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精神病院
    关于电话这事儿, 周嘉鱼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面露林逐水那不露声色的质问,周嘉鱼只能很怂的解释,“先生天天和我在一起, 哪里还有打电话的必要嘛。”

    林逐水却是微微挑了挑眉,并未应话。

    周嘉鱼又是一顿哄, 林逐水才勉强的嗯了声。

    这一屋子的人除了周嘉鱼和林逐水全是单身狗, 于是众人就看着两人撒狗粮,表情里充满了复杂的味道。

    在旁边坐着的沈一穷幽幽的摸着小纸的脑袋,又用下巴蹭了蹭小纸, 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当然百分之八十可能都是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谈恋爱。

    关于姜筑的事儿,徐建那边很快给了更加详细的反馈。这姜筑是H城人, 自幼家境贫寒,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姜筑在刚成年的时候, 家里就遭遇了一次残酷的打击——他遇到了一场车祸。

    在这场车祸里,司机逃逸, 姜筑重伤。

    周鲫鱼听到这里,想起了他在学校和楼顶见到那个戴口罩的男,那个男人似乎从头到尾都戴着口罩,将自己的面容遮掩的严严实实, 也不知道和这场车祸是不是有分不开的关系。

    之后姜筑的家中为了给他治疗, 变卖了家中所有的财产,可即便如此, 也堵不上治疗费用巨大的窟窿。就在这样的前提下,姜筑的父亲却又再次遭遇不幸,他和姜筑一样,也遇到了车祸。这次则是司机酒驾,姜筑的父亲当场死亡,甚至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太惨了吧。”林珏听着这故事也觉得有点唏嘘,“一家人遇到了这些事儿……”

    “是挺惨的。”徐鉴说,“而且那酒驾的司机家境不好,根本拿不出赔偿来,只能进局子里蹲着,姜筑的治疗费还是没有着落。”

    “之后呢?”周嘉鱼感觉这事情肯定没完。

    徐鉴说:“之后,之后姜筑的母亲为了给他赚治疗费,开始在工地上打工,可是还是没能凑齐费用,姜筑很快就因为交不起费用被迫出院。”

    如果事情到这里结束,也就算了,可上天却仿佛觉得姜筑不够惨似得,又一次给了他致命的打击。

    因为过度疲劳,姜筑的母亲在工地上出了事故,而出事之后,那个工地的老板直接找了关系,又欺负姜筑无钱无势,竟是一分的赔偿款也没有掏就把姜筑母亲的事儿给了解了。

    众人听完,眼神里都多了点唏嘘,姜筑的经历着实让人有些同情。

    “然后好像他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好了。”徐鉴说,“具体怎么不好资料里也没写,不过的的确确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一段时间。”

    周嘉鱼说:“精神状态不好?”提到这个,他倒是突然想起了和小金龙住在一起的那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当时也被当地人当成了疯子,现在仔细想来,会不会姜筑也是这样的情况?

    “会不会是他受到严重打击之后觉醒了这方面的天赋?”周嘉鱼问,“比如能看到什么脏东西之类的……”

    林珏道:“倒也是有可能,之前有过这样的例子,不过这种例子很少,概率也很低。”

    虽然概率低,可也不是没有,而且既然姜筑出现在了孟扬天身边,那就说明他身上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那现在还有他的消息么?”周嘉鱼问。

    徐鉴摇摇头:“没了,他进了精神病院之后,偷偷摸摸的从里面逃了出来,然后关于他的消息就彻底断掉了。”

    从精神病院出逃的姜筑,彻底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大家很快将他遗忘,或许现在提起姜筑这个名字,能记得的人都不会超过一只手。

    因为这个例子太惨,当年参与办案的警察倒是有些印象,徐鉴查他资料的时候,警方很快就把这份档案翻了出来。

    周嘉鱼见到了当年姜筑的照片,这人的个头儿果然很高,十七八岁的年龄,就已经一米八六。他的模样算得上清秀,在证件照里安静的微笑着,看不出一点阴郁的味道。这让周嘉鱼想到了在孟扬天身边的此时的他,若不是徐惊火的消息,恐怕任谁也没办法把两人联系在一起。

