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 曲折的道路
    年轻人一旦开了荤, 就有些煞不住脚。

    周嘉鱼当了二十多年的处男, 好不容易和喜欢的人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整个过程却处于一种完全懵逼的状态,自然心底充满不甘心, 开始思考着该怎么来第二次。

    不过他还没想出法子,林逐水打来了一记直球:“你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住。”

    周嘉鱼本来还像咸鱼一样瘫在沙发上, 听见这话立马坐直了, 眼睛里开始冒着星星:“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林逐水的表情很冷静,“我们是在谈恋爱。”

    的确,好像自从确认了自己对周嘉鱼的感情之后, 林逐水向来都很直白,无论是表白亦或者求爱都一点不带害羞的。

    周嘉鱼也挺直了自己的小身板答应了林逐水的邀请。

    屋子里其他人都很安静, 毕竟性.生活这种东西,这一屋子里的人就周嘉鱼和林逐水才有。

    沈一穷在旁边难过的疯狂啃卤猪蹄。

    周嘉鱼瞅了他一眼,说:“沈一穷, 你啃完猪蹄的脏手能别往小纸什么糊吗?”

    沈一穷说反正小纸晚上也要洗澡。

    周嘉鱼说:“那还不是我给他洗!”

    沈一穷说:“你都要搬出去了,以后就只有我给小纸洗澡。”他说完抱着小纸开始假哭, 说小纸你真是命苦,你爸爸不要你了……

    小纸一脸茫然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沈一穷的手蹭的油腻腻的脑袋。

    在旁边没说话的林逐水这时突然开口:“不然你也过来和我们一起住?”

    沈一穷秒怂,说不了不了,他就喜欢师兄们待在一起, 人少了他住不惯。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 周嘉鱼拖着行李告别了单身宿舍,开始了和林逐水的同居生活。

    开了荤的年轻人, 简直好像是尝到了腥味的野兽,住进去的第二天,周嘉鱼就再次和林逐水发生了点什么。

    具体情况是不可描述的,只能说周嘉鱼身体差点没散架,走路又瘸了两天。

    之后周嘉鱼都有点怕了,觉得自己简直像是要死在床上,甚至开始企图提议要搬出去。当然,最后周嘉鱼的提议惨遭镇压,林逐水用手摩挲着他的腰上的纹身,温柔的问他不喜欢么。

    周嘉鱼哆哆嗦嗦的趴在床上,带着哭腔说喜欢。

    不过林逐水也怕把周嘉鱼逼得太厉害导致反弹,还是稍微收敛了一下。

    反正那段时间沈一穷他们都没怎么见着周嘉鱼,连带着林逐水也几乎消失,连林珏都找不到人。

    然而热恋期不都是这样么,几个单身狗互相安慰安慰,也就算了。

    自从徐惊火送了泥土过来后,孟扬天那伙人就没了消息,没有再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变得非常安静,想来或许是他们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那次体质失控,周嘉鱼猜测是阴性土的问题,他问了林逐水,林逐水也如是说,让他,=让他平日里离阴性土和法阵远一点,免得受到影响。

    但是周嘉鱼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出了点别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到自己越来越畏寒。

    本来和林逐水交合之后,体质应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可周嘉鱼身体发冷的次数却越来越多,开始是一两个月一次,后面发展到十几天,等到这一年入秋的时候,觉得冷已经是家常便饭。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周嘉鱼在发现自己身体出这个问题后,先和祭八交流了一下,“我最近怎么老是觉得冷,是因为要入秋了么?可是前几年都没有这样啊。”

    祭八说:“你觉得冷?具体形容一下?”

    周嘉鱼说:“嗯……就是冷,很难形容,虽然和先生做完之后会感觉稍微好一点,当也不能坚持太久。”他说到先生两个字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干咳了一下。

    祭八安静了一会儿,有点疑惑:“不可能的吧,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啊。”

    周嘉鱼见它也不知道,心中微微叹气,想着只能把这事儿告诉林逐水了,虽然感觉挺麻烦的,但是也总比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挽回的好。

    于是当天晚上,周嘉鱼趴在林逐水的旁边,把他越来越冷的事情委婉的说了。

    但是林逐水手指正在轻轻的点着周嘉鱼腰上的纹身,闻言动作顿了顿:“身体冷?”

    周嘉鱼说:“嗯……是的。”

    林逐水说:“感觉冷意是从哪里传来的?”

    周嘉鱼说他说不太好,但是和物理上的寒冷不大一样,这种冷像是从骨子里溢出来的,然后顺着血液流淌,一直灌进心脏里,每次都特别的难受。

    他这么一描述,林逐水微微蹙了蹙眉,道:“时间持续了多久了?”

