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幸运
    周嘉鱼本来以为自己恢复记忆, 只是巧合。

    但是没想到那天晚上, 他却梦到了一只燃烧着火焰的大鸟。那大鸟悬浮在暗色的夜空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身上的火焰明亮耀眼, 让人很难移开视线。

    周嘉鱼抬头看着它,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大鸟开口, 叫出了他的名字:“周嘉鱼。”

    “你好。”周嘉鱼小心翼翼的和它打招呼。

    “很高兴你回来。”大鸟停在了周嘉鱼的面前, 他黑色的眸子里,透出温柔的神色,凝视着周嘉鱼的面容, “虽然让你醒来的有些慢,但我好歹兑现了承诺, 还有那些记忆……你恢复了吗?”

    周嘉鱼点点头,说自己恢复了。

    然而大鸟听到他的回答,却露出悲伤的表情, 它欲言又止,却最后只是轻轻的喃喃了一句:“忘了也好。”

    “你叫什么名字呢?”周嘉鱼看着它眸中的神情, 也感到了它的悲伤。

    大鸟歪了歪头,做了自我介绍,说我叫祭八。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好名字。”

    祭八闻言却是笑了起来:“和当年一模一样嘛。”

    周嘉鱼有些茫然,正欲问些什么, 却见大鸟忽的低了头, 小声的说:“你可以摸摸我的头吗?”

    周嘉鱼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间有些错愕,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他并未多想便点点头应了下来。

    大鸟垂了头,将自己的脑袋放到了周嘉鱼的手边。

    周嘉鱼伸手在它的脑袋上用力的摸了几下,这大鸟的羽毛触感十分光滑,摸起来很是舒服。周嘉鱼没忍住,多摸了好几下才停手。

    然后他听见大鸟问:“我和黄鼠狼的手感谁舒服一点?”

    周嘉鱼:“……”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但是面对大鸟期待的眼神,周嘉鱼瞬间决定出卖了小黄:“你的比较舒服,很柔软,又滑溜溜的……”

    “哼。”祭八骄傲的昂起头,“我就知道,我肯定比它舒服。”

    周嘉鱼看着它的表情,心想祭八和小黄难不成有什么渊源……

    “我走啦。”祭八又用那大脑袋在周嘉鱼的身上蹭了两下,“你要好好活着,活到八十岁,不……一百岁。”

    周嘉鱼刚说了一声好,便看到被火焰覆盖的大鸟飞上了夜空之中,身形渐渐淡去,消失在了周嘉鱼的视野之中。

    而周嘉鱼,也从梦境里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发现此时还是半夜,林逐水搂着他,一抬眸,就能看见林逐水的侧颜。

    刚才那是个梦吗?周嘉鱼有些茫然的想,如果是梦,为什么会好像真的一样……他想着想着,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周嘉鱼吃早饭的时候把这个梦当做故事给林逐水说了。

    林逐水听完之后,沉默了三秒,问周嘉鱼:“那只鸟叫什么?”

    “祭八……”周嘉鱼说完这个名字才惊觉似乎有哪里不对,瞬间露出尴尬的表情。

    林逐水眼神颇为深沉,看向周嘉鱼表情里意味深长:“憋坏你了。”

    周嘉鱼:“……”我不是,我没有,那只鸟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说出来一点都不和谐。

    虽然后面周嘉鱼强行解释了这两个字不一样,真的不是他憋坏了,是那只鸟就是这个名字。但是林逐水却轻轻俯身过来,亲了亲他的额头,说乖,别说大鸟和祭八了,晚上咱们回去好好说。

    周嘉鱼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祭八来过之后,周嘉鱼的身体恢复的速度奇异般的变快了。仿佛是一颗枯木重新焕发了生机,三个月之后,便可以下地行走,虽然还要借助拐杖,但好歹是能够自己行动。

    二关于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后的记忆,也并不是全部一起恢复的,而是断断续续,他先记起了林逐水,然后记起了屋子里的几个人,接着便是小纸,黄鼠狼,点点滴滴,都重新涌入了他的脑海。虽然还有一些细节依旧很模糊,但还是大致了解了情况。

    周嘉鱼本来以为自己和那只名字叫祭八的鸟儿也是他曾经的朋友,但是却始终没有恢复关于它的记忆。他也曾经试图找周围的人询问一下这只鸟的事,然而家里人都露出茫然之色,林珏还拍着他的肩膀笑咪咪的说周嘉鱼,恢复的不错啊,这都开始对着大家耍流氓了。

    周嘉鱼:“……”算了,他还是别问了,这是个绝对不会被忘记的名字,大家都不认识,那就应该是真的不记得吧。

    周嘉鱼的身体一天天的好了起来,某天,他扭扭捏捏的找到林逐水,说是想和他商量点事。

    林逐水看见周嘉鱼这表情,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温声询问:“怎么了?”

    “嗯……先生。”周嘉鱼掀起自己的T恤,转身将后背撸给林逐水看,“先生能给我纹个身,把这个伤口遮住吗?”

