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沈暮四
    吃了周嘉鱼做的鱼, 沈一穷终于承认了周嘉鱼是黑夜中的萤火虫,并且指着自己一身巧克力皮说自己是黑夜。

    晚饭主菜是酸菜鱼, 鱼是今天刚送过来,很新鲜,酸菜是周嘉鱼在厨房一个坛子里掏出来的,味儿挺正。

    材料好了, 做出来的菜也十分美味,鱼肉鲜嫩,酸菜清爽, 正适合这让人没什么食欲的炎炎夏日。

    晚饭的时候林逐水来了, 他的胃口似乎不错,竟是添了一碗饭。周嘉鱼深深的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厨师, 菜品被认同自豪。连带着给林逐水盛饭时都仿佛觉得自己胸前的红领巾似乎更加鲜艳了。

    接下来的几天,周嘉鱼都乖乖的在林逐水那边上课。

    林逐水讲的内容十分浅显,从饿命,到四灵山诀,再到比较典型的一些风水格局,每个知识点都讲得鞭辟入里,让周嘉鱼常常有恍然大悟之感。

    但内心深处, 周嘉鱼到底是有些担心, 他犹犹豫豫, 还是把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可是先生,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现在学, 还来得及么?”

    林逐水道:“知识积累并非一朝一夕,你现在才学,自然是来不及了。”

    周嘉鱼本来以为林逐水会鼓励他一下,哪知道鼓励的话没有,还直接泼了一盆冷水,他蔫蔫道:“那、那怎么办啊。”

    林逐水说:“还能怎么办,早点选个自己喜欢的罐子花色?”

    周嘉鱼:“……”他沉默了足足几分钟,才反应过来冷着脸的林逐水是在说笑,也不知道林逐水什么时候知道了他和沈一穷喜欢拿罐子开玩笑,居然也来了一次。

    周嘉鱼只能说:“已经选好了,都发给沈一穷了。”

    林逐水说:“什么色儿的?”

    周嘉鱼说:“青花瓷风格的,也不知道沈一穷能不能做出来。”

    林逐水温声道:“没关系,他做不出来,我可以亲自做。”

    周嘉鱼哭丧着脸,心想先生你别说笑了,我真的会当真的。

    林逐水闭着眼睛,不知是不是察觉了周嘉鱼的哭笑不得,竟是浅笑出声,道:“你难不成忘记了,我之前对你说过什么?”

    周嘉鱼懵懂道:“先生?”他的确不太明白林逐水指的什么。

    林逐水起身,漫步朝着里屋走去:“同我来。”

    周嘉鱼赶紧跟在林逐水身后。

    林逐水的住所从外面看并不大,但到了里面才会发现里面自含乾坤。林逐水走过的走廊上,每隔几米,便挂着非常漂亮的水墨画。这些画有的是山水,有的是动物,虽然周嘉鱼不是特别懂画,但也能感觉到其中透出的勃勃生机,甚至在看到一副猛虎图时,手臂上炸出了一层白毛汗。

    林逐水脚步微顿,道:“你感觉到了什么?”

    周嘉鱼不是很想靠近这幅画,他道:“不舒服的感觉……就像……里面的真的有老虎。”甚至鼻间隐约能嗅到隐约的血腥气。

    林逐水点头:“不错,这画里关了东西。”

    周嘉鱼吓了一跳,赶忙朝着林逐水站着的方向凑了凑,道:“关着什么呀?”

    林逐水似笑非笑:“上个输了比赛的。”

    周嘉鱼:“……”他真的信了。

    带着周嘉鱼在绕过了几间屋子,林逐水停在了一扇黑色的门外。这门似乎和其他的门材质不太一样,周嘉鱼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门似乎是石头材质,颜色是深沉的黑,看起来非常的沉重。

    林逐水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上那一把大锁,然后一只手就轻轻松松的将这门推开了。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按在黑色的大门上,有种对比分明美感,微微凸起的腕骨也格外漂亮,让周嘉鱼想起了那种冰冷的触感。

    屋子里很黑,林逐水先走了进去,周嘉鱼稍作犹豫,也伸手推了推那门。发现门果然是石头做的,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整扇门却都纹丝不动。

    “先生的力气可真大啊。”周嘉鱼对着祭八感叹,“这门是什么石头做的?”

