福生活时光。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风岚夜洹 的深水鱼雷x1,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感谢 sky 的火箭炮x2,手榴弹x1,地雷x32

    感谢 包子兔丷 的火箭炮x2,手榴弹x1

    感谢 熊猫没眼圈 的火箭炮x1,地雷x1

    感谢 满熹 的火箭炮x1

    感谢 玖流曲 的火箭炮x1

    感谢 爱海的猫 的火箭炮x1

    感谢 丛笙 的手榴弹x2

    感谢 栗子好吃 的地雷x5

    感谢 我有故事你来听 的手榴弹x1

    感谢 墓暮阳 的手榴弹x1

    感谢 hint.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鸟老板包馄饨 的地雷x3感谢 篱夙 的地雷x3

    感谢 22410917 的地雷x2感谢 烨落至秋 的地雷x2

    感谢 梨子夏 的地雷x2感谢 别睁眼 的地雷x2

    感谢 叶子没有虫 的地雷x1感谢 茶花树 的地雷x1

    感谢 寒蝉倦怠 的地雷x1感谢 silly 的地雷x1

    感谢 二寸 的地雷x1感谢 流年?不利 的地雷x1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叶落无声化为泥 的地雷x1

    感谢 荔子红 的地雷x1感谢 二大大的小迷妹 的地雷x1

    感谢 ova 的地雷x1感谢 小挫菇凉 的地雷x1

    感谢 没有牙齿的节操 的地雷x1感谢 暮光 的地雷x1

    感谢 欧尼爱萌萌 的地雷x1感谢 花英俊 的地雷x1

    感谢 w 的地雷x1感谢 盐珊 的地雷x1

    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1感谢 艾贝拉 的地雷x1感谢 人生若只如初见° 的地雷x1

    感谢 长庚十六 的地雷x1感谢 23333333 的地雷x1感谢 流氓丶愛耍酷 的地雷x1

    感谢 东不啦>v< 的地雷x1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

    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感谢 不良小玩子 的地雷x1

    感谢 谢耳朵宝贝 的地雷x1感谢 是九爷不是阿九 的地雷x1

    感谢 小珞儿 的地雷x1感谢 甯 的地雷x1

    感谢 lydia 的地雷x1感谢 咪啾 的地雷x1

    感谢 藏莺 的地雷x1感谢 柯之杳 的地雷x1

    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爱丽丝没有梦 的地雷x1

    感谢 是驼羊啊 的地雷x1感谢 aster 的地雷x1

    感谢 叶霓裳 的地雷x1感谢 sp.apathy 的地雷x1

    感谢 cc酱 的地雷x1感谢 幸人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通靈陣 的地雷x1

    感谢 雨 的地雷x1感谢 雨若萧 的地雷x1

    感谢 朕不举 的地雷x1感谢 索索soso 的地雷x1

    感谢 浅析 的地雷x1感谢 潺潺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