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病院惊魂
    这狭窄的走廊给人的感觉实在是不太好, 以至于周嘉鱼在看到那扇门后没有多做思考便伸手敲了敲。

    门那头并无回应, 周嘉鱼又敲了一次,在他以为不会有人回答的时候,门那头传来了一个沉闷的男声:“进来。”

    周嘉鱼听到这声音, 伸手握住门把,轻轻一转。咔擦一声脆响之后, 面前的木门被他拉开了一个缝隙, 众人看到了屋中的景象。

    屋子里面的墙壁全被粉刷成了黑色,本就不算明亮的灯光在这样的屋子里更是显得黯淡。周嘉鱼看到屋子中央摆放了一张巨大的木桌,木桌后面坐着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这男人脸上戴着白口罩, 鼻梁上还挂着眼镜,因为灯光昏暗, 连周嘉鱼这样的视力也没能将他的面容看的太清楚。

    “你好。”男人发声,“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众人从走廊走向屋中,本以为离开了那狭窄的隧道, 压抑的感觉会有所缓解,但让人没想到的是, 这个院长的办公室反而更加让人觉得喘不过气。周嘉鱼光是在这里待上那么一会儿就很不舒服,他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个正常人长期坐在这里办公,还能保持理性的思维。

    “你好。”周嘉鱼说,“请问您是这里的院长吗?”

    男人点了点头, 说:“对, 我是,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周嘉鱼又把刚才和李一昊说话的内容重复了一遍, 表达他们是来调查病人的意愿。

    “坐。”院长对着他们摊了摊手,示意他们坐下,他说,“我完全可以配合警方的调查,请问你们想要问关于哪个病人的事。”

    大家看着椅子都没动,周嘉鱼也不想在他对面坐下,虽然这样看起来挺不礼貌的,但是这院长给他的感觉很不好。

    “姜筑。”周嘉鱼谨慎的说出了这个名字,同时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院长的表情。

    但奈何反光的眼睛和戴在脸上的口罩遮掩了院长的大部分脸,周嘉鱼很难从他的表情里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

    因为之前李一昊的反应,周嘉鱼本来还有些担心自己说出姜筑的名字后,院长会不会有什么过激反应,但院长的语气却十分冷淡:“抱歉,我已经不记得这个病人了,你们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信息,恐怕还得自己去档案室查找。”

    “不记得了?”周嘉鱼并不相信,“您确定您不记得姜筑这个名字了?”

    “是的。”院长非常肯定的说。

    周嘉鱼狐疑的看着他:“但是外面的李医生可是记得非常清楚,如果您不介意,能不能麻烦您陪我们去一趟档案室呢?”

    院长闻言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默。

    徐入妄这时候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道:“院长先生,您可要想清楚啊。”

    又是一段短暂的沉默,也不知道是院长想明白了,还是徐入妄的威胁起了作用,院长微微点了点头,有些不情愿的同意了周嘉鱼的提议。

    “走吧。”院长这么说,“我带你们过去。”

    大家跟着他离开了办公室,周嘉鱼在走的时候注意到这个办公室非常的奇怪,除了那张桌子椅子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了。墙壁旁边没有书柜,全都空荡荡,桌子上也没有任何的资料和物品,简直好像除了桌椅之外,就只剩下院长这么个人,静静的坐在被黑色墙壁构成的屋子里。

    大家绕过了那漫长且狭窄的走廊,从里面走出来时,所有人都轻轻的松了口气。里面这种构造真不是人待的,待久了恐怕正常人精神都会出现问题。

    “档案室在五楼,要路过住院部。”院长说,“请大家放慢脚步,不要奔跑打闹,不然会刺激到病人。”

    出来之后,周嘉鱼终于借着外面的光线看清楚了院长的模样,他的眼睛狭长,无神的垂着,眼角耷拉着看起来很没有精神,正常人说话时都会直面对话的人,但他从头到尾都垂着眸子,眼神时不时飘散,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得。

