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决赛
    最后, 赢了牌的黄鼠狼非常坚决的拒绝了沈一穷的夜晚邀约, 其态度之冷淡,神情之厌恶,让人都非常疑惑一只哺乳类动物为什么可以做出如此生动的表情。

    这次吃晚饭林逐水没过来,周嘉鱼把他在林家遇到的事儿, 当聊天一样和沈一穷说了。

    沈一穷正在吃周嘉鱼做的蒜泥白肉,不得不说周嘉鱼的刀工还是很过关的, 肉片三分肥七分瘦,切成薄薄一块,底菜是黄瓜丝, 肉片浸润在汤汁里,极为入味又丝毫不腻,很是美味。他含糊道:“我都还没去过呢。”

    周嘉鱼道:“你都还没去过?”

    沈一穷道:“我的实力还差的远, 先生只会在他觉得合适的时候带人去, 我们四个里面, 也就大师兄和二师兄去过。”

    周嘉鱼道:“哦……”

    他们又聊到决赛,沈暮四同周嘉鱼说了他参赛的那年决赛发生的事儿。

    “当时在深山里待了有半个多月吧。”沈暮四说, “我都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里面了。”

    “你们是在寻龙脉?”周嘉鱼依稀记得沈一穷曾经说过。

    “嗯。”沈暮四说, “那片山基本没人,还有狼。”。

    周嘉鱼感叹:“你们可真厉害,介意我问一下那年比赛的奖品是什么么?”

    沈暮四说:“是一方墨。”

    周嘉鱼道:“墨?”

    沈暮四点点头:“非常珍贵的古墨。现如今制墨方法已经流失,那方墨已是孤品。”

    虽然言语简洁, 但周嘉鱼也大致能明白这东西的珍贵。

    沈暮四说:“每次比赛,奖品都是非常诱人的, 奖品只有一份,只有最优秀的那个才有资格得到。”

    周嘉鱼点点头,他想到了白天林逐水对他说的话,到底是有些惴惴不安,心想不会真的看见行走的尸体什么的吧。

    沈暮四却好似知道他在想什么,道:“我看了你们半决赛的视频,结果胆子最大的居然是谭映雪?”主动检查了尸体,也没有被吓的吱哇乱叫,反观几个男人,都怂怂的。

    “她确实是胆子大。”周嘉鱼道。

    沈暮四说:“她应该是专门练过,尸体见了不少,别看她师父一副温柔似水的样子,也是个玩蛊的高人。”

    的确,能当上比赛的评委,陈晓茹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决赛的时候小心点吧。”沈暮四最后说了一句,“有时候人比那些东西可怕多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周嘉鱼都每天认真努力的窝在屋子里画符。

    沈一穷对他这么勤劳表示惊讶,周嘉鱼愁眉苦脸的说:“先生帮我算了,说是我有大凶之兆,符能救我一命。”

    沈一穷没说话,把目光移到周嘉鱼的胸上,说:“大不起来吧……

    周嘉鱼:“……”他有时候真的想给沈一穷脑袋上来那么两下。

    不过这么一打岔,他好像没有太怕了。

    比赛的日子一天天的靠近,周嘉鱼越来越紧张,日日沉迷撸黄鼠狼。黄鼠狼一开始还很高兴的瘫倒让他撸,结果后几天却是躲起来了,还得周嘉鱼翻箱倒柜的找。他不开心道:“它为什么不让我摸了?”

    沈一穷嘴里好像总在吃东西,这会儿啃着周嘉鱼昨天卤的鸡脚,说:“别撸了,你没看它头都要给你撸秃了么?”

    周嘉鱼:“没那么严重吧……”

    沈一穷把自己手机掏出来:“我昨天给它拍的,你自己看。”

    周嘉鱼看了相册,里面有黄鼠狼以前的照片做对比,他仔细观摩之后,惊了:“卧槽,真的让我摸成地中海了?”

