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章 番外(五)林珏和小金
    只见画面之中的林珏突然暴起, 一把抱住了小金。小金显然因为林珏的动作愣了片刻, 连带着动作都僵了几分。

    然后让人无话可说的场景出现了,只见林珏用手在小金的手臂上摩挲,然后发出微妙的笑声, 她说:“哎呀,年轻人, 皮肤真好, 手滑溜溜的……”

    小金似乎有些无奈,抓着她就打算将她往卧室送,结果一路上两人拉拉扯扯, 半天都走不动路。最后小金直接毛了,把林珏横抱了起来, 转身去了楼上。

    而在整个过程中,林珏简直像个变态一样,咯咯的笑着, 用脸蹭着小金的胸口,还用手拍了拍说比我还大呢。

    众人看到这里, 默默的将眼神移到了某人身上的某个部位。

    小金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周嘉鱼清楚的看见他额头崩出了一根青筋,林珏在旁边尴尬的笑着,说:“别和我计较嘛, 我喝醉了, 什么都不知道……”她的声音却是在小金的瞪视下越来越小,最后微不可闻。

    小金的身材刚才大家都看过了, 胸肌的确漂亮,但是说要比林珏大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也就林珏这个醉汉能不要脸的把这么流氓的一句话说出来。

    看到这里,林珏已是默默的掏出纸巾开始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她小声道:“别看了吧……”

    小金冷冷道:“你认了?”

    林珏说:“你要我认什么?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小金:“……”

    周嘉鱼在旁边看着想笑,林珏这时候还嘴硬,彻底的激起了小金心中的愤怒,只见他手一动,画面便再次动了起来。不过转眼之间,林珏和小金已经到了卧室门口,小金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林珏眼睛瞪大,呼吸屏住,表情紧张的要命,显然,她是在害怕她和小金真的发生什么。幸运的是,两份后,黑着脸的小金从卧室门口出来了。

    看到小金出门的身影,众人均是均是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才刚松下去,便立马又被提了起来,只见本应该躺在床上睡觉的林珏,踉踉跄跄的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一手抓住了小金的腰,尖叫着说别走——屋子里有鬼——

    小金的动作顿住,转身:“哪里有鬼?”

    “屋顶上,屋顶上。”视频里,林珏的表情可以用楚楚可怜来形容了,完全看不出刚才的一点疯癫,再加上她平日里向来强势的作风,对她本就有意的小金一下子就心软了,他说,“不怕,没有鬼,我陪你进去。”

    林珏重重的点了点头,拉着小金就进了屋子。

    林珏抖着手开始点不知道多少根烟,但这次却抖的实在是厉害,一直都没能点上。

    小金这次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期间屋子里传来了他的几声怒吼:“林珏——”还伴随着林珏尖锐的笑声:“小兔崽子,你往哪儿跑啊!”

    屋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哗啦啦的大雨一夜间就没有停过。周嘉鱼昨天晚上还在想这大冬天的怎么会下雨,结果今天眼前的人就给了他答案。

    直到第二天早晨,小金才从林珏的房间里出来。他出来的时候可以说是非常的狼狈了,衣服皱巴巴的,走路还踉跄了几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却皱着眉头,而半个小时后林珏也从自己的卧室里起来了,看她那神清气爽的模样,简直不像昨晚宿醉的人。

    这下子,大家彻底说不敷衍的出话来。

    林珏表情十分痛苦,说:“事已至此,你打算怎么办?”

    小金表情淡淡,说出的话语却惊世骇俗:“我们龙族从来都洁身自好,我还刚成年,你占了我便宜,不对我负责,那是不行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神他妈的洁身自好,龙性本淫生难道只是传说么,你们连乌龟都下得去手还好意思说洁身自好。

    林珏显然想的和周嘉鱼一样,她正欲开口反驳,就见小金抬手做了个停的姿势:“说之前想清楚,污蔑我们龙族的话,虽然我不介意,但是其他龙介不介意,我就不知道了。”

    林珏瞬间蔫了,她胆子再大也不敢骂龙啊,就小金生气之后这外面天天下雨,她都受不了。

    “具体怎么负责?”林珏也知道自己是赖不掉了,最后算是认了命,道,“你说说看?”

    小金眼神从周嘉鱼和林逐水身上转了一圈,道:“和我领证。”

    林珏一下子就坐直了,眼睛瞪得溜圆:“领证?你现在连身份证都没有我怎么和你领?”

    “我有了。”小金掏出来了一个证件,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我现在不是黑户。”

    “你怎么有的……”林珏惊了,她反应反应过来,看向林逐水,“逐水,是不是你给他弄的?”

    林逐水道:“是。”

    “为什么??”林珏震惊了。

    林逐水慢慢的抿了一口面前的茶,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表任何看法,面对林珏的质疑,他给出了一个让大家无话可说的答案,他说:“因为他要交生活费,就需要打工,需要打工,就得要身份证。”

    林珏:“????”