    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姜筑的去向,几人合计了一下,决定去当年姜筑出逃的那家精神病院,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新的线索。

    事实上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民众对于精神病的态度都不算友好。除非是家境殷实,雇人特殊照顾,否则在精神病院里,过的真不是人过得的日子。

    如果周嘉鱼的猜测是对的,那姜筑可能精神上并没有出现问题,也就是说他作为一个正常人被强行关了进去,想要逃出来,也是正常的事。

    那精神病院的地址有些偏,目前过去的交通方式只有汽车,众人就这样踏上了行程。

    随着汽车开向目的地,周嘉鱼注意到周围的景色越来越荒凉,问过徐鉴后才知道那精神病院居然在深山里面,目前已经开了三十多年了,是政府出资办的。

    “那也太偏了吧。”周围已经看不见任何现代化的建筑了,道路也是泥地,车开在上面速度很慢,周嘉鱼说,“这人进来了还能出去?”

    “唉,精神病院这地方,进来的有几个能出去。”徐入妄道,“就算是个正常人在里面待久了估计也废了。”

    周嘉鱼轻叹。

    本来大家在听完关于姜筑的故事之后,心情已经很沉重,当车到达目的地,众人看清楚了那精神病院的模样时,心情变得更加的糟糕了。

    那精神病院坐落在茂密的树丛之中,只能隐约看到其陈旧且高耸的墙壁,墙壁周围是铁丝网,砖石上附着着被苔藓腐蚀后的脏绿色。

    这里不像是精神病院,反倒更像是监狱。

    因为之前徐鉴已经打好了招呼,所以从门口进来时也没有遭到阻拦。

    守门的保安是两个五六十岁的中年男人,神情十分漠然,看到他们几个,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安静的把铁门拉开。

    这里给人的感觉非常不舒服,周嘉鱼站在门口的脚步不由自主的顿一下。

    “嘉鱼?”林珏注意到了周嘉鱼的异样。

    “不是很舒服。”周嘉鱼诚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感受,“我对这里感觉非常不好……”

    其实不止是周嘉鱼,就连灵感没有那么敏锐的沈一穷也觉得这里的气氛十分压抑,虽然没有看到一个人,但人类显然是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有些地方你站在门口就已经不想再往里面走了。

    徐鉴说:“这地方死过不少人的。”他指了一个方向,“有些病人的家属把病人送进来之后就失踪了,病人出事之后也不会出现,院方就把病人埋在后山上。”

    周嘉鱼蹙起眉头。

    他们顺着门口的大路一直往前,到达了有些像是住院部的地方。

    这里的建筑外皮都是灰色的,路边也是杂草丛生,在这一段路上,周嘉鱼没有看见任何人影,没有医生,也没有病人。

    “好像就是里面。”徐鉴拉开了住院部的大门,“走吧。”

    林逐水似乎察觉周嘉鱼内心难以言喻的焦躁感,直接伸手牵住了周嘉鱼,手心上传出薄薄的热度,缓解了周嘉鱼被环境感染的情绪。

    “这里真是让人太不舒服了。”周嘉鱼嘟囔。

    “是啊。”沈一穷说,“比监狱给人的感觉还不舒服……”至少监狱没有这种近似死亡的颓败气息。

    住院部的灯光并不明亮,明明是大白天,窗帘却被严严实实的拉了起来,走廊上的灯光是橙色的,投射在人的脸上身上,呈现出阴郁的味道。

    “怎么没医生的?”往里走了一段路了,却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周嘉鱼凑到旁边的办公室里看了几眼,发现办公室里空空如也,没看见任何人。

    “这个点是不是都在食堂吃饭?”林珏看了眼手表。

    “有可能,但是食堂在哪?”周嘉鱼问,现在刚好十二点过,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不过全部人去都去吃午饭了实在是有些奇怪,而且办公室的门也没关就这样大开着,是因为平常这里也没有人来,所以完全不担心被盗么。

