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黑水
    从孟家遗址回来之后, 周嘉鱼做的第一件事是将那两个人小偷先送进了警察局。说到底这两人偷香炉也就算了, 连人家的牌位都不放过,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昨晚一场暴雨之后,孟家的遗址彻底消失被泥土掩埋, 其往日的辉煌被抹去了最后的痕迹,过不了多久, 关于孟家的传说, 会逐渐消失在时光的洪流里面。

    不过虽然他们离开了孟家,但却又出现了新的谜团,那天晚上将他们围起来的焦尸到底是什么, 如果真的像林逐水他们所说一样那些是活人,可活人要怎样才会变成那副样子。

    众人死里逃生, 从深山里回到世俗后都有些疲惫,加上淋了雨,周嘉鱼和沈一穷居然都患了感冒。

    周嘉鱼先是感觉喉咙痛, 后来又开始鼻塞,等到第二天早晨一起来, 就已经昏昏沉沉不太行了。于是两人结伴进了医院,躺在床上打点滴。

    “你们年轻人啊,身体就是太虚了。”林珏给他们买了水果,在旁边削, “等这次好了, 我给你买点补品好好补一补,年纪轻轻的, 动不动就感冒算什么事儿。”

    两人都没力气说话,周嘉鱼闷声闷气的问先生呢。

    林珏说他去查点事情,让两人好好休息,等到恢复好了再回去也不迟。

    “哦。”周嘉鱼应了声,他的感冒的确是十分的严重,还伴随着低烧,鼻子不通气的时候总会感觉自己脑子也不太够用,随便想个什么事儿都转不动。

    打完点滴,沈一穷和周嘉鱼才慢吞吞的摸回了酒店。林珏让他们吃了饭赶紧回房休息,说感冒了就得好好休息。

    两人也没有硬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躺回了房间里。

    徐鉴作为东道主,给他们安排的酒店非常不错,旁边就是一条非常漂亮的大河,周嘉鱼也不知道这河的名字,不过河流水质不错,旁边种着柳树,此时正是盛春,树梢上抽发新芽,微风轻抚,景色倒是十分漂亮。

    周嘉鱼白天睡太久,这会儿有些睡不着,躺在床上打开电视看。

    这电视节目有些无聊,周嘉鱼拿着遥控器,百无聊赖的翻看着,翻了一会儿也没找到想看的节目,干脆放了一部电影。

    电影好像是部爱情片,周嘉鱼玩着手机,偶尔抬眸看个一两眼。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路边的路灯也投出昏黄的灯关,周嘉鱼想了想,给林逐水打了个电话。

    “喂。”林逐水接通了电话,“罐儿。”

    “先生。”周嘉鱼带着鼻音叫着,“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查一些孟家的事,有好好吃药么?”林逐水问他。

    周嘉鱼说:“有呢,有好好吃药,还打针了。”

    林逐水道:“乖,好好养病,我明天就回来。”

    周嘉鱼嗯了声,心里高兴了许多。他和林逐水聊了会儿天,差不多快十一点,林逐水便在电话里让他早点睡觉。

    周嘉鱼挂断电话,简单的洗漱之后便打算上床休息。然而当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后,却听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敲打墙壁,声音并不响亮,但在寂静的屋子里很难无视。周嘉鱼听了一会儿,心里觉得有些不妙,从床上爬起来把小纸抱在怀里后,开始寻找声源。

    找了一会儿,他发现这声音居然是从隔壁传来的,而隔壁他隔壁住的就是沈一穷。

    周嘉鱼想了想,拿出手机给沈一穷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十几声,在快要自己挂断的时候才被沈一穷接起来,沈一穷已经睡着了,听声音迷迷糊糊的:“罐儿?”

    周嘉鱼说:“你在干嘛呢?”

    沈一穷说:“睡觉啊。”

    周嘉鱼扭头看了墙壁:“……你就没听到什么声音?”

