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半决赛
    周嘉鱼本来以为住宿还是像淘汰赛那样各住各的, 但是没想半决赛却是选手们都住在同一个酒店, 而他到达的当晚, 就看见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其中之一,就是徐鉴的徒弟徐入妄。

    周嘉鱼和沈一穷走进餐厅的时候,餐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众人都对着他两投来了目光。这目光有中有艳羡, 有敬佩,有嫉妒,有敌意, 徐入妄的眼神周嘉鱼第一个注意到, 因为这个不要脸的又在盯着他的屁股看。

    “晚上好啊, 什么时候到的?”徐入妄凑过来打招呼。

    周嘉鱼说:“不约。”

    徐入妄被直接拆穿了目的,面色略微尴尬:“别那么无情嘛, 我们好歹共患难过。”

    周嘉鱼瞅了他一眼, 没说话,和沈一穷拿吃的去了。

    餐厅都是自助的, 菜色相当的丰富,味道也还不错。不过林逐水向来不喜欢在外面吃饭,看来今晚是不会下来了。

    周嘉鱼正这么想着,就见徐入妄厚着脸皮坐到了他们桌上。

    沈一穷没客气, 道:“你要干嘛啊?我家鱼已经心有所属了, 你来凑什么热闹。”

    徐入妄道:“心有所属?属给谁了?”

    沈一穷用一种黏腻无比的声音说:“我们的心都是先生的。”

    徐入妄:“……”

    周嘉鱼在旁边继续安静的嗦面条。

    沈一穷道:“不服气先去找先生说道说道呗。”

    徐入妄很想说,他服,他拿什么来不服, 不说他,他师父和林逐水斗了那么多年,结果没赢过一次。最惨的是他这个当徒弟的好像也没啥机会给师父长脸,虽然比赛途中周嘉鱼都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可他的天赋就摆在那儿,不用任何手段就能直接共情,要是真想不开估计也只能把自己活活气死。

    徐入妄无奈道:“我只是过来想和你们交换一下情报,何必呢。”

    周嘉鱼这会儿终于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也开始参与讨论,只是开口的第一句就让徐入妄的脸色不大好看,他说:“哇,你又作弊啦?”

    徐入妄咬牙切齿:“作弊?风水这事儿能算作弊?都是我自己推算出来的——”

    周嘉鱼道:“这都行?”

    徐入妄道:“怎么不行,我还告诉你,我已经推算出了半决赛的地点,而且进行过调查了。”

    他这话说的时候特意压低了声音,显然是不想让旁边的人听见。

    沈一穷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他道:“已经算出来了?在哪儿呢?”

    这下轮到徐入妄拿乔了,他瞅了眼周嘉鱼,对着沈一穷扬起下巴,满目傲慢:“我是来和嘉鱼说话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沈一穷:“……”

    周嘉鱼叉起了第二卷面条,正准备继续嗦,听到这话傻乐两声。

    结果他还没反应过来,沈一穷手一伸就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把那张刚啃过鸡腿还油腻腻的嘴凑过来,对着他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就凭我和嘉鱼的关系!”

    周嘉鱼:“……”他把面条放下了,静静的扯了张餐巾纸擦了擦脸。

    徐入妄惊了:“你们什么关系?”

    沈一穷说:“单纯的父子关系。”

    周嘉鱼:“……”

    徐入妄:“……”

    两人对视一眼,决定还是别理沈一穷,继续说比赛的事儿。

    按照徐入妄的说法,他已经能推算出了决赛的地点,只是内容待定。这个行为在比赛里也并不违规,因为其实要推算出和自己有关系的内容,其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徐入妄作为一个参赛者,推算出了参赛的地点,反而是他自身实力的表现。

    沈一穷酸溜溜的说了句:“那你怎么推算不出冠军不是你?”

    徐入妄冷笑:“你要再废话,我能推算出你肯定会被我打。”

    沈一穷虽然并不怕和徐入妄打架,但是能得到点比赛信息对于周嘉鱼或许有帮助,所以他没有继续挑衅,也开始跟着周嘉鱼一起嗦面条。

    徐入妄道:“如果我推算的没错,比赛地点就在我们对面的那条街。”

    “嗯?对面的那条街?”周嘉鱼透过酒店餐厅的玻璃墙向外望去,只看到了繁华的街道和一眼望不到头的高楼大厦。

    这里到处人山人海,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会比些什么。

    徐入妄道:“比赛的场馆很大,很高,我估计之下,应该是一栋大楼。”

    周嘉鱼道:“那会比些什么?寻人?”

    徐入妄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比赛的地方阴气重,你最好带点防身的东西。”

    周嘉鱼道:“谢谢了。”

    徐入妄笑着:“你体质不一般吧?”

    周嘉鱼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发现了:“你怎么知道的?”

