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赛后
    不光是给他的爱情开门的徐入妄在紧张,旁边看着的三人也屏住了呼吸。

    徐入妄手肘用力, 嘎吱一声拉开了铁门, 结果他还没反应过来, 就感到一个软呼呼,湿漉漉的东西倒在了他的身上。

    其他三人在心中骂了一声卧槽,跟兔子似得跳了八丈远。徐入妄则有点迟钝的抬起头, 看到了一张已经被水泡肿的死人脸。

    徐入妄:“…………啊啊啊啊啊!!!”他朝着身后窜去,疯了似得尖叫,“操他妈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一幕本来非常的恐怖, 无论是气氛,还是已经被水泡的变形的尸体, 但周嘉鱼看着跟无头苍蝇似得到处乱窜的徐入妄, 他又有点想笑。

    徐入妄整个人都疯了,疯狂的骂着脏话:“我他妈的——”

    谭映雪说:“你别蹦了,小心踩到人家!”

    五六分钟之后, 徐入妄总算是冷静下来, 抖着手拿出一根烟, 点上,说:“这龙太可怕了。”

    周嘉鱼道开玩笑说:“可是不是人把尸体扔下去的么, 万一人家龙也被吓到了呢。”

    徐入妄幽怨的看了周嘉鱼一眼,说你到底选择爱龙还是选择爱我?

    周嘉鱼很理智的说我选择死亡。

    气氛稍有缓和,在几人都接受了这个事实后,他们才慢慢围过去, 想看看尸体的情况。徐入妄走在最后面,显然被他突如其来的“爱情”吓的不轻,这会儿还哆嗦着没能缓过劲儿来。

    在水中浸泡的尸体,应该是模样最狰狞的,特别是**后的模样和气息,都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周嘉鱼是第一次看到死尸,心情也有点紧张,反倒是谭映雪胆子最大,走在最前面,还朝着洞口望了眼,她道:“哇,徐入妄的爱情居然不止一个……”

    徐入妄骂道:“你别胡说!”他也门的方向看去,发现门之后居然还有几具,细细数来,可能有个五人的样子。

    周嘉鱼则是盯着尸体看了会儿,疑惑道:“这尸体保存的挺好啊。”他开始还以为尸体是水肿,但仔细看去,却发现尸体其实并没有高度**,反而可以说是保存的相当完整,只是因为死者生前可能就是个胖子,所以造成了误解。

    “是保存的挺好的。”谭映雪蹲下来研究,她胆子也是贼大,随手掏出个塑料袋,包着手之后开始在尸体的兜里淘淘捡捡,翻遍了尸体的上衣和裤袋。

    剩下三个大男人都对这姑娘抛去佩服的眼神,埃蒙德更是吓的一副随时可能升天见上帝的表情。

    谭映雪掏了一会儿,没想到还真让她掏出了点东西,那应该是个工作证什么的,上面有名字还有日期。她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手里的东西:“哇——死了一年了——”

    徐入妄骂了句卧槽。

    要是在一般的水里,死一年的尸体估计早就被鱼啃食的不成模样了。但锁龙井显然不是一般的水,不但将尸体保存的很好,还很“热心”的把尸体给重新送回了上面。

    周嘉鱼道:“那我们怎么办?”

    徐入妄道:“你想怎么办?”

    周嘉鱼道:“报警?”

    谭映雪道:“警是肯定要报的,但是先告诉组委会吧,毕竟我们还在比赛呢,手上也没有带手机。”没办法联系外界,而且这几具尸体估计还能交个不错的成绩。

    “那谁留在这儿?”徐入妄道,“我先说了,我不要一个人啊。”刚才被压了一下,现在他都心有余悸,觉得这些尸体随时可能跳起来、

    “嗯……”谭映雪本来想说她和艾德蒙守在这儿的,但看艾德蒙比徐入妄吓的还厉害,眼泪在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打转转,看起来像是被欺负狠了的小天使,她有点心软,“那这样吧,嘉鱼去通知,我们三个在底下等他。。”

    徐入妄说:“也行。”

    “嘉鱼,去吧,快去快回哦。”谭映雪道。

    周嘉鱼点点头,转身往电梯那边去了。显然他之前嗅到的水腥味和水流声和那口井关系密切,因为从那儿出来之后,那股子味道就淡了不少。

    周嘉鱼走之前找徐入妄要了根烟,点燃之后叼在嘴里壮胆,他按照记忆往电梯所在的方向走去,和脑子里怂的只剩下个尾巴尖露在外面的祭八聊天:“所以这些都和锁龙井里的蛟龙有关系?”

