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章 相遇
    正月初三, 大雪。

    沈一穷早早的起了床, 抱着小纸一起下了楼。

    今天早饭是请来的厨师做的,本来他们住的地方不会让外人进来,但因为周嘉鱼身体的缘故, 他们还是破了这个例。

    早饭味道很好,沈一穷嘟嘟囔囔, 说马上过年了, 得给小纸做几套新衣裳。

    桌上的其他人却都没怎么说话,他们表情都有很沉闷,看起来像是在担心什么事。其实沈一穷也在担心, 但他不想说,周嘉鱼曾经说过他的嘴开过光, 所以他怕自己一语成谶。

    “今天外面来的人多,别在门口等了。”沈一穷摸了摸小纸的脑袋,“被人看见了会吓到人的。”

    自从周嘉鱼偷偷跑走之后, 每天小纸都会在门口等他,但这几天又正巧是过年, 门口的人格外多,小纸被人看见了很容易引起恐慌。

    小纸闻言慢慢的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沈一穷的话。

    门外突然传来车汽车驶入的声音,众人均是一愣, 随即十分默契的纷纷起身, 朝着门口处跑去。

    他们看到了林逐水的司机开着车,从车窗里影影绰绰的看到了看另一个身影——林逐水。

    “先生!先生!”在看到林逐水身影的刹那, 沈一穷立马露出笑容,他想着林逐水都回来了,周嘉鱼定然跟着一起,两人肯定都没有事……

    其他人和他反应差不多,大约都想着周嘉鱼肯定也回来了。

    这样的反应直到林逐水和坐在副驾驶上的林珏一起下车,他们并没有看到周嘉鱼。

    林珏脸色憔悴到了极点,她双眼红肿,面色惨白,看起来像是已经哭过了很多次。林逐水站在她的身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而原本黑色的长发,竟是变成了花白的颜色。他身上透出阵阵的冷意——沈一穷在看到的第一时间便意识到,周嘉鱼带给林逐水身上的那丝人气儿,又不见了。

    这让沈一穷感到了恐慌,连抱着小纸的手也开始颤抖。

    没人敢问周嘉鱼怎么了,大家都隐约感觉到了某些不详的气氛。

    林逐水他们后面还有一辆车随后也驶入了院子中,众人在看到那辆车后,都陷入了更深的沉默——那是用来装棺材的灵车。

    小纸懵懵懂懂,扯着一穷的袖子问爸爸呢,爸爸呢。

    沈一穷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他想笑,想插科打诨,但努力了很久之后,却发现自己用尽全力也没办法从嘴里挤出一个字来。

    他第一次这么的害怕说话。

    灵车停住,林逐水走了过去,拉开了门栓,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拉出了一个冰棺,随后他慢慢弯腰,把脸贴在了上面,轻声道:“嘉鱼,我们回家了。”

    小纸呆呆的叫了声:“爸爸。”它挣扎着想要从沈一穷的怀里跳出来,沈一穷本不愿放手,但奈何它的力气太大。

    小纸一路跑跳,很快就到了林逐水的身边,它叫着爸爸,爸爸,顺着那冰棺爬了上去。

    “爸爸。”隔着玻璃,小纸看到了周嘉鱼,它此时对于死亡的概念并不明确,还以为周嘉鱼是睡着了,便伸出扁扁的小手轻轻的拍打着,“爸爸,你醒醒呀,爸爸,你醒醒呀,是小纸……”周嘉鱼没有回应它。

    小纸茫然的扭头,看向林逐水:“大爸爸,爸爸为什么不理我,我想要他抱抱小纸……”

    林逐水伸手摸了摸小纸,他说:“对不起,小纸,我把他弄丢了。”

    小纸呆立在原地,似乎不明白林逐水说话的含义。

    但它不明白,周围的人却明白了。

    最先绷不住的是林珏,她的腰开始弯下,像是没办法承受身体的重量,细碎的啜泣声从她的喉咙里溢出,如同泣血一般。

    沈一穷也开始掉眼泪,他慢慢的走到了冰棺旁边,看到了躺在里面的周嘉鱼。

    周嘉鱼的身体被保存的很好,仿佛只是睡着了一半,他安静的躺在那里,长长的睫毛投下黑色的阴影,嘴唇失去了血色,肌肤也变得如同透明。

    沈一穷突然有些恨自己了,他为什么要叫周嘉鱼罐儿呢,这个本来是开玩笑的称呼,到了此时却变成了刺痛人心的称谓。

    眼泪一滴滴的砸下,沈一穷呜咽起来。

    他经历了太多生死,却未经历过离别。

    “你回来了。”沈一穷低低的说,“你怎么才回来……”

