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再回遗址
    缝隙很窄, 只够一个人勉强通过。

    周嘉鱼一手拖着包, 身体艰难的在缝隙里穿行,坚硬的岩石磨破了他的皮肤,留下了淡淡的血渍。

    面对这样的缝隙, 每个正常人都会产生畏惧的心理,害怕缝隙会不会越来越窄, 最后导致身体被卡在岩石中间动弹不能, 甚至就这么活活的困死在里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当对于林逐水的担忧,让周嘉鱼突破了内心的恐惧,他跟随着焦尸的脚步, 一步步向前,很快就深入了岩石里面。

    好在最让人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缝隙没有越来越窄,而是在通过某个部分之后变得宽敞起来,由缝隙成了一条狭窄的依旧仅够一人进出的隧道。

    这隧道却似乎并不是天然形成的, 地面上铺着青石板制成的道路,两侧还挂着照明用的油灯。从油灯的使用状态上判断, 周嘉鱼推测这条路是近年来依旧在使用,虽然看上去有些陈旧,当至少里面还有满满的灯油。

    焦尸还在往前走,周嘉鱼尝试性的叫了一声:“先生!”

    隧道之中十分安静, 并无人回应他的呼唤。

    “先生——”又是一声呼唤, 周嘉鱼随着焦尸的脚步继续往前,朝着隧道深处去了。

    周嘉鱼一边走, 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隧道里面似乎有些时候没人通过了,地面上铺了一层薄薄的灰烬,周嘉鱼用手抹了一点,发现这灰烬像是什么东西燃过之后的痕迹。他狐疑的抬头,有些怀疑这些东西是从前面那些焦尸身上掉下来的。

    在接下来的道路里,周嘉鱼还在隧道的墙壁上,发现了一些壁画。这些壁画的画工精美,是用彩色的颜料渲染而成,似乎是在描述一个宗族如何在岁月的长河里繁衍生息,逐渐形成属于的自己的历史的故事。前面的画像实在是太抽象周嘉鱼有些看不懂,不过当他走到隧道某部分时,看到壁画上画着一群小人们围着一个火山口做着类似于祭祀的动作。

    这些壁画大概率是孟家人画出来的,就是为了记录他们一族的历史,只是这些壁画并不完整,只画到了孟家繁荣鼎盛的场景,而之后的很多内容,都被人用尖锐的硬物强行刮去,似乎是刻意毁掉了后面的图案。

    周嘉鱼用手摸了一下被毁掉的那一面墙壁,感觉这痕迹还很新,像是近期才刮掉的。

    壁画最后的内容,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火山喷发,壁画之中有代表着岩浆的红色在整个墙壁之上蔓延,其栩栩如生的模样,让那场巨大的灾难仿佛再次在周嘉鱼的眼前重现了出来。

    到了这里,周嘉鱼终于确定,他进来的地方,的的确确就是传说中的就是孟家祭祀之地。

    按照徐鉴的说法,大家都想要找到孟家的祭祀之地,以求得当年那件让孟家覆灭的秘宝。只是不知道孟扬天把他引入这里,到底打了什么念头。周嘉鱼这么想着,脚上的动作却快了几分。

    隧道很长,但只有一条,虽然周围的光线明暗并无变化,但对热量很敏感的周嘉鱼还是感觉到前面的温度越来越高,一直往前走的焦尸突然停在了一个拐角处,嘴里发出低低的嘶吼。

    周嘉鱼听到这声音的第一个反应是他们想袭击自己,马上迅速的掏出自己准备好的武器做出防御的姿态。

    但过了一会儿,站在隧道前面的那些焦尸却还是没有动作,周嘉鱼仔细观察后才发现,它们似乎是在害怕前面的东西,不肯再继续上前。

    它们在怕什么?周嘉鱼心中有些疑惑,手里握着匕首,朝着前方走去。在拐过了拐角之后,周嘉鱼的脸颊上感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气,这热气里还带着硫磺的味道,有些刺鼻,周嘉鱼抬目远望,竟是看到拐角的地方是一片深渊般的悬崖,而悬崖之下,流淌着火红的岩浆,正在翻腾流淌。

    周嘉鱼立马想起来,之前他在孟扬天传来的视频里,见过这个地方——林逐水就是从塌陷的悬崖边上掉落了下去。

    周嘉鱼马上看向视频里塌陷的位置,他在看清楚眼前的景色后,心却是慢慢的凉了。

    孟扬天没在撒谎,前面的悬崖真的断裂了,原本一条的道路被分割成了两半,中间是如同天堑一般的流动岩浆。这要是真人的掉下去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

    周嘉鱼朝着塌陷底下不住的观望,想要找出关于林逐水的痕迹,但他最后什么都没找到。

    “林逐水呢?孟扬天,你不是说要带我去见他么?”周嘉鱼转身看向焦尸,语气非常的暴躁,“他人呢?”

