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再回遗址
    缝隙很窄, 只够一个人勉强通过。

    周嘉鱼一手拖着包, 身体艰难的在缝隙里穿行,坚硬的岩石磨破了他的皮肤,留下了淡淡的血渍。

    面对这样的缝隙, 每个正常人都会产生畏惧的心理,害怕缝隙会不会越来越窄, 最后导致身体被卡在岩石中间动弹不能, 甚至就这么活活的困死在里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当对于林逐水的担忧,让周嘉鱼突破了内心的恐惧,他跟随着焦尸的脚步, 一步步向前,很快就深入了岩石里面。

    好在最让人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缝隙没有越来越窄,而是在通过某个部分之后变得宽敞起来,由缝隙成了一条狭窄的依旧仅够一人进出的隧道。

    这隧道却似乎并不是天然形成的, 地面上铺着青石板制成的道路,两侧还挂着照明用的油灯。从油灯的使用状态上判断, 周嘉鱼推测这条路是近年来依旧在使用,虽然看上去有些陈旧,当至少里面还有满满的灯油。

    焦尸还在往前走,周嘉鱼尝试性的叫了一声:“先生!”

    隧道之中十分安静, 并无人回应他的呼唤。

    “先生——”又是一声呼唤, 周嘉鱼随着焦尸的脚步继续往前,朝着隧道深处去了。

    周嘉鱼一边走, 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隧道里面似乎有些时候没人通过了,地面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灰烬,周嘉鱼用手抹了一点,发现这灰烬像是什么东西燃过之后的痕迹。他狐疑的抬头,有些怀疑这些东西是从前面那些焦尸身上掉下来的。

    在接下来的道路里,周嘉鱼还在隧道的墙壁上,发现了一些壁画。这些壁画的画工精美,是用彩色的颜料渲染而成,似乎是在描述一个宗族如何在岁月的长河里繁衍生息,逐渐形成属于的自己的历史的故事。前面的画像实在是太抽象周嘉鱼有些看不懂,不过当他走到隧道某部分时,看到壁画上画着一群小人们围着一个火山口做着类似于祭祀的动作。

    这些壁画大概率是孟家人画出来的,就是为了记录他们一族的历史,只是这些壁画并不完整,只画到了孟家繁荣鼎盛的场景,而之后的很多内容,都被人用尖锐的硬物强行刮去,似乎是刻意毁掉了后面的图案。

    周嘉鱼用手摸了一下被毁掉的那一面墙壁,感觉这痕迹还很新,像是近期才刮掉的。

    壁画最后的内容,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火山喷发,壁画之中有代表着岩浆的红色在整个墙壁之上蔓延,其栩栩如生的模样,让那场巨大的灾难仿佛再次在周嘉鱼的眼前重现了出来。

    到了这里,周嘉鱼终于确定,他进来的地方,的的确确就是传说中的就是孟家祭祀之地。

    按照徐鉴的说法,大家都想要找到孟家的祭祀之地,以求得当年那件让孟家覆灭的秘宝。只是不知道孟扬天把他引入这里,到底打了什么念头。周嘉鱼这么想着,脚上的动作却快了几分。

    隧道很长,但只有一条,虽然周围的光线明暗并无变化,但对热量很敏感的周嘉鱼还是感觉到前面的温度越来越高,一直往前走的焦尸突然停在了一个拐角处,嘴里发出低低的嘶吼。

    周嘉鱼听到这声音的第一个反应是他们想袭击自己,马上迅速的掏出自己准备好的武器做出防御的姿态。

    但过了一会儿,站在隧道前面的那些焦尸却还是没有动作,周嘉鱼仔细观察后才发现,它们似乎是在害怕前面的东西,不肯再继续上前。

    它们在怕什么?周嘉鱼心中有些疑惑,手里握着匕首,朝着前方走去。在拐过了拐角之后,周嘉鱼的脸颊上感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气,这热气里还带着硫磺的味道,有些刺鼻,周嘉鱼抬目远望,竟是看到拐角的地方是一片深渊般的悬崖,而悬崖之下,流淌着火红的岩浆,正在翻腾流淌。