    “走吧。”周嘉鱼说。

    院长抬步朝着顺着楼梯朝着四楼去了,之前他们在楼下见到的画作渐渐多了起来,而且内容越来越奇怪。到了最后甚至已经没有什么具体的图案而是乱七八糟的涂鸦,颜色以红黑为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一穷没忍住,开口问了句:“院长先生,这些画是怎么回事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院长扭头看了沈一穷一眼,慢慢道:“这些是我们医院的作品,很好看,很有艺术感,在里面我们互相交流感情。”

    沈一穷嘟囔了句那你们的感情可真够复杂的。

    院长瞪了他一眼。

    沈一穷很不客气的反瞪了回去。

    周嘉鱼都有点怀疑两人会吵起来的时候,院长收回了目光,又继续低头赶路,他们很快就到达了五楼的住院部——据院长说,档案室就在住院部的尽头,传过去就是了。至于为什么要把重要的档案室和病人们住院的地方安排在一层楼……这就不得而知了。

    周嘉鱼以为住院部全是病房,但是到了五楼才发现与其说是住院部,倒更像是病人们自由活动的地方。走廊上,大厅里,到处都是穿着特殊病号服的病人们。这些有的坐在椅子上,有的坐在地上,有的正在和人交谈,有的则玩着一些简单的游戏。

    周嘉鱼看见有三个病人围在一起玩扑克,如果不是他们穿着病号服,光从神情上来看比面前这个带路的院长看起来还要正常一点。

    “小声点。”院长轻声说,走的又轻又慢,仿佛怕惊扰了什么。

    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周嘉鱼在路过一个病人旁边的时候,听到他嘴里数着五十三,五十四,五十五……

    周嘉鱼蹙了蹙眉,小声道:“他在数什么?”

    院长闻言扭头看了周嘉鱼一眼:“你可以自问他。”

    周嘉鱼抿唇,侧身问了那病人一句:“你在数什么?”

    病人抬头,并未回答周嘉鱼的问题,而是道:“嘘,小声点,你说话声音太大,他们会发现你的。”

    他们?周嘉鱼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住院部的病人们在看到外来者时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他们最多投来一点目光,随即便再次沉静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周嘉鱼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这些病人的性别大部分都是男性,只在角落里看到了一两个女性病人。而男性病患的年龄也大部分在中年的范畴内,并没有看见年级太小或者太大的。

    病患简直像是经过挑选一样——周嘉鱼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怎么了?”院长注意到周嘉鱼一直在朝身边观望,突然停下脚步问了他一句。

    “没事。”周嘉鱼说,“只是奇怪怎么没看见医生。”

    “哦。”院长说,“这个点他们都在做其他的事呢。”

    “做其他事?把病人就这么放在这里不会出事么?”林珏说。

    “能出什么事呢。”院长嘟囔,“他们又跑不出去,能出什么事呢。”他说完这话,居然赫赫的笑了起来,这笑声听起来简直像是在高兴什么事儿,快要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大家都没说话,而是互相看了看,显然,这个院长很不正常,不,准确的说,这个医院都很不正常。

    终于走过了住院部,到达了档案室。院长掏出钥匙打开了档案室的门。

    门一开,一股灰尘的味道扑面而来,屋子里到处都铺满了灰色的痕迹,角落是密布的蛛网,看起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打扫过了。

    “这里没有人看管?”林珏发问。

    “没有,没有那么多人。”院长说,“哪里来的那么多人手,每年都招不到人,招不到人,能有人就不错了。”

    周嘉鱼听着他的话,发现这院长说话的时候似乎很喜欢将一句话多重复一遍,一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听起来感觉很是神经质。

    院长给他们开了门之后,就打算离开,徐鉴却是手一伸,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院长先生,您不介意把口罩取下来让我们看看的模样吧。”

    空气一下子凝滞起来,院长的眸子里射出冰冷的视线,他小声的念叨着什么,仿佛在诅咒一般,就在周嘉鱼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却见他真的将手伸向了口罩,然后将口罩取了下来。

    当周嘉鱼看清楚院长的模样时,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口罩后面的那张脸,被几条巨大的伤口横贯其上,伤口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的,又长又宽,被人用粗暴的手法缝合起来,连嘴唇形状都看不出来了。

    “看见了吗。”院长问。

    徐鉴倒是很冷静,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而是问道:“您是这是受了什么伤?”

