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章 献祭
    旋转的楼梯很长, 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周嘉鱼身体很冷, 也很疲惫,当只要他想到自己马上可以将林逐水从那个高台之上救下,步伐就变得轻盈起来。

    “等我上去了, 就能把先生救下来。”周嘉鱼和祭八说着话,“一会儿我们就能回去了……”

    祭八却没有说话, 安静的看着周嘉鱼, 眼神里的情绪复杂的有些看不清。

    周嘉鱼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总之当他感觉自己的脚已经有些僵硬的时候,终于看到眼前再次出现了亮光。

    这光线并不明亮, 但足以让周嘉鱼看清楚眼前的景色。他似乎到达了一个最顶层的平台,平台并不太大, 只够四五个人站立,边缘用木头栅栏围了起来,到不用害怕从边缘掉下去。

    在平台的中央, 有个升起的圆盘,周嘉鱼走进之后, 发现圆盘上面刻着青莲的图案。这图案周嘉鱼很熟悉,似乎和林逐水纹在他腰上的纹身是同一个种类。周嘉鱼记得林逐水说过在佛教里面,莲花有轮回之意,寓意着生死之间的转换。

    圆盘的中心, 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凹陷, 周嘉鱼研究了一会儿,才确定这凹陷里面应该就是孟扬天所说的放入极阴之物的地方。

    祭八道:“周嘉鱼, 你身边有什么极阴之物?”

    周嘉鱼笑了起来,伸手指了指自己:“在这里还有什么比我阴气更重的东西?”

    祭八一愣,随机想到周嘉鱼想要做什么,它道:“可是……”

    “没有可是。”周嘉鱼说,“如果真的要死,我宁愿选择这样的死法。”

    林逐水看见的关于他的未来太可怕了,周嘉鱼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才会将他对林逐水的爱意消磨殆尽,甚至说出那样伤人的话。

    “好吧。”祭八也不再劝了。

    已经做好了准备,周嘉鱼掏出之前准备用来做武器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往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刀。手起刀落,血液喷涌而出,顺着圆盘的纹路流入了中心的圆圈里。随着血液的流动,圆盘上面的暗纹也逐渐显露,那是一簇簇火焰,环绕在莲花的周围。这些莲花在血液的映衬下更是显得栩栩如生,如同业火之中盛开的花朵,美艳摇曳带着生气勃勃的气息。

    “轰隆隆——”石头移动的巨大响声,从台子下面传了上来,周嘉鱼将头支出了高台,看到林逐水躺着的那个莲花平台在缓缓的上升,显然他的举动起了作用。

    “果然是这样。”周嘉鱼高兴道,“马上先生就能离开那儿了……”

    祭八道:“可是那莲花台离最近的一个平台都那么远,你这样放血进去,要放多少?”

    周嘉鱼只能说:“有多少放多少。”

    祭八慢慢的在他身下的龟壳上蹲下,表情显露出些许的忧郁,周嘉鱼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了多久,它就跟了周嘉鱼多久,此时看见周嘉鱼的生命力逐渐流失,到底是有些不忍心。

    “所以祭八,你到底为什么要复活我呢?”周嘉鱼要是现在再看不出祭八有问题,就是真的傻了,那本可以看到未来的笔记本上面,就印着和祭八一模一样的三足金乌,再加上周嘉鱼也是被祭八复活的,怎么想他脑子里的小鸟也不可能是普通的吉祥物。

    “因为林逐水必须活着。”祭八说,“我需要他的力量。”

    周嘉鱼说:“你和那笔记本又是什么关系?”

    祭八沉默了片刻,还是给了周嘉鱼答案,只是这答案有些模棱两可:“这是我和天道的博弈。”

    周嘉鱼还欲再问,祭八却不想再说了。

    血液从周嘉鱼的身体里继续往外流着,在手臂上划的伤口逐渐有些凝固,周嘉鱼咬了咬牙,狠下心直接又往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刀。这一刀划的极狠,直接露出了骨头,周嘉鱼嘴里发出嘶嘶的抽气声,眉头也跟着蹙了起来。

    巨大的石台还在继续上升,只是速度有些慢,周嘉鱼感到伴随着疼痛和失血,他的身体开始变得乏力,甚至有些站不住,只能跪在地上,将身体贴着莲花石盘,把手支着放在石盘中央,让血液顺着石盘继续往下流。

    “好冷。”周嘉鱼的嘴唇发白,不由自主的喃喃,“好冷啊。”

    祭八有些不忍心看了,它低低的说:“周嘉鱼,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周嘉鱼说,“我本来就是个死人了……你能把我复活,我就已经是占了便宜,现在能用自己这条命救下先生,也算是还了债……”他的目光透过木头栅栏,看向熔岩之中的林逐水,“我只是有些不甘心,不甘心再也不能和先生在一起……”

