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飞星之法
    回去当晚, 周嘉鱼将关于小豆的事的碎片,想要拼凑成完整的故事。

    只是这故事中却好像缺了关键的页码, 无法成章。

    周嘉鱼在犹豫之下,第二天还是去请教了林逐水。林逐水却似乎早就知道他的来意,直接随手扔给了他一本资料,道:“看吧。”

    周嘉鱼拿过那资料进行翻看, 发现林逐水给他的是一本旧报纸剪辑成的资料,里面所有的内容都同死去的那一家四口以及小豆有关。

    小豆的两位主人们都是有名的偶师,在业内获过无数大奖。两人因娃娃相识, 因娃娃相知, 感情渐浓,水到渠成。最后, 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女主人带着娃娃,嫁给了男主人。

    周嘉鱼还发现,小豆和女主人的关系似乎并不一般,因为很多关于女主人的照片参赛照片里,都能找到她的影子。大约是模样可爱的像娃娃一样,静静的站在女主人身边的她, 反而成了一道风景线。从女主人获得第一个奖项, 到她嫁给了心爱之人, 小豆豆伴随其左右,不曾离开。

    周嘉鱼看到了他们关于婚礼的照片,他们热爱娃娃, 所以连婚礼都和娃娃息息相关,甚至特意摆了一桌酒宴,专门提供给新娘带来的娃娃。周嘉鱼扫了一眼这一页的旧报纸,忽的发现了什么,他仔仔细细的数了一遍,却发现坐在酒宴上的娃娃确确实实只有九个:“先生,小豆不是说,陪嫁过来的,有十个娃娃么?”

    林逐水坐在周嘉鱼的对面品茶,闻言语气淡淡:“小豆是陪嫁过来的女佣,她便是那第十个。”

    周嘉鱼微愣,隐约间,抓到点了什么。他继续翻看关于之后的报纸内容,却发现有些事情想的和小豆说的,似乎不太一样。

    女人婚后的生活起初的确很美满,只是渐渐的,她和男人的家庭,却出现了裂痕,甚至在公开场合发生争吵。

    周嘉鱼道:“咦,怎么看不见……小豆了?”从前如影子一般伴随女主人左右的小豆,不见了。

    林逐水说:“她走了。”

    周嘉鱼道:“走了?为什么?”

    林逐水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说出了周嘉鱼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实:“因为,女主人不需要再做娃娃了。”

    周嘉鱼瞬间领悟了这句话隐藏的含义,他瞪大眼睛,满目不可思议:“您的意思是……所有的娃娃,都是小豆做的?”

    林逐水点头,他道:“这件事,当时只有女主人和小豆知道,连女主人的丈夫,也并不知晓。”他们的爱情便基于对娃娃的热爱,热恋中的女主人,自然不敢将这件事告诉丈夫,而这也是为什么在结婚之后,她再也没有做过娃娃的原因。

    一个真正的偶师,绝不可能因为家庭彻底的放弃自己的深爱的娃娃。

    周嘉鱼试探道:“男主人发现了……所以……才和女主人争吵?”

    林逐水挑眉:“虽然只是猜测,但也**不离十。”

    随着婚姻生活的继续,眼见女主人并不会做娃娃的这件事即将被拆穿,和女主人感情颇深的小豆,不愿成为破坏者,狠心选择了离去。

    只是在离开之前,她做了最后一个娃娃,那个娃娃和她一模一样,和她穿着同样的衣服,留着同样的发型,甚至小豆还将自己佩戴了多年的心爱发卡,给了娃娃。

    “我走了,不要担心,如果我想我了,就看看娃娃吧。”——周嘉鱼甚至都能想象出小豆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和语气,他的心情有些低落,道:“但为什么最后会发生那样的事?”

