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孩童
    若只是说梦境只是因为阮云婕太紧张而产生的错觉,那么她腹部被剥掉的那块皮,显然并不能用如此粗暴借口来解释了。

    阮云婕说完之后也从包里掏出了女士烟,缩着肩膀点了一根,她道:“林先生,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还有救么……我才二十多岁,我不想死啊。”

    林逐水没说话。

    睿哥见林逐水似乎真的不打算接手这件事,也有点急了,他说:“林先生,我求您帮帮我吧,就看我爸的面子上……”

    也不知道睿哥的父亲到底是何身份,林逐水听完后,轻叹一声,到底是同意了:“好。”

    睿哥和阮云婕的眼神瞬间亮起,他道:“那、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林逐水说:“这事情不能再拖,你定好今晚的机票,争取明日便到。”

    睿哥连声说好,赶紧拿出手机开始办事。

    周嘉鱼本来以为这事情到这儿就没他什么事儿了,结果林逐水却忽的扭头对着沈一穷和周嘉鱼说:“你们跟着我过去。”

    沈一穷激动的直拍周嘉鱼的大腿。

    周嘉鱼被他拍的腿麻了半边,还得咬着牙说:“可是林先生,我什么都不懂呀……”

    林逐水淡淡道:“不懂就学。”

    周嘉鱼:“……好。”

    沈一穷是不理解周嘉鱼这种不喜欢参合事儿的性格的,他巴不得天天跟在林逐水的身边,按照夸张一点的说法就是,如果林逐水真的看上了他,他估计会激动的抱着枕头住过去,因为这样他就能天天粘着林先生了。

    祭八也在劝周嘉鱼主动点,说遇到这种事情并不常有,多学点东西总该是好的。

    周嘉鱼被说服了,乖乖的上楼开始收拾行李。其实他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就是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用沈一穷给他的背包装起来就成。

    睿哥的机票很快就订好了,说是下午六点左右的飞机。

    阮云婕来时的气势已经完全不见,此时乖的像只兔子似得缩在睿哥身边,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林先生,能先和我说说,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么?”客厅里安静了会儿,阮云婕没忍住,弱弱的开口。

    林逐水冷漠道:“是什么东西,最清楚的不该是你自己?”

    阮云婕哑然,她明显的从林逐水的语气里听出了淡淡的厌恶,但又没办法反驳。睿哥也猜到了些事情,脸色铁青,可碍于林逐水在场,他只能压下了心中的火气,一个劲的抽闷烟。

    好不容易熬到了六点,园子里的司机送五人去了机场。

    周嘉鱼坐在飞机上和祭八聊天,说:“祭八,你坐过飞机么?”

    祭八说:“我不记得了。”

    周嘉鱼道:“那你记得什么?”

    祭八警惕道:“你是在套我的话吗?”

    周嘉鱼:“……你太敏感了小祭八。”他说话这话就沉默了,然后再心中默默的佩服祭八的名字,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叫他小八算了。

    祭八闲的没事儿,又开始梳理羽毛,周嘉鱼则拿起杂志开始翻看。

    晚上九点左右,几人到达了目的地。

    睿哥和阮云婕都是一脸倦色,特别是阮云婕,若不是下飞机之前扑了厚厚的粉底又补了腮红,恐怕谁都会觉得她刚从医院里出来。

    接待的人是阮云婕的经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和阮云婕的美比起来,她显得更加内敛干练,一看就是那种做事特别靠谱的人。

    “是直接回去么?”经纪人问,“云婕?”

    “直接回去。”阮云婕道,“周姐,麻烦你了。”

    周姐全名周珊灵,从阮云婕出道就当了她的经纪人,两人关系看起来还算不错,她蹙眉:“云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都休息了半个月了,你不告诉我我怎么帮你应付高层,这几位是……?”

    阮云婕面色疲惫,道:“再给我一点时间,他们是我朋友,来帮忙的。”

    周珊灵眼神扫过,几乎是瞬间就把目光停在了林逐水身上,经历丰富的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眼前的人身份不凡,她注意到了林逐水手上的那串玉珠,眼里流露出狐疑之色。

    但无论是阮云婕,还是周嘉鱼他们,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甚至说除了周嘉鱼之外,沈一穷和林逐水没什么表情的模样在周珊灵看来都算得上傲慢。

    周嘉鱼反倒是成了三人之中神情最平和的那个,毕竟他目前还不是什么厉害的大师,骨子里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

    司机将车开到了阮云婕的住所,整个途中大家都格外安静。

    阮云婕最后下车的时候,周珊灵说了句:“云婕,你真的什么都不打算和我说?”

