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 回忆
    虽然记忆是模糊的, 不太记得眼前的人。但周嘉鱼却直觉他没有骗自己。当车行驶到了目的地, 周嘉鱼看到了周遭建筑的景色之后,他再次确定了自己的这种想法。

    “能记起来么?”男人这么问他。

    周嘉鱼的头发已经被那张纸薅成了鸟窝,但他也是敢怒不敢言, 怂怂的心想鸟窝就鸟窝吧,这张纸感觉挺不好惹的样子……

    而面对男人的问题, 周嘉鱼十分谨慎的给出了答案:“不太记得了……但是我醒来的时候谁都不记得。”他露出一个真诚的表情, 想告诉男人他没有撒谎,不是故意不记得他的。

    男人不咸不淡的瞅了他一眼,对着他伸出了手。

    周嘉鱼战战兢兢的握了上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叫林逐水。”男人温声道, 慢慢的俯身过来,亲了亲周嘉鱼的耳廓, 热气扑打在周嘉鱼的耳朵上,让他有种面红耳赤的感觉,男人说, “是你的先生。”

    周嘉鱼一下子脸就红了,哆嗦着叫了一句:“先生。”

    林逐水这才露出满意之色, 将周嘉鱼从后座直接抱起来,走进了院子。

    院子很大,到处都种着茂密的草木,周嘉鱼一进去就有种自己曾经来过这里的熟悉感觉。但又有些想不起来了, 他在床上躺了太久, 身体瘦弱的不得了,虽然在努力的复健, 但是事实上还是不能独自行走。

    林逐水一直抱着他,走到了一栋小木楼面前。

    看到木楼的时候,周嘉鱼那种熟悉的感觉更加明显,他现在完全确定自己的确是来过这里。

    “周嘉鱼。”林逐水说,“欢迎回来。”他说着,抱着周嘉鱼进了小楼。

    小楼的客厅里,坐了五个男人一个女人,右边的沙发上,还蹲了一只毛皮雪白的黄鼠狼,见到他和进来,均是对着他们投来了激动的眼神。女人眼里闪着激动的光,直接冲到周嘉鱼的面前叫了一声:“周嘉鱼——”

    周嘉鱼被吓了一跳,小声道:“你好。”

    “你终于回来了。”女人似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怎么回事?”

    林逐水说:“他不记得了。”

    女人说:“不记得了?”她满眼狐疑,上下打量着周嘉鱼,“嘉鱼,你别不是怕先生怪你装失忆吧?”

    周嘉鱼心想我这是做了什么,为什么会怕他怪我,难道我在出事之前当了一回人渣吗?怀着这样的疑惑,周嘉鱼开口:“不好意思,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哦,我叫林珏。”女人做了自我介绍,又转身看向身后的人,“他们呢,他们你记得吗?”

    周嘉鱼顺着林珏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五个男人,这五人各有各的风格,其中一人却是最为醒目——因为他皮肤太黑了。

    周嘉鱼在他们灼灼目光注视下,悄悄的抹了一把汗,但面上故作淡定:“好像认识一个……”他指了指那个最黑的,“你是叫什么黑对吧?”

    最黑也是年级最小的那个,听到这句话表情一阵扭曲,咬牙切齿的说周嘉鱼你他娘的乱说什么。

    周嘉鱼看着他的表情,甚至都怀疑,要不是这会儿林逐水还抱着自己,他会冲过来,对着自己就是一顿乱打。

    “哦。”周嘉鱼尴尬的笑起来,“不好意思,我真的是不记得。”

    林珏哈哈大笑,眼泪都要笑出来了:“我要笑死了,嘉鱼你怎么这么可爱——”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得拿肤色刺激一下沈一穷。

    接着林珏为周嘉鱼做了自我介绍,说这是沈一穷沈二白沈朝三沈暮四,这是小金……

    周嘉鱼一一记下,高兴的问我们都是朋友吗?

    沈一穷无情的说:“不,你和我们不是朋友。”

    周嘉鱼:“啊?”

    沈一穷说:“你是我们的师娘。”

    周嘉鱼:“唔……”他听到沈一穷这话,在脑海里莫名其妙的脑补了一出狗血剧,什么自己要和身后这男人在一起,最后他的家人却不同意,自己一气之下想要离开他,却在最后关头发生了车祸,失去了记忆云云之类的剧情。

    感觉自己的人生还是蛮精彩的嘛,周嘉鱼挺乐呵的。

    “所以嘉鱼,你还记得你和我弟弟发生了什么吗?”林珏问。

    周嘉鱼摇摇头,很老实的说不记。

    “哦。”林珏道,“不记得了么?”她似笑非笑,眼神看得周嘉鱼后背发凉,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

    “也好……”林珏最后道,“一切都重新开始。”

    周嘉鱼感到自己从身后被人抱住,是那个叫林逐水的男人,他靠在自己的身侧,喃喃低语,说你终于回来了。

    周嘉鱼懵懵懂懂,但依稀之间感觉到了什么,伸手轻轻的抓住了林逐水的手。

    之后,周嘉鱼便被要求在这里住下。他本来还担心那几个朋友会不会到处找他,没想到第二天林逐水就把他们全都邀请过来了。

    “我和周嘉鱼谈了三年的恋爱。”林逐水是这么和朋友们介绍的,他的表情里有些忧郁的味道,配着那长脸简直让人心碎,仿佛周嘉鱼真的是个抛弃妻子的渣男,“但是他不愿意将我们的关系公开,后来他突然失踪,我一直在寻找他,没想到隔了这么久,才找到他。”