    焦尸闻声而动,缓缓扭动着身体,带着周嘉鱼走向了另一个方向,周嘉鱼跟了过去之后发现隧道的左边角落里有一排呈螺旋状的楼梯,一直蜿蜒向上,通向未知的地点。

    焦尸站在门口并不动弹,似乎不打算上去。

    都已经到了这里,周嘉鱼咬了咬牙,抬步跨上了楼梯。

    楼梯很长,一圈一圈的延伸,周围的景物完全相似,周嘉鱼走在上面很快有了种眩晕的之感,不过他强行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继续努力往上攀爬。

    也不知道在楼梯里走了多久,周嘉鱼终于看到前方透出隐隐的亮光,他加快脚步,一口气跑了出去。

    让人没想到的是,透出亮光的居然是一个高高的平台,这里光线非常充足,周嘉鱼在黑暗中待得太久,眼睛一时间有些受不了强光,便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

    “终于来了。”孟扬天的声音传来。

    周嘉鱼重重的揉了几下眼眸,这才看清楚孟扬天就立在他面前的高台上面,孟扬天这次没有坐轮椅,而是站在逆光之处,让周嘉鱼看不清他的模样。

    “先生呢?”周嘉鱼恶狠狠的发问。

    “周嘉鱼,你不用那么紧张,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孟扬天轻声道,“你看看你的右边。”

    周嘉鱼朝着自己右侧看去。这一眼,几乎将他的心脏吓的骤停。只见高台之下,有一个圆形的如同莲花一样的雕塑,矗立在滚滚岩浆之中,而林逐水,此时就躺在莲花中心的莲台之上,眼睛闭着,生死未知。

    “他怎么了!”周嘉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和恐慌,几部上前冲到了孟扬天的面前,揪住了他的衣领。

    孟扬天却是没有反抗周嘉鱼的动作,反而低低的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充满了讽刺的味道:“周嘉鱼,你到底有没有明白,我要杀林逐水早就动手了,是我救了他——”

    此时两人离的极近,孟扬天又没有戴着斗篷,周嘉鱼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只见孟扬天整张脸一半眉目如画,另一半却被烧毁了,甚至看不清楚眼睛和嘴唇。

    周嘉鱼刚看清楚时,的确是被吓了一小跳,不过此时对于林逐水担忧,压过了一些负面情绪:“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孟扬天道,“你想看看林逐水看见了什么么?”

    周嘉鱼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孟扬天道:“那就松手。”

    周嘉鱼深吸一口气,松开了双手,还做出一个摊手的姿势,示意自己不会再动粗。

    孟扬天的身体似乎十分虚弱,被周嘉鱼揪起来时也毫无反抗之力,也难怪之前几次见面,他都坐在轮椅上还裹着厚厚的斗篷。

    孟扬天被周嘉鱼放下之后,慢慢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用布包起来的东西,然后随手递给了周嘉鱼。

    看他这么随便的手势,周嘉鱼还以为这东西没有多重要,哪知道当他掀开了黑布,看见了里面的物件时,后背上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

    那是一个手掌大小的笔记本,笔记本的封面上,用灵活的笔触勾勒出一只金乌的模样。这只金乌三足黑鱼,嫩黄色的小嘴和淡黄色的脚丫,都和周嘉鱼脑海里的祭八有着八成相似。

    周嘉鱼的动作顿了顿,孟扬天察觉了他的迟疑,笑道:“是不是害怕了?若是此时怕了,还有机会回头。”

    “怕?”周嘉鱼冷笑,“我为什么要怕。”

    他最担心的人,就在旁边,他只要再努力一点,就能将他救出来。这样一想,周嘉鱼的内心充满了决心,并未感到有什么可怕的。

    周嘉鱼放开了笔记本的第一页,看到了他已经见过很多次的牛皮纸。同样的触感,同样的黄色,都在诉说着某个事实——他们得到的那些牛皮纸,就是从这个笔记本上撕下来的。

    但谨慎起见,周嘉鱼还是掏出了他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属于林逐水的牛皮纸,仔细的对照一番,并且他的确是在笔记本的最后面,看到了撕扯后的痕迹。