    周嘉鱼说:“一开始差不多是两个月一次,现在是十几天……”现在是深秋,天气不算太冷,前两天还热的只用穿件T恤,按理说不应该如此。

    林逐水思考了一会儿,道:“没事,你睡吧。”

    周嘉鱼见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心里便安定下来,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是第二天,林逐水便把林珏叫来了,似乎想要和她讨论什么事情。周嘉鱼本来也想凑过去听听,却被沈一穷扯走,说今天他要给小纸做几套新衣服,让周嘉鱼过去参谋参谋。

    周嘉鱼也没多想什么,就去了。

    谁知道他做好衣服再回来的时候,看见林珏从林逐水的屋子里出来,眼角竟是带上了一点泪痕,眼妆也花了,看起来像是哭过的模样。

    “师伯,你怎么了?”周嘉鱼被林珏的表情吓了一跳,林珏性格豁达,能让她哭出来的事显然不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事。”林珏看见周嘉鱼,笑了笑,“只是……”她停顿了片刻,小声道,“他的忌日要到了,我有点难受。”

    “哦。”周嘉鱼应了声,又开口安慰了几句。

    林珏冲着他点点头,转身离开。

    周嘉鱼看着她的背影,心却在往下沉,他说:“祭八。”

    祭八嗯了声。

    周嘉鱼说:“师伯在骗我。”

    祭八本来在梳理它的羽毛,听到周嘉鱼这话立马愣了:“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骗你?”

    周嘉鱼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露出苦笑:“我哪里知道呢。”

    之前他害怕触碰到林珏的禁忌,特意找沈一穷他们打听过关于林珏恋人的事情。林珏的恋人是在夏天去世的,死于急症,当时他们两人的婚都已经订好,林珏甚至已经选好婚纱,可他还是走了,林珏的哀求和哭泣都无法将他从死神的手中夺走。他将她独自一人抛在了这个世界上。

    所以刚才林珏说她恋人的忌日,明显在欺骗周嘉鱼,并且她能撒出这么粗糙的谎言,肯定是心神大乱。

    那么,让林珏哭的那么狼狈,又如此慌乱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

    周嘉鱼心里有了一种很难说清楚的预感,他在门口站了很久,才推门进去,一进去就看到林逐水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莫名的显出几分孤寂的味道。

    “先生。”周嘉鱼叫着林逐水,,“你怎么啦。”

    林逐水冲着周嘉鱼招招手:“过来。”

    周嘉鱼慢慢的走过去。

    林逐水说:“困了吗?”

    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屋子里的灯光也并不明亮,周嘉鱼坐在了林逐水的旁边,他怕林逐水看不见他,便将手覆在了林逐水的手背上,“还没呢,先生。”

    “嗯。”林逐水说,“我明天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可能过两个月才能回来。”

    下个月就入冬了,没想到林逐水这时候会提出要出去。周嘉鱼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逐水说:“你不要怕,我会给你留足够的血,你冷的时候喝一些便能缓解。”

    周嘉鱼的头慢慢垂了下来,他抓住了林逐水的手腕,想要撩开他的袖子,林逐水却想要将手收回去。

    “先生。”周嘉鱼没松手,“你让我看看吧。”

    林逐水抿起嘴唇。

    周嘉鱼成功的解开了林逐水的袖扣,看到了他白皙的手臂,还有他手臂上的针孔。大约是抽血抽的太多,针孔呈现出一种狰狞的青紫色。周嘉鱼呼吸停顿,抖着手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针孔边缘的皮肤:“怎么抽了那么多,我用不着那么多的……”

    林逐水试图收回手。

    周嘉鱼还是没松,他死死的抓着林逐水的手腕,抬起头:“先生,你之前不是同我说过,如果有什么事,不要瞒着你吗?”

    林逐水蹙眉:“是,我说过。”

    周嘉鱼道:“那我能不能也和你说……如果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并不相信林逐水这次出去和他没有关系,种种迹象都实太过明显,周嘉鱼骗不了自己。

    林逐水沉默了。

    周嘉鱼渴望的看着林逐水,期待着他的答案。

    林逐水似乎感觉到了周嘉鱼的目光,他呼出一口气,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周嘉鱼,你生病了。”

    周嘉鱼呆了呆,没有料到这个答案。

    “准确的说,是你的身体生病了。”林逐水道,“你原来根本不是极阴之体,只是因为死了一次,身上的阴气才会特别的浓,你活的越久,这种阴气就会越浓,现在你的身体已经开始承受不了这么浓郁的阴气……”

    原来如此,周嘉鱼听到答案,表情有些茫然,他说:“那……严重吗?”