    沈一穷点点头。

    周嘉鱼消沉道:“我对不起它。”没有黄鼠狼撸的他,就是一只失去梦想的咸鱼。

    他失落的回了房,黄鼠狼见他走了,从客厅的角落里窜出来。

    沈一穷吐了骨头,很不负责任的说:“看看,看看,你家冰淇淋心情多低落啊,马上就要比赛了,他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你却舍不得自己脑门儿上的毛。”

    黄鼠狼用那双黑色的小眼睛,对着沈一穷投去极为幽怨的目光,像是在说,你他娘的年少秃顶你不急啊?

    不过沈一穷的话还是起了效果,至少第二天,周嘉鱼又撸到了黄鼠狼,只不过撸的时间严格的控制在三十分钟,多一分钟都不行的。

    决赛的时间,是在入秋之后,天气转凉,是丰收的季节。

    至于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个时间决赛,虽然官方不承认,但选手们一致认为是怕他们在比赛过程中迷路然后就这么饿死了,至少这个季节野果什么刚成熟,还能勉强撑撑。

    周嘉鱼把他休息时画的所有符纸全部都带上了,还和家中的沈暮四和黄鼠狼依依惜别。

    然后和林逐水沈一穷奔赴机场。

    比赛的大致地点已经定下,是比较靠北的一座小城,周嘉鱼查了之后发现那小城处于边境,到处都是原始森林,经常有人失踪。

    周嘉鱼在飞机上不安的说:“先生,我们比赛到底是在哪儿啊?”

    林逐水淡淡道:“不知道。”

    周嘉鱼说:“很危险吗?”

    沈一穷在旁边说:“大凶!大凶!”

    周嘉鱼:“……你闭嘴。”

    林逐水温声道:“其实,输掉比赛这个结果,可能比比赛过程会更危险。”

    周嘉鱼决定什么都不问了,安静的缩在椅子上,假装自己是一条飘在风中的咸鱼。

    几个小时的飞机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坐上了接待人的车,直奔酒店。

    接待人一如既往的热情,介绍着这座城市的情况,还说这里的羊肉特别好吃,有机会一定要尝尝。

    林逐水向来不喜欢说话,周嘉鱼无心聊天,于是只剩下沈一穷这个话痨和接待人热切的你来我往,快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开始兄弟相称。

    最后沈一穷还有点恋恋不舍,和人约定好了有时间去吃羊腰子。

    周嘉鱼拖着行李回房,比赛的时间在一周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集合的时间提前了这么久。

    晚上的时候,周嘉鱼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徐入妄,他本以为自己够焦虑了,结果看到徐入妄之后整个人惊呆了,说:“徐入妄,你头发呢?”

    徐入妄说:“没了,什么都没了。”

    周嘉鱼“……”只见徐入妄那一头黑色的头发全都没了,顶着个秃瓢,简直像个刚从寺庙里逃难出来的乞讨僧人。

    周嘉鱼说:“季节性脱发啊?”

    徐入妄:“……”他表情扭曲片刻,怒道,“老子自己剃的!”谁他妈的季节性脱发会脱的这么干净啊!

    周嘉鱼说:“……所以为什么?”

    徐入妄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太热了,我贪凉。”

    周嘉鱼压根不信,面露怜悯之色,说:“我懂。”

    徐入妄:“……”你懂什么了你懂。

    沈一穷的反应更加夸张,指着徐入妄哈哈大笑,还企图上手摸摸,被徐入妄非常愤怒的打开。

    “你他妈的敢摸我上面的头,我他妈的就摸你下面的头!”徐入妄如是说。

    沈一穷嘟囔着说徐入妄小气。

    然后徐入妄看向周嘉鱼,表示沈一穷不能摸,但是周嘉鱼的话,他愿意破这个例……

    周嘉鱼很无情的拒绝了,说他对光滑的东西没兴趣,毛茸茸才是人类追求的目标。

    沈一穷说:“这句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仔细想想,总感觉你在说黄笑话。”

    周嘉鱼:“……”沈一穷,我求求你闭嘴吧。

    剩下的几个选手也一一到场,周嘉鱼本来以为自己是最紧张的,但是显然他高估了其他人的心理素质。

    整个餐厅都萦绕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诡异气息,选手们坐椅子上面,目光无神的凝视着餐盘,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去参加比赛而是去服.刑的。