    祭八突然开始抽泣,眼泪顺着它的眼眶一颗颗落下,砸在了它身下的龟壳上:“我也不想这样的,周嘉鱼,我也不想这样。”

    周嘉鱼没有力气安抚祭八了,他甚至觉得呼吸都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变得有些困难。石台还在往上升,但是离彻底脱离孟扬天所说的范围,却还是有些距离。

    “不行了,我没那么多血了。”周嘉鱼艰难道,“怎么办……”

    祭八说不出话来,眼泪浸透了它的羽毛,让它看起来格外的狼狈。

    周嘉鱼看着自己的手臂,忽的就想到了什么:“除了血……别的东西可以吗?”他用刀子割了一点自己的头发,扔进了莲盘之中,但底下的石台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动也不动。

    “头发不行?”周嘉鱼道,“那么……肉呢?”

    祭八猛地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周嘉鱼咬着牙从自己的手臂上削掉了一块肉,他的动作是那样果决,好像完全感受不到利刃划过身体的疼痛似的。

    “周嘉鱼——”祭八在尖叫。

    周嘉鱼却笑了起来:“动了呢。”

    的确动了,本来上升十分有些缓慢的莲台突然加快了速度,周嘉鱼在心中正欲松一口气,却见到林逐水身下的岩浆竟是翻腾了起来,并且有着往上涌起的趋势。这狭窄的空间里温度一下子变得很高,周嘉鱼立马反应过来,孟扬天说的时限似乎快要到了。

    周嘉鱼见到此景,下一刻便咬住了牙关,将那匕首重重的朝着自己手臂上再次划去。

    又是一块血肉落地,周嘉鱼的手臂已经见了骨头,他疼的浑身颤抖,满头冷汗,握着匕首的手却不曾有一丝的颤抖。

    “操了,真他妈的疼。”周嘉鱼虚弱的骂着脏话,“上来之前,真应该把孟扬天那个□□给砍了。”林逐水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就躺上那个高台,十有□□就是孟扬天这王八蛋干的。

    祭八在周嘉鱼的脑海中抖动着身体,黑色小眼睛里的眼泪就没有停过,也不知道它一只鸟怎么会有那么发达的泪腺。

    台子已经上升了三分之二,离平台的距离越来越近,周嘉鱼疼的实在是厉害,便死死的咬住下唇,不知不觉之间,却是已经将下唇咬的血肉模糊。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周嘉鱼只能和祭八聊起了天,只是聊天的内容却让祭八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周嘉鱼说:“我今天怕是要死在这儿了,走之前得给先生留点什么吧?”

    虽然他说话的语气像开玩笑似的,可祭八和周嘉鱼心里都清楚,这可能已经不是玩笑话。

    祭八把头埋在羽毛之中,抖着小小的身体继续哭泣,无法回答周嘉鱼的话。

    周嘉鱼想了想,忽的用右手的手指沾了一点鲜血,在仔仔细细的在地上画了个桃心,然后在桃心的左边画了一条简笔画的鱼,在右边写了个水字。其实他也想把爱这个字认认真真的写出来,只是可惜这个字的笔画实在是繁复,周嘉鱼的手一直发抖,短时间内根本没法写清楚。

    爱这个字,本来就很复杂,周嘉鱼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只能写明白一次。

    不过虽然是简陋的画和文字,想必他的心情也定然可以传达给林逐水。这么想着,周嘉鱼便感到了心满意足。

    石台还在上升,周嘉鱼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他整个人都趴在了石台上面,身体像是一台生了锈的机器,动起来越发的困难。

    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周嘉鱼便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都说人死的时候脑海里会有跑马灯,当周嘉鱼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太累了,为了让尽快台子升起来,他已经快将自己的手臂削成白骨。

    但为了确认林逐水的安全,周嘉鱼硬撑着没有睡过去,他艰难的抬着眼眸,看着林逐水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此时他们隔的很远,周嘉鱼甚至没办法看清楚林逐水的面容,这大约是周嘉鱼离开时唯一的遗憾。

    然而就在周嘉鱼的意识快要消散的时候,他的身体却感到了一种从未感觉过的灼热温度,那温度从底下缓缓升腾而起。周嘉鱼起初以为是岩浆的温度,但是朝着底下看了一眼后,却发现那温度竟是从林逐水的身上传出来的。

    林逐水燃了起来。他身上的火焰,此时却变成了流水一般的东西,从他的身上源源不断的冒出,然后顺着平台向下流淌。

    周嘉鱼被这一幕下了一大跳,他踉跄着朝着平台外面又爬了一段距离,用最后的力气看向林逐水:“先生——”虽然用尽了全力,可这一声先生却依旧细若蚊声,根本无法将林逐水唤醒。

