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赛前准备
    赛前准备

    比赛结束之后, 都是各回各家, 各找各妈。

    走之前徐入妄宣称自己一定会拿到决赛的冠军,周嘉鱼还没回话,沈一穷就来了句:“你?你先去把手机卡给补了吧。”

    徐入妄:“……”他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了。

    沈一穷拍拍周嘉鱼的肩, 说:“加油啊!!”

    周嘉鱼看了他一眼,心里想的却是沈一穷参加比赛的时候一定很精彩, 不说别的,这嘲讽技能简直点满,谁看谁都想捡起砖头砸。

    离开的机票在第二天中午, 天气还是热的让人好像随时可能融化。

    到家已经是下午了,周嘉鱼和沈一穷提着行李回了木屋,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看书的沈暮四。

    沈暮四的旁边趴着摊成块饼子模样的黄鼠狼。黄鼠狼见到周嘉鱼, 风一样的冲到了他的身边, 开始用光滑又柔软的皮毛蹭着周嘉鱼的小腿。

    周嘉鱼被它蹭的痒痒的, 蹲下来之后狠狠的撸了一把。

    沈暮四道:“既然能回来,成绩应该不错吧。”

    周嘉鱼无话可说, 对于沈暮四这种判别成绩的方式表示敬佩。

    沈一穷皮肤黑, 贼吸热,最怕的就是夏天,就下车走过来的那段路都让他觉得自己要化了,他哼哼唧唧, 说:“鱼儿,晚上我想吃凉凉的……”

    周嘉鱼沉迷撸黄鼠狼, 随口道:“我做凉面吃吧,怎么它这么黏人啊。”

    沈暮四把书放下,瞅了眼那恨不得和周嘉鱼腻在一起的黄鼠狼,点破了残酷的真相:“可能是因为你看起来很好吃。”

    周嘉鱼:“……”

    沈暮四说:“体质越阴的人,这些成了精的东西越喜欢。”他摸摸下巴,为周嘉鱼摸黄鼠狼的行为下了定义,“可能换成我们的角度,就是一个巨大又美味的冰淇淋在抚摸自己?”

    周嘉鱼收手,起身,垂头丧气的去了厨房。

    黄鼠狼见冰淇淋,哦不,周嘉鱼走了,赶紧追了过去,去之前居然还瞪了沈暮四一眼。

    沈暮四摊手,满目无辜:“我只是告诉了他真相,你瞪我也没用。”

    晚饭是周嘉鱼亲手做的伤心凉粉还有绿豆粥,林逐水晚上也过来了,坐在周嘉鱼的旁边。沈暮四捧着碗问周嘉鱼凉粉为什么会伤心。

    周嘉鱼说:“伤心的不是凉粉,是吃凉粉的人……”他以为黄鼠狼是和他有缘才这么黏人,结果沈暮四无情的点破,他才知道自己原来在黄鼠狼的食物链里。

    沈一穷吃了一口,眼泪瞬间就下来了,他哽咽道:“好……辣……”

    沈暮四觉得还好,说:“还行吧,你太夸张了。”不过鼻尖也冒出一点汗水。

    林逐水也吃了一口,面色依旧不动如山,只是红艳艳的嘴唇和移开的筷子暴露了他此时的状态。

    “先生也怕辣吗?”周嘉鱼斗着胆子问了句。

    林逐水道:“还好。”他说话的时候,眉头微微皱了皱。

    看来先生也是个不能吃辣的,周嘉鱼忽的就有些想笑,但到底是憋住了,说:“我给你们盛点绿豆汤吧。”他起身去厨房,端了本来准备晚上消暑时才吃的绿豆汤。

    绿豆汤果然受到了大家热烈欢迎。

    林逐水喝了一碗,唇上的艳色退了些,他道:“明日和我去本家一趟。”

    周嘉鱼指了指自己:“我吗?”

    林逐水道:“嗯。”

    沈一穷和沈暮四闻言都对着周嘉鱼投来了异样的眼神,周嘉鱼本来还想问一句这本家是什么地方,但想到沈一穷他们肯定知道,就憋住了没问。

    晚饭上面,没有凉粉那么辣的凉面受到了热烈的欢迎,面是特殊的碱面,煮过之后用冰水浸泡,又弹又有韧性。加上海带丝和豆芽,用拌好的作料进行调味,又爽口又解暑,一大盆都被四人干净的干掉了。

    吃完饭,林逐水走后,周嘉鱼问本家是什么。

    沈一穷瘫在沙发上,说:“就是林家。”

    周嘉鱼道:“林家?”

