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章 番外(七)他和三十七
    别人都是恋爱之后担心恋人出轨, 就只有沈一穷天赋异禀还没恋爱就得先来一发出轨了。

    被推出去的陈暹脸上阴沉着, 搞得沈一穷有些不好意思,说不然就算了吧,找不到就找不到, 以后说不定有法子呢。

    陈暹却道没关系,只是他不爽徐入妄这王八蛋, 每次做完事都不擦屁股。

    徐入妄很不要脸的说:“你又没看见我屁股怎么知道我没擦?”

    陈暹说:“你再哔哔一句我不但能看见你屁股还能对你屁股做点别的。”

    徐入妄居然没反驳, 而是对着沈一穷岔开了话题,说陈暹这人可牛逼了,他陪着沈一穷一定会没事的。

    沈一穷闻言其实还有点担忧, 但徐入妄都这么给他拍着胸脯保证了说肯定没问题,他便也只好应下了徐入妄的说法。

    徐入妄说事不宜迟, 最好抓紧时间把那只黄鼠狼揪出来,不如就趁着今天夜黑风高之时,行那苟且之事。

    沈一穷还没吭声, 陈暹就一巴掌排在了他的后背上,打的徐入妄龇牙咧嘴, 陈暹阴郁道:“人话不会说了是吧?”

    徐入妄:“……好嘛,待会儿晚上你就在隔壁,假装对沈一穷动手动脚,黄鼠狼那玩意儿心眼比针尖还小呢, 要真是对沈一穷有意思, 肯定会过来的。”

    沈一穷还是有点担心:“那黄鼠狼看起来挺厉害的,我们把他招惹来了, 能抓住么?”

    “没事,你不是说他才七十三岁么。”徐入妄很是自信,“七十三岁的精怪,厉害不到哪儿去的……”

    沈一穷闻言总觉得有那里不太对劲,但是一时间又找不出来,看见徐入妄信心满满的模样,只好压下了自己心里的不安,答应了徐入妄的计划。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三人在酒店里策划了一天,又抓紧时间在旁边的屋子布置了专门用来抓黄鼠狼的法阵,最后边开始等着夜晚降临。

    沈一穷还是有点虚,开始之前喝了两口酒壮胆。

    徐入妄安慰沈一穷说让沈一穷别担心,陈暹不会真的对他做什么的。

    沈一穷:“……我没担心这个。”

    徐入妄遗憾的说:“哦,这样啊。”

    陈暹:“????”徐入妄你他妈的是把智商拿来当做那头长头发的养分全吸走了吗?

    时间一晃到了八点,外面的天气暗了下来,沈一穷和陈暹两人站起来去了隔壁,留下徐入妄一个人在这屋子里随机应变。

    沈一穷到了旁边的屋子,坐在沙发上和陈暹面面相觑,他道:“那个……我们要怎么假装出轨啊。”

    陈暹看见他无措的模样,莫名的有些想笑:“我们先到床上吧,你别紧张,我不会真的对你做什么的。”

    沈一穷觉地挺不好意思的,让徐入妄的朋友帮他这么个忙,不过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迟疑似乎不太合适,他犹犹豫豫的站起来,坐到了陈暹旁边。

    陈暹模样也生的不差,只是和徐入妄那种纯男性的英俊比起来多了几分斯文的气质,这种气质给人了一种柔和的感觉,仿佛是利器被封上了鞘。

    沈一穷坐在床头,陈暹慢慢的靠了过来,他先是尝试性的吻了吻沈一穷的额头,想要缓解沈一穷紧张的情绪,他低声道:“别怕,没事的。”

    沈一穷咽了口口水,眼眸也垂着,故作镇定的嗯了一声。

    然后陈暹用手抱住了沈一穷,唇慢慢的往下挪动,他亲吻的很慢,也非常的认真。

    沈一穷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却被他用手搂住,然而就在两人的唇即将要贴在一起的时候,忽的窗边狂风大作。陈暹的动作瞬间停住,语气里带上了笑意:“还真来了。”

    这风来得极为突兀,竟是直接将阳台上的玻璃直接吹的粉碎,挂在旁边的窗帘像两只大手,直接腾空飞起,朝着床上的人就扑了过来。

    陈暹翻身站在了床边,从怀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符纸便准备和这黄鼠狼一决高下。谁知道风瞬间停住,沈一穷感到自己的面前落下一道红色的阴影,一个冰冷的男声响起:“找死!”

