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最好的时机
    在看到录像开始的时候, 周嘉鱼的确以为这是人体实验, 但是当画面继续往后推进,周嘉鱼却对自己的猜测产生了怀疑。

    录像中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似乎都没有专业的设备, 除了那一针药和手上的记录本之外,看不出任何和实验有关的的要素。而医生脸上那些恶意的笑容, 反而让人觉得他们只是在享受病人被痛苦折磨的过程。

    十三号, 十四号,十五号,病人身上病号服的数字在不断的变大, 终于,当画面再次切换的时候, 周嘉鱼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姜筑。

    他也像之前的病人那样被包裹在束缚衣里,坐在那张椅子上,面对着面前几个笑容扭曲的医生。

    “救命, 救命……”姜筑在惨叫着求救,“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救命——”

    周嘉鱼面露不忍,这时的姜筑相貌还算年轻,能看出年龄不大,想来这就是他刚被送入这个精神病院时的录像。

    但是那些可怕的怪物, 并没有因为姜筑的求饶而心软, 他们依旧往姜筑的身体里注射了奇怪的液体,看着他的发出凄厉的叫声。

    这几个穿着医生服的人已经不能被成为医生了, 他们更像是以人类苦痛苦取乐的恶魔,无论是笑声亦或者行为举止,都充满了扭曲。

    姜筑似乎被折磨了很久,虽然画面每次只有短暂的一点,但却能看出他年龄的变化。他从少年,变成了青年,从一开始的惨叫挣扎,变成了麻木承受。

    这样的日子延续,直到某个契机的到来。

    最后一段录像,似乎是人用手机录下的,画面非常的粗糙,还不断的摇晃,但能听到录像人兴奋的喘息声。

    “要开始了。”有个人这么说。

    画面往上抬,周嘉鱼看到了一栋冒着黑烟的建筑,仔细观察后,周嘉鱼才发现冒出黑烟的建筑就是他们所在的病院。病院似乎燃了起来,具体的着火地点是在四楼,院长室所在的位置。

    “开始了。”那人又开始重重的喘气,他说,“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太迫不及待,太迫不及待……”

    画面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拿着手机的人开始奔跑,他奔跑的目的地是病院的前面的院子,等到他到达那里时,那里已经到处都是穿着病号服的病人们。

    病人们的表情都很兴奋,面对火灾却好像一点也不感到恐惧,他们抬着头,激动的看着四楼,有的人在尖叫,有的人在大笑,有的人甚至兴奋的在用自己脑袋用力撞着墙壁。

    “现在是我们的时间了——”属于姜筑的声音响起,视频画面一转,周嘉鱼看到了站在人群之中的姜筑。他穿着病号服,身体佝偻着蹲在地上,脸上戴着一张口罩,他说,“现在是我们的时间了——”

    又是神经质的重复句子,周嘉鱼看见病人们纷纷应和,仿佛陷入了某种无意义的狂热之中。

    火焰越来越凶,空气中有黑色的灰烬洒落,姜筑他们站在楼下,如同狂欢一般欢呼雀跃。

    这么大的火势,又没有任何的消防措施,如果继续下去,极有可能将整个病院全部烧掉。但是非常奇怪的是,那火势却被隔离在了院长室,并没有朝着其他的地方蔓延。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忽然想起了院长室里那奇特的构造还有被涂成黑色的墙壁,看来奇特的装修风格和这场火灾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就在火舌从窗口冒出的时候,周嘉鱼在视频里看到院长室有一个人从窗口爬了出来,他身上穿着医生的服装,似乎是这里的医生。

    “救命啊,救命啊——”他站在窗口朝着外面求救。

    病人们将目光投向了窗口。

    “救命啊——”这呼救声,听起来如此的熟悉,曾经,呼救的是底下站着的病人们。而此时此刻,求救的对象却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医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人想要救他。

    病人们抬起头,脸上是无比冷漠的表情,他们的眼神死死的盯住窗口上被火焰逼迫到绝境的人,眼神里的目光甚至比炽热火焰还要可怕,恨不得将上面那人拆吃入腹。

    “救命……”看着楼下人们的反应,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最后,那人放弃了求救,开始尝试性想要从窗口爬出来。但四楼之下没有一点遮挡物,是坚硬的水泥地,到底是要摔死还是被烧死,的确是个让人难以抉择的选择题。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生物对于火焰最本能的恐惧,还是让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眼见屋子就要全部被火焰吞没,他咬紧了牙关,终身一跃,终是从楼上跳了下来。

    四楼的高度,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足以致命,更可况底下只有坚硬的水泥,那人落地的瞬间,周嘉鱼看到他的双脚呈现出了一种扭曲的姿态,而随之而来的凄厉惨叫声,也在证明他的脚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啊啊啊啊……”凄惨的叫着,他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不过好歹是保住了性命,剧痛之后,他似乎又隐约的松了口气,双手用力,正欲往前爬行,却注意到周围本来还在抬头看着火灾的病人们,慢慢的围了过来。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想要找死吗!滚开!滚开!你们还敢看,等我好了,我弄死你门——”大约是疼痛让他失去了理智,他甚至没有注意到病人们的异常,反而继续出口威胁。

