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葬礼(www.alaquairum.net)
    葬礼

    唢呐吹奏的哀乐, 热闹之中带着一股子诡异的味道。

    周嘉鱼没敢多看, 头微微低着,余光注视那一串白影,飘飘忽忽的消失在了丛林的深处。歌声由近及远,也变得模糊不清。

    一切结束后, 已是天光乍破,阳光从树梢缝隙上投射到地面上, 他们熬过了最难熬的时间,终于等到了白天。

    “真的是脏东西么?”周嘉鱼收拾营地的,熄灭火种的时候心里有点疑惑, “你前一天晚上看见的脏东西什么样?”

    一提到这个,徐入妄的脸色就十分微妙,他道:“你真要听?”

    周嘉鱼说:“你说吧。”

    徐入妄说:“我不是坐在火堆边上么, 结果好像在林子里看见一个挂着的人。”

    周嘉鱼:“……”

    徐入妄说:“白衣服, 长头发, 挂在树梢上面,好像歪着头往这边看。”

    周嘉鱼说:“看的那么仔细?”

    徐入妄苦笑:“能不仔细么, 就他妈的在我脑袋边上。”

    周嘉鱼道:“那你咋办的……”。

    徐入妄叹气:“我师父说过, 只要这东西没主动招惹你,就当做没看见。”于是徐入妄就僵着身体,硬生生的挨到了早晨。

    快要天亮的时候,他又往那处看了一眼, 发现那东西不见了,这才松了口气。

    两人表情都心有余悸, 这还没进村就遇到这么多事儿,看来这村子风水是真的不好。

    周嘉鱼边往前走边嘟囔,说不跟着国家政策走吧,这要是火葬了根本没有诈尸的机会,用罐儿一装,简单方便又快捷。

    徐入妄在旁边听了无奈道:“你这觉悟咋不去考公务员呢?”

    周嘉鱼说:“没办法,干了坏事儿,有案底了。”

    徐入妄惊讶道:“你这样还能干坏事儿啊?”

    周嘉鱼故意冷哼一声:“我干的坏事儿,可是超出了你的想象。”

    徐入妄想了想:“也对,兔子急了不也咬人么。”

    周嘉鱼:“……”

    两人走着走着,周嘉鱼突然惊呼一声:“哎?这是不是路?”

    徐入妄定睛一看,发现他们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石头做的小路,小路上杂草很少,看得出经常有人走动的样子。

    徐入妄道:“终于到了!!”他又仔细的掐算了一下方位,确认方位之后两人一路狂奔。

    二十分钟后,气喘吁吁的周嘉鱼和徐入妄到达了那个村子的村口,村口处放着一块大石,上面用小篆写着“黑岩村”三个大字。

    周嘉鱼过去之后,居然看见工作人员在那儿摆了个小摊,见他们过来,笑眯眯道:“你们来啦?”

    徐入妄道:“我们是第几个?”

    工作人员说:“第二三个,谭映雪昨天就到了。”

    徐入妄想起了谭映雪断裂手链上的珠子,道:“她人没事儿吧?”

    工作人员说:“没事啊,你们的住处是村东头的木屋,有什么问题,可以先找村长问一问,当然,有些问题人村长不一定愿意答。”

    周嘉鱼道:“走吧,入妄。”

    徐入妄道:“走,先去吃点东西。”

    经过这几天的奔波,总算到达了目的地,精神总算是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了。

    周嘉鱼进村之后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村子果然是一点现代的痕迹都找不到,屋子要么是石头的,要么是木头的,最高不超过两层。

    现在是白天,村子里倒是也有人在走动,见到外来者的他们表情有些警惕,搞得周嘉鱼想上前去搭搭话都不好意思。

    徐入妄更不可能了,他本来就高大,剃了个光头嘴上叼根烟,简直就像那种刚从牢里出来的服刑人员,周嘉鱼见了都想躲。

    徐入妄说:“这村子,很讲究啊。”

    周嘉鱼道:“什么意思?”