    “看吧,我的确没有骗你。”孟扬天见到周嘉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却是十分愉快的笑了起来,“这是母本,拥有这个的人,可以看到每个使用者所看到的未来。”

    “那你说我看到了什么?”周嘉鱼警惕的询问。

    “火。”孟扬天说,“还有在火焰里化为灰烬的林逐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沉默,孟扬天的确说对了。

    “你不用相信我说了什么,你现在也拿着它,可以自己去亲眼看看我有没有撒谎。”孟扬天的语气很低也很温柔,仿佛是蛊惑人心的恶魔,让人无法拒绝他的提议,“你不好奇为什么林逐水会抛下你一个人来么?”

    周嘉鱼思好奇的,而且好奇的要命,但他却还是装作了不在意的模样,无所谓的询问:“我只想救出先生,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救他就可以了。”

    孟扬天道:“周嘉鱼,你知不知道你的演技有多烂?”

    周嘉鱼说:“烂又怎么样?难道救林逐水还需要依靠演技?”

    孟扬天有些烦躁周嘉鱼不安常理出牌,正欲对他继续嘲讽,周嘉鱼便忽的灵光一现,开口先发制人:“孟扬天,我看到你的小姨了。”

    孟扬天脸上的笑容忽的凝固了,眼神里多了几分狰狞的味道,这陪着他本就狰狞的面容显得格外可怖:“你们做对我的小姨了什么?”

    周嘉鱼丝毫没有被他吓到:“我们和她聊了一会儿。”

    孟扬天的眼神可怕极了,简直想将周嘉鱼直接撕碎:“你们不该碰她。”

    “不,我们没有碰她。”周嘉鱼说,“我们只是和她聊了会儿天,她让我们同你带句话。”

    孟扬天显然是觉得周嘉鱼在威胁他,硬生生的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说。”

    周嘉鱼面无表情的说:“她让我们给你带话,问问你,什么时候找对象。”

    孟扬天:“……”

    周嘉鱼说:“她还说你已经四十多了……”

    孟扬天:“……”

    周嘉鱼:“一直在外面打工,就没有交过五险一金。”

    空气中如同死了一般的凝固了,孟扬天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周嘉鱼都快要忍不住催促的时候,忽的出声:“也对,你们本来就是正人君子,怎么会对旁人出手,是我想多了。”

    他轻叹一口气,看向周嘉鱼的眼神里却是多了几分怜悯:“周嘉鱼,我也不骗你了,你若是真的想救下林逐水,还是先看看自己的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周嘉鱼感觉孟扬天是身上对他的敌意淡去了不少,此时更多的是一种周嘉鱼不明白的怜悯。

    不过当他如孟扬天所说那般,将自己的血液滴到了笔记本的封面时,他终于明白了这种怜悯的来源。

    周嘉鱼眼前一黑,画面变得扭曲起来,他看到了逆光处,一个人瘫在病床上,低低的唤着疼。这声音周嘉鱼再熟悉不过——这是属于他自己,属于周嘉鱼的声音。

    “好疼啊,先生,好疼啊。”那个声音带着浓重的哭音乐,“先生,我好疼啊,你杀了我吧,我求求你了,杀了我吧……”这声音微弱极了,如同颤抖的烛火,仿佛遇到一阵轻风就会彻底的熄灭。

    林逐水坐在床边,却保持着沉默。

    “求求你,先生,先生……我受不了了……”声音还在哀求,其中饱含的痛苦,让作为旁观者存在的周嘉鱼,都生出了不忍之心。

    “嘉鱼。”林逐水开了口,“再忍忍好不好?”他的语气里竟是带着些许无措,这是周嘉鱼从未在林逐水口中听过的语调,他哄孩子似的哄着床上的人,“你再忍忍……给我一点时间……”

    床上的人闻言哀求之声略微停顿,然而就在周嘉鱼以为他会同意林逐水的说法的时候,他竟是爆发出了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他嚎啕大哭:“林逐水,放过我吧,我不喜欢你了,放过我吧——”

    周嘉鱼听这句话,浑身上下的血都仿佛被冻结了。他自己有多喜欢林逐水,他哪里能不清楚,他实在是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