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幸运
    周嘉鱼本来以为自己恢复记忆, 只是巧合。

    但是没想到那天晚上, 他却梦到了一只燃烧着火焰的大鸟。那大鸟悬浮在暗色的夜空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身上的火焰明亮耀眼, 让人很难移开视线。

    周嘉鱼抬头看着它,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大鸟开口, 叫出了他的名字:“周嘉鱼。”

    “你好。”周嘉鱼小心翼翼的和它打招呼。

    “很高兴你回来。”大鸟停在了周嘉鱼的面前, 他黑色的眸子里,透出温柔的神色,凝视着周嘉鱼的面容, “虽然让你醒来的有些慢,但我好歹兑现了承诺, 还有那些记忆……你恢复了吗?”

    周嘉鱼点点头,说自己恢复了。

    然而大鸟听到他的回答,却露出悲伤的表情, 它欲言又止,却最后只是轻轻的喃喃了一句:“忘了也好。”

    “你叫什么名字呢?”周嘉鱼看着它眸中的神情, 也感到了它的悲伤。

    大鸟歪了歪头,做了自我介绍,说我叫祭八。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好名字。”

    祭八闻言却是笑了起来:“和当年一模一样嘛。”

    周嘉鱼有些茫然,正欲问些什么, 却见大鸟忽的低了头, 小声的说:“你可以摸摸我的头吗?”

    周嘉鱼没想到他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一时间有些错愕,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所以他并未多想便点点头应了下来。

    大鸟垂了头,将自己的脑袋放到了周嘉鱼的手边。

    周嘉鱼伸手在它的脑袋上用力的摸了几下,这大鸟的羽毛触感十分光滑,摸起来很是舒服。周嘉鱼没忍住,多摸了好几下才停手。

    然后他听见大鸟问:“我和黄鼠狼的手感谁舒服一点?”

    周嘉鱼:“……”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但是面对大鸟期待的眼神,周嘉鱼瞬间决定出卖了小黄:“你的比较舒服,很柔软,又滑溜溜的……”

    “哼。”祭八骄傲的昂起头,“我就知道,我肯定比它舒服。”

    周嘉鱼看着它的表情,心想祭八和小黄难不成有什么渊源……

    “我走啦。”祭八又用那大脑袋在周嘉鱼的身上蹭了两下,“你要好好活着,活到八十岁,不……一百岁。”

    周嘉鱼刚说了一声好,便看到被火焰覆盖的大鸟飞上了夜空之中,身形渐渐淡去,消失在了周嘉鱼的视野之中。

    而周嘉鱼,也从梦境里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发现此时还是半夜,林逐水搂着他,一抬眸,就能看见林逐水的侧颜。

    刚才那是个梦吗?周嘉鱼有些茫然的想,如果是梦,为什么会好像真的一样……他想着想着,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周嘉鱼吃早饭的时候把这个梦当做故事给林逐水说了。

    林逐水听完之后,沉默了三秒,问周嘉鱼:“那只鸟叫什么?”

    “祭八……”周嘉鱼说完这个名字才惊觉似乎有哪里不对,瞬间露出尴尬的表情。

    林逐水眼神颇为深沉,看向周嘉鱼表情里意味深长:“憋坏你了。”

    周嘉鱼:“……”我不是,我没有,那只鸟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说出来一点都不和谐。

    虽然后面周嘉鱼强行解释了这两个字不一样,真的不是他憋坏了,是那只鸟就是这个名字。但是林逐水却轻轻俯身过来,亲了亲他的额头,说乖,别说大鸟和祭八了,晚上咱们回去好好说。

    周嘉鱼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祭八来过之后,周嘉鱼的身体恢复的速度奇异般的变快了。仿佛是一颗枯木重新焕发了生机,三个月之后,便可以下地行走,虽然还要借助拐杖,但好歹是能够自己行动。