    “我被人袭击了。”院长说,“有人袭击了我,划烂了我的脸,不过没关系,现在已经愈合了。”他咧开嘴笑了起来,一张像是被强行拼接起来的脸也跟着扭曲,露出怪异之极的笑容。

    “谁袭击了你?”林珏问,“不会是这个医院的病人吧?”

    院长闻言并未说话,只是伸手又将口罩戴上了,似乎并不愿意回答他们的问题。

    “我们对这里不熟悉,麻烦院长陪着我们一起找一下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了什么,林逐水的突然出声,而且说出来的话相当不客气。

    院长似乎想要拒绝,林逐水又道:“难道院长是要去忙什么事?”

    院长道:“是的,我很忙的,没时间陪你们。”他低声又重复了一遍,“没时间陪你们。”他想要转身离开,却被徐入妄伸手直接拦住了:“不好意思,院长先生,我们对这里不熟悉,麻烦您多给我们一些时间。”

    院长怨恨的看着徐入妄,但以他的身板来看,显然并不是徐入妄的对手,所以权衡之下,他还是留了下来。

    几人走进了档案室,周嘉鱼一进去就开始咳嗽,他开始还以为是灰尘过敏,但是在里面站了一会儿之后他觉得自己快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了,实在是受不了,只能踉跄着从档案室里又跑了出来,呼吸了一点外面的空气才缓过来。

    “怎么回事?”林珏说,“罐儿你怎么咳的这么严重。”

    周嘉鱼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明白,他拿出纸巾,捂住口鼻,在外面耸动着肩膀,好一会儿才将那种喉咙里面的氧意逼出来。

    “或许是对里面的东西过敏。”徐入妄说,“你就在外面等着吧,我们找就行。”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周嘉鱼在档案室外寻了个位置,看着他们在里面翻找。

    虽然被强行留了下来,但院长一点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他站在角落里,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几人,看起来简直像是随时准备逃跑。

    周嘉鱼打算把他用来捂住口鼻的纸找个垃圾桶扔掉,但当他仔细看向自己手里的纸巾时,却发现纸巾上多了一些黑色的粉末。

    “这是什么?”周嘉鱼有点愣,伸手抹了一下,发现这粉末有点像是灰烬的东西,他抬目望向眼前的档案室,忽的有种不好的感觉。

    “什么?”沈一穷离门最近,跑到了周嘉鱼的身边。

    “我刚刚不是一直咳嗽么,感觉咳出来了奇怪的东西。”周嘉鱼把纸巾递给沈一穷看。

    沈一穷瞅了眼周嘉鱼手上的纸巾,却是满目莫名:“没有啊。”

    周嘉鱼再一看,发现刚才看见的那些黑色灰烬居然不见了:“怎么会,我刚才真的咳出来了一些黑色的灰烬。”

    屋子里的人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都打算出来看看,林逐水也朝着周嘉鱼的方向走,然而他刚离开档案室,屋子里就传来了徐入妄的怒喝:“你要去哪儿??”

    接着便是砰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周嘉鱼吓了一跳,朝着屋中看去,发现档案室的窗户被打开了,刚才站在窗户边上的院长不见了踪影。毫无疑问,他从窗户上跳了出去。

    这里可是五楼,一个弄不好会死人的,徐入妄飞速跑到了窗户边上,眼睁睁的看着那院长从地上爬起来,转身跑了。

    徐入妄:“卧槽,他真跑了!”