    祭八道:“对啊,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它了么?”

    周嘉鱼想起了自己在锁龙井里看到的那双黄色的眼睛,吐了口烟:“唉……真是的,一点都不科学。”

    祭八道:“最不科学的难道不是澳门葡京网上娱乐的你么?”

    周嘉鱼发现自己无言以对,这一点他都忽略了,对啊,最不科学的,应该是死而复生的他。

    和祭八聊了一会儿,周嘉鱼到达了电梯门口,他走进去,随手按了个一楼,便看到电梯门缓缓合上了。

    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儿了吧,周嘉鱼刚在这么想着,就眼睁睁的看着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四楼,门打开之后,外面站着一个熟人——刚才带他们下来的那个工作人员。

    “你好,又见面了。”他微笑着和周嘉鱼打招呼。这人光是从外表上看来,非常的普通,属于那种见过很多面都不会有印象的那类人。

    如果没有发生之前的事,周嘉鱼估计只会将他当做一个工作人员,但他身上不合时宜的工作服,却让周嘉鱼有了不太妙的联想。

    “你好。”周嘉鱼往边上靠了一步,站在一个可以看见整个电梯厢又比较靠门的位置上。

    “不知不觉,都凌晨三点了。”他的语气很和善,让人听不出什么异样,“在车库里,发现了什么吗?”

    周嘉鱼没想到他们在底下居然花了快五个小时,因为没有手机也没戴手表,他没什么时间观念,再加上那些诡异的事情驱散了他的睡意,他竟是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正值午夜。

    周嘉鱼斟酌着话语,余光一直注意自己右手便一直往上升的数字,嘴里含糊道:“嗯……发现了点东西。”

    “发现了什么?”他却像是来了兴趣。

    负四……负三……负二……眼见就要到达一楼,周嘉鱼心中松了口气,道:“发现了几具尸体。”

    他道:“几具?”

    周嘉鱼说:“好像是五具。”话语落下,电梯叮的一声响起,他赶紧走了出来,再一回头,却是看到了让人浑身发冷一幕。电梯里的那人对着他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嘴角往上咧着,脸上其他部分却没有动,显得怪异又可怖,而让周嘉鱼整个人紧绷起来的,却不是他的表情,而是那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明黄色瞳孔如野兽一般竖着的双眸。

    “再见。”他这么说着,电梯门再次合上,将他和周嘉鱼彻底隔开。

    当时周嘉鱼是以为这人是在故意吓唬自己,后来他回去之后仔细想了想,才发现他其实是在努力的撑出笑容,只不过好像不太擅长,才做出了那么一个狰狞又古怪的表情。

    不过这会儿的周嘉鱼完全没有想那么多,他整个人都因为那个表情僵住,电梯门合上之后,转身直接跑去了一楼工作人员站着的地方。

    “我们在车库里发现了几具尸体。”周嘉鱼气喘吁吁,觉得今天真是把自己这一个月的路都走完了。

    “尸体?!”几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随后赶紧联系上面的人。

    评委果然就在这栋建筑里观察选手,周嘉鱼说了这个情况不到几分钟,他们就出现在了周嘉鱼的面前,只不过他们出现的时候还在吵架,准确的说是林逐水和徐鉴在拌嘴。

    “呵呵,你徒弟胆子也不大嘛。”徐鉴这么说着。

    林逐水冷笑:“至少没有被尸体吓的被踩到尾巴似得到处乱窜。”

    徐鉴说:“那又怎么样,至少是他去开得门。”

    陈晓茹和另外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评委在旁边微笑,大家都以为他们要吵上一会儿了,结果林逐水的一句话终结了徐鉴,他慢条斯理,语气温柔,一击毙命:“徐鉴,你的手机呢?”