    祭八道:“看这质地应该是黑青玉……这屋子应该很特别。”

    咔擦一声,屋内的灯光亮起,周嘉鱼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果然如祭八所料那般,这屋子,十分的特别。

    只见屋中地上,竟是摆放着各种小型的山川河流、房屋楼宇,还有河流缓缓流动,周嘉鱼俯视其上,甚至能看到漂浮在山川上的薄薄云层。再仔细一看,周嘉鱼才认出这似乎是国内的山脉走向、河流运转,他满目惊艳,感叹着:“好厉害啊……”

    林逐水淡淡道:“虽然现在用这个对你来说早了些,但以你的天赋,应该不成问题。”

    周嘉鱼面露懵懂之色。

    林逐水并未详细解释,而是转身点燃了旁侧桌上的一炷香。那似乎是一柱檀香,和之前周嘉鱼在林逐水屋中嗅到的香气有些类似。这香气很快充斥了整间屋子,周嘉鱼眼前的山川河流之上云雾尽散,下面的景物尽入眼中。

    在景物之中,周嘉鱼却又看到了点别的东西,有黑色的烟雾,有金色的瑞气,这些斑斑点点,仿佛星辰一般,点缀在整个缩小的地图之中。

    林逐水问:“何处瑞气最浓。”

    周嘉鱼没有犹豫,就指出了一处,道:“这里,好像是……京城。”

    林逐水点头:“对,京城是历代风水家,都大为称赞的风水之地,你看它瑞气是以何处为循环?”

    周嘉鱼仔细看了看,道:“好像是个口字,前后左右都是山,环抱平原……”

    林逐水赞道:“悟性不错。”他缓声道,“京城西部的西山和北部的燕山在南口汇合,环抱平原,又是河流交汇之处,正是山环水抱的王城之相。”

    林逐水说,周嘉鱼便仔细的观摩,接着林逐水又举了几个例子,有好有坏,全是周嘉鱼看到的黑气笼罩,或者是瑞气充盈之地。

    “你天赋好,步骤便比别人省了许多。”林逐水说,“他人是根据山水之势进行推算结果,你却是先看到结果,再寻究其原因。”

    周嘉鱼道:“这样啊……”他觉得自己像个翻找到了标准答案的学生,只可惜某些答案没有详细的解题过程,只有一个简单的略。

    林逐水道:“不急,慢慢来吧。”

    周嘉鱼点头说好。

    虽然说林逐水说慢慢来,但周嘉鱼其实还是有些担心,他甚至在某天离开的时候,悄咪咪的去观摩了一下那张老虎图,对着那老虎图小声道:“喂,有人吗?”

    当然没人回应他,为此祭八还无情的嘲笑了周嘉鱼。

    周嘉鱼却是不知道,在他离开后,林逐水也走到了那副画前,伸手轻轻的按住画轴抖了抖,道了声:“别故意吓他。”

    走廊中一阵风刮过,其中隐隐传来几声虎啸。

    林逐水道:“我知道有趣。”他嘴角弯起一个微微的弧度,“我也觉得挺有趣。”

    周嘉鱼完全不知道这些事儿,晚上还在房间里夯吃夯吃的窝在房间里画符。他正画的起劲,楼下突然传来大声的喧哗。

    周嘉鱼放下笔,跑到三楼走廊往下看,却是看见一个人男人正拖着一个笼子往屋子里走。

    沈一穷的声音传来:“你总算是回来了!”

