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初始澳门葡京网上娱乐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来啦_(:3」∠)_

    解释一下,这本文是我另外一本书《为了和谐而奋斗》里面听说你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缺我部分的扩写,会有一些设定相似,但剧情走向大致不同。

    周嘉鱼在黑暗中醒来。他睁开眼,目光所及之处均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微微扭动身体,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束缚起来,根本一动也不能动,脸颊被迫贴在地上,鼻腔中萦绕着淡淡的血腥味。他不是死了么……这里是哪儿,难不成人死之后真的有地狱?周嘉鱼的脑子有些混乱,然而还未等他找到问题的答案,面前的黑暗便被一束明亮的光驱散。

    “就是他?”有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就是他。”另一人回答。

    周嘉鱼闻声正欲发问,却见那两人直接走到了他的面前,动作粗暴的抓住了他的手臂,然后将他像拖麻袋一样直接拖出了房间。

    大概是因为在黑暗中待了挺久,被拖出来后,周嘉鱼一时间有点受不了外面刺目的阳光。他闭着眼睛感到自己被拖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接着被扔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中央。

    “先生。”之前响起过的声音再次出现,只是似乎在同别人说话,那人道,“人带来了。”

    这会儿周嘉鱼眼睛终于适应了周围的光线,他抬起头,看清了坐在他面前的男人。

    男人长了一张极为漂亮的脸,薄唇挺鼻,狭长的丹凤眼微微闭着,似乎正在小憩。他的肌肤异于常人的白,仿若通透的玉石,让人在惊艳之余,却又会觉得少了几分人气儿。

    “周嘉鱼?”男人淡淡的开口,他的语气很凉,也没什么情绪,叫着周嘉鱼简直像在叫着什么死物。

    “咳咳,你是谁?”周嘉鱼喉咙有些疼,咳嗽几声后哑着嗓子问。

    男人根本不答,他对着大厅的角落随手一指,声冷如冰:“那是什么?”

    周嘉鱼扭头看去,面露愕然。

    这大厅着实有些奇怪,说是客厅,又太大了一些。厅中有七根雕梁画栋的粗大木柱,柱子之上雕刻着各种图案,周嘉鱼粗略的扫了几眼,发现有的柱子上飞禽走兽应有尽有。而男人指的便是柱子顶端,周嘉鱼开始还以为他是要让自己辨认其中图案,待他定睛仔细看清楚后,后背上的汗毛都炸开了。

    只见光纤昏暗的柱子顶端,竟是垂着无数细细的白丝,那些白丝底端似乎还挂着个什么东西,周嘉鱼看的毛骨悚然,甚至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缩:“那、那是什么?蜘蛛网?”

    “还有什么。”男人继续发问。

    周嘉鱼又瞅了几眼,迟疑道:“看、看不清楚,好像是蜘蛛网底下挂着什么发光的东西……”

    片刻的沉默后,男人的手指在椅子把手上轻轻点了点,随后道:“带他下去吧。”

    周嘉鱼还未反应过来,就再次被人拖了出去。

    不过这次拖他的人稍微温柔了些,好歹是愿意让他自己踉踉跄跄的走路了。

    周嘉鱼跟着他们在草木葱郁的园中走了十几分钟的青石板小道,最后被关进了一间小屋子里。

    “好好在里面待着。”其中一人不耐烦的说,“乱跑出去死了可没人帮你收尸。”

    周嘉鱼看着他们摔门而去,总感觉自己好像在做一个梦——他不是刚刚被一辆大卡车直接撞飞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问题,在周嘉鱼看到房间里的一面镜子时得到了解答,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容,模样英俊,笑起来时右边的嘴角还带着个可爱的梨涡,再配上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一看就是非常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

    周嘉鱼:“卧槽——这是谁?”

    他捏着镜子,简直像石化了一样,彻底傻了。

    周嘉鱼是个普通的公务员,还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但是,周嘉鱼并未想到,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就在他拿着镜子思考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细细软软的声音:“你好,你好呀。”

    周嘉鱼听到这个声音后浑身一震,心想他这是疯了还是人格分裂了?

