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赛后
    不光是给他的爱情开门的徐入妄在紧张,旁边看着的三人也屏住了呼吸。

    徐入妄手肘用力, 嘎吱一声拉开了铁门, 结果他还没反应过来, 就感到一个软呼呼,湿漉漉的东西倒在了他的身上。

    其他三人在心中骂了一声卧槽,跟兔子似得跳了八丈远。徐入妄则有点迟钝的抬起头, 看到了一张已经被水泡肿的死人脸。

    徐入妄:“…………啊啊啊啊啊!!!”他朝着身后窜去,疯了似得尖叫,“操他妈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一幕本来非常的恐怖, 无论是气氛,还是已经被水泡的变形的尸体, 但周嘉鱼看着跟无头苍蝇似得到处乱窜的徐入妄, 他又有点想笑。

    徐入妄整个人都疯了,疯狂的骂着脏话:“我他妈的——”

    谭映雪说:“你别蹦了,小心踩到人家!”

    五六分钟之后, 徐入妄总算是冷静下来, 抖着手拿出一根烟, 点上,说:“这龙太可怕了。”

    周嘉鱼道开玩笑说:“可是不是人把尸体扔下去的么, 万一人家龙也被吓到了呢。”

    徐入妄幽怨的看了周嘉鱼一眼,说你到底选择爱龙还是选择爱我?

    周嘉鱼很理智的说我选择死亡。

    气氛稍有缓和,在几人都接受了这个事实后,他们才慢慢围过去, 想看看尸体的情况。徐入妄走在最后面,显然被他突如其来的“爱情”吓的不轻,这会儿还哆嗦着没能缓过劲儿来。

    在水中浸泡的尸体,应该是模样最狰狞的,特别是**后的模样和气息,都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周嘉鱼是第一次看到死尸,心情也有点紧张,反倒是谭映雪胆子最大,走在最前面,还朝着洞口望了眼,她道:“哇,徐入妄的爱情居然不止一个……”

    徐入妄骂道:“你别胡说!”他也门的方向看去,发现门之后居然还有几具,细细数来,可能有个五人的样子。

    周嘉鱼则是盯着尸体看了会儿,疑惑道:“这尸体保存的挺好啊。”他开始还以为尸体是水肿,但仔细看去,却发现尸体其实并没有高度**,反而可以说是保存的相当完整,只是因为死者生前可能就是个胖子,所以造成了误解。

    “是保存的挺好的。”谭映雪蹲下来研究,她胆子也是贼大,随手掏出个塑料袋,包着手之后开始在尸体的兜里淘淘捡捡,翻遍了尸体的上衣和裤袋。

    剩下三个大男人都对这姑娘抛去佩服的眼神,埃蒙德更是吓的一副随时可能升天见上帝的表情。

    谭映雪掏了一会儿,没想到还真让她掏出了点东西,那应该是个工作证什么的,上面有名字还有日期。她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手里的东西:“哇——死了一年了——”

    徐入妄骂了句卧槽。

    要是在一般的水里,死一年的尸体估计早就被鱼啃食的不成模样了。但锁龙井显然不是一般的水,不但将尸体保存的很好,还很“热心”的把尸体给重新送回了上面。

    周嘉鱼道:“那我们怎么办?”

    徐入妄道:“你想怎么办?”

    周嘉鱼道:“报警?”

    谭映雪道:“警是肯定要报的,但是先告诉组委会吧,毕竟我们还在比赛呢,手上也没有带手机。”没办法联系外界,而且这几具尸体估计还能交个不错的成绩。

    “那谁留在这儿?”徐入妄道,“我先说了,我不要一个人啊。”刚才被压了一下,现在他都心有余悸,觉得这些尸体随时可能跳起来、

    “嗯……”谭映雪本来想说她和艾德蒙守在这儿的,但看艾德蒙比徐入妄吓的还厉害,眼泪在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打转转,看起来像是被欺负狠了的小天使,她有点心软,“那这样吧,嘉鱼去通知,我们三个在底下等他。。”

    徐入妄说:“也行。”

    “嘉鱼,去吧,快去快回哦。”谭映雪道。

    周嘉鱼点点头,转身往电梯那边去了。显然他之前嗅到的水腥味和水流声和那口井关系密切,因为从那儿出来之后,那股子味道就淡了不少。

    周嘉鱼走之前找徐入妄要了根烟,点燃之后叼在嘴里壮胆,他按照记忆往电梯所在的方向走去,和脑子里怂的只剩下个尾巴尖露在外面的祭八聊天:“所以这些都和锁龙井里的蛟龙有关系?”

    祭八道:“对啊,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它了么?”

    周嘉鱼想起了自己在锁龙井里看到的那双黄色的眼睛,吐了口烟:“唉……真是的,一点都不科学。”

    祭八道:“最不科学的难道不是澳门葡京网上娱乐的你么?”

