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9章 番外(三)——沈一穷的冒险
    东北黄不唤, 是只要了解黄鼠狼的人, 都会知道的传说。

    传说东北这一片,有一家黄姓人,专门做的就是黄鼠狼的皮毛的生意。做黄鼠狼皮毛生意的人不少, 可只有他家的皮毛质量最好。那皮毛一块块如绸缎一般,又柔又韧, 最顶级的皮子, 甚至比得上貂皮。

    因为这皮子的质量极好,黄家人生意越做越大,很快就成了东北这一片的最大的皮草商人。

    业内的人都说, 黄家人能得到这样的皮草,是因为和黄皮子做了交易, 他们赚的钱,得分出一大半来给黄皮子的祖宗修建一座大墓。这大墓必须用极高的墓葬规格,往地下送葬千樽青铜牛羊, 再以千斤重的铁门封墓。

    只是后来,黄家人赚的钱多了, 就起了别的心思。加上当时突然开始打仗,到处都乱糟糟的,黄家人便想着将自己赚的钱变现成金条,从东北偷偷运出存起来——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和黄皮子的约定。

    而最恐怖的事, 就在此时发生。

    在黄家准备连夜离开的时候, 突然有一个和尚找上了门,说他们家要遭灾了。

    当时黄家的族长还是比较信这些, 当即将和尚请进门好言好语的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和尚指了指在场的黄家人,说了一句:“不能叫名字。”

    黄家人听得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和尚口中的不能叫名字是什么意思,那和尚却也不打算多说,冲着他们施了礼便无视了黄家人的阻拦强行离开了。

    和尚走后,黄家人却是始终没能明白他口中的含义,然而就在当晚,他们将打包好的金条放上车时,黄家家主,突然叫了一声:“黄云从。”

    黄云从是黄家家主的小儿子,当时正在扛着心里往车上走,谁知道他父亲这一声黄云从一出口,他就发出凄厉的叫声,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正欲上前,却发现黄云从的身上开始生出长长的黄色毛发,那毛发仿佛是从肉里面硬生生的挤出来,挤得黄云从浑身皮开肉绽,几乎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

    “啊啊啊啊——”黄云从在地上翻滚惨叫,不消片刻就变成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均是面露骇然之色,一时间竟是无人敢上前查看情况。

    黄家家主看见自家小儿如此模样,也被吓的面无人色,急忙喊着其他人快来帮帮忙,可谁知道,被他叫住了名字的黄家人,通通全部倒地,每个人的身体都挤出那些浓密的毛发。

    家中损失了几人,黄家家主也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是个血性的汉子,跪倒在地对着地上猛了磕几个头,说求求黄祖宗饶他们一命,他们已经知错,不会再离开这里……说完之后,便果断拔刀将自己的舌头直接割了下来。

    之后那些黄家人到底有没有死,却是没人知道,大家唯一的知道,就是他们家真的开始筹备修建黄鼠狼墓。虽然具体修建在哪儿没人知道,但确实是花了不少钱,就那上千樽精美的牛羊铜像,都得花上大本钱。

    “所以这到底是传说还是真实存在的?”沈一穷打着电筒往里面走,“听着怎么那么渗人呢。”

    “谁知道。”徐入妄说,“不过黄皮子这动物向来邪乎,我们这边遇到之后都会比较注意,打死之后还得把毛皮烧了。”

    说到黄皮子,沈一穷就想起了自己家里那个天天霸占着桌子打麻将的某只黄鼠狼,从它身上是一点诡异的气质都看不到了,仿佛已经变成了个抽着烟烫着头的社会人员,充满了世俗的味道。

    “那我们运气也是好过了头,一来就进了这墓里。”沈一穷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四处观望。

    这大厅看起来本该应该堆满了什么东西,但此时那些东西全都不见了踪影,徒留下了空空如也,从这大厅的规模上来看,如果这真的是墓葬,那么这墓的规模恐怕非常的大。

    “这里有路。”徐入妄忽的开口。

    沈一穷朝着徐入妄说的方向看过去,当真是看到了另外一条道路,他道:“你眼神不错啊,这都能看到。”

    “还行吧。”徐入妄说,“要是你没穿衣服我肯定看不到你的。”

    沈一穷:“????”徐入妄这□□怎么说话呢,活该追不到周嘉鱼。

    大厅里面的空气并不浑浊,由此推测这附近肯定有通风口一类的东西,能找到通风口,他们应该就能从那儿出去——当然,具体情况还得找到了再说。

    他们朝着那条小道靠近的时候,沈一穷有注意到地面上有些拖拽的痕迹。这些痕迹痕迹像是有人把重物在地板上移动,他还在墙壁上看到了一些撞击进去的凹陷。这墙壁的质量他之前已经用匕首试过了,能在上面留下这样的痕迹,不知道得花多大的力气。

    “这是什么?”徐入妄却是突然发现了什么,脚步一顿。

    沈一穷把目光投到徐入妄说的位置,看到在那条小道的角落里有几个奇怪的脚印,脚印显然不是人类的,更像是某种猫科动物,再联系之前徐入妄说得话,沈一穷勉强的笑起来:“……我们还真的进黄皮子的墓里来了?”

