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 番外(四)婚礼和林珏
    周嘉鱼和林逐水结婚那天, 风水这行的很多大佬都前来祝贺。这些人周嘉鱼大多都不认识, 但还是有些熟悉的面孔,比如之前在大桥车祸事件里遇到的那个超度亡魂的慧明和尚。

    “林先生。”慧明这次前来身上穿着便服,但他身上那独一无二的气质却还是那般的吸引人, 他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林逐水伸出手也做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 算是对他回了礼。

    林逐水那一头白发显然是在告诉周围的人他身上发生了不少事, 但慧明却没有问,而是转头看向了周嘉鱼轻声道:“这位先生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林逐水说:“你们的确见过。”

    慧明道:“唔……”

    林逐水说:“你还记得你送出去的那串手链么。”

    慧明眼里流露出些许不可思议:“莫非?”

    林逐水点头。

    慧明眼前一亮, 正欲继续发问,却被林逐水伸手拦住了:“我都要结婚了, 结婚礼物呢?”

    慧明没想到林逐水居然脸皮能这么厚,这让他想起了上次被林逐水强行要走两串檀木珠作为见面礼的事,他咬牙切齿道:“……林逐水, 我刚才路上还在想你为什么要发请帖给我,结果居然是为了打秋风?”刚才还叫林先生呢, 这会儿却是已经气得开始叫林逐水了。

    “有没有?”林逐水一点不打算松口。

    “有也不是给你的。”慧明清秀俊朗的面容硬生生的被林逐水搞的有点狰狞,“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徒弟见面礼?”

    林逐水说:“你又没带你徒弟出来,面都没见着, 哪里来的见面礼?”

    慧明无话可说, 只能愤愤的将礼物随手扔了过去,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说你有本事别来我寺里,不然我非让你剥下几层皮。

    周嘉鱼在旁边看了觉得这两人实在是好笑,没想到林逐水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慧明的礼盒打开,里面是一枚成色很好的琥珀,琥珀之中有一只非常漂亮的小虫。这小虫是周嘉鱼从未见过的品种,但从外形上看来有些像蝴蝶,翅膀上呈现出淡淡的蓝,完整的被封在琥珀里面,几乎可以说是纤毫毕现,每一处都能被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什么虫子?”周嘉鱼摸着琥珀询问。

    林逐水道:“这虫子叫做蓝沁,传闻只要放在枕头里面,就能梦见自己所思之人,以解相思之苦。”他看着那琥珀,开口轻叹一声。

    看来慧明也听说了关于他的事,才会送这么一块石头。

    当时为了寻找周嘉鱼,林逐水用尽了办法,也没有精力和周围的人隐瞒。这会儿他突然和周嘉鱼结婚,一些人知道了这同名同姓的名字却属于不同的人,自然在脑子里会脑补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剧情——比如什么狗血替身之类的。

    林逐水却不能同众人一一解释,因为周嘉鱼复活的这件事是不可言说的秘密,若是被外人知道了,恐怕会招来灾祸,所以在这件事上,只能委屈一下周嘉鱼了。

    这场婚礼的司仪是林珏,她穿着漂亮的旗袍,美的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光是远远看着,都仿佛能嗅出其诱人的芬芳,她冲着周嘉鱼和林逐水招手,又叮嘱了两人一些注意事项。

    周嘉鱼第一回结婚,紧张的要命,脸上却还得故意做出冷静的表情。

    林逐水玩着头在帮周嘉鱼整理他的领结,温声道:“怎么又开始怕了。”

    周嘉鱼说:“我没怕啊。”

    林逐水道:“没怕你抖什么?”

