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章 番外(一)日常生活
    在回到自己的身体之后, 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周嘉鱼, 那就是没了极阳之体的林逐水,是否还能继续从事风水一行。

    不过他的担心并没有持续太久林逐水便给了他答案,因为周嘉鱼又被脏东西黏上了。

    按理说已经不再是极阴之体, 周嘉鱼应该也不似从前那般吸引那些东西,可是只不过是傍晚和沈一穷出去买个冰棍的功夫, 周嘉鱼就遇到了麻烦。

    那天天气炎热, 家里的冰刚好吃完又没送来,沈一穷趴在沙发上哼哼唧唧的说要吃冰,还把小纸一起带的说也想吃。

    沈一穷也就算了, 但小纸撒起娇来这屋子里的人没一个受得了,连林逐水都贡献出了自己的头发给它薅, 周嘉鱼这个溺爱儿子的傻爸爸就更不可能抗拒。

    “好好好,我们去吃冰。”被小纸撒娇的周嘉鱼痛并快乐着,抱着自己儿子亲亲它的脑门。

    沈一穷和小纸愿望达成, 开口欢呼,三人一起出了门。

    这附近都没有卖冰棍的地方, 三人便趿拉着拖鞋朝着更远处的超市去,当然,为了让小纸不吓到别人,周嘉鱼还是把它揣在了兜里。

    这会儿天气是初夏, 但已经有些炎热的气氛, 太阳远远的挂在地平线上就要落下,天边的云霞被晕染成漂亮的红色, 和洁白的云朵将天空衬托得又高又蓝。

    周嘉鱼和沈一穷终于找到了一个卖冰棍的小超市,两人撅着屁股在冰棍儿里翻了半天,终于翻到了想吃的,然后拿了十几根,找老板要了个袋子装了进去。

    沈一穷嘴里含着一根,含糊的说这个牌子的冰棍儿最好吃了。

    周嘉鱼表示赞同,这个牌子的冰棍他也喜欢,奶味浓还不腻,而且又便宜。说到便宜,周嘉鱼又想起了自己现在无业游民的身份,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他昏迷了那么久,工作早就没了,社保断了这么多年也就算了吧,连医保也断了,还想养林逐水呢,结果连自己都养不活。

    吃着冰棍,两人便晃荡着袋子开始往回走,然而当走到某一条路口的时候,周嘉鱼却听到路边传来了一阵悲伤的哭泣声。

    “那个小孩儿怎么了?”周嘉鱼听到哭声后也没有想太多,扭头问了一句沈一穷。

    沈一穷也看到了周嘉鱼说的小孩儿,那小孩儿穿着一件红色小裙子坐在路边,把头埋在膝盖里正在发出抽抽噎噎的声音,脚上也没穿鞋,整个人看起来都脏兮兮的。

    沈一穷说:“走去问问?别是和家长走散了。”

    周嘉鱼表示同意,于是两人朝着小孩儿走了过去。

    “小朋友。”沈一穷小孩儿缘还是挺好的,他弯下腰,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更加温柔,“你在这里做什么呀,你的爸爸妈妈呢?”

    小孩儿的哭声戛然而止。

    周嘉鱼忽的看到小孩儿脚底下有东西在慢慢的淌,他起初以为那只是小孩儿的眼泪,但是仔细看过之后却发现那液体好像特别的浓稠,根本不是眼泪该有的模样。

    周嘉鱼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拉着沈一穷正欲后退,就看到面前低着头的小孩儿慢慢的将头抬了起来,两人也看清了小孩的模样——那张脸上竟是什么只有一张巨大的嘴,嘴里长着几排细细密密的牙齿,此时那张嘴张到了最大,竟是仿佛能将一个人囫囵吞下去——

    “卧槽!”周嘉鱼完全没想到这茬,被吓的踉跄了几步。

    沈一穷表情一阵扭曲,说周嘉鱼,你他娘的不是已经不是极阴之体了么,怎么还能遇到这东西。

    周嘉鱼说我他妈的也不知道啊,还有这东西是冲着你来的吧——他反应倒也还算快,直接将小纸从兜里掏了出来。

    小纸对这些脏东西却是一向都很喜欢,它操起袖子,迅速的冲到了那红衣小孩身边,抓住它的腿就下了一口。

    “嗷——”只有一张嘴的红衣小孩发出凄厉的惨叫。

    小纸毫不留情,又落下了第二口,小孩哭的更惨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在旁边看着,莫名其妙的有种其实他们才是坏人的错觉。

    小纸三两口就把小孩吞下了肚,然后肚子便鼓了起来,坐在地上满意的打着嗝儿。

    周嘉鱼走过去把它抱起来,摸了摸它的小肚肚。

    “好饱呀。”小纸躺在周嘉鱼的怀里,蹭着周嘉鱼,“爸爸,揉揉,揉揉。”

    周嘉鱼说好,用手揉着小纸的白肚皮,然后边揉边和沈一穷回家。有了小纸之后,感觉日子好过多了,遇到脏东西最糟糕也不过是被吓一场,不至于出现什么生命威胁,这大约也是林逐水放心周嘉鱼在附近到处乱跑的原因。