    徐入妄什么话也没说,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他经常使用的罗盘,“哝。”

    只见那罗盘上,指针一个劲的疯狂乱转,好像被磁场干扰了一样,周嘉鱼之前已经被林逐水科普过了这种情况,所以倒也不是十分的惊讶:“哦,这样啊……”

    徐入妄说:“之前只听说过,没想到林先生真的能找到传说中的极阴体质。”

    周嘉鱼对这方面不是特别了解,就没开口说话。

    “早点休息,明天见。”徐入妄又和周嘉鱼聊会儿,便起身离开。

    周嘉鱼也和沈一穷准备回房。

    沈一穷对徐入妄的感官向来不好,但这次徐入妄特意来告诉周嘉鱼场地的问题,也算是勉强给他加了一两分。

    沈一穷说:“罐儿啊……”

    周嘉鱼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沈一穷是在叫谁,直到他又喊了一声:“罐儿啊……”

    周嘉鱼惊了:“你叫谁罐儿呢?”

    沈一穷说:“我叫你啊。”

    周嘉鱼:“……为什么?”

    沈一穷道:“你不天天念叨着比赛输了让我把你做成罐儿带回去么?”

    周嘉鱼:“………………”他真的是服了沈一穷了。

    沈一穷说:“罐儿,这事儿要不要问问先生?别免得你这体质一进去就废了啊。”

    周嘉鱼道:“问倒是可以问,但是我怎么和先生解释我知道比赛场地的事儿?”

    沈一穷说:“就说徐入妄告诉咱的。”

    周嘉鱼道:“这不算作弊?”

    沈一穷说:“好像是算的。”

    两人陷入了沉默。

    周嘉鱼无奈道:“那算了吧,先生是评委,总该要先知道比赛场地,到时候如果有问题,应该会提前告诉我。”

    沈一穷道:“这也是,那你早点睡,罐儿,别怕,我在呢。”

    周嘉鱼心想对啊,你在呢,只要有你在,我都不会害怕,因为你会把我做成罐儿,再托运回去。

    两人双双回房,周嘉鱼躺在床上很快就起了睡意,不到十几分钟便酣然入睡。

    第二天,依旧是炎热的让人痛苦的一天。

    周嘉鱼八点钟准时起床,叫了沈一穷去餐厅吃早饭。没想到到餐厅的时候林逐水已经和几个评委坐在餐厅里了,周围还围了不少迷弟迷妹。当然碍于他的气场,那些迷弟迷妹们也没敢上前打扰,就在旁边暗戳戳的看着。于是周嘉鱼过去和林逐水打招呼的时候,接受了比昨天还要炽热的眼神考验。

    “先生,早上好。”周嘉鱼道。

    林逐水道:“好,昨晚睡得如何?”

    昨晚瞬间秒睡的周嘉鱼硬着头皮说:“有点紧张,没睡着。”

    林逐水不置可否,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淡淡道:“去吃饭吧。”

    周嘉鱼赶紧溜了。

    沈一穷跟在他后面低声骂:“你他妈的又骗先生,被发现了吧。”

    周嘉鱼说:“你怎么看出来先生发现了?”

    沈一穷说:“先生只要用手指点着桌子,那就是心情不好了。”

    周嘉鱼:“……”但他总感觉说自己睡得很好,林逐水的手指会多点一会儿。

    这餐厅已经被比赛的组委会给包下来了,吃饭的全是比赛的选手。沈一穷和周嘉鱼一边吃一边观察对手。之前比赛二十多个人,周嘉鱼根本看不过来,对于选手面容的印象也是比较模糊。但现在还剩下十个,那就好认多了。这十个选手里竟是还有一些外国人的面孔,其中一个白人,三个东南亚国家的。剩下的六个全是国人,说到底这比赛国人到底是有不小的主场优势。

    “有几个我好像见过。”沈一穷说,“前几届应该也来参加过比赛。”

    周嘉鱼道:“哦……”

    沈一穷道:“哎,那个姑娘好像是陈晓茹的徒弟。”

    周嘉鱼说:“陈晓茹是谁?”

    沈一穷道:“就是坐咱先生旁边的那个,听说好像是玩蛊的。”

    周嘉鱼仔细辨认了一下那姑娘的模样,点点头。

    沈一穷看来果然对比赛十分的渴望,十个半决赛的选手他居然认出了七个,剩下的三个全是外国的生面孔。他一边帮周嘉鱼辨认,一边分析他们的弱点,听得周嘉鱼哭笑不得:“不能吃辣是什么弱点啊。”

    沈一穷说:“哎呀,知道总比不知道好嘛,实在搞不定咱可以比赛前请他吃顿烧烤,多加点辣椒,万一他拉肚子了呢。”

    周嘉鱼只能说佩服佩服,你也不怕被先生揍。

    就这么插科打诨的聊着,他们本以为比赛时早晨就开始,哪知道都要吃午饭了,比赛组委会还没有要接他们去赛场的意思。

    有选手实在是没忍住,找到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比赛时间居然是在晚上。

    在餐厅干坐了一上午的选手们一哄而散,有的说回房午睡,有的说出去逛逛。

    外面天气太热,周嘉鱼和沈一穷两只咸鱼一点要出门的意思都没有,全准备回房吹空调。但周嘉鱼还没回去,就被林逐水叫住了。

    林逐水递来一个东西,周嘉鱼双手接过,发现那东西是一张黄色的符纸,符纸上用朱砂画着复杂的图案,周嘉鱼刚捏在手里,便感到了一股子蒸腾而出的热气。

    林逐水说:“晚上去赛场的时候,把这东西放在上衣的口袋里,不要拿出来。”

    周嘉鱼乖乖说好。

    林逐水微微挑眉:“你怎么不好奇这是什么?还是说……”他声音沉了下来,“你已经知道了赛场的消息?”