    两人说完这段对话,周嘉鱼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想,却是想起这对话好像在他们相识之初曾经说过一模一样的。

    此时时隔许久,好在身边的人却是一直陪伴在他的左右。

    林逐水帮周嘉鱼整理好了衣服,便牵起他的手开始准备婚礼的开场。

    林珏站在台上,面若春花,她说完了开幕词,便宣布新郎和新郎一起入场。听到这话,林逐水牵着周嘉鱼踏上了红毯。

    两人都穿着西服,一黑一白一高一矮,显得无比的登对。两人十指相扣,走到了红毯尽头。

    林珏说了宣誓词,又让两人交换戒指。

    林逐水握住周嘉鱼的手,慢慢的抬起,将定制好的婚戒套进了周嘉鱼的无名指。然后是周嘉鱼为林逐水戴上另外一枚。

    整个过程都非常的顺利,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甚至反而给了周嘉鱼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让他有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

    直到两人唇舌相接,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才逐渐的消散,周嘉鱼感受到了林逐水唇瓣的温度,林逐水似乎察觉了周嘉鱼的不安,这一吻带着抚慰的味道,让周嘉鱼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直到这一刻,周嘉鱼才敢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和林逐水,真的在一起了。举行了属于他们的婚礼,戴上了属于他们的戒指,再也没有人可以将他们分开,

    周嘉鱼终于灿烂的笑了起来。

    因为他们双方的家长都已经去世,所以倒也免去了给父母敬茶的环节。周嘉鱼本来以为他们下台子之后就没什么事了,结果却没想到,林逐水一下高台,就迅速的被在场的宾客们围了起来。

    林逐水作为风水界的大佬,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还办了这么一场和男人在一起的婚礼,众人的好奇心都被提了起来。这会儿仪式结束,林逐水终于出现在人群里,被围住也是正常的事。

    当然,敢围住林逐水的人都是风水界的老资格,就算是林逐水也得给他们几分面子。

    “去吧,先找地方吃点东西去。”林逐水一下台看情况不对,就挠了挠周嘉鱼的手心,对他嘱咐道,“我这里估计还有一会儿。”

    周嘉鱼点点头,很干脆的转身走了。

    果然他刚走两步,林逐水身边就窜出来了几个人影,将他团团围住。看这些人影大多都是些须发皆白的老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动作怎么能灵敏成这样……

    周嘉鱼忙了一天,也有点饿了,婚礼是自助形式的,所以他就随便找了张桌子,随意的坐下开始吃东西,目光在婚场中逡巡。

    “哇,林先生就这么结婚了吗?”旁边有属于女孩子的细碎声音传来,周嘉鱼看了眼,却是发现他右手不远处有两个姑娘在说话。她们背对着自己,从年龄上判断,应该是某家的子女,跟着家长一起来的。

    “我听我爷爷说他已经不是极阳之体了么?”另一个姑娘道,“林先生的眼睛睁开之后可真好看……”

    周嘉鱼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口芒果,对这姑娘的审美表示赞同,他家先生的眼睛自然是最好看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找个男人。”又有人道,“不过我好像听过一些传言……”

    周嘉鱼虽然在感情上有些迟钝,但是却也没有笨到会被外人挑拨离间的地步。他这么个人坐在这儿,旁边两人要是真的看不见他就奇了怪了,显然这些话就是故意在说给他听。

    周嘉鱼似笑非笑,倒是有些想要听听他们说些什么了。

    “对,我记得林先生之前就交往过一个叫周嘉鱼的人,那人后来死了,但是闹得特别大,林先生还因为这个一夜白发……”声音的主人似乎是害怕周嘉鱼听不到,反而刻意变得更加大声,“林先生用情那么深,怎么会突然变了念头……难不成是……”

    “是想找个替身吧,唉,可怜,活人怎么和死人争。”另外一姑娘说完这话,重重的叹了两口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吃东西吃的美滋滋的,听他们说完没有要继续的意思,便站起来转身走向了两人:“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

    走进了,周嘉鱼看清她们的面容之后才觉得这两个姑娘似乎有点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他仔细想了想,很快想起来她们似乎是林家人,只是却不知道是哪一支的。

    “没什么呀。”个子稍微高一点的姑娘露出楚楚可怜之色,她小声道:“我们什么都没有说,是您听错了吧。”

    周嘉鱼完全不吃这套:“有本事说没本事承认?什么活人争不过死人,能说出这些话,别以为你们是姑娘我就会给你们面子。”是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况且今天是他和林逐水的大喜之日,这两姑娘特意跑到他面前来挑事,他要是再忍下去,岂不是个忍者神龟。

