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小孩儿
    屋子里那密密麻麻的手掌印,似乎击溃了阮云婕最后的防线。

    她见林逐水转身便要离开,半跪在地上抽泣:“林先生,救救我吧,求求您救救我吧……我不能,我不能死啊……”

    林逐水面无表情:“你为什么不能死?”

    阮云婕道:“就,就算我死了,可是我的肚子里的孩子……”

    阮云婕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连睿哥都瞪圆了眼睛,问道:“云婕,你又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同我说——”

    阮云婕惨笑:“我上个月才发现……”

    她开始做那奇怪的噩梦之后,便去医院做了检查,然而身体其他方面都没什么问题,医生却发现她再次怀孕了。

    “这孩子不能打了。”医生的说法让阮云婕如遭雷击,“这次再打,恐怕以后很难怀上。”

    知道这个消息的阮云婕便打算将孩子生下。

    但她虽然这么计划,可在事业巅峰时期因为生育急流勇退,也并非容易的抉择,直到发生这一切之前,阮云婕的内心都处在动摇的状态。

    “我是该死,但我肚子里的孩子却是无辜的……”阮云婕说,“至少帮帮我的孩子吧。”她面容梨花带雨,看起来分外可怜。

    睿哥也惨声道:“林先生……”

    林逐水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周嘉鱼说不好那里面到底含了些什么情绪,但至少可以看见厌恶和淡淡的嘲讽,他说:“孩子当然是无辜的。”

    阮云婕眼前一亮,仿佛找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她哽咽道:“林先生,您是菩萨心肠,求求您,求求您。”

    林逐水淡淡道:“先去看看墓地吧。”

    此话言下之意,便是暂时应下了此事。

    睿哥也松了一口气。

    午饭是在附近的地方解决的,阮云婕什么都没吃,一副食不知味的模样。这要是在平时,睿哥肯定会劝几句,但他知道了阮云婕干的事儿,连带着对她的态度也烦躁了几分。

    沈一穷和周嘉鱼倒是吃的津津有味,毕竟他们能在外面吃东西的机会并不多。

    林逐水一筷子饭菜都没动,脸上的表情比平时冷一些,搞得睿哥的话全部卡在喉咙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下葬这事儿,本来该选个合适的日子,再举行些仪式。

    但眼前这显然是特殊情况,要是真的慢悠悠的,指不定弄完的时候阮云婕连皮都没了。

    于是吃完饭后,几人直接去了墓地。

    今天天气倒还不错,墓地里松树成林,也还算凉爽。

    周嘉鱼看到了睿哥些的墓碑,那上面只有吾儿之墓四个字,连个像样的名字也没有。阮云婕流掉的孩子不过才三个月,自然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若是她不搞这些邪门歪道,那孩子应该早就投胎去了,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再次新生。

    周嘉鱼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不舒服,沈一穷的表现则更加明显一点,对着睿哥阮云婕都没个好脸色。

    把孩子的尸骨取出火化,放入骨灰盒,下葬。

    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小时左右,阮云婕全程带着口罩墨镜,直到最后孩子进了墓地,才取下来。

    沈一穷到底是年轻气盛,没忍住,骂道:“你儿子被你整得这么惨了你还这个态度,我说他弄死你你也活该。”他说完这话赶紧瞅了眼林逐水,见林逐水没有什么表示,又对着阮云婕低啐了一口。

    周嘉鱼看着他好笑,阮云婕却是黑了脸,她似乎想要反驳什么,却被睿哥重重的拉了一下手,这才不情愿的把话咽了回去。

    林逐水从答应到墓地帮孩子下葬之后,全程几乎就没怎么说话,睿哥想要缓和气氛,搭几句话,林逐水连答都懒得答。看模样的确是对这对情侣厌烦透了。

    睿哥自讨没趣,干笑几声后也安静下来。

    将装着孩子尸骨的骨灰盒放入了墓地,又用水泥封上,林逐水弯下腰,点燃了三根香,口中默念着什么,将那香插在了墓地之前。

    周嘉鱼清楚的看到,香插入墓地泥土的刹那,林逐水的身上爆起了一簇金色的光,随即,他耳边听到了小孩子咯咯的笑声。

    这是那个小孩的灵魂被净化了么?周嘉鱼疑惑的想。

    林逐水又慢慢的将祭品一样样的放到了墓前,还叮嘱睿哥每年清明的时候一定要来供奉香火。如此几十年,方可平了孩子的怨气。

    睿哥点头称是。

    阮云婕道:“林先生,那、我家里那三个怎么办啊?”

    林逐水道:“尸骨呢?”

    阮云婕的表情有点僵,嗫嚅了好一会儿,才说:“丢、丢了……”

    按理说,听到这种回答,任何都会有几分火气,但林逐水的表情却是毫无变化,像是早就猜到了她的答案,他说:“立个衣冠冢吧。”

    阮云婕明显松了口气。

    睿哥道:“这事儿……就算这么完了?”

    林逐水懒懒道:“我还以为你要问那三个孩子是不是你们的呢。”

    睿哥表情僵住,他显然完全忘记了这回事儿,已经默认那几个孩子不是他和阮云婕的了,但经过林逐水这么一提醒,他才猛然醒悟,扭头看着阮云婕,不敢置信道:“阮云婕,你到底背着我做什么??”

    这炎炎夏日,阮云婕却是在瑟瑟发抖,她死死咬着下唇,瑟缩道:“睿哥,我也是,没办法啊。”

    睿哥道:“没办法?你他妈的什么没办法?”

    阮云婕不吭声。

    有的事情犹如线团,找到了线头,便能抽丝剥茧解开整件事情,睿哥说:“你告诉我,这三个,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孩子?”

    阮云婕咬牙道:“不,不是你的!”

    这话一出,睿哥面容瞬间变得格外狰狞,估计要不是阮云婕考虑到阮云婕肚子里还有个孩子,肯定一耳光就呼上去了。

    阮云婕哭道:“但是我现在怀的这个是你的,我想退出娱乐圈,把他生下来,我们好好过好不好?啊睿……”

    周嘉鱼和沈一穷在旁边看着心中暗暗的骂着卧槽。

    祭八凑了个热闹,说了句:“这时候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周嘉鱼:“……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

    睿哥显然并不知道自己是绿帽子协会的资深会员,气的整个人都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