    “二楼吧?”沈一穷注意到了走廊旁边的一个指示牌。

    “走,上去看看。”林珏说。

    一行人顺着楼梯往上,周嘉鱼看见楼梯两边都挂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画,这些画像非常的凌乱,无法辨识出鲜明的主题,更像是随心而做的画作。画的色调大部分都是深色调,徐入妄开玩笑的说这医院不会是把病人画的画给挂上面了吧。

    徐鉴看了徐入妄一眼没说话,徐入妄表情僵住:“还真有这种操作啊。”

    这医院太不正常了,如果可以周嘉鱼大概会选择立马离开这里。

    二楼果然是食堂,而他们也见到了进入医院里看到的第一个人。那人穿着医生的白褂,蹲在楼梯门口,手里捧着一盒饭,看见他们后,朝着他们投来了颇为不善的眼神:“你们是干什么的?到这里来干嘛?”

    “你好。”徐入妄道,“因为出了一桩命案可能和贵院的病人有关,我们想了解一些情况……”结果他话还没说话,就看见医生站起来直接转身走了,从头到尾没露出一个好脸色。

    徐鉴给了徐入妄后背一下:“叫你别剃头发,现在被当成坏人了吧,你这模样出去连媳妇都找不到!看看人家周……”他大概是想拿周嘉鱼做例子,但是一扭头却看见周嘉鱼和林逐水两人牵着手无耻的在继续撒狗粮,于是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

    徐入妄:“……”

    徐入妄失败之后,徐鉴撸着袖子打算自己上。但是显然医院的人都相当不给人面子,这次徐鉴更惨,刚一站过去还没开口,那医生就直接走了。

    众人:“……”

    徐入妄嘟囔说看,这真的不关他的事儿。

    徐鉴表情扭曲,将目光投到了周嘉鱼身上,说:“周嘉鱼,还是你来吧。”

    周嘉鱼哭笑不得。

    整个精神病院的人果然都在食堂里吃饭,他们站在门口,看到病人们安静的坐在桌子旁,一口口的往嘴里塞着食物。食物看起来并不美味,大多数都是素菜,只有极少的肉类。医生们则坐在另外一边,周嘉鱼进到食堂之后就感觉出了一种违和感,他很快就发现了违和感的来源——□□静了。

    食堂里实在是□□静了,没有任何的交谈,只能听到安静的咀嚼声。

    整个屋子仿佛是一出默剧,而在里面进食的医生和病人们,则是默剧的演员。

    周嘉鱼稍作犹豫,还是走向了医生们吃饭的地方,虽然这里看起来挺怪异的,但是他身后可是站着林逐水,什么妖魔鬼怪他都不怕。

    “你好。”周嘉鱼轻声开口,打破了寂静。

    医生们吃饭的动作瞬间停了,其中一个靠周嘉鱼最近的人,慢慢的扭过头来,他嘴里还包着饭,缓缓的咽下:“你好。”他这么说。

    “不好意思,我们是警察局那边过来的……”周嘉鱼小声道,“之前有预约过,我们想要了解一个病人的情况。”

    那医生点了点头,说:“好。”然后又回过头,开始继续吃东西。

    周嘉鱼僵在原地有些尴尬,不知道这人的这句好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在人家吃饭的时候打扰人家好想也的确是不太合适。周嘉鱼想了想,回到众人身边,说他们还是等这些人吃完饭再过来吧。

    大家都表示同意。

    本来吃饭对于人来说是件挺幸福的事,可是任谁看了身后屋中的画面,都不会感到一丝的温度。

    他们的进食仿佛只是迫于生理需求的任务,只要把食物塞进嘴里,再机械的咀嚼后咽下去,就算是完成了。

    沈一穷出来之后一直在屋子里面看,并且眼神越来越恐慌。

    周嘉鱼问他看见什么了,沈一穷这才扭头,用带了哭腔的声音说:“你们有没有注意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什么?”林珏问。

    “他们每个人吃一口饭,都会咀嚼十三次……”沈一穷说。

    周嘉鱼朝着屋内投去目光,发现沈一穷说得的确不错,屋子里正在吃饭的人每一口饭都会咀嚼十三次,一次不多,一次不少。而让周嘉鱼觉得难以理解的是,甚至包括坐在旁边桌子的医生们也没有例外。