    周嘉鱼发现自己无言以对,这一点他都忽略了,对啊,最不科学的,应该是死而复生的他。

    和祭八聊了一会儿,周嘉鱼到达了电梯门口,他走进去,随手按了个一楼,便看到电梯门缓缓合上了。

    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儿了吧,周嘉鱼刚在这么想着,就眼睁睁的看着电梯叮的一声停在了四楼,门打开之后,外面站着一个熟人——刚才带他们下来的那个工作人员。

    “你好,又见面了。”他微笑着和周嘉鱼打招呼。这人光是从外表上看来,非常的普通,属于那种见过很多面都不会有印象的那类人。

    如果没有发生之前的事,周嘉鱼估计只会将他当做一个工作人员,但他身上不合时宜的工作服,却让周嘉鱼有了不太妙的联想。

    “你好。”周嘉鱼往边上靠了一步,站在一个可以看见整个电梯厢又比较靠门的位置上。

    “不知不觉,都凌晨三点了。”他的语气很和善,让人听不出什么异样,“在车库里,发现了什么吗?”

    周嘉鱼没想到他们在底下居然花了快五个小时,因为没有手机也没戴手表,他没什么时间观念,再加上那些诡异的事情驱散了他的睡意,他竟是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正值午夜。

    周嘉鱼斟酌着话语,余光一直注意自己右手便一直往上升的数字,嘴里含糊道:“嗯……发现了点东西。”

    “发现了什么?”他却像是来了兴趣。

    负四……负三……负二……眼见就要到达一楼,周嘉鱼心中松了口气,道:“发现了几具尸体。”

    他道:“几具?”

    周嘉鱼说:“好像是五具。”话语落下,电梯叮的一声响起,他赶紧走了出来,再一回头,却是看到了让人浑身发冷一幕。电梯里的那人对着他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嘴角往上咧着,脸上其他部分却没有动,显得怪异又可怖,而让周嘉鱼整个人紧绷起来的,却不是他的表情,而是那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明黄色瞳孔如野兽一般竖着的双眸。

    “再见。”他这么说着,电梯门再次合上,将他和周嘉鱼彻底隔开。

    当时周嘉鱼是以为这人是在故意吓唬自己,后来他回去之后仔细想了想,才发现他其实是在努力的撑出笑容,只不过好像不太擅长,才做出了那么一个狰狞又古怪的表情。

    不过这会儿的周嘉鱼完全没有想那么多,他整个人都因为那个表情僵住,电梯门合上之后,转身直接跑去了一楼工作人员站着的地方。

    “我们在车库里发现了几具尸体。”周嘉鱼气喘吁吁,觉得今天真是把自己这一个月的路都走完了。

    “尸体?!”几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随后赶紧联系上面的人。

    评委果然就在这栋建筑里观察选手,周嘉鱼说了这个情况不到几分钟,他们就出现在了周嘉鱼的面前,只不过他们出现的时候还在吵架,准确的说是林逐水和徐鉴在拌嘴。

    “呵呵,你徒弟胆子也不大嘛。”徐鉴这么说着。

    林逐水冷笑:“至少没有被尸体吓的被踩到尾巴似得到处乱窜。”

    徐鉴说:“那又怎么样,至少是他去开得门。”

    陈晓茹和另外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评委在旁边微笑,大家都以为他们要吵上一会儿了,结果林逐水的一句话终结了徐鉴,他慢条斯理,语气温柔,一击毙命:“徐鉴,你的手机呢?”

    徐鉴:“……”

    周围的人听这句话听的都莫名其妙的。

    周嘉鱼却听得差点笑出声。

    徐鉴脸色铁青,连带着肌肉都鼓了起来,估计要不是赛场,估计已经和林逐水动手了。

    陈晓茹无奈的打了圆场,说你们徒弟还在车库里等着了……和五具尸体一起,这才让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周嘉鱼缩在旁边没敢说话,其实他一直觉得,他们四个里胆子最大的是陈晓茹的徒弟谭映雪……这姑娘真的是女中豪杰。

    几人一起坐着电梯到了车库,直奔三人所在地点。

    周嘉鱼到的那儿时看见徐入妄蹲在地上抽烟,谭映雪围着尸体不知道在做什么,艾德蒙划十字划的有点神志不清了,周嘉鱼走进了才听见他嘴里用英语念叨着他要回去,他要回去。

    周嘉鱼:“……”这孩子怕不是被吓傻了吧。

    “五具。”徐鉴道,“死亡时间最长的应该一年左右。”他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便说出了选手们仔细检查之后才发现的事实。

    林逐水眼睛依旧闭着,语气淡淡:“三男两女,最后边的那个是最近的一个月才死的。”

    “啧,有意思。”徐鉴说,“感觉到了?”