    沈一穷道:“对,在风水这一行上稍有入门的都知道林家,你估计不清楚……”他仔细想了想,说,“那你知道A城的金华塔么?”

    周嘉鱼说:“这个倒是知道的。”这建筑虽然叫做塔,但其实是位于一个一线城市中心地带的地标型建筑,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那就是林家设计的。”沈一穷说,“先生虽然年轻,但在他们家里辈分很高,他父母都是风水之事上的天才,只可惜……”

    周嘉鱼心中了然,没有再问。

    第二天,周嘉鱼沐浴更衣,梳洗打扮,乖乖的坐在楼下等林逐水。

    沈一穷去厨房摸了个玉米啃,说:“嘉鱼啊,你知道你这样样子像是什么嘛?”

    周嘉鱼说:“什么?”

    沈一穷说:“像是在等新郎的新娘……”

    周嘉鱼:“……”

    沈一穷哈哈大笑,还很讨厌的凑上去企图捏周嘉鱼的脸,周嘉鱼愤怒的打开他的手:“拿开你的脏手,我干净的身子怎由得你这样的登徒子玷污!”

    沈一穷说:“哈哈,小娘子,你叫啊,叫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

    沈暮四在旁边用看智障的眼神嫌弃的看着这两个弱智。

    沈一穷和周嘉鱼正演的起劲,沈暮四却咳嗽了一声:“喂,喂!先生来了!”

    听到先生两个字,周嘉鱼马上正襟危坐,朝着门口望去,见到林逐水站在门口处,也不知道什么站了多久了。

    周嘉鱼弱弱道:“先生,您来了。”

    林逐水不说话。

    沈一穷尴尬道:“先、先生,您,您坐,我给您倒水去。”他正欲起身,林逐水却淡淡道:“不用了,周嘉鱼,过来。”

    周嘉鱼赶紧凑过去。

    “走吧,司机在外面等了。”林逐水道。

    周嘉鱼说:“好的,先生。”他跟在林逐水身后小心翼翼的出去了。

    沈一穷见到两人背影都消失了,才蔫嗒嗒的说:“先生到底来多久了?”

    沈暮四思忖片刻:“没注意,不过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刚好问道周嘉鱼的男人去了哪儿……”

    沈一穷:“……”他去死了算了。

    周嘉鱼乖乖出门,乖乖的上车,乖乖的坐在林逐水的身边。全程一副乖巧、不凶的表情,连带着那双本来很是招人的桃花眼却是透出可怜巴巴的神情,若是林逐水能看见他的模样,估计再硬的心肠也会软上几分。

    只可惜林逐水看不见,所以他的声音还是如往常一样冷淡:“待会儿到了,我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怕。”

    周嘉鱼说:“好的,先生。”

    林逐水说:“嗯。”

    接下来的一段路无比的安静,前面的司机打开音响开始放戏曲。周嘉鱼听着听着居然有点犯困,悄悄的用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根勉强挺住。他本以为林家离这里应该不会太远,但车开了快一个小时居然还没到目的地。

    周嘉鱼小小的哈了个哈欠。

    林逐水道:“困了么?”。

    周嘉鱼不好意思小声道:“有一点。”

    林逐水说:“还有一个小时,睡一会儿吧。”他说完便让司机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周嘉鱼心生感动,觉得先生真是个外表冷淡,内心温柔的好人,便靠着后座晃晃悠悠的睡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周嘉鱼朦朦胧胧的醒来,他感到车已经停下了,自己歪着头靠在一个坚硬的东西上面。

    “醒了?”林逐水的声音从旁侧传来。

    周嘉鱼道:“嗯……”他揉揉眼睛,然后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是靠在林逐水的肩膀上。这个认知让周嘉鱼的整张脸都瞬间涨红,若不是林逐水眼睛不能识物,定然会发现他的窘迫。

    林逐水淡淡道:“醒了就起来吧,把口水擦擦。”