    徐鉴:“……”

    周围的人听这句话听的都莫名其妙的。

    周嘉鱼却听得差点笑出声。

    徐鉴脸色铁青,连带着肌肉都鼓了起来,估计要不是赛场,估计已经和林逐水动手了。

    陈晓茹无奈的打了圆场,说你们徒弟还在车库里等着了……和五具尸体一起,这才让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周嘉鱼缩在旁边没敢说话,其实他一直觉得,他们四个里胆子最大的是陈晓茹的徒弟谭映雪……这姑娘真的是女中豪杰。

    几人一起坐着电梯到了车库,直奔三人所在地点。

    周嘉鱼到的那儿时看见徐入妄蹲在地上抽烟,谭映雪围着尸体不知道在做什么,艾德蒙划十字划的有点神志不清了,周嘉鱼走进了才听见他嘴里用英语念叨着他要回去,他要回去。

    周嘉鱼:“……”这孩子怕不是被吓傻了吧。

    “五具。”徐鉴道,“死亡时间最长的应该一年左右。”他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便说出了选手们仔细检查之后才发现的事实。

    林逐水眼睛依旧闭着,语气淡淡:“三男两女,最后边的那个是最近的一个月才死的。”

    “啧,有意思。”徐鉴说,“感觉到了?”

    林逐水道:“嗯。”

    也不知道他们感觉到了什么,四个评委的神情都有点凝重。

    “具体看到了什么,等会儿交卷的时候再说吧。”徐鉴说,“现在重要的是……”

    周嘉鱼以为他会说点什么比较玄乎的话结果他来了句“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报警。”

    周嘉鱼:“……”

    林逐水慢慢悠悠道:“对,陈晓茹你来吧,反正徐鉴又没手机。”

    徐鉴和徐入妄的表情都有一瞬间的扭曲,徐鉴段位高很快就恢复成了无所谓的,徐入妄却是垂下头,开始假装抽烟,然而红彤彤的耳垂暴露了他。

    周嘉鱼强烈怀疑如果这会儿徐鉴手里有把枪,一定会对着林逐水咔咔咔的来上一梭子。陈晓茹刚报警,商场的负责人也听到了风声,匆匆的赶了过来。见到那几具尸体后整个人直接软了,战战兢兢的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不关他的事儿。

    林逐水道:“关这事的,估计都死了吧。”

    他这话一出,众人才想起了那几个被诡异溺死的人。

    商场负责人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他本来是想找离奇命案的凶手,结果凶手没找到,却牵扯出了另一桩案子。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徐入妄说。

    周嘉鱼做了总结:“告诉我们不要随便乱丢垃圾。”

    徐入妄默默的给周嘉鱼竖了个大拇指。

    因为有人找出了正确答案,比赛交卷的时间提前了一些。几个下来的工作人员守着现场防止被破坏,选手和评委们到了一楼,开始逐个上交自己寻到的答案。

    其他选手似乎也察觉他们在车库里寻到了正确答案,脸色都不大好看,因为若是没出意外,剩下的六人里只会出一个进入决赛的。

    当然,这对于某些选手来或许并不公平,因为如果选到了一个足够强的搭档,他甚至可以带着自己进入决赛。但在风水这一行里,运气也是硬实力的一种,你有本事选到这样的搭档,那也只能说你有这样的运气。

    选手们坐在桌前,用准备好的纸币书写着自己寻觅到的答案。答题时间是一个小时,如果选手足够自信,也可以提前交卷。

    周嘉鱼把线索串联起来,大致的写出了事情发展的整个经过。

    这大厦在修建之初,修建者就发现了那口锁龙井。他应该也是精通风水一事,所以才想出了把大厦建在锁龙井上面,以借运势的法子。锁龙井虽然大凶,但到底是和龙沾染了关系,好好利用其运势,这大厦定然能蒸蒸日上。

    为此,修建者还在大厦里修了各种形态的“水”,目前他们看到的有火形和土形,想必在其他地方还能找到别的“水”。

    水多了,便容易成煞,这要是放在其他的地方,估计生意早夸了,但这座大厦,水煞却正好压制了锁龙井,让它无法逞凶。

    当然,为了保险,建造者甚至还特意做出了一扇门和对面的大厦面对面。这个格局又被叫做开门煞,两个建筑其中一个会被另外一个吸走运势。这大厦里有龙,自然一点都不怕,所以对面的建筑简直就像是送上来的美食。