    “先生……”隔着被火焰扭曲的空气,周嘉鱼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林逐水的轮廓,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不舍和依恋,深处还有强行压抑住的痛苦。

    当生离死别真的快要来临,周嘉鱼才发现自己并不能像他想象中的那么洒脱。

    他舍不得,舍不得离开林逐水,舍不得离开所有人。

    林逐水那么挑食,自己若是走了,他会不会像从前那样什么都不爱吃。小纸还没有长大,自己若是走了,它会不会哭的肝肠寸断。他还没有看见林珏和小金在一起,没有看见沈一穷谈恋爱,没有看见太多未来的景色。

    周嘉鱼的头慢慢垂下,那两声先生,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

    孟扬天尖锐的笑声响了起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昏迷中醒来,一样便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他狂笑着,眼眸中却流出泪水,狂喜般的表情狰狞无比,让人一时间分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情绪。

    孟扬天冲向了林逐水的身边,将手里的那本笔记本,放到了林逐水的身上。

    笔记本接触到林逐水身上流淌出的火焰,竟是渐渐的被点燃,虽然燃烧的非常的缓慢,当的的确确是在燃烧,从书皮里面的书页,一点点,呈现出了焦黑的痕迹。

    “哈哈哈哈烧起来了,烧起来了——”孟扬天狂笑着,用手重重的砸着地面,因为力度过大,皮肤很快被他砸的血肉模糊,可他却依旧感觉不到,“再见,再见……”他回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焦尸。

    只见那些原本扭动着身体的焦尸,动作开始变得迟缓,身体竟是被狂风侵蚀的沙雕,一簇簇黑色的灰烬从他们的身上落下,在地上晕染出黑色的痕迹。

    “尘归尘,土归土……”孟扬天的声音低了下来,他坐在地上,看着身后那些焦尸一具具全部化为灰烬——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孟家的噩梦来源于他身后的那本笔记,此时笔记被林逐水身体内的至阳之火烧成了灰烬,可怖的轮回也终于走到了终点。

    当年孟家鼎盛,有族人不知从何处寻得了这本可以通晓未来的笔记,看到了孟家的未来。

    其上记载孟家全族之人都死于火刑,这个未来让族人们充满了焦虑感。

    但好在,笔记本上面还记载了点别的东西——将人复活的阵法。

    孟扬天躺在地上,放空了自己的眼神,他的父亲,因为阴差阳错的被孟氏除名,反而成了最后的幸存者,并且诞下了他。

    孟父那时候已经知晓了笔记本的存在,所以在灾难平息之后,迅速的赶往了孟家,找到了那本笔记。

    笔记本找到了,孟父人却没了,他最后做的事情是将笔记本寄给了孟扬天,要求孟扬天按照上面的法阵复活族人——

    孟扬天想到这里,用手捂住了脸。他也是天才,所以在研究了几年之后,成功将阵法启动。

    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他的的确确将孟氏族人复活了——以另外一张扭曲的状态。

    他们的确能像活人那样行走移动,可却保持着焦尸的形态,并且,永远不会再死去。

    孟扬天甚至尝试过将他们砍成几块,可只要到了第二天,他们都会恢复原本的模样。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些人竟是有一些模糊的意识,孟扬天不敢去想象,如果有人将他复活,而他在复活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了这样模样,并且无法再次死去,自己会是怎样的绝望。

    明白了这个事实的孟扬天终于意识到,这阵法或许不是用来复活,而是用来诅咒的。

    将死者变成这副模样,似乎只有仇人才能做的出来。

    于是孟扬天开始试图补救,想将笔记本直接毁掉,而毁掉笔记本,却不得不利用林逐水和周嘉鱼……二者,不可缺一。

    “哈哈哈、哈哈。”孟扬天哭道,“谢谢你,谢谢你……”他却是不知道在对谁道谢。

    周嘉鱼也隐约听到了孟扬天的声音,可他已经无力去思考。

    他趴在栅栏边上,无神的目光依旧投在林逐水的身上,事实上他的眼睛已经没有办法聚焦了,只能看见模糊一片的景色。熔浆在缓缓的上涨,空气越来越热。

    周嘉鱼在弥留之际,竟是听到了一声鸟类清脆的鸣啼。这声音悠长婉转,周嘉鱼之前从未听过。

    大约是回光返照,周嘉鱼的精神突然好了一些,他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了出去。

    又是一声婉转的鸟鸣——周嘉鱼抬起头,看到一只火红色的大鸟,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只鸟虽然身披乌羽,身上却燃烧着耀眼的火焰,火光照亮了整个狭窄的洞穴。它神态高傲,黑色眸中的神情睥睨众生。