    徐入妄指了指一家人的门口:“你看,他们每家每户门口都挂着镜子。”

    周嘉鱼说:“哎?挂着是挂着,但是为什么是倒挂……”挂镜子这事儿,也有讲究,不可倒挂,不可对着东方,不能照进邻居家的门儿。

    徐入妄摸着下巴没说话。

    不过周嘉鱼进来之后,倒是确定那股子黑气的确是从村子这边冒出来的,具体位置似乎在离村子不远的山丘上。

    周嘉鱼和徐入妄边走边看,很快到了自己住的房间,房间上挂着两人姓氏。周嘉鱼注意到屋子周围撒了一圈黄色的粉末,他用手沾了点嗅了嗅:“雄黄粉,驱虫的,工作人员撒的吧。”

    徐入妄道:“倒也有心。”

    他们各自进了各自的屋子,稍作休憩之后,便决定抓紧时间找村长了解一下情况。

    村长的住所是这村子里唯一一个两层的小木楼,外面还晾着一些鱼干之类的干货,想来是在为过冬做准备。

    周嘉鱼敲敲门,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是来这儿参加比赛的。”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周嘉鱼和徐入妄走进去,发现谭映雪居然也在屋子里,只是她的脸色有些僵,完全不见比赛刚开始时的放松。

    “你们也来啦。”村长说,“坐吧。”

    周嘉鱼和徐入妄对视一眼,在谭映雪旁边坐下。

    “你们可来得真是时候。”村长吐了口烟,露出被劣质烟熏得漆黑的牙,他道,“再晚一天就麻烦了。”

    周嘉鱼和徐入妄都没明白,谭映雪在旁边轻声道:“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去墓地的。”

    周嘉鱼瞬间明白了谭映雪的意思,他道:“有人……去世了?”

    谭映雪点点头:“今天早晨走的。”

    村长似乎心情也不大好,连客套的笑容都挤不出来,他道:“你们准备准备吧,晚上九点左右就出发。”

    周嘉鱼说:“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么……”。

    村长瞅了他一眼,用沙哑烟嗓说:“到时候,跟着走就行,别出声儿,我们忌讳这个。”

    周嘉鱼点点头。

    村长说:“走吧,有什么事儿明天再来找我,等下葬之后,你们可以调查一下墓地,平时我们可不乐意去那儿。”

    言下之意,便是叫三人走了。

    谭映雪先站起来,一言不发的往外去了,周嘉鱼和徐入妄跟在后面,也出了屋子。

    三人随便找了个角落,谭映雪苦笑道:“这村子不正常。”

    周嘉鱼道:“怎么?”

    谭映雪说:“我昨天先到的,刚到几个小时,就听说村子里死人了,好像是个老人,提水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年龄太大,就这么走了。”

    徐入妄沉默的听着。

    谭映雪道:“我当时凑巧也在那儿,老人被抬走的时候,我听见她好像叫着报应什么的。”

    徐入妄却是似笑非笑道:“你做出这个判断的原因,不止这个吧。”

    谭映雪看了徐入妄一眼。

    周嘉鱼没说话,他也感觉谭映雪隐瞒了东西,但是他们现在是竞争对手,谭映雪不愿意说出自己判断的东西,也是可以理解的。

    谭映雪稍作犹豫,说了一句:“村子里有东西,我师父给我的蛊虫,死了一半。”

    徐入妄表情僵住,周嘉鱼也有点愣。

    谭映雪叹气:“我就只和你们说这么多了,你们自己小心点。”她说完就转身离去,摆摆手道,“晚上见。”

    徐入妄说:“我觉得很不舒服。”

    周嘉鱼点点头。他的灵感比徐入妄要敏锐,一进到这村子整个人都觉得特别难受,刚才和村长谈话的时候,他甚至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但仔细寻找后,却觉得那可能只是自己的错觉。

    “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徐入妄说,“现在想也想不出什么东西,至少得先看了墓地是什么情况,才能做接下来的判断。”

    周嘉鱼同意了徐入妄的提议。他回了自己的住所,随便吃了点东西,便躺上了那张硬邦邦的木床,他说:“祭八,你觉得这要是恐怖片,我能是主角么?”