    二关于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后的记忆,也并不是全部一起恢复的,而是断断续续,他先记起了林逐水,然后记起了屋子里的几个人,接着便是小纸,黄鼠狼,点点滴滴,都重新涌入了他的脑海。虽然还有一些细节依旧很模糊,但还是大致了解了情况。

    周嘉鱼本来以为自己和那只名字叫祭八的鸟儿也是他曾经的朋友,但是却始终没有恢复关于它的记忆。他也曾经试图找周围的人询问一下这只鸟的事,然而家里人都露出茫然之色,林珏还拍着他的肩膀笑咪咪的说周嘉鱼,恢复的不错啊,这都开始对着大家耍流氓了。

    周嘉鱼:“……”算了,他还是别问了,这是个绝对不会被忘记的名字,大家都不认识,那就应该是真的不记得吧。

    周嘉鱼的身体一天天的好了起来,某天,他扭扭捏捏的找到林逐水,说是想和他商量点事。

    林逐水看见周嘉鱼这表情,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温声询问:“怎么了?”

    “嗯……先生。”周嘉鱼掀起自己的T恤,转身将后背撸给林逐水看,“先生能给我纹个身,把这个伤口遮住吗?”

    因为车祸,周嘉鱼的脊椎上面多了一条很是夸张的伤口,横贯他的整个背部,和周围白皙的肌肤完全格格不入,看起来分外狰狞。周嘉鱼曾经在镜子里见到过一次,自己都被吓着了。

    林逐水的手指在周嘉鱼的脊椎上轻轻滑过,他直接将周嘉鱼用圈了起来,在上面落下几个温和的吻:“不丑的。”

    “我自己觉得不好看。”周嘉鱼扭头问他,“纹身可以盖住吗?”

    “可以。”林逐水说,“我想想图案。”

    周嘉鱼弯起眼角笑了起来,林逐水纹身的手艺他可是见识过,其他人想纹还纹不到呢。

    “有没有心仪的图案?”林逐水问他。

    “暂时没有,先生帮我挑就好。”周嘉鱼窝在林逐水的怀里,被他摸的痒嗖嗖直乐,“要好看的……”

    “好。”林逐水又亲了亲周嘉鱼。

    没过几天,林逐水就给周嘉鱼订好了纹身的图案,那是一条漂亮的蓝色大鱼,从水波之中一跃而出,周遭溅起活灵活现的水珠。

    这鱼散开的鱼尾刚好可以掩盖住那长长的伤口,周嘉鱼研究了一会儿,发现那条鱼自己压根没见过,便问林逐水这是什么鱼。

    林逐水笑道:“没有这样的鱼,根据你的伤口形状设计出来的……乖,过来趴下。”

    周嘉鱼便乖乖的趴在了床上。

    林逐水点了一炷香,便开始在周嘉鱼的后背上动手。

    因为之前已经泡过药浴,针刺在周嘉鱼的脊背上并不觉得疼痛,反而酥酥麻麻的十分舒服。在淡淡的檀香气息里,周嘉鱼陷入了浅眠,等到他一觉睡醒的时候,林逐水的纹身也到了尾声。

    等到一切结束后,周嘉鱼揉揉眼睛清醒过来,他被林逐水从床上扶起,听见林逐水道:“看看。”

    周嘉鱼扭过身,看到自己脊椎上丑陋的伤痕被漂亮的纹身覆盖住,那条鱼身形修长,鳞片上闪着淡色的蓝光,散开的鱼尾如同薄纱一半,艳丽之中却又气质神圣的高洁。

    周嘉鱼看呆了,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却被林逐水握住了手腕:“暂时别碰,会疼。”

    周嘉鱼点了点头。

    随着记忆一点点的恢复,周嘉鱼也想起了自己死亡时的情形。他记起了火山,孟家,还有那个莲台的事。

    “先生,那个孟扬天最后怎么样了?”这是周嘉鱼最关心的事,孟扬天简直不是个东西,他要不是当时没力气了,肯定得冲过去给他一套素质十八连,把他揍的妈都不认识,最好直接打死。