    林逐水道:“大约是别墅的女主人,真的将娃娃当成了小豆。”

    周嘉鱼苦笑。

    从资料上看来,女主人的精神状态在小豆离开之后,的确越来越不稳定,报纸上称她做因娃娃入迷,甚至开始分不清楚娃娃和真人。看到了报纸的小豆,想必已经开始准备回去,却没想到,她到底是晚了一步。

    吵闹的孩子们不小心损坏了妈妈最爱的娃娃,妈妈本就不稳定的精神彻底崩坏,将屋中三人统统砍杀,最后又沐浴更衣,无比悲伤的埋藏了她的小豆。

    “我知道你不会回来了。”女人跪在玫瑰丛中时哼着歌流泪,“我知道你不会回来了——”

    故事里的拼图一点点连成了一条清晰的线,只是现在还差最关键的一环——周嘉鱼看到的,那个杀死女主人的娃娃,到底是什么。

    周嘉鱼还未开口,林逐水便为他解了惑:“万物皆有灵。”

    周嘉鱼呆住。

    林逐水道:“小豆离开那栋别墅时,自己心心念念想的便是守护住那个家,且将此种迫切的心情,传达给了她做的娃娃们。”

    周嘉鱼道:“所以……”

    林逐水点点头:“杀掉了丈夫孩子的女人,已经不再是家中的女主人,而是变成了一个残暴的入侵者。”

    周嘉鱼笑的勉强:“娃娃,真的活了?”

    林逐水听出了周嘉鱼语调中的恐惧,他笑了,声音有些轻:“其中一个,你还摸过哦。”

    周嘉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林逐水道:“过来,小豆说为了庆祝你进入复赛,有东西送你。”

    周嘉鱼心想不会是娃娃吧。

    结果林逐水真的起身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一米多长的盒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周嘉鱼笑的勉强:“先生……”

    林逐水说:“你不想要,自己还给小豆。”

    周嘉鱼:“……”他哪儿敢啊。

    他垂头丧气的接过娃娃,蔫蔫的道谢,正准备告辞离开,林逐水的声音又飘了过来,他道:“听说,你想离开风水界考公务员去?”

    周嘉鱼:“……”卧槽,原来监视器有声音的啊!

    林逐水说:“嗯?”

    周嘉鱼抱着一米长的盒子,笑的像是在哭:“先生,我只是开玩笑,我这政审都过不了的,怎么去考公务员啊。”

    林逐水说:“哦,你连政审都想到了?”

    周嘉鱼:“……”完了,暴露了。

    林逐水道:“要是能过呢?”

    周嘉鱼干笑:“要是能过……那我也不会……去的嘛……”

    林逐水道:“哦。”

    周嘉鱼简直都想着哭着说大佬你别这个表情啊,你这个表情我真的怕。

    最后听到林逐水那声“你走吧”的时候,周嘉鱼如临大赦,抱着他的盒子就蹭蹭蹭的往外跑,一出去就差点撞到了准备去吃午饭的沈一穷。

    沈一穷看见周嘉鱼怀里的东西眼睛都直了,说:“周嘉鱼,先生又送礼物给你了?”

    周嘉鱼说:“屁!是小豆送我的!”

    沈一穷道:“小豆是谁啊?”

    周嘉鱼于是就语气阴森的把他参赛的故事告诉沈一穷了。

    沈一穷听得也有点头皮发炸,特别是周嘉鱼说到他看到孩子躲在床下面,又硬生生的被拉出来的时候,他做了个停的手势:“咱边吃午饭边说行不行?”

    周嘉鱼说:“中!”

    温暖的食物,安抚了两个惊恐的灵魂,把故事说完之后,沈一穷闹着要看盒子里到底装了个什么样的娃娃。

    周嘉鱼小心翼翼的揭开了盒子的盖,发现盒子里面装了一个和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娃娃,只是这娃娃小了许多,看起来就像个缩小版的自己。

    周嘉鱼惊了:“你娃娃这么精致,得做多久啊?”

    沈一穷说:“……加班加点也得一个多星期吧。”

    周嘉鱼说:“所以小豆应该是很早就知道我了?”他陷入沉思。

    沈一穷也是满目惊讶,他本来朝着灵异的方向去想了,结果哪知道周嘉鱼来了句:“原来先生早早的就帮我铺好了后路,先生,可真是个好人。”

    沈一穷:“……”

    周嘉鱼道:“我再也不说徐入妄作弊了。”

    沈一穷:“……”他什么话也没说,低头刨饭。

    作为一个曾经的党.员,周嘉鱼的思考方式永远是如此的清奇,充满了科学的味道。一般人看到这娃娃想到的都是宿命的相遇,就他非常现实的觉得林逐水提前打点了小豆……为他赢得比赛埋下了伏笔。