    如果一直这么想去,倒也算了,可惜天不遂人愿,到底是出了意外。

    不知道什么人,发现了锁龙井,甚至将之当做了抛尸的地点,还一抛就是五具,直接点燃锁龙井里蛟龙的怒意——被关在里面也就算了,居然还被当做垃圾桶。

    蛟龙一怒之下怒杀几人,按照林逐水的说法,那几个死掉的,估计都和这事儿脱不开关系。

    周嘉鱼给自己的答卷结了尾,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才交上去。

    为了避嫌,主审他卷子就的是徐鉴,其他几位在旁看着。徐鉴他迅速的看了一遍卷子,问了句:“你在几楼闻到水腥味的?”

    周嘉鱼乖乖的答:“一楼就闻到了。”

    徐鉴思考片刻:“你们在进去那隧道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

    周嘉鱼疑惑道:“隧道里没有遇到,倒是上来的时候遇到了。”

    徐鉴说:“上来的时候?”

    周嘉鱼简单的将他在电梯里看到的人告诉了徐鉴,还形容了一下他的面容特征。

    徐鉴什么话也没说,伸手对着周嘉鱼招了招手,指着摆放在他们旁边的十几台电脑屏幕。

    周嘉鱼开站过去,看到了站在电梯里往上行的自己,他看清楚画面之后,整个人的表情都有点僵。因为在屏幕,周嘉鱼是一个人乘坐的电梯,还对着电梯门口自言自语。

    周嘉鱼这下子总算确定那双黄色的眼睛不是他的错觉了。那个人的的确确不是人。

    “这会是什么呢……莫不是……那条龙?”周嘉鱼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徐鉴道:“听你描述,百分之九十九十了。”蛟龙都喜欢血腥的东西,也有食人的习惯,和周嘉鱼独处时,竟是没有对他出手,眼前这孩子果真是非常的适合这一行。想到这儿,徐鉴对着林逐水投去一个嫉妒的眼神。

    林逐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感觉到徐鉴的心理活动,但徐鉴问完之后,他的表情看起来却有些凝重,开口道:“下次要小心些。”

    周嘉鱼道:“是,先生。”

    “去吧。”林逐水说,“表现的不错。”

    周嘉鱼就像个被老师夸奖了的小学生,红着脸出去了。

    他走后,徐鉴扭头看着林逐水,说:“那龙气怎么办?”

    林逐水道:“不必担心,我晚些会为他除去。”

    剩下的几个选手一一给出自己的答案,最后的决赛成绩,在十几分钟后公布了。

    进入决赛的五个名额里有三个都是进了车库的,但是居然没有艾德蒙,谭映雪不可思议的问艾德蒙怎么回事儿,进去之前他们不是还对了标准答案么。

    哪知道艾德蒙捏着他的十字架,非常悲伤的说,我真的尽力了,但是你们国家实在是太可怕,半决赛就这么凶险,我觉得自己参加了决赛很有可能回不来,所以我决定放弃……

    他说这个的时候用的英语,还是周嘉鱼翻译给另外两人听的。

    谭映雪听完之后哭笑不得,她是从小就接触这些,连看见尸体都没什么过激反应,拿到第一名更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所以不是很能理解艾德蒙轻易放弃比赛的想法。

    不过这事情不能勉强,所以三人都祝艾德蒙回程之旅一路顺风。

    剩下的入选名额组队在一起的两人获得的,他们虽然没有发现最为关键的锁龙井,但是却找到了整栋楼里所有和水有关系的风水格局。这需要极为扎实的风水实力,有些风水局甚至只是墙上的一幅画,稍微不注意就错过了。

    决赛名单一出,被淘汰的五人止步十强。

    此时窗外天光乍破,晨曦初始,选手们都有些累了,准备回酒店休憩。周嘉鱼离开的时候,正好看到商场的负责人作为嫌疑人被警方带走,他估计是真的不知道命案这事儿,不然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把大厦让出来作为比赛赛场了。