    众人都安静极了,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

    之后的事,沈一穷都处于恍惚的状态之中,他看着林逐水将周嘉鱼带回了住所,却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总觉得周嘉鱼还会回来,会笑着叫他黑仔,会穿上围裙洗手做汤羹,会抱着小黄慢慢的抚摸。

    但什么都没了,小黄沉默的坐在沙发上,和小纸靠在一起,屋中无人说话,也无人动弹,

    所有人都在消化这让人难以下咽的事实。

    “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呢。”沈暮四喃喃。

    沈一穷静静的坐在沙发垫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几天之后,林逐水亲自给周嘉鱼办理了葬礼。沈一穷原本以为林逐水会扛不住,但没想到从头到尾,林逐水都显得非常的平静,甚这种平静让人感到恐惧,沈一穷开始害怕林逐水之后的爆发。

    周嘉鱼一切都是林逐水操办的,他亲手给周嘉鱼换了寿衣,画好了妆容,点了火,乃至于将周嘉鱼送入焚炉。

    在进行最后一步的时候,林逐水睁开了眼,露出了一双黑色的眸子。

    这是沈一穷第一次看见林逐水睁眼的模样,他在林逐水的眼神里看到了无边的温柔,林逐水吻了吻周嘉鱼的唇,在他的耳边低低喃语几句,接着居然笑了起来。

    沈一穷看着林逐水的笑容浑身发凉,他慢慢的走到了林珏身边,轻声道:“师伯,先生没事吧……”

    林珏穿了一身素净的白色长裙,头上也带着朵白色的花,经历这件事,她整个人都好像褪了色一般,脸上的笑容淡去了不少,连话也不爱说了。

    “嗯。”林珏说,“没事。”她眸光淡淡,视线停留在燃烧起来的焚炉之中,“我也经历过,这不也熬过来了吗。”

    她眼眶却是又红了,“况且逐水的性子,他真下定了主意,我能劝得住么?”

    她说这话的时候,小金龙就站在旁边,表情看起来有些低落,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林珏。只是外面本来还算晴朗的天气,又开始飘起了大雪。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墓碑也是林逐水亲自给周嘉鱼选的,风水很好,沈一穷看着林逐水慢慢的将放着骨灰的罐子放进了墓中,神情温柔至极。

    沈一穷注意到了墓碑上已经刻上了林逐水和周嘉鱼两个名字,看来林逐水已经打定主意和周嘉鱼合葬。

    然而沈一穷却注意到了一个让他觉得恐慌的细节——墓碑上面两个名字竟是都被镶嵌了金色,这本是只有葬下去的人才会这么做。

    林珏却是一点都不意外了,她表情漠然,目光透过林逐水看向了未知的景象。她当年给恋人下葬时,不知抱着何种念头,也没人知晓她当时到底是依靠什么熬过来的。

    葬礼全程都非常安静,没有人交谈,气氛寂静的可怕。

    小纸藏在沈一穷的兜里,它也终于明白了死亡的含义。就是心中心心念念的人不会再回来,而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再也不能相见。

    一切结束之后,众人回家。

    林逐水在屋子里开口,嘱咐了他们一些。

    沈一穷听的却心中发慌,他道:“先生……”

    林逐水却好像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似得,挥了挥,示意他不要说话。

    沈一穷只能闭嘴,他的手握成拳头,指甲划破了手心,他不是周嘉鱼,无法使林逐水改变主意,只能看着事态一点点的坏下去。

    周嘉鱼的突然离开,抽去了屋子里的大部分活力。屋中的气氛,变得格外死气沉沉。

    沈一穷也开始忙碌了起来,他已经从师林逐水几年,是时候出去单独历练了。

    林逐水的行踪开始变得飘忽不定,几乎很难在家中看到他的身影,他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但具体是什么,却没人知道。

    沈一穷每天都在担心听到林逐水的死讯,但当某一天,他见到了许久未曾看到的林逐水时,竟然真的生出了一种死亡是林逐水的解脱的错觉。

    林逐水的头发几乎全白了,他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听到沈一穷进来的声音,他抬眸,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

    那是一双黑色的眸,本该十分的漂亮,可此时里面却如同被冻住的湖水,只能看到里面传出死寂般的严寒。

    他看到了沈一穷,却好像又没有看到他,冷漠的移开目光后,问了一句:“什么事。”

    沈一穷的心沉了下去,他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感觉到林逐水身上的变化。从前的林逐水,虽然外面是冷的,但灵魂却有温度。可眼前这人,却已经冷到了骨子里。

    “先生,我打算出去游历。”沈一穷说,“可能会去几年……”

    林逐水嗯了声,说你去吧。

    沈一穷说:“先生……”

    林逐水慢慢抿了一口茶,淡淡道:“如果你想劝我,就不用再说了,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沈一穷哑然,只能苦笑着转身。

    没了水的鱼活不了,没了鱼的水便是死水。他在那儿,却又好像不在了。

    沈一穷离开了林家,开始了一个人的旅行。如果可以,他也想当一辈子的孩子,但人却是必须要长大的,无论过程多么的痛苦。

    沈一穷一直以为,他下一次收到几个师兄的消息,会是关于林逐水死讯,甚至在心中已经做了无数次的准备。

    但是当他刚从某个糟糕的地方逃出来,接到了师兄的电话后,却听到师兄在电话里说了一句:“我们找到周嘉鱼了!”

