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葬礼(www.alaquairum.net)
    葬礼

    唢呐吹奏的哀乐, 热闹之中带着一股子诡异的味道。

    周嘉鱼没敢多看, 头微微低着,余光注视那一串白影,飘飘忽忽的消失在了丛林的深处。歌声由近及远,也变得模糊不清。

    一切结束后, 已是天光乍破,阳光从树梢缝隙上投射到地面上, 他们熬过了最难熬的时间,终于等到了白天。

    “真的是脏东西么?”周嘉鱼收拾营地的,熄灭火种的时候心里有点疑惑, “你前一天晚上看见的脏东西什么样?”

    一提到这个,徐入妄的脸色就十分微妙,他道:“你真要听?”

    周嘉鱼说:“你说吧。”

    徐入妄说:“我不是坐在火堆边上么, 结果好像在林子里看见一个挂着的人。”

    周嘉鱼:“……”

    徐入妄说:“白衣服, 长头发, 挂在树梢上面,好像歪着头往这边看。”

    周嘉鱼说:“看的那么仔细?”

    徐入妄苦笑:“能不仔细么, 就他妈的在我脑袋边上。”

    周嘉鱼道:“那你咋办的……”。

    徐入妄叹气:“我师父说过, 只要这东西没主动招惹你,就当做没看见。”于是徐入妄就僵着身体,硬生生的挨到了早晨。

    快要天亮的时候,他又往那处看了一眼, 发现那东西不见了,这才松了口气。

    两人表情都心有余悸, 这还没进村就遇到这么多事儿,看来这村子风水是真的不好。

    周嘉鱼边往前走边嘟囔,说不跟着国家政策走吧,这要是火葬了根本没有诈尸的机会,用罐儿一装,简单方便又快捷。

    徐入妄在旁边听了无奈道:“你这觉悟咋不去考公务员呢?”

    周嘉鱼说:“没办法,干了坏事儿,有案底了。”

    徐入妄惊讶道:“你这样还能干坏事儿啊?”

    周嘉鱼故意冷哼一声:“我干的坏事儿,可是超出了你的想象。”

    徐入妄想了想:“也对,兔子急了不也咬人么。”

    周嘉鱼:“……”

    两人走着走着,周嘉鱼突然惊呼一声:“哎?这是不是路?”

    徐入妄定睛一看,发现他们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石头做的小路,小路上杂草很少,看得出经常有人走动的样子。

    徐入妄道:“终于到了!!”他又仔细的掐算了一下方位,确认方位之后两人一路狂奔。

    二十分钟后,气喘吁吁的周嘉鱼和徐入妄到达了那个村子的村口,村口处放着一块大石,上面用小篆写着“黑岩村”三个大字。

    周嘉鱼过去之后,居然看见工作人员在那儿摆了个小摊,见他们过来,笑眯眯道:“你们来啦?”

    徐入妄道:“我们是第几个?”

    工作人员说:“第二三个,谭映雪昨天就到了。”

    徐入妄想起了谭映雪断裂手链上的珠子,道:“她人没事儿吧?”

    工作人员说:“没事啊,你们的住处是村东头的木屋,有什么问题,可以先找村长问一问,当然,有些问题人村长不一定愿意答。”

    周嘉鱼道:“走吧,入妄。”

    徐入妄道:“走,先去吃点东西。”

    经过这几天的奔波,总算到达了目的地,精神总算是可以稍微放松一点了。

    周嘉鱼进村之后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村子果然是一点现代的痕迹都找不到,屋子要么是石头的,要么是木头的,最高不超过两层。

    现在是白天,村子里倒是也有人在走动,见到外来者的他们表情有些警惕,搞得周嘉鱼想上前去搭搭话都不好意思。

    徐入妄更不可能了,他本来就高大,剃了个光头嘴上叼根烟,简直就像那种刚从牢里出来的服刑人员,周嘉鱼见了都想躲。

    徐入妄说:“这村子,很讲究啊。”

    周嘉鱼道:“什么意思?”

    徐入妄指了指一家人的门口:“你看,他们每家每户门口都挂着镜子。”

    周嘉鱼说:“哎?挂着是挂着,但是为什么是倒挂……”挂镜子这事儿,也有讲究,不可倒挂,不可对着东方,不能照进邻居家的门儿。

    徐入妄摸着下巴没说话。

    不过周嘉鱼进来之后,倒是确定那股子黑气的确是从村子这边冒出来的,具体位置似乎在离村子不远的山丘上。

    周嘉鱼和徐入妄边走边看,很快到了自己住的房间,房间上挂着两人姓氏。周嘉鱼注意到屋子周围撒了一圈黄色的粉末,他用手沾了点嗅了嗅:“雄黄粉,驱虫的,工作人员撒的吧。”

    徐入妄道:“倒也有心。”

