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解开
    沈一穷和周嘉鱼正聊着天,却见屏幕之上的开石场中,七八个解石的师傅鱼贯而入。

    沈一穷说这些师傅都是石场中技艺最为精湛的,一看石头外形,便可知哪出最有可能出翡翠。再加以考虑解石手法,到底是磨还是切。毕竟翡翠这种东西,讲究一个完整性,若是不小心把翡翠一刀切成了两半,其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石头的外皮随着机器巨大的轰鸣声缓缓剥落,露出里面漂亮的翡翠,大屏幕拉近了镜头,将画面切割成了七八块,让大家可以仔细看清楚被开的石头到底是何种表现。

    七八个画面中,却是有一个最为显眼,虽然那石头长得十分奇怪,外层表现也一般,但当解石师傅磨开了那薄薄的一层沙皮之后,却露出了纯净通透的绿色。师傅用电筒照在石头上,便可看见光线顺着翠绿往里透,就算是周嘉鱼这样的外行人,也知道这块石头定然是表现不俗。

    “居然是块玻璃种。”沈一穷对这方面要了解些,他道,“看样子飘翠不少,水头也不错……”

    他皱着眉头,“若是没猜错,这人应该要拿第一了。”玻璃种,是翡翠之中的极品,因为其质地细腻,透亮洁净如玻璃,因而得名。赌石这一行,玻璃种可谓是万中无一,可一旦开出来,那就定然价值不菲。

    周嘉鱼安静的听着,没怎么出声儿。

    第一批开掉的石头里,全部都有货,货有大有小,但也就出了一块玻璃种,其他大部分都是冰种翡翠。

    第一批里也有林逐水选的,他选的那三块里,开出来全是高冰种,属于冰种里面的极品,事实上高冰种和玻璃种的差别比较小,但就是这些细小的瑕疵,让翡翠直接落了一个档次。

    评委里的那个白褂大汉徐鉴哈哈大笑,周嘉鱼还在奇怪他怎么笑的那么开心,沈一穷就在旁边解释了:“开出玻璃种的是他徒弟。”

    周嘉鱼道:“怪不得……”

    “是啊,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们这行虽然和武不太挨边,但也相当重视这一二顺序。”沈一穷叹着气,“先生从入行之后就压着徐鉴,今年若是被他翻了身,他估计得好一阵得意。”

    周嘉鱼面露无奈,他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祭八身上,他就是个裸考的学生,考得如何全然只能听天由命。

    “你居然是林逐水的弟子?”周嘉鱼正想着,肩膀上却被人拍了一下,他第一反应便是这声音有些熟悉,扭头便看到了来人的面容。

    “是你?!”这人不就是在赛场里性骚扰他的那个男人么,没想到他这会儿还敢来打招呼,周嘉鱼警惕道,“你来做什么?”

    还不等那人答话,沈一穷就皱起眉:“徐入妄,你来做什么?”

    “我来落井下石啊。”徐入妄很不要脸的说。

    周嘉鱼被他的直白震惊了。

    沈一穷咬牙切齿:“滚滚滚,石头都还没切出来,你落井下石个个屁。”

    徐入妄似笑非笑:“那块玻璃种的石头可是我选出来的,怎么,凭这石头,我还没有落井下石的资本?”

    沈一穷冷笑,一把推出了旁边无辜站着的周嘉鱼:“他比你厉害多了!”

    周嘉鱼:“……”穷穷,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徐入妄大笑:“他?虽然模样是挺可爱的,但要说比我厉害……”他笑容冷下,“你也不怕被打脸?”

    他显然是在故意激怒沈一穷,眼见沈一穷还打算说什么,周嘉鱼一把拉住了他,道:“一穷,冷静点,你还要给我选花色呢!”

    沈一穷:“……”也不知是不是听到花色两个字,沈一穷居然真的冷静了下来,他瞪了眼徐入妄,拉着周嘉鱼就走了。

    徐入妄看着两人的背影,却是露出深思之色。

    这一批石头切完,又换了下一批,果真如沈一穷之前所说那般,玻璃种的翡翠万中无一,后面十几块也没有开出能比过它的。

    沈一穷似乎已经放弃了,拉着周嘉鱼在路边愁眉苦脸的抽烟,说:“唉,马上要到你的石头了。”

    周嘉鱼点点头。

    他们抬头看着屏幕,只见只剩下周嘉鱼的那块石头还没解了。

    石头太大,解石的师傅也有点发愁,林逐水却是手一挥,对着师傅道:“照着这条线一刀切下来。”

    这要是换了别人,师傅肯定得说外行人别说话,但林逐水在这个石场是相当有名的存在,于是师傅点点头,控制好了切割的机器,对着周嘉鱼选出的那块巨石便下了第一刀。

    嗡嗡嗡——金属和石头高速碰撞的声音十分刺耳,虽说这块巨石表现普通,但到底是林逐水的弟子,众人的心情依旧是有些紧张。

    然而当刀刃切到了最下面,露出巨石里侧,众人顿时哗然。

    只见巨石里面是一片白花花的原石,根本看不到任何翡翠的迹象。

    “完了。”周嘉鱼心里咯噔一下。

    沈一穷也面色惨白,重重的叹气。

    徐鉴哈哈大笑,道:“林逐水,没想到你徒弟这么有眼光,选了块这样的石头!”

    其他评委也面露遗憾,显然是觉得这次的确是林逐水失手了。

    哪知道林逐水却面不改色,淡淡道:“照着这条线再来一刀。”

    解石的师傅没多说什么,将石头换了个方向,又开始切。

    徐鉴只当做林逐水不肯认输,笑着:“输一次又有什么?你他娘的都赢了我十年了,还不许我徒弟帮我找回场子?”

    结果他话才刚说完,解石的师傅竟是高呼一声:“出绿了!!”

    徐鉴表情僵住,咬牙道:“就这石头的成色,出了绿也是狗屎绿,怕个屁。”

    然而他说着不怕,却是死死的盯住了还在切割的石头。

    刺耳的切割之声再起,刀刃缓缓落下,场馆观看的观众和选手们,再次哗然,不过这次,他们不是因为林逐水的失手,而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之间刀刃右侧,出现了一片刺目的绿色,这绿色浓郁细腻,通透纯粹,仿佛莹莹一汪碧波荡漾的湖水,镶嵌在丑陋的原石之中,好似下一刻就要从里面化为液体流出。

    “是玻璃种!”解石的师傅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