    沈一穷莫名其妙的:“什么声音?”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去研究周嘉鱼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最后还是一头雾水,“没有听到啊。”

    周嘉鱼捏着电话:“你把大门打开,我过来看看。”

    沈一穷嗯了声。

    周嘉鱼抱着小纸出门等了片刻,就看见沈一穷房间的门也开了,沈一穷支了个脑袋出来:“罐儿,什么声音啊?”

    周嘉鱼转身进了他的房间。

    因为房间是隔壁,所以构造也差不多,让周嘉鱼奇怪的是他进到沈一穷房间只会,那种敲打墙壁的声音的确不见了。

    “怎么了?”沈一穷穿着睡意打着哈欠,“我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不过这酒店隔音质量挺好的……”

    周嘉鱼说:“奇了怪了。”他在沈一穷的房间里什么都没听到。

    沈一穷说:“去你房间里看看?”

    周嘉鱼点点头,于是两人又回到了周嘉鱼的房间,一进屋子,那种敲打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沈一穷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他有点惊讶,因为这声音的确像是从他的房间里传过来的。

    “是这里么?”两人靠近了房间的角落,想要更加详细的确定声源,然而在两人靠近角落的之后,周嘉鱼忽的有了一个悚然的发现,他和沈一穷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的味道。

    声源的确不在沈一穷的房间里,而就在他们的面前——那台放在角落中小巧冰箱,就是传出声音的源头。

    “咚、咚、咚。”一声接着一声,好像有东西在里面轻轻的敲打,周嘉鱼和沈一穷的脚步都顿住,然后慢慢的往后退了几步。

    “是冰箱里面?”周嘉鱼说。

    “是。”沈一穷也确定了。

    “要不要开?”周嘉鱼抱着小纸的手紧了一下。

    “让小纸去吧。”沈一穷想出了个好办法,反正小纸不会吓到。

    “行。”周嘉鱼觉得这个建议挺靠谱的,伸手在小纸的脑袋上摸了摸,示意他去将冰箱打开。小纸人嗯了一声,跑到了冰箱面前,动作灵巧的将冰箱门直接拉开了。

    冰箱门被打开的刹那,周嘉鱼看到了黑色的液体从冰箱里倾泻而出,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臭味,这味道他曾经只在一种东西上面闻到过——腐烂的尸体。

    万幸的是现在他们两个都严重鼻塞,只能闻到一点气味,但即便是这么一点,也让沈一穷有些反胃,干呕了好几次。

    周嘉鱼赶紧让小纸过来,别被那黑色的粘稠液体沾上,这液体看起来非常的粘稠,周嘉鱼甚至还看到里面夹杂了一些头发和类似牙齿的组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实在是让人不愿去猜测。

    “我要吐了。”沈一穷捂着抠鼻,脸色难看。

    这东西从冰箱里流出来之后,直接淌在了地面上面,周嘉鱼这下确定里面有身体阻止了,他说:“找酒店,报警吧。”

    沈一穷说好。

    他们先去隔壁找了林珏,林珏一听他们的描述,马上过来查看了情况,她看到这一滩黑色的恶臭液体,问出了一个问题:“罐儿,你说你听到声音是从冰箱里传出来的,冰箱里又只有这么个东西,那是不是说明……”

    周嘉鱼瞬间明白了林珏的意思:“这东西能动?”

    “不知道。”林珏看了下时间,“先和酒店方说一下吧,这东西应该是个人。”

    于是报警加换房间,这液体导致整层楼都充斥着一种让人作呕的恶臭。警方来的时候被这情形也吓了一跳,也苦了他们了,还得顶着恶臭检查检查那滩液体的成分。

    周嘉鱼的房间被换高了三层,他本来想好好休息的,结果这么一闹腾,睡眠质量又被影响。

    最惨的是沈一穷,受到气味的影响,他去厕所里重新冲了好几遍的澡,却还是觉得那气息在鼻腔之中挥之不去。

    “太恶心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沈一穷脸色很难看。

    两个重感冒患者本来就身体虚弱,经过这么一刺激觉得感冒更严重,周嘉鱼这时候恨极了自己的好视力,他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却是那一滩黑色浓液里面夹杂着的牙齿头发。小纸大概是知道周嘉鱼此时情绪不妙,伸手薅薅他的头发,想要安慰他。

