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章 再回遗址
    周嘉鱼听到孟扬天的话语, 第一个反应就是他在骗自己。没想到孟扬天却早就料到了周嘉鱼心中所想, 说他给周嘉鱼发了一份视频文件,让周嘉鱼看过之后再和他聊。

    周嘉鱼还想再说些什么,孟扬天却是挂断了电话。

    下一刻, 手机发出一声叮咚的脆响,孟扬天真的给周嘉鱼发来了一个网址。周嘉鱼盯着那网址看了好久, 最后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打开了电脑。

    用冻僵的手艰难的敲打着键盘,周嘉鱼将网址输入了网页的地址框,然后深吸一口气, 敲下了回车键。

    屏幕上画面一转,竟是真的出现了一个视频画面。

    周嘉鱼在心中祈祷, 却已经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他缓慢的移动着鼠标,点开了那个播放按钮。

    屏幕动了起来, 因为光线不足,画面并不太清楚, 但周嘉鱼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林逐水。林逐水似乎站在一个低矮的洞穴里面。“林逐水。”说话的人竟然是姜筑,他恶狠狠的说,“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周嘉鱼看不清楚林逐水的表情, 但能从他的语气里感受出他的冷漠, 林逐水说:“交出来。”

    姜筑愤怒道:“我都说了没有了,你真以为我在骗你?你要找那东西, 还得去找孟扬天……”

    林逐水冷漠道:“你真没有?”

    姜筑说是的。

    林逐水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声音声冷如冰,带着彻骨的寒意:“那你可以去死了。”

    接着便是一声凄惨的叫声,周嘉鱼看到黑暗的洞穴里,燃起了一簇耀眼的火焰,那火焰竟是附着在了姜筑的身上,瞬息之间便将他绕城了灰烬。

    姜筑和孟扬天手上都沾染了那么多的人命,单单是学校里的鲛人骨和直播事件中被他们害的失去生命的年轻人有数十个。他有这样的下场似乎并不让人觉得怜悯,但周嘉鱼,却还是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从未见过,杀心这么重的林逐水。

    不过是几句话便手起刀落,丝毫没有打算再和姜筑继续纠缠。

    如果视频到这里便结束,那周嘉鱼并不会担心林逐水,但画面里面虽然没有了光,却还能听到缓慢的脚步声,似乎是林逐水正在往前慢慢的移动。

    周嘉鱼屏息凝神,仔细的看着,害怕漏掉了任何一个细节。

    就在他以为画面会一直黑下去的时候,却又有光线进入了视野,只是这次的光线来源却十分的特殊——周嘉鱼看到了一条流动着的红色河流。

    河流深陷在峭壁之下,里面是流动着的岩浆,林逐水便走在岩浆旁的高崖之上,他的脸色被昏暗的光线衬出了一种黯淡的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看到林逐水的嘴唇上没有一点血色。

    “先生!”周嘉鱼看到这里,整个人心脏都好像被人捏住,他甚至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屏幕上的林逐水。此时他们已经快要三个月不曾见面,但周嘉鱼一刻都不曾忘记林逐水的模样。

    在视频里本来在朝着前面行走的林逐水,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声响,忽的扭头看向身后。

    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周嘉鱼陷入了难以言喻的恐慌之中,他听到了视频里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画面剧烈的抖动起来,原本站在山崖边上的林逐水,脚下的岩石开始一片一片的塌陷,虽然画面非常的黑,但周嘉鱼却亲眼看见,林逐水似乎从高处坠落了下去……

    周嘉鱼看的浑身发冷,乃至于手都开始不停的颤抖,他重重的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视频再次看了几遍。

    “这视频有造假的可能么。”周嘉鱼和祭八讨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

    祭八也赞同周嘉鱼的说法。

    周嘉鱼道:“那就是孟扬天说的是真的了,先生真的出了事。”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在屋子里面有些焦躁的转着圈,手不由自主的又伸进了自己的衣服兜里,捏着那张牛皮纸,“孟扬天到底想要做什么。”

    没人能给周嘉鱼答案,除了电话那头的人。

    最后,周嘉鱼还是再次拨通了孟扬天的电话号码,他看着电脑屏幕,听到那头传来了孟扬天的声音。

    “周嘉鱼。”孟扬天微笑着说,“很高兴再次接到你的电话。”

    “那视频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嘉鱼有些焦躁,连带着语气也控制不住的恶劣起来,“孟扬天,你到底想干嘛。”

    “我?其实我也是被逼无奈呀。”孟扬天丝毫不介意周嘉鱼的愤怒,他叹息着,仿佛真的是受害者一样,“所以你想救林逐水么?他现在状况不妙……”

    “你要我做什么?”周嘉鱼咬牙切齿。

    孟扬天道:“周嘉鱼,你不用对我有这么强的敌意,我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他大笑起来,笑容里充满了癫狂的意味,他道,“不是我要你做什么,是你自己要不要去做……我可以告诉你林逐水现在所在的位置,但是你必须保证,你只能独自前来。”

    周嘉鱼握着手机的力道极重,如果孟扬天在他面前,他估计自己早就一拳挥出去砸在他脸上了,但此时他只能忍了下孟扬天的挑衅:“说。”

    孟扬天道:“你还记得,你们上次去过的孟氏遗址么?”