    周嘉鱼:“……”他默默的坐直,伸手抹了抹自己的嘴角,他本以为林逐水是在开玩笑,结果真的在嘴角上发现了可疑的水渍。

    然而最让周嘉鱼崩溃的事情还在后面,因为他下车后,发现林逐水的肩膀上居然也湿了一块……

    周嘉鱼露出生无可恋之色。

    林逐水倒是没说什么,带着周嘉鱼走进了面前的建筑。

    林家老宅,在一片私人花园里,大部分林家人都住在这里,但林逐水情况特殊,早早的离开了林家,也算是自立门户。

    不过他虽然离开了这里,但在林家的地位却依旧非常高,这一点从他刚带着周嘉鱼进屋子,便有人热情的围过来便能知晓一二。

    “小叔,您回来了。”打招呼的是个面目俊朗的男人,看年龄应该在三十岁左右,但却称呼林逐水为小叔。看来沈一穷说林逐水的辈分高,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就是周嘉鱼?”男人道,“你好,我叫林珀。”

    “你好。”周嘉鱼握住了林珀伸出的手。

    但林珀的态度并不太热切,他的热情似乎只留给了林逐水一个人,对着周嘉鱼笑了笑着会后,道:“小叔,来的刚好,午饭已经做好了,我们过去吧。”

    “嗯。”林逐水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和平日一样说得上冷淡。

    林珀带着两人往饭厅走,半路忽然来了句:“咦,小叔,你肩膀怎么湿了一块?”

    林逐水语气淡然:“出汗了。”

    站在旁边的罪魁祸首周嘉鱼羞愧的低下头。

    林珀疑惑道:“出汗?小叔夏天不是不出汗么……”他虽然有些疑惑,但见林逐水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便也作罢。

    周嘉鱼松了口气,悄咪咪的瞟了瞟林逐水的肩膀,内心沮丧的对祭八说:“我居然把口水流在先生肩膀上了,先生一定很嫌弃我。”

    祭八道:“别这样丧气,你要这么想,你可能是第一个和先生有体.液接触的。”

    周嘉鱼:“……”

    祭八道:“也算是捷足先登。”

    周嘉鱼:“……感觉自己像是个痴汉似得。”

    祭八说:“你不是吗?”

    周嘉鱼陷入沉默。

    三人很快到了饭厅门口,林逐水一进去,桌子边上原本坐着聊天的一桌人全都站了起来,态度格外尊敬。

    周嘉鱼被下了一跳,林逐水却是习惯了,道:“坐吧,一家人不用客气。”他发了话,屋里的人才一一坐下。

    林珀道:“小叔,您坐这儿吧,周嘉鱼……”他给林逐水安排的是上座,周嘉鱼的位置则是靠右客座。

    林逐水摆摆手:“他坐我旁边。”

    林珀一愣,看向周嘉鱼的目光有些奇怪,但还是依照林逐水的吩咐,在他身边腾出了一个位置给周嘉鱼。不过腾出位置的那姑娘应该是林逐水的晚辈,看起来不太高兴又不敢反驳,委委屈屈的瞪了周嘉鱼一眼。

    周嘉鱼眼观鼻口关心,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看得出,林家似乎非常重视规矩,吃饭的时候没一个人说话,连咀嚼的声音都很小声。林逐水依旧对吃东西兴趣不大,但奇怪的是,他虽然看起来不太想吃了,但依旧没有放下筷子,而是随便夹了点蔬菜放在口中慢慢的嚼着。

    开始周嘉鱼还奇怪,但很快他的疑惑就得到了回答,因为林逐水一放筷子,底下坐着的人无论吃饱没吃饱,动作全停了。

    “小叔饱了?”林珀问道。

    林逐水微微点头:“你们继续吃吧,我带着他在园子里逛逛。”

    “我陪你们一起去吧。”林珀就要起身。

    林逐水却是摆了摆手:“不用了,你们继续吃。”他说完便起身朝着门外去了。周嘉鱼跟在后面,却注意到虽然林逐水叫这些人继续吃,但他们都没有要继续的意思,目光全黏在林逐水的背上。

    周嘉鱼没敢多看,跟着林逐水出了屋子。

    林家的花园很大,盛夏树木葱郁,松柏成林,倒也还算凉爽。林逐水走在前面,速度并不快,他对着周嘉鱼道:“能看见什么?”