    陈暹面色大变,转身就欲后退,整个人却直接被那窗帘直接包裹了起来,朝着窗口飞了出去——

    沈一穷见情况不对,急忙大喊:“黄猺,别杀他——”

    被包裹住的陈暹瞬间凝固在了半空中,一双手掐住了沈一穷的下巴,黄猺声冷如冰:“你胆子很大呀。”

    这是沈一穷第一次如此仔细的看见黄猺。

    第一次是在光线昏暗的墓室里,第二次是酒醉茫然时分,此时光线正好,黄猺站在他的面前,身上还穿着那套漂亮的红色西服。他眉目如画,狭长的丹凤眼挑起一个不愉的弧度,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看起来心情很是不妙。

    沈一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很不合气氛的说了句:“黄猺你长得真的好好看啊。”

    黄猺:“……”

    沈一穷又干笑着说:“我、我其实没和他出轨,就是想把你引出来。”

    黄猺松开了捏着沈一穷下巴的手,他道:“引我出来?”

    沈一穷急中生智,伸出了自己的手腕,露出那个漂亮的玉镯:“这镯子太贵重了,就这么送给我不太合适吧……”

    黄猺凝视着沈一穷的眼睛,沉默了片刻,竟是没有拆穿沈一穷的谎言,他道:“合适,你配得上这镯子。”

    沈一穷心脏开始没出息的狂跳。

    黄猺忽的问:“那你喜欢我么?”

    沈一穷没想到黄猺问的这么直接,有点不太好意思,不过他稍作迟疑后,还是点了点头,道:“喜欢的。”

    黄猺粲然一笑:“我也喜欢你。”

    他说完这话,直接靠了过去,吻住了沈一穷的唇。

    这是沈一穷的初吻,他第一次知道,和人接吻竟然是如此让人快乐的事。黄猺的嘴唇凉凉的,却很软,两人唇舌相接,沈一穷的脑子里仿佛炸开了无数的烟花,激动的整张脸都涨红了——虽然因为皮肤黑,这红色看不太出来就是了。

    这边两人冒着粉红色的泡泡,那边陈暹还被吊在半空中上下不得。他一看到黄猺就知道不妙,这黄鼠狼绝对不可能才七十三岁的年龄——七十三前面估计还得加上三以上的数字。

    妈的,这年头谈恋爱还流行隐藏年龄么,陈暹心中暗骂黄鼠狼龌蹉,却被窗帘裹的动弹不得。

    沈一穷又没出息的被迷住了,在这么漂亮的一张脸面前,性别仿佛就成了不那么重要的东西。黄猺说:“我得走了。”

    “你要去哪儿啊?”沈一穷问他。

    “我要给你攒聘礼。”黄猺伸手摸了摸沈一穷的脸,眼神里是满满的温柔,“然后娶你。”

    沈一穷道:“其实不用聘礼也行……”

    谁知道黄猺听到这话脸色大变:“不要聘礼怎么可以,聘为妻奔为妾!”

    沈一穷:“……”他突然开始好奇,黄猺到底在那石棺里睡了多少年了。

    “以后若是想我了,将鸡血抹在镯子上就行。”黄猺道,“不要做挑战我耐心的事情——”比如,出轨。

    沈一穷乖乖的点头,黄猺又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便起身离开了。

    沈一穷看着他的背影,面露恍惚之色,嘴里道:“黄猺真好看啊……”

    “哐当。”屋子里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沈一穷回头望去,却是看见陈暹很是狼狈的从那窗帘布里爬了出来。

    “陈暹,你没事吧。”沈一穷赶紧问道。

    “没事。”陈暹摇摇头,他说,“他刚才来过了?”