    周嘉鱼回去的时候和林逐水坐了一辆车,忙了一夜又看到了那么多恐怖的东西,他到底是有些困,好不容易撑到了酒店,勉强洗完澡之后倒头就睡。

    然而不知是不是因为熬夜熬的太厉害,他的睡眠极不安稳,直到一股清淡的相气笼罩了他。

    这气息他似乎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又无法想到到底由何而来。周嘉鱼半睡半醒,感到自己的右手被轻柔的握住,然后一点轻柔的触觉,暖暖的触碰了他的手指。

    那似乎是一片羽毛,又似乎是一个吻,随即他的指尖微疼,好像肌肤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破。

    周嘉鱼整个人都动不了,他想要睁开眼睛,却感到眼皮好似被什么东西黏住了,再也怎么用力,也无法从黑暗中挣脱出来。

    手指温柔的含住,舌头轻轻的卷去了指尖上溢出的一滴鲜血,周嘉鱼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竟是隐约之间,看到了林逐坐在床边。

    只是周嘉鱼却有些不敢确定这人到底是不是他的先生,林逐水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色的唇边,却沾着一抹血色的红。并未察觉周嘉鱼的目光,林逐水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舔唇瓣。虽然他的眉目是那般的冷淡,可周嘉鱼,却因为这个动作感到脸上微热。

    不过很快,周嘉鱼的眼睛再次疲惫的合拢,彻底的陷入了憨甜的梦乡。周遭的一切感知,都消失了,唯有鼻尖那一丝淡淡的檀香,萦绕在他的身边。

    周嘉鱼睡了整整一天,从早晨到下午,直到沈一穷咚咚的敲门声把他整醒。

    被吵醒的时候周嘉鱼整个人都是木的,僵着一张脸去开门,甚至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门外是谁。

    “周嘉鱼!”沈一穷还是活力四射的样子,冲进来就给周嘉鱼一个熊抱,“你太棒啦!”

    周嘉鱼打了个哈欠:“干嘛呢?我好困。”

    沈一穷说:“你真的拿了第一,我还以为今天看不到你了呢。”

    周嘉鱼说:“你等会儿,我去洗个澡……”

    在沈一穷的喋喋不休中,周嘉鱼很痛苦的洗完了澡,总算是清醒过来,但精神还是不太好,趴在床边跟被放了气的娃娃似得。

    周嘉鱼道:“你看到先生了么……”他在睡梦中,好像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场景,只是却不能确定那到底是自己的梦还是现实,他的手指上并无伤口,可那画面却太真实了。

    “先生?”沈一穷说,“先生一大早就出去了。”

    “哦……”周嘉鱼莫名的有点小失望。

    屋子里的电视正在播放本地新闻,两人聊天的时候,却是正好说到昨晚某某大厦发现了五具尸体,目前此案还在侦查中。

    沈一穷道:“五具尸体?卧槽,不是?”

    周嘉鱼说:“还真是……”他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给沈一穷详细的说了一遍,沈一穷听完之后脸色很不妙:“这也刺激过头了。”虽然往年的比赛都挺玄乎的,但至少没和命案扯上关系。

    周嘉鱼说:“是的,什么时候决赛啊?”

    沈一穷说:“至少一个月后吧,会给你们好好休息的时间的。”

    周嘉鱼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沈一穷道:“别睡了,你这会儿睡了晚上又睡不着,我们一起出去吃点东西?”

    周嘉鱼肚子空空的,点头同意了沈一穷的提议。

    两人吃了点东西,周嘉鱼感觉自己活过来了,沈一穷说反正咱们没事儿,去旁边的网吧上上网吧。

    周嘉鱼心想咱们还真是网瘾少年二人组,不过他还是同意了沈一穷的提议。

    开了台电脑,周嘉鱼直奔风水比赛的内网,发现关于昨晚的比赛视频已经传上去了,还写了个骇人听闻的标题:震惊!比赛中,他们在发现尸体后,竟是做出这种事……

    周嘉鱼:“……”这人是uc震惊部转行过来的么?

    这视频底下还有一个大火的帖子,看日期是今天上发的,标题是“风水师必看!天赋不好的元凶竟是就在身边。”。

    周嘉鱼:“……”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在点进了这个帖子之后,周嘉鱼看到这个帖子的发帖人,非常详细的说明了手机扰乱风水师磁场的严重性,并且表示自己在不用手机之后,在风水上果然有了很大的进步。

    周嘉鱼瞪着帖子,强烈的怀疑这发帖人是徐入妄那个大屁.眼子。

    沈一穷在旁边瞅了眼,见发帖人的逻辑如此严密,用词如此恳切,居然真的傻乎乎的扭头问周嘉鱼:“哇,这是真的嘛?”