    周嘉鱼:“……”大佬,您猜的不用那么准吧。

    总感觉在林逐水面前撒着谎会被戳穿,所以周嘉鱼老老实实的把徐入妄给卖了。

    林逐水听完之后对着他挥挥手。周嘉鱼有点尴尬,道:“先生,徐入妄不会受罚吧?”

    林逐水语气冷淡:“你与其担心他,倒不如多担心你自己吧。”

    周嘉鱼莫名的觉得林逐水生气了,他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逐水转身回房。

    沈一穷还窝在房间里激情四溢的嗑瓜子,并不知道周嘉鱼发生了什么,见他垂头丧气的近来,道:“咋了,罐儿?”

    周嘉鱼道:“先生发现徐入妄告诉我赛场的事儿了。”

    沈一穷说:“这有啥?”

    周嘉鱼道:“没啥吗?”

    沈一穷不屑道:“知道个赛场能做什么,况且徐入妄还说的那么模糊,完全没有详细一点的地址——”

    周嘉鱼道:“先生会不会特别忌讳这个?”

    沈一穷想了想:“还好吧,我大师兄比赛的时候,也想法子提前套出了赛场在哪,先生知道了什么反应都没有。”说白了,就是你无论用什么法子,能套出来信息算你牛逼。况且这种风水比赛,就算你提前知道了在哪儿比,比什么,估计也用处不大。就以周嘉鱼之前的找娃娃为例,那个别墅构造那么复杂,藏娃娃的地方也非常隐秘,不靠某些手法光想凭场外信息来寻找,估计给一个星期都够呛。

    “那先生在生什么气?”周嘉鱼迷茫了。

    沈一穷道:“嗯……是不是先生和徐鉴不对盘,所以也不希望你和徐入妄走的太近?毕竟他们可是叔侄关系。”

    周嘉鱼恍然。

    沈一穷说:“别想那么多了,现在比赛时最重要的。”

    周嘉鱼点头,伸手在自己胸口上放符纸的地方轻轻按了按。

    下午六点左右,一直没什么消息的比赛组委会让选手们早点去吃饭,说是七点半准时出发。

    这一顿饭周嘉鱼吃的有点食不知味,临近比赛,他总算是感觉到紧张了。

    其他选手表现的也不轻松,其中唯一一个白人一个劲的在胸口画十字。

    餐厅里没有评委的身影,看样子是已经提前去了赛场。

    七点半,选手们坐进组委会准备的小车,开往了比赛现场。

    这次周嘉鱼和徐入妄同一个车,前面还坐了个不认识的男选手。

    徐入妄一路上都在和周嘉鱼聊天,大部分都是关于周嘉鱼的个人问题,比如喜欢吃什么啊,喜欢怎么玩啊。

    周嘉鱼无奈道:“你不紧张么?”

    徐入妄说:“我从来都不紧张。”

    周嘉鱼说:“那你出什么汗?”

    徐入妄说:“太热了。”

    周嘉鱼看着车上打的二十三度空调露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其实不光是徐入妄,十个选手的表情都不轻松。能走到现在的选手大部分都代表了某个势力或者某个风水师,期待拿到好成绩也是正常的事。

    七点半正好是人流高峰期,本来几分钟就能到的路程硬生生的开了半个小时,到赛场时离八点刚好还有五分钟的样子。

    选手们依次下车,看到了半决赛的赛场。

    果然如徐入妄所料那般,赛场位于繁华的市中心,是一栋非常漂亮的大厦。周嘉鱼站在赛场前看了一会儿,感觉到了这大厦里透出非常让人不舒服的气息,在工作人员那里领了号码牌,走进去之后,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几乎快要凝成实质。

    和周围繁华的夜景相比,这栋大厦安静的简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灯光虽然亮着,但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楼内空空荡荡,白色的地板反射出黯淡的的灯光。

    周嘉鱼顺着门口往里面走,一进去就就感到了一股子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刺的他浑身法寒冷。和空调制造的那种冷气不同,这种冷气仿佛直接透过了**直接吹到了灵魂,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瑟缩。

    就在周嘉鱼觉得不舒服的时候,他小心翼翼的放在胸口的符纸开始散发出温暖的热力,祛除了寒冷,让周嘉鱼的身体缓和了过来。

    “呼……”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周嘉鱼觉得舒服了不少。

    “这里这么那么冷?”徐入妄一个劲的搓着手上的鸡皮疙瘩,“这地方,有点厉害啊。”

    其他选手的反应和他们差不多,对这些东西越敏感的人反应越大。

    入口处摆放着十张桌子和椅子,上面还有纸笔和一叠厚厚的资料。

    工作人员让选手们依次入座,然后让他们阅读资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