    沈一穷:“嗯,来过了,卧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被他从楼上扔下去了。”

    陈暹面露无奈之色,他们布下的阵法一点用都没有,这黄鼠狼进来之后甚至都没有触发,说白了,他们和这妖精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这黄鼠狼要碾死他们几个,简直跟碾死只虫子似得。

    “他肯定不止七十三。”陈暹,“这修为,没有上百年绝对不可能。”

    沈一穷:“……啊?”

    陈暹:“唉,估计是招惹了个祖宗。”

    沈一穷其实之前就隐约感觉到黄猺不一般,但这会儿被陈暹说出来他还是吓了一跳,他没想到黄猺的来历这么厉害:“那我怎么办?”

    陈暹:“你喜欢他么?”

    沈一穷听到这句话,仔细的想了想,然后给了一个答案:“我喜欢他的脸。”

    陈暹:“……”你这话可别被他听见了。

    “他长得可好看了。”沈一穷眼巴巴的说,“你要是看见他你也会喜欢的。”

    陈暹哭笑不得:“那你愿意和她在一起么?”

    沈一穷说:“不知道哎,但是谈恋爱这种事不都得谈了才知道愿不愿意么?”

    其实这句话陈暹是同意的,只是问题在于,如果谈了之后沈一穷不愿意,那黄猺估计百分之八十也是不会同意他分手的。

    “如果你不愿意,最好找你师父帮你看看吧。”陈暹给出了建议,“估计只有林先生才能治得了这只黄鼠狼了。”

    一提到林逐水,沈一穷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去,他虽然这会儿并不知道林逐水到底在忙什么,但是也隐约能够猜到这事情和周嘉鱼有关。和周嘉鱼复活相比,自己的这些事还能算事么,想到这里,沈一穷嘴上虽然应下了,但是心中却下了决断——他不会去拿这件事麻烦林逐水。

    陈暹看见了沈一穷脸上的表情,正欲发问,门口却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他走过去开了门,看见徐入妄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看见他们两人没有出意外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你们没事吧??我一直在敲门你们没听见吗?”

    “没有。”陈暹道,“估计是被施了法术,什么都没听见。”

    徐入妄道:“那黄鼠狼呢?”

    陈暹做了个摊手的姿势,说:“走了,那是几百年的老妖精,我们哪里抓得住。”

    “几百年?”徐入妄满目不可思议,赶紧看向沈一穷,“你没事吧,沈一穷,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沈一穷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那怎么办。”徐入妄道,“不然我去问问我师父,看他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不用了。”沈一穷笑了起来,“其实我觉得他还挺好的,也没有强迫我,还说要攒嫁妆娶我呢。”

    徐入妄还想再说什么,却见沈一穷表情坚定,似乎已经下了决心。他隐约间明白了什么,心中微微一叹,道:“若是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你一定要告诉我。”

    沈一穷点头。

    从东北离开后,沈一穷又独自一人去了其他地方。在异地,偶尔总会格外的思念家乡。但好歹沈一穷并不孤独,因为无论他去哪里,身边都陪伴着一个叫做黄猺的人。

    他会在某个深夜里给自己一个吻,他会在雨天送来一把伞,他会帮他挡住突如其来的险恶,让他一次次死里逃生。

    沈一穷终于明白,有人相伴是多么幸福的事。

    寒冷的晚上,他窝在酒店,吃着夜宵,抽着烟。屋子里灯光是橙色的,照在人身上柔柔暖暖,他听见了黄猺的脚步声,于是便转过头。

    黄猺出现在了沈一穷的身后,手里拿着一个漂亮的红木盒,他把红木盒放下,微笑着说这是送给沈一穷的新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