    周嘉鱼:“怎么可能!”他看了眼发帖人的名字,彻底确定这是徐入妄要拉众人和他一起下水,因为发帖人的名字叫:亡女,合在一起就是个妄字。

    沈一穷说:“可是他说的很真耶。”

    周嘉鱼:“……我骗他的时候说的也很真。”

    沈一穷:“……”

    周嘉鱼生无可恋的把他开玩笑的事儿告诉了沈一穷,沈一穷听完后盯着那帖子问了句:“你说有多少人会信?”

    周嘉鱼不吭声,心想可能和你差不多智商的都会信吧。

    两人一起看了看回帖的内容,发现有的回帖人居然在真情实意的赞成楼主,还说自己已经把手机给砸了,的确感觉到了自己的进步。

    周嘉鱼:“……”他服了。

    最后周嘉鱼不忍继续往下看,关掉帖子,决定去看比赛视频去。

    这次的比赛果然比上次的要精彩一些,不光是他们,连带着其他的选手也遇到了一些灵异事件。比如某个选手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发现右边格子里多了一双脚,等到他去右边检查时才发现右边格子从外面锁掉了,根本没人进得去,如此种种。

    不过让周嘉鱼最感到震撼的不是那一双消失的脚,而是厕所里居然也有摄像头……虽然格子里是没有的,但是万一有人上厕所不关门呢。

    沈一穷说:“这还算是好的,你不知道,野外比赛的时候还得自己胸前挂一个摄像头,有一年比赛那选手运气不好遭遇鬼打墙,结果摄像头录像来的却是有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脚不让他走。”

    周嘉鱼:“……”他真怀念自己以前的工作。虽然老头老太太们有时候挺麻烦的,但和玄学比起来,他们真是太可爱了。

    沈一穷说:“唉,科技,开阔人的眼界啊。”

    周嘉鱼心想这眼界大家其实都不是很想开吧……

    整个论坛都很热闹,周嘉鱼还看到讨论说童子尿好用还是黑狗血效果好,并且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三位,如果不是讨论的东西有问题,他甚至有理由怀疑这是一个学术论坛。

    沈一穷看完之后感叹人生,说什么时候他才能参加比赛啊,他也想成为偶像。

    周嘉鱼:“……”朋友你是不是走了什么歪路。

    不过网站里的确每个人气比较高的选手都有单独的分频,周嘉鱼发现林逐水的人气果然是非常非常高,点进去之后居然还能看到关于他的小说。

    周嘉鱼本来还没太在意,结果点进一个帖子后发现好像哪里不太对劲,为什么,他在里面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林逐水吻住了周嘉鱼的唇,两人唇舌相接,气氛缠绵,林逐水说,‘嘉鱼。’周嘉鱼泪光盈盈,颤声道,‘先生,我愿意的……’——周嘉鱼看着小说内容,陷入了迷之沉默。

    沈一穷却是完全习惯了,说习惯就好了,他还见过一本写他们师兄弟四角恋的,剧情之跌宕起伏,肉戏之香艳,要不是主角是自己的话还真能对着撸一发。

    周嘉鱼心想沈一穷果然是个钢铁般的直男,因为他看到这内容时居然有点心虚有点脸红,而沈一穷则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撸。

    两人又一起打了一会儿游戏,到了晚上六点多回到酒店。

    回去的时候周嘉鱼看到徐入妄很没素质的蹲在酒店门口抽烟,沈一穷打招呼说:“妄妄,怎么不高兴啊?”

    徐入妄瞅了他一眼,没理他,对着周嘉鱼说:“我师父说,要是我决赛输了……就让去我二叔那里进修五年。”

    周嘉鱼:“有问题吗?”

    徐入妄说:“我二叔住长白山深山里面。”

    周嘉鱼说:“虽然我很同情你,但是我家林先生说,如果我输了,就把我托运回去。”

    徐入妄:“……这就是罐儿名字的来源?”

    周嘉鱼道:“不然呢?”