    “太恶心了。”沈一穷蔫嗒嗒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给你们烧点安神香吧。”林珏看见两人无精打采的模样,也有点无奈,谁能想到住个酒店还能遇到这事儿呢,那么多间房间,也亏得周嘉鱼能遇到。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没有硬撑,乖乖的躺在床上看着林珏在香炉里点了一炷香。这次他们特意要求酒店给他们换了个标准间,觉得出个什么事儿也能互相照应。

    好在后半夜没有其他意外出现了,两人一觉睡到天亮,不过周嘉鱼睡梦里都是那团黑色的粘稠液体,他甚至还梦见那团液体在朝着他蠕动,在地上留下一串串黏腻的黑色痕迹……

    本来作为第一现场的发现人,周嘉鱼应该是要进警察局做笔录的,不过徐鉴有关系在,所以省了这一层功夫。

    周嘉鱼第二天起来毫无胃口,本来因为感冒就憔悴了几分的脸上更是增添了虚弱,他和沈一穷都没吃早饭,坐在房间里满脸都是生无可恋。

    其实他们都怀疑这事儿和孟扬天有关系,但是没想到第二天被来调查的警察告知这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不是第一次?”周嘉鱼惊了,“意思是之前就出现过?”

    那警察看起来挺年轻的,听到周嘉鱼的问话点点头:“对啊。”他刚说完这话就被身边年级大的同事拍了一下,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哦,抱歉。”年轻的警察赶紧改口,“我也不清楚。”

    周嘉鱼完全不相信,但看他们没有要再透露消息的意思,只能作罢。

    好在这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徐鉴和林逐水他们就回来了,知道这情况之后,徐鉴马上说让人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家在东北这边还是相当有地位的,想要在警方打听点事情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

    林逐水似乎也有些不高兴自家的咸鱼罐儿又被吓着了,这才离开一晚上呢,就又遇到这些事,他摸了摸周嘉鱼的脑袋,道:“以后你和我一起睡。”

    周嘉鱼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林逐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瞬间激动了:“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林逐水的语气很坦然,“还省了一间房钱。”

    周嘉鱼心想先生您什么时候这么节约了。

    徐鉴看着两人的互动,表情十分复杂,他到底是没忍住,说:“林逐水,你和你徒弟怎么回事?”

    林逐水直接牵起周嘉鱼的手,在他手背上亲了一下:“我们在一起了。”

    徐鉴:“在一起?”他还有点懵。

    “嗯。”林逐水淡淡的应了声。

    徐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是男人和女人的那种在一起?”

    “对。”林逐水回答的很干脆。

    “师父和徒弟在一起能有什么好处?”徐鉴显然是很有些纠结,“况且你们都是男人……”

    听着徐鉴的问话,周嘉鱼厚着脸皮说和林逐水在一起之后感觉自己更加厉害了,看脏东西都能看的更加清楚,画符一口气画三张不带歇气的。

    徐鉴满目不可思议,然后将眼神移到了旁边正在啃苹果的徐入妄身上。

    徐入妄瞬间被噎住,用力的咳嗽几声艰难的把苹果咽了下去,惊恐道:“师父,您折腾我的头发就算了,可别真的想着和我在一起啊。”

    徐鉴说:“你他娘的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是那种师父吗?”

