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云南风景
    杨子泉和林逐水是旧识,两人聊了些从前的事,又说了说关于之后比赛的消息。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杨子泉在说,林逐水回应的内容相当简洁。

    最后林逐水告辞回房,杨子泉的面容上还有些不舍,但到底是忍住了,若是林逐水能看到他的那眷恋的眼神,身上定然会起一层鸡皮疙瘩……

    林逐水走后,杨子泉对着他徒弟杨棉叮嘱,让他在林逐水面前一定要表现的好一点,还问他去接林逐水时有没有好好的自我介绍。

    杨棉听完一愣:“可是师父,你之前不是已经和林先生通过电话了么?”

    杨子泉道:“通电话?什么电话?”

    杨棉愕然道:“林先生看到我的时候便认出了我的身份,我当时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您打电话告诉他的。”

    杨子泉马上醒悟过来,苦笑道:“我去哪里给他打电话,我连他电话号码都不知道。”

    杨棉也傻了。

    杨子泉道:“林逐水是出了名的喜欢清静,要找他人哪有那么容易,哎哟……我的傻徒弟啊。”

    杨棉道:“那、那他是算出的我的身份?”

    杨子泉点点头,长叹一声,重重的拍拍自家傻徒弟的肩:“你和林先生带来的那两个徒弟打好关系,以后啊,肯定用得着!”

    杨棉点头称好。

    因为师父的嘱托,杨棉晚上便找到了周嘉鱼和沈一穷,邀请他们两人出来吃夜宵。

    沈一穷听完杨棉的邀请后以后应下,拉着周嘉鱼就出了酒店。

    “先生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周嘉鱼有点担心。

    “不会,没事儿的。”沈一穷说,“先生虽然平时管我们管的严,但出来之后只要不闹出大事儿,都没关系。”

    周嘉鱼道:“大事儿?你们闹出过什么大事儿?”

    沈一穷面露尴尬之色,却不肯再继续往下说,只是让周嘉鱼少喝点酒。

    杨棉在旁笑道:“你们关系可真好。”

    沈一穷道:“哼,我和他关系才不好。”

    周嘉鱼:“……”沈一穷你是傲娇小公主吗?!

    三人边走边聊,到了一个酒店旁边的夜宵摊位上。

    沈一穷问杨棉他们到了多久了,杨棉道:“到了快一周了,师父说想先勘察勘察情况。”

    沈一穷道:“那你们勘察出什么了么?”

    杨棉笑着:“你们可是我的竞争对手,我就算勘察出了什么,也不能同你说呀。”

    沈一穷点点头,道:“也是。”

    夜宵什么的,就得到路边的小店吃才正宗,杨棉在摊位上点了几个菜,又和沈一穷周嘉鱼介绍,说:“这比赛时间刚刚合适,七月份,云南各种菌子都长起来了,味美的不得了,我吃了几天了。”

    周嘉鱼还蛮喜欢蘑菇什么的,说:“有什么好吃的?”

    杨棉说:“见手青肯定得尝尝,让老板炒熟点,没事儿!”他又高兴点了几瓶啤酒和一些卤菜,说:“我师父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平时我都是一个人吃,今天总算是有人陪了。”

    沈一穷笑着:“那也不能喝多了,不然先生得生气。”

    杨棉点头:“对,一人一瓶,喝完就溜。”

    这里的夜市也是人来人往,相当热闹。

    点好的菜一一端了上来,周嘉鱼尝了一口杨棉推荐的见手青,眼睛亮了亮:“好吃啊。”

    杨棉道:“好吃吧?这菌子味道特别鲜。”

    的确好吃,味道鲜香,软滑多汁,却有些韧性,嚼在嘴里满口生香。周嘉鱼赞道:“恩恩,比香菇什么的好吃多了。”

    沈一穷也说好吃。

    他们聊了些和比赛无关的奇异见闻,杨棉说他师父遇到几个扎小人,折腾了挺久。沈一穷则把他们刚遇到的鬼曼童和杨棉说了,周嘉鱼在旁边努力吃东西,把他们聊天的内容当做下酒菜。

    酒过三巡,天色也晚,三人便慢慢走回了酒店。

    到了酒店,他们各自回房。周嘉鱼也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在床上闭目躺了会儿,总觉得有身体有些异样。

    然而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整个都傻了。只见他屋子的地板上,竟是坐了七八个小人,那些小人全部和林逐水长得一模一样,正坐在两艘像是龙舟一样的船上皱着眉头努力的划船。

    周嘉鱼:“卧槽!!!”

    被这画面吓了个激灵,周嘉鱼惨叫一声,踉跄着从床上爬起,跌跌撞撞的冲到隔壁开始疯了似得砸门:“先生,先生——”

    片刻后,门开了,林逐水穿着睡衣,眼睛依旧闭着,眉头微微蹙着:“什么事?”

    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直接扑到了林逐水的身上,哭着喊:“救命——我的屋子里有好多个你,他们还在划船!!”

    林逐水:“……”

    周嘉鱼刚哭完,整个人就完全僵住,因为他好似看见,林逐水的身后,慢慢悠悠的冒出了几条白乎乎的狐狸尾巴……

    周嘉鱼:“嗷呜——”

    林逐水嗅到了周嘉鱼身上的酒气,道:“你喝酒了?”

    周嘉鱼看见尾巴后转身就打算跑,却被林逐水一把拽住,他可怜巴巴的回头,哭着道:“别吃我,我不好吃……”

    林逐水:“……谁要吃你了?”

    周嘉鱼显然并不相信林逐水的话,毕竟他连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最恐怖的是原本在他屋子里划船的那七八个林逐水,已经吭哧吭哧的把船划出了屋子,朝着他这边来了。周嘉鱼哭的嗷嗷的,说:“水淹过来啦——”

    林逐水:“……”这是喝醉了,还是喝傻了?

    他正在思考要不要来一下把周嘉鱼打晕,和他们住在同一层楼的杨子泉黑着脸也出来了,他道:“林先生!!大事不好了!!我徒弟也中邪了!!”

    林逐水:“中邪?”

    杨子泉道:“他们肯定是被人阴了!”每年风水大赛之前,都会有参赛选手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中邪。上次比赛最离谱的一个,是有个选手被魇住,自己去捅了个马蜂窝,当时直接被拖去急救了。

    林逐水正欲说话,在他怀里哼哼唧唧的周嘉鱼突然跳了起来,冲到他的身后,然后一巴掌按在了林逐水的屁股上,嘴里还在哭叫:“先生,先生,你的九条尾巴也变成九个小人了!”

    杨子泉:“……”

    林逐水:“……”

    林逐水伸手再次将周嘉鱼揪进了怀里,咬牙切齿:“他们三个刚才做什么去了?”

    杨子泉讪讪道:“啊,好像是去吃夜宵了。”

    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