    沈一穷虽然心中有万般想说的话,看着周嘉鱼的脸,也没能说出来。

    比赛结束之后,十名选手的身份会在网络上公式。当然,肯定是比赛协会的内部网站。

    周嘉鱼闲得无聊,便跟沈一穷去附近的黑网吧上网看了看。然后他发现这网站好神奇,居然还有比赛的视频,视频下面则是热火朝天的留言区。

    周嘉鱼好奇的点了个排名第一的视频进去。这视频似乎是比赛选手们的精彩剪辑,周嘉鱼还看到了徐入妄,徐入妄果然是实力强劲,似乎是第一个找到娃娃的。在他出现的时候,视频上的弹幕瞬间暴增,大多数都在夸徐入妄的实力,还有弹幕画桃心表示心情的。

    周嘉鱼说:“徐入妄的人气这么高啊?”

    沈一穷在旁边玩游戏,闻言不屑道:“他?他算个屁,就不提咱师傅了,我师兄也能碾压他。”

    周嘉鱼还没见过朝三和暮四,对周嘉鱼口中的师兄倒是有些好奇,道:“真的?”

    沈一穷道:“那可不,他那年决赛的时候差点被他的崇拜者绑架了。”

    周嘉鱼:“……”你们这行可真危险啊。

    周嘉鱼又好奇道:“那林先生呢?他的生气……”

    沈一穷说:“这网站不敢放先生的视频。”

    周嘉鱼道:“为什么?”

    沈一穷说:“放过一次,服务器瘫痪了,还被传到了外网。”

    周嘉鱼:“……”

    沈一穷长叹:“这也是好事,先生的美貌,只有我们才能看。”

    周嘉鱼心想有种你当着先生的面说。

    徐入妄之后,便是其他几个选手,周嘉鱼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还被有趣的弹幕逗笑,然而,这样的好心情,在看到关于他自己的片段时,彻底的没了。

    只见屏幕之上,他踩到了一个发卡,随后蜷缩在楼梯上,暗自流泪。弹幕有一瞬间的寂静,随后突然爆发,大家都在刷“卧槽,这是谁?”“谁人也进了?睡一觉就能进?”如此种种……

    不过很快有弹幕为他人解了惑,说你们这人都不认识?这可林逐水的弟子,初赛的第一名,开出帝王绿的那个不世天才!

    周嘉鱼看着这条弹幕脸红了大半,默默的拖了推进度条。

    结果后面的弹幕就这样被带偏了,说“原来如此,是林先生的弟子啊,那这个动作肯定是颇有深意,你看他的捂脸的姿势,像不像是在结法印。”

    周嘉鱼:“……”他只是头疼谢谢。

    就这样带着复杂的心情,周嘉鱼看完了这个视频,接着很绝望的发现排行榜第二的视频居然是他和卢如安单独比赛的内容。在那个视频里,他又是非常虚弱的差点晕倒,不过这一次有识货的人看出了门道,用文字打出了“共情”两个字。

    不过周嘉鱼不是特别懂这些,只看了个开头就很尴尬的关了。

    沈一穷在旁边嚷嚷:“关了做什么,继续看啊,我还想看你怎么干.死卢如安的呢!”

    周嘉鱼:“……”你和祭八一定很有共同话题。

    最后周嘉鱼不肯打开,沈一穷自己开了视频看的津津有味,还边看边评论,说:“嘉鱼啊,你表现的不错,很有深度……”

    周嘉鱼:“哪里有深度?”

    沈一穷大笑,说:“眼泪有深度。”

    周嘉鱼:“……”你别说话了谢谢。

    事实上周嘉鱼还不是第一个在比赛中流泪的,只不过其他人都是吓的,他是强迫被共情,这么一解释似乎逼格高了不少,总算没那么尴尬了。

    据沈一穷说,这个网站上的内容都是不能公开的,估计挑战周嘉鱼的那个卢如安估计就是误打误撞看到了这个网站,再加上自己有些天赋,所以很神奇的自学成才,闯入了复赛。

    周嘉鱼倒是又想起了小豆说过的话,奋斗十年,不如人家灵光一现。

    看完视频,两人慢慢悠悠的回了酒店。

    第二天,周嘉鱼得知半决赛的时间是半个月后,地点也不在云南,所以林逐水已经订好了回去的机票,下午便准备离开。

    杨棉对两人相当依依不舍,说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周嘉鱼和沈一穷对视一眼,强颜欢笑,脑子里想的却是那还没画完的符本……

    时隔半月,他们又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出去办事的另外三个还没回来。

    周嘉鱼到家后随便做了点食物,和沈一穷一起将就着吃了。

    周嘉鱼说:“半决赛会是在哪儿呢?”