    当然也有比较另类的,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另外进入决赛的是两个男孩,其中一个年龄看起来和沈一穷差不多,当然皮肤肯定比沈一穷那巧克力白,属于嫩的出水的那种。他正在打电话,看起来情绪颇为激动。

    周嘉鱼以为他在为接下来的比赛感到兴奋,结果他听到了一句方言。

    “妈卖批,这嘎连网都没得,老子好想回去,老子好想回去——”

    周嘉鱼:“……”算了,他还是吃自己的饭吧。

    第二天早晨,比赛方的行为让整个比赛的气氛更加凝滞。

    因为他们拿出了一份免责协议书,上面非常明确的写着比赛中可能出现的意外,周嘉鱼简单的浏览了一下,发现这其实就是能想到的各种死法。

    徐入妄相当心大连看都没看,直接大笔一挥签了自己的名字。

    周嘉鱼说:“你都不看看么?”

    徐入妄摸摸他的卤蛋头,道:“反正都要去,不如不看。”

    周嘉鱼居然觉得有道理,也签名了。

    之前的比赛都是前一天到,这次提前了一周来,果然是有特殊的情况,赛方直接请了专业的野外求生的教练对他们进行了突击指导,还教学了各种野外可能遇到的危险。比如被蛇咬,被毒虫蛰,被野蜂追,最让人不可思议的还有遇到狗熊怎么办……

    周嘉鱼已经有点搞不清楚他是在参加风水大赛还是野外求生。

    就这么训了一个多星期,课程结束后,周嘉鱼问了教官,说:“教官啊,我们这样训真的有用吗?”

    教官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走,听到这话转头来很和善的说:“当然有用了,经过这样的训练,如果你们在比赛过程中遇到什么野生动物,可以让你们……”

    周嘉鱼脸上刚露出笑意,就听到这个教官说了最后一句:“死的有尊严点。”

    周嘉鱼:“……”

    徐入妄在旁边憋笑。

    周嘉鱼什么都不问了,什么都不想了,决定彻彻底底的听天由命。

    比赛前一天,所有人似乎都失眠整夜,甚至包括一向心大的周嘉鱼也没睡着,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就这么默默的熬到了天亮。

    早晨洗漱之后,五个选手坐上了比赛方准备的大巴车,前往赛场。

    车一路往前,周遭的景色越来越荒凉,两个小时后几乎看不见任何人烟,旁侧全是茂密高大的树木和藤蔓。

    车上的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比选手还兴奋,拿着签名本很羞涩的去求徐入妄要签名了。

    徐入妄说:“你喜欢我?”

    小姑娘说:“对啊,对啊,我特别喜欢你,你秃了我也喜欢你啊!”

    徐入妄:“……”咱能不提这个词么?

    周嘉鱼在徐入妄身边昏昏欲睡,他以为自己睡不着,结果没想到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到了目的地时还是徐入妄把他叫醒的。

    周嘉鱼道:“到了?”

    徐入妄说:“快起来吧,大家都下去了。”

    周嘉鱼点点头,跟着徐入妄一起下了车。

    刚下车,他就惊到了,只见在离大巴车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木制的小阁楼,这阁楼应该是很久之前建造的了,外墙之上全是岁月的痕迹。

    而除了这阁楼之外,他们周围几乎看不到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全部是郁郁葱葱,被树冠遮掩的森森丛林。

    选手们从车上鱼贯而出,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徐入妄说:“我有时候真佩服比赛方能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周嘉鱼深有所感的点点头。

    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众人都进了面前的小木屋,却见评委已经在里面等待了。

    木屋的地板上放着五个背包,背包上还写着选手们的名字。

    工作人员开始给各位选手分发关于这次比赛的资料。周嘉鱼拿过资料本,简单的翻看了一下,发现决赛的内容,果真是太刺激了。

    根据资料上的描述,说这丛林深处有一个小小的村落,村中的人与世隔绝,男耕女织,自为桃园。这个村落有个比较反奇怪的风俗,就是有人死去之后,必须在第二天太阳升起之前埋葬在村中最高的山坡上。