    “哪种师父?”林逐水在旁边凉凉的问了一句。

    “哦,林先生你别误会,我是说我不是那种为了徒弟变强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徐鉴正直的说,“我还是有底线的。”

    周嘉鱼看了眼徐入妄那被折腾了好几次的发型,心想你这话可没有说服力。

    “你真的不是?如果我告诉你这法子能让徐入妄也看见那些东西,你会不会考虑?”林逐水显然对自己这个老友已经非常了解了,他说完这话,周嘉鱼就看见徐鉴陷入了沉思。

    徐入妄简直都快哭出来了,说林先生,求您别闹了,我师父正的会当真的。

    周嘉鱼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徐鉴想了一会儿,也想明白林逐水是拿他开玩笑,周嘉鱼那天赋哪有那么容易得到的,要是和师父在一起就能开这样的,那他们这行最流行的岂不是变成了师徒恋,还全是同性的那种。

    但徐入妄显然对这事儿还是心有余悸,第二天就悄咪咪的去把那头秀丽的长发给剔成了光头,再次从流浪的摇滚歌手变回了从监狱里刚出来的服刑人员。

    这个模样看起来倒是比满头秀发的造型顺眼多了。

    关于那一滩黑水的事,徐鉴让警察局查了一下,很快就得到了消息,说这事情其实已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了,只是警方一直没什么头绪。那黑水出现的时间地点都非常的随机,有时候是在住宅楼,有时候则是野外,至于周嘉鱼这样住酒店还能遇到的,倒是头一回。

    “这要是部小说,周嘉鱼一定是主角。”沈一穷用他那浓浓的鼻音断言,“这么多楼,几百分之一的概率也能被你遇到。”

    徐鉴说:“不好意思,房间其实是我定的……”

    沈一穷:“……那您也挺厉害的?”

    徐鉴默默的掏了根烟点上了。

    根据警方的调查,那黑水的构成非常微妙,里面有很多人体的组织,比如之前周嘉鱼看到的牙齿头发,还有一些没有坚硬的骨骼。但如果说黑水是人,却又无法完全解释,因为目前警方想不出任何一种手段,能将人类变成那副模样。

    周嘉鱼听到徐鉴的描述,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到了徐惊火他们曾经干过的那些好事儿,不过他也没提,就安静的听着。

    “这事情发生这么多起警方就没点反应?”沈一穷觉地很是不可思议。

    “又没有尸体,也没人报失踪,当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徐鉴道,“没有证据证明这液体是属于人类的,既然如何又何必自找麻烦?”

    倒也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想要警方立案,首先要证明那黑色的液体属于人类,虽然里面夹杂了头发和牙齿,但目前看来着黑色的液体已经超出了科学理解的范畴。

    “说实话,官方也不喜欢和我们打交道,每次请我们出手的时候都是事情已经闹大,逼不得已。”徐鉴说着这个也有点心烦,“只要不出人命他们就不会把事儿放在心上。”

    周嘉鱼想着那黑水就浑身瘆得慌,他的直觉告诉他那黑水和人最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的关系,而且如果说当时听到他们一直有听到冰箱在响,那岂不是说明黑水其实是可以动的……

    “那些黑水呢?警察收集之后放哪里了?”周嘉鱼问道。

    “有单独保管物证的部门吧,你问这个做什么?”徐鉴有点疑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干笑:“因为我觉得他们收集的那些黑水,有可能是活的……”

    他这话一出,徐鉴表情愣了几秒,瞬间扭曲了:“……你确定?”

    周嘉鱼只能说可能性很大,因为他们发现黑水的过程是听到了冰箱里传出的声音,虽然在沈一穷打开冰箱之后那些液体没有再动,但液体是活物这种可能性其实也是有的。

    “我问问他们。”徐鉴表情不妙,掏出手机给警方去了电话。

    周嘉鱼也找借口上厕所,在厕所里给徐惊火去了电话。

    徐惊火的电话倒是很快接通了,在那头声音懒懒的喂了一声。

    周嘉鱼说,徐惊火,是不是你们搞出来的事情?

    徐惊火莫名其妙:“你什么意思?什么是我们搞出来的?”

    周嘉鱼把昨晚看见黑水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那黑水有可能还活着——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徐惊火沉默片刻:“这事情和我没关系。”他语气坚定,不像是在撒谎,“徐家都没了,我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周嘉鱼道:“你难道不想将徐家的人复活?”