    “嗯。”男人道,“屋里有饭么?饿死我了。”

    沈一穷扯着嗓子:“周嘉鱼——下来,做饭了!”

    周嘉鱼:“……”

    他只好蹭蹭蹭的下了楼,沈一穷见他下来冲他招手,介绍道:“周嘉鱼,这是我的大师兄暮四。”

    沈暮四的个子比沈一穷还要高一些,模样很是英俊,气质也非常文雅。若说林逐水像是一块寒冷的玉,那么沈暮四则像一汪温热的泉,一看便知道和他相处起来肯定很舒服。他道:“这位是?”

    沈一穷大大咧咧道:“这是周嘉鱼,先生新收的徒弟……大概吧,虽然还没正式拜师什么的,但先生已经开始授课了。”

    沈暮四闻言却是微微蹙眉:“真的?”

    沈一穷道:“嗯……他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骗了人被师父逮住了,之前的确是做了不少坏事儿,不过这段时间和他相处下来,倒是觉得他人不错,也不知道是不是假装的。”他说的相当直白,搞得周嘉鱼露出尴尬的笑容。

    没想到沈暮四没有详细询问,只是道:“他就是代替我参加比赛的那个?”

    “对啊。”沈一穷挠头嘟囔,“我还以为你不回来,我和二白有一个能去呢……”

    沈暮四叹气:“你还想去,我看是你们两个去了估计都回不来。”

    沈一穷居然没反驳。

    师兄弟二人说话时,周嘉鱼注意到沈暮四手里的那个笼子里关了只毛茸茸的动物,他起初还以为是狐狸什么的,但仔细一看,才发现居然是只雪白的黄鼠狼。

    黄鼠狼蔫嗒嗒的趴在笼子里,一副随时可能死掉的模样,黑色的眼珠可怜巴巴的看着周嘉鱼,张嘴叫了一声。

    沈暮四提着笼子便抖了抖,道:“别管它,死不了。”

    周嘉鱼道:“哦……那我给你做点吃的去,面条行么?”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沈一穷的面条对众人造成的阴影实在是太浓了,沈暮四在听到面条两个字的时候表情非常明显的扭曲了一下,道:“有剩饭么?不太想吃面条。”

    沈一穷嘟囔:“又不是我给你做……”

    周嘉鱼笑道:“有的,你稍等一会儿。”他说完匆匆的进了厨房。

    沈暮四见周嘉鱼走了,看了沈一穷一眼,道:“详细说说吧。”

    沈一穷点点头。

    晚上吃过之后剩菜剩饭还有不少,周嘉鱼拿了两个蛋出来炒了个蛋炒饭,又把剩菜稍微热了热,给沈暮四端出来了。

    沈暮四卷起袖子坐在桌边,对着周嘉鱼道了谢。他似乎对饭菜的味道并没有什么期望,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后,面目惊艳:“真好吃……”

    沈一穷说:“对吧对吧,他来了我再也没有想念过外卖了。”

    沈暮四说:“怪不得你没闹着要出去。”

    看起来这对师兄弟感情相当不错,沈暮四吃饭时,沈一穷就在旁边唠叨,问他这次有什么收获,又遇到了什么奇事。

    沈暮四迅速的吃完饭,找沈一穷要了根烟,吸了口之后开始解领扣的扣子。

    周嘉鱼起初还不知道要做什么,不过解到第三枚扣子时,他发现沈暮四的胸口上有一条血色的红痕,像是被什么凶猛的野兽抓挠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但也能看出很深。

    沈一穷惊道:“怎么弄的,这么深?”