    “什么??”沈一穷惊呆了,“找到周嘉鱼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快点回来。”师兄激动极了。

    沈一穷完全不明白师兄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都这么说了,想来也不会拿周嘉鱼来开玩笑,于是沈一穷快马加鞭,连夜赶回了家。

    然后,他真的见到了周嘉鱼。

    Xxxxxxxxxxxxxxxxxxxxx

    曾经,周嘉鱼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坚信死亡就是无尽的长眠。但后来,他遇到了林逐水,遇到了那些事,于是便开始思考传说中孟婆到底是什么模样,孟婆汤到底好不好喝,走过了奈何桥,是不是真的会忘断前缘。

    所以当他睁开眼看到光线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呆的。

    “醒了,醒了!”有激动的声音响起,周嘉鱼的脑子木木的,完全无法思考,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块实心的木头,僵硬的躺在床上,身体没有任何一个部位能动弹。

    白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还有空气里的消毒水味,都在告诉周嘉鱼一个事实,他躺在医院里。

    有医生匆匆的赶过来,周嘉鱼耳边再次响起了那几乎是喜极而泣的声音:“醒了,醒了——”

    周嘉鱼扭头,看到自己床边坐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姑娘,那姑娘满脸都是泪水,用惊喜的目光看着他。

    “你是……谁……”周嘉鱼艰难的开口,声音细弱蚊声。

    “周嘉鱼,是我呀。”好在那姑娘还是听清楚了他的话,凑到他耳边道,“你醒啦,咱们的孩子要出生啦。”

    周嘉鱼:“……”他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孩子?我们的孩子吗?”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像是被灌了浆糊似得。

    “对啊。”姑娘说,“你摸摸看?”

    周嘉鱼就很懵逼的伸手慢慢摸了一下。

    姑娘说:“开心吗?”

    周嘉鱼傻乎乎的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蠢蛋,你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姑娘见到周嘉鱼这模样,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满脸都是泪,“我才不是你女朋友呢,况且你都昏迷了三年多了,哪里来的孩子。”

    周嘉鱼的脑子还是迟钝的,无法完全处理面前这姑娘说的话,只知道一个事实,就是那孩子的确不是自己的,他有点失望似得,嘟囔着说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个孩子……

    姑娘再次大笑,说你哪里来的孩子,难不成是梦里出生的。

    周嘉鱼莫名的委屈。

    因为睡了太久了,周嘉鱼的身体和记忆力都非常的糟糕。后来经过几人的提醒,才知道自己是在三年前遭遇了一场车祸,之后一直沉睡至今。本来医生说恢复的机会十分渺茫,没想到躺了这么久之后,居然真的醒了。

    但是周嘉鱼完全不记得了以前的事,脑子里很是混乱,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非常重要的事,想要努力的想起来。但是他朋友说不用那么着急,他就是一条没有牵挂的单身狗,忘了就忘了吧,反正可以重新开始。

    朋友一共有三个,两男一女,其中一对还是情侣,姑娘刚刚怀上。他们从小就认识,感情一直很好。在周嘉鱼遇到这种事情后,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他。

    周嘉鱼自然是十分的感激,

    不过在床上躺了那么久,周嘉鱼的身体的确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首先就是身体虚弱,四肢十分的纤细,连站也站不起来。

    “复健会比较麻烦。”医生说,“需要病人很强的意志力。”

    虽然医生这么说,但周嘉鱼还是咬着牙硬撑了下来,想要快点恢复自己的身体状态找回丢失的记忆,他总感觉自己遗漏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复健的确十分痛苦,别人花几十秒就能走完的路程,周嘉鱼却必须得花上几十分钟。最惨的是身体完全无法习惯运动,稍微动一下就满身大汗。

    他的腿部也有了萎缩,脊椎上面还有一条车祸留下的巨大伤痕,看起来狰狞极了。

    那几个朋友都已经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但还是每隔三四天就会来看看周嘉鱼,可以说几人的感情也是非常好了。

    周嘉鱼从他们口中得知,他们都是从同一个孤儿院出来的,将彼此看做亲兄弟姐妹,况且周嘉鱼一直照顾他们,所以在周嘉鱼遇到车祸之后,他们选择了默默守护。

    当年的那场车祸里,一共死了三个人,全是周嘉鱼单位上的,周嘉鱼身受重伤,好歹是逃过一劫。

    “那我真是很幸运了。”周嘉鱼说,“我真的没有女朋友吗?”