    小金说:“对,我住在这里是交了钱的。”

    虽然这个画面是如此的严肃,但周嘉鱼还是得很努力才能不笑出声,他总感觉林逐水早就料到有这一天,所以早早的准备好了说辞。

    “我有身份证了,我们可以去领证了么?”小金说,“你说了你要对我负责的。”

    林珏一副要厥过去的模样,她颤声道:“可是我已经三十五岁了,你……”

    小金说:“没事,按照你们人类的年龄算,我也才十八。”

    林珏道:“哦哦哦,那人类男生的我们法定年龄是二十二哎。”

    小金说:“没事,我身份证上是二十二。”

    林珏:“……”

    她显然是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又点了根烟。

    “所以你的答案呢,林珏。”小金的表情十分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林珏听到小金的问话,表情也逐渐凝重起来,她熄了烟,深深的叹了口气,坐直身体:“既然如此,我们就好好的谈一谈吧。”

    小金点头。

    林珏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她道:“小金,你是龙,我是人,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年龄上的差距?人类几十年对于你们而言不过是弹指之间,你会看着我慢慢老去,甚至是死亡。”

    这个问题非常的尖锐,以至于周嘉鱼的呼吸都微微顿了一下,但小金的表情却非常的冷静,他说:“我自然是想过。”@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珏道:“你怎么想的。”

    小金说:“我不介意。”

    林珏伸手抹了一把脸,用几乎是苦笑的语气说:“你怎么可能会不介意。”

    小金的表情很淡,但他的眼神里透出的坚定之色却是那般的明显,他说:“我不会介意,与其选择在旁看着你接下来的几十年都孤身一人或者和其他人在一起,我更想参与进你的人生。难道人生的意义只能想到死亡?”

    林珏道:“可是——”

    小金道:“我时间很多,可以等。”他的神情声软下来,“我不介意。”

    林珏无话可说,周嘉鱼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狼狈的味道。小金本就不是人,思维方式和人也有所不同,他坚定,固执,对于所求之物,不肯说一句放弃。

    林珏的冷漠或许会让其他人觉得受伤,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这几十年间,又有多少人愿意将时间花在一件不确定的事情上呢。

    但小金却可以,林珏不愿意,他可以等,等到林珏四十岁,五十岁,甚至六十岁,滴水石穿,就算是块石头,他也能捂热了。

    “可是我会老,你却不会。”林珏道,“到时候我满头华发……”

    “我可以陪你一起老去。”小金道,“我不是人,不会执着于皮相。”他语气真诚,看向林珏的眼神里全是执拗。

    林珏似乎没法子了,她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面前的烟头,已经快要塞满烟灰缸。

    屋子里寂静无比,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她的答案。

    最后,林珏微微张了口,她说:“好吧,那我们试试。”

    所有人都松了气,小金也弯起眼角露出笑容,周嘉鱼之前就听林逐水说过,他算出小金就是林珏最后的归宿,此时看到这一幕真的发生,也感到了安慰。

    晚上的时候,林逐水搂着周嘉鱼,把关于林珏的一些事情,详细说了出来。

    林珏和她的前任,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精灵古怪,他温柔大度,两人一起长大,一起修习风水之术,一起在俗世闯荡。

    这本该是个让人艳羡的故事,只可惜后来的发展,却让人史料未及。

    就在林珏和她的恋人订婚不久后,她的恋人突然染上不治之症,三个月间,便在病床上渐渐失去了生机。

    看着爱人逐渐失去生命,大约是最残酷的刑罚。

    林珏开始勉强笑着,后来开始沉默,最后哭着哀求,她求他不要走,不要把她一个人留在世间,说着他们之间的曾经许下的誓言,甚至开始寻找一些续命的禁术。

    但人怎么可能从阎王手里抢人呢。

    林珏的恋人还是走了,走之前,他要她应下自己一件事。

    “什么事?”周嘉鱼听到这里,心里酸涩,开口发问。

    “他要她活到四十岁。”林逐水说,“他算出来了。”

    “算出来了?”周嘉鱼有些茫然,“他算出来了什么?”

    “算出来了林珏真正的因缘。”林逐水道,“他只是她生命里的一个过客,并不是归宿。”

    林珏和她的恋人都天赋极高,虽然和自己的命理相关的东西都不容易算出,但他还是替林珏卜了一卦。

    这一卦,让他走的再无遗憾,他知道,在林珏四十之前,会有人替自己疼她爱她照顾她。虽然心有不甘,但他却是舍不得让她陪着自己共赴黄泉。

    “那个变数,就是小金?”周嘉鱼道,“先生您早就算出来了?”

    林逐水点点头,他说对,我算出来了。

    只是他只能算出这个变数的存在,不能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由何而起。却没想到无意中的一次探寻,这变数却是突然出现了。

    小金是林珏当年和青梅游历时留下的因,最后生出了林珏姻缘的果。

    因果相成,命运的安排总是如此神奇。

    “小金还有五年时间。”林逐水道,“他能做到的。”

    周嘉鱼嗯了一声,心中也暗暗祈祷,愿是如此。

    那一次事件之后,小金就搬进了林珏住的院子。他虽然说着要林珏去扯结婚证,但其实也没有勉强林珏。

    只不过那之后,林珏无论去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