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章 番外(二)沈一穷的冒险
    林逐水的每个弟子, 在跟了他几年之后, 都会独自外出游历。

    沈暮四出去过,沈朝三和沈二白也出去过,于是就只剩下了沈一穷没有经历过那些。

    沈一穷当时走的时候, 正是林家情况最糟糕的时候,周嘉鱼身死埋骨, 林逐水一头白发几乎对周围的任何事都没有兴趣。

    沈一穷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了林家, 他受不了家里那种沉重的让人窒息的气氛。看到小纸看到黄鼠狼,他就会想起了周嘉鱼,想起和周嘉鱼一起度过的那些独一无二的时光。

    记忆是最折磨人的, 离开的前一晚,沈一穷和林珏两人都大醉一场。他们也没怎么聊天, 就一个劲的喝酒,黄的白的红的,家里有的都喝了。

    都说闷酒最醉人, 沈一穷也觉得如此,他当晚几乎喝的是人事不知, 最后怎么躺回床上的都不知道。

    唯一有记忆的就是自己好像一个劲的在哭,哭的连枕头都湿掉了。

    第二天,几个师兄给沈一穷送行,还叮嘱了一些他要注意的事, 沈一穷盯着宿醉之后的憔悴面容, 一副随时可能猝死的模样。

    沈暮四见了他这样子只能叹息,说以后出去了别像在家里, 至少别喝这么多的酒,不然出了事都不知道怎么出的。

    沈一穷捂着头乖乖点头。

    其他两个师兄又嘱咐了他一些要注意的东西,这些本该是林逐水这个师父做的,但此时谁都看出林逐水没了活下去的意思,若不是他还在找什么东西,恐怕早就随着周嘉鱼去了。

    沈一穷被这些叮嘱弄的挺难受的,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周嘉鱼,他想如果周嘉鱼还在,可能会给他做一顿大餐送行……只是可惜,他现在已经许久没有尝过那些饭菜的味道。

    这世界最远的距离,无非就是生死。

    “我走啦。”背着简单的行李包,和家里的人告了别,沈一穷最后摸了摸小纸和黄鼠狼,便踏上了属于自己的旅程。

    沈一穷去的第一站是东北那边,他想去看看周嘉鱼见过的最后景色。

    徐入妄则尽地主之谊接待了沈一穷。

    沈一穷到的那天晚上,两人点了一堆烧烤,几瓶白酒,就坐在路边的摊子开始边喝边聊。徐入妄说:“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一点征兆也没有。”

    沈一穷苦笑:“怎么会没有征兆,当时先生匆匆离开,留下周嘉鱼一个人,我就猜到了一些。”

    徐入妄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一穷慢慢的把他知道的说了出来。林逐水其实一直没把这些事告诉他们,大约也是觉得他们帮不上什么忙,后来沈一穷还是从林珏那里了解的具体情况,只不过那时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

    “周嘉鱼偷偷跑出去的时候,我还在想着先生是不是能把他带回来。”沈一穷抹了一把脸,道,“后来他的确是回来了,只可惜人却是没了。”

    徐入妄灌了一大口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一穷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最后徐入妄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说:“兄弟,别说了,这次你来东北历练,我一定给你提供最好的地方。”

    沈一穷感激的看着徐入妄。

    徐入妄说:“明天等着,我带你过去!”

    沈一穷点点头。

    然而酒后讨论的结果显然最好不要太认真,当第二天沈一穷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徐入妄却是精神奕奕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沈一穷,我们走吧。

    沈一穷完全不记得了昨天自己的豪言壮语,满脸茫然的说:“去哪儿啊。”

    徐入妄说:“去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别的地儿都没有。”

    沈一穷一脸懵逼,但还是被徐入妄拉着出了门,然后出附近的地方采买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装备。

    沈一穷拿着铁锹问徐入妄说咱们买这个干吗,徐入妄说咱们昨天晚上不都说好了吗。

    沈一穷:“???”他到底和徐入妄说好什么了。

    沈一穷憋了半天,最后上车的时候实在是没憋住,说徐入妄啊,我有点不记得我们昨天说了什么了,你能给我点提示么?

    徐入妄坐在沈一穷旁边,说:“提示?提示……耗子?”