    细细软软的声音继续说:“你好,周嘉鱼,你可以叫我祭八。”

    周嘉鱼:“……好名字。”说鸡就说巴,文明去他妈。

    细软声音:“……”

    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就在周嘉鱼思考自己这个分裂出来的人格是不是发现了他在想什么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却发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形象——他看到了一只站在龟壳上的小小鸟。这鸟一身乌羽,脚下三足,此时黄豆般圆润的小黑眼睛正仔细的盯着周嘉鱼。

    周嘉鱼有点没缓过来,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这些都是他死前的幻觉。

    自称祭八的小小鸟张了张嘴,道:“你好,我可以为你解释一切。”

    周嘉鱼不吭声。

    祭八显然是察觉了周嘉鱼的狐疑,它没有再说话,而是用力的扇了扇翅膀。

    周嘉鱼眼前一黑,随即有别的画面浮现,他的脑袋里出现了许多画面,这些画面有些混乱,周嘉鱼仔细观看之后,总算是大致明白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曾经的周嘉鱼死了,复活在了同名同姓的人身上,只可惜复活后的他不再是个早九晚五的公务员,而变成了一个差点没被人活活打死的骗子。

    抓住他的人名叫林逐水,是风水这一行里的大佬,骗子利用鬼神之事行骗失败,更是犯了风水这行的忌讳,只是不知为何马上要被拖去灌水泥的时候,却被林逐水饶了一命。

    周嘉鱼看完之后,感觉三观遭到了颠覆,他沉默的坐在木板床上,幽幽道:“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祭八说:“不是救你,是救林逐水。”小鸟说话的时候,用尖尖的鸟喙啄了啄自己胸腔的白色绒毛。

    小鸟做什么,周嘉鱼都看的一清二楚,他道了句:“那你呢,你又是什么东西?”

    祭八改趴为站,歪着身体露出那三条腿,示意周嘉鱼看。

    周嘉鱼看完之后,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肯德基变异鸡的传闻竟然是真的。”

    祭八:“……”他的身边开始隐隐燃起火焰。

    周嘉鱼见小祭八似乎生气了,赶紧改口:“我开玩笑呢,我知道三只腿的鸟很特别,是叫三足乌对吧?”三足乌,又被称为金乌,是神话传说里存在的鸟类,据说后羿射下的九颗太阳,就是三足乌化成。

    祭八软软的哼唧一声,道:“我要救林逐水,你得帮我。”

    周嘉鱼道:“怎么帮?”

    祭八道:“我还不知道,得慢慢摸索,不过你复活这件事也是我做的,原来的骗子已经投胎去了——”

    周嘉鱼思量道:“那我这样占了人家的身体,是不是不太好?”

    祭八道:“那是你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然后周嘉鱼就通过祭八传给他的记忆清楚的知道了自己这具身体干的好事,看完记忆之后周嘉鱼心想这人要是被送去警察局估计也是情节特别恶劣,要么死缓,要么枪决。别人那些骗子骗点钱也就算了,可这人居然打着风水的名号差点害死好几个小孩子,好在当时林逐水的人及时赶到。不过即便如此,这人以前做过的坏事儿,也已经是让人恨的牙痒痒。

    听完了祭八的话,周嘉鱼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他被人救了,所以得还人家这个人情,帮这只小小鸟救下林逐水——至于怎么救,小小鸟却是语句模糊。虽然周嘉鱼知道了大致的情况,可依旧满肚子狐疑,他很想和外界接触一下以证明自己脑子里的鸟不是他的幻觉。不过现在似乎并没有那个机会,他道:“我差不多懂了。”

    关他的这间房间十分简陋,只有一张床一桌一凳,其他的就什么都没了。门被锁着,窗户上还镶嵌着密密扎扎的栅栏,显然并不是给客人使用的房间。

    周嘉鱼本来就被人打了一顿,浑身都十分酸疼,此时又接收太多信息,身体很快便疲惫不堪。

    他怀着满肚子疑惑躺到硬邦邦的床板上,闭着眼睛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周嘉鱼是被人叫醒的。

    叫醒他的,是昨天把他拖进屋子里某个男人,这男人的模样很是年轻,看起来比周嘉鱼还要小上不少。

    他不耐烦的一脚踹在了周嘉鱼的床板上,道:“起来了。”

    周嘉鱼迷迷瞪瞪的坐起,抬手揉了揉眼睛:“早上好。”

    那人没理周嘉鱼,态度也看起来十分恶劣。若是之前周嘉鱼可能还会腹诽几句,但昨晚祭八给他科普了这具身体曾经做过什么后,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挺活该的……