    “说实话。”林珏道,“如果不是他们穿着白褂子,我真不会觉得他们是医生……”而是一屋子的精神病人。

    她没有从这些医生的身上看到一点属于正常人的行为。无论是神态举止亦或者语言反应,从刚才这些医生的反馈上来看,他们和身边的那些病人除了服装之外简直毫无二致。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周嘉鱼叹气道:“等着他们吃完了出来再看看情况吧。”

    也只能这样了。

    大家在屋子外面随便找了几个座位,坐下后开始等待。

    这场午餐他们吃的格外漫长,林珏掐着表,硬生生的看着他们从十二点半吃到了两点,眼见两点都过了大半了,才有人从餐厅里面陆陆续续的出来。

    周嘉鱼之前询问的那个医生也出来了,他穿着白色的医生褂子,胸前还有个铭牌,上面写着主治医生三个字,下面则是他的名字——李一昊。

    “您好。”周嘉鱼再次硬着头皮上前。

    李一昊的个子不高,年龄看起来三十左右上下,若单看面相,会觉得他文质彬彬。但如果他面无表情的盯着人看时,却有种神经质的感觉。

    “你好。”他回应了周嘉鱼打的招呼。

    如果可以,周嘉鱼不会想和他打太多的交道,但奈何之前徐鉴和徐入妄的搭讪都惨遭无视,他只能硬着头皮强上:“我们是警方派过来调查情况的,请问您有时间配合我们一下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警方调查情况?”李一昊说,“出什么事了?”

    周嘉鱼听见他说这话,莫名的松了口气,虽然这人看起来怪怪的,但是至少逻辑好像还是正常的,也没有直接无视他的问话,而是开口询问发生了什么。

    周嘉鱼说:“在酒店里发生了一起命案,我们怀疑和贵院的病人有关系,所以想要了解一下那个病人的具体情况。”

    李一昊说:“病人,哪个病人。”

    周嘉鱼道:“姜筑。”

    然而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李一昊的表情瞬间扭曲了,那是一种周嘉鱼从未见过的表情,五官几乎都像是挤在了一起,眼神之中也被恐惧灌满,甚至于身体都在不住的颤抖。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姜筑。”李一昊飞快的说,“你们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说完这话,转身就要跑开,却被徐入妄一把抓住,直接给拎了起来。

    在徐入妄的大块头面前,李一昊那身板明显不够看,跟只小鸡仔似得在他的手里挣扎,一副随时可能闭过气的模样。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徐入妄撸起袖子,满脸凶神恶煞,配着他那光秃秃的脑袋,当真是像极了凶残无比的打手。

    李一昊被吓得浑身发抖,最后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徐入妄说:“老子真的要动手了啊。”眼见他马上就要动手,李一昊终于虚了,他的眼神朝着周围瞟了瞟,不知道在看什么,片刻后,才小声的说,“你们去找院长吧,我不能说,只有院长才知道。”

    “他在哪儿?”徐入妄问。

    李一昊道:“办公室……”

    徐入妄说:“你带我们去。”

    李一昊本来还想拒绝,但看见徐入妄手上的肌肉,还是认怂了,说就在四楼,先把他放下来,他就带他们过去。

    徐入妄这才把李一昊放下了,众人都对他投去佩服的眼神,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脑袋,开玩笑说:“就差一根金链子了。”

    徐鉴说:“师父给你买!买手臂粗的那种,拖起来带响的!”

    徐入妄:“……”师父你是认真的吗。

    金链子虽然挺吸引人的,不过现在重点是面前这个李一昊。虽然答应了要带着他们去院长室,但李一昊的眼神却十分的飘忽,朝着周围左顾右望,明显是如果找到了机会绝对会开溜。

    但是直到到达四楼,李一昊都没有找到逃跑的机会,他的脚步停在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面前,小声的说:“院长就在里面。”

    徐入妄说:“你先进去。”

    李一昊道:“我不要先进去,你们要去你们去,我还有事,我还有病人,你们不能让我进去。”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简直像是在胡言乱语,无论是语调还是眼神,都十分的狂乱。

