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手掌印
    隔壁孩童的哭声越发刺耳,这声音好像并不是通过听力接收,周嘉鱼用手堵上耳朵,那声音却丝毫不见变弱。

    周嘉鱼在床边坐了会儿,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他道:“我能去问问林逐水到底怎么了么?”

    祭八说:“去吧,他又不会把你吃了。”

    周嘉鱼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鼓起勇气走到了林逐水的房间门口。然而当他到了门口,却又有些迟疑了,他道:“他不会真的生气吧?”

    祭八说:“勇敢一点!”

    在祭八的鼓励下,周嘉鱼缓缓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孩童的哭声依旧萦绕在耳边,走廊之上一片寂静。周嘉鱼既觉得失望,又松了口气,他道:“嗯……看来他已经睡了,我还是不打扰他了。”

    他说完便转身欲走,哪知道没走出两步,身后的门嘎吱一声便开了。

    林逐水的声音传来:“怎么?”

    周嘉鱼后背僵住,他尴尬的转身,手足无措道:“林、林先生,晚上好。”

    林逐水说:“好。”

    周嘉鱼说:“那个……我在隔壁听到你屋子里有小孩的哭声……”

    林逐水眉毛轻轻往上挑了一下,他似乎对周嘉鱼的说辞有些惊讶,他道:“你能听见?”

    周嘉鱼干笑,他已经有点后悔过来问了,看林逐水这个表情,他总觉得好像接下来没什么好事儿。

    “既然能听见,就进来吧。”林逐水说,“我正在愁呢。”

    周嘉鱼大大的“啊”了一声,完全没有想到林逐水会突然叫他进去,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能僵着身体进了林逐水的屋子。要是林逐水这会儿能看见,定然会发现周嘉鱼居然在同手同脚的走路。

    周嘉鱼进了屋子,一眼便看到了大床上坐着的某个小玩意儿。

    那东西不过巴掌大小,穿着一个红色的小肚兜,肥噜噜的小手正一个劲的擦着眼泪,小嘴嘟着正哇哇大哭——显然,周嘉鱼听到的哭声来源,便是这个迷你的小娃娃。

    周嘉鱼惊了,嘟囔了句:“真生了?!”

    林逐水道:“什么生了?”

    周嘉鱼赶紧转移话题,道:“没、没事,林先生,这是什么?”虽然模样和孩子差不多,但显然这绝对不可能是人类。

    林逐水说:“嗯……其实我看不见。。”

    周嘉鱼:“……”

    林逐水的表情颇有深意,他没睁眼,神情却还是让周嘉鱼觉得头皮发麻,甚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林逐水似乎感觉到了周嘉鱼的动作,竟是淡淡的笑了:“你怕什么。”

    周嘉鱼看着林逐水的笑容有些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林逐水的笑,虽然转瞬即逝,但他的脑子里却蹦出了一个词——色如春花。

    林逐水的笑容,当真有种冰原之上,百花盛开的奇异美感。

    “我、我没怕。”周嘉鱼哆哆嗦嗦,话都说不清楚了。

    林逐水道:“既然没怕,那就过去哄哄它。”

    周嘉鱼说:“嗯?哄谁?”

    林逐水说:“床上的那东西。”

    周嘉鱼很怂的说:“我不怕你,但是怕床上那个。”

    林逐水似笑非笑:“哦?真不怕我?”

    周嘉鱼不说话了,垂着头走到了床边,事实上他还是比较怕林逐水,床上那个娃娃虽然好像不是人,但看起来确实比较好哄。

    小娃娃果真只有手掌大小,哭声刺的周嘉鱼头疼,周嘉鱼犹豫片刻,伸手将它抱起来。

    娃娃发现有人居然能抱着它,面露惊讶之色,咿呀作语,可惜周嘉鱼一句都听不懂。

    林逐水在旁边当翻译:“它叫你妈妈。”

    周嘉鱼:“……”

    林逐水说:“还说想喝奶。”

    周嘉鱼:“…………”

    林逐水见周嘉鱼都快哭出来了,最后又补了句:“我骗你的。”

    周嘉鱼突然想给林逐水跪下说声大佬求你别玩我了。

    周嘉鱼的反应,似乎给林逐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手下四个徒弟个个都毕恭毕敬,他说往东几人不敢往西,当然,最吸引林逐水的,还是周嘉鱼那逆天的天赋。

    即便是他,也只能“看见”床上那娃娃大概轮廓,但周嘉鱼,显然不光是轮廓,甚至根本不用别的手段,徒手便能触碰。

    周嘉鱼的天资,已经在林逐水平生所见之中,排的上一二。

    “别怕,它暂时不会伤人。”林逐水道,“你先让它别哭了,哭的我脑仁儿疼。”

    周嘉鱼一边哄娃娃,一边低声道:“林先生,这到底是个什么呀。”

    林逐水说:“听过养小鬼么?”

