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9章 番外(三)——沈一穷的冒险
    东北黄不唤, 是只要了解黄鼠狼的人, 都会知道的传说。

    传说东北这一片,有一家黄姓人,专门做的就是黄鼠狼的皮毛的生意。做黄鼠狼皮毛生意的人不少, 可只有他家的皮毛质量最好。那皮毛一块块如绸缎一般,又柔又韧, 最顶级的皮子, 甚至比得上貂皮。

    因为这皮子的质量极好,黄家人生意越做越大,很快就成了东北这一片的最大的皮草商人。

    业内的人都说, 黄家人能得到这样的皮草,是因为和黄皮子做了交易, 他们赚的钱,得分出一大半来给黄皮子的祖宗修建一座大墓。这大墓必须用极高的墓葬规格,往地下送葬千樽青铜牛羊, 再以千斤重的铁门封墓。

    只是后来,黄家人赚的钱多了, 就起了别的心思。加上当时突然开始打仗,到处都乱糟糟的,黄家人便想着将自己赚的钱变现成金条,从东北偷偷运出存起来——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和黄皮子的约定。

    而最恐怖的事, 就在此时发生。

    在黄家准备连夜离开的时候, 突然有一个和尚找上了门,说他们家要遭灾了。

    当时黄家的族长还是比较信这些, 当即将和尚请进门好言好语的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和尚指了指在场的黄家人,说了一句:“不能叫名字。”

    黄家人听得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和尚口中的不能叫名字是什么意思,那和尚却也不打算多说,冲着他们施了礼便无视了黄家人的阻拦强行离开了。

    和尚走后,黄家人却是始终没能明白他口中的含义,然而就在当晚,他们将打包好的金条放上车时,黄家家主,突然叫了一声:“黄云从。”

    黄云从是黄家家主的小儿子,当时正在扛着心里往车上走,谁知道他父亲这一声黄云从一出口,他就发出凄厉的叫声,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正欲上前,却发现黄云从的身上开始生出长长的黄色毛发,那毛发仿佛是从肉里面硬生生的挤出来,挤得黄云从浑身皮开肉绽,几乎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

    “啊啊啊啊——”黄云从在地上翻滚惨叫,不消片刻就变成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均是面露骇然之色,一时间竟是无人敢上前查看情况。

    黄家家主看见自家小儿如此模样,也被吓的面无人色,急忙喊着其他人快来帮帮忙,可谁知道,被他叫住了名字的黄家人,通通全部倒地,每个人的身体都挤出那些浓密的毛发。

    家中损失了几人,黄家家主也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是个血性的汉子,跪倒在地对着地上猛了磕几个头,说求求黄祖宗饶他们一命,他们已经知错,不会再离开这里……说完之后,便果断拔刀将自己的舌头直接割了下来。

    之后那些黄家人到底有没有死,却是没人知道,大家唯一的知道,就是他们家真的开始筹备修建黄鼠狼墓。虽然具体修建在哪儿没人知道,但确实是花了不少钱,就那上千樽精美的牛羊铜像,都得花上大本钱。

    “所以这到底是传说还是真实存在的?”沈一穷打着电筒往里面走,“听着怎么那么渗人呢。”

    “谁知道。”徐入妄说,“不过黄皮子这动物向来邪乎,我们这边遇到之后都会比较注意,打死之后还得把毛皮烧了。”

    说到黄皮子,沈一穷就想起了自己家里那个天天霸占着桌子打麻将的某只黄鼠狼,从它身上是一点诡异的气质都看不到了,仿佛已经变成了个抽着烟烫着头的社会人员,充满了世俗的味道。

    “那我们运气也是好过了头,一来就进了这墓里。”沈一穷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四处观望。

    这大厅看起来本该应该堆满了什么东西,但此时那些东西全都不见了踪影,徒留下了空空如也,从这大厅的规模上来看,如果这真的是墓葬,那么这墓的规模恐怕非常的大。

    “这里有路。”徐入妄忽的开口。

    沈一穷朝着徐入妄说的方向看过去,当真是看到了另外一条道路,他道:“你眼神不错啊,这都能看到。”