    “死了。”林逐水很干脆的说,“把你带回来之后,我又回去了一趟。”

    周嘉鱼还想问林逐水孟扬天怎么死的,起初林逐水不想说,后来被他追问了几次,便无奈的叹了气:“你可是公务员,我告诉你了,你不会举报我吧。”

    周嘉鱼说我看情况吧。

    林逐水便用下巴摩挲着他的头顶,慢慢的说:“我杀的。”

    周嘉鱼一愣,没想到林逐水真的亲手解决了孟扬天。跟了林逐水这么久,他也知道杀人在这行其实颇为忌讳,不过考虑到林逐水林逐水当时的情绪,他会亲手杀了孟扬天,周嘉鱼也一点都不意外。

    换了他,他大概也会这么做吧,毕竟当时他都差点对孟扬天痛下杀手。

    不过死亡对于孟扬天来说,或许反而成了一种解脱,他活着就是为了让孟氏的怨灵们安息,此时心愿已了,便再也没有牵挂。

    周嘉鱼也提到了祭八和孟家得到的那本书。

    林逐水这次没有开周嘉鱼的玩笑,而是认认真真的听他说完。

    “我猜测那本书里封印着金乌的力量。”林逐水道,“金乌有复活之力把你复活了,那本书也可以将人复活,但是因为只有金乌力量的一部分,所以复活的能力并不完全。”将人复活之后,也只是把那些人变成了死前的状态,不像是复活,反而如同诅咒。

    “可是他为什么要复活我呢?”周嘉鱼疑惑。

    “因为你可以救我。”林逐水笑了起来,“若是没有你,我早就没了。”

    周嘉鱼之前一直以为林逐水说自己帮他渡劫其实是安慰他,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回事,也就是说他在那本书里见到林逐水被火焰包裹的未来其实曾经可能出现,只是被周嘉鱼所改变。

    “金乌在离开之前,提到了天道,它说的应该是天地法则。”林逐水继续解释,“风水式微,也是天道运转,金乌有复活之力,更是违背了天道的本意。”于是天道将其力量的一部分封印起来,就是想要将其制约。

    只要林逐水一死,那下个合适的极阳之体却是不知合适才能出现,而金乌便算是输了。

    然而命理运转,并非只有一线可走,周嘉鱼便是破局的那个契机。

    最后同样想毁掉那本书的孟扬天成功将林逐水身体里的极阳之火逼了出来,烧毁了封印金乌力量的那本笔记。

    至于孟扬天是怎么知道这个法子的,显然和祭八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不过好在,此时一切都已经结束,周嘉鱼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而林逐水也不用再因极阳之体而感到困扰。

    聊到这里,周嘉鱼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先生,我那具身身体……”

    “烧了。”林逐水说,“我亲手烧的,之后就下了葬。”

    周嘉鱼听到林逐水这话,莫名的有些心疼:“那时候肯定特别难过吧?”

    “对啊。”林逐水温声道,“那时候都打算陪着你一起去了算了,好在林珏还算冷静,提醒了我一下……这才没有铸成大错。”

    周嘉鱼闻言内心一阵后怕,他难以想象,如果当自己恢复记忆之后发现林逐水已经殉情而去,那时的自己该是如何的痛苦和绝望。

    “有时间一起去看看吧。”周嘉鱼蹭蹭林逐水的下巴,“把墓碑给封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逐水道:“那你那具身体怎么办?”