    祭八说:“其他的我不知道,一般问出这个问题的都不是主角。”

    周嘉鱼:“……”

    祭八道:“别怕,你脑子里有我在呢。”

    周嘉鱼心想你少来,我可没忘记你上次说我如果挂了你要重新寻找宿主的事儿。

    他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祭八聊着,疲惫的身体很快就陷入了梦境之中。

    几个小时后,周嘉鱼自然醒了,也不知是木床太硬,还是运动量过大,他总觉得浑身酸痛,特别是小腿。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下,现在是下午六点左右,离村长说的九点还有三个多小时。

    周嘉鱼去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又吃了点东西补充体力,然后去隔壁找了徐入妄。

    徐入妄还在睡,被周嘉鱼的敲门声闹醒,他道:“六点了?”

    周嘉鱼说:“嗯……”

    徐入妄说:“外面是什么声儿?”

    周嘉鱼说:“好像是在敲木头。”

    徐入妄道:“走,一起去看看。”

    两人出了门,才发现村落中央,几个人正在敲棺材。他们拿着铁锤,对着已经做好的棺材敲敲打打,像是在确定棺材足够坚固。

    徐入妄开玩笑似得说:“他们那么担心做什么,死人又不会爬起来。”

    他这话一出,周嘉鱼立马想到了林逐水给他算的那一卦——大凶。他道:“谁知道呢。”

    徐入妄也不吭声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全村都在为这丧事做准备。他们似乎不怎么使用现代的工具,连照明都是火把。

    整个村子安静的诡异,村民们静默的来来去去,脸上带着如蜡像版的僵硬表情。周嘉鱼在旁边看着,甚至产生了一种这些在他们面前行动的根本不是人类的错觉。

    徐入妄看起来感觉和周嘉鱼差不多,眉头一直皱着。

    时间转眼间就快要达到九点,谭映雪也来了,她手里还多了两件白色的衣服,说:“穿上吧。”

    “这什么?”周嘉鱼问。

    谭映雪说:“参加下葬的都得穿白衣,要去就穿。”她已经在外衣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外套。

    周嘉鱼接过来,有些犹豫,但还是穿上了。

    这衣服有些像手术服,直接套上去就是一身的白。

    “走吧。”谭映雪说,“估计要开始了。”

    三人便缓缓的走到了人群后面。

    九点一到,老人的遗体便被人送屋子里抬了出来,随后小心翼翼的放进棺材里。

    周嘉鱼隔得远,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他看到村长出现在了棺材旁边,手里拿着一个手掌大小的铜制摇铃,围着棺材缓缓行走,便摇便念叨着什么。

    徐入妄听懂了,说:“啧,第一次听见对着死人念金刚经的。”

    周嘉鱼道:“这有什么讲究?”

    徐入妄说:“这种下葬一般都是念往生咒,金刚经是压制阴邪之物的。”说白了吗,这玩意儿对于魂魄之类的伤害挺大,一般不会这么干。

    村长念完之后,吊高嗓子,大声道:“合棺——”

    棺材盖子被重重的合上,随后几个村中的青壮年走上前去,手中握着一尺七寸长的棺材钉,拿着锤子开始往里面敲。

    周嘉鱼看着他们把钉子全部敲了进去,只剩下一个圆环露在外面,他蹙眉道:“这不对吧,怎么全敲进去了?”

    徐入妄说:“我看他们这是在葬仇人呢。”

    一般棺材钉子都只会敲进去一半,因为说法便是如果全部敲入,会把死者的灵魂封在棺材里面。从葬礼一开始,大错小错不断,若是说不是故意的,那也太奇怪了。

    但他们是外人,对于人家的丧葬习俗也不好多做置喙。

    棺材封好,年轻力壮的四个年轻人将棺材抬了起来,队伍开始朝着墓地的方向缓缓移动。

    徐入妄手里握个火把,和周嘉鱼谭映雪走在队伍靠后的地方,队伍最后面还有个老人一边走,一边往地上撒米,嘴里念着谁都听不懂的话。

    穿着白衣的队伍,就这样缓缓的移动了起来,众人出了村,顺着狭窄的山路,前往已经被黑暗笼罩的墓地。

    周嘉鱼压低声音,对着徐入妄道:“你绝不觉得这场景有点熟悉?”。

    徐入妄也想起了什么,恍然道:“我们昨晚看见的不是脏东西,是这村子里的村民?”