    周嘉鱼生得秀气,再加上之前一直在昏睡,身材看起来有几分瘦弱,更是给了人一种他脾气很好的感觉。

    只是此时他微微仰着下巴,嘴唇抿起一条紧绷的弧线,眼神不善的模样,却让那两个动了小心思的姑娘,心里生出几分瑟缩,甚至不由自主的想要道歉。

    可是道歉的话还没出口,原本被人围着的林逐水就出现在了周嘉鱼的身后,他虽然被人围着,但却随时注意着周嘉鱼的动向,此时见到他似乎和人起了争执,立马离开了人群走到了周嘉鱼的身边。

    “怎么了?”林逐水伸手轻轻的搂住了周嘉鱼的肩膀。

    大约是他的表情太温柔,眼神中宠溺的意味太过明显,周嘉鱼清楚的看到他面前站着的两个姑娘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林逐水向来都是冷若冰霜,眼前的人又有什么特殊之处,让他化成了水?

    “嗯?”见没人说话,林逐水又问了一声。

    “他们说活人争不过死人。”周嘉鱼靠在林逐水的怀里,“逐水,你说呢。”

    林逐水看到了周嘉鱼眼神里的戏谑,知道他是在开玩笑:“那得看活人是谁。”

    周嘉鱼道:“那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他?”

    林逐水说:“我喜欢周嘉鱼。”

    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两个姑娘都吓的面无人色,她们或许是受到什么人的指示,想要让周嘉鱼和林逐水之间留下些间隙,只是却没想到,鱼早就和水融为一体,几句话又怎么可能将他们两人分开。

    之后林逐水让保安将两位姑娘请出了婚礼现场,一起出去的还有林珀的父亲——那个对林逐水和周嘉鱼婚礼十分反对的老派风水师。

    “林逐水,你凭什么把我请出去,你凭什么——”四十多岁的男人被保安架着,表情狼狈不堪,“你这么对我,是想被逐出林家么!”

    林逐水什么话也没有说,对着保安挥了挥手,于是保安很是懂事的直接随手扯过一张餐巾,塞住了他的嘴,硬生生的将他拖出去了。

    整个过程发生的时候,林珀就站在林逐水旁边,表情尴尬的要命,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蠢,但是却没想到他能蠢成这样。撺掇着家里的小辈在婚礼现场去找周嘉鱼的麻烦,这种事情说出来他都觉得丢脸。所以林逐水吩咐动手的时候,林珀就默默的侧过了脸,装作自己没有听见的样子。

    除了这一点小插曲,婚礼其他方面都进行的十分顺利。@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晚上的时候,林逐水先为周嘉鱼准备了一锅药浴。因为周嘉鱼的身体不太好,所以保养工作从来都做得很到位。家里吃的用的,都是林逐水严格挑选,三五两天的药浴更是少不了。

    然而站在浴池的门口,周嘉鱼的脚步却顿住了。

    “怎么?”林逐水询问。

    周嘉鱼迟疑道:“今天……能不洗药浴么?”

    林逐水:“为什么不洗?”他的手轻轻的按在周嘉鱼的后背上,隔着薄薄的衣物,都能感觉到周嘉鱼凸起的脊椎。

    他的鱼太瘦了,虽然身体已经恢复了一部分,可是离正常人的体型却还是有一段距离。因此林逐水依旧每隔三天就会给周嘉鱼准备药浴。

    “会有味道。”周嘉鱼小声道,“就今天不洗好不好。”药浴之后,身上都会留下浓浓的药味,平时还好,但是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他不想有任何的不圆满。

    “好。”林逐水说,“明天补上。”

    他说完这话,就把周嘉鱼直接横抱了起来,转身进了卧室。

    这是周嘉鱼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之后他们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水□□融,灵.肉合一,总归是让人快乐的事。

    那天晚上周嘉鱼几乎是一夜无眠,到后面林逐水只是考虑他的身体,才停下了手。

    两人相拥在一起,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檀香气息。

    周嘉鱼眼眸半垂,轻声道:“先生,还好你找到了我。”

    “对。”林逐水亲吻着周嘉鱼的颈项,“还好我找到了你。”

    有些事,不能细细思考,若是仔细想了,反而会让人感到痛苦。将心比心,若是要让周嘉鱼负责林逐水的葬礼,看着他的身体变成灰烬,看着他被埋入了冰冷的地下,这事情几乎无异于凌迟。