    如果只是这些,那也只是看起来比较诡异而已,但就在近来,村落里却发生了非常可怕的事。村民们发现,他们埋葬下去的尸体居然不见了,一开始村民以为是有人故意作恶,还派了几个青壮年守墓。但没过几天,那几个守墓的青壮年居然都纷纷毙亡,而墓穴再次被翻开,与此同时又失踪了一具尸体。

    这事情发生之后,整个村子都人心惶惶。不得已之下,村长只好向外界求助,想要解决掉这件事情。

    资料上还有一些关于墓葬和村落的图片,周嘉鱼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简直就是恐怖片里的拍摄地点。

    看完之后,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妙,工作人员为了缓和气氛笑着问了句:“大家可有什么感想?”

    周嘉鱼说:“……强制推行火葬的必要性?”

    徐入妄说:“火葬也没有,万一骨灰罐被偷了呢,还是天葬吧。”

    众人纷纷赞同。

    工作人员表情尴尬,估计很是后悔刚才自己问出那个问题,他道:“这次大家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丛林里寻找到那个村落的所在地,然后帮助他们找到失踪的尸体。”

    周嘉鱼觉得工作人员的话等同于:这次学习的任务很简单,大家考个清华就差不多了。

    工作人员说:“为了避免安全事故,每个人都会分发通讯工具,当然,有时候这玩意儿也不是很灵。”他笑了笑,补充道,“如果坚持不下去了可以放弃比赛哦,毕竟是生命第一,比赛第二。”

    然后工作人员开始分发背包,并且在选手的胸口山安装摄像头。

    周嘉鱼低头看着摄像头,说:“这个有什么用啊?”

    给他安摄像头的是个腼腆的小哥,那小哥很不好意思的笑着:“好像是怕选手死的不明不白……”

    周嘉鱼:“……”他恨自己的好奇心。

    安装好摄像头的过程里,工作人员还在宣布比赛的规则,摄像头不能离身,可以选择组队,但是冠军只有一个。其言下之意就是你可以抱大腿苟活,但是活下来也没什么用,反正拿不到第一就等于没参加。

    周嘉鱼正在弯腰检查背包里的东西,徐入妄凑过来说:“罐儿,咱们一起走呗,等找到了村子再分家。”

    周嘉鱼想想也有道理,毕竟最后的目的是找到丢失的尸体,要是连村子都找不到,那说什么都是白搭。于是他同意了徐入妄的提议……

    徐入妄朝外面望了眼,说:“那咱就直接走吧,虽然比赛计时明天才正式开始。”

    周嘉鱼把背包背上,道:“好。”这比赛期限是十五天,十五天内如果都没有人找到答案,这一届的比赛就直接流产,按照官方的说法就是,选手里没人能配得上我们的奖品。周嘉鱼心想这官方负责人至今没被套麻袋打一顿简直是个奇迹。

    两人稍微讨论了一下,便往外走。

    周嘉鱼走之前注意到谭映雪的心情却好似不错,哼着歌儿在整理东西……

    周嘉鱼好奇的问徐入妄,说谭映雪也没有要和人组队的意思,她一个人不怕么?

    徐入妄叹道:“她怕什么?她们这些玩蛊的,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找东西了。”人哪有虫子灵活,要是运气不好,他们可能还没到目的地,谭映雪连丢掉的尸体都掏出来了。

    原来如此,周嘉鱼恍然。

    就这样,两人背着背包进入了森林里。

    如今虽然入秋,天气还是有些炎热,好在树林葱郁,完全遮住了直射的阳光。穿透树叶的光点,在地面上透出斑驳的痕迹,像是碎掉的星星,乍一看,倒是有些浪漫。

    徐入妄一进林子就右手则三指并拢,开始用林逐水之前教导周嘉鱼的九星飞宫之法掐算推演,因为周嘉鱼在他身边,他也没法子使用罗盘。

    周嘉鱼则看着电子地图,确定他们目前的范围。

    徐入妄道:“既然是村子,那就肯定有人气儿,人多为众,众属火,周围全都是木,应该也算是比较显眼。”

    周嘉鱼佩服的看着徐入妄。

    徐入妄说:“你呢,有什么发现?”

