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 番外(四)婚礼和林珏
    周嘉鱼和林逐水结婚那天, 风水这行的很多大佬都前来祝贺。这些人周嘉鱼大多都不认识, 但还是有些熟悉的面孔,比如之前在大桥车祸事件里遇到的那个超度亡魂的慧明和尚。

    “林先生。”慧明这次前来身上穿着便服,但他身上那独一无二的气质却还是那般的吸引人, 他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林逐水伸出手也做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 算是对他回了礼。

    林逐水那一头白发显然是在告诉周围的人他身上发生了不少事, 但慧明却没有问,而是转头看向了周嘉鱼轻声道:“这位先生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林逐水说:“你们的确见过。”

    慧明道:“唔……”

    林逐水说:“你还记得你送出去的那串手链么。”

    慧明眼里流露出些许不可思议:“莫非?”

    林逐水点头。

    慧明眼前一亮, 正欲继续发问,却被林逐水伸手拦住了:“我都要结婚了, 结婚礼物呢?”

    慧明没想到林逐水居然脸皮能这么厚,这让他想起了上次被林逐水强行要走两串檀木珠作为见面礼的事,他咬牙切齿道:“……林逐水, 我刚才路上还在想你为什么要发请帖给我,结果居然是为了打秋风?”刚才还叫林先生呢, 这会儿却是已经气得开始叫林逐水了。

    “有没有?”林逐水一点不打算松口。

    “有也不是给你的。”慧明清秀俊朗的面容硬生生的被林逐水搞的有点狰狞,“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徒弟见面礼?”

    林逐水说:“你又没带你徒弟出来,面都没见着, 哪里来的见面礼?”

    慧明无话可说, 只能愤愤的将礼物随手扔了过去,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说你有本事别来我寺里,不然我非让你剥下几层皮。

    周嘉鱼在旁边看了觉得这两人实在是好笑,没想到林逐水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慧明的礼盒打开,里面是一枚成色很好的琥珀,琥珀之中有一只非常漂亮的小虫。这小虫是周嘉鱼从未见过的品种,但从外形上看来有些像蝴蝶,翅膀上呈现出淡淡的蓝,完整的被封在琥珀里面,几乎可以说是纤毫毕现,每一处都能被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什么虫子?”周嘉鱼摸着琥珀询问。

    林逐水道:“这虫子叫做蓝沁,传闻只要放在枕头里面,就能梦见自己所思之人,以解相思之苦。”他看着那琥珀,开口轻叹一声。

    看来慧明也听说了关于他的事,才会送这么一块石头。

    当时为了寻找周嘉鱼,林逐水用尽了办法,也没有精力和周围的人隐瞒。这会儿他突然和周嘉鱼结婚,一些人知道了这同名同姓的名字却属于不同的人,自然在脑子里会脑补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剧情——比如什么狗血替身之类的。

    林逐水却不能同众人一一解释,因为周嘉鱼复活的这件事是不可言说的秘密,若是被外人知道了,恐怕会招来灾祸,所以在这件事上,只能委屈一下周嘉鱼了。

    这场婚礼的司仪是林珏,她穿着漂亮的旗袍,美的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光是远远看着,都仿佛能嗅出其诱人的芬芳,她冲着周嘉鱼和林逐水招手,又叮嘱了两人一些注意事项。

    周嘉鱼第一回结婚,紧张的要命,脸上却还得故意做出冷静的表情。

    林逐水玩着头在帮周嘉鱼整理他的领结,温声道:“怎么又开始怕了。”

    周嘉鱼说:“我没怕啊。”

    林逐水道:“没怕你抖什么?”

    两人说完这段对话,周嘉鱼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想,却是想起这对话好像在他们相识之初曾经说过一模一样的。

    此时时隔许久,好在身边的人却是一直陪伴在他的左右。

    林逐水帮周嘉鱼整理好了衣服,便牵起他的手开始准备婚礼的开场。

    林珏站在台上,面若春花,她说完了开幕词,便宣布新郎和新郎一起入场。听到这话,林逐水牵着周嘉鱼踏上了红毯。

    两人都穿着西服,一黑一白一高一矮,显得无比的登对。两人十指相扣,走到了红毯尽头。

    林珏说了宣誓词,又让两人交换戒指。

    林逐水握住周嘉鱼的手,慢慢的抬起,将定制好的婚戒套进了周嘉鱼的无名指。然后是周嘉鱼为林逐水戴上另外一枚。

    整个过程都非常的顺利,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甚至反而给了周嘉鱼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让他有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

    直到两人唇舌相接,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才逐渐的消散,周嘉鱼感受到了林逐水唇瓣的温度,林逐水似乎察觉了周嘉鱼的不安,这一吻带着抚慰的味道,让周嘉鱼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直到这一刻,周嘉鱼才敢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和林逐水,真的在一起了。举行了属于他们的婚礼,戴上了属于他们的戒指,再也没有人可以将他们分开,

    周嘉鱼终于灿烂的笑了起来。

    因为他们双方的家长都已经去世,所以倒也免去了给父母敬茶的环节。周嘉鱼本来以为他们下台子之后就没什么事了,结果却没想到,林逐水一下高台,就迅速的被在场的宾客们围了起来。

    林逐水作为风水界的大佬,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还办了这么一场和男人在一起的婚礼,众人的好奇心都被提了起来。这会儿仪式结束,林逐水终于出现在人群里,被围住也是正常的事。