    徐惊火笑道:“你倒是明白,不过这事情的确不是我做的。”

    周嘉鱼道:“可我总觉得和你们有关系。”

    “可能也有些关系吧。”徐惊火说,“孟扬天手底下又不止我一个人,他麾下疯子那么多,能做出这种事的,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周嘉鱼道:“给个范围?”

    徐惊火:“为什么要给你范围?”

    周嘉鱼:“因为小纸认我当了爸爸。”

    徐惊火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作为徐氏仅剩下的独苗苗,小纸在徐惊火眼里的地位跟祖树差不多,万一周嘉鱼有个三长两短,小纸估计也活不下来。

    “好吧,你记得那次在学校和我们在一起的那个戴口罩的男人么?”徐惊火说,“他家就在东北那一片,是他都动手的可能性非常大,我能给你的信息也不多,这人姓姜,叫姜筑,是H城人。”

    周嘉鱼:“好的,谢谢。”

    徐惊火没说话,直接把电话挂了。

    周嘉鱼就知道徐惊火肯定知道消息,这一通电话果真没让他失望,直接得到了关键性的信息,省去了不少弯路。

    周嘉鱼收起电话,从厕所里出来。

    徐鉴和警察局联系之后,得知那些液体还真的存放在警察局里,不过具体保管的方式未知,如果周嘉鱼说的是真的,那还真让人担心。

    周嘉鱼道:“我刚才得到了些消息,徐先生,你能让警察局的朋友帮我查个人么?名字叫姜筑,H城的。”

    徐鉴道:“姜筑?行,我让人查查。”

    然后他查出H城叫姜筑的只有三个,符和周嘉鱼年龄和性别条件的,只有一人。

    “这人有什么问题么。”徐鉴不明所以。

    周嘉鱼应了声,说这人可能和这些黑色的液体有关系,想要调查这事儿,可以从他身上入手。

    徐鉴闻言若有所思,说让人再查仔细一点。

    徐鉴离开之后,周嘉鱼才把他给徐惊火打电话这件事说了出来,自从佘山事情发生之后,所有人都以为徐氏没有成年人了,徐惊火却是其中一个意外。虽然徐鉴人不错,但周嘉鱼还是想将这件事保密下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罐儿还和徐惊火有联系?”林珏笑眯眯的看着他。

    周嘉鱼莫名其妙的就有点虚,说联系不多,只是因为之前那个快递才打了几次他的电话。

    “几次?”在旁边没说话的林逐水忽的开口。

    “就、就七八次的样子。”周嘉鱼硬着头皮说。

    林逐水哦了一声。

    周嘉鱼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谁知道林逐水语气淡淡的补了一句:“你一共才给我打过五次电话。”

    周嘉鱼:“……!!!”

    作者有话要说:林逐水数完周嘉鱼给他打电话的次数,开始不高兴的生闷气。

    周嘉鱼凑过去亲亲又抱抱,哄着说虽然电话打的不多,但是亲亲了好多好多次嘛。

    作者跌倒了,需要营养液灌灌才能爬起来_(:з」∠)_

    感谢以下宝宝的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季杳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00:12:14

    斯文文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0:18:35

    晓晓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0:27:46

    demet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0:34:48

    萝莉教徒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9-09 11:24:38

    咸鱼胖次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2:07:26

    打麵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2:47:12

    打麵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2:47:22

    雏风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2:56:38

    萌谁谁便当君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9-09 13:05:54

    白银箭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3:11:56

    叫我包大人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4:34:05

    鹿过没道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6:01:30

    25430472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7-09-09 16:56:39

    靡靡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7:08:32

    Olav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8:15:33

    无多皆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18:37:51

    不会起名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22:12:16

    沉舟水湘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9-09 22:50:24

    沉舟水湘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09-09 22:50:51

    蛋奶酥酥酥酥酥蘇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23:11:04

    悟之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09 23:31:19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