    周嘉鱼摇摇头,他完全没有头绪,找人这种事儿,看来真是他的弱项。

    丛林里的道路也非常不好走,没有小路,到处都是半米高的杂草。周嘉鱼负责清理道路,徐入妄负责确定方位,两人倒是配合的相当默契。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夜色暗下来的时候,两人决定不再赶路,生火野营。

    找了个还算平整的地方,周嘉鱼做了个火堆,又吃了点背包里的罐头。丛林里天色暗的很快,不到八点,就几乎已经全黑了。

    徐入妄说:“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

    周嘉鱼点头同意。

    徐入妄说:“嘉鱼,你听过关于野营的鬼故事么……”。

    周嘉鱼抬头看了眼徐入妄,说:“没有。”

    徐入妄说:“那你想听吗?”他语气森森。

    周嘉鱼说:“我……哎,等等,你身后是什么?”

    徐入妄道:“哈哈哈你可别想骗我,我才不怕呢。”他笑着扭头,果然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他道,“看吧!”

    周嘉鱼道:“你、你看不见吗?”透过层层树林,他隐约间看到了一道黑色的烟雾,那烟雾在深蓝色的夜空中显得格外醒目,犹如一道冲天而起光柱,只不过颜色却是不详的黑。

    徐入妄见周嘉鱼表情不似作假,顺着他的目光之处望去,他道:“……没有啊。”他仔细辨别一番后,蹙眉道,“倒是感觉到了点什么。”这气息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但他的眼里,夜空的确没有周嘉鱼所说之物。

    周嘉鱼看着那黑色的浓雾,又看了看指南针和电子地图,说:“那烟雾在的地方好像就是你说的西南方。”。

    徐入妄道:“莫非……”。

    周嘉鱼说:“应该是和那个村子有点关系。”

    徐入妄沉思。

    但讨论是讨论不出结果的,他们明天抓紧时间赶路,争取早点到达目的地反倒是比较好。

    因为周嘉鱼守的是上半夜,所以徐入妄就先进帐篷里睡去了。

    火堆里的柴火轻声的噼啪作响,周围响着寂寥的虫鸣,周嘉鱼有些犯困,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腿根强迫自己清醒。

    时间一点点流逝,很快便到了的深夜。十二点一过,夜游的野生动物反而变得活泼起来,周嘉鱼给自己手脚上抹了驱虫却还是被咬了几个包。之前他看到的那股黑雾,安静的凝固在夜空中,周嘉鱼本来垂着头看着火堆,但当他偶然抬头看向夜空时,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只见那原本并不动弹一般的黑雾,竟是开始疯狂的扭动,如同活泼的蛇虫,在夜空中画出诡异的曲线。

    周嘉鱼耳边响起了隐约的歌声,那歌声带着山歌的调子,用周嘉鱼听不懂的语言,听起来异常的渗人。他一下子就站起来,捏着手电筒环顾四周的黑暗,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周嘉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着祭八道:“祭八,你能确定歌声来的方向么?”

    祭八道:“可以啊,就是黑雾那边的方向。”。

    周嘉鱼道:“是人的声音还是……”

    祭八道:“嗯,这我就不知道了,你问问徐入妄?”

    周嘉鱼稍作犹豫,去帐篷那儿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徐入妄,到底是没有把他叫起来。明天还要赶路,睡眠不好会严重的影响体力,况且还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听到歌就听到吧,当开了收音机了。

    周嘉鱼安慰着自己,在火堆旁坐下。好在这歌声没有持续太久,周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等到徐入妄来换周嘉鱼的时候,天空中的黑雾也不再扭动,恢复了之前安静的模样。

    “你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周嘉鱼问徐入妄。

    徐入妄摇摇头,道:“没有啊。”他睡的还不错。

    “好吧……”周嘉鱼也没说自己遇到了什么。

    徐入妄道:“你听到什么了?”