    因为车祸,周嘉鱼的脊椎上面多了一条很是夸张的伤口,横贯他的整个背部,和周围白皙的肌肤完全格格不入,看起来分外狰狞。周嘉鱼曾经在镜子里见到过一次,自己都被吓着了。

    林逐水的手指在周嘉鱼的脊椎上轻轻滑过,他直接将周嘉鱼用圈了起来,在上面落下几个温和的吻:“不丑的。”

    “我自己觉得不好看。”周嘉鱼扭头问他,“纹身可以盖住吗?”

    “可以。”林逐水说,“我想想图案。”

    周嘉鱼弯起眼角笑了起来,林逐水纹身的手艺他可是见识过,其他人想纹还纹不到呢。

    “有没有心仪的图案?”林逐水问他。

    “暂时没有,先生帮我挑就好。”周嘉鱼窝在林逐水的怀里,被他摸的痒嗖嗖直乐,“要好看的……”

    “好。”林逐水又亲了亲周嘉鱼。

    没过几天,林逐水就给周嘉鱼订好了纹身的图案,那是一条漂亮的蓝色大鱼,从水波之中一跃而出,周遭溅起活灵活现的水珠。

    这鱼散开的鱼尾刚好可以掩盖住那长长的伤口,周嘉鱼研究了一会儿,发现那条鱼自己压根没见过,便问林逐水这是什么鱼。

    林逐水笑道:“没有这样的鱼,根据你的伤口形状设计出来的……乖,过来趴下。”

    周嘉鱼便乖乖的趴在了床上。

    林逐水点了一炷香,便开始在周嘉鱼的后背上动手。

    因为之前已经泡过药浴,针刺在周嘉鱼的脊背上并不觉得疼痛,反而酥酥麻麻的十分舒服。在淡淡的檀香气息里,周嘉鱼陷入了浅眠,等到他一觉睡醒的时候,林逐水的纹身也到了尾声。

    等到一切结束后,周嘉鱼揉揉眼睛清醒过来,他被林逐水从床上扶起,听见林逐水道:“看看。”

    周嘉鱼扭过身,看到自己脊椎上丑陋的伤痕被漂亮的纹身覆盖住,那条鱼身形修长,鳞片上闪着淡色的蓝光,散开的鱼尾如同薄纱一半,艳丽之中却又气质神圣的高洁。

    周嘉鱼看呆了,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却被林逐水握住了手腕:“暂时别碰,会疼。”

    周嘉鱼点了点头。

    随着记忆一点点的恢复,周嘉鱼也想起了自己死亡时的情形。他记起了火山,孟家,还有那个莲台的事。

    “先生,那个孟扬天最后怎么样了?”这是周嘉鱼最关心的事,孟扬天简直不是个东西,他要不是当时没力气了,肯定得冲过去给他一套素质十八连,把他揍的妈都不认识,最好直接打死。

    “死了。”林逐水很干脆的说,“把你带回来之后,我又回去了一趟。”

    周嘉鱼还想问林逐水孟扬天怎么死的,起初林逐水不想说,后来被他追问了几次,便无奈的叹了气:“你可是公务员,我告诉你了,你不会举报我吧。”

    周嘉鱼说我看情况吧。

    林逐水便用下巴摩挲着他的头顶,慢慢的说:“我杀的。”

    周嘉鱼一愣,没想到林逐水真的亲手解决了孟扬天。跟了林逐水这么久,他也知道杀人在这行其实颇为忌讳,不过考虑到林逐水林逐水当时的情绪,他会亲手杀了孟扬天,周嘉鱼也一点都不意外。

    换了他,他大概也会这么做吧,毕竟当时他都差点对孟扬天痛下杀手。

    不过死亡对于孟扬天来说,或许反而成了一种解脱,他活着就是为了让孟氏的怨灵们安息,此时心愿已了,便再也没有牵挂。

    周嘉鱼也提到了祭八和孟家得到的那本书。

    林逐水这次没有开周嘉鱼的玩笑,而是认认真真的听他说完。

    “我猜测那本书里封印着金乌的力量。”林逐水道,“金乌有复活之力把你复活了,那本书也可以将人复活,但是因为只有金乌力量的一部分,所以复活的能力并不完全。”将人复活之后,也只是把那些人变成了死前的状态,不像是复活,反而如同诅咒。

    “可是他为什么要复活我呢?”周嘉鱼疑惑。

    “因为你可以救我。”林逐水笑了起来,“若是没有你,我早就没了。”

    周嘉鱼之前一直以为林逐水说自己帮他渡劫其实是安慰他,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回事,也就是说他在那本书里见到林逐水被火焰包裹的未来其实曾经可能出现,只是被周嘉鱼所改变。

    “金乌在离开之前,提到了天道,它说的应该是天地法则。”林逐水继续解释,“风水式微,也是天道运转,金乌有复活之力,更是违背了天道的本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