    徐入妄做了个抱拳的手势:“社会你林哥,人狠话不多。”他递给了周嘉鱼和沈一穷一人一根烟,说,“抽吧,趁着还活着……”

    于是三个人蹲在门口一起抽烟。

    抽了一会儿,沈一穷说:“这事情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为什么不进屋吹空调要陪着你们在这儿抽烟。”

    徐入妄说:“你对周嘉鱼就没有一点怜惜之心吗?”

    沈一穷:“……”这两件事有关系?

    不过可以看出,半决赛没有拿到第一,又被爱情拥抱了的徐入妄心情是相当的低落,估计他被徐鉴狠狠说了一顿。

    三人跟社会闲散人选似得在门口蹲了十几分钟,才各自散去,进屋休息去了。

    周嘉鱼这一天都没有见到林逐水,他洗完澡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忽的想起了什么,道:“祭八,昨晚我睡着之后,屋子里来过其他人吗?”

    祭八从昨晚开始精神就不好,整只鸟蔫嗒嗒的,看样子是被吓到了还没缓过来,它说:“我不知道,我也睡着了。”

    “哦……”周嘉鱼有点失望,以为自己能从祭八那里得到答案呢。

    昨天那些零碎的记忆到底是真是假呢,如果真的是林逐水来了,他为什么要亲吻自己的手背……想到这里,周嘉鱼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了一些白天看到的那些文字,整个脸开始慢慢变得绯红……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还想被先生亲亲。

    林逐水:过来。

    周嘉鱼凑过去。

    林逐水:今天亲亲你的脸、蛋。

    哈哈哈哈小剧场的是咸鱼胖次姑娘的灵感,写出来了,爱生活,爱胖次,继续求美味营养液补营养~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把你融在我的骨血里 的火箭炮x2,地雷x16,浅水炸弹x1,手榴弹x3,谢谢大家,破费啦!!!

    感谢 kassy_kt 的火箭炮x1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哈密瓜 的手榴弹x1

    感谢 楼扇颜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无端端端着物短短 的手榴弹x1

    感谢 宴九 的地雷x3

    感谢 清乐 的地雷x2

    感谢 春秋啊春秋 的地雷x2

    感谢 梨子夏 的地雷x2

    感谢 葡萄糖果糖半乳糖 的地雷x2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2感谢 读完这条就跑 的地雷x1

    感谢 lien 的地雷x1感谢 建国以后不能成精。 的地雷x1

    感谢 豌豆圆滚滚 的地雷x1感谢 柠檬 的地雷x1

    感谢 黎北 的地雷x1感谢 rrrr 的地雷x1

    感谢 马甲战队 的地雷x1

    感谢 24583406 的地雷x1感谢 粉爪大白猫 的地雷x1感谢 几滴 的地雷x1

    感谢 滚滚 的地雷x1感谢 懵智 的地雷x1

    感谢 19216991 的地雷x1感谢 星辰野火 的地雷x1

    感谢 二子 的地雷x1感谢 kin 的地雷x1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1感谢 良辰媚景may 的地雷x1

    感谢 月光淡淡 的地雷x1感谢 笛安小六 的地雷x1感谢 月杳 的地雷x1

    感谢 极光 的地雷x1感谢 安 的地雷x1

    感谢 地瓜 的地雷x1感谢 唐崆 的地雷x1

    感谢 玉玉玉玉米 的地雷x1感谢 yan秋潼 的地雷x1

    感谢 没关系就是有关系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小斯 的地雷x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赫清kame 的地雷x1感谢 天使 的地雷x1

    感谢 叶玄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352291 的地雷x1感谢 雕龙的狗子 的地雷x1

    感谢 钟会会 的地雷x1感谢 佛狸祠清涧 的地雷x1

    感谢 stillice 的地雷x1感谢 零色 的地雷x1

    感谢 小黄蚊 的地雷x1感谢 欧欧欧洑 的地雷x1

    感谢 以前亦不是以后233 的地雷x1感谢 席楠 的地雷x1

    感谢 阿初 的地雷x1感谢 墨墨是呆瓜w 的地雷x1

    感谢 一颗波子汽水糖 的地雷x1感谢 法伊.路卡 的地雷x1

    感谢 纯天然然 的地雷x1感谢 小淤青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