    周嘉鱼说:“没。”他没有告诉徐入妄自己听到的东西,反正说了也是徒增紧张的气氛而已。

    徐入妄有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非常机智的选择了不再追问。

    到底是累了,周嘉鱼躺进睡袋就很快陷入了深眠,但不知是不是受到那歌声的影响,他的好像梦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零碎画面,当时觉得可怖,但醒来之后,又不太记得。

    第二天早晨六点,两人继续赶路,赶路的方向是昨天周嘉鱼看到黑雾的位置。

    好在节目组没有彻底要把选手逼死的意思,还是在路边安排了一部分的引导物,当然,选手运气够不够好,能不能看见,就不是他们关心的事了。

    周嘉鱼运气不错,竟是在某棵大树边上发现了一块小小的指示牌,指示牌上写着个十公里,估计就是指距离村子的路程。

    这十公里要是反正别的地方,咬咬牙一天都能走完,但在这杂草众生,到处都是毒虫和野生动物的丛林里,就没那么容易了,但这玩意儿至少证明他们的方向是对的。

    两人为了节约体力赶路,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

    徐入妄嘴里叼着烟,含糊道:“估计后天能到吧。

    周嘉鱼说:“应该没问题。”

    “还好还好。”徐入妄说,“不然输在路上多丢脸啊。”

    周嘉鱼说:“是的呢。”

    走了一天,两人傍晚的时遇到了一条小溪,决定就在溪水边上扎营。

    徐入妄正在捡柴火,却突然发现了什么,道:“周嘉鱼,这东西怎么那么眼熟?”

    周嘉鱼说:“什么?”

    徐入妄走过来,把他无意中发现的东西递给了周嘉鱼。周嘉鱼拿起一看,才发现那居然是一颗玉珠,这玉珠的模样他感觉有些熟悉,思考过后,周嘉鱼惊讶道:“谭映雪的东西?”

    徐入妄说:“嗯。”

    他们两个都想起来,半决赛的时候谭映雪手里戴了这么一串珠子,这珠子应该不是凡品,周嘉鱼记得自己当时还在上面看到了丝丝瑞气。不过此时徐入妄手里的东西就完全看不到瑞气了,那手链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断裂,被他们发现了其中一颗玉珠。

    “她从这儿走过了?”周嘉鱼说,“速度太快了吧。”

    徐入妄说:“肯定是用了什么法子……”他脸色不大好看,“希望她没事吧。”

    周嘉鱼说:“嗯。”

    谭映雪也从这里走过,还把贵重的手链给弄坏了,应该是遇到了什么意外。两人都没有心情聊天,安排好了守夜的时间之后便各自休息。

    这次周嘉鱼是守下半夜,他被徐入妄叫起来的时候,注意到徐入妄脸色难看的要死。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周嘉鱼问他。

    “没事儿。”徐入妄说,“看见点脏东西。”

    周嘉鱼想起了自己昨晚听到的那诡异的歌声,心想这玩意儿还将就早睡早起啊,专门吓守上半夜的人。

    周嘉鱼说:“什么东西?”

    徐入妄不肯说,道:“别问了,说出来你反而害怕,就是提醒你注意点安全,万一是我看错了呢。”

    周嘉鱼闻言也没追问,毕竟这玩意儿知道了自己心里更害怕。

    他爬起来,叫徐入妄赶紧睡。

    其实周嘉鱼觉得还行,至少他怕的时候还有祭八可以聊聊天,虽然真遇到事儿的时候这鸟是比他还怂……

    好在下半夜没出现什么奇怪的情况,那烟雾到了太阳升起时就消散了。周嘉鱼和徐入妄脸上都带了些疲惫,吃完早餐继续赶路。

    这次他们运气没有之前好,没能找到比赛方准备的路牌,但根据徐入妄的掐算,估计再在野外熬一晚上,就能到达目的地。

    “你说他们到了没啊?”徐入妄赶路的时候好奇问了句。

    “没有吧。”周嘉鱼说:“我们速度挺快了,而且没怎么走弯路。”

    “也对。”徐入妄说,“哎呀,人家风水师都是柔柔弱弱的用轿子抬,怎么到了我们这一辈各个都身强体壮,估计参加野外求生的比赛都能混两三期。”