    “好像是的。”周嘉鱼说,“谭映雪,你不是昨天到的么,你看见什么没有?”

    谭映雪皱眉头摇头:“我昨天到的时候已经很累了,倒下就睡,一觉睡到了今天早晨。”

    周嘉鱼道:“那就奇怪了……”

    他们正小声交谈,队伍里却是传来的唢呐滴滴答答的乐声,周嘉鱼曾经听到过的,女人的歌声也再次响起,只可惜她唱的是方言,周嘉鱼他们三个都听不太懂。

    墓地离村落似乎很远

    蜿蜒盘旋的山路,他们低着头缓缓赶路。从树丛中呼啸而出的山风,簌簌作响,乍一听,竟是有些像女子的嚎哭。

    夜色降临之后,周嘉鱼确定了黑雾的来源就是墓地。随着歌声,黑雾又开始扭动,简直像是在伴着哀乐跳一支怪异的舞。

    周嘉鱼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再次变得浓厚起来。

    徐入妄见他脸色不妙,小声道:“你没事吧?”

    周嘉鱼说:“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徐入妄说:“什么?”

    周嘉鱼说:“很不舒服。”

    徐入妄面露担忧,但都走到这儿了,总不能转身回去吧,于是只好让周嘉鱼忍耐一下。周遭的人都低着头不说话,乍一看简直像是一具具没有灵魂的尸体,只能僵直的迈着步子赶路。

    就这么一直往前走了一个多小时,周嘉鱼已经习惯了周遭那诡异的气氛,甚至偶尔还分神观察一下周围

    就在他以为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人的惨叫,随口便是一声巨响,周嘉鱼和徐入妄均是露出惊愕之色——那声音,是棺材重重砸在地上的声音……

    棺材在入土之前落地,是极为不好的征兆,一般抬棺手都会非常的注意。但根据他之前的惨叫,显然是他出了什么事。

    队伍一阵骚动,周嘉鱼在村民里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

    他稍作犹豫,还是挤到了最前面,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抬棺手,和静静摆放在一旁的棺材。

    抬棺手捂着脚惨叫,周嘉鱼用火光照了照,才发现他的脚上竟是一片血淋淋,顺着血迹看去,竟是有一颗钉子被埋在了他们行走的道路上。这村落里的人大多都穿的是草鞋,抬着重重的棺材一脚踩在钉子上,不受伤就怪了。

    “没事,是钉子。”周嘉鱼道。

    “不详!!不详啊!!”村长沙哑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声音里带着恐惧,他道,“钉子——钉子!”。

    周嘉鱼开始还没明白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身边的徐入妄,却是弯腰,将那钉子从土里拔了出来。钉子一尺七寸,顶部是圆环……这居然,是一颗棺材钉。

    徐入妄正欲发问,村长却是动作粗鲁的将那钉子从他的手里抢了过去,然后塞进了自己腰间挂着的包里,表情的扭曲的用方言说了一段话。周嘉鱼他们虽然听不懂,但也能隐约明白他是在骂脏话,只是骂的对象也不知道是谁了。

    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了队伍,村民们脸上皆是惶惑,村长咬着牙,硬是随手指了个青壮年,道:“你来,继续。”

    那青壮年显然也是十分的害怕,但不敢反驳,他们正欲在整理绳索,欲将那棺材抬起,周嘉鱼却忽的道:“等等……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徐入妄说:“嗯?”

    周嘉鱼的表情有点僵,说:“这、这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徐入妄说:“什么?”他开始还以为周嘉鱼说的是周围传来的声音,结果仔细听去,表情和周嘉鱼一样僵住了。

    掉在离他们不远处的棺材,竟是隐隐约约的传出咔擦咔擦的声音,这声音很轻,但在如此寂静夜里,却刺耳的吓人。

    “这、这声音是什么?”即便是谭映雪这么大胆子的人,此时也有点发毛,她说。

    周嘉鱼僵硬道:“像,像不像,有人在棺材里面……用指甲挠棺材盖……”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夜风呼啸之声伴着那诡异的咔擦声,所有人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

    “这……”周嘉鱼道,“这怎么办?”