    周嘉鱼立马想起来,之前他在孟扬天传来的视频里,见过这个地方——林逐水就是从塌陷的悬崖边上掉落了下去。

    周嘉鱼马上看向视频里塌陷的位置,他在看清楚眼前的景色后,心却是慢慢的凉了。

    孟扬天没在撒谎,前面的悬崖真的断裂了,原本一条的道路被分割成了两半,中间是如同天堑一般的流动岩浆。这要是真人的掉下去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

    周嘉鱼朝着塌陷底下不住的观望,想要找出关于林逐水的痕迹,但他最后什么都没找到。

    “林逐水呢?孟扬天,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他么?”周嘉鱼转身看向焦尸,语气非常的暴躁,“他人呢?”

    焦尸闻声而动,缓缓扭动着身体,带着周嘉鱼走向了另一个方向,周嘉鱼跟了过去之后发现隧道的左边角落里有一排呈螺旋状的楼梯,一直蜿蜒向上,通向未知的地点。

    焦尸站在门口并不动弹,似乎不打算上去。

    都已经到了这里,周嘉鱼咬了咬牙,抬步跨上了楼梯。

    楼梯很长,一圈一圈的延伸,周围的景物完全相似,周嘉鱼走在上面很快有了种眩晕的之感,不过他强行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继续努力往上攀爬。

    也不知道在楼梯里走了多久,周嘉鱼终于看到前方透出隐隐的亮光,他加快脚步,一口气跑了出去。

    让人没想到的是,透出亮光的居然是一个高高的平台,这里光线非常充足,周嘉鱼在黑暗中待得太久,眼睛一时间有些受不了强光,便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

    “终于来了。”孟扬天的声音传来。

    周嘉鱼重重的揉了几下眼眸,这才看清楚孟扬天就立在他面前的高台上面,孟扬天这次没有坐轮椅,而是站在逆光之处,让周嘉鱼看不清他的模样。

    “先生呢?”周嘉鱼恶狠狠的发问。

    “周嘉鱼,你不用那么紧张,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孟扬天轻声道,“你看看你的右边。”

    周嘉鱼朝着自己右侧看去。这一眼,几乎将他的心脏吓的骤停。只见高台之下,有一个圆形的如同莲花一样的雕塑,矗立在滚滚岩浆之中,而林逐水,此时就躺在莲花中心的莲台之上,眼睛闭着,生死未知。

    “他怎么了!”周嘉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和恐慌,几部上前冲到了孟扬天的面前,揪住了他的衣领。

    孟扬天却是没有反抗周嘉鱼的动作,反而低低的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充满了讽刺的味道:“周嘉鱼,你到底有没有明白,我要杀林逐水早就动手了,是我救了他——”

    此时两人离的极近,孟扬天又没有戴着斗篷,周嘉鱼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只见孟扬天整张脸一半眉目如画,另一半却被烧毁了,甚至看不清楚眼睛和嘴唇。

    周嘉鱼刚看清楚时,的确是被吓了一小跳,不过此时对于林逐水担忧,压过了一些负面情绪:“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孟扬天道,“你想看看林逐水看见了什么么?”

    周嘉鱼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孟扬天道:“那就松手。”

    周嘉鱼深吸一口气,松开了双手,还做出一个摊手的姿势,示意自己不会再动粗。

    孟扬天的身体似乎十分虚弱,被周嘉鱼揪起来时也毫无反抗之力,也难怪之前几次见面,他都坐在轮椅上还裹着厚厚的斗篷。

    孟扬天被周嘉鱼放下之后,慢慢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用布包起来的东西,然后随手递给了周嘉鱼。

    看他这么随便的手势,周嘉鱼还以为这东西没有多重要,哪知道当他掀开了黑布,看见了里面的物件时,后背上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