    “走。”那人说了一句,便出了门。

    周嘉鱼跟在他身后慢慢的走着,他感到右边脚踝有些肿痛,想来是挨打的时候伤着了。

    这园子极大,周围全部种着葱郁的草木,远远还能听到潺潺流水声,环境十分优美。只是这周围景色大致相同,若不熟悉的人走在里面,恐怕很快就会迷失方向。

    跟着前面的人走了月末十几分钟,周嘉鱼的看到了一栋十分漂亮的三层木制小楼。

    这小楼造型古朴,周边用栅栏围着,还未踏入其中,周嘉鱼便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檀香。香味不浓,倒是让人精神一震,周嘉鱼跟着那人进了屋,走到饭厅后,见到两个年轻人正在桌边吃着早饭。

    “你以后就和我们住在一起。”给周嘉鱼带路的那个人,虽然是在介绍,但态度却相当的不好,他看向周嘉鱼的眼神里充满了厌恶,显然若不是被人吩咐过了,根本连话也不想和周嘉鱼多说。

    “好,谢谢。”周嘉鱼客气的道谢。

    桌子边上摆放着一副碗筷,隔着主桌有些远,周嘉鱼看了看,确定了那的确是给自己留的。他默默的坐过去,啃了个馒头,喝了碗粥。

    “三楼最右边的那间屋子是你的房间。”吃完饭,领周嘉鱼来的那人甩了一把钥匙在他的面前,“没事别到处乱跑。”

    “谢谢。”周嘉鱼道。

    吃完饭,几人都散去。周嘉鱼是最后一个下桌的,他看着桌上的碗筷犹豫片刻,还是收拾完之后带到厨房去清洗干净。

    此时小木楼里安安静静,若不是周嘉鱼看到他们几人上了楼,恐怕真会觉得这屋子只有他一个人。

    周嘉鱼洗了碗,拿着之前那人给他的钥匙去了三楼的尽头。

    分配给他的屋子依旧十分简陋,但比之前那小木屋好了许多,至少有了扇窗户,窗户旁边还种着一盆翠绿的吊兰。床是单人睡的,旁边放着桌子椅子,对面还有一个衣柜,周嘉鱼打开衣柜看了看,发现衣柜里居然还有几件换洗衣服,看来应该是给他准备的。

    这囚犯的待遇还不错啊……周嘉鱼这么欣慰的想着。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周嘉鱼看着时间差不多,下楼本来想帮帮忙,结果到了一楼却看见之前聚在一起的三人死气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全都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领周嘉鱼来的那人先沉不住气,道:“今天谁做饭。”

    另一人道:“我昨天才是我做的。”

    第三人直接不说话,最后被盯得受不了了,放下手机语气幽怨的来了句:“我倒是愿意做,你们愿意吃?”

    三人都沉默下来,不吭声了。

    周嘉鱼这个新来的戴罪之人也不敢说话,只能安静的坐在沙发边上假装自己是块木雕。

    最后,还是领周嘉鱼来的那人站起来,一脸苦大仇深的走向厨房。另一人喊了句:“沈一穷,你别煮面条了啊,我他妈看见面条都想反胃——”

    沈一穷怒道:“沈二白,你别和我废话,你行你上!”

    周嘉鱼听着他们的名字想笑,但又觉得这会儿笑了好像不太合适。后来他才知道,林逐水身边有四个人,分别是一穷二白,朝三暮四,名字取的都相当的负能量。

    周嘉鱼在安静如鸡的坐着,本来以为他们不会看到自己,哪知道沈一穷一扭头看向周嘉鱼:“喂,你笑什么笑啊?”

    周嘉鱼觉得自己有点委屈:“我没笑啊。”

    沈一穷道:“你明明就笑了!眼角还弯着呢!”

    周嘉鱼绝望道:“我天生就长这样。”这身体天生就一副带笑的桃花眼,这能怪他么。

    沈一穷道:“不管,你就是笑了,你笑了你去做饭——”

    周嘉鱼:“……”

    沈二白在旁边听了,不赞同道:“你让他去做?不怕他给我们下毒啊?就算不下毒,吐两口口水怎么办?”

    周嘉鱼在旁边赞同的点头,顺便感谢沈二白为他打开了新思路。

    沈一穷说:“没事儿,我在旁边守着他,你会做饭么?”

    周嘉鱼叹气,认命的站起来,说:“会一点。”他工作之后都是一个人住,又挺喜欢吃,所以做饭这事儿倒是很拿手。只是他很担心做出的饭菜不合这三人的口味又被刁难,毕竟现在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可实在算不上友好。

    “那你去,我在旁边看着你做。”沈一穷语气阴森,“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处境吧,要是让我发现你想干点什么……”

    周嘉鱼:“……好。”

    于是周嘉鱼被沈一穷押着去了厨房,他先看了下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