    “还行吧。”徐入妄说,“要是你没穿衣服我肯定看不到你的。”

    沈一穷:“????”徐入妄这□□怎么说话呢,活该追不到周嘉鱼。

    大厅里面的空气并不浑浊,由此推测这附近肯定有通风口一类的东西,能找到通风口,他们应该就能从那儿出去——当然,具体情况还得找到了再说。

    他们朝着那条小道靠近的时候,沈一穷有注意到地面上有些拖拽的痕迹。这些痕迹痕迹像是有人把重物在地板上移动,他还在墙壁上看到了一些撞击进去的凹陷。这墙壁的质量他之前已经用匕首试过了,能在上面留下这样的痕迹,不知道得花多大的力气。

    “这是什么?”徐入妄却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脚步一顿。

    沈一穷把目光投到徐入妄说的位置,看到在那条小道的角落里有几个奇怪的脚印,脚印显然不是人类的,更像是某种猫科动物,再联系之前徐入妄说得话,沈一穷勉强的笑起来:“……我们还真的进黄皮子的墓里来了?”

    徐入妄很冷静的说我想抽根烟。

    沈一穷表示我也来一根。

    两人一人点了一根,都开始默默的吞吐烟雾,烟草的香气让沈一穷的稍微感觉自己冷静了点,他说:“不然我们倒回去算了?”

    徐入妄摇摇头:“我带着你走这边,还有个原因。”

    沈一穷:“什么原因?”

    徐入妄:“……你没感觉我们进来的那个洞口有东西在外面守着么。”

    沈一穷陷入了沉默,在心里骂了句卧槽。

    “不要想那么多,人生自古谁无死。”徐入妄倒是挺洒脱的,“我其实已经想过这一天。”

    沈一穷表情很是复杂,最后硬生生的从嘴里挤出一句:“那个……你、你交过女朋友吗?”

    徐入妄说:“女朋友?不存在的,我只交过十几个男朋友。”

    沈一穷听到徐入妄这话又想骂人,最后他硬生生把话咽了下去,灭了烟道:“……我还是想活着出去。”

    他还是想谈谈恋爱,牵牵小手,和可爱的女孩子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那走吧,再往前面看看,说不定还有什么惊喜呢。”徐入妄只能这么安慰沈一穷了。

    沈一穷还能说什么呢,只好跟着徐入妄继续往前。

    接下来的这条小道曲曲折折,墙壁上到处都充满了一些看起来非常不妙的划痕,如果光从形状上来看,这些划痕显然是属于什么动物,可是有些划痕却出现在隧道的天花板上,让他们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动物才能才这隧道里飞檐走壁。

    就这么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在隧道里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后,一扇被打开的石门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石门本来应该是将隧道严严实实的封了起来,此时石门却被打开了一半,后面漆黑一片看不清楚景象。

    沈一穷把手电筒照进去,却是看到石门后面竟是摆放着几座石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石门之后就应该是墓室了。

    可是本该是墓室的地方为什么门户大开?而且石门上面丝毫没有任何人为破坏的痕迹。沈一穷心中那种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浓,他说:“我真的要进去啊?”

    徐入妄说:“……来都来了。”

    沈一穷:“……”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听见这话了,徐入妄这王八蛋真当他们是在旅游景点旅游了吗。

    都到这里了,再想倒回去好像的确是晚了点。沈一穷深吸一口,顺着裂开的门缝往里面钻。

    墓室里面漆黑一片,弥漫着一股子灰尘的味道,徐入妄紧随其后,两人依次走进了里面。

    墓室很大,进来之后,沈一穷才利用手电的灯光看清楚了里面的全貌,这里足足有七具棺材,其分布的形状有些像北斗七星。

    沈一穷走到一具棺材边上,尝试性的推了一下,发现石棺的盖子非常沉重,肯定不是一个人能移的动的。

    就在他们两人观察的周围的情况的时候,沈一穷却突然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响声。这响声来自他们的头顶,像是石头在墙壁上重重摩擦,在寂静的墓室里犹如平地惊雷,吓的沈一穷身上汗毛直接立了起来,他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什么都没能看到。

