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孩童
    若只是说梦境只是因为阮云婕太紧张而产生的错觉,那么她腹部被剥掉的那块皮,显然并不能用如此粗暴借口来解释了。

    阮云婕说完之后也从包里掏出了女士烟,缩着肩膀点了一根,她道:“林先生,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还有救么……我才二十多岁,我不想死啊。”

    林逐水没说话。

    睿哥见林逐水似乎真的不打算接手这件事,也有点急了,他说:“林先生,我求您帮帮我吧,就看我爸的面子上……”

    也不知道睿哥的父亲到底是何身份,林逐水听完后,轻叹一声,到底是同意了:“好。”

    睿哥和阮云婕的眼神瞬间亮起,他道:“那、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林逐水说:“这事情不能再拖,你定好今晚的机票,争取明日便到。”

    睿哥连声说好,赶紧拿出手机开始办事。

    周嘉鱼本来以为这事情到这儿就没他什么事儿了,结果林逐水却忽的扭头对着沈一穷和周嘉鱼说:“你们跟着我过去。”

    沈一穷激动的直拍周嘉鱼的大腿。

    周嘉鱼被他拍的腿麻了半边,还得咬着牙说:“可是林先生,我什么都不懂呀……”

    林逐水淡淡道:“不懂就学。”

    周嘉鱼:“……好。”

    沈一穷是不理解周嘉鱼这种不喜欢参合事儿的性格的,他巴不得天天跟在林逐水的身边,按照夸张一点的说法就是,如果林逐水真的看上了他,他估计会激动的抱着枕头住过去,因为这样他就能天天粘着林先生了。

    祭八也在劝周嘉鱼主动点,说遇到这种事情并不常有,多学点东西总该是好的。

    周嘉鱼被说服了,乖乖的上楼开始收拾行李。其实他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就是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用沈一穷给他的背包装起来就成。

    睿哥的机票很快就订好了,说是下午六点左右的飞机。

    阮云婕来时的气势已经完全不见,此时乖的像只兔子似得缩在睿哥身边,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林先生,能先和我说说,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么?”客厅里安静了会儿,阮云婕没忍住,弱弱的开口。

    林逐水冷漠道:“是什么东西,最清楚的不该是你自己?”

    阮云婕哑然,她明显的从林逐水的语气里听出了淡淡的厌恶,但又没办法反驳。睿哥也猜到了些事情,脸色铁青,可碍于林逐水在场,他只能压下了心中的火气,一个劲的抽闷烟。

    好不容易熬到了六点,园子里的司机送五人去了机场。

    周嘉鱼坐在飞机上和祭八聊天,说:“祭八,你坐过飞机么?”

    祭八说:“我不记得了。”

    周嘉鱼道:“那你记得什么?”

    祭八警惕道:“你是在套我的话吗?”

    周嘉鱼:“……你太敏感了小祭八。”他说话这话就沉默了,然后再心中默默的佩服祭八的名字,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叫他小八算了。

    祭八闲的没事儿,又开始梳理羽毛,周嘉鱼则拿起杂志开始翻看。

    晚上九点左右,几人到达了目的地。

    睿哥和阮云婕都是一脸倦色,特别是阮云婕,若不是下飞机之前扑了厚厚的粉底又补了腮红,恐怕谁都会觉得她刚从医院里出来。

    接待的人是阮云婕的经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和阮云婕的美比起来,她显得更加内敛干练,一看就是那种做事特别靠谱的人。

    “是直接回去么?”经纪人问,“云婕?”

    “直接回去。”阮云婕道,“周姐,麻烦你了。”

    周姐全名周珊灵,从阮云婕出道就当了她的经纪人,两人关系看起来还算不错,她蹙眉:“云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都休息了半个月了,你不告诉我我怎么帮你应付高层,这几位是……?”

    阮云婕面色疲惫,道:“再给我一点时间,他们是我朋友,来帮忙的。”

    周珊灵眼神扫过,几乎是瞬间就把目光停在了林逐水身上,经历丰富的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眼前的人身份不凡,她注意到了林逐水手上的那串玉珠,眼里流露出狐疑之色。

    但无论是阮云婕,还是周嘉鱼他们,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甚至说除了周嘉鱼之外,沈一穷和林逐水没什么表情的模样在周珊灵看来都算得上傲慢。

    周嘉鱼反倒是成了三人之中神情最平和的那个,毕竟他目前还不是什么厉害的大师,骨子里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

    司机将车开到了阮云婕的住所,整个途中大家都格外安静。

    阮云婕最后下车的时候,周珊灵说了句:“云婕,你真的什么都不打算和我说?”