    周嘉鱼点点头。

    林逐水说:“在我们这里是叫养小鬼,在泰国那边,叫做古曼童。说的就是以实物为躯,将孩童的灵魂引入其中,可求财,可求势,无所不能。”

    此时那娃娃缩在周嘉鱼手里,哭声似乎小了些,它的触感和人类的肌肤一样,但几乎没有任何的热度。

    周嘉鱼拍着它的背,看着它慢慢露出倦意。

    林逐水说:“阮云婕,求的便是古曼童。”

    也不知是不是听到林逐水口中的那个名字,原本已经快要平静下来的娃娃突然暴起,浑身上下腾地冒出浓郁的黑气,原本没有牙齿的牙床竟是生出了密密扎扎犹如钉子一般的牙齿,抓着周嘉鱼的手便要咬下去。

    林逐水动作极快,在孩子还未下口时,便提着他的后颈肉将他像提猫仔那样提了起来。

    “哇哇!!!!”孩童哭声震天,连带着窗外阴风阵阵,窗帘窗户被吹的噼啪乱响。

    林逐水蹙眉,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报了仇,就没办法投胎。”

    孩童眼眶中开始泣血,全然没了刚才可爱温驯的模样。

    林逐水长叹一声,语气里带了点烦躁:“何必?”

    显然两人在这件事上完全无法达成共识,林逐水看着小孩狂暴的,忽的道:“你剥她皮,难不成是为了……”

    小孩听到这句话,竟是不动也不哭了。

    林逐水低叹:“原来如此。”

    周嘉鱼全程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儿,他道:“先生……?”

    “不早了,去睡吧。”林逐水说,“明天还要去墓地呢。”

    周嘉鱼觉得自己早晚被林逐水憋死,蔫嗒嗒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本以为自己会失眠,但事实证明他是低估了自己神经的粗细程度,因为他刚躺上床,就瞬间入睡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周嘉鱼问沈一穷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

    沈一穷莫名其妙:“听到什么?”

    周嘉鱼摇摇头,道:“好吧,没什么。”

    林逐水姗姗来迟,他好像对食物兴趣不大,喝了一杯牛奶后,便停下了动作。

    三人正在吃着,睿哥和阮云婕来了,大概是一夜没睡,睿哥脸色差得要命。阮云婕则戴着口罩和墨镜,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睿哥道:“林先生,我们的家具已经按照您的要求更换了,墓碑还在做,应该下午的时候做好。”

    林逐水说:“先去别墅看看。”

    睿哥赶紧说好。

    几人又回到了阮云婕的住所,经过一晚上的努力,家里神色的家具全部搬出去了,房子里空荡荡的,外面阳光灿烂温度直逼三十四,里面冷的却让人起鸡皮疙瘩。

    林逐水在一楼转了一圈,又去了二楼,到了阮云婕的卧室门口,他的脚步却停住了。

    睿哥见林逐水这反应,赶紧问:“先生,怎么了?”

    林逐水说:“先别进去,你去厨房里拿点面粉过来。”

    睿哥也不敢问为什么,夯吃夯吃的下楼奔去了厨房拖了一袋子面粉上来。

    林逐水拿着面粉进了屋,边走边撒,开始他们还不明白他到底在做什么,直到仔细看去,才发现整个屋子的地板上,密密麻麻的印着无数小孩的手掌印。

    手掌印显然并不属于一个孩子,有大有小,覆盖了地板的每个角落。

    周嘉鱼头皮发麻,阮云婕反应更大,直接尖叫着跑出了屋子。

    林逐水非常冷漠的指了指墙壁,说:“墙壁上,天花板上,全都是。”

    睿哥整个人都炸了,看着这满屋子的手掌印,完全不敢想象平时他和阮云婕在这里睡觉时的画面。

    沈一穷站在周嘉鱼旁边,毛骨悚然的说:“这也太恐怖了点吧,什么玩意儿啊。”

    睿哥问道:“林先生,这、这是?”

    林逐水厌烦的摆摆手:“我不知道,问她去。”

    睿哥只能转身出去了。

    屋子外面隐隐穿来阮云婕的哭泣声,林逐水对着周嘉鱼和沈一穷道:“你们仔细看看,屋子里的手印到底属于几个人。”

    沈一穷哎了一声,点头称好。

    周嘉鱼疑惑道:“先生,您不是已经将它带走了吗?”他昨晚在林逐水的房子里看到了那个小玩意儿啊。

    林逐水冷笑:“我带走了一个,谁知道她到底养了几个?”

    联系着阮云婕的反应,周嘉鱼突然有了种非常糟糕的联想……

    在观察完整间屋子后,沈一穷和周嘉鱼把结论告诉了林逐水。

    这屋子里至少有三种不同的手掌印,显然,是属于三个不同体型和大小的孩子。

    林逐水知道了这个情况,转身就走。睿哥见他面沉如水的模样,赶紧上前询问:“林先生,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林逐水说:“我没那么大本事,管不了。”

    睿哥愣住:“可是林先生,您走了,云婕怎么办?”

    林逐水冷笑:“她自己清楚该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榜单的缘故,今天把明天的提前更新啦,明天就不更啦。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