    周嘉鱼说:“这里可是五楼,他跳下去没事儿??”

    徐入妄说:“妈的,他没事,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院长到底是人是鬼。”林珏说,“逐水,你怎么看?”

    “自然是人。”林逐水道,“但孟氏遗址围住我们的那些焦尸,也是活人。”

    众人陷入了沉默,显然是想起了那天晚上在孟氏遗址发生的事情。显然,这个精神病院的异常情况和孟扬天他们那伙人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奇怪的医生,诡异的病患,还有整个医院里压抑到了极点的气氛。

    “我们继续搜档案,其他人出去找找其他医生看看情况?”徐鉴提议。

    “行啊,逐水,你和罐儿他们一起去吧,我和入妄徐鉴留在这里找就行。”林珏虽然挺嫌弃这些布满了灰尘的档案的,但还是决定留下来。

    周嘉鱼对屋子过敏,林逐水看不见,正好可以出去找人。

    “好。”林逐水同意了。

    于是两人离开了档案室,准备去楼下看起来有些像医生办公区域的那层楼去。这次路过住院部的时候没有了院长带路,那些刚才原来还算友善的病人,对他们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敌意。起初周嘉鱼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在一个病人将手里的硬物朝着他扔过来的时候,周嘉鱼才确定这并不是他误会了。

    被一百多人虎视眈眈,周嘉鱼赶紧拉着林逐水下了楼。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病人的活动范围居然没有局限在五楼,到了四楼办公区域,他还是能看见一些穿着病号服的人在走廊之上游荡,虽然数量上少了很多。

    然而本来应该坐在四楼办公的医生,却不见了踪影,周嘉鱼逛遍了四楼,好不容易在四楼靠近角落的一个办公室看见了穿上白□□生服的人。

    那人坐在办公室里,面前摆着一台电脑,似乎正在整理资料,从表情上看来是十分认真的,连周嘉鱼和林逐水进了屋子都没发现。

    “你好。”周嘉鱼和他打了招呼。

    那人没有抬头,继续看着面前的电脑。

    “你好。”周嘉鱼又打了一声招呼,他看了眼那人胸前的铭牌,“陈医生。”

    听到陈医生三个字,他手上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抬手推了推眼镜,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周嘉鱼说:“我们想了解一下关于院长的事。”

    陈医生慢慢的抬头,笑了:“请问你想要了解什么呢?”他说这话时,又开始敲打键盘,继续输入内容。

    周嘉鱼道:“可以冒昧的问题下,院长脸上的伤痕是什么造成的么?”他不是很相信院长的说法,所以想再确认一下。

    “他被人袭击了。”陈医生说,“被那些该死的病人。”

    周嘉鱼一听心中微凉,没想到院长的伤和这里的病人有关系。

    陈医生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乎是在咬牙切齿,表情狰狞的吓人:“那些废物们,真该都去死——”

    听着他说话的内容,周嘉鱼突然感觉不太对劲,他忽的侧过身,看向陈医生正在敲打键盘的电脑屏幕——那里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周嘉鱼的表情微僵,但并未表现出来,道:“好吧,谢谢您了。”他站起来抓着林逐水的就要出去,那陈医生却突然出言叫住了他们,他说:“你是谁,你也是医生么?”