    这只大鸟,和周嘉脑海中祭八的模样,已经完全不同了,当周嘉鱼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它,因为他看到鸟儿的有三只嫩黄色的爪子,爪子上,还抓着一个小巧的乌龟壳。

    “周嘉鱼。”有话语响起,和祭八脆生生的语气不同,这声音充满了威严,“谢谢你。”

    周嘉鱼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他失血过多,嘴唇呈现出一种惨淡的白色,整个人在火光的映照下,简直像是要消失了一样。

    周嘉鱼又听到了一种东西碎裂的声音,这声音非常的清脆,带着一种十分微妙的旋律,让周嘉鱼莫名的想到了一个词……命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被放置在林逐水身前的笔记本已经快要燃烧殆尽了,它便是发出声音的源头。原本封闭的洞穴里,突然刮起了大风,风声呜呜,仿佛怒号。

    “放肆!”祭八怒喝。

    风声瞬间停住。

    祭八道:“滚吧,我已经取回了自己的力量,你还敢对他动手?”

    空气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周嘉鱼看到祭八停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哆嗦着嘴唇,说出了一句小声到几乎听不见的话。

    祭八凝视着他的眸子,轻声道:“抱歉,我救不了你。”

    周嘉鱼眸中仅剩的亮光暗淡下来,他再也没有力气了,祭八好像对着他说了什么,但周嘉鱼都已经听不清楚。

    他闭上了眼睛,就这样陷入了长眠。

    大鸟凝视了周嘉鱼片刻后,缓缓挥动着翅膀,身形逐渐变淡,从这里消失了。

    孟扬天表情木然的坐在原地,像是失去了一切动力的木偶。

    莲台之上的林逐水眼眸微动,随即他缓缓睁开了眼。此时,那双眸子里面已经看不到一点红色,只余下一片如夜色般深层的黑。

    林逐水站了起来,他隐约间感到了什么,抬头朝着上方望去——平日里无法使用的视觉在此时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林逐水看到了自己头顶上,将头垂在平台外面的人。

    那是他熟悉的面容,虽然没有见过几次,当却已经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周嘉鱼……”林逐水感觉到了什么,他开了口,声音里竟是带上了恐慌,“周嘉鱼——”

    接着是急促的奔跑,林逐水踏上了旋转的阶梯,像是登上一座高塔。

    高塔之上,藏着他的珍宝。

    “周嘉鱼——”林逐水的呼声越来越急,他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平台上到处都是鲜血,周嘉鱼趴在地上,将头支了出去,像是要努力的看到下面,他的身侧有一个巨大的莲台,莲台上面附着着一层厚厚的血浆——林逐水只是看了一眼,便瞬间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脚下踉跄了几步,竟是觉得脚步沉重无比,无法再挪动一步。

    “周嘉鱼。”林逐水声音嘶哑,带着无助,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事情变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他缺席了最重要的剧情,错过了最该在的场合。

    林逐水终是走到了周嘉鱼的身边,他慢慢的跪在地上,将周嘉鱼的身体翻转过来,看到了他已经变成白骨的左手。

    林逐水眼前一阵眩晕,直到死前,周嘉鱼的右手上都捏着匕首,匕首上沾染着血肉的碎屑。

    “周嘉鱼……”林逐水的手触碰到了周嘉鱼颈项上的脉搏,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波动。

    林逐水慢慢的弯下了腰,将头抵在了周嘉鱼的身体上。接着,他看到了周嘉鱼身侧的用血液写成的字体,那里有一个桃心,有一条鱼,还有个水字。

    然而那条鱼,却已经被鲜血涂花了大半,快要看不出刚画出的模样。

    林逐水抱起了周嘉鱼,心中生出了一种抱着他从这里直接跳下去的冲动。

    但他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他的命,是周嘉鱼的命换来的。

    “乖,没事了。”林逐水慢慢的用手把周嘉鱼脸上的血渍擦干,在他已经没有了血色的唇上印上温柔的吻,“没事了,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他说着话,将周嘉鱼抱了起来,一步步顺着那阶梯往下走。

    林逐水这辈子没有犯过太多的错误,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犯的第一个错误就如此致命。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把他的小鱼弄丢了,并且再也找不回来。他的鱼那么蠢,没人护着,也不知道能不能寻到回家的路。

    在离开这里时,林逐水将唇凑到周嘉鱼耳边低喃:“没关系,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过来了。”

    此时林逐水却是已经想了明白——他到底是放心不下,只可惜要白白辜负周嘉鱼的一番心意。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