    周嘉鱼说:“是啊,时代不同啦……”

    两人长吁短叹,感慨没有生在最好的时候。毕竟古时的风水师地位摆在那儿,实力够好还能在朝.廷谋个职位什么的。

    野营的最后一晚,徐入妄和周嘉鱼决定坚持一晚上,两人都不睡觉。毕竟目的地似乎马上就要到了,周嘉鱼看到的黑色烟雾已经非常近,要不是怕晚上赶路出意外,一直往前走估计半夜就能到。

    “不睡了,到了村子再补觉吧。”徐入妄这么提议。

    周嘉鱼同意了,他和徐入妄想得差不多,一个人看见那些东西害怕,两个人互相壮胆总算得好点的。

    但显然,在某些情况下,人多完全没有什么用。

    十二点一过,周嘉鱼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气息有了明显的变化,离他们不远的黑雾,再次如同有生命一般开始扭动,周遭安静的可怕,仿佛连虫鸣都没了。

    徐入妄坐在周嘉鱼的对面,嘴里照理叼着烟,他这几天抽烟抽的特别勤快,当然烟头也有好好处理,全部是用泥土掩埋了的。毕竟现在是个放火烧山,牢底坐穿的法制年代。

    周嘉鱼一点胃口没有,晚上的时候罐头只吃了半个,这会儿有点饿,低下头在背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准备补充点能量,结果当他再次抬头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徐入妄见他的模样,没敢回头,颤声道:“你看见啥了?”

    周嘉鱼哑声道:“你自己扭头不就看到了么。”

    徐入妄说:“卧槽,我他妈的也怕啊。”

    最后他咬咬牙,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到了周嘉鱼看见的东西,然后从嘴里冒出一句“操”。

    只见就在他们对面的山头上,一道道白影影影绰绰的依次往山坡上缓缓移动,今晚的月光大盛,他们甚至能数清白影的数量。

    周嘉鱼的耳边又响起了那晚他听到的歌声,这歌声清晰了许多,甚至能听清楚其中伴奏的唢呐。

    徐入妄脸色有了变化,显然也听见了,他道:“这不是哀乐么。”

    周嘉鱼:“……咋办?”

    徐入妄僵硬的扭过身体,看着火堆叹气:“算了算了,别和他们计较,咱当做没看见好了。”

    周嘉鱼:“……”他第一次看见徐入妄如此善解人意的模样,虽然对象好像并不是人。

    作者有话要说:林逐水:听说你习惯光滑的?

    周嘉鱼:呜呜呜先生你把剃刀拿开,呜……我错了……

    这本文肯定HE啊,我长篇没有一本be的。大家不要一直喊着会虐了,这会给我一种大家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很期待虐的错觉,然后我一个没控制住的话……_(:з」∠)_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 四月十日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小右右右 的地雷x3

    感谢 啊诤 的地雷x2

    感谢 西子的小跟班 的地雷x2

    感谢 Keryu 的地雷x1感谢 蛤蛤蛤 的地雷x1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信徒甲 的地雷x1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1感谢 虐杀 的地雷x1

    感谢 清乐 的地雷x1感谢 玲珑入骨相思扣 的地雷x1

    感谢 sputnik 的地雷x1感谢 19216991 的地雷x1

    感谢 楼扇颜 的地雷x1感谢 泠渺暮歌 的地雷x1

    感谢 东不啦>V< 的地雷x1感谢 依歆 的地雷x1

    感谢 鲸落 的地雷x1感谢 踢阿娜 的地雷x1

    感谢 建国前一秒成妖 的地雷x1感谢 1号兔子(●—●) 的地雷x1

    感谢 (?-ι_-`)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贞子帕帕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19929367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夏日梦魇 的地雷x1

    感谢 233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葡萄糖果糖半乳糖 的地雷x1感谢 你楚楚姐 的地雷x1

    感谢 穿高跟鞋的猫 的地雷x1

    感谢 雨若萧 的地雷x1感谢 Jin 的地雷x1

    感谢 左耳-听见微风 的地雷x1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