    沈一穷:“……”还不如不说呢。

    两人坐了长途汽车,又上了绿皮火车,最后到达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山林里。沈一穷是看风水的,下车之后就觉得这片山林风水不错,周围群山环绕,正呈龙腾之形。这山林正在山脉相连之处,从风水上来说是下葬的好地方。

    沈一穷头还晕着,脸色也不太好看,最惨的是他莫名其妙的还有点晕车,下车之后非常的想吐。

    徐入妄作为一个典型的北方汉子,此时完美的体现出了其强悍的身体素质,大手在沈一穷的后背上重重的拍了几下,差点没把沈一穷的肺给直接拍出来。

    沈一穷差点哭出声,说你别拍了,再拍我真得吐了。

    猛喝了几口水之后,沈一穷总算是缓了过来,坐在路边直喘气,环顾四周后,道:“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抓耗子啊。”徐入妄说,“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么。”

    沈一穷:“……能说清楚点么?”

    哪知道徐入妄还给他卖关子,说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于是在徐入妄的催促下,沈一穷只好起身继续向前。两人在山林之间跋山涉水,靠着GPS定位,就这么走了两天,就在沈一穷真的觉得自己快要不太行了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徐入妄口中所说的耗子洞。

    “盗洞??”沈一穷看到那个洞的时候就被惊到了,虽然之前有在书本上见过,可他还是第一次真的见到。

    那盗洞上的土看起来还是新的,散发着潮湿的气味,沈一穷仔细看了看,惊奇的发现旁边居然还有火药的痕迹:“卧槽,这洞真的有人下去?”

    “有啊。”徐入妄说,“这边有个行里特别有名的无名墓葬,据说规模特别大,但是又没人挖出来,所以经常有人来这里。”

    沈一穷:“那我们来这儿干嘛啊?”

    徐入妄拍拍行李:“你不是想长见识么?盗墓贼稀奇吧……”

    沈一穷对着徐入妄做出了个佩服的手势。

    不过这盗洞离应该没人了,因为一般有人的情况下,盗洞门口都会有个人守着,只有盗墓贼离开了盗洞,才会出现盗洞空荡荡的情况。

    沈一穷第一次看见这东西,倒是觉得有些意思,他支着脑袋朝着洞里看了几眼,里面黑乎乎的一片,却是什么都没见到。

    “我们不会要进去吧?”沈一穷看见徐入妄开始整理东西,被吓了一跳后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徐入妄道:“来都来了……”

    沈一穷莫名的觉得徐入妄这话很是熟悉,仔细想了想之后,却是想起了当年他和周嘉鱼被林逐水关在楼顶的那件事。记得当年林逐也是说,来都来了……

    只可惜此时物是人非。

    想到周嘉鱼后,沈一穷内心的恐惧意外的淡了许多。周嘉鱼胆子那么小的人,都敢独自出发,他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于是咬咬牙,沈一穷就跟着徐入妄一起下去了。

    洞看起来挺深的,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挖了多久,沈一穷身上系着绳索,顺着曲曲折折的洞穴很快到了底下。

    徐入妄在他前面,胸前开着一个小小的灯,能够勉强看清楚底下的情况。

    大约花了十几分钟的样子,他们终于到达了地面,沈一穷脚一触底就感觉有点不对,他好像踩到了什么水渍。

    “这什么?”这几天这边都没有下雨,应该不会是雨水,沈一穷低下头,看到自己脚底黏上了一些奇怪的液体。

    这些液体呈现出一种黑色,十分的粘稠,沈一穷动了动自己的脚,看见这些液体被扯出几根丝。

    “不知道。”徐入妄也在研究,“可能是鸡血?”

    “血有这么粘稠?”沈一穷觉得不太对,“你说这里盗洞这么多,没人挖出什么东西,也没人出过事?”

    谁知道他一问出口,徐入妄就大咧咧的说:“出过,这一片经常出事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一穷:“……”

    徐入妄还在讲:“死过好几个盗墓贼了,都还死的挺惨的。”他说着居然还高兴起来,“我当时还跟着师父过来看了看,我师父说好像是被墓里的东西搞死的。”

    沈一穷:“……所以你那么高兴干嘛?”

    徐入妄“我之前一直想来,没人陪啊,现在你过来了,不正好么。”

    沈一穷陷入了沉默,觉得就这次算是周嘉鱼也没办法安慰自己。

    徐入妄和沈一穷说了几句,就掏出手电筒准备继续往前走,结果没走两步,却是看到了更加糟糕的东西。

    他们看到了三具尸体。

    尸体身上穿着黑色的登山服,横七竖八的倒在墙角,因为墙角很黑,乍一看非常容易被忽略,也不知道徐入妄是怎么看见的。

    沈一穷:“……”他本来要骂卧槽,但是奈何他已经见过了不少尸体,刚才踩到水渍的时候就感觉不太对,这会儿听到徐入妄这么说,居然也没有太过惊讶,反而有一种就该如此的感觉。

    “这些就是挖出这个洞的盗墓贼啊。”徐入妄先走到尸体旁边检查了一番,他看过那些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