    那是一个手掌大小的笔记本,笔记本的封面上,用灵活的笔触勾勒出一只金乌的模样。这只金乌三足黑鱼,嫩黄色的小嘴和淡黄色的脚丫,都和周嘉鱼脑海里的祭八有着八成相似。

    周嘉鱼的动作顿了顿,孟扬天察觉了他的迟疑,笑道:“是不是害怕了?若是此时怕了,还有机会回头。”

    “怕?”周嘉鱼冷笑,“我为什么要怕。”

    他最担心的人,就在旁边,他只要再努力一点,就能将他救出来。这样一想,周嘉鱼的内心充满了决心,并未感到有什么可怕的。

    周嘉鱼放开了笔记本的第一页,看到了他已经见过很多次的牛皮纸。同样的触感,同样的黄色,都在诉说着某个事实——他们得到的那些牛皮纸,就是从这个笔记本上撕下来的。

    但谨慎起见,周嘉鱼还是掏出了他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属于林逐水的牛皮纸,仔细的对照一番,并且他的确是在笔记本的最后面,看到了撕扯后的痕迹。

    “看吧,我的确没有骗你。”孟扬天见到周嘉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却是十分愉快的笑了起来,“这是母本,拥有这个的人,可以看到每个使用者所看到的未来。”

    “那你说我看到了什么?”周嘉鱼警惕的询问。

    “火。”孟扬天说,“还有在火焰里化为灰烬的林逐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沉默,孟扬天的确说对了。

    “你不用相信我说了什么,你现在也拿着它,可以自己去亲眼看看我有没有撒谎。”孟扬天的语气很低也很温柔,仿佛是蛊惑人心的恶魔,让人无法拒绝他的提议,“你不好奇为什么林逐水会抛下你一个人来么?”

    周嘉鱼思好奇的,而且好奇的要命,但他却还是装作了不在意的模样,无所谓的询问:“我只想救出先生,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救他就可以了。”

    孟扬天道:“周嘉鱼,你知不知道你的演技有多烂?”

    周嘉鱼说:“烂又怎么样?难道救林逐水还需要依靠演技?”

    孟扬天有些烦躁周嘉鱼不安常理出牌,正欲对他继续嘲讽,周嘉鱼便忽的灵光一现,开口先发制人:“孟扬天,我看到你的小姨了。”

    孟扬天脸上的笑容忽的凝固了,眼神里多了几分狰狞的味道,这陪着他本就狰狞的面容显得格外可怖:“你们做对我的小姨了什么?”

    周嘉鱼丝毫没有被他吓到:“我们和她聊了一会儿。”

    孟扬天的眼神可怕极了,简直想将周嘉鱼直接撕碎:“你们不该碰她。”

    “不,我们没有碰她。”周嘉鱼说,“我们只是和她聊了会儿天,她让我们同你带句话。”

    孟扬天显然是觉得周嘉鱼在威胁他,硬生生的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说。”

    周嘉鱼面无表情的说:“她让我们给你带话,问问你,什么时候找对象。”

    孟扬天:“……”

    周嘉鱼说:“她还说你已经四十多了……”

    孟扬天:“……”

    周嘉鱼:“一直在外面打工,就没有交过五险一金。”

    空气中如同死了一般的凝固了,孟扬天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周嘉鱼都快要忍不住催促的时候,忽的出声:“也对,你们本来就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对旁人出手,是我想多了。”

    他轻叹一口气,看向周嘉鱼的眼神里却是多了几分怜悯:“周嘉鱼,我也不骗你了,你若是真的想救下林逐水,还是先看看自己的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周嘉鱼感觉孟扬天是身上对他的敌意淡去了不少,此时更多的是一种周嘉鱼不明白的怜悯。