    周嘉鱼道:“记得。”

    那场泥石流将孟氏遗址全部盖住,周嘉鱼也看过泥石流发生后一个月的照片,所有的建筑物都看不见了,山坳被泥土几乎填平,表面开始生出一些星星点点的杂草,看起来颇为荒凉。

    “林逐水现在就在那儿。”孟扬天道。

    周嘉鱼没想到孟扬天会给出这样的答案,他正欲继续发问,孟扬天便道:“当然,他去的地方比较特别,一般人都没法进去,那是属于我们孟家的埋骨地,你一个人过去,等我确认了你的位置,再告诉你更加精确的地点。”

    周嘉鱼道:“我要怎么相信你,如果你骗了我——”

    “骗了你又如何?”孟扬天声音是冷漠的,“你可以不相信我,赌一把我到底是不是在骗你,还有,如果你非要偷偷带人过去,会发生什么我可不保证,如果他们死在了那儿,你就是害死他们的凶手。”

    “好。”周嘉鱼说,“我答应你,我马上出发——”

    孟扬天愉快的笑了起来:“不愧是林先生的弟子,有魄力,那就,明天见吧。”他说完这话,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和孟扬天结束通话之后,周嘉鱼给林珏和林逐水都去了电话,和之前一样,电话里依旧显示用户不在服务区,这几乎是证实了孟扬天的说法。

    如果林逐水还安全,他绝不可能会在大年三十的晚上不给周嘉鱼报信,让他安心,显然只有处于无法脱身的状态里,林逐水和他的通讯才会在这么特殊的日子里中断。

    “你真的要去吗?”祭八有些担心,“万一孟扬天骗你呢?”

    周嘉鱼已经拿出了包开始收拾行李,面对祭八的旨意,他直说了一句话:“我赌不起。”

    祭八沉默了。

    小纸本来在屋子里睡觉,被周嘉鱼的动静吵了起来,它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细声细气的问爸爸你要去哪儿啊。

    周嘉鱼本来有点犹豫要不要把小纸带过去,但是立马想起,孟家就是死于火灾,而小纸到底是纸做的,会不会也受到影响却是未知数……况且,小纸是最后的一个纸人了,周嘉鱼实在是不敢冒这个险。

    “小纸乖。”周嘉鱼哄着小纸,“爸爸有事情要出去一趟,你明天早晨把这个纸条给……沈一穷。”

    小纸不识字,拿着纸条左看右看也看不明白,但它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怯生生的扯着周嘉鱼的衣角,说爸爸你要去哪儿呀,能不能带小纸一起去。

    “不行哦。”周嘉鱼摸着小纸的脑袋,“那里很危险,爸爸不能带着小纸,而且小纸还要保护院子后面的祖树,以后小纸还要靠着祖树娶媳妇呢。”他说着这话,自己露出温柔的笑容。

    小纸还是不愿意放手,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周嘉鱼。

    周嘉鱼又安抚了它好些时候,才让它总算是放弃了跟过来的想法,小纸说:“那爸爸答应小纸,一定要回来呀。”

    “嗯,会回来的。”周嘉鱼笑着,“会和大爸爸一起回来。”

    小纸拿着周嘉鱼留给它的纸条,看着周嘉鱼背着行李出了门。

    车票已经在网上订好,万幸的是现在是大年三十,几乎没有什么人出门,再加上孟家是东北那边,也不是旅游区,所以周嘉鱼在决定独自出发后,很快就订到了凌晨的车票。他背着一个包溜出了屋子,当然,在出去之前,他偷偷的去了一趟保存林逐水血液的冰柜,将里面的血液全部带上了。

    出门打了车,周嘉鱼直奔高铁站。本来他考虑要不要坐飞机,但是雪太大,周嘉鱼怕航班延误耽误时间,于是便定了十个小时车程的车票,到那边的时候应该刚好是傍晚。

    在出租车上,周嘉鱼实在是冷得厉害,便开了一袋血慢慢的喝了。血入口是冰的,但是经过喉咙进入胃部之后,却化为了暖流。周嘉鱼又有些困了,他怕自己睡着,用力的掐着大腿。司机坐在前面的司机大叔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安慰道“小伙子,你睡吧,等到了地方我叫你。”

    周嘉鱼感激道:“谢谢师傅。”

    “哎呀,这有什么好谢的,这大过年的去哪儿呢。”司机师傅说,“看你挺年轻的,别是和家里人闹别扭了吧?”