    黑暗犹如幕布一般,遮住了他的眼睛,沈一穷手里的手电筒,朝着上方照射之后竟是发现他们头顶上没有天花板,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而他们,就站在坑底。

    然而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沈一穷的手电筒的光线居然开始闪烁起来,像是供电不足了一样。

    沈一穷张口就骂:“徐入妄——你买的手电什么质量啊,才用多久就没电了!”

    他用力在墙上砸了两下,想要让手电好起来,哪知他刚砸了一下,手电筒就很不给面子的直接熄火了。

    “徐入妄?”沈一穷这时才惊觉情况不对,如果说他的手电出了问题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徐入妄的手电光线也没了,整个墓室陷入了一片寂静的黑暗。

    “徐入妄!”沈一穷一下子毛了,嘴里叫着徐入妄的名字,却感到自己的手忽的被轻轻的握住。

    “卧槽,你吓死我了。”沈一穷被握住手之后,这才松了口气,他说,“手电筒是什么情况,不是还带了信号烟么,你快点从包里拿出来……”就在说话的时候,沈一穷感到牵着他的手轻轻的挠了挠他的手心。

    “你这时候就别撩骚了好吧。”沈一穷惊了,“难道你一直对我有意思?周嘉鱼其实是个掩护?”他正在脑补一出狗血大戏,却是忽的察觉了什么……

    握住他的手,似乎不太像徐入妄的。

    太冰,太软,细腻的像是绸缎……沈一穷在意识到这件事后,被带着往前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然而握着他的手还在用力,想要将他强行带向前面。

    这种时候,看不见好像反而成了一种安慰,但是有些事情,早晚都是要面对的沈一穷觉得自己浑身发冷,他深吸一口,掏出了自己裤兜里的打火机。

    咔嚓一声,打火机被点燃,细小的火苗提供了微弱的光源,虽然范围很小,但也足以沈一穷看清楚眼前的画面。

    眼前的这张脸,沈一穷一辈子也没忘掉。

    那是一张雌雄莫辨的脸,薄唇挺鼻狭长的眼,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那双眸子是漂亮的金色,此时正静静的凝视着他。

    沈一穷知道这种时候很不合适,可是他的心脏却非常不配合他的狂跳了起来,鼻尖上冒出汗水,脸也开始发红,他说:“你好。”

    面前的人静静的凝视着他,并未说话。

    沈一穷说:“我不是故意吵到你的,我是在这里迷了路。”他手上打火机的火苗颤动了饿一下,他这才注意到,面前的人穿着一套红色的衣服,看起来有些像是喜服,但是又没有喜服那么柔美,反而带着一股子英气。

    沈一穷平时向来贫嘴,此时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脑子里全是面前这张脸,被牵着的手心也开始疯狂的出汗——只不过之前是因为害怕,此时却是因为害羞。

    “不好意思,可以问下你的名字吗?”两人对视许久,沈一穷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说:“我叫沈一穷,今年十九了,未婚,身高一米七六,喜欢打篮球……”

    他这话一出,面前本来没有任何表情的人,嘴角却是微微勾了起来,那双红颜的薄唇轻启:“我叫黄猺。”他开口,却是属于男人的声音。

    沈一穷一下子就清醒了,脱口而出:“你男的啊?”

