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章 再回遗址
    周嘉鱼听到孟扬天的话语, 第一个反应就是他在骗自己。没想到孟扬天却早就料到了周嘉鱼心中所想, 说他给周嘉鱼发了一份视频文件,让周嘉鱼看过之后再和他聊。

    周嘉鱼还想再说些什么,孟扬天却是挂断了电话。

    下一刻, 手机发出一声叮咚的脆响,孟扬天真的给周嘉鱼发来了一个网址。周嘉鱼盯着那网址看了好久, 最后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打开了电脑。

    用冻僵的手艰难的敲打着键盘,周嘉鱼将网址输入了网页的地址框,然后深吸一口气, 敲下了回车键。

    屏幕上画面一转,竟是真的出现了一个视频画面。

    周嘉鱼在心中祈祷, 却已经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他缓慢的移动着鼠标,点开了那个播放按钮。

    屏幕动了起来, 因为光线不足,画面并不太清楚, 但周嘉鱼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林逐水。林逐水似乎站在一个低矮的洞穴里面。“林逐水。”说话的人竟然是姜筑,他恶狠狠的说,“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周嘉鱼看不清楚林逐水的表情, 但能从他的语气里感受出他的冷漠, 林逐水说:“交出来。”

    姜筑愤怒道:“我都说了没有了,你真以为我在骗你?你要找那东西, 还得去找孟扬天……”

    林逐水冷漠道:“你真没有?”

    姜筑说是的。

    林逐水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声音声冷如冰,带着彻骨的寒意:“那你可以去死了。”

    接着便是一声凄惨的叫声,周嘉鱼看到黑暗的洞穴里,燃起了一簇耀眼的火焰,那火焰竟是附着在了姜筑的身上,瞬息之间便将他绕城了灰烬。

    姜筑和孟扬天手上都沾染了那么多的人命,单单是学校里的鲛人骨和直播事件中被他们害的失去生命的年轻人有数十个。他有这样的下场似乎并不让人觉得怜悯,但周嘉鱼,却还是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从未见过,杀心这么重的林逐水。

    不过是几句话便手起刀落,丝毫没有打算再和姜筑继续纠缠。

    如果视频到这里便结束,那周嘉鱼并不会担心林逐水,但画面里面虽然没有了光,却还能听到缓慢的脚步声,似乎是林逐水正在往前慢慢的移动。

    周嘉鱼屏息凝神,仔细的看着,害怕漏掉了任何一个细节。

    就在他以为画面会一直黑下去的时候,却又有光线进入了视野,只是这次的光线来源却十分的特殊——周嘉鱼看到了一条流动着的红色河流。

    河流深陷在峭壁之下,里面是流动着的岩浆,林逐水便走在岩浆旁的高崖之上,他的脸色被昏暗的光线衬出了一种黯淡的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看到林逐水的嘴唇上没有一点血色。

    “先生!”周嘉鱼看到这里,整个人心脏都好像被人捏住,他甚至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屏幕上的林逐水。此时他们已经快要三个月不曾见面,但周嘉鱼一刻都不曾忘记林逐水的模样。

    在视频里本来在朝着前面行走的林逐水,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声响,忽的扭头看向身后。

    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周嘉鱼陷入了难以言喻的恐慌之中,他听到了视频里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画面剧烈的抖动起来,原本站在山崖边上的林逐水,脚下的岩石开始一片一片的塌陷,虽然画面非常的黑,但周嘉鱼却亲眼看见,林逐水似乎从高处坠落了下去……

    周嘉鱼看的浑身发冷,乃至于手都开始不停的颤抖,他重重的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视频再次看了几遍。

    “这视频有造假的可能么。”周嘉鱼和祭八讨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

    祭八也赞同周嘉鱼的说法。

    周嘉鱼道:“那就是孟扬天说的是真的了,先生真的出了事。”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屋子里面有些焦躁的转着圈,手不由自主的又伸进了自己的衣服兜里,捏着那张牛皮纸,“孟扬天到底想要做什么。”

    没人能给周嘉鱼答案,除了电话那头的人。

    最后,周嘉鱼还是再次拨通了孟扬天的电话号码,他看着电脑屏幕,听到那头传来了孟扬天的声音。

    “周嘉鱼。”孟扬天微笑着说,“很高兴再次接到你的电话。”

    “那视频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嘉鱼有些焦躁,连带着语气也控制不住的恶劣起来,“孟扬天,你到底想干嘛。”

    “我?其实我也是被逼无奈呀。”孟扬天丝毫不介意周嘉鱼的愤怒,他叹息着,仿佛真的是受害者一样,“所以你想救林逐水么?他现在状况不妙……”

    “你要我做什么?”周嘉鱼咬牙切齿。

    孟扬天道:“周嘉鱼,你不用对我有这么强的敌意,我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他大笑起来,笑容里充满了癫狂的意味,他道,“不是我要你做什么,是你自己要不要去做……我可以告诉你林逐水现在所在的位置,但是你必须保证,你只能独自前来。”

    周嘉鱼握着手机的力道极重,如果孟扬天在他面前,他估计自己早就一拳挥出去砸在他脸上了,但此时他只能忍了下孟扬天的挑衅:“说。”

    孟扬天道:“你还记得,你们上次去过的孟氏遗址么?”