    徐入妄很冷静的说我想抽根烟。

    沈一穷表示我也来一根。

    两人一人点了一根,都开始默默的吞吐烟雾,烟草的香气让沈一穷的稍微感觉自己冷静了点,他说:“不然我们倒回去算了?”

    徐入妄摇摇头:“我带着你走这边,还有个原因。”

    沈一穷:“什么原因?”

    徐入妄:“……你没感觉我们进来的那个洞口有东西在外面守着么。”

    沈一穷陷入了沉默,在心里骂了句卧槽。

    “不要想那么多,人生自古谁无死。”徐入妄倒是挺洒脱的,“我其实已经想过这一天。”

    沈一穷表情很是复杂,最后硬生生的从嘴里挤出一句:“那个……你、你交过女朋友吗?”

    徐入妄说:“女朋友?不存在的,我只交过十几个男朋友。”

    沈一穷听到徐入妄这话又想骂人,最后他硬生生把话咽了下去,灭了烟道:“……我还是想活着出去。”

    他还是想谈谈恋爱,牵牵小手,和可爱的女孩子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那走吧,再往前面看看,说不定还有什么惊喜呢。”徐入妄只能这么安慰沈一穷了。

    沈一穷还能说什么呢,只好跟着徐入妄继续往前。

    接下来的这条小道曲曲折折,墙壁上到处都充满了一些看起来非常不妙的划痕,如果光从形状上来看,这些划痕显然是属于什么动物,可是有些划痕却出现在隧道的天花板上,让他们很难想象什么样的动物才能才这隧道里飞檐走壁。

    就这么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在隧道里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后,一扇被打开的石门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石门本来应该是将隧道严严实实的封了起来,此时石门却被打开了一半,后面漆黑一片看不清楚景象。

    沈一穷把手电筒照进去,却是看到石门后面竟是摆放着几座石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石门之后就应该是墓室了。

    可是本该是墓室的地方为什么门户大开?而且石门上面丝毫没有任何人为破坏的痕迹。沈一穷心中那种不妙的感觉越来越浓,他说:“我真的要进去啊?”

    徐入妄说:“……来都来了。”

    沈一穷:“……”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听见这话了,徐入妄这王八蛋真当他们是在旅游景点旅游了吗。

    都到这里了,再想倒回去好像的确是晚了点。沈一穷深吸一口,顺着裂开的门缝往里面钻。

    墓室里面漆黑一片,弥漫着一股子灰尘的味道,徐入妄紧随其后,两人依次走进了里面。

    墓室很大,进来之后,沈一穷才利用手电的灯光看清楚了里面的全貌,这里足足有七具棺材,其分布的形状有些像北斗七星。

    沈一穷走到一具棺材边上,尝试性的推了一下,发现石棺的盖子非常沉重,肯定不是一个人能移的动的。

    就在他们两人观察的周围的情况的时候,沈一穷却突然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响声。这响声来自他们的头顶,像是石头在墙壁上重重摩擦,在寂静的墓室里犹如平地惊雷,吓的沈一穷身上汗毛直接立了起来,他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什么都没能看到。

    黑暗犹如幕布一般,遮住了他的眼睛,沈一穷手里的手电筒,朝着上方照射之后竟是发现他们头顶上没有天花板,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而他们,就站在坑底。

    然而就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沈一穷的手电筒的光线居然开始闪烁起来,像是供电不足了一样。

    沈一穷张口就骂:“徐入妄——你买的手电什么质量啊,才用多久就没电了!”

    他用力在墙上砸了两下,想要让手电好起来,哪知他刚砸了一下,手电筒就很不给面子的直接熄火了。

    “徐入妄?”沈一穷这时才惊觉情况不对,如果说他的手电出了问题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徐入妄的手电光线也没了,整个墓室陷入了一片寂静的黑暗。

    “徐入妄!”沈一穷一下子毛了,嘴里叫着徐入妄的名字,却感到自己的手忽的被轻轻的握住。

    “卧槽,你吓死我了。”沈一穷被握住手之后,这才松了口气,他说,“手电筒是什么情况,不是还带了信号烟么,你快点从包里拿出来……”就在说话的时候,沈一穷感到牵着他的手轻轻的挠了挠他的手心。

    “你这时候就别撩骚了好吧。”沈一穷惊了,“难道你一直对我有意思?周嘉鱼其实是个掩护?”他正在脑补一出狗血大戏,却是忽的察觉了什么……

    握住他的手,似乎不太像徐入妄的。

    太冰,太软,细腻的像是绸缎……沈一穷在意识到这件事后,被带着往前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然而握着他的手还在用力,想要将他强行带向前面。

    这种时候,看不见好像反而成了一种安慰,但是有些事情,早晚都是要面对的沈一穷觉得自己浑身发冷,他深吸一口,掏出了自己裤兜里的打火机。

    咔嚓一声,打火机被点燃,细小的火苗提供了微弱的光源,虽然范围很小,但也足以沈一穷看清楚眼前的画面。

    眼前的这张脸,沈一穷一辈子也没忘掉。

    那是一张雌雄莫辨的脸,薄唇挺鼻狭长的眼,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那双眸子是漂亮的金色,此时正静静的凝视着他。

    沈一穷知道这种时候很不合适,可是他的心脏却非常不配合他的狂跳了起来,鼻尖上冒出汗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