    一路上,周嘉鱼和沈一穷又慢慢悠悠的吃了好几根冰棍儿,表情淡然的完全不像刚才才遇到了那么可怕的脏东西。

    林逐水就在家里客厅里坐着,准确的说是和林珏他们坐在同一张麻将桌上正在哗啦哗啦的搓麻将。

    不得不说,看着这么仙风道骨的人一脸冷淡的喊出二筒这个画面,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没了极阳之体,林逐水所有的生活习惯都开始逐渐朝着普通人靠拢,也可以开始尝试吃一些之前从未吃过的食物,做一些之前不曾做过的事。

    周嘉鱼到家之后,把冰棍放在桌子上让大家分了,但却没有提他和沈一穷刚才遇到脏东西的事。

    不过他没提,林逐水却看了出来,开口便是一句:“刚才遇到什么了?”

    周嘉鱼坐在林逐水的旁边,看着他的牌,含糊的说:“遇到个小女孩……”

    林逐水道:“脏东西?”

    周嘉鱼点点头。

    “被小纸吃了?”小纸这会儿又顺着周嘉鱼的肩膀跳到了林逐水的肩膀上,开始用幸福的表情温柔的薅林逐水的头发——如果它是人,那它的表情肯定相当的痴汉。

    “是啊。”周嘉鱼看了眼小纸,“会有事吗?”

    林逐水拿着麻将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那东西有点凶,小纸吃了……”

    周嘉鱼立马露出紧张的表情。

    林逐水说:“可能会拉肚子。”

    周嘉鱼:“哈???”

    事实证明,就算林逐水没了极阳之体,但还是那个厉害的先生,因为他前脚说了小纸要拉肚子,当天晚上小纸的肚子就真的开始闹。周嘉鱼这才想起来之前佘山徐老的确说过纸人会拉肚子这回事儿,不过之前小纸向来皮实,从来没有拉过肚子。

    于是这天晚上,周嘉鱼突然听到了小纸哼唧的声音,他被吵醒之后一睁开眼,看见小纸躺在一堆纸屑中央,一副快要歇气的模样。

    周嘉鱼惊了:“先生,先生。”

    林逐水就在周嘉鱼的身后,伸手搂着他的腰,听到周嘉鱼的呼喊声用下巴在他的肩膀上慢慢的蹭了蹭,声音低哑道:“小纸?”

    “对对对对——”周嘉鱼被吓了一大跳,“小纸怎么了,怎么是这个模样。”

    “拉肚子了。”林逐水含住了周嘉鱼的耳廓,轻轻的啃咬着,“没事,晚上已经提前给他喂了香灰,明天一早就能好。”

    周嘉鱼感受着耳朵上传来的酥酥麻麻的声音,竟是没出息的起了反应。

    林逐水发现了周嘉鱼身体的变化,却是笑了起来:“想要么。”

    周嘉鱼耳朵尖发烫,可还是很老实的嗯了声,嗯完之后,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小纸还在呢……”

    林逐水道:“没事,它什么都不懂。”他顺手放下了床间的帷幔,便俯身过来。

    周嘉鱼还是觉得不太好,但在林逐水的坚持下,他还是陷落了,两人缠绵一夜,第二天清晨才昏昏沉沉的入睡。

    不过中午醒来之后,周嘉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小纸,当他瘸着腿儿到了客厅里,看到正在和黄鼠狼相处愉快的小纸后,却怀疑自己的视力出现了问题——小纸怎么大了一圈。

    “吃脏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是好事。”林逐水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了,站在周嘉鱼的旁边,轻声解释,“虽然有时候会拉肚子,但是这却是补过头的表现,过一晚就好了。”

    “小纸怎么会大了一圈啊?”周嘉鱼看着小纸,“这也长得太快了……”

    “正常的,多吃几个说不定就有你这么大了。”林逐水倒是不担心,“正常情况下,应该会长到人那么大。”

    周嘉鱼:“……”他高兴之余又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遗憾,那种酸酸甜甜仿佛是看到自己儿子长大了的感觉,实在是太微妙了。

    小纸在长大,可是媳妇还是没着落。

    那段时间周嘉鱼开始经常往祖树那边跑。祖树上面的那根小小的翠芽越来越绿,最后变成了一片可爱的小叶子。那叶子看起来格外的孱弱,一阵微风吹过都要颤上两颤,搞得周嘉鱼在旁边说话都不敢太大声,害怕自己说话时漏出的风把叶子也弄下来。

    有时候,周嘉鱼会蹲在旁边看着祖树想,这里会长纸人吗,会长个什么样的呢,到时候小纸是不是就有老婆了,还会生一群纸娃娃下来。

    想着想着,周嘉鱼就开始傻乐,跟个智障似得。

    屋子里的人都是一脸周嘉鱼你没救了的模样,林珏还开林逐水的玩笑,说逐水啊,你看,嘉鱼像不像个想抱孙子的老父亲。

    林逐水瞅了她一眼:“那你觉得我像不像个想抱侄儿的弟弟?”

    林珏:“……”她无话可说。

    也不知道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