    周嘉鱼在旁边被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面对朋友们狐疑的眼神,他只能尴尬的表示自己真的不记得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怎么办?你想留在这儿么?”怀孕的姑娘问周嘉鱼。

    周嘉鱼看了林逐水一眼,面对他的淡淡笑着的表情,他犹豫片刻点了点头:“想……我好像,对这里挺熟悉的。”

    “没想到啊,没想到。”朋友们感叹,“周嘉鱼,你一直伪装成单身狗,居然这么早就和人谈恋爱了,过分了,过分了啊。”

    周嘉鱼在旁边不好意思的傻笑,感受着林逐水握着他手心的温度。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周嘉鱼决定住在这里。而朋友们则在确认林逐水的确为周嘉鱼准备好了一切之后才离去,并且表示三天两头就会来这里看望周嘉鱼,大约也是在暗示林逐水,让他好好对待周嘉鱼。

    林逐水微笑着表示接受朋友们的监督。

    当天,周嘉鱼便在这里住下。屋子里的黄鼠狼和小纸人都十分的喜欢他,于是他左手摸黄鼠狼,又手摸小纸人,日子简直过得美滋滋。

    这里做的食物全是他喜欢吃的,从这一点上看来,周嘉鱼对自己在这里住过这件事,倒是信了七八分。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随之而来的复健。

    在找到了周嘉鱼并且了解了他的情况之后,林逐水立马帮他寻找了最好的复健师,并且安排了严格的复健计划。怎么吃,怎么动,每天运动多少,都需要做些什么项目,复健方案完全符合周嘉鱼的具体情况,其目的就是让他的身体早日恢复健康。

    可已经萎缩的肌肉想要再次复原哪里会是容易的事,当周嘉鱼扶着双杠艰难的行走,因为疼痛身上冷汗浸透了一件又一件衣服,他还没事儿,林逐水先暴躁了起来。

    “就没有更好的方案么?”林逐水在和人争论,“疼痛最轻的那种。”

    另外一边的人说了什么。

    林逐水冷冷的回话:“不需要快速,我只需要痛苦最轻的。”

    周嘉鱼推门而入,看到了林逐水和旁边满脸无奈的复健师。

    “先生,我没事的。”周嘉鱼住下之后,便开始叫林逐水叫先生了,虽然一开始挺不好意思,但是叫顺嘴之后便好了,“我想早些恢复,真的没事。”

    林逐水走到他的身边,蹲下,表情阴郁:“我不想看见你疼了。”

    周嘉鱼不明白他为什么对疼这个词反应这么大,只能开口安慰,说他其实也没有那么疼,而且他也想早点好起来,长痛不如短痛,早恢复早结束。

    林逐水说:“什么长痛不如短痛,你刚刚不是还说你不痛么?”

    周嘉鱼:“……”先生,你不要用这么冷静的表情无理取闹好不好啊。他也有点无奈,不过林逐水最后还是遵从了他的意见,并且告诉周嘉鱼,如果他受不了了,一定要说出来,他会为周嘉鱼选择更加温和的方案。

    于是复健继续,周嘉鱼每天咬着牙坚持,衣裳湿了一身又一身。

    白天出了那么多的汗,晚上自然得好好洗澡。

    之前做这些事情都是护工来的,现在帮忙的却变成了林逐水。

    烟雾缭绕之中,两人都坐在浴池里,周嘉鱼被林逐水抱在怀中,从身后轻柔的帮他清洗着头发上的泡沫。

    周嘉鱼太瘦了,在床上躺了几年,肌肉几乎都已经萎缩,抱起来满身都是骨头。林逐水轻轻的帮着周嘉鱼揉着脑袋,时不时询问力度如何。

    周嘉鱼一开始被林逐水这么洗的时候,还会觉得不好意思,经过几次之后就麻木了,这会儿躺在林逐水的怀里哼哼唧唧,眼见就要睡着。林逐水在身后轻轻的叫了他一声嘉鱼。

    “唔……挺好的。”周嘉鱼迷迷糊糊的说。

    “嗯。”林逐水的声音有些低沉,带了点平日里没有的味道,他把下巴放在周嘉鱼的肩膀上,两人耳鬓厮磨:“我很想你,特别的想。”

    周嘉鱼的睡意立马清醒,他低声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睡那么久的。”

    “不。”林逐水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他的手揉捏着周嘉鱼的关节,为他做着按摩:“是我没能护住你。”

    周嘉鱼被按的有些酸疼,咬住牙关轻轻的哼叫起来,他哼了一会儿,发现气氛好像不太对,身后的林逐水气息忽的重了不少,也不再说话。

    两人本来就肌肤相贴,身体上的变化自然非常的明显,周嘉鱼清楚的感到有一个灼热的硬物抵住了自己,他的身体立马僵硬起来,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讨厌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