    “不严重。”林逐水道,“我已经和林珏商量好了法子,只需要出去一趟……”他的手腕微微扭动,摆脱了周嘉鱼的桎梏,顺势重重的搂住了周嘉鱼的肩膀:“周嘉鱼,你信我。”

    周嘉鱼轻轻的嗯了一声。他本该要信任林逐水的,无论先生说什么,他相信是真的,可唯独面前这件事,他的内心深处却产生了动摇——他知道,如果不是事出紧急,林逐水绝不会将他留在这里一个人过冬。

    “我会死吗?”周嘉鱼垂了头,靠在了林逐水的肩膀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当话语就这样自然而然的说出了口,他道,“如果我会死,我希望先生你不要离开我,陪着我过最后的日子……”

    “周嘉鱼。”林逐水咬牙切齿,“你想死在哪儿?床上么?”

    周嘉鱼:“……”先生你变了,你以前不这样的。

    以前不这样的先生抱住了他的小鱼,给了他的小鱼一个安抚的深吻。两人气息变得绵长,都有些情动起来。

    林逐水向来干脆,直接抱着周嘉鱼就上了二楼。

    那天晚上双方都很愉快,在快要睡过去之前,周嘉鱼死死的抱着林逐水的腰,被弄的有些过分的身体无意识的啜泣着,说着先生你不要走。

    林逐水的眼睛却是已经睁开,将周嘉鱼的模样一览无遗,他红红的眼角,带着汗珠的鼻尖和红艳破损的嘴唇。

    林逐水看着他,像是要将他的模样牢牢的印在脑海里。

    “周嘉鱼。”林逐水这么说着,“等我回来。”

    周嘉鱼已经听不见林逐水的话了,他实在是有些累,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下午,周嘉鱼起来的时候,林逐水人已经不见了。他睁开眼睛,感觉有些冷,伸手裹紧了被子。

    小纸的声音传来,说爸爸爸爸,你醒了吗。

    周嘉鱼扭头看见它趴在自己枕头旁边,高高兴兴的撑着脸蛋看着自己。

    “嗯,醒了。”周嘉鱼觉得头有点疼,伸手在小纸头上挠了两下,“乖……你怎么过来了。”

    “大爸爸让我过来的。”小纸说,“大爸爸坐飞飞机去啦,让小纸照顾好爸爸。”它认真的凑过来,用它那扁平的嘴巴亲了亲周嘉鱼的额头,认真的说,“起来吃饭啦,不要赖床。”

    周嘉鱼被逗笑了,从床上坐起。他上半身还是布满了某些暧昧的痕迹,好在小纸不是人,也不懂这些。

    小纸见周嘉鱼起来了,赶紧去端了一杯豆浆过来。周嘉鱼喝了一口,便感到里面有一股子独属于血液的铁腥味。

    想必里面放了林逐水的血吧,周嘉鱼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笑容变得有些勉强。

    “怎么了,爸爸?”小纸察觉出周嘉鱼不太高兴,仰着头发问,“是豆浆不好喝吗?”

    “不,好喝。”周嘉鱼低着头,认真的重复,“很……好喝。”

    林逐水就这么走了,和他一起走的还有林珏。他们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去做什么也没人知道。

    几个徒弟们也都不傻,很明显的感觉到林逐水这次突如其来的出行并不是什么正常的事。以林逐水的性格来说,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是绝对不会把周嘉鱼一个人放在家中过冬的。

    漫长的冬天就要来了,周嘉鱼从林逐水住的地方搬回了众人合住的小楼,免得每天都要跑那么一趟。

    “你又回来了。”沈一穷感叹着,“你不知道你离开的日子里,我有多么的想念你。”

    周嘉鱼说:“你是想念我,还是想念我的卤猪脚。”

    沈一穷说:“难道不能一起想念吗?”

    周嘉鱼说:“必须二选一。”

    沈一穷马上摸着自己的心口,表示自己肯定是想周嘉鱼的,毕竟没了卤猪脚还是卤鸡脚卤鸭脚,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掌……

    周嘉鱼说你给我滚。

    天气越来越阴沉,十一月初,初雪骤降。

    小金龙和周嘉鱼端着凳子坐在门口,周嘉鱼已经开始穿羽绒服了,他和小金龙闲聊:“你在愁什么呢?”

    小金龙指了指门口的缸。

    周嘉鱼道:“会结冰?”

    小金龙点点头。

    周嘉鱼有点奇怪:“每年都结吗?”

    小金龙摇摇头:“在家里不会。”

    “哦。”周嘉鱼用手去接了一朵雪花,看着它在自己的指尖化开,“你想家了?”