    村长阴沉着脸色,咬牙道:“继续抬!”

    几个抬棺手都露出惊恐的表情,但在村长的咒骂下,还是不情愿的将准备将棺材抬起。

    周嘉鱼正想说,你们不打算打开看看么?万一棺材里的人没死呢?。

    谭映雪却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僵硬道:“死了,肯定死了,我虫子都没反应的。”

    周嘉鱼:“……”

    那怪异的声音刺的所有人都快疯了,几个抬棺手也因为恐惧无法将棺材顺利抬起,村长骂的格外厉害,甚至还差点出手打。最后实在是没办法,硬着头皮咬着牙说:“就在这儿开棺检查!”

    众人的神情都不太妙,似乎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意外。

    棺材上的七颗原本被钉死的钉子全部硬生生的启了下来,几人扶住棺材盖的手都在发抖,接着他们用力一掀,把棺材盖打开了,露出里面裹着白布的尸体。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几个青壮年绕着棺材检查了一圈,竟是在棺材里什么都没找到,然而那咔擦的声音还在继续,仔细听来,竟是从尸体处发出的。

    这下连村长的脸色都开始发青了。

    好在周嘉鱼这时候灵光一现,道:“这棺材底下一部分是不是空的?”

    村长看了他一眼。

    周嘉鱼说:“抬起来看看?”

    村长骂道:“抬起来!”

    几个青壮年,手软脚软,好不容易将那棺材抬起。

    周嘉鱼往地上瞧去,竟是看见一只蝎子,慢慢悠悠的从棺材底下溜了出来,刚才发出的声音,显然它便是那罪魁祸首。

    和灵异事件无关……众人见到此景,总算是松了口气,但同时心中又腾地升起疑惑,这蝎子,是什么时候塞进棺材底下的缝隙的?

    村长骂了一连串的脏话,让几人再次将棺材合上。只是他们运气却好像不太好,有一枚取下来的钉子居然出了问题,怎么都扎不进去,徐入妄接过来看了看,道:“拔的时候没弄好,搞弯了……估计是用不了了。”

    村长气得要死,想要找到那个拔钉子的蠢货,但夜色这么黑,当时又那么混乱,拔钉子的四人全是满目茫然,并不记得这是谁弄出来的。

    无奈之下,徐入妄说:“干脆就用六枚算了,之后补上。”

    “六枚不行,六枚不行。”村长念叨着,表情扭曲,“六枚要出大事,出大事——”他环顾四周,却是忽的有了想法,从兜里将之前扎到人脚的那枚钉子取了出来,然后叫人钉了上去。

    这次倒是顺顺利利的扎进棺材里了,棺材再次合上,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那种被恐惧消耗了力气的虚弱表情。

    “继续,走,继续,走!”经过这么一闹腾,之前算好的下葬时间有些耽误,村长催着棺材手门继续往前走。

    周嘉鱼也有种虚脱的感觉,他道:“如果我死了,千万别这么搞,烧了之后随便找个地儿把灰撒了就成。”

    徐入妄说:“你不是说要被做成罐儿么?”

    周嘉鱼说:“去他妈的罐儿,万一有人把我打碎了,那我岂不是很惨。”

    徐入妄说:“你考虑的很周到。”

    棺材被人抬着继续往前,所有人心里都在想着,千万可别再出什么事儿了。

    墓葬之地,似乎是在村子旁边的一坐小丘之上,那里的树木全部经过整修,留出了一片空地。

    走着蜿蜒的山路,周嘉鱼抬头看了看天,发现今天倒是天气很不错,天空中布满了灿烂的星辰,还有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夜幕上,投射下冷色的光。

    山风吹的人有些发冷,周嘉鱼看着他离那黑雾越来越近,最后到达了黑雾脚下。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一片整齐的墓地,大大小小的坟头整齐的排列着,坟头前还立着石碑,石碑上刻着逝者的名字。

    这一具棺材的下葬坑已经挖好了,就在进入墓地的小道右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从进到这墓地之后,就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腥气,但他见周围的人却没什么反应。

    遇到了那么多意外,总算是到达目的地,众人都有些放松,村长道:“下棺!”