    不过当他如孟扬天所说那般,将自己的血液滴到了笔记本的封面时,他终于明白了这种怜悯的来源。

    周嘉鱼眼前一黑,画面变得扭曲起来,他看到了逆光处,一个人瘫在病床上,低低的唤着疼。这声音周嘉鱼再熟悉不过——这是属于他自己,属于周嘉鱼的声音。

    “好疼啊,先生,好疼啊。”那个声音带着浓重的哭音乐,“先生,我好疼啊,你杀了我吧,我求求你了,杀了我吧……”这声音微弱极了,如同颤抖的烛火,仿佛遇到一阵轻风就会彻底的熄灭。

    林逐水坐在床边,却保持着沉默。

    “求求你,先生,先生……我受不了了……”声音还在哀求,其中饱含的痛苦,让作为旁观者存在的周嘉鱼,都生出了不忍之心。

    “嘉鱼。”林逐水开了口,“再忍忍好不好?”他的语气里竟是带着些许无措,这是周嘉鱼从未在林逐水口中听过的语调,他哄孩子似的哄着床上的人,“你再忍忍……给我一点时间……”

    床上的人闻言哀求之声略微停顿,然而就在周嘉鱼以为他会同意林逐水的说法的时候,他竟是爆发出了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他嚎啕大哭:“林逐水,放过我吧,我不喜欢你了,放过我吧——”

    周嘉鱼听这句话,浑身上下的血都仿佛被冻结了。他自己有多喜欢林逐水,他哪里能不清楚,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折磨,才能让他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只想死,我只想死……”那个声音说,“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屋子里的灯光突然亮起,周嘉鱼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场景,他看到了一个满身黑斑的人坐在床上,虽然模样和他别无二致,却几乎已然看不出是同一个人了。他身上散发着腐败的气息,简直如同一具刚从墓地之中挖掘出来的尸体。最可怖的地方,是他身上缠绕了许多绷带,在绷带里面,甚至能看出猩红的血肉。

    林逐水开了灯,站在床前凝视着周嘉鱼,他用手轻轻的触碰着他的脸,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的眸子已经透出一种淡淡的红色,只是这种红色却比周嘉鱼之前看到的多了几分水渍。

    “让我再看看你。”林逐水这么说。

    床上的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哭声低了起来,他嘴里念着对不起,对不起,把头慢慢的靠在了林逐水的胸前。

    林逐水说:“你还喜欢我吗?”

    他点着头,用尽力气,低声喃喃:“喜欢的,喜欢的,最喜欢先生了。”他说完这话,用自己的唇碰了碰林逐水的嘴角。

    林逐水笑了起来:“我也喜欢你。”他按住了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接着,火焰忽的燃了起来。

    被火灼烧,本来应该是非常痛苦的事,可那人的脸上却只有解脱,周嘉鱼看着他在林逐水怀中燃烧,最后变成了黑色的灰烬。

    林逐水坐在床头,手里捧着那捧灰,向来挺拔的身形,竟是第一次显出佝偻的味道,他叫他:“周嘉鱼。”

    画面在这里停住。

    周嘉鱼从幻境中醒来,他缓缓的睁开眼,看到了孟扬天冷漠的表情,周嘉发问:“那是真的吗?”

    孟扬天说:“这本书从来不会作假。”

    周嘉鱼说:“我生病了?”

    孟扬天笑了起来:“周嘉鱼,你真当复活这种事一点后遗症都没有的?”

    周嘉鱼看着孟扬天。

    孟扬天忽的伸手,用手指抚摸着周嘉鱼的脸:“况且你是复生在别人身上,这具身体到底能用多久,本来就是未知数……不过林逐水看到的关于你的未来倒是给了答案,你的时间不多了。”

    周嘉鱼终于明白了他看到的那些黑斑是什么,那是身体一点点腐烂的痕迹,从外到内,从活人到死人。看着自己慢慢腐烂的痛苦,连他对林逐水的爱也无法将他从绝望里拯救,最后甚至开始向林逐水乞求死亡。

    “所以先生来找你是想要做什么?”周嘉鱼想起了林逐水和姜筑的对话,“他是来寻找复活人的法子?”