    周嘉鱼敲了敲面前的门,没有人回应,他犹豫片刻,还是伸手握住了门把手,将办公室的门扭开。

    嘎吱一声,门口的景象露了出来,大家在看清楚了门后的景象后,都露出愕然之色。

    门后面并没有什么宽敞的办公室,而是一条狭窄的走廊,走廊昏暗无比,只有在尽头透着微光。

    “这是办公室?”徐入妄故意恶声恶气的问李一昊。

    哪知道李一昊却点头如捣蒜:“这里就是院长的办公室,院长就在走廊后面……我没有骗你们啊。”他说这话,浑身都开始发抖,却是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进去看看?”周嘉鱼道。

    “走。”林逐水点点头。

    徐入妄道:“我在外面守着他,你们去吧。”

    周嘉鱼说了声好,也跟着林逐水的脚步进了狭窄的走廊。

    这走廊只够一个人行走,如果高度约在两米左右,在里面转身都是件困难的事,气氛也是十分的压抑。

    林珏嘴里嘟囔说如果里面没人,出去之后一定得把那李一昊揍一顿,周嘉鱼说师伯你越来越暴力了。

    林珏说你难道不想动手吗。

    周嘉鱼朝着前面望了一眼,说我刚才不想,但是现在想了——走廊尽头居然没有房间,而是一个拐角,他们在外面看到的光源是一盏粗巨大的灯,简直像是诱捕器在吸引趋光的蚊虫。

    “继续走还是回去?”林珏也觉得这里很不舒服。

    林逐水道:“走。”他的语气很肯定。

    听到林逐水这么说了,大家也没反驳,便继续顺着走道往前,如同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迷宫里。

    周嘉鱼这时已经开始理解李一昊不愿意进来的心情了,这狭窄的隧道里充满了压抑的气氛,作为一个心理正常的人,走了大约几分钟便开始感觉烦躁,更不用说精神有问题的患者了。

    好在在又拐过几个弯后,他们终于走到了尽头,看到了一扇挂着院长室的门,至少那个李一昊在这事情上没敢欺骗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徐鉴:怎么才能把徒弟变强……

    林逐水:和他恋爱。

    周嘉鱼:是的,是这样的,我现在很♂强

    徐鉴:唔……

    徐入妄:?????师父您想清楚啊???

    完结之前肯定会在微博上开一次车的(点事后烟。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和手,榴,弹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17419051 的手,榴,弹x1

    感谢 冰箱式高冷 的手,榴,弹x1感谢 口口口口口口 的地.雷x3

    感谢 我词穷了? 的地.雷x2

    感谢 蓝鲸 的地.雷x2

    感谢 岁杞。 的地.雷x2感谢 十一 的地.雷x2

    感谢 吃糖吗可甜了 的地.雷x2

    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2感谢 要叫我女王大人 的地.雷x2

    感谢 17168056 的地.雷x1

    感谢 雪狐 的地.雷x1

    感谢 虾饺世界第一好吃 的地.雷x1感谢 zero 的地.雷x1

    感谢 青琴原衍 的地.雷x1感谢 覱 的地.雷x1

    感谢 lana 的地.雷x1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

    感谢 茶语花香 的地.雷x1

    感谢 蛋奶酥酥酥酥酥蘇 的地.雷x1感谢 双螺旋星人 的地.雷x1

    感谢 亦吳 的地.雷x1感谢 涵小莫 的地.雷x1感谢 冻妖 的地.雷x1

    感谢 孴子 的地.雷x1感谢 不爱吃肉 的地.雷x1

    感谢 七月篱 的地.雷x1感谢 Tassel 的地.雷x1

    感谢 veralv 的地.雷x1感谢 拂晓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感谢 游栖桥 的地.雷x1

    感谢 乔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顾宁休 的地.雷x1感谢 云昭 的地.雷x1

    感谢 山羊大魔王 的地.雷x1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

    感谢 25336306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想吃猫的鱼 的地.雷x1

    感谢 若白 的地.雷x1感谢 小叶叶啊 的地.雷x1

    感谢 方芳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安安 的地.雷x1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

    感谢 三3三 的地.雷x1感谢 过往烟云DH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