    几个青年人便将棺材对准挖好的空穴,随后将沉重的棺材放下。

    然而谁都没想到,就在棺材放下之后,棺材旁边土里居然溢出了黑色的液体,还伴随着一股子腥味。

    天色太暗,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到这个景象,但周嘉鱼他们三个,却都看得清清楚楚。

    村长脸色大变,什么话也没有说,便直接叫人填土。

    于是几人便拿着一铲一铲的把土堆上去,他们离得近,自然也看到了那黑色的液体,各个脸色都白的像纸一样,最后还有人实在是没忍住,转身跑到林子里吐了出来。

    周嘉鱼对着徐入妄道:“血?”

    徐入妄说:“百分之八十……”

    谭映雪思量道:“是血,但不是人的。”她身边那些虫子对沾血的玩意儿非常敏感,所以在这事情上她也不是在胡诌。

    f

    好歹不是人血,几人的表情都松了一点。

    一铲一铲的泥土,盖上了棺材,直到填把棺材填成了一个小小的土坡,这事儿才算完。

    前面的石碑是之前就立好的,周嘉鱼看了上面的名字,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下葬总算是结束了,村长嘴里又叼起了烟,对着周嘉鱼他们道:“有墓碑没有土包的,就是尸首被偷走的,你们要调查,可以过去看看。”

    周嘉鱼顺着村长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几方比较特殊的墓地,墓地上的土被挖开了,露出里面的土坑和棺材。

    他们走近了一个被盗的地方,发现里面的棺材盖已经被掀开,尸体不见了踪影。

    “大概什么时候不见的?”周嘉鱼问。

    村长对他们的态度比之前稍微好一点,道:“也没有多久,半年之前开始的。”

    周嘉鱼心想都半年了这还不久,你们要是早点报案说不定案子都破了,当然,这话他没敢说,怕被打。

    徐入妄观察着墓地,大约也在思考,如果这墓地失窃是人干的,那做这件事的人的目的是什么。

    村长道:“你们在这儿看吧,我们要走了。”。

    周嘉鱼说:“走了?”

    村长点点头:“还有一些仪式没有举行完,得趁着天亮之前……”他吐了口烟,说周嘉鱼他们可以随便检查,但是不要碰墓地里的东西,这是他们这儿的规矩。

    “破坏规矩会什么样呢?”徐入妄突然问了句。

    村长的表情一下子阴沉下来,他冷冷道:“你们站的地方,是破坏规矩的人的最终归宿。”他说完就走,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徐入妄却是低声骂道:“简直是废话,说得好像不破坏规矩,这里就不是人的归宿一样。”生前再怎么精彩,百年之后,也是黄土一捧。

    村民们跟着村长走了,留下他们三个在墓地里。

    谭映雪叹气道:“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的,你们呢?”

    徐入妄说:“哈哈,有也不告诉你。”

    谭映雪:“……”

    周嘉鱼观察着墓地,他说:“我们去看看刚才下葬的那个吧。”

    徐入妄说:“怎么?”

    周嘉鱼道:“我觉得那土好像不太对劲。”

    于是三人又回到了刚才到达的地方,周嘉鱼弯下腰握了一把土,放在鼻间嗅了嗅:“湿的,肯定是血。”

    徐入妄说:“嗯……”

    周嘉鱼说:“你们觉得是怎么回事儿?”

    徐入妄说:“怨气太重?也不像啊,这还没下葬呢,墓先湿了。”

    谭映雪皱着眉头:“他们下葬的仪式太奇怪了,从头到尾都很奇怪。”这村子既然有特殊的下葬仪式,那就说明对死亡非常重视,可是遵循的古法,却只让人看到了他们对死亡的恐惧,丝毫看不到一点对逝者的怀念。