    周嘉鱼笑着说没有呢。

    “那是要回家么?”司机师傅又问。

    “不是。”周嘉鱼温声道,“我要去找一个人。”

    “哦,怪不得。”司机也露出笑容,“是喜欢的人吧?唉,年轻真好,遇到喜欢的人,勇敢一点是好事……”

    是啊,能遇到喜欢的人真好……在他的絮絮叨叨里,周嘉鱼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周嘉鱼被司机从车上叫了起来,说是到站了。

    周嘉鱼揉揉眼睛,对着司机道了谢,背着包离开了出租,过了安检之后很快上了车。

    列车缓缓发动,驶离了站台,周嘉鱼看着周遭的灯光远去,一切都归于黑暗。

    在车上,周嘉鱼把孟扬天发给他的视频又看了好几遍,他在心中暗暗的祈祷,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火车开了十八个小时,中途周嘉鱼吃了两顿盒饭。因为最近他身体都特别疲劳的缘故,沈一穷他们早晨也不会特意来叫周嘉鱼吃饭,而是会等着他自然醒自己下去。周嘉鱼给小纸说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让它到了时间再把纸条给沈一穷他们看。

    小纸显然是很听周嘉鱼的话的,十二点一到,周嘉鱼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号码是沈一穷打过来的。

    周嘉鱼起来便听到沈一穷气急败坏的声音,“周嘉鱼,你在哪儿,你干什么去了——”

    周嘉鱼说:“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不了,你快给我回来!你到底去哪儿了,你要什么去!”沈一穷显然已经是语无伦次了,他生气的不得了,语速飞快的问了一大串问题。

    周嘉鱼听得有点头疼,说你说慢一点,他听不清楚。

    不过下一刻,沈一穷的手机就被抢了过去,这次传来的是沈暮四的声音,问的还是那个问题,不过语气倒是冷静多了:“周嘉鱼,你去哪儿了?”

    “我有点事。”周嘉鱼说,“你们不要担心我。”

    沈暮四怒道:“不担心你,怎么可能不担心,周嘉鱼,你怎么能这样,你要是出事了,我们怎么和先生交代?!”

    周嘉鱼听着这话,却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从喉咙里挤出一句:“我要是出事了,先生就不用抽血了。”

    这句话一出,电话那头一片寂静。

    “谢谢你们。”周嘉鱼说,“和你们相处的日子很快乐,谢谢你们。”

    沈一穷又开始骂,骂着骂着却带上了哭腔,小纸抽泣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说爸爸你要去哪儿呀,你不要小纸了吗。

    周嘉鱼听了一会儿,实在是受不了了,便将电话挂断直接关了机。

    他知道这次出行是冒险,但他不想再等了,他害怕林逐水因为自己出事,害怕自己成为林逐水生命里的那道劫难。

    他本就是个已死之人,就算真有了什么,也不过是还债而已。

    周嘉鱼这么想着,躺在铺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他睡得并不安稳,梦境里全是一些零碎的画面。他看到了关于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之前,那些已经快要忘记的画面,还有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之后,和林逐水相处的点点滴滴。

    这是个如同走马灯一般的梦,等到周嘉鱼梦醒时,却发现自己满脸都挂满了泪水。他从床铺上爬起来,抹了一把脸,擦干净了水渍。

    因为大年三十,车厢里空荡荡的,几乎就只有周嘉鱼一个人,他点了根烟,慢慢的抽着,说:“祭八啊,外面的月亮可真好看。”

    祭八说:“对呢。”

    “圆圆的。”周嘉鱼弯起眼角笑了,“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先生在院子里喝酒,那时候的月亮也这么好看。”

    祭八不知道该说什么,它明明是只鸟,可却能从它的脸上看出悲伤的味道。

    “我真想他。”周嘉鱼说了这一晚的最后一句话,“特别特别的想。”

    火车终于到站,期间经历了又一次天亮天黑。

    周嘉鱼下车的时候把手机开了机,看到自己的电话几乎快要被打爆了,屋子里的那四个都拼了命的给他打电话试图联系上他,最近的一个通话记录来自半个小时前。

    周嘉鱼心里有些感动,但并没有回拨过去,而只是发了个短信报平安后,又把手机关了机。

    他到了现在,已经没法子回去,只能往前走一步算一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时这边连绵的山脉,已经被厚厚的大雪覆盖,一眼望去草树皆白,地上更是附着着深深的积雪,踩在上面足以没过小腿。