    沈暮四道:“那货抓的。”

    周嘉鱼看向了沈暮四说的罪魁祸首,只见白色的黄鼠狼装死一样躺在笼子里,只看外形恐怕会觉得它身体已经僵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沈一穷说,“黄皮子?毛怎么是白的。”

    “白色的黄皮子呗。”沈暮四看了眼周嘉鱼,若有所思的说了句:“它到底是挺喜欢你的。”

    周嘉鱼说:“是吗?”他刚想说自己挺招小动物喜欢,沈暮四就补了一句,“上个它喜欢的差点没被它剥皮吃了。”

    周嘉鱼:“……”算了,看来招动物喜欢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沈暮四让沈一穷把黄鼠狼放进后院里,拿块石头压在上面,沈一穷拖着笼子往屋后走,嘴里嚷嚷着真重。

    他走后,屋子里便剩下了沈暮四和周嘉鱼。

    沈暮四把烟灭了,盯着周嘉鱼的脸,语速缓慢的来了句:“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周嘉鱼:“啊?”

    沈暮四道:“嗯……在哪呢……”

    周嘉鱼回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但对沈暮四这张脸确实没什么印象,他尴尬的笑着:“可能是你记错了吧。”

    沈暮四道:“不,我记性很好。”他刚把第二根烟点上,眼睛就忽的亮了起来,“哎,你是不是上过电视?”

    周嘉鱼:“……”我擦。

    沈暮四道:“我记得前年看过一个房地产的,你好像是在上面当一个……”

    周嘉鱼死气沉沉的说:“是的,在上面装风水师。”

    沈暮四道:“哈哈哈,我当时还和我师弟看着笑来着。”

    说实话,周嘉鱼这个原身也可以说是骗子界的大佬了,他被揭穿面目之前手下甚至还开了个专业的风水公司,特意帮人看风水。只是看得准不准另说,手段却是十分的恶劣,比如人家找上门来,他故弄玄虚一番,说你风水不好,必须花多少多少钱破财免灾,不然会倒霉的。那公司信了就罢了,若是不信,骗子会想方设法的搞出些事端,来证明自己的确是没有“算”错。

    这样一来二去钱是赚了不少,只可惜却踢到了林逐水这块铁板。他盯上的目标,正好牵上了林逐水这条线,于是他还没出手呢,就被林逐水叫人带走了。

    从法律来说,按照原主做的那些事儿来判,最起码都得搞个死缓,当然缓不缓得了,还得看苦主有没有全找来。

    沈暮四记忆超群,过目不忘,虽然是只见过周嘉鱼一面,却记住了这张脸,他淡淡道:“沈一穷挺好骗的是吧。”

    周嘉鱼苦笑:“沈一穷是好骗,可先生不好骗啊。”

    沈暮四挑眉,显然在思量周嘉鱼的话。

    周嘉鱼道:“你吃饱了么?我去把碗洗了,你早点休息吧。”

    沈暮四拦住他,道:“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你叫周嘉鱼?南有嘉鱼,烝然罩罩。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倒是个好名字。”

    周嘉鱼没说话,他从沈暮四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敌意。显然,这个敌意针对的是周嘉鱼骗子的身份,沈暮四并不像沈一穷那样大大咧咧,会轻易的接受一个外来者。

    周嘉鱼道:“我以后不会再骗人了。”

    沈暮四看着周嘉鱼的脸,什么话也没说,拿起碗去了厨房,看得出,他并不会轻信周嘉鱼的承诺。

    周嘉鱼见状微叹,心中到底是有些失落。

    他本以为想要让沈暮四改变主意会是见非常麻烦的事,但却没想到沈暮四的态度在第二天就有了转变。

    他似乎一早就去了林逐水那里一趟,回来吃饭的时候,周嘉鱼在他身上便找不到昨晚那种刺刺的感觉了。

    其实林逐水四个弟子,都是这行中的佼佼者,即便是入行时间最短的沈一穷也有着自己的骄傲。沈暮四据说是四个徒弟中的大师兄,也是实力最为强悍的那个,虽然他外表温文尔雅,态度也很柔和,但骨子里的骄傲却是磨灭不掉的根。看不上骗子身份的周嘉鱼,似乎也是正常的事。

    下午的时候周嘉鱼按照平常那样准备去林逐水那里上课,却被沈暮四直接叫住,说先生等会儿会过来,让他别过去了。

    周嘉鱼说好。

    沈一穷在旁边啃西瓜,啃的满脸都是红的,也不吐子儿,含糊的说:“先生过来是看后院里的黄鼠狼么?”