    周嘉鱼知道林逐水指的是这园子里的风水格局,他抬目望去去,果然在院子里看到了不少金色的瑞气,只是这些瑞气有的他勉强能看出原因,有的却是一头雾水。

    林逐水对周嘉鱼的答案一一点评,周嘉鱼仔细听着,然后在心中感叹,这林家果然不一般。一草一木皆有所寓。无论是房屋位置形状,亦或者假山流水,都和风水密切相关。

    “这些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格局。”然而在园子里走了一圈之后,林逐水却是道,“风水最讲究一个整字,考究的太过仔细,并不是什么好事。”

    周嘉鱼懵懂道:“那您为什么不同他们说呢?”

    林逐水说:“你且要记住,这一行里,若不是前一个堪舆的风水师犯了大错,都不要对他人的作品品评。”

    周嘉鱼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原因,大大的啊了一声。

    林逐水说:“风水不是做题,没有唯一的答案。”

    原来如此,周嘉鱼这才了然。

    两人在园子里转了转,便回到了主屋。

    主屋的客厅中坐着刚才吃饭的十几人,他们也没有看电视,也没有交谈,就一群人坐在屋子里静静的等着林逐水。

    见林逐水回来,林珀高兴道:“小叔,您来了,坐……”

    林逐水道:“去书房吧,我今日回来有些事情。”

    林珀赶紧说好。

    周嘉鱼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去,林逐水却是对着他道了句:“你也来。”

    周嘉鱼赶紧跟上

    这主屋果然很大,从外面看应该也有五六层的样子,可以住下一个大家族了。

    上了三楼之后,周嘉鱼忽的觉得周围的景色有些熟悉,他思考片刻,忽的发现这三楼的构造格局,竟是完全模仿的林逐水的住所。连带着墙壁上的水墨画也和林逐水挂在走廊里的类型差不多。只是这里的画,却没有那种让周嘉鱼心悸的感觉,他在心中冷幽默的想,看来这幅画里面是没有关输掉比赛的人了……

    到了书房,林珀唤人端上来三杯热茶,接着便和林逐水交谈起来。

    周嘉鱼乖乖的坐在林逐水的后面,安静的听着,并不敢插话。

    林珀说:“小叔,你这次回来有什么事呢?”

    林逐水道:“我想借家中的古玉一用。”

    林珀听到古玉二字,稍微愣了愣,便把目光投向了什么都不知道,还一脸茫然的周嘉鱼:“您是想……”

    林逐水点点头。

    林珀道:“他才入门不久吧,这会儿就用古玉,会不会太早了?”

    然后林逐水说了句让周嘉鱼感到脸红的话,他说:“对于天才,什么时候都不算早。”

    林珀显然有些不服气,嘟囔道:“可是当年您也练了半年才……”

    林逐水说:“快去。”

    虽然心中不满,但林珀还是转身去了别屋,看样子是去拿林逐水口中的古玉了。

    周嘉鱼想着那古玉是什么,便听到林逐水用手指点了点桌子,道:“过来。”

    周嘉鱼赶紧过去。

    林逐水指向桌面上的纸笔,道:“画符。”

    周嘉鱼有点没反应过来,傻傻愣愣的说:“就在这儿画么?”

    林逐水点头。

    虽然要求有些奇怪,但林逐水这么叫他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周嘉鱼稍作思量,便提笔开画。他画符也有些日子了,不过这玩意儿不是一早一夕可以练成的,虽然现在可以一笔画完,但看其模样依旧是丑的不忍直视,完全可以用鬼画符来形容。

    因为符非常的复杂,周嘉鱼画完一张最起码得花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根据林逐水的要求期间笔不能离纸,必须一次性画完。每次画符周嘉鱼都觉得自己身体被掏空,事实上他即便每天都要练习,但一天能画个三张就谢天谢地了。

    周嘉鱼正画的欲生欲死,林珀也拿着林逐水要的东西过来了。他见到周嘉鱼坐在桌边,正在埋头苦画,道:“小叔,我拿来了。”

    林逐水道:“放那儿吧,你也画一张。”

    林珀张了张嘴,到底是什么都没说,找个凳子坐下,开始和周嘉鱼一起画。

    周嘉鱼画完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抬目看向坐在离他不远处的林珀。周嘉鱼只见过林逐水画符,所以自以为画符是件简单的事儿。但林珀的表情却非常的凝重,画到后面捏着笔的手甚至开始缓缓的发抖。