    周嘉鱼在附近的小镇上又买了一些装备,便独自一人进了山,朝着孟氏遗址去了。

    之前去孟氏遗址时,有徐鉴带路,现在他一个人去,到底是有些吃力。不过幸运的是去孟氏遗址的道路只有一条,顺着那条路一直往前,就是周嘉鱼的目的地。

    周嘉鱼上山前,又喝了一袋林逐水的血。他害怕血液结冰,一直贴身用体温护着。此时喝进嘴里,感觉身体温暖无比,身体再次充满了力量,简直仿佛林逐水就在他的身边作伴。

    “感觉好多了。”周嘉鱼对祭八说,他身体十分疲惫,慢慢的打了个哈欠,伸手重重的揉了揉脸让自己清醒一点,“还有多久能到呢。”

    “快了吧。”祭八说,“我记得孟氏遗址不算太远的。”

    的确不算太远,但那也是平日的路程,此时天色渐暗,道路上面全是厚厚的积雪,行进起来自然不太方便。周嘉鱼用尽全力赶路,也没能在天黑之前到达目的地。

    天上又开始飘雪,这么冷的天气,周嘉鱼也不敢半途休息,他再次让手机处于开机状态——这次不是为了接沈一穷他们的电话,而是害怕错过了孟扬天的信息。

    夜幕降临,白色的雪地反射出莹莹光芒,周嘉鱼在其上踩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口中喘息着呼出白气,一步步艰难的往前。

    终于,在快要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周嘉鱼终于到达了孟扬天口中的孟氏遗址。他居高临下,看着已经山坳里面已经被泥石流填平的小镇。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建筑的痕迹了,只能看出泥石流流过的路径,其上覆盖着积雪,余下一片让人唏嘘的平坦。

    周嘉鱼大口喘息着,掏出手机拨通了孟扬天的电话,电话响了三声便被人接起,周嘉鱼说:“我到了。”

    “我知道。”孟扬天淡淡道,“我看到你了,你是一个人来的,这很好……”

    周嘉鱼说:“要怎么进去?”

    孟扬天说:“跟着他们走。”

    周嘉鱼正在想跟着他们走是什么意思,便听到旁侧的树林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什么野兽似得。他心中一紧,将手电的灯光投射过去,却是看到黑暗之中,厚厚的雪地里竟是慢慢的爬出了一个个怪异的身影——那是一具具黑色的焦尸。

    虽然是人形的模样,但其实这东西已经完全算不得人类,他们保持着被烤焦的姿态,一步步扭曲着身型朝着周嘉鱼走来。

    周嘉鱼虽然之前来这里的时候已经见过一次,可这么近距离的再次看到这些东西,还是被吓了一跳。他屏住呼吸,脚步微微后退,想要和这些东西拉开距离。

    但好在那些焦尸也没有要靠到周嘉鱼身边的意思,他们慢慢的转过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开始移动。

    周嘉鱼抓着手机赶紧跟了上去。

    “快一点哦。”孟扬天说,“周嘉鱼,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他说完这句话,直接挂断电话,留给了周嘉鱼产生无限种想法的忙音。

    周嘉鱼再次觉得孟扬天这人可真是够王八蛋的。

    焦尸虽然步伐特别的奇怪,但速度却是不慢,一步步带着周嘉鱼朝着山坳更深处去了。

    周嘉鱼跟得有些吃力,但还是咬牙坚持着,同时他也在观察着面前的焦尸。这些焦尸大概一共有四具,看起来都是男性。看起来和他们上次到这里时遇到的那些几乎别无二致,但周嘉鱼看着这些尸体,却莫名的想到了姜筑弄出来的那些黑色液体,他总觉得那些黑色液体和这些焦尸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他猜测,如果将那些黑色液体完全复活,可能就会出眼前这种焦尸的形态……

    周嘉鱼一边想着,一边跟着往前又走了一段路,再绕过一些杂乱的岩石之后,眼前的景色忽的豁然开朗,他似乎到达了一个岩石构造的地段,这里没有一颗杂草,全部铺满了厚厚的灰尘。

    焦尸突然停下了脚步,周嘉鱼朝着他们所在的地方仔细望去,却是发现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出现了一条足以让人一人通过的缝隙。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难道就是这里了么?周嘉鱼正在疑惑,便看到焦尸们正的顺着缝隙,慢慢的将身体挤了进去。

    “你真的要去么?”看到这一幕的祭八担忧了起来。

    “嗯。”周嘉鱼说,“如果孟扬天真的要弄死我,现在已经可以动手了,何必再折腾这些麻烦的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可祭八依旧十分担心,它知道自己劝不动周嘉鱼,只好安静的闭了嘴。

    周嘉鱼咬了咬牙,脱下了身上的背包,开始试图也进入山体的缝隙之中。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