    沈暮四道:“嗯,那玩意儿手里捏了三条人命。”

    沈一穷道:“捏了?意思是还没弄死?”

    沈暮四道:“不然我带它回来做什么。”

    周嘉鱼听着他们的对话,默默的也拿起西瓜开始啃。

    半个小时后林逐水过来的时候三人啃西瓜啃的正起劲儿,沈暮四第一个反应过来,林逐水还没进门就迅速放下西瓜擦干净手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而沈一穷和周嘉鱼还傻乎乎的抱着瓜皮。

    林逐水走进屋子,大约是嗅到了西瓜的那一股子甘甜气息,道:“吃西瓜呢?”

    “先生。”沈一穷用手臂擦干净了嘴角的西瓜汁,激动的说,“先生,您来了,我们给你留了最甜的那一块西瓜尖!“

    周嘉鱼为沈一穷的狗腿感到震惊。

    当然林逐水最后还是谢绝了沈一穷的好意,四人一齐去了后园,看到了那只被关在笼子里直哼唧的黄鼠狼。

    黄鼠狼本来还瘫在地上装死,结果看到林逐水远远走来,一下子便直接从地上跳起,冲着几人张牙舞爪,咧开牙齿发出尖锐的咔咔声。

    林逐水冷冷道:“真不想活了?”

    黄鼠狼闻言瞬间息声,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连尾巴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看见它这模样,周嘉鱼不知怎么想起了自己同事家里养的小猫崽,每次看见生人都是这副可怜又可爱的模样。

    “先生,怎么办?”沈暮四问道。

    林逐水说:“你想如何?”

    沈暮四道:“既然它不肯放手,那就把它关在这儿吧,关到它放弃为止。”

    林逐水道:“要是它不肯放弃,那被它魇住的人怎么办?”

    沈暮四道:“应该不会?黄皮子脾气没这么倔吧。”

    他刚说完这话,地上躺着的黄鼠狼就又咔咔叫了两声,表示自己就是有这么倔。

    沈暮四闻声冲着黄鼠狼咧开嘴笑了笑,那露出森森白牙的笑容,看的周嘉鱼都一个哆嗦,“还真挺倔。”

    黄鼠狼开始呜呜的哭。

    周嘉鱼生出一种四个彪形大汉正在刑讯革.命烈.士的错觉。

    沈一穷道:“既然它不想放手,就不放了吧,周嘉鱼刚来,正好缺床褥子,我看这黄鼠狼的皮子挺不错的……”

    被黄鼠狼盯住的周嘉鱼很想说这么热他真的不缺褥子……

    黄鼠狼又开始咔咔的叫,三人听的云里雾里,林逐水却好似懂了,他笑道:“你觉得我们是在吓你?”

    这话一出,连周嘉鱼都感觉到了林逐水的杀意,这杀意虽然不针对自己,可还是有种让人心底发凉的感觉。黄鼠狼发现林逐水真不是在开玩笑,也急了,咔咔咔叫了好几声。

    林逐水道:“最多三个月。”

    黄鼠狼:“咔咔咔。”

    林逐水道:“半年,不行就算了。”

    黄鼠狼:“咔咔咔咔咔——”

    林逐水道:“成交。”

    周嘉鱼还在莫名其妙,就见林逐水转身对着他露出个笑容:“辛苦你了。”

    周嘉鱼:“????”这关他什么事儿啊?林逐水和这黄鼠狼达成了什么肮脏的交易?