    姜筑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的面前蹲下,用脚尖慢慢的戳弄着他□□在外面的血肉。

    “你做什么——”他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

    “露出来了呢,骨头。”姜筑这么说,他的脚下用力,却是直接踩了下去,随之而来的便又是男人的惨叫。

    “啊啊啊,你做什么——你疯了吗——”他想要挣脱开,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用双手艰难的移动,如同一只可怜的蛆虫。

    “不要怕。”姜筑说,“我会把你治好的,就像你治疗我们一样。”

    男人的表情僵住,此时此刻,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目光朝着周围环顾,发现整个一楼院中,居然看不到一个医生的身影。

    数百个病人聚集在院子里,将他重重围住,眼神冷漠的看着他。

    “你们做了什么,其他医生呢……”男人感到了恐惧,开始不由自主的想要后退。

    “医生?这里哪里有医生,明明全都是病人。”姜筑笑了起来,他用力的踩住了男人的一截骨头,在地上缓缓的碾压,“嗯……或许我们明天可以努力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人愿意当几天几声,好给你们治病。”

    男人眼神中的恐惧到达了顶点,然而似乎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摄像头黑了下来,画面到此结束。

    众人看着黑色的屏幕陷入沉默。

    林珏抽着烟,瞅了一眼门外:“我没看错,外面这人是不是就是刚才断腿断手的那个?”

    “是。”周嘉鱼说,“这人是医院的院长?”

    林珏道:“百分之九十的可能。”

    其实他们在刚看来那个人的时候,心中还充满了同情和对姜筑的愤怒,毕竟一个活人变成了那副模样。但是看完视频后,众人的心情都复杂了起来,看到那么多无辜的病人被折磨后,都对于他的下场是否合适产生了迟疑。

    “先报警吧。”林珏说,“让警察来处理算了,这么多病人需要安置,这医院现在这种情况,早就不正常了。”

    这里几乎没了一个正常人,或许姜筑刚来这里的时候还是正常的,但是经过那么多的折磨,他显然也脱离了正常的范畴。

    “我们去后山看看。”从到这里,林逐水就一直不怎么说话,此时突然开口,却是提出了一个奇怪的建议。

    周嘉鱼记得后山是精神病人们下葬的地方,不知道林逐水说去后山是要做什么,不过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去看看也无妨。

    于是几人分了工,徐入妄他们守着那个人棍,而周嘉鱼和林珏他们则跟着林逐水去后山看看情况。

    这边的山也非常的荒凉,通往山上的小路上长满了杂草,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人从这里通过了。周嘉鱼走在最前面,很快便到了山顶,他本以为这些坟墓至少会有个墓碑什么的,但显然他高估了这个精神病院的人道主义,因为山顶上只有一些隆起的土包,并没有任何的墓碑。而每个土包上面,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杂草,这些杂草茂密的已经足足有半米高,周嘉鱼甚至怀疑自己的脚下也有尸体,只是看不到罢了。

    “嘉鱼,让小纸帮个忙。”林逐水道,“从这里往下挖。”

    周嘉鱼闻言应了一声,吩咐小纸在林逐水所在的位置往下刨土。小纸照例撸了撸袖子,撅着屁股就开始干活。它到底是力气大,很快就把林逐水指示的地方刨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就在小纸打算继续的时候,林逐水突然叫了停,然后从旁边随手捡起了一根长长的木棍,将剩下的浮土刨开。

    浮土之下,是一个木做的盒子,盒子非常的简陋,像是小孩子制作的粗糙的手工艺品。周嘉鱼鼻间又嗅到了那股子属于尸体的恶臭,这气息虽然不明显,但却非常的刺鼻,让他不由自主的用手捂住了鼻子。

    沈一穷很不愉快的嘟囔道:“这是什么?他们把人切成块给埋了?”

    这里并没有火葬场之类的东西,这么小个盒子,想要把人装进去恐怕真的只有沈一穷所说的切成块才能解决。

    林逐水没说话,用手里的棍子直接掀开了木盒的盖子。盖子一开,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愣住了,那盒子里面,竟然是他们之前在酒店里见过的黑色液体。液体被放置在盒子中却没有从缝隙里面流出来,反而像是因为浓度过高,被死死的卡在了盒子里面。

    这液体周嘉鱼太熟悉了,不就是那天晚上他和沈一穷在冰箱里看见的那种黑色液体么,他万万没想到,居然在后山上能看见同样的东西。

    这东西实在是太臭了,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周嘉鱼用手捂住口鼻,却是注意到那被放在盒子里的东西竟是在缓慢的蠕动,虽然速度很慢,但的的确确是在动着。

    “这东西在动——”周嘉鱼出声道。

    “妈的,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林珏蹙着眉头,表情着实不好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黑色的液体里面,指甲头发还有一些碎掉的骨骼,说这是人,可却让人无法想象出用什么样的法子才会把人变成这样。

    “盒子边上好像有东西。”周嘉鱼捏着鼻子,忍受着恶臭的侵袭,看向盒子边缘的土层。那薄薄的土层里面,好像覆盖着什么东西,林逐水手一动,便将那东西从盒子边上直接挑了出来。

    周嘉鱼弯腰将东西捡起,发现这是一包用塑料纸包好的资料,他道:“……这什么东西。”他小心翼翼的掀起一角,看见里面居然是很多证件,其中一张是身份证,上面写着个陌生的名字。显然,这身份证和坑底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