    林逐水道:“嗯。”

    也不知道他们感觉到了什么,四个评委的神情都有点凝重。

    “具体看到了什么,等会儿交卷的时候再说吧。”徐鉴说,“现在重要的是……”

    周嘉鱼以为他会说点什么比较玄乎的话结果他来了句“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报警。”

    周嘉鱼:“……”

    林逐水慢慢悠悠道:“对,陈晓茹你来吧,反正徐鉴又没手机。”

    徐鉴和徐入妄的表情都有一瞬间的扭曲,徐鉴段位高很快就恢复成了无所谓的,徐入妄却是垂下头,开始假装抽烟,然而红彤彤的耳垂暴露了他。

    周嘉鱼强烈怀疑如果这会儿徐鉴手里有把枪,一定会对着林逐水咔咔咔的来上一梭子。陈晓茹刚报警,商场的负责人也听到了风声,匆匆的赶了过来。见到那几具尸体后整个人直接软了,战战兢兢的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不关他的事儿。

    林逐水道:“关这事的,估计都死了吧。”

    他这话一出,众人才想起了那几个被诡异溺死的人。

    商场负责人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他本来是想找离奇命案的凶手,结果凶手没找到,却牵扯出了另一桩案子。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徐入妄说。

    周嘉鱼做了总结:“告诉我们不要随便乱丢垃圾。”

    徐入妄默默的给周嘉鱼竖了个大拇指。

    因为有人找出了正确答案,比赛交卷的时间提前了一些。几个下来的工作人员守着现场防止被破坏,选手和评委们到了一楼,开始逐个上交自己寻到的答案。

    其他选手似乎也察觉他们在车库里寻到了正确答案,脸色都不大好看,因为若是没出意外,剩下的六人里只会出一个进入决赛的。

    当然,这对于某些选手来或许并不公平,因为如果选到了一个足够强的搭档,他甚至可以带着自己进入决赛。但在风水这一行里,运气也是硬实力的一种,你有本事选到这样的搭档,那也只能说你有这样的运气。

    选手们坐在桌前,用准备好的纸币书写着自己寻觅到的答案。答题时间是一个小时,如果选手足够自信,也可以提前交卷。

    周嘉鱼把线索串联起来,大致的写出了事情发展的整个经过。

    这大厦在修建之初,修建者就发现了那口锁龙井。他应该也是精通风水一事,所以才想出了把大厦建在锁龙井上面,以借运势的法子。锁龙井虽然大凶,但到底是和龙沾染了关系,好好利用其运势,这大厦定然能蒸蒸日上。

    为此,修建者还在大厦里修了各种形态的“水”,目前他们看到的有火形和土形,想必在其他地方还能找到别的“水”。

    水多了,便容易成煞,这要是放在其他的地方,估计生意早夸了,但这座大厦,水煞却正好压制了锁龙井,让它无法逞凶。

    当然,为了保险,建造者甚至还特意做出了一扇门和对面的大厦面对面。这个格局又被叫做开门煞,两个建筑其中一个会被另外一个吸走运势。这大厦里有龙,自然一点都不怕,所以对面的建筑简直就像是送上来的美食。

    如果一直这么想去,倒也算了,可惜天不遂人愿,到底是出了意外。

    不知道什么人,发现了锁龙井,甚至将之当做了抛尸的地点,还一抛就是五具,直接点燃锁龙井里蛟龙的怒意——被关在里面也就算了,居然还被当做垃圾桶。

    蛟龙一怒之下怒杀几人,按照林逐水的说法,那几个死掉的,估计都和这事儿脱不开关系。

    周嘉鱼给自己的答卷结了尾,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才交上去。

    为了避嫌,主审他卷子就的是徐鉴,其他几位在旁看着。徐鉴他迅速的看了一遍卷子,问了句:“你在几楼闻到水腥味的?”

    周嘉鱼乖乖的答:“一楼就闻到了。”

    徐鉴思考片刻:“你们在进去那隧道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

    周嘉鱼疑惑道:“隧道里没有遇到,倒是上来的时候遇到了。”

    徐鉴说:“上来的时候?”

    周嘉鱼简单的将他在电梯里看到的人告诉了徐鉴,还形容了一下他的面容特征。

    徐鉴什么话也没说,伸手对着周嘉鱼招了招手,指着摆放在他们旁边的十几台电脑屏幕。

    周嘉鱼开站过去,看到了站在电梯里往上行的自己,他看清楚画面之后,整个人的表情都有点僵。因为在屏幕,周嘉鱼是一个人乘坐的电梯,还对着电梯门口自言自语。

    周嘉鱼这下子总算确定那双黄色的眼睛不是他的错觉了。那个人的的确确不是人。

    “这会是什么呢……莫不是……那条龙?”周嘉鱼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徐鉴道:“听你描述,百分之九十九十了。”蛟龙都喜欢血腥的东西,也有食人的习惯,和周嘉鱼独处时,竟是没有对他出手,眼前这孩子果真是非常的适合这一行。想到这儿,徐鉴对着林逐水投去一个嫉妒的眼神。

    林逐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感觉到徐鉴的心理活动,但徐鉴问完之后,他的表情看起来却有些凝重,开口道:“下次要小心些。”

    周嘉鱼道:“是,先生。”

    “去吧。”林逐水说,“表现的不错。”

    周嘉鱼就像个被老师夸奖了的小学生,红着脸出去了。

    他走后,徐鉴扭头看着林逐水,说:“那龙气怎么办?”

    林逐水道:“不必担心,我晚些会为他除去。”

    剩下的几个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