    阮云婕迟疑片刻,面露歉意:“抱歉,周姐。”

    周珊灵说:“行吧,你自己注意。”她说完回头便走,看起来好像有些生气了。

    阮云婕却无力去安抚她,她现在腹部伤口的疼痛还在折磨着她的神经,然而这并不是她最怕的,她最怕的身边这个冷的不像人类的风水先生。

    阮云婕住的是别墅,看得出来安保很不错,只是还没进门,周嘉鱼就莫名其妙的觉得这房子有点渗人,连带着脚步也停顿了一下。

    “怎么?”沈一穷走在周嘉鱼身边,注意到了他的表情。

    周嘉鱼说:“这房子让人觉得好不舒服……”

    沈一穷说:“有点。”他也感觉到了什么,但没有周嘉鱼的感觉那么明显。

    阮云婕走到别墅门口,用指纹开了锁。

    门一开,便有一股子穿堂风刮过,周嘉鱼在那风里嗅到了一股子腥味。这腥味不浓,很快便散在了空气里,让周嘉鱼来不及分辨这到底是什么。

    阮云婕却像是没闻到似得,面不改色的走进屋子开了灯。

    客厅里几扇明晃晃的大灯亮着,并不会让人觉得热闹,惨白的灯光映照在深色的沙发上,那种瘆得慌的感觉反而更浓了。

    周嘉鱼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怎么感觉那么冷……”

    沈一穷没觉得冷,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若有所思:“这房子风水应该是不错的啊。”

    无论是家具摆放,还是装饰格局,肯定是找这方面的人看过的。

    “不错?”周嘉鱼不是很懂这些,只能由着感觉来说,他低低道:“可是装修风格真让人不舒服。”

    整间屋子都是深色调的,从沙发到地板,几乎全部偏深色,周嘉鱼刚进来时乍一看差点以为那是血液凝固后的深黑色,直到阮云婕开了灯,这种错觉才消散。

    “林先生,您先坐。”睿哥道,“您坐,我给您泡杯茶。”

    林逐水摇摇头拒绝了睿哥的好意,转身直接朝着二楼去了。

    阮云婕紧张的跟在他后面。

    林逐水上楼之后,便去了主卧,阮云婕也不敢拦,但看她的表情,显然是有些忧虑。

    二楼的装修风格和一楼有些类似,整体气氛很是压抑,就算开了灯也显得很昏暗,也不知道阮云婕为什么会把房子装修成个这种模样。

    沈一穷比周嘉鱼知识丰富许多,注意到阮云婕住所里摆放了不少风水学上有讲究的物件,光是客厅里的鱼缸就用九宫之法就算了位置。

    林逐水显然对这些小打小闹兴趣不大,直接去了阮云婕的卧房。

    阮云婕卧房里放着一张大床,床单是深红色,窗帘也是深红色,灯光一亮,红的刺目,周嘉鱼站在门口表情有点僵,沈一穷问他怎么了。

    周嘉鱼说:“你没看见?”

    沈一穷说:“看见什么?”

    周嘉鱼说:“满屋子的黑气……”

    沈一穷仔细看了看,还是什么都没看到,这就是风水这一行最气人的地方了,后天努力十年,比不上天赋异禀的入门汉。他的资质在风水这行里已经称得上上乘,但奈何遇到了周嘉鱼这样的不世奇才。

    林逐水没管在后面嘀嘀咕咕的两个人,已经进了屋子,他在屋中转了一圈,便指了指床头,让阮云婕打开。

    阮云婕虽然有些犹豫,但也不敢反驳,缓缓走到床边,伸手按住床头用力一掰。

    咔擦一声,床头落下,沈一穷和周嘉鱼看到了床头里放着的东西,均是露出愕然之色。

    其中睿哥反应最大,直接骂了脏话,他道:“阮云婕,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这种东西你放在床头里面?”

    阮云婕没吭声,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睿哥道:“我真是没想到,阮云婕,你这种事儿,一般人能做出来么?”