    “聪明。”孟扬天道,“的确如此。”

    周嘉鱼的嘴唇抿出一条紧绷的弧度,他道:“现在我知道了,我要怎么救他?”

    孟扬天表情很是奇怪,像是无法理解周嘉鱼的问题一般:“你现在知道了自己的未来,一点也不急?”

    周嘉鱼冷漠道:“急有用?先生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又有什么法子。”

    孟扬天哈哈大笑:“你倒是个妙人。”

    周嘉鱼又朝着右侧看了一眼,林逐水还毫无知觉的躺在那张莲台之上,他表情平静,好像被巨龙掳走的睡美人,等待着骑士来救他。

    周嘉鱼很高兴自己就是那个骑士,他感谢自己至少鼓起勇气来到了这里,并且拥有了救下林逐水的机会。

    “我要怎么做?”周嘉鱼问。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莲台其实是个阵法。”孟扬天道,“我们孟家每年的祭祀都会选出一个人,将他放在莲台上面,等着流火蔓延上来的时候,便会催动莲台上的阵法,使其运转起来。”

    周嘉鱼说:“阵法有什么用处?”

    孟扬天道:“可以让极阳之火灌入他的躯体,让那个人的体质朝着阳性靠近。”

    听完之孟扬天所说,周嘉鱼想着难怪孟家人的阳气个个都那么足,原来是用了这样的法子。

    这种阵法对于一般人来说有利无害,可偏偏躺在上面的却是有着至阳之体的林逐水。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补药的阳气进入他的身体里却会变成致命的□□,到时候恐怕周嘉鱼流干净全身的血液也没办法把林逐水从鬼门关拉回来。

    “要怎么停下这东西?”周嘉鱼又问。

    孟扬天指了指上面:“顺着楼梯继续往上,你可以看到一座桥,那桥上有能停下阵法的机关。”

    周嘉鱼说:“完了?”

    孟扬天咯咯的再次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声刺耳极了:“当时要启动这机关,必须要极阴之物。”

    周嘉鱼说:“就这样?”

    孟扬天道:“就这样。”

    周嘉鱼得到了所有想要的答案,操起袖子就朝着孟扬天扑了过去。虽然他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当好在孟扬天也不强壮,况且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整个人直接被周嘉鱼扑倒在地。

    “我草.你.妈你的,你他妈的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把先生放上去的?你这个狗.日的王.八.蛋——。”这一次,周嘉鱼毫无顾忌的骂着脏话,他揪起孟扬天的领子,一拳直接砸到了他的脸上,:“这一拳,是替被你害死的人打的。”他的力道极重,直接将孟扬天的鼻子揍歪了。

    “这一拳,是替学校里的几个学生!”周嘉鱼拳拳到肉,丝毫没有留手,“这一拳是替徐惊火——孟扬天,我.操.你!”

    孟扬天直接被打晕了过去,眼见就要命丧在周嘉鱼的身下,但是在最后关头,他还是收起了拳头,没有再继续攻击孟扬天。

    祭八生气的问你怎么不打死这个王八蛋。

    周嘉鱼往地上啐了一口:“暂时不能打死,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骗我,万一他说的法子是假的怎么办?到时候,他还有用。”

    祭八没想到周嘉鱼居然想的这么周到。

    “走吧。”周嘉鱼甩了甩拳头,看向身侧莲台之上的林逐水露出温柔的笑容,“我要去救我的公主了。”

    他说完这话,抬步继续往上,不曾有一丝的迟疑。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爱情如果能理智的计算每一件事,那就不是爱情了,不是周嘉鱼蠢,是他就算失去自己的命也不能承受失去林逐水的风险,他赌不起。林逐水也不是神,只是厉害的人罢了,他再厉害也有力有不及之处,不可能面面俱到。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的lovemayuyu亲的潜水炸.弹