    周嘉鱼想了一会儿,乐了:“既然我都用过,那还是葬在一起好了。”

    “也行。”林逐水点点头。

    没过几天,林逐水便带着周嘉鱼去看了他们合葬的墓,周嘉鱼在看到上面两个镀金的名字之后心里憋得慌,催着林逐水赶紧把这墓碑换掉。

    “好。”林逐水点头同意。

    “回来了真好啊。”周嘉鱼感叹,“还好我回来了……”

    “是啊。”林逐水说,“还好你回来了。”

    周嘉鱼笑了起来。

    虽然身体恢复的很快,但和之前健康的身体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至少周嘉鱼太瘦了,林逐水抱在怀里都感觉很是硌手。于是林逐水的投喂工作变得非常的仔细,每天吃多少,怎么吃,都有严格的标准。

    周嘉鱼实在是吃不了那么多,被塞的眼泪汪汪,感觉自己像一只被灌的鸭:“真的吃不下了。”

    “太少了,再吃两口好不好?”林逐水端着碗,温声问。

    “真的不行了。”周嘉鱼都要哭出来了,扭头看向林珏求助,林珏在旁边小声的说了句:“逐水,也差不多了吧,嘉鱼都吃了一碗了。”

    林逐水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你吃的比他多,肚子上的肉也比他厚。”

    林珏表情一阵扭曲,但是瞧了一眼周嘉鱼那弱不禁风的模样居然感觉自己无力反驳……最后心有戚戚的说自己要减肥。

    周嘉鱼:“……”师伯,你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放弃了。

    最后在林逐水的坚持下,周嘉鱼又吃了小半碗,才勉强被允许下桌。其实这也怪不得林逐水,因为周嘉鱼受伤之后饭量一直很小,每天就吃一碗饭,这样身体恢复的非常慢。

    吃撑了的周嘉鱼瘫在沙发上,慢慢的摸自己圆鼓鼓的白肚皮。

    沈一穷在旁边开玩笑,说周嘉鱼简直像是只翻了肚皮的鱼。

    周嘉鱼瞅了他一眼,说那你是什么鱼,乌鱼吗。

    沈一穷怒道:“能不能别拿我的皮肤当梗了,都开了三年的玩笑了,就不能换一个吗?”

    周嘉鱼说:“好吧,那你什么时候恋爱?”

    沈一穷骂了一声操,愤然离席。

    屋子里大家都笑了起来,连黄鼠狼也开始咔咔咔。

    周嘉鱼躺着躺着,就有些困了,眼皮也越来越重,他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恍惚之间感觉有薄薄的被褥盖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觉周嘉鱼睡得极好,醒来时林逐水坐在的身边,正在捧着一本书慢慢的看。他睁开眼睛后,也没起来,就抬着眸子凝视着林逐水的面容,看着阳光洒在林逐水的肩膀和发丝上,显得静谧又温暖。

    这一刻,无论是周嘉鱼的灵魂还是肉体,都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舒适。仿佛是落在了厚厚的羽毛上,眼睛也不由自主的再次闭上。

    “醒了?”林逐水却是察觉了周嘉鱼气息的变化,开口询问。

    “嗯,醒了。”周嘉鱼的声音带着点沙哑,“今天天气真好呀。”

    “是啊,正好。”林逐水过来亲亲他的唇,“想不想和我出去走走?”

    周嘉鱼笑着点点头:“好啊。”

    于是周嘉鱼便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之后和林逐水一起出去转了一圈。

    两人从前院转到后院,不知怎么想的,周嘉鱼突然提出想去看看祖树的枝干,于是他们便去了布置着阵法的专门用来种植祖树的地方。

    这地方阴气很重,一般情况下也没什么人过来,周嘉鱼现在已经不是极阴之体,所以也不用害怕受到影响。当他离祖树还远远的时候,周嘉鱼灵敏的视力便注意到了一个让人惊喜的一幕——他看在祖树的枝干上面,看到了一抹翠绿。