    阮云婕迟疑片刻,面露歉意:“抱歉,周姐。”

    周珊灵说:“行吧,你自己注意。”她说完回头便走,看起来好像有些生气了。

    阮云婕却无力去安抚她,她现在腹部伤口的疼痛还在折磨着她的神经,然而这并不是她最怕的,她最怕的身边这个冷的不像人类的风水先生。

    阮云婕住的是别墅,看得出来安保很不错,只是还没进门,周嘉鱼就莫名其妙的觉得这房子有点渗人,连带着脚步也停顿了一下。

    “怎么?”沈一穷走在周嘉鱼身边,注意到了他的表情。

    周嘉鱼说:“这房子让人觉得好不舒服……”

    沈一穷说:“有点。”他也感觉到了什么,但没有周嘉鱼的感觉那么明显。

    阮云婕走到别墅门口,用指纹开了锁。

    门一开,便有一股子穿堂风刮过,周嘉鱼在那风里嗅到了一股子腥味。这腥味不浓,很快便散在了空气里,让周嘉鱼来不及分辨这到底是什么。

    阮云婕却像是没闻到似得,面不改色的走进屋子开了灯。

    客厅里几扇明晃晃的大灯亮着,并不会让人觉得热闹,惨白的灯光映照在深色的沙发上,那种瘆得慌的感觉反而更浓了。

    周嘉鱼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怎么感觉那么冷……”

    沈一穷没觉得冷,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若有所思:“这房子风水应该是不错的啊。”

    无论是家具摆放,还是装饰格局,肯定是找这方面的人看过的。

    “不错?”周嘉鱼不是很懂这些,只能由着感觉来说,他低低道:“可是装修风格真让人不舒服。”

    整间屋子都是深色调的,从沙发到地板,几乎全部偏深色,周嘉鱼刚进来时乍一看差点以为那是血液凝固后的深黑色,直到阮云婕开了灯,这种错觉才消散。

    “林先生,您先坐。”睿哥道,“您坐,我给您泡杯茶。”

    林逐水摇摇头拒绝了睿哥的好意,转身直接朝着二楼去了。

    阮云婕紧张的跟在他后面。

    林逐水上楼之后,便去了主卧,阮云婕也不敢拦,但看她的表情,显然是有些忧虑。

    二楼的装修风格和一楼有些类似,整体气氛很是压抑,就算开了灯也显得很昏暗,也不知道阮云婕为什么会把房子装修成个这种模样。

    沈一穷比周嘉鱼知识丰富许多,注意到阮云婕住所里摆放了不少风水学上有讲究的物件,光是客厅里的鱼缸就用九宫之法就算了位置。

    林逐水显然对这些小打小闹兴趣不大,直接去了阮云婕的卧房。

    阮云婕卧房里放着一张大床,床单是深红色,窗帘也是深红色,灯光一亮,红的刺目,周嘉鱼站在门口表情有点僵,沈一穷问他怎么了。

    周嘉鱼说:“你没看见?”

    沈一穷说:“看见什么?”

    周嘉鱼说:“满屋子的黑气……”

    沈一穷仔细看了看,还是什么都没看到,这就是风水这一行最气人的地方了,后天努力十年,比不上天赋异禀的入门汉。他的资质在风水这行里已经称得上上乘,但奈何遇到了周嘉鱼这样的不世奇才。

    林逐水没管在后面嘀嘀咕咕的两个人,已经进了屋子,他在屋中转了一圈,便指了指床头,让阮云婕打开。

    阮云婕虽然有些犹豫,但也不敢反驳,缓缓走到床边,伸手按住床头用力一掰。

    咔擦一声,床头落下,沈一穷和周嘉鱼看到了床头里放着的东西,均是露出愕然之色。

    其中睿哥反应最大,直接骂了脏话,他道:“阮云婕,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这种东西你放在床头里面?”

    阮云婕没吭声,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睿哥道:“我真是没想到,阮云婕,你这种事儿,一般人能做出来么?”

    只见床头之中,放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罐,罐子里泡着一具婴孩的尸体。看大小至少三个月了,已经可以看出人形,还有缠着的脐带。

    罐子旁边还放一个香案,香案上有几柱已经烧完的香。

    周嘉鱼还注意到,床头的角落里,有一个金属质地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