    周嘉鱼面露疑惑之色。

    林逐水缓缓开口:“符箓分为很多种,有的人并不适合画符,比如沈一穷,我教的符,是最简单的一种。”

    周嘉鱼的表情有点呆……

    林逐水继续说:“你画的,是斗符。”

    周嘉鱼觉得自己虽然什么都听不懂,但一看就是很厉害的样子。

    林逐水说:“斗符最难,也不是每个人都画出来,符纸可以引出体内的能量,斗符便是最优秀的载体结构。”只可惜并不是每个人画出来,唯有天赋卓绝者,此能一笔勾完这符纸。

    林珀的符也要画完了,周嘉鱼本以为自己画符已经够艰难,却没想到林珀比他还痛苦,额头上甚至开始溢满冷汗,最后结尾时笔都快握不住。

    林逐水道:“无论是去灾平家,亦或者是提升运势,斗符都是最好的。”

    他说完这话,伸手拿起了林珀之前放在桌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黑色的盒子,看起来巴掌大小,他缓缓打开盖子,露出了一块珍藏其中的玉璧。

    那玉璧水色通透,透着一股古朴的气息,其上雕刻着飞龙走兽,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林逐水将开了盖的盒子放在桌上,道:“林珀?”

    林珀深吸一口气,道:“画完了!”他说这话时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林逐水道:“符给我。”

    周嘉鱼乖乖的把自己的符交给了林逐水,林珀显然已经对画符非常熟练了,整张符纸一气呵成,红色的朱砂在黄色的符纸上勾出神秘又美丽的图案。周嘉鱼甚至能看到环绕其上的淡淡瑞气。反光他的符,简直像是小儿的涂鸦之作,两张符摆在一起,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周嘉鱼不好意思的移开了目光。

    林珀没说话,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林逐水身上,他似乎在期待着林逐水的下一个动作。

    林逐水拿到符纸,右手随手在放着玉璧的盒子上按了一下手指,手指皮肤便破了个口子,流出几滴鲜红的血液。

    周嘉鱼这才注意到,玉璧的盒子上插着几根小小的针,似乎专门是用来放血的。

    林逐水将血液滴到了玉璧上 ,然后随手将符纸往玉璧之上一抛——不可思议的事情便由此发生。

    只见周嘉鱼的符纸和林珀的符纸竟是像被赋予了生命的精灵,竟是就这样悬浮在了玉璧上方开始互相追逐。

    周嘉鱼看傻了,心想还有这种操作的啊。

    林珀则面色凝重,显然早就看过很多次这种景象。

    当真是物似主人型,周嘉鱼的符箓没有很强的攻击性,一直在被林珀的符箓追着跑,时不时还被扯住一个角用力甩开。

    林珀的符纸像一只充满了攻击欲望的野兽,根本不放过周嘉鱼的符片刻,很快便将周嘉鱼的符纸□□的皱皱巴巴。

    周嘉鱼在旁边看着,居然能从自己的符纸里感觉出委屈的味道。

    林珀道:“小叔,我就说他才练几个月,这玉璧用的有些早了。”他也算是林家的天才,光是练画符都练了足足一年,从六岁起至今,已经是足足画了二十多年了。他知道世间又很多天才,却不信有人厉害到这个地步。

    林逐水缓缓摇头,并不说话。

    林珀不明白林逐水为何对周嘉鱼如此另眼相看,心中憋了鼓气,正想看自己的符纸快点把周嘉鱼的符撕个稀巴烂,却发现情况有点不对。

    周嘉鱼的符纸依旧溜的飞快,他的符纸行动却变得缓慢起来,林珀见过这种情况,知道是符纸里面蕴含的能量快要用完了。

    林珀满目惊异道:“这不可能——”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被追着撕的符纸似乎被撕出了脾气,也不再逃,转身就对着林珀的符纸一通乱砸,林珀的符纸瞬间便变成了失去了翅膀的鸟儿,蔫嗒嗒的坠到地上。

    整个过程发生的极快,林珀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后他反应过来,冲向了周嘉鱼掐住他的肩膀,狂摇:“这不可能!!!”