    沈一穷嗦着面条含糊道:“按照惯例,如果初赛和复赛的地方人比较少,那半决赛和决赛至少有一处是在人多的地方。”

    周嘉鱼说:“人多的地方……难不成算八字啊?”

    沈一穷说:“嗨,你还别说,有一年真是算八字,不过比算八字要难上不少,在一百个人里挑出五个饿水命的人,真不是容易事儿。”

    周嘉鱼道:“饿水命?”

    沈一穷道:“周易里面的一种说法,用外行人的话来说就是五月五号到八月八号之间出生的。”

    周嘉鱼觉得真要是这种题目他估计当场就能宣布弃权了。

    沈一穷道:“不过你也别担心,还有半个月呢,先生不会就这样让你裸考的。”

    周嘉鱼听了在心中暗暗的想,可是他已经裸考了初赛和淘汰赛了。

    但沈一穷猜的果然没错,回来的第二天,林逐水便过了,让周嘉鱼每天下午都去他的住所一趟。

    周嘉鱼小心翼翼的问过去做什么。

    林逐水淡淡:“不会把你吃了。”

    周嘉鱼说:“哈哈哈哈,先生真会开玩笑,先生人那么好,怎么会把我吃了呢。”

    林逐水听到那句“先生你人那么好”轻轻挑了挑眉,却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沈一穷在旁边听着二人对话,在林逐水走后对周嘉鱼狗腿的表现表示震惊和遗憾。

    林逐水走后,周嘉鱼怒道:“沈一穷,这要是换了你,我保证你比我狗腿。”

    沈一穷说:“怎么可能……”

    周嘉鱼说:“如果先生叫你每天下午过去你会怎么样?”

    沈一穷想了想:“每日沐浴更衣,食素焚香……”

    周嘉鱼什么话也没说,走了。

    沈一穷还在他身后说:“那也不能说我狗腿啊,我在先生面前硬着呢!”

    周嘉鱼心想你是态度硬还是哪个地方硬啊?不该硬的地方硬小心一辈子都再也硬不起来。

    不过吵架归吵架,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去林逐水住所的第一天,周嘉鱼在认真思考过后,真的去认真的洗了个澡,还上了两柱香。

    沈一穷窝在一楼啃鸡腿,让他早去早回。

    周嘉鱼没说话,保持着严肃的表情,踏出了屋子。

    八月,盛夏已临。知了在树梢上不知疲倦的鸣叫,葱郁的树冠投下斑驳的阴影。

    周嘉鱼顺着石板小路,根据沈一穷给他画的地图一路往前,几分钟后,看到了林逐水的住所。

    他莫名的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的进了园子,擦了擦有些汗湿的手心,才抬手敲门。

    “进来。”林逐水的声音传来。

    周嘉鱼深吸一口气,缓缓推门而入。

    客厅中,林逐水坐在背光处,他似乎正在把玩手上的什么东西,听到周嘉鱼进入的脚步声,缓缓道:“来。”

    周嘉鱼走了过去,在林逐水身边坐下。

    林逐水道:“从今日起,我便亲自授你一些风水之事的基础,你好好学着。”

    周嘉鱼虔诚道:“好的,先生。”

    林逐水说:“风水学传承千年,有无数推算方法,罗盘为其一,但借助外力,终不是正途。”他随手拿过了一个旁边放着的罗盘,递给了周嘉鱼,“特别是对于你这种体质特殊的人。”

    周嘉鱼接过罗盘,惊讶的发现罗盘上的指针在疯转,就好像遇到了一个无法识别的磁场,一刻都不能停下,更不要说使用了。

    “九宫飞星之法,是风水推算中,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方法。”林逐水道,“右手。”