    那抹绿是如此的醒目,在干枯的树干上吸引住了周嘉鱼的所有目光。

    “发芽了!!”周嘉鱼惊喜道,他快步跑到祖树边上,发现自己远远看到的翠绿当真不是错觉,一颗小小的嫩芽从祖树上面冒了出来,虽然只有米粒大小,但的的确确的存在。

    “发芽了。”林逐水也确定了周嘉鱼的说法,他似乎也有微微惊讶,没想到三成那么低的概率也被周嘉鱼遇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嘴里念叨着我儿子的媳妇总算是有了着落,看到这祖树,他又想起了失踪的徐惊火。自从将土快递过来之后,徐惊火便没了消息,处于一种生死未知的状态。

    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这念头从周嘉鱼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但他并未深究,只是在心中想着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死亡对于徐惊火而言反而是种解脱。就好似寻找他的林逐水,那时候恐怕活着反而成了折磨。

    没有根的徐惊火就如同随波逐流的浮萍,飘去哪里,要飘多久,都皆是未知数。

    当天晚上,大家都知道了祖树发芽的消息。当然对这个消息反应最大的是小纸,它听完之后兴奋的冲到了周嘉鱼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脑海就是一阵乱薅。

    周嘉鱼被薅的哭笑不得,说小纸啊,你悠着点,可别把我给薅秃了。

    旁边的黄鼠狼咔咔直叫,像是在同意周嘉鱼的话。

    但这话并不能阻止小纸兴奋的心情,它薅完了周嘉鱼之后,默默的把眼神移到了林逐水的身上。

    周嘉鱼:“……”这是你最大的梦想是吗?但是爸爸也帮不了你啊,儿子。

    林逐水的头发的确漂亮,黑亮柔顺,干干净净的束在脑后,周嘉鱼之前摸过一次,感觉太舒服了,而且带着一股子檀香的气息,让他恨不得把脑袋埋在里面一个劲的蹭。

    小纸可怜巴巴的看着周嘉鱼。

    周嘉鱼无奈的想你给我卖什么萌啊,你想摸你大爸爸的头发,不应该对着他卖萌吗。虽然林逐水现在已经不是极阳体质,但是小纸还是有点怕他,所以这会儿也只是觊觎林逐水的头发,没敢直接动手。

    周嘉鱼还没说话,就看见林逐水伸手把小纸抱了过去,然后动作自然的放到了肩膀上。

    小纸眼睛一下子就直了,不过还是矜持着问了一句:“大爸爸,我可以摸你头发吗?”

    “嗯。”林逐水说。

    得到了林逐水的允许,小纸操起袖子就开始动手,不过到底不是周嘉鱼的短发,它也不敢撸的太厉害,便小心翼翼的开始薅,看表情那是薅的相当开心。

    屋子里其他人都是一副卧槽我到底看见了什么的表情,周嘉鱼也哭笑不得,心里想着林逐水果真是个好爸爸。

    小纸满足了长久以来的愿望,那是相当的心满意足,周嘉鱼注意到他从林逐水身上下来的时候,手里还捏了一根长长发丝。周嘉鱼把它抱起来,问它想干什么。小纸悄咪咪的在周嘉鱼耳朵边上说:“把大爸爸和爸爸的头发系在一起,爸爸就永远不会离开小纸啦。”

    周嘉鱼心中微涩,想到了自己出事的那段日子,小纸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不过好在,他终于回来。

    在周嘉鱼身体好转不少后,林逐水突然提了关于移民的事情。

    周嘉鱼当时脑子没转过弯来,傻乎乎的问林逐水为什么要移民啊。

    林逐水看着他:“想和你从法律层面上也在一起。”

    周嘉鱼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好呀。”

    林逐水听到周嘉鱼如此干脆的应下,似乎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伸手和周嘉鱼十指相扣,表情认真极了:“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好。”周嘉鱼抬手,吻住林逐水的手背,“我决不会再离开你。”

    林逐水拥住周嘉鱼,力道大的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他说:“谢谢。”

    周嘉鱼亲亲林逐水下巴:“应该是我谢谢你。”

    能遇到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

    end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完结吧,但是之后还会有番外持续到月底,大家想看什么可以点单厚。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