    周嘉鱼像他摇的像是风中的芦苇,话都说不出来。

    林逐水道:“行了,别把人给我摇傻了。”

    周嘉鱼委屈的想先生你咋这样说呢。

    林珀说:“先生,怎么会这样?!我可是练了二十年的符——二十年——周嘉鱼这个才入门的,怎么会这样??”他显然深受打击,恨不得当即对周嘉鱼进行解剖实验,看看眼前这人的身体构造。

    林逐水倒是没什么惊讶的:“他天生就是吃这一行饭的。”

    林珀深受打击。

    林逐水道:“把玉璧收了吧。”

    林珀点点头,无精打采的将玉璧和符纸收拾了,他收拾的时候周嘉鱼注意到,原本滴在玉璧上的鲜血不知何时没了踪影,整块玉璧看起来依旧完美无瑕。

    “符纸只是一个载体。”林逐水面向周嘉鱼,开口道,“你的符纸还太稚嫩,得好好练习。”

    周嘉鱼乖乖的说好,想到了自己屋子里还没有画完的几个符本。他之前还在奇怪为什么沈一穷画的那么快,现在想来,原来是他们画的符不同。

    林珀把玉放好,又回来了,他身上原本对周嘉鱼那股子淡淡的敌意,这会儿全化作了失落,眼神幽怨的简直如同一开始看见周嘉鱼的沈一穷,让周嘉鱼浑身上下都起鸡皮疙瘩。

    “虽然有进步,但得好好练着。”林逐水说,“决赛能用到。”

    周嘉鱼原本还在奇怪为什么林逐水突然要带他来测试符纸,现在提到决赛的事儿,他便明白了一二,他道:“先生已经知道决赛的题目了?”

    林逐水说:“不知。”

    周嘉鱼正想问那为什么知道决赛能用到符纸,就见林逐水取出了一条木签,递给了周嘉鱼:“但我帮你算了一卦。”

    周嘉鱼战战兢兢的接过来,看了眼上面的字——“大凶”,他差点没厥过去。

    林逐水倒是无所谓的模样,他道:“就算你拿不到冠军,签文也不至于是大凶,所以,应该会发生点什么事。”

    周嘉鱼想到了半决赛里那几具很让人不适的尸体,他悲伤道:“先生……”

    林逐水说:“不能。”

    周嘉鱼:“……”他还没说要怎么呢。

    林逐水道:“我知道你先说什么。”他声音温柔的重复了一遍,“不能。”

    周嘉鱼委屈巴巴,他瞅了眼桌子上那皱皱的符纸,觉得那可能就是自己的未来。

    “有些事,不是避就能避开的。”林逐水居然少有的解释了,“若是让事情生了变数,反而会更麻烦。”

    周嘉鱼只能乖乖称是。

    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林珀一直在旁边呆坐着,表情很是失魂落魄,林逐水最后走的时候,对着林珀说了一句:“不必介怀,他不如你。”

    林珀眼前一亮。

    周嘉鱼却是愣了愣。

    林珀道:“先生,我懂了!”

    林逐水没有再说话,带着周嘉鱼走了。

    两人出了园子,坐上回家的上车,周嘉鱼憋了半天没憋住,小声道:“先生是说我不如林珀吗?”

    林逐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句:“周嘉鱼,你知道你有个比别人都强的地方么?”

    周嘉鱼道:“……做饭?”

    林逐水:“……”他第一次如此清晰的面露无奈,似乎有点拿周嘉鱼没办法,随后轻叹出声,“有些事,不问出来,在心里就是一根扎着的刺。林珀太信我,我若是说他不够好,他定然会深受打击。”

    周嘉鱼小声道:“我也很信先生呢。”

    林逐水嘴角浮起笑意:“所以我同林珀说的是他不如你,这个他,可没有说的是你周嘉鱼。”

    周嘉鱼没想到林逐水也会玩文字游戏。

    “周嘉鱼,你生来便站在了顶端,他人还需要苦苦攀爬,你抬目望去,便可一览众山。”林逐水说,“你且自信一些。”

    周嘉鱼听完林逐水的话,终于骄傲的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然后林逐水说了一句:“回去多画几张符吧,决赛用得着。”

    周嘉鱼觉得自己好像腰有点软,他想到了半决赛遇到的那些事儿:“先、先生,决赛也可能看到尸体么?”