    周嘉鱼小心翼翼的生出右手,却见林逐水竟是轻轻握住了他。林逐水的肌肤果然比常人冷上许多,这炎炎夏日中,却好似一块透着丝丝凉意的冷玉,他轻轻的捏着周嘉鱼的手掌,将他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并排靠在了一起。

    “每个手指有三个指节,并排在一起,便可形成九宫。”林逐水徐徐道来,“九宫的飞星,有其固定的顺序,没有规律,只可死记,我画一遍,你试着记住。”

    他说着,便用指尖轻轻的在周嘉鱼的手指间比划起来。周嘉鱼也不敢走神,全神贯注的看着林逐水的动作。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有一股股热力,随着林逐水的动作,顺着他的手臂往他的身体里灌入。这热力非常柔和,周嘉鱼觉得格外的舒服。

    “记住了么?”画了三遍,林逐水问道。

    周嘉鱼乖乖点头:“差不多记住了。”

    林逐水道:“这是推算星宿吉凶之法……”他又讲了九星七属性凶吉,何为九运,其各自掌控的二十年。

    不得不说,和祭八的教导比起来,林逐水显然更加有经验,甚至许多周嘉鱼学的懵懂之处,他也只用一只半语,为周嘉鱼解了惑。

    不知不觉中,原本周嘉鱼以为会十分难熬的一个下午,就这样流逝了。

    当林逐水说出,时间不早了,回去吧的时候,周嘉鱼还有些恋恋不舍,他犹豫片刻,想小声道:“先生,您过来吃晚饭吧,今天他们送了新鲜的鱼过来……”

    林逐水似笑非笑:“你不怕我了?”

    周嘉鱼硬着头皮撒谎:“哈哈,一直都不怕啊。”

    林逐水道:“又开始抖了。”

    周嘉鱼被林逐水点破,面色尴尬。

    “去吧。”林逐水道,“我晚些过来。”

    得到了林逐水的应允,周嘉鱼压抑住了自己心中的兴奋,出了屋子哼着歌儿一路小跑回去了。

    沈一穷见他回来时满目春光,惊骇道:“先生又送你什么了?”

    周嘉鱼说:“没啊。”

    沈一穷道:“那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周嘉鱼不要脸的说:“先生牵着我的手教我九宫飞星!”

    沈一穷闻言呼吸一窒,眼泪差点下来:“你知道先生当年怎么教我的嘛……”

    周嘉鱼说:“怎么教?”

    沈一穷嚎道:“拿个棍儿——离我一米远——”

    周嘉鱼怜悯道:“乖,别哭了,晚上咱吃鱼。”

    沈一穷还是愤恨的瞪着周嘉鱼,嘟囔说自己有哪里比不上周嘉鱼了,皮肤没周嘉鱼白吗?可他的巧克力色是遗传的他爸啊!

    周嘉鱼拍拍他的肩:“别想了,先生又看不见你黑的白的,可能是我那独一无二的气质,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吸引了先生的注意力……”

    沈一穷瞪着周嘉鱼,那表情显然是在说周嘉鱼真是够不要脸的。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想不想我也拿棍儿教你?

    周嘉鱼:呜……不要……啊啊……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特别感谢 哦 的深水鱼雷x1 和昊昊hal 的浅水炸弹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火箭炮x3