    沈暮四品了一会儿,品出了味儿,扭头看着周嘉鱼:“原来如此。”

    周嘉鱼满目惊悚,全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

    回到屋子里的时候沈一穷也想明白了,道:“怪不得先生要把你留下……”

    周嘉鱼一直憋到林逐水离开,才没忍住问沈一穷说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他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啊。

    沈一穷拍拍周嘉鱼的肩,说:“我总算知道先生为什么要留下你了。”

    周嘉鱼道:“为什么?”

    沈一穷说:“因为你体质特殊。”

    之前林逐水教导周嘉鱼的时候,便同他说过他体质特殊一事。但周嘉鱼听也就听了,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依旧有些莫名其妙:“说具体点?”

    沈一穷说:“具体点的意思就是,你就是个磁场,特别吸引喜欢阴气的脏东西。”

    周嘉鱼:“……”

    沈一穷朝着后院扬了扬下巴:“那黄鼠狼估计和先生达成了交易,放掉它魇住的三个人,交换条件就是它在这儿住一年。”

    周嘉鱼:“……所以其实是冲着我来的?”

    沈一穷道:“一半一半吧,估计也是冲着先生摆的这个阵法。”

    这时候周嘉鱼才知道,他们住的整个园子都是阵法,具体什么阵他不清楚,反正好像住在里面对于那些精怪来说非常有益。

    于是第二天,周嘉鱼就看到原本被关在笼子里的黄鼠狼被放了出来,早晨和沈一穷一人一鼠蹲在门口乘凉。

    周嘉鱼:“……”如果可以,他真想把这画面拍下来发到网上给别人看看。

    那黄鼠狼果然很喜欢周嘉鱼,见他下来就蹭的冲过了过去,顺着周嘉鱼的脚踝打转,还咔咔叫唤。

    周嘉鱼听不懂,试探性的摸了摸它光滑的皮毛,道:“它说什么啊?”

    沈一穷说:“不知道,可能说它喜欢你吧。”

    周嘉鱼哦了声,又摸了两下,不考虑这黄鼠狼凶残程度,手感还是相当不错的。

    早饭周嘉鱼烙了几个饼,又做了凉拌三丝还熬了一锅绿豆粥。饭菜都相当开胃,几人都很满意。

    黄鼠狼不能上桌,就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

    周嘉鱼见它这模样,去厨房给它煮了点鸡胸肉,它也挺喜欢,把脑袋埋在碗里就不肯出来了。

    “比赛要开始了吧?”饭桌上,沈暮四说,“准备的怎么样了?”

    周嘉鱼道:“还……行?”

    沈暮四说:“还行?”他张口就问了周嘉鱼几个问题,周嘉鱼勉勉强强答上了一个。

    沈暮四把筷子放下了,反问了句:“这叫还行?”

    周嘉鱼像个被班长训斥的差生。

    沈一穷在旁边没敢吭声,看来在学术问题上,他也不敢在这个师兄面前插科打诨。

    “不过既然过了先生那一关,我也不能说什么。”沈暮四最后叹气道,语气之中全是恨铁不成钢。

    周嘉鱼再次感到学霸对学渣的痛心疾首。

    离比赛还有几天,林逐水也没有再教周嘉鱼什么,让他好好休息,过几天便要去赛场。周嘉鱼应乖乖的应着,每天早睡早起,撸黄鼠狼减压。

    沈暮四说:“周嘉鱼,我知道你紧张,我当初比赛的时候也紧张,比赛前几天都吃不下饭,比赛前一天更是睡不着觉。”

    他说这话的时候林逐水正巧也在饭桌上,听到这话冷笑一声。

    沈暮四满脸莫名,不知道先生为什么是这个态度。

    周嘉鱼却尴尬的放下筷子,说你们吃你们吃,我有点吃不下了。

    沈一穷在旁边含糊道:“算了吧你,昨晚我还看见你半夜翻冰箱呢。”

    周嘉鱼:“……”沈一穷,你是想我死吗?