    周嘉鱼说:“不是。”

    陈医生瞬间站了起来,他拉开抽屉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个类似电击棒的东西,暴跳如雷道:“不是医生为什么不穿病人的衣服,你们想要做什么,想要造反吗?都是因为你们,都是因为你们!”他咆哮着,朝着周嘉鱼他们的方向直接冲了过来。

    周嘉鱼被吓了一跳,反应迅速的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小纸,小纸落在地上后迅速展开了身体,冲向了陈医生,然后一巴掌把那个电击棒给打飞了。

    正常人看到小纸肯定会吓一跳,但眼前的陈医生不但不害怕反而情绪更加激动,嘴里念叨着什么转身就要回去寻找凶器,表情凶残的比楼上的那些病人还要吓人。

    周嘉鱼进这医院之后就感觉不对头,在遇到了几个医生之后,他甚至开始有些怀疑这个医院里根本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眼见陈医生似乎又要翻找出什么凶器,周嘉鱼这次没手软,直接让小纸把这人给拍晕了。

    小纸的动作很是干脆,没有再给他行凶的机会。

    这人晕倒之后,周嘉鱼去桌子后面检查了一下,发现刚才这个陈医生敲打的电脑,不光屏幕是黑的,甚至连主机都没有,所以说他也就是在对着黑屏胡乱敲键盘而已。

    周嘉鱼:“……先生,这人怎么好像精神也有问题。”

    林逐水倒是一点也不惊讶:“这医院里有正常人?”

    周嘉鱼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医生也是这个样子,和那个姜筑有什么到底有什么关系?”

    林逐水说:“你找找监控室的位置,我们过去看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被林逐水这么一提醒,周嘉鱼才想起医院一般都有这么个地方,他抬起头看了看办公室,在天花板的角落里的确看到了一个开着的监控摄像头,“好,我找一下。”

    好在每层楼梯上下的位置,都布着一副医院的地图,周嘉鱼很快找到了监控室所在的地方——就在一楼的拐角处,和警卫室连在一起。

    确定位置后,两人便朝着二楼去了。

    这一路上,周嘉鱼都看到了病人的身影,他们每层楼都有分布,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所做的事情却是千奇百怪。其中有和空气说话的,还有用勺子敲墙壁的,总而言之就是只有想不到,没有看不到。

    在这时候,周嘉鱼甚至生出了一种眼前的这些人比那些脏东西还要吓人的想法,面对这些神经质的眼神久了,仿佛自己的精神也遭到了污染。

    监控室的门是关着的,开锁小达人林珏也不在,不过问题不大,周嘉鱼直接让小纸把锁给拧了下来,和林逐水一起走进了监控室。

    医院所有摄像头的监视器都在这间屋子里,周嘉鱼看到院长室,看到了正在翻找档案的林珏他们,还看到了走廊上的病人。

    “看看医生都在哪。”林逐水道。

    周嘉鱼闻言道了声好,开始寻找医生的身影,然而当他仔细的浏览了一遍监控器后,后背不由自主的起了一层冷汗。在他面前的一百多台屏幕里,他看不到一个穿着医生服的人,无论是办公室,走廊,亦或者住院部,白色的医生服,仿佛彻底的消失在了这栋建筑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周嘉鱼表示精神受到污染决定牵着林逐水的手出去休息一下,罢演一天小剧场。

    说到精神病院啥的,感觉最经典的还是逃生这个游戏,气氛营造实在是的太棒,我尝试性的玩了半个多小时身体都吓木了,喜欢恐怖游戏的可以去试试看。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沉迷仙女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0:13:18

    Yggdrasil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9-11 00:14:17

    取名太难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0:53:07

    取名太难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0:53:12

    取名太难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0:53:17

    取名太难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0:58:23

    取名太难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0:58:27

    取名太难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0:58:31

    洛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0:59:38

    小黄黄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01:10:08

    终觞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0:17:58

    浅羽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7-09-11 10:24:08

    咸鱼胖次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0:25:07

    打麵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0:34:54

    打麵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0:35:02

    十三三biu(○` 3′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0:36:14

    猕猴桃牛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0:38:03

    烟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0:39:49

    麟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1:28:44

    白银箭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2:14:26

    悬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2:57:46

    萌谁谁便当君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9-11 13:06:18

    雏风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3:06:34

    淡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6:34:25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16:48:26

    长点心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7-09-11 21:34:14

    17419051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11 21:41:05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