    只见床头之中,放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罐,罐子里泡着一具婴孩的尸体。看大小至少三个月了,已经可以看出人形,还有缠着的脐带。

    罐子旁边还放一个香案,香案上有几柱已经烧完的香。

    周嘉鱼还注意到,床头的角落里,有一个金属质地的小娃娃,那娃娃不过拇指大小,在光线不充足光线之下并不显眼。而周嘉鱼第一眼便注意到的原因,却是那个娃娃缩在之处的黑气有些特别,隐隐约约好像形成了个小孩儿的形状。

    “这孩子是谁的?是你之前告诉我要打掉的那个?”睿哥气浑身发抖,他指着阮云婕鼻子骂:“你是想红想疯了?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把自己的孩子装在罐子里供奉起来,就算他一个门外汉也能猜到点什么。

    阮云婕哭道:“我只是不想再那样下去了,王鑫睿,你难道不想我红?”

    睿哥咬牙:“那你也不能这么做啊!之前那些例子摆在你面前,你看不到么?”

    娱乐圈里最信这些东西,甚至连每次开机的日子都要选个良辰吉日,甚至于拜上一拜。圈里的人更是大多都很迷信,求神拜佛的事儿实属平常。

    但像阮云婕这样的,把孩子的尸骨封存在床头柜里的事儿,睿哥当真是第一次听到见到。

    “我也没办法,我也没办法的。”阮云婕流着泪,“我喜欢他,他还那么小,我却不能要他……”

    睿哥眼里也开始盈满泪水,他转头对着林逐水道:“林先生,那罐子里的应该是我和小婕的第一个孩子,当年小婕还没这么红,怀上孩子之后,便准备退出娱乐圈,结果三个月做检查的时候,却发现孩子的胎心停了……”

    林逐水面无表情的听着,和周嘉鱼沈一穷两人复杂的表情比起起来,他似乎丝毫不为这个故事动容,神情甚至说得上冷漠。

    “所以就用这种法子把孩子留下了?”沈一穷也品过味儿来了,他说,“还一留留了这么多年?”

    阮云婕火了有七八年了,按照睿哥现在的年龄,这事情至少已经有了五年以上。

    “这事情是小婕做的不对。”睿哥艰涩道,“林先生……能不能请您……帮帮我们……”

    林逐水对着阮云婕道:“你真想活?”

    有谁会不想活呢,阮云婕点犹如捣蒜,几乎就想跪下哀求了。

    林逐水又道:“就算下半生过的凄苦无比,你拥有的一切都会失去,你也想活下来?”

    阮云婕咬了咬下唇,表情有些犹豫,她道:“我、我打算明年就退处这个圈子……”

    林逐水冷笑一声。

    睿哥比阮云婕清醒许多,他急忙道:“林先生,她脑子不清醒,我帮她做决定,您怎么说,我们怎么办。”

    林逐水说:“先找块墓地,选个日子把孩子下葬。”

    睿哥重重的点头。

    接着,林逐水慢慢走上前去,伸手拿起了角落里金属娃娃。

    周嘉鱼清楚的看到,林逐水在拿起娃娃的时候,娃娃的身体里腾地爆出了一片黑色的烟雾,顺着林逐水的手便朝上缠去,然而烟雾还未过肘,便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瞬间失去了之前的爆发力,受惊一般直接缩回了娃娃的身体里。

    这一切发生的非常迅速,似乎除了周嘉鱼之外,旁人都不曾看见。

    林逐水将娃娃拿在了手里,面容上稍有的流露出厌恶之色,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紫色的袋子,然后将那娃娃装入了袋子里。

    阮云婕看着林逐水的动作,目光停留在林逐水的手上不曾移开片刻,再看到林逐水把娃娃装进袋子后,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却又什么都没说,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

    “屋子里面的颜色全部换了。”林逐水说,“换成浅色的,灯光一样。”

    “好好好,林先生,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呢?”睿哥问,

    林逐水摇摇头:“先找到墓地,把孩子下葬了,其他的另说。”

    睿哥点头称是。

    他们正在说话,阮云婕低低道了声:“林先生,他是不是很恨我?”

    林逐水声冷如冰:“我又不是他,我如何知道。”

    阮云婕惨笑:“也对……”

    因为屋子里需要改动的地方实在太多,一天的时间肯定弄不完,在把床头柜里的东西取出来之后,睿哥便替将林逐水他们安排到了附近的酒店。

    在去酒店的出租车上,沈一穷问出了周嘉鱼也在困惑的问题,他道:“先生,那个娃娃到底是什么?”