    林逐水淡淡道:“心宽也是好事,周嘉鱼,若是你赢下了比赛,我便送你一样东西。”

    周嘉鱼闻言,心中泛起激动,他说:“先生!”

    林逐水道:“你可以好好想想你想要什么。”

    周嘉鱼说:“我已经想好了。”

    林逐水道:“嗯?”

    周嘉鱼说:“我想要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

    这话一出,一桌子的人包括旁边吃鸡的黄鼠狼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沈一穷嘴唇哆嗦着,说:“你想要什么?”

    周嘉鱼弱弱的说:“……我想上网。”

    “咔擦。”沈暮四手里的碗碎了。

    周嘉鱼见大家反映都这么大,有点没明白,他其实觉得住在这里挺好的,有吃有喝,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没网,总不能一直去网吧吧。

    有了网他还能查查关于前身的新闻,之前虽然和沈一穷一起去上了网,但碍于沈一穷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周嘉鱼怕他看见起了怀疑,也没敢搜。

    “好。”林逐水放下筷子,应下了周嘉鱼的要求。

    待林逐水走后,沈一穷拍了拍周嘉鱼的肩,说没想到你居然的无欲无求……

    周嘉鱼说:“啊?无欲无求?”

    沈一穷说:“你知道先生的一个物件有多珍贵么?别的不说,就只说先生画的一张福禄符,放到外面都是价值千金……”

    周嘉鱼说:“道理我都懂,可是符纸又不能上网。”

    沈一穷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

    下午的时候,比赛地点下来了,是在京城,机票也订好了,在明天下午两点左右。

    周嘉鱼本来以为这些比赛都会是在荒郊野岭的地方,没想到半决赛却在繁华的都市里。坐上飞机的周嘉鱼总算是有了点紧张的感觉,他隔着窗户看着地面上越来越小的景物,小声问沈一穷,说:“你说比赛会比什么啊?”

    沈一穷对历年来的比赛内容都很了解,思量一番后,道:“估计和人有关系,或许是看八字什么的?”

    周嘉鱼道:“有点紧张。”

    沈一穷说:“紧张是正常的,你过也别怕,先生虽然嘴上说着输了会怎么样,但其实心肠还是很软的。”

    周嘉鱼说:“哦,这样啊,那之前有人输过吗?”

    沈一穷说:“没有。”

    周嘉鱼:“……”他觉得自己还是早点把罐子花色这个日程早点提出来吧。

    到了京城,一出机场,就看到了接待他们的人。这次接待人是个姑娘,模样看起来挺可爱的,手里举着个牌子一个劲的摇,十分显眼。

    和三人会面后,姑娘的情绪也有点激动,叫着林先生,您来了,林先生,您这边儿请,林先生,您热吗,林先生……

    林逐水开始还答两句,后面发现自己不理这姑娘她也能情绪高昂后,干脆保持了往常的沉默。而沈一穷和周嘉鱼则像是林逐水随身携带的行李似得,甚至有种后备箱才是自己归宿的错觉。

    外面的天气实在是太热,车开在高速路上,周围的景色甚至因为高温有些变形。车里的冷气倒是打的挺足,周嘉鱼有点困了,脑袋一点一点的开始打瞌睡。

    沈一穷在旁边说:“周嘉鱼,你还说自己紧张——”

    周嘉委屈道:“紧张和睡觉又不冲突。”他说着悄悄的瞅了眼林逐水,见林逐水靠在位置上,眼睛依旧闭着,光从样子上来看,是没办法看出他到底是醒着还是小憩。

    沈一穷说:“算了你睡吧,到了我叫你。”

    周嘉鱼说好,眼睛一闭就睡过去了。

    沈一穷看的简直佩服,觉得以周嘉鱼天赋异禀,不愧是林逐水看上的人。

    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住宿的五星级酒店,周嘉鱼迷迷糊糊的被沈一穷推醒,耳边又响起了那一声声的林先生。

    周嘉鱼听得头疼欲裂,嘴里不由自主的来了句:“别叫了,再叫先生也不会喜欢你的。”

    声音停顿了片刻,传了一声嘟囔:“不喜欢我难道喜欢你?”