    黄猺:“……”他挑了挑眉,却是笑了起来,“我记住你的名字了。”

    沈一穷还未反应过来,便看到黄猺微微偏过头,一口就吹灭了他手里拿着的打火机。

    光线再次暗了下来,沈一穷正欲说话,直接被一束光射到了脸上,身后有声音响起:“沈一穷——你他妈的在这儿傻站着干什么呢,我叫了你那么久,你怎么不答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一穷恍然回头,看到徐入妄拿着手电筒正在骂街,他脸上生气的表情不似作假:“你这什么表情?我一直在找你呢,你他妈的把自己手电筒关了嘎哈呢?”他大约是太过生气,说话里都带上了东北口音。

    沈一穷神情恍惚,一副被魇住了的模样。

    徐入妄伸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你没事吧?沈一穷?沈黑子?”

    沈一穷听到深黑子这个称呼立马清醒了,怒道:“谁是沈黑子,徐入妄你丫的怎么说话呢?”叫黑仔就算了,黑子这称呼是能随便叫的嘛,要是叫顺口了他还要不要娶老婆了。

    “那你说句话啊。”徐入妄说,“我都以为你死了呢!”

    沈一穷伸手抹了一把脸:“到底怎么了,我感觉怪怪的……”

    “你一进墓室就跟着了魔似得往前走。”徐入妄说,“我跟都跟不上你,我还在追呢,你丫就把手电筒给关了,沈一穷,你自己摸摸自己的良心,你这肤色,还不开手电筒,谁能找得到你啊。”

    沈一穷:“……”你不提我的肤色我们还能当朋友。

    “所以你到底怎么了。”徐入妄说,“别是看见什么脏东西被迷了心神吧。”

    沈一穷其实这会儿还没有缓过来,脑子里还浮现着刚才那张漂亮至极的面容,他伸手抹了一下脸,说:“徐入妄,我好像恋爱了。”

    徐入妄一脸见了鬼的模样:“恋爱了?你和谁恋爱了?这里人都没有一个……”他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后退了两步,“一穷,你……你很好,但是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沈一穷:“……”好巧我们他妈的想到一块去了。

    为了防止徐入妄产生点什么不该有的误会,沈一穷赶紧把他刚才看见的东西告诉了徐入妄,顺带表示他对徐入妄一点兴趣都没有,让徐入妄千万不要误会。

    徐入妄明显松了口气,说他不是不喜欢沈一穷,只是他喜欢白白嫩嫩的少年,最好脾气软一点,像周嘉鱼那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一穷:“你的意思是我就是黑又硬?”

    徐入妄:“你自己说的啊。”

    沈一穷啐了一口:“好巧我也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头发长的,越长越好,你看看你,走出去是不是都能吓坏两个小孩。”

    本来有些危险的气氛,硬生生的被互相伤害的两人消磨的差不多,他们绕着棺材走了一圈,居然还真让他们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狭窄的通风口。

    通风口足以让他们趴在里面慢慢的挪出去,徐入妄能爬进去,沈一穷就肯定没问题了。

    两人一边往外爬,一边对话,徐入妄说:“我刚才找你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

    沈一穷:“什么事?”

    徐入妄:“那大厅里的石棺全都被打开过。”

    沈一穷爬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什么意思?”

    徐入妄扭过头,表情晦暗不明:“意思就是,要么棺材是有人进了这里,要么就是……”

    他话虽然还没说话,但沈一穷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轻声道:“里面的东西出来了?”

    “嗯。”徐入妄似乎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很快就结束这个话题。

    通风的地方有点长,但前方的的确确透着微光,徐入妄先先爬出去,沈一穷紧随其后。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沈一穷扭头朝着墓室里又看了一眼,却是在墓室里看到了一双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静静的和他对视着,带着一种沈一穷看不懂的情绪。

    然而在沈一穷想要再仔细看的时候,那双眼睛却又不见了。

    “怎么了?”徐入妄在外面问。

    “没事。”沈一穷挠挠头,“我刚才……真的不是在做梦吧。”他还记得那张脸,也记得那个名字,如果是梦,怎么会那样的清晰细致。

    徐入妄朝着沈一穷的身后瞅了一眼,笑了:“或许你真的不是在做梦。”