    非酋甘棠扔了1个地.雷

    00:12:45

    栖鸦去尽远山青扔了1个地.雷

    00:23:37

    huhu941217扔了1个地.雷

    洛菱扔了1个地.雷

    小瓶扔了1个地.雷

    08:14:51

    冻妖扔了1个地.雷

    09:22:49

    口口口口口口扔了1个火.箭.炮

    09:51:52

    猕猴桃牛奶扔了1个地.雷

    10:11:28

    小叶叶啊扔了1个地.雷

    10:13:18

    lovemayuyu扔了1个浅水炸弹

    10:22:25

    萌谁谁便当君扔了1个手.榴.弹

    10:27:19

    352291扔了1个地.雷

    10:38:25

    小锦鲤哩哩哩扔了1个地.雷

    10:39:07

    沦陷扔了1个地.雷

    10:43:30

    琉三千扔了1个地.雷

    10:56:40

    怕麻烦扔了1个地.雷

    10:58:23

    顾飞扔了1个地.雷

    11:11:24樱桃鳄鱼扔了1个地.雷

    11:13:44小洁癖审神扔了1个地.雷

    11:22:24Iris扔了1个地.雷

    11:23:1喵殿扔了1个地.雷

    鲨鲨扔了1个地.雷

    11:49:34喵殿扔了1个地.雷

    11:50:06

    紫陌扔了1个地.雷

    11:50:39席陌儿扔了1个地.雷

    11:54:37

    君兮扔了1个地.雷

    12:02:19

    false扔了1个地.雷

    12:06:38

    西江汀火残扔了1个地.雷

    12:13:47

    深入小乔的星星扔了1个地.雷

    12:26:33

    青琴原衍扔了1个手.榴.弹

    12:30:13

    萝莉教徒扔了1个手.榴.弹

    12:33:50

    23590485扔了1个地.雷

    12:34:21

    萝莉教徒扔了1个地.雷

    12:34:31

    萝莉教徒扔了1个地.雷

    12:35:36

    藍墨扔了1个地.雷

    12:42:40

    蒿草半车扔了1个地.雷

    12:49:06

    萝莉教徒扔了1个地.雷

    12:51:22

    打麵涼扔了1个地.雷

    13:04:18

    打麵涼扔了1个地.雷

    13:04:32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13:06:18

    浅夏柠檬扔了1个火.箭.炮

    13:29:57

    淡梦扔了1个地.雷

    14:10:59

    一颗香香得大蒜头扔了1个地.雷

    14:15:10

    鹿过没道理扔了1个地.雷

    14:28:36

    天凉好个秋扔了1个地.雷

    14:38:31

    绾玲珑扔了1个地.雷

    15:16:43

    绾玲珑扔了1个地.雷

    15:17:07

    咸鱼胖次扔了1个地.雷

    15:42:45

    花吃了这男孩扔了1个手.榴.弹

    15:49:48

    想吃猫的鱼扔了1个地.雷

    15:53:23

    孔乙己扔了1个地.雷

    16:29:52

    yummmmy扔了1个地.雷

    17:37:55

    唐夜臣扔了1个地.雷

    17:53:46

    吃糖吗可甜了扔了1个地.雷

    18:18:50

    不会起名字扔了1个地.雷

    18:20:31

    の姗℃扔了1个地.雷

    18:42:58

    邦邦扔了1个地.雷

    19:04:38

    人生重来算了扔了1个地.雷

    19:29:04

    悦悦扔了1个地.雷

    21:25:28

    半醉半醒半浮生。”扔了1个地.雷

    21:36:15

    没有水的水煮鱼扔了1个地.雷

    21:48:30

    没有水的水煮鱼扔了1个地.雷

    21:48:34

    暮色扔了1个地.雷

    21:58:39

    没钱买糖的念扔了1个地.雷

    23:15:36

    19841424扔了1个地.雷

    23:34:51

    24631338扔了1个地.雷

    23:57:43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