    “不想。”小金龙说,“我想林珏,她比家好。”

    周嘉鱼忽的就笑了,他也不知道小金龙要缠着林珏多久才能如愿,不过他私心里倒是想着小金龙能快些成功,毕竟有些时候看着林珏孤单一人的模样,心里还是会感觉到有些担心。

    沈一穷穿着件毛衣就冲了过来,问周嘉鱼,咱们晚上吃什么呀。

    周嘉鱼问他你想吃什么。

    沈一穷想了想,说火锅行么。

    周嘉鱼说行啊。

    于是晚上周嘉鱼就自己烧了汤底,做了一顿美味的火锅。现在他身体有点虚弱,做饭的时候沈一穷他们都会来厨房帮忙,简单的刀工都由他们来做,而周嘉鱼则负责掌勺和调味。

    火锅端上了桌,旁边放着新鲜的菜品,沈一穷烫了一块嫩牛肉囫囵塞进嘴里,含糊的说着罐儿真好吃,你要是个姑娘我一定娶你当媳妇。

    周嘉鱼用筷子敲了敲碗,说你对你师娘放尊重点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

    无论什么时候,屋子里的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关于林逐水和林珏的事情,周嘉鱼吃完饭便早早的去睡觉了。现在他一到下午就会就觉得困倦,晚上□□点躺在床上就能睡过去。

    今天周嘉鱼也照例很早的上了床,因为怕他冷,沈暮四他们特意给他换上了电热堂。虽然效果一般,但好歹也是他们的一分心意。

    就在周嘉鱼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号码,周嘉鱼的瞌睡立刻醒了,那是林逐水的号码。

    “喂。”周嘉鱼赶紧电话接了起来,“是先生吗?”

    “嘉鱼。”林逐水的声音从那头传来,“睡了吗?”

    “我没睡呢。”周嘉鱼听到林逐水的声音,心情一下子高兴了起来,他从床上坐起,“先生你在哪儿呢,什么时候回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快了。”林逐水的声音还是淡淡的,如同周嘉鱼记忆中的那样,两人已经快要半个月没有见面,这对于热恋中的周嘉鱼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有没有想我?”

    “挺想的。”周嘉鱼很老实的回答了林逐水的问题,“先生有想我吗?”

    “想。”林逐水说,“现在就想回来见见你。”

    窗外的雪花窸窸窣窣,周嘉鱼靠着墙壁,嘴里和林逐水絮絮叨叨,他说了半个小时,人便已经困倦的不行了,但还是不肯挂电话,迷迷糊糊的应着林逐水的话。

    最后周嘉鱼完全不知道电话什么时候挂断的,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看起来是有人来过了,还帮他盖好了被子。

    周嘉鱼问祭八,说有谁来过了吗?

    祭八说:“你睡着之后林逐水好像给他徒弟打了个电话,让沈一穷进来把你扶着躺下了。”

    “哦。”周嘉鱼有点失落,“我在梦里梦到先生了……还以为是他回来了。”

    祭八不吭声了。

    周嘉鱼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呢,如果我真的不能活太久,我真希望最后的时间和他一起过。”

    祭八说:“周嘉鱼,你不要想太多。”

    周嘉鱼叹气,觉得人真是难以满足的生物,这条命他本来就是捡来的,还回去似乎也无可厚非,但是一想到要离开林逐水,要离开屋子里那些朝夕相处的人,就还是会觉得遗憾。

    “我会死吗?”周嘉鱼问祭八。

    祭八慢慢的蹲在了下面的乌龟壳上,它说:“不会的,你不会死的。”

    周嘉鱼便不再说话。

    因为周嘉鱼的身体不好,小纸最近都在跟着黄鼠狼一起睡,两只就窝在客厅里,周嘉鱼一下去就看见小纸用身体把黄鼠狼裹了起来,两只相处的气氛格外和谐。

    “小纸。”周嘉鱼叫了它的名字。

    小纸从纸筒变回平日的模样,屁颠屁颠的跑到周嘉鱼的面前,顺着他的身体爬到他的肩上,叫着爸爸。

    周嘉鱼摸摸它的脑袋,感觉它又长大了一点,小纸说,爸爸,下大雪啦。

    周嘉鱼抬头看向窗外,发现昨晚果真下了一场大雪,天地之间只余下一片银装素裹的白,第一眼看出出去,耀眼到让人刺目。

    “啊,又下雪了。”这是周嘉鱼来到这里度过的第三个冬季了,他知道小纸喜欢雪,摸了摸它的脑袋,“想要出去看看吗?”

    “可以么?”小纸很乖的抬头。

    “可以呀。”周嘉鱼被它乖巧的模样逗笑了,因为性向问题,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有孩子了,小纸就像他的儿子一样,“我就不陪你了,你和小黄一起去吧。”黄鼠狼也换上了厚厚的皮毛。

    “好好。”小纸高兴的说,下一刻就牵着黄鼠狼去了雪地,周嘉鱼站在窗户边上看着他们在雪地里嬉戏,又感到了一种从骨髓里冒出来的寒意,他哈了口气,有些疲惫的想,这种寒冷,好像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