    “是啊。”周嘉鱼说,送葬这一路,没有一个人哭泣,甚至让人怀疑这个老人在村落里到底有没有亲人。

    三人都在思考着什么。

    墓地并没有太多的线索,周嘉鱼检查了几个被盗的地方,或许是墓碑上的信息太少了,他并没有发现被盗的几个人的共同点。

    徐如何和谭映雪也没什么头绪,最后在天光乍破时,三人决定先回村子里,之后再来。

    之前来这里,大约是抬着的棺材影响了速度,他们九点出发,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

    下山的速度倒是很快,一个小时后,三人回到了村落。

    他们到村落时,另外两个选手刚好进村,从这两人的外形看来,他们应该是遇到不少麻烦。

    “哇,你们什么时候到的!”那个白嫩的川渝小伙儿问。

    “我们昨天,谭映雪前天。”周嘉鱼说,“你们错过了一场葬礼。”他本来想说你们运气不好,但仔细想想,赶着参加葬礼,这算什么好运气。

    小伙儿说:“好吧,谢谢啦,我知道你叫周嘉鱼,你可以叫我渝小面。”

    周嘉鱼:“……小面?”

    渝小面说:“对啊。”

    周嘉鱼:“……好名字,听起来就很好吃。”

    渝小面道:“我们先去放行李,拜拜。”

    周嘉鱼看着他走远了,徐入妄在旁边说:“怎么,这是你的菜啊?”。

    周嘉鱼瞅了他一眼:“他是不是我的菜不知道,反正你不是我的菜。”

    徐入妄委屈的说:“你为什么要嫌弃我,我那么喜欢你。”

    周嘉鱼说:“你秃了,还没变强,我对你很失望。”

    徐入妄:“……”

    谭映雪在旁边哈哈大笑,说你们可真逗乐。估计她以为这两人是在开玩笑,殊不知周嘉鱼和徐入妄是在认真的讨论人生大事。

    最后徐入妄失落而去,周嘉鱼看着他的背影,被朝着他喊了一句:“徐入妄——”

    徐入妄惊喜扭头。

    周嘉鱼说:“你脑袋居然真的在反光耶!”

    徐入妄:“操!”耶个屁啊耶!

    作者有话要说:周嘉鱼:要是先生喜欢我,我吃一吨粑粑。

    林逐水:你是想骗吃骗喝?

    虽然做防盗的时候猜到肯定会有人受影响,但看到某些言论还是满难过的。晋江高v用户千字三分,也就是说一章九千字,也才两毛八,十章两块八,坐一次公交车的费用而已。但是即便如此也有人会责怪我防盗。之前两本书写的是快穿,因为担心有姑娘跳世界从头到尾都没有设置防盗,现在设了50%,被人喊着退钱。我现在就靠文的收入生活,大家互相理解一下吧。最后谢谢买正版的天使们,真的谢谢你们的支持,让我有动力继续往前。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2

    感谢 墨暨 的火箭炮x1

    感谢 哈密瓜 的手榴弹x1

    感谢 lecamilia 的手榴弹x1

    感谢 文周周 的地雷x4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3

    感谢 咪啾 的地雷x3

    感谢 卖花声煞 的地雷x2

    感谢 陆陆 的地雷x2

    感谢 薄荷密 的地雷x2

    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2感谢 18993197 的地雷x2

    感谢 百里烟城 的地雷x1感谢 大西瓜君 的地雷x1

    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

    感谢 叶落无声化为泥 的地雷x1感谢 十七 的地雷x1

    感谢 百叶落尘 的地雷x1感谢 鱼 的地雷x1

    感谢 霖 的地雷x1感谢 陆仁贾 的地雷x1

    感谢 y1抹ㄟ夏忧 的地雷x1感谢 21867419 的地雷x1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1感谢 清乐 的地雷x1

    感谢 时光如槿 的地雷x1感谢 洛琹 的地雷x1

    感谢 樨楝 的地雷x1感谢 独眼仰望 的地雷x1

    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1感谢 啊诤 的地雷x1感谢 StillIce 的地雷x1

    感谢 唉 的地雷x1感谢 sungkyu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落苏K 的地雷x1

    感谢 阿卡婷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焱夏夏啊 的地雷x1感谢 雪原白狼 的地雷x1

    感谢 三硝基甲苯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感谢 雅风 的地雷x1

    感谢 淕漓 的地雷x1感谢 一夕 的地雷x1

    感谢 欧氏咸鱼 的地雷x1感谢 半路人 的地雷x1

    感谢 脚毛 的地雷x1感谢 建国前一秒成妖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