    这通风的隧道虽然可以通向外面,但却是被封死的,只留下了一些孔洞。徐入妄之前还在担心他们要怎么把入口破开,没想到到了入口处直接一推就开了,他注意到入口处有些新鲜的被切割过的痕迹,显然这个出口是才被弄出来的。

    而且,他们身后的墓葬还有一个最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方,下葬的地方,都是放死人的,有谁会在墓穴里开通风口,而且通风口看起来还常年处于使用的状态。

    这些问题,似乎暂时都无法得到回答了,徐入妄走在前面,心中感叹着,世间最幸福的事,就是有惊无险,有了经验,却不用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们从墓里回来之后,好好休息了几天。

    沈一穷躺在并酒店里,感叹着江湖真是凶险,他们这趟要是交代在那儿了岂不是很丢脸。

    徐入妄什么话也没说,给他送了大一堆的东北特产,让他多吃点补补身体。

    沈一穷全部收下,表示感谢。

    他本来以为这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谁知道在准备离开的前一晚,沈一穷半夜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大约是和周嘉鱼待的太久,沈一穷听到敲门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能开,但是他又很快想到有着极阴之体的周嘉鱼已经不见了,他不用再担心每晚敲门的是脏东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一穷透过猫眼,看到了外面站着的人。那人穿着一件红色的喜服,微笑着歪着头,叫出了他的名字:“沈一穷。”

    这三个字防御有魔力一般,让沈一穷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他慢慢的拉开了门,也叫出了那人的名字:“黄猺。”

    “你好。”黄猺说,“我很喜欢你,你可以嫁给我当媳妇么?”他说话的语气是那样的诚恳,诚恳的让人仿佛无法拒绝他的请求。

    “好。”沈一穷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我愿意……给你当媳妇。”

    “呵。”黄猺笑了起来,大约是太过高兴,他的瞳孔呈现出了一种只有猫科动物才会出现的竖纹,他说,“我今年七十三,你呢?”

    “我……十九。”沈一穷回答。

    “好。”黄猺说,“等我一些日子,我为你准备好聘礼,便来找你。”他低下头,轻轻吻住了沈一穷的唇,“等我。”

    沈一穷神情恍惚,看着黄猺转身离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一穷终于从那种奇怪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他瞪大眼睛,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完全无法置信,脑子里冒着一个念头——七三,居然是这个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特别感谢 Na看书专用 的深水鱼.雷x1

    感谢 二九西 的地.雷x6

    感谢 木微棉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demeter 的手.榴.弹x1

    感谢 25711620 的地.雷x2

    感谢 dayday 的地.雷x2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2

    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2

    感谢 香辣卤藕 的地.雷x2

    感谢 24059050 的地.雷x1

    感谢 暮光 的地.雷x1

    感谢 潘潘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

    感谢 24631338 的地.雷x1

    感谢 十二 的地.雷x1

    感谢 mr.drrr 的地.雷x1

    感谢 瑶瑶 的地.雷x1

    感谢 瓶邪黑花媳妇 的地.雷x1

    感谢 长点心 的地.雷x1

    感谢 陆臻的小解放 的地.雷x1

    感谢 白白白白溪 的地.雷x1

    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地.雷x1

    感谢 脸大好吃肉 的地.雷x1

    感谢 吃兔子的草 的地.雷x1

    感谢 高贵冷艳白 的地.雷x1

    感谢 WIKN? 的地.雷x1

    感谢 rico 的地.雷x1

    感谢 咩哈哈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芹菜COS 的地.雷x1

    感谢 二五 的地.雷x1

    感谢 宁宁儿 的地.雷x1

    感谢 鸢语 的地.雷x1

    感谢 三木岁 的地.雷x1

    感谢 火星彼岸 的地.雷x1

    感谢 问道说惊蛰 的地.雷x1

    感谢 水默 的地.雷x1

    感谢 天天 的地.雷x1

    感谢 麋鹿迷迷迷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