    林逐水闻言道:“尸体?你是说会动的那种?”

    周嘉鱼:“……”先生,那个不叫尸体,那个叫僵尸谢谢……

    林逐水露出思量之色:“有可能吧,也不一定,你很期待这个?”

    周嘉鱼刚挺起的胸膛彻底的憋了,整个人怂成了一只虾,心想他期待尸体做什么,莫非看见了还能和他们交个朋友不成。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在回去的路上,林逐水又风轻云淡讲了几个历届比赛里遇到灵异情况的故事。周嘉鱼听得瑟瑟发抖,最后下车的时候腿都软的。他回到住所,沈一穷他们居然在和黄鼠狼一起打斗地主,见到他这副惨状,沈一穷惊讶道:“周嘉鱼,你怎么了?一副被榨干的表情?”

    周嘉鱼:“……好像身体被掏空。”

    沈一穷道:“先生难道带你出去卖个肾?”

    周嘉鱼无话可说

    黄鼠狼咔咔叫了两声,还掏了沈一穷一下,接着打出一对二……

    沈一穷不再管周嘉鱼,继续沉迷赌.博:“要不起!”

    就这样被沈一穷和沈暮四无视了的周嘉鱼感觉到了世界的险恶,周嘉鱼走到沙发边上,瘫软,黄鼠狼凑过来用自己的毛皮蹭了蹭周嘉鱼的脸。周嘉鱼伸手抱住它,说:“你真好。”

    黄鼠狼咔咔叫,把用爪子捏着的最后几张牌甩了出去。

    沈一穷大叫:“完啦,周嘉鱼,今天晚上你要陪着黄鼠狼睡啦!”

    周嘉鱼:“啊?”

    沈一穷说:“我们赌的是你的鲜嫩的肉.体啊——”

    周嘉鱼:“……”

    黄鼠狼开心的抱住自己的大冰淇淋,乐的嘴角都咧了起来。大冰淇淋周嘉鱼面露愤怒:“沈一穷,你这个王八蛋,晚上我不做饭了,你吃你自己下的面条去吧!”

    沈一穷闻言赶紧伸手搂住了黄鼠狼,道:“别啊别啊,我陪它睡,你别不做饭。”

    黄鼠狼露出满头问号。沈暮四在旁边握住了黄鼠狼的爪子,很冷静说:“对,沈一穷一个人不行的话,我也可以陪。”

    黄鼠狼:“……”它好像觉得哪里不太对啊。

    作者有话要说:林逐水用自己的大宝贝亲了亲他的小宝贝。

    周嘉鱼表示真的含不住。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咸鱼胖次 的浅水炸弹x1,地雷x1,谢谢!!亲一口!大家破费啦啦啦啦!!!

    感谢 打死也不说 的火箭炮x1

    感谢 楼扇颜 的手榴弹x1

    感谢 狗蛋妹妹 的手榴弹x1

    感谢 昼夜春分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那儿有个大怪兽 的地雷x5

    感谢 君子于岐 的地雷x3

    感谢 林雾Roy 的地雷x2

    感谢 19043259 的地雷x2感谢 姑苏 的地雷x1

    感谢 monna77 的地雷x1感谢 22275685 的地雷x1

    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感谢 春山笑 的地雷x1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秋天的翰 的地雷x1

    感谢 24430212 的地雷x1感谢 清乐 的地雷x1

    感谢 百叶落尘 的地雷x1感谢 24524926 的地雷x1

    感谢 篱夙 的地雷x1感谢 白子君 的地雷x1

    感谢 BONES 的地雷x1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1

    感谢 东不啦>V< 的地雷x1感谢 StillIce 的地雷x1

    感谢 罐儿 的地雷x1感谢 建国前一秒成妖 的地雷x1

    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感谢 鱼尚深 的地雷x1

    感谢 乾颜亦无言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悠游 的地雷x1感谢 22276492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西子的小跟班 的地雷x1

    感谢 咩了个喵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云墨珏 的地雷x1感谢 叶霓裳 的地雷x1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不掉渣渣的偷吃番茄酱 的地雷x1

    感谢 CICA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

    感谢 是九爷不是阿九 的地雷x1感谢 ?那儿有个大怪兽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