    一夜白头的林逐水,不知当时是以何种决心,在大千世界里寻找着他遗失的爱人。

    好在上天垂怜,他们终是能在此时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周嘉鱼没能起来,他浑身都疼的厉害,身上布满了红色的痕迹。被压抑了那么久的林逐水突然爆发是很恐怖的,周嘉鱼一想到就觉得某个部位隐隐作痛。

    当然,林逐水在做完后还带着周嘉鱼去洗了个澡,上了药,不然今天他可能连床都起不了。

    好不容易在床上躺到了下午,周嘉鱼一瘸一拐的到了客厅,却发现屋子里气氛有点不对劲。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珏坐在沙发上抽烟,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放了二十多个烟头,此时手里还拿了一根,上面正在冒出袅袅的烟雾。

    林珏旁边坐着小金,小金也没说话,就静静的看着林珏,薄唇微张:“你准备怎么办?”

    林珏见周嘉鱼来了,赶紧站起来,道:“嘉鱼你来了,我们给你留了饭,先吃一点吧……”

    她如此生硬的想要转开话题,连周嘉鱼都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林珏。”小金说话的语速一直都很慢,却带着不容反驳的气势,“你要对我负责。”

    周嘉鱼:“……???”

    林珏重重的吞了吞口水,眼神有点飘:“可是,你说我对你做了什么么,我都不记得了,你总得拿出点证据吧。”

    小金闻言,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

    周嘉鱼惊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林珏拿着烟的手直抖,完全就是一副保准的人渣被揭穿时的反应。

    小金穿的不多,很快就把上衣脱了个赶紧,露出漂亮的身体。大约因为不是人类,他的身材几乎快要用完美无瑕四个字来形容,没有一个疤痕一个瑕疵,简直快要亮瞎周嘉鱼的眼睛。

    但是就在这身体上,却布满了一些奇怪的痕迹,比如肩头上的咬痕,还有手臂上被抓过的痕迹,都在告诉大家,一些微妙的事情发生了……

    林珏痛苦的捂住脸。

    “我当时想走。”小金开始慢慢的穿衣服,“在场的人他们可以作证。”

    林珏说:“他们都喝大了,你、你……”

    小金做了个停的手势,他似乎早就料到了林珏会赖账,这会儿一点都不显得慌乱:“我还有其他的证据。”

    “什么证据?”林珏惊了,她这才发现小金似乎是有备而来,什么都备好了。

    小金说:“人会作伪证,监控不会骗人,你可以去看看昨天的录像。”

    林珏又点了个烟抽上了,她说:“那个……”

    结果她话还没出口,小金便不咸不淡的反问了一句:“林珏,你真的要赖账?”

    林珏无话可说。

    周嘉鱼没想到今天早晨一起来就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小金虽然在他们这儿住了挺长一段时间了,也非常明确的表示过要追求林珏,但平时却一直都很低调,却没想到这一出手,就玩了次大的。

    在凝重的空气里,小金打电话让人把录像拿了过来。

    林珏面如死灰,如同被判了死刑的嫌疑人。

    周嘉鱼在旁边哭笑不得的看着,感觉自己在看一部狗血言情大剧。

    保安把录像带过来的时候,林逐水也来了,看见屋子里死气沉沉的气氛,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周嘉鱼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就看见林珏假哭起来,说她真的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了,她喝了接近三斤,还是白的红的混在一起喝,后半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是什么都不知道……

    林逐水对于林珏的假哭,报以了很无情的三个字:“认命吧。”

    林珏:“……”

    录像已经被插进了电脑,周嘉鱼按下了播放键。

    电脑上的画面动了起来,周嘉鱼看到林珏坐在桌子旁,撸着袖子和人喝酒,她喝的极为豪迈,脸上却有了醉意。录像是有声音的,但是声音有些嘈杂,还夹带着其他的响动。

    此时婚宴已经接近末尾,林珏却还是没有收场的意思,她把她面前的酒当做了水似得,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看的周嘉鱼心中都心疼起来。他隐约间猜到了林珏这么喝的原因……大概是和她那一场没有完成的婚礼有关。

    这么个喝法,酒量再好的人也受不了。林珏显然也快不行了,她的表情开始变得茫然,动作也越来越夸张。

    不过这会儿留在桌子上的人都差不多快要喝懵了,也没人注意到林珏的异样,而一直关注着林珏的小金,却是一直坐在旁边默默的守着,他似乎也猜到了这时候劝林珏没有什么用处,所以也没有开口劝说。

    林珏喝多了,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小金这时候才有了动作,他的脸上似乎有些无奈,慢慢的走到了林珏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回卧室去睡。

    “我不!我不!”林珏猛地抬头,“我就要在这儿睡,就要在这儿睡!”