    他们各自进了各自的屋子,稍作休憩之后,便决定抓紧时间找村长了解一下情况。

    村长的住所是这村子里唯一一个两层的小木楼,外面还晾着一些鱼干之类的干货,想来是在为过冬做准备。

    周嘉鱼敲敲门,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是来这儿参加比赛的。”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周嘉鱼和徐入妄走进去,发现谭映雪居然也在屋子里,只是她的脸色有些僵,完全不见比赛刚开始时的放松。

    “你们也来啦。”村长说,“坐吧。”

    周嘉鱼和徐入妄对视一眼,在谭映雪旁边坐下。

    “你们可来得真是时候。”村长吐了口烟,露出被劣质烟熏得漆黑的牙,他道,“再晚一天就麻烦了。”

    周嘉鱼和徐入妄都没明白,谭映雪在旁边轻声道:“他们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去墓地的。”

    周嘉鱼瞬间明白了谭映雪的意思,他道:“有人……去世了?”

    谭映雪点点头:“今天早晨走的。”

    村长似乎心情也不大好,连客套的笑容都挤不出来,他道:“你们准备准备吧,晚上九点左右就出发。”

    周嘉鱼说:“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么……”。

    村长瞅了他一眼,用沙哑烟嗓说:“到时候,跟着走就行,别出声儿,我们忌讳这个。”

    周嘉鱼点点头。

    村长说:“走吧,有什么事儿明天再来找我,等下葬之后,你们可以调查一下墓地,平时我们可不乐意去那儿。”

    言下之意,便是叫三人走了。

    谭映雪先站起来,一言不发的往外去了,周嘉鱼和徐入妄跟在后面,也出了屋子。

    三人随便找了个角落,谭映雪苦笑道:“这村子不正常。”

    周嘉鱼道:“怎么?”

    谭映雪说:“我昨天先到的,刚到几个小时,就听说村子里死人了,好像是个老人,提水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年龄太大,就这么走了。”

    徐入妄沉默的听着。

    谭映雪道:“我当时凑巧也在那儿,老人被抬走的时候,我听见她好像叫着报应什么的。”

    徐入妄却是似笑非笑道:“你做出这个判断的原因,不止这个吧。”

    谭映雪看了徐入妄一眼。

    周嘉鱼没说话,他也感觉谭映雪隐瞒了东西,但是他们现在是竞争对手,谭映雪不愿意说出自己判断的东西,也是可以理解的。

    谭映雪稍作犹豫,说了一句:“村子里有东西,我师父给我的蛊虫,死了一半。”

    徐入妄表情僵住,周嘉鱼也有点愣。

    谭映雪叹气:“我就只和你们说这么多了,你们自己小心点。”她说完就转身离去,摆摆手道,“晚上见。”

    徐入妄说:“我觉得很不舒服。”

    周嘉鱼点点头。他的灵感比徐入妄要敏锐,一进到这村子整个人都觉得特别难受,刚才和村长谈话的时候,他甚至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但仔细寻找后,却觉得那可能只是自己的错觉。

    “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徐入妄说,“现在想也想不出什么东西,至少得先看了墓地是什么情况,才能做接下来的判断。”

    周嘉鱼同意了徐入妄的提议。他回了自己的住所,随便吃了点东西,便躺上了那张硬邦邦的木床,他说:“祭八,你觉得这要是恐怖片,我能是主角么?”

    祭八说:“其他的我不知道,一般问出这个问题的都不是主角。”

    周嘉鱼:“……”

    祭八道:“别怕,你脑子里有我在呢。”

    周嘉鱼心想你少来,我可没忘记你上次说我如果挂了你要重新寻找宿主的事儿。

    他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祭八聊着,疲惫的身体很快就陷入了梦境之中。

    几个小时后,周嘉鱼自然醒了,也不知是木床太硬,还是运动量过大,他总觉得浑身酸痛,特别是小腿。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下,现在是下午六点左右,离村长说的九点还有三个多小时。

    周嘉鱼去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又吃了点东西补充体力,然后去隔壁找了徐入妄。

    徐入妄还在睡,被周嘉鱼的敲门声闹醒,他道:“六点了?”

    周嘉鱼说:“嗯……”

    徐入妄说:“外面是什么声儿?”

    周嘉鱼说:“好像是在敲木头。”

    徐入妄道:“走,一起去看看。”

    两人出了门,才发现村落中央,几个人正在敲棺材。他们拿着铁锤,对着已经做好的棺材敲敲打打,像是在确定棺材足够坚固。

    徐入妄开玩笑似得说:“他们那么担心做什么,死人又不会爬起来。”

    他这话一出,周嘉鱼立马想到了林逐水给他算的那一卦——大凶。他道:“谁知道呢。”

    徐入妄也不吭声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全村都在为这丧事做准备。他们似乎不怎么使用现代的工具,连照明都是火把。

    整个村子安静的诡异,村民们静默的来来去去,脸上带着如蜡像版的僵硬表情。周嘉鱼在旁边看着,甚至产生了一种这些在他们面前行动的根本不是人类的错觉。

    徐入妄看起来感觉和周嘉鱼差不多,眉头一直皱着。

    时间转眼间就快要达到九点,谭映雪也来了,她手里还多了两件白色的衣服,说:“穿上吧。”