    怀了孕的姑娘笑了起来:“你为什么总是问这个问题?难不成是做了什么奇怪的梦?你当然没有女朋友了,你喜欢的是男孩子,怎么会有女朋友?”

    周嘉鱼:“……”他惊了。

    他朋友说得如此笃定,显然不是在撒谎,于是周嘉鱼便开始思考自己的性向,想着自己难道真的喜欢的是可爱的男孩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样的疑惑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某一天。

    那天正好阳光明媚,周嘉鱼做完了复健,正好被朋友推着出去散步。

    朋友说要去上厕所,便将他一个人留在了花园里。

    周嘉鱼坐在树荫底下,半闭着眼睛小憩,听着风吹过树梢沙沙的声音,慢慢的睡着。

    直到他身边传来了脚步声,他才睁开眼睛,嘴里嘟囔了一句:“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回应他的却不是朋友,而是一个沙哑的男音,周嘉鱼睁开眼,看到了一个漂亮的男人。

    男人眉目如画,白色的长发束在脑后,身上散发着一股子清新的檀香气息,黑色的眸子,正温柔的凝视着自己。周嘉鱼瞬间心脏不受控制的跳了起来,之前他朋友说他喜欢男人,他只当做是开玩笑,直到这一刻,周嘉鱼才确信,他的的确确是喜欢男人的,而且喜欢上了眼前的人。

    “你好。”周嘉鱼结结巴巴的搭讪,“我、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男人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

    周嘉鱼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害怕,慢慢的推着轮椅往后退了一点,但他又舍不得退太多了,只能仰着头继续小声道:“请问有什么事吗?”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男人忽的弯下腰来死死的抱住了他,男人的力度极大,仿佛要将他的身体碾碎一般。周嘉鱼吓的一动也不敢动,跟只鹌鹑似得。

    就在这时,他看到男人的兜里,慢吞吞的冒出来了一张白色的纸。周嘉鱼起初以为这纸只是他看花了眼,谁知道这张纸居然顺着男人的背爬到了他的头顶,开始兴奋的薅起了他的头发:“爸爸,爸爸!”

    那张纸在用尖锐的声音叫着。

    周嘉鱼感到了自己三观的碎裂,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没有从梦境中醒来。

    “太瘦了。”男人把下巴放在周嘉鱼的肩膀上,低低的说,“以后得养胖一点。”

    周嘉鱼没动,小心翼翼的问您是不是认错了人。

    也不知道这句话触碰了男人的哪个点,他的气息一下子暴躁了起来,他捏住周嘉鱼的下巴说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周嘉鱼满目茫然。

    男人却是直接吻了下来。

    两人唇舌相接,周嘉鱼不由自主的抓住了男人的肩膀,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让他甚至有种自己已经和男人谈了许久恋爱的感觉。

    “我找了你好久。”男人说,“我只知道你叫周嘉鱼,不知道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到底还是否活着——”

    周嘉鱼被吻的气息不均,因为缺氧眼睛甚至开始闪着泪花,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被男人凶残之极的眼神吓到了。

    “但是好歹,让我找到了。”男人说,“我就要撑不下去。”

    他说完直接将周嘉鱼抱了起来,在周嘉鱼惊呼下,直接带着他离开了医院。

    周嘉鱼一个劲的挣扎,甚至企图呼救,但在男人恶狠狠的眼神下,硬生生的变成了一只鹌鹑。

    我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么?周嘉鱼在心中暗暗的想,怎么把人弄成这样了,而且他怎么那么瘦,该不会和自己也有关系?

    车从医院呼啸而出,周嘉鱼委婉的说能不能和他的朋友打个电话。

    男人把电话随手扔给了他,周嘉鱼说密码呢。

    男人说了一个数字,周嘉鱼道:“咦,怎么是我的生日?”

    男人冷笑:“我们孩子都有了,为什么不能用你的生日?”

    周嘉鱼:“……”他默默的抬头,看到自己头顶上还在沉迷薅头发的某张白纸,“这个?”

    男人道:“你还嫌弃?”

    头上的白纸突然停下动作,弯头下来:“爸爸,你嫌弃小纸了吗?”

    面对白纸指责的目光,周嘉鱼三秒就怂:“不不,我是觉得高兴过了头。”

    男人和白纸,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