    周嘉鱼道:“记得。”

    那场泥石流将孟氏遗址全部盖住,周嘉鱼也看过泥石流发生后一个月的照片,所有的建筑物都看不见了,山坳被泥土几乎填平,表面开始生出一些星星点点的杂草,看起来颇为荒凉。

    “林逐水现在就在那儿。”孟扬天道。

    周嘉鱼没想到孟扬天会给出这样的答案,他正欲继续发问,孟扬天便道:“当然,他去的地方比较特别,一般人都没法进去,那是属于我们孟家的埋骨地,你一个人过去,等我确认了你的位置,再告诉你更加精确的地点。”

    周嘉鱼道:“我要怎么相信你,如果你骗了我——”

    “骗了你又如何?”孟扬天声音是冷漠的,“你可以不相信我,赌一把我到底是不是在骗你,还有,如果你非要偷偷带人过去,会发生什么我可不保证,如果他们死在了那儿,你就是害死他们的凶手。”

    “好。”周嘉鱼说,“我答应你,我马上出发——”

    孟扬天愉快的笑了起来:“不愧是林先生的弟子,有魄力,那就,明天见吧。”他说完这话,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和孟扬天结束通话之后,周嘉鱼给林珏和林逐水都去了电话,和之前一样,电话里依旧显示用户不在服务区,这几乎是证实了孟扬天的说法。

    如果林逐水还安全,他绝不可能会在大年三十的晚上不给周嘉鱼报信,让他安心,显然只有处于无法脱身的状态里,林逐水和他的通讯才会在这么特殊的日子里中断。

    “你真的要去吗?”祭八有些担心,“万一孟扬天骗你呢?”

    周嘉鱼已经拿出了包开始收拾行李,面对祭八的旨意,他直说了一句话:“我赌不起。”

    祭八沉默了。

    小纸本来在屋子里睡觉,被周嘉鱼的动静吵了起来,它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细声细气的问爸爸你要去哪儿啊。

    周嘉鱼本来有点犹豫要不要把小纸带过去,但是立马想起,孟家就是死于火灾,而小纸到底是纸做的,会不会也受到影响却是未知数……况且,小纸是最后的一个纸人了,周嘉鱼实在是不敢冒这个险。

    “小纸乖。”周嘉鱼哄着小纸,“爸爸有事情要出去一趟,你明天早晨把这个纸条给……沈一穷。”

    小纸不识字,拿着纸条左看右看也看不明白,但它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怯生生的扯着周嘉鱼的衣角,说爸爸你要去哪儿呀,能不能带小纸一起去。

    “不行哦。”周嘉鱼摸着小纸的脑袋,“那里很危险,爸爸不能带着小纸,而且小纸还要保护院子后面的祖树,以后小纸还要靠着祖树娶媳妇呢。”他说着这话,自己露出温柔的笑容。

    小纸还是不愿意放手,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周嘉鱼。

    周嘉鱼又安抚了它好些时候,才让它总算是放弃了跟过来的想法,小纸说:“那爸爸答应小纸,一定要回来呀。”

    “嗯,会回来的。”周嘉鱼笑着,“会和大爸爸一起回来。”

    小纸拿着周嘉鱼留给它的纸条,看着周嘉鱼背着行李出了门。

    车票已经在网上订好,万幸的是现在是大年三十,几乎没有什么人出门,再加上孟家是东北那边,也不是旅游区,所以周嘉鱼在决定独自出发后,很快就订到了凌晨的车票。他背着一个包溜出了屋子,当然,在出去之前,他偷偷的去了一趟保存林逐水血液的冰柜,将里面的血液全部带上了。

    出门打了车,周嘉鱼直奔高铁站。本来他考虑要不要坐飞机,但是雪太大,周嘉鱼怕航班延误耽误时间,于是便定了十个小时车程的车票,到那边的时候应该刚好是傍晚。

    在出租车上,周嘉鱼实在是冷得厉害,便开了一袋血慢慢的喝了。血入口是冰的,但是经过喉咙进入胃部之后,却化为了暖流。周嘉鱼又有些困了,他怕自己睡着,用力的掐着大腿。司机坐在前面的司机大叔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安慰道“小伙子,你睡吧,等到了地方我叫你。”

    周嘉鱼感激道:“谢谢师傅。”

    “哎呀,这有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