    “这什么?”周嘉鱼问。

    谭映雪说:“参加下葬的都得穿白衣,要去就穿。”她已经在外衣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的外套。

    周嘉鱼接过来,有些犹豫,但还是穿上了。

    这衣服有些像手术服,直接套上去就是一身的白。

    “走吧。”谭映雪说,“估计要开始了。”

    三人便缓缓的走到了人群后面。

    九点一到,老人的遗体便被人送屋子里抬了出来,随后小心翼翼的放进棺材里。

    周嘉鱼隔得远,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他看到村长出现在了棺材旁边,手里拿着一个手掌大小的铜制摇铃,围着棺材缓缓行走,便摇便念叨着什么。

    徐入妄听懂了,说:“啧,第一次听见对着死人念金刚经的。”

    周嘉鱼道:“这有什么讲究?”

    徐入妄说:“这种下葬一般都是念往生咒,金刚经是压制阴邪之物的。”说白了吗,这玩意儿对于魂魄之类的伤害挺大,一般不会这么干。

    村长念完之后,吊高嗓子,大声道:“合棺——”

    棺材盖子被重重的合上,随后几个村中的青壮年走上前去,手中握着一尺七寸长的棺材钉,拿着锤子开始往里面敲。

    周嘉鱼看着他们把钉子全部敲了进去,只剩下一个圆环露在外面,他蹙眉道:“这不对吧,怎么全敲进去了?”

    徐入妄说:“我看他们这是在葬仇人呢。”

    一般棺材钉子都只会敲进去一半,因为说法便是如果全部敲入,会把死者的灵魂封在棺材里面。从葬礼一开始,大错小错不断,若是说不是故意的,那也太奇怪了。

    但他们是外人,对于人家的丧葬习俗也不好多做置喙。

    棺材封好,年轻力壮的四个年轻人将棺材抬了起来,队伍开始朝着墓地的方向缓缓移动。

    徐入妄手里握个火把,和周嘉鱼谭映雪走在队伍靠后的地方,队伍最后面还有个老人一边走,一边往地上撒米,嘴里念着谁都听不懂的话。

    穿着白衣的队伍,就这样缓缓的移动了起来,众人出了村,顺着狭窄的山路,前往已经被黑暗笼罩的墓地。

    周嘉鱼压低声音,对着徐入妄道:“你绝不觉得这场景有点熟悉?”。

    徐入妄也想起了什么,恍然道:“我们昨晚看见的不是脏东西,是这村子里的村民?”

    “好像是的。”周嘉鱼说,“谭映雪,你不是昨天到的么,你看见什么没有?”

    谭映雪皱眉头摇头:“我昨天到的时候已经很累了,倒下就睡,一觉睡到了今天早晨。”

    周嘉鱼道:“那就奇怪了……”

    他们正小声交谈,队伍里却是传来的唢呐滴滴答答的乐声,周嘉鱼曾经听到过的,女人的歌声也再次响起,只可惜她唱的是方言,周嘉鱼他们三个都听不太懂。

    墓地离村落似乎很远

    蜿蜒盘旋的山路,他们低着头缓缓赶路。从树丛中呼啸而出的山风,簌簌作响,乍一听,竟是有些像女子的嚎哭。

    夜色降临之后,周嘉鱼确定了黑雾的来源就是墓地。随着歌声,黑雾又开始扭动,简直像是在伴着哀乐跳一支怪异的舞。

    周嘉鱼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再次变得浓厚起来。

    徐入妄见他脸色不妙,小声道:“你没事吧?”

    周嘉鱼说:“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徐入妄说:“什么?”

    周嘉鱼说:“很不舒服。”

    徐入妄面露担忧,但都走到这儿了,总不能转身回去吧,于是只好让周嘉鱼忍耐一下。周遭的人都低着头不说话,乍一看简直像是一具具没有灵魂的尸体,只能僵直的迈着步子赶路。

    就这么一直往前走了一个多小时,周嘉鱼已经习惯了周遭那诡异的气氛,甚至偶尔还分神观察一下周围

    就在他以为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人的惨叫,随口便是一声巨响,周嘉鱼和徐入妄均是露出惊愕之色——那声音,是棺材重重砸在地上的声音……

    棺材在入土之前落地,是极为不好的征兆,一般抬棺手都会非常的注意。但根据他之前的惨叫,显然是他出了什么事。

    队伍一阵骚动,周嘉鱼在村民里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

    他稍作犹豫,还是挤到了最前面,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抬棺手,和静静摆放在一旁的棺材。

    抬棺手捂着脚惨叫,周嘉鱼用火光照了照,才发现他的脚上竟是一片血淋淋,顺着血迹看去,竟是有一颗钉子被埋在了他们行走的道路上。这村落里的人大多都穿的是草鞋,抬着重重的棺材一脚踩在钉子上,不受伤就怪了。

    “没事,是钉子。”周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