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比赛初期
    林逐水进了病房,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周嘉鱼和沈一穷。

    两人的手背上都还挂着水,见到林逐水进来,全都露出讨好的表情……只可惜全然忘记了,林逐水是全看不见他们表情的。

    “菌子好吃么?”林逐水薄唇微启,语气不算太冷,却还是让床上的两个有点心虚。

    “不好吃——”两人硬着头皮撒谎。

    “想不想再吃一顿?”林逐水又问。

    “不想——”和被训的小学生差不多,要不是周嘉鱼和沈一穷都在床上躺着,估计此时都得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后背。

    “不如我帮你叫个外卖加加餐?”林逐水的声音非常的温和,若是不知道人听了,估计会真的以为他是在关心床上两只可怜兮兮的病患。

    “不吃了,先生,我错了。”沈一穷内疚的痛哭流涕,“我再也不乱吃的东西了。”

    林逐水声冷如冰道:“你们真该庆幸,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周嘉鱼被训的时候,全程安静如鸡,毕竟他连林逐水的屁股都摸了,林逐水不砍他手他就已经谢天谢地。

    林逐水说完这话,也没再训斥两人,叫他们出院之后直接回来,然后转身就走,看样子,的确是有些生气。

    沈一穷躺在床上绝望的问:“周嘉鱼,你做什么了,让先生这么生气。”

    周嘉鱼心想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他蔫蔫道:“也没什么,就是拍了先生屁股一下。”

    沈一穷:“……”

    周嘉鱼说:“你咋不说话了?”

    沈一穷摸摸鼻子,道:“你真的还活着吗?是不是其实你已经死了,我看到的是你的灵魂啊。”

    周嘉鱼:“……”

    能这样开罪先生还活着,周嘉鱼觉得自己真是托了比赛的福了。他缩进被窝,瓮声瓮气的说:“你说,要是我比赛输了……”

    沈一穷对他投来怜悯之色:“如果之前你比赛输了,先生还能出点钱把你托运回去,现在你要是输了……可能……”

    周嘉鱼说:“可能?”

    沈一穷说:“可能就真的要埋骨云南了。”

    周嘉鱼:“……”

    沈一穷说:“不过看在我们一起中毒的情面上,我会尝试一下把你火化之后的骨灰偷偷做成陶瓷罐托运回去的。”

    周嘉鱼说:“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沈一穷说:“客气啥。”

    周嘉鱼竟是感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悲伤。

    在医院躺了两天,三人神态恹恹的出院了。

    当然,出院当天林逐水并未出现,还是杨子泉开车把他们接回酒店的。

    车上,杨子泉说:“明天比赛就要开始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杨棉说:“准备好了!”

    周嘉鱼说:“我也准备好了!”他已经选好了自己喜欢的陶瓷罐花色,发给了沈一穷备用。

    沈一穷大概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叹了口气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周嘉鱼却还是对风水之事一知半解,按照沈一穷的说法就是他掐指一算,周嘉鱼是凶多吉少。

    几人到酒店时,林逐水正在和另一个陌生人聊天。看得出,他在风水这一行里的确很有名,因为除了和他聊天的人以外,旁边还有几个欲言又止的,看林逐水的眼神里全都是星星。

    周嘉鱼有种错觉,自己仿佛看到了无数追星的迷弟迷妹们。

    “先生,我们回来了。”沈一穷虽然害怕,但还是乖乖的过去和林逐水打了招呼。

    “嗯,去休息吧。”林逐水说,“明天就比赛了,今晚就别处去玩了。”

    沈一穷和周嘉鱼哪里还敢不从,均都灰溜溜的准备回房。

    在进屋子之前,周嘉鱼问沈一穷,说上一次比赛的内容是什么啊,沈一穷挠挠头:“初赛太简单我都忘记了,我就记得决赛的内容是点龙穴。”

    周嘉鱼:“……卧槽,龙穴?!”

    沈一穷怜悯的看着周嘉鱼:“你连龙穴都不知道是什么吧?”

    周嘉鱼:“……是的呢。”

    沈一穷长叹:“安心的去吧。”

    周嘉鱼差点没哭出声。

    然后两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周嘉鱼躺在自己的床上,缩成一团,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寒冷,他说:“祭八,我怎么觉得那么冷,是不是这是我临死前的预兆?”

    祭八说:“你把空调打高点呗。”

    周嘉鱼:“……”他默默拿过遥控板,发现空调是二十三度,嗯,的确有点冷,调高点调高点。

    明天就是事关性命的比赛,周嘉鱼以为自己会紧张害怕的睡不着觉。但事实上他刚上床不到十分钟就美滋滋的入睡了,失眠什么的是根本不存在的。

    第二天他起床洗漱的时候,祭八幽幽的来了句:“昨晚十点半林逐水来敲了次门。”

    周嘉鱼满嘴泡沫:“啊?”

    祭八说:“他估计以为你会紧张的失眠,所以想来安慰你吧。”

    周嘉鱼:“……”

    祭八:“但是好像他只敲了一次门,就听到了你的呼噜声……”

    周嘉鱼手微微一抖:“我他妈的还打呼噜了?”

    祭八说:“是的呢。”

    周嘉鱼:“……”

    祭八语气悲伤:“所以,他转身就走了……”

    周嘉鱼什么话也不想说,安静的洗漱完毕,换衣服,下楼吃早饭。

    他这个比赛的睡着了,沈一穷这个不比赛的反而挂着黑眼圈,见到周嘉鱼还问:“是不是很紧张,是不是失眠了?当年我那个超级厉害的我师兄比赛的时候都失眠了一晚上呢——”

    周嘉鱼低着头没敢看坐在旁边的林逐水,不要脸的撒谎:“嗯,没怎么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