    林逐水不答反问说:“周嘉鱼,你看见了吧?”

    周嘉鱼被问的懵了片刻,但很快反应过来林逐水问的什么,他到:“林先生是说那娃娃上的黑气?”

    林逐水道:“对。”

    周嘉鱼道:“那黑气代表了什么?”

    林逐水说:“怨恨,她孩子对她的怨恨。”他缓声道,“事情还没完。”他说完便安静了下来。

    沈一穷露出恍然之色。

    周嘉鱼还是有些不明白,但大致的缕清了思路。

    阮云婕几年前怀孕,孩子却因病流产,她舍不得将孩子丢掉,便将孩子的尸骨用玻璃罐保存了下来。之后又似乎去了泰国一趟,用了些邪法留下了孩子的灵魂,并且凭借此术,运势一飞冲天,成了当红影后。

    周嘉鱼在思考的时候,敏感的觉得这个故事的哪一环出了问题,他想了一会儿,终是找到了阮云婕说法里的破绽——如果说阮云婕真的是很疼爱孩子,怎么会舍得将她的灵魂留下不让孩子去投胎,甚至于可能是将之灵魂锁在奇怪的金属木偶里。而且看她知道真相时的态度,显然对此事完全知情,并不是被人欺骗。还有她那肚子上被剥掉的一块皮……

    周嘉鱼道对着祭八道:“阮云婕是在撒谎么?”

    祭八说:“你觉得她在撒谎?”

    周嘉鱼说:“对,我总感觉她的态度有些奇怪。”

    祭八说:“人会骗人,其他的东西却不会,与其听她说,倒不如仔细看。”

    “也是。”周嘉鱼点点头。

    三人到了酒店,很快各自回房休息。

    周嘉鱼也有点累了,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正欲入睡,却忽的听到耳边有孩童的哭啼之声。他起初还以为那是他的错觉,但那哭声竟是越来越响,最后刺的周嘉鱼脑袋疼。他从床上爬起来,惊恐道:“祭八,你听见了吧?”

    祭八说:“哭声?”

    周嘉鱼说:“对!”

    祭八说:“哪里传来的……”

    周嘉鱼仔细听了听,表情僵住了:“好像是右边的房间……”

    祭八:“……”

    右边的房间,住的是林逐水。

    周嘉鱼说:“震惊!著名风水大师林逐水深夜酒店产子……”

    祭八:“……你有本事当着林逐水面说。”

    周嘉鱼理直气壮:“我没本事。”

    祭八:“……”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看到一个读者的评论:

    我懂了!我了然了!祭八就是林逐水的鸡儿啊,他上辈子没有得到满足!所以他澳门葡京网上娱乐过来!为了和谐而奋斗!真是一个好祭八啊!by我就是你的好逑

    今天也有红包还是昨天的规矩100个,前66和后随机38,一般我都是当天晚上或者第二天发,啾咪大家!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咸鱼胖次 的火箭炮x1,地雷x1

    感谢 阿九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kilig丶 的手榴弹x1

    感谢 西子的小跟班 的地雷x3

    感谢 哈密瓜 的地雷x2

    感谢 點點。 的地雷x2感谢 滚滚 的地雷x2

    感谢 新生 的地雷x1感谢 细雨霏微 的地雷x1

    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感谢 玻璃杯子渣 的地雷x1

    感谢 沐凉萱 的地雷x1感谢 殿下十六 的地雷x1

    感谢 卿有礼 的地雷x1感谢 kks 的地雷x1

    感谢 东不啦>v< 的地雷x1

    感谢 没有牙齿的节操 的地雷x1感谢 梨子夏 的地雷x1

    感谢 想吃小龙虾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

    感谢 焦糖米布丁 的地雷x1感谢 天残脑细胞 的地雷x1

    感谢 菊中流金 的地雷x1

    感谢 玉玉 的地雷x1感谢 风太大我没听q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灵茂 的地雷x1感谢 失忆间隙_ 的地雷x1

    感谢 雕龙的狗子 的地雷x1感谢 甜文作者西隆平 的地雷x1感谢 melody桜 的地雷x1

    感谢 佛狸祠清涧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exm 的地雷x1感谢 四水 的地雷x1

    感谢 美人鱼叽叽叽叽叽 的地雷x1感谢 半寸日光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