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妈妈和娃娃
    二楼的灯光依旧十分阴暗,周嘉鱼还未动,便看见徐入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物件。他仔细一看,却发现那是个精致的罗盘。罗盘不过巴掌大小,上面画着八卦,中间是一枚小小的指针。

    徐入妄道:“能感觉到什么吗?”

    周嘉鱼环顾四周,点点头。这层楼的黑气比一楼还要更浓,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

    徐入妄道:“我现在这层楼看看,你呢?”

    周嘉鱼稍作犹豫,决定还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我再上楼看看去。”

    徐入妄道:“好吧,注意安全。”

    周嘉鱼点点头,转身走了。

    周嘉鱼去了三楼,徐入妄低头看着自己的罗盘,周嘉鱼刚离开,他的罗盘便开始疯转起来,他微微挑眉,对着周嘉鱼离开的地方,投去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

    周嘉鱼一个人上了三楼。三楼的风格却是和二楼差不多,摆放着不少活灵活现的娃娃,只是走廊之中还多了点别的东西。三楼的墙壁上,每隔几米,都挂着各种照片。

    有英俊的男主人,有美丽的女主人,还有他们可爱的孩子。这一家四口,被镶嵌在木制的相框里,对着来人甜甜的微笑,甜美的照片和这阴森的气氛简直格格不入。

    照片的内容非常齐全,从两人的婚礼,到第二个孩子出生,每个阶段的照片都未断过。

    周嘉鱼边走边看,他道:“太可惜了。”

    “对呀。”祭八在他脑子里回应,“一家四口呢,就都这么没了。”

    而且听小豆的语气,凶手似乎也没有找到,周嘉鱼心中正感叹,脚步却停了下来,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最后一幅照片,是四人的全家福,爸爸抱着女儿,妈妈牵着儿子,站在草地上,保持着那幸福的微笑。照片的对面,是上四楼的楼梯。因为之前小豆的叮嘱,周嘉鱼也没有要上去的意思,他正准备转身离开,却隐约间听到了一孩童的惨叫。

    “什么声音?”周嘉鱼惊道。

    祭八道:“好像是四楼传来的……”

    的确是四楼传来的,周嘉鱼屏息凝神,这一次,他非常清楚的听到了那声音是从四楼传来……

    周嘉鱼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去看看,反正现在是在比赛,应该不会发生什么特别可怕的事。他转身缓缓上了四楼,然而在楼梯上即将拐角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全身毛孔都直接炸开——只见原本挂在楼梯门口一家四口的照片里,两个孩子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朝一个方向歪了歪,而父母的头则朝着另一个方向歪着,他们的姿势如此诡异,连带着那笑容也让人毛骨悚然起来,看的周嘉鱼差点没一脚踩空。

    “卧槽。”周嘉鱼低骂一声,“这是什么?”

    祭八道:“你冷静,这肯定只是你的幻觉。”

    周嘉鱼说:“嗯?”

    祭八道:“有的东西,只有特殊的人才能看见,用科学的解释就是你和它的频率正好相符。”

    周嘉鱼听的懵懵懂懂。

    祭八继续道:“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一个人在发抖,而你和他抖的频率是一眼的,那么在你们双方的眼里,你们都是静止不动的。”

    周嘉鱼:“……”在如此阴森的地方听祭八的科普,总感觉内心盈满了社会主义的光辉。

    说话之际,他却是已经到达了四楼的入口,那里却有一扇黑色的铁门,阻挡了周嘉鱼的去路。

    铁门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岁了,周嘉鱼借着昏暗的灯光,注意到铁门下的角落里也附着着一些暗红色的痕迹,若是他没猜错,这恐怕也是血迹。

    看到了门,周嘉鱼有些犹豫,之前他听到的声音也消失了,按照祭八的说法,那声音也有可能是他的幻觉……既然如此,还是下去吧。

    周嘉鱼这么想着,刚打算转身离开,却猛地感觉自己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吗,身体直接失去平衡,一个踉跄朝前扑去。

    因为惯性,他整个人都朝着铁门摔去,为了防止滑倒,周嘉鱼不得不伸出手撑在了铁门之上。

    变化,在这一瞬间发生。

    周嘉鱼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周围的环境全部都扭曲了,他的灵魂被强行拉入了不知名的地方。

    安静……安静……周嘉鱼剧烈的喘息,他趴在地上,嗅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安静点……别出声……那个声音继续在他脑海中喃喃,周嘉鱼低下头,看到了自己双手沾染上的鲜红血液。那血液是新鲜的,散发着浓烈的气息,他似乎正躲在床下,身体也变成了小孩儿的模样,整个人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

    周嘉鱼用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似乎被拉进了命案现场,而他的身体,也属于某个死在别墅里的被害者。

    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那声音好似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周嘉鱼感到这具身体仿佛紧张的快要呕吐,为了不发声,他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手背。

    “宝宝,你在哪儿呢?咯咯咯咯……”独属女人的声音响起。

    好害怕……好害怕……救命,谁来救救他……周嘉鱼的脑子里被不属于他的想法充斥,他的眼眶开始盈满恐惧的泪水,呼吸也变得急促。

    女人似乎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当她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脚,停留在了床前时,周嘉鱼的心脏也好像跟着挺了。

    “原来没在这里呀。”女人说,她缓缓转身,慢慢离去。

    周嘉鱼松了口气,将脸埋入手臂,然而当他再次将抬眸时,却看到那个本该离开的女人,正弯下腰歪着头看着他,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