    周嘉鱼说:“哼,我可是摸过先生的手!”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周嘉鱼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肩膀,他这才彻底清醒,看见了一脸见鬼表情的沈一穷和话痨女孩儿,还有右边站着的面无表情的林逐水。

    周嘉鱼说:“哈哈,下午好啊。”

    “别好了,赶紧下来吧。”沈一穷用一种看死人的眼神怜悯的看着周嘉鱼。

    周嘉鱼灰头土脸的去拿了行李,从拿钥匙到上楼都没敢抬头看林逐水的脸色。

    最后要进房的时候,周嘉鱼身后的林逐水淡淡来了句:“周嘉鱼。”

    周嘉鱼浑身僵住,转身惨笑:“先生。”

    林逐水道:“明天好好比。”

    周嘉鱼道:“好好好,我一定会努力的。”

    林逐水说:“不然……”

    周嘉鱼眼巴巴的看着他。

    哪知道林逐水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在周嘉鱼在风中瑟瑟发抖,他发现林逐水还真是懂得留白的魅力,人类的想象力,可比某些具体的惩罚可怕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不然操.了你。

    周嘉鱼:突然丧失斗志.jpg

    九千大章,作者哼哼唧唧的想要一波营养液补补被榨干的身体……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2

    感谢 24517972 的地雷x2,手榴弹x1

    感谢 朕器大活好但朕不说 的地雷x2,手榴弹x1

    感谢 kassy_kt 的手榴弹x1

    感谢 西子的小跟班 的地雷x5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辛晨 的地雷x2

    感谢 黄瓜拍一下才好吃 的地雷x2

    感谢 1号兔子(●—●) 的地雷x2

    感谢 jun 的地雷x2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2

    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2感谢 欧氏咸鱼 的地雷x2

    感谢 团子是只好猫 的地雷x1感谢 赵懵槑1016 的地雷x1

    感谢 清乐 的地雷x1感谢 远岫 的地雷x1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

    感谢 雾白 的地雷x1感谢 mk 的地雷x1

    感谢 鹿鹿鹿露毛 的地雷x1感谢 花开荼蘼落雪成白 的地雷x1

    感谢 火星彼岸 的地雷x1感谢 暮光 的地雷x1

    感谢 单鸣我命 的地雷x1感谢 烟倾 的地雷x1

    感谢 乖乖地小兔子 的地雷x1感谢 胡作非为 的地雷x1

    感谢 花阖尚 的地雷x1感谢 ag77 的地雷x1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君随月 的地雷x1

    感谢 澄空 的地雷x1感谢 湘南海的风 的地雷x1

    感谢 一拜天地 的地雷x1感谢 stillice 的地雷x1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感谢 众生 的地雷x1

    感谢 嘛哩嘛哩轰~~ 的地雷x1感谢 颜岚卿 的地雷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感谢 二分法求方程 的地雷x1

    感谢 丹三撇 的地雷x1感谢 蛋蛋酥 的地雷x1

    感谢 祊灼 的地雷x1感谢 思维pen 的地雷x1

    感谢 知了 的地雷x1感谢 曈家墨 的地雷x1

    感谢 hy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弗右君 的地雷x1感谢 沐梓墨 的地雷x1

    感谢 10894385 的地雷x1感谢 蔚苏 的地雷x1

    感谢 本具毒性 的地雷x1感谢 23079755 的地雷x1

    感谢 雕龙的狗子 的地雷x1感谢 虚空彩月 的地雷x1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

    感谢 18202468 的地雷x1感谢 肚子 的地雷x1

    感谢 没关系就是有关系 的地雷x1感谢 苏城烟柳桥 的地雷x1

    感谢 浅月惑 的地雷x1感谢 谢辞丛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