    小金:“……会着凉。”

    林珏闻言表情停顿了片刻,就在大家以为她会听劝的时候,她竟是嘴一瘪,嚎啕大哭了起来:“我不,我不——我就要在这儿睡,你不喜欢我了,你都不惯着我——”

    看录像的众人:“……”

    默默抽烟的林珏:“……”

    小金面无表情的看向林珏:“还要继续吗?”

    林珏用视死如归的表情说:“继续!”她还在嘴硬,“我酒品很好的,最多就是哭一场,绝对不会对你做出那种事!”

    小金闻言冷笑一声,按下了继续。

    周嘉鱼在旁边哭笑不得,林珏这绝对是死鸭子嘴硬,小金身上的那些伤口百分之八十都是她弄出来的,不然有哪个人能吃了熊心豹子胆对一条龙动手。

    而林珏却还想垂死挣扎,抖着手再次点了一根烟,默默的继续看了下去。

    这一次,小金却是没有再给林珏留面子,直接按下了快进键,让他们看到了最关键的一幕。

    作者有话要说:emmm这两天都会更新的比较晚,内疚的露出白肚皮给摸。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demeter 的火.箭.炮x1,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格氏哈士奇 的手.榴.弹x1

    感谢 木越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浮生梦断 的手.榴.弹x1

    感谢 紫衣 的手.榴.弹x1

    感谢 唯一 的手.榴.弹x1

    感谢 木_逢春 的地.雷x3

    感谢 悠悠燃 的地.雷x3感谢 君修远 的地.雷x3

    感谢 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的地.雷x2

    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2感谢 WIKN? 的地.雷x2感谢 醉珑 的地.雷x2

    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2感谢 一樽还酹江月 的地.雷x1感谢 加菲猫 的地.雷x1感谢 东醨 的地.雷x1

    感谢 音栀画 的地.雷x感谢 火焰轻红 的地.雷x1感谢 谜一样的三 的地.雷x1

    感谢 马甲战队 的地.雷x1感谢 小肥啾要啾咪 的地.雷x1

    感谢 靡靡 的地.雷x1感谢 暮光 的地.雷x1感谢 番茄哥斯拉 的地.雷x1

    感谢 蛋奶酥酥酥酥酥蘇 的地.雷x1

    感谢 穿裙子的小香蕉 的地.雷x1感谢 简单生活 的地.雷x1感谢 我是你 的地.雷x1

    感谢 话匣子 的地.雷x1感谢 白樱清光 的地.雷x1感谢 十二 的地.雷x1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1

    感谢 粉爪大白猫 的地.雷x1感谢 六合容与 的地.雷x1

    感谢 长点心 的地.雷x1感谢 niconiconi 的地.雷x感谢 筱小佑 的地.雷x1

    感谢 月中兔. 的地.雷x1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地.雷x1

    感谢 22679359 的地.雷x1

    感谢 神奇的蓝白条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轩辕狗剩 的地.雷x1

    感谢 反射湖上折射胱 的地.雷x1感谢 wen 的地.雷x1

    感谢 曙光希望 的地.雷x1

    感谢 中華小厨娘 的地.雷x1感谢 猫爪子 的地.雷x1

    感谢 粥粥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感谢 深秋 的地.雷x1

    感谢 鸾女(?▼×▼?) 的地.雷x1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1

    感谢 三木岁 的地.雷x1感谢 陆云尔 的地.雷x1

    感谢 冰冰鲤鱼 的地.雷x1感谢 鸢语 的地.雷x1

    感谢 野神的珊瑚 的地.雷x1感谢 wszhaozhao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