    感谢 黑茶 的地雷x20

    感谢 爱海的猫 的火箭炮x2

    感谢 袜子 的火箭炮x1

    感谢 stopcalling 的火箭炮x1

    感谢 果妈 的手榴弹x1

    感谢 昵称什么的改来改去真 的手榴弹x1

    感谢 木易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灵阳 的手榴弹x1

    感谢 隶属止戈侯 的手榴弹x1

    感谢 兜子里的猫 的手榴弹x1

    感谢 22568814 的手榴弹x1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1

    感谢 并刀裁纸 的手榴弹x1

    感谢 无端端端着物短短 的手榴弹x1

    感谢 清乐 的地雷x3

    感谢 月半恭今天秀恩爱了吗 的地雷x2

    感谢 20096265 的地雷x2

    感谢 黄瓜拍一下才好吃 的地雷x2

    感谢 桃桃爱喝酒 的地雷x2

    感谢 美丽冻人罩姑娘 的地雷x2

    感谢 stillice 的地雷x2

    感谢 千载弦歌 的地雷x1感谢 苏以suyi 的地雷x1

    感谢 惜溪若兮 的地雷x1感谢 向前看 的地雷x1

    感谢 池中一帘清水 的地雷x1感谢 六月解花雪 的地雷x1

    感谢 半梦半醒半浮生 的地雷x1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

    感谢 春花西子 的地雷x1感谢 暮光 的地雷x1

    感谢 穗穗岁岁 的地雷x1感谢 总是爱懒 的地雷x1

    感谢 烟倾 的地雷x1感谢 留殇祭月 的地雷x1

    感谢 芥末豌豆 的地雷x1感谢 arike 的地雷x1

    感谢 湘南海的风 的地雷x1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

    感谢 讨厌暴力狂 的地雷x1感谢 尘柒qi 的地雷x1

    感谢 清鸿丝 的地雷x1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

    感谢 吃兔子的草 的地雷x1感谢 文文文鹿 的地雷x1

    感谢 谢耳朵宝贝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放飞自我的狒狒 的地雷x1感谢 反派周周 的地雷x1

    感谢 未语青岩 的地雷x1感谢 殊途 的地雷x1

    感谢 我不会想名字了 的地雷x1感谢 奕鸣 的地雷x1

    感谢 茶花树 的地雷x1感谢 响太多 的地雷x1

    感谢 小王子612 的地雷x1感谢 辛晨 的地雷x1

    感谢 一个人的精彩 的地雷x1感谢 杯酒长辞 的地雷x1

    感谢 吃土少女王汪汪 的地雷x1感谢 想吃小龙虾 的地雷x1

    感谢 马鹿是个笨蛋 的地雷x1感谢 蒼夢湮笙 的地雷x1

    感谢 世子 的地雷x1感谢 墨染残痕 的地雷x1

    感谢 是驼羊啊 的地雷x1感谢 凡 的地雷x1

    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感谢 catherine 的地雷x1

    感谢 一朵摇曳的小花 的地雷x1感谢 我家大狗叫阿黄 的地雷x1

    感谢 阿楚姑娘 的地雷x1感谢 茄药药药药! 的地雷x1

    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感谢 闲尘 的地雷x1

    感谢 德尔塔 的地雷x1感谢 洛书 的地雷x1

    感谢 云墨珏 的地雷x1感谢 ゛姽婳 的地雷x1

    感谢 余大琛 的地雷x1感谢 沈从门 的地雷x1

    感谢 蛋蛋 的地雷x1感谢 东醨 的地雷x1

    感谢 w 的地雷x1感谢 墓暮阳 的地雷x1

    感谢 连三朵 的地雷x1感谢 红鲤静卧一溪云 的地雷x1

    感谢 明知 的地雷x1感谢 子鼠寅午 的地雷x1

    感谢 落雪嫣 的地雷x1感谢 月潭 的地雷x1

    感谢 团子是只好猫 的地雷x1感谢 谒玄 的地雷x1

    感谢 二参 的地雷x1感谢 一个孔流氓 的地雷x1

    感谢 小二的瓜 的地雷x1感谢 天残脑细胞 的地雷x1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欧氏咸鱼 的地雷x1

    感谢 西瓜太郎 的地雷x1感谢 袭於 的地雷x1

    感谢 白狐大仙求盨 的地雷x1感谢 懒雪 的地雷x1

    感谢 小狸猫 的地雷x1感谢 anan 的地雷x1

    感谢 宁舟女神正面艹乐妹 的地雷x1感谢 沐凉萱 的地雷x1

    感谢 包子⊙▽⊙ 的地雷x1感谢 梨槑饼 的地雷x1

    感谢 艾贝拉 的地雷x1感谢 樨楝 的地雷x1

    感谢 良辰媚景may 的地雷x1感谢 幽幽岑子 的地雷x1

    感谢 一只鹜 的地雷x1感谢 腐麟猫 的地雷x1

    感谢 时阑 的地雷x1感谢 落雨笙笙不息 的地雷x1

    感谢 液体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包治百病 的地雷x1感谢 云墨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