    当然,敢围住林逐水的人都是风水界的老资格,就算是林逐水也得给他们几分面子。

    “去吧,先找地方吃点东西去。”林逐水一下台看情况不对,就挠了挠周嘉鱼的手心,对他嘱咐道,“我这里估计还有一会儿。”

    周嘉鱼点点头,很干脆的转身走了。

    果然他刚走两步,林逐水身边就窜出来了几个人影,将他团团围住。看这些人影大多都是些须发皆白的老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动作怎么能灵敏成这样……

    周嘉鱼忙了一天,也有点饿了,婚礼是自助形式的,所以他就随便找了张桌子,随意的坐下开始吃东西,目光在婚场中逡巡。

    “哇,林先生就这么结婚了吗?”旁边有属于女孩子的细碎声音传来,周嘉鱼看了眼,却是发现他右手不远处有两个姑娘在说话。她们背对着自己,从年龄上判断,应该是某家的子女,跟着家长一起来的。

    “我听我爷爷说他已经不是极阳之体了么?”另一个姑娘道,“林先生的眼睛睁开之后可真好看……”

    周嘉鱼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口芒果,对这姑娘的审美表示赞同,他家先生的眼睛自然是最好看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找个男人。”又有人道,“不过我好像听过一些传言……”

    周嘉鱼虽然在感情上有些迟钝,但是却也没有笨到会被外人挑拨离间的地步。他这么个人坐在这儿,旁边两人要是真的看不见他就奇了怪了,显然这些话就是故意在说给他听。

    周嘉鱼似笑非笑,倒是有些想要听听他们说些什么了。

    “对,我记得林先生之前就交往过一个叫周嘉鱼的人,那人后来死了,但是闹得特别大,林先生还因为这个一夜白发……”声音的主人似乎是害怕周嘉鱼听不到,反而刻意变得更加大声,“林先生用情那么深,怎么会突然变了念头……难不成是……”

    “是想找个替身吧,唉,可怜,活人怎么和死人争。”另外一姑娘说完这话,重重的叹了两口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吃东西吃的美滋滋的,听他们说完没有要继续的意思,便站起来转身走向了两人:“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

    走进了,周嘉鱼看清她们的面容之后才觉得这两个姑娘似乎有点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他仔细想了想,很快想起来她们似乎是林家人,只是却不知道是哪一支的。

    “没什么呀。”个子稍微高一点的姑娘露出楚楚可怜之色,她小声道:“我们什么都没有说,是您听错了吧。”

    周嘉鱼完全不吃这套:“有本事说没本事承认?什么活人争不过死人,能说出这些话,别以为你们是姑娘我就会给你们面子。”是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况且今天是他和林逐水的大喜之日,这两姑娘特意跑到他面前来挑事,他要是再忍下去,岂不是个忍者神龟。

    周嘉鱼生得秀气,再加上之前一直在昏睡,身材看起来有几分瘦弱,更是给了人一种他脾气很好的感觉。

    只是此时他微微仰着下巴,嘴唇抿起一条紧绷的弧线,眼神不善的模样,却让那两个动了小心思的姑娘,心里生出几分瑟缩,甚至不由自主的想要道歉。

    可是道歉的话还没出口,原本被人围着的林逐水就出现在了周嘉鱼的身后,他虽然被人围着,但却随时注意着周嘉鱼的动向,此时见到他似乎和人起了争执,立马离开了人群走到了周嘉鱼的身边。

    “怎么了?”林逐水伸手轻轻的搂住了周嘉鱼的肩膀。

    大约是他的表情太温柔,眼神中宠溺的意味太过明显,周嘉鱼清楚的看到他面前站着的两个姑娘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林逐水向来都是冷若冰霜,眼前的人又有什么特殊之处,让他化成了水?

    “嗯?”见没人说话,林逐水又问了一声。

    “他们说活人争不过死人。”周嘉鱼靠在林逐水的怀里,“逐水,你说呢。”

    林逐水看到了周嘉鱼眼神里的戏谑,知道他是在开玩笑:“那得看活人是谁。”

    周嘉鱼道:“那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他?”

    林逐水说:“我喜欢周嘉鱼。”

    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两个姑娘都吓的面无人色,她们或许是受到什么人的指示,想要让周嘉鱼和林逐水之间留下些间隙,只是却没想到,鱼早就和水融为一体,几句话又怎么可能将他们两人分开。

    之后林逐水让保安将两位姑娘请出了婚礼现场,一起出去的还有林珀的父亲——那个对林逐水和周嘉鱼婚礼十分反对的老派风水师。

    “林逐水,你凭什么把我请出去,你凭什么——”四十多岁的男人被保安架着,表情狼狈不堪,“你这么对我,是想被逐出林家么!”

    林逐水什么话也没有说,对着保安挥了挥手,于是保安很是懂事的直接随手扯过一张餐巾,塞住了他的嘴,硬生生的将他拖出去了。

    整个过程发生的时候,林珀就站在林逐水旁边,表情尴尬的要命,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蠢,但是却没想到他能蠢成这样。撺掇着家里的小辈在婚礼现场去找周嘉鱼的麻烦,这种事情说出来他都觉得丢脸。所以林逐水吩咐动手的时候,林珀就默默的侧过了脸,装作自己没有听见的样子。

    除了这一点小插曲,婚礼其他方面都进行的十分顺利。@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晚上的时候,林